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9 壕情万丈的男人和为男人打架的男人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什么叫永久所有权?

    星际时代的定义是这样的:就是说所有者的直系亲属只要一天没有死绝,那么这颗星球就永远不会被帝国收回重卖!

    关于星球的买卖,除去星球本身的价值外,根据所购时间的长短,这价格也是分了各种等级的。一般买个百八十年的是最常见的,既能享受到一定的折扣价格,也不会因为时间太长也许风向变化从而导致折损太多。

    买个有生之年三百年的也有,但已经属于少数者了,毕竟谁也不会有预见到三百年里这颗星球还一如既往地赚钱。

    能一口气买下永久所有权的,那就真是凤毛麟角了。先不说风险多大,这钱首先就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的。

    姜盈接电话并没有避着屋内的其他人,于是老凯伦这话一说出来,其他人都在第一时间听到了。

    这回可是真真的确认了n250星的所有者,还是永久所有者,就是姜盈。

    第一感觉:海恩大人太壕了!

    第二感觉:姜盈你特么的怎么就那么有命呢!

    出生就算自带3s高基因潜质,妥妥地拉满了全星际人民的妒嫉值;虽然觉醒期没觉醒吧,但过后觉醒了,还一觉醒就是直达顶峰的3s,妒嫉值爆表;嫁了一个老公,是3s,别人家老公宠妻顶多就是送送豪车华宅,这家3s老公一出手,咔,直接一整颗星球,还是座活金山的星球,就这么送出去了!

    要不是自抠眼珠子实在太疼了,他们真的想抠出来甩姜盈一脸啊!秀恩爱的手段太残暴了,简直没人性!

    第三感觉:姜盈你丫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还闹离婚?你就作吧!有你后悔的那天!

    姜盈受到的震动不比其他人少。

    她想起了在n250星上多少次咒骂买了n250星的混蛋时海恩要笑不笑的样子,那时她还以为海恩是在笑她小模小样小性子,现在想来,他根本就是在笑自己以后知道了真相时会是如何傻眼吧?

    好吧,他赢了,她现在是挺傻眼的。

    原来自己嘴里骂的心里咒的一直都是自己!

    所以他就一直当笑话看到了现在?

    他混蛋!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一出手就是这么能动摇她心态的大手笔!

    姜盈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完美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外露。

    “老凯伦,我稍后把莉兹家的住址发给你,请按照这个地址将礼服邮寄过来。辛苦了,再见。”

    姜盈特别优雅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一回头,看到了对面三人特别炙热的目光。

    姜盈:“有什么好看的?他给我买个破星球我就得像条哈巴狗扒回去了?我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姐是3s,一觉醒就是顶峰的3s,姐有实力在,姐会差钱吗?给我点时间,姐分分钟自己赚钱买星球!我稀罕男人给买?切!你们先吃着,我去趟洗手间。”

    女王范儿霸气十足的姜盈很是淡定优雅的走入卫生间。

    门一关,握拳运气,尖叫。

    啊--他为什么要以自己的名义买n250星啊!这要是他自己买的,她还能以合作的态度公事公办对上去。可成了买给自己的,她咋好意思说我不要,但我可以和你合作共谋赚钱大业?

    啊啊--他凭什么不声不响地就给她备了这么大一礼!钱是这么花的么?这得卖多少土蛋蛋才能赚回来啊!败家老爷们!

    啊啊啊--混蛋王八蛋,不是前32年都憋着来吗?不是除了睡她时才会耍流氓平时连句甜言蜜语都不会说吗?那又为什么一出招就是这么直攻人心的超级糖衣炮弹?合着憋了32年的情商如今才一朝爆发么?

    啊啊啊啊--海恩·墨尔顿你大爷的--

    门外厅里,席地而坐的莉兹胖达和秋漠三人齐齐掏了掏耳朵。

    在他们的面前摆着一个小型的监控智能,里面正上演着某个刚才优雅离去的女王是在如何的歇斯底里的疯狂尖叫着。

    莉兹掏完耳朵又挖鼻孔,“我就说她才不是尿急才去的卫生间吧?漠哥还拦我!哼!要是让你拦了,你现在能看到这下饭菜?”

    胖达狂点头,一边看一边啃烤土蛋蛋果然感觉更香了,“我倒更好奇你怎么还会在自己的卫生间装监控。等上完出来再从另一个角度回味一下自己的排泄功能是如何的强大?”

    “我呸!你还能说得更恶心一点不?”莉兹扔过去一块土蛋蛋皮,秋漠干脆踢过去了一脚。

    胖达不当回事,反正不碍着他吃就行,他现在可是a级,这点伤害那都不叫事儿。

    莉兹,“你没注意到这只是卫生间的外间吗?里面洗澡和跟排泄功能有关的区域我可没放监控啊,我又不是变态。而且这外间装了监控也是最近的事,海恩大人的建议。他说姜盈可能会自己偷偷躲起来哭,或者怎么着,怕出意外。”

    胖达和秋漠的进食动作卡住了,莫名觉得有些噎。

    莉兹早就吃不下去了,“结果呢?姜盈出什么意外了?哭个屁!天天不是狂燥音乐就是跟我彻夜掰扯。总之一个中心思想,反正她没错,她再也不想被人欺负了,她就是要告别过去重新开始!我去,她被送了一整颗星际都还叫被人欺负的话,这得多少人求着被欺负啊!”

    平时都被姜盈当情绪垃圾桶了,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可以做为垃圾桶狂倒情绪垃圾的人,莉兹一下子就暴力拉开了话闸。

    “海恩大人也是,明明挂着姜盈但就不过来见她,天天晚上在我公寓外面守着。我跟你们说,我现在越来越觉得3s真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就这脑回路它就跟一般人真的不一样啊!哎,你们起来做什么?我还没说完呢,不是,你们不是还没吃完?”

    胖达打包,“我还是回家吃好了。”当下饭菜变成海恩牌狗粮时,实在太噎人了,他怕自己会消化不良。

    秋漠告辞,“明天学校见。”他想起今天该是他结婚的日子,可是某个人今天是一没打电话来二没出现缠他,他竟然有点空落落的。

    姜盈可算发泄完了平静了心情后出来时,家里只剩下莉兹了。

    “胖达和秋漠呢?走了?”

    “嗯,被狗粮噎走了。”

    姜盈被莉兹的这话也噎了一下,但她聪明的没有往下接。

    “我累了,先睡了,晚安。”

    姜盈再次优雅淡定地走向了卧室。

    莉兹冲她的后背做个鬼脸,装,你再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

    夜深人静,姜盈听到旁边莉兹睡熟的声音这才悄悄地起床。

    天天晚上都来公寓外边守着她吗?

    姜盈藏在墙角后偷偷地从窗帘后面向外看。

    外面对应着楼层分层停了好多的悬浮车。星际时代高层公寓数不胜数,虽然能装下悬浮车的空间纽扣比比皆是,但仍然有好多人买不起。

    就像古地球某段时期,买的起车的人越来越多,但可不一定都买得起车库。

    那么多的悬浮车中,她一眼就看到了海恩的悬浮车,尽管不是他常用的那辆,车牌也做了低调的处理,但她就是一下子就找到并确认了。

    海恩脚搭在方向盘上,身子后仰,双手抱臂,眼睛闭着,看起来就是已经习惯这个姿势睡一宿的样子。

    白天那么忙,晚上还不能回家好好地休息,这就是铁打的智能也还需要休眠充电呢啊。姜盈看到就心疼了。

    从n250星回来以后,关于如何消灭了那星盗一号的精神力幻兽,军部对海恩是怎样的狂轰烂炸她很清楚。她还在床上养精神力的时候,家里的各个公用私用光脑号就没停止响过。

    海恩不像她,还能任性地说不接就不接,实在受不了了还能直接关机。海恩的身份在那儿摆着,他要是因为关了机而出现什么重大事情不能第一时间联络到的话,就等着被处罚吧。

    什么电话海恩都得接了,接了还得恭恭敬敬地倾听,听完了还得诚恳诚恳地解释,因为凡是打来电话的都比他官大。

    海恩依然把姜盈的能力隐瞒了下来,不能隐瞒的就都算到了他自己的头上。姜盈知道这不是争功,而是替她挡风。

    她的3s公开已经引起了足够的轰动,如果再加上一条还能安抚暴走的精神力的话,她相信自己现在绝对没有自由还能来莉兹这里自在宅着了。

    他为她做的她从来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于是她就越加过不了他曾经为了她宁可舍弃她的那关。

    --他对她好是因为她是他合法的妻啊!他珍惜她的生命是因为她的价值对于整个帝国来说都不可估量啊!

    她脑子里抹不去他给她留下的这样的认知,她现在恨极了他该死的责任感!

    纯白的窗帘被姜盈扯出了几道皱褶,她最后还是一甩窗帘回去继续睡了。

    愿意守就守着呗,反正又不是她主动让他守的。

    现在想卖深情人设了?晚了!

    姜盈扭头的一瞬间,窗外悬浮车里的海恩唰一下就把眼睛睁开了。

    那么有重量感的目光,他的精神力又高度集中关注着那边,他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事实上,直到姜盈走到窗边前他还一直盯着那窗口来着。后来姜盈揭起一条窗帘缝有向外看的意思,他才急急闭眼。

    这种时候,他自是知道如何反应才对自己更有利。

    闭上眼睛感受到姜盈目光的重量时,海恩心里别提多温暖了。

    她这是从莉兹那里知道自己在窗外守着她了?她心软了?准备回头了吗?她会不会出来直接跟他回家?不不不,以她那小疯子的性子,现在肯定还不到拉下脸的程度。她更可能直冲出来骂自己让自己离开吧?那也行。只要她跟他说话就好。

    32岁的成年男人活像个刚刚情窦初开的毛头少年一样,心思万千,忐忑又期待。

    然而他最后等来的却是她的扭头离开。

    果然他做的还是不够吗?

    意思就是说他那些话对她的伤害比他想像的还要重还要大?!

    那是一种足以让呼吸停滞的痛,海恩不疼自己,疼姜盈。

    他不会怪姜盈太较真,他只怪自己伤害的太重,现在弥补的又太少。

    眼睛重新闭起,心里只庆幸,至少她没有更生气。

    ……

    与胖达告别的秋漠回到了自己家。

    一直都是一个人,原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自从这个家里曾经热热闹闹地相继来过好多人后,他现在再一个人回来,倒觉得哪哪儿都空荡荡的。

    稍微洗漱一下,他打给了博昂。

    昨晚的事情基本有印象,对于他曾经求婚博昂,博昂已经答应的片断他更是记忆清楚。

    按照昨晚说好的,今天该是他和博昂去结婚的日子。

    明明做下这个决定是从负责任的角度考虑的,但只要一想到他结了婚就有了自己的家时,他便忍不住产生了一些期待的兴奋感。

    原来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过呢?他从别人那里得不到家,但他还可以自己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啊!

    从来打电话都不紧不慢,三声响过没人接就挂掉的秋漠,这次听筒里的响声都明显超过三次了,他也没着急,也没想着要挂掉。

    视频电话终于接通了。

    全息屏幕上瞬间出现了正在洗泡泡浴的博昂。

    满浴缸的泡泡,泡泡上还飘着艳红的玫瑰花瓣。博昂头枕在浴缸的一侧,两条腿交叠后放在对面另一侧。白皙而匀称的长腿在泡泡中若隐若现,被玫瑰花瓣装点出了异样诱惑的风情。

    秋漠嘴巴都张开了要说话啊,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咕噜,那是秋漠喉咙空空做了一个吞咽动作的声音。

    博昂没看向秋漠,但听到了秋漠的声音。他很得意这样的反应,但他才不会表现出来。

    “找我有事吗?”博昂一边继续自如地洗一边问道。

    声音冷淡而疏离,好像对面的秋漠只是一个一般认识的人。

    秋漠愣了,对于这样的距离感十足的博昂完全不适应。

    他一时想不通原因,但还是先说了自己准备好的话,“如果我们今天要去结婚的话,得现在出发了。不然结束的时间太晚,你再回家的时间跟着也会太晚。”

    像姜盈和海恩那样当场电子签名,结婚就合法生效的情况,那也是因为海恩和姜盈的身份特殊。像他这样的普通人,还是需要本人到民政局去排队申请的。

    博昂终于扭头看向了秋漠,表情讶异,“你居然还记得昨晚醉酒后说的醉话?”

    “那不是醉话,我是认真考虑后才决定的。”秋漠把不高兴压下,“需要我到你家去接你吗?”

    博昂有点洗不下去了,对面那个也算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告别过去的人表情太认真,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把事情明明白白的说清楚的话,只怕会很麻烦。

    “我没打算结婚。”

    秋漠的眉头瞬间扭成了疙瘩,“你说什么?你昨晚不是已经答应了?你反悔了?你不愿意和我结婚?那你那晚为什么主动……是你先三番四次纠缠上来非要让我负责任的!”

    “被耍了”三个字轰然炸地秋漠的脑海里,秋漠气得想杀人。

    平日里说话惜字如金的人突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这让博昂明白,对方是真的生气了。

    可那又怎样?

    因为他生气自己就得改变主意么?

    他算老几!

    “秋漠弟弟,哥哥我不过就是一时兴起逗了你几天,你还真当真了?你也十八岁了,生理上来说可也算是大人了,咱做事能不能像大人一样成熟一点?打几炮就要结婚的话,你信不信帝国的民政司得忙劈叉了?快别闹了!早点睡吧,你明天还有课要上吧?小孩子就要早睡早起才对。再……”

    叮咚,秋漠家的门铃响了。

    博昂的“见”字没有说出来。

    秋漠冷霜罩脸,突然把光脑终端摔到了沙发上,他先去开门了。

    博昂在全屏上喊,“喂,你先跟我再见再去开门接待下一拨,喂--没礼貌的小鬼!”

    见喊不回秋漠,博昂就不喊了。反正他晚上时间空的很,那就挂机等待呗。不急,他先继续洗着的。

    也没挂断电话,也不介意对方有可能会看到,博昂就继续他的玫瑰泡泡浴了。

    “谁?”秋漠一边问着一边开了门,当看到外面的人时,他本来要打开的门瞬间又合上了一多半,只留下了一条缝。

    警惕的像一个单身居住的年轻女人。

    巴森特却没注意到秋漠这时的异样,他已经被秋漠的脸给惊住了。

    虽然昨晚没有看到正脸,但他还是一眼就能确认这个人就是昨晚博昂说的今天要结婚的那个亚裔少年。

    昨晚他和秋漠之间挡了一个博昂,秋漠又一直低垂着头,是以巴森特只看到了秋漠完好的那半张脸,而没有看到秋漠带着伤疤的标志性右半脸。

    他是拿着秋漠的地址找来的,找的是那个从废f一举跃级觉醒到2s的秋漠。

    他很想说不不不,不可能是博昂昨晚领回家的人。

    但理智却在重复的提醒他,能这个时间从屋内出来的还会有别人吗?而且昨晚他在这附近守了半宿都没等到秋漠回家来。为什么没回来?不就是因为昨晚秋漠其实是住在了博家吗?

    巴森特也算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但还是受到了惊吓,“你是,秋漠?”

    巴森特打量秋漠的同时,秋漠也想起了昨晚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过自己名字的片断。

    啊,想起来了,他是巴森特,博昂的准二姐夫,同时还是机甲战二团的机甲战士。

    还想起来了这位和博昂之间奇怪的气场。

    还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如何幼稚地想向人家证明自己不小……

    他昨晚怎么就没醉死呢!

    秋漠脸再黑一层,语气尤其的不好,“是,有事?”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巴森特却没办法做出欣喜的表情。为二团提前抓好苗子是他的任务,他本该全力以赴。可是秋漠为什么就是这个人啊!

    怎么就偏偏是和博昂纠缠到一起的人!

    对了,他们还说今天要结婚来着。

    巴森特的脸色瞬间变得不比秋漠的白,“这就是你待客之道?你都不请我进去吗?还是说博昂现在就在屋里?你们真的结婚去了?闪开!博小昂!你给我出来!”

    正在洗澡的博昂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全息屏幕,那里只展示着秋漠家里的天花板,但他觉得好像听到了巴森特的声音。

    “巴森特?秋漠?秋漠你家来谁了?刚才是巴森特在敲门?”博昂突然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他这时也想起了昨晚偷听到的巴森特的话。

    如果昨晚秋漠住在了他这里,而巴森特去了伦巴底街也不过是扑了个空的话,那么今晚再去就绝对会抓个正着啊!

    听到博昂的声音,秋漠下意识地回头,然后就从全息屏幕上看到了从浴缸里站起的不着寸缕的博昂。

    “谁让你站起来的?快给我坐回去!啊不,躺回去!”他门还开着,巴森特但凡眼睛尖一点都有可能看到。秋漠怒火冲头,张嘴就吼了博昂一句。

    他这一吼,得,巴森特立刻误会成了博昂就在屋里。

    “博小昂!你还敢夜宿男人家了是不是?痛快给我出来!”巴森特张嘴也是一样气势不小的怒吼,并且身向前冲就准备硬闯。

    秋漠能让他硬闯就怪了,事实上他正准备关门。

    这下好了,一个要进,一个要关,两人眼神对上,各自七窍生烟。

    动手几乎是同时的。

    博昂看不到,只听得到拳头击中人身体时发出的那种令骨骼都震颤的沉闷声。

    “秋漠,快住手,他是机甲战二团的机甲战士,你打不过他!”博昂急的在这边抱着光脑终端跳脚叫。

    秋漠觉醒到2s了是挺厉害,但碰上s级且对敌经验丰富的巴森特,他不觉得秋漠会有赢的可能。

    秋漠听到博昂的话,感觉到的不是博昂对他的担心,而是博昂对他能力的置疑,却对巴森特能力的肯定。

    男人骨子里的不服气立马被点燃了。

    呵,机甲战士吗?那打起来才更有感觉!

    秋漠逼退巴森特一步,他自己也跟着蹿出了屋,回手一带,门关上了。

    巴森特这下非常确定了,博昂肯定就在屋里。

    很好,既然不让进,那就打进去。

    得,因为博昂的那一嗓子,这两个打得更激烈了。

    那边博昂听不到动静了越加担心起来,他连忙挂断电话就往外跑。

    衣服也没顾上好好穿,披了一件睡袍开着悬浮车就飙了过来。

    等他赶到,秋漠和巴森特已经打得鼻青脸肿各自没有好样了。

    博昂觉得丢人极了,他三十了,还是个男人,现在却有另外两个男人因为他打起了架,这叫什么事儿啊!

    “都给我住手!现在立刻马上!”

    秋漠和巴森特同时住手,紧跟着又同时怒吼。

    “你居然不穿衣服就出来!快滚回家去!”

    “我哪里没穿衣服了?我身上的睡袍不叫衣服?”博昂无语,不敢相信这两男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

    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这样披着湿漉漉的及腰长发,未及膝盖长度的睡袍下的两条光溜溜汗毛稀少的小腿是如何的诱惑性感。

    两男人现在哪还顾得上打架。

    巴森特冲向博昂去拉他的手臂,“你马上跟我回家!”

    秋漠甩下自己的外套罩住博昂,一扭身对着巴森特就是一腿,“你丫脏手往哪儿摸!”

    又是噼哩啪啦一通打。

    等博昂从秋漠的外套底下扒拉出头来,两男人又打到一起分都分不开了。

    博昂气疯了。

    “住手!住手--”

    没人理他。

    博昂咬牙,一手揪住一边的衣领子,“你们住不住手?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把衣服脱了出去果奔!”

    “你敢!”这是秋漠。但他同时也住了手。

    “博小昂!”这是巴森特,他也住了手,他知道,博昂真敢。

    博昂表情扭曲,他现在该骄傲吗?以自己的身体成功威胁了两个男人?

    骄傲个屁!他现在丢人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及腰长发都薅光。

    “巴森特,请你离开!你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博昂先打发巴森特。

    巴森特一脸明显的受伤,“小昂,你……”

    “走!”博昂不看他的脸,既然当初没有履行承诺,那他现在摆这出脸是给谁看?不看,恶心!

    刚才挨了秋漠那么多拳那么多腿都没有感觉出疼来的巴森特,现在只觉得心口刀割一样的痛。

    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像一个战败的士兵一样拖着受伤的躯体慢慢离开了。

    博昂忍不住去看巴森特的背影,在他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巴森特这样的挫败。

    好像感受到了博昂的目光,巴森特停下回头,博昂却瞬间又别开了头。

    巴森特呼吸一顿后沉痛开口,“小昂,记得早点回家,别让我……们担心。”

    这回巴森特是真走了。

    博昂再扭回头去看时,连背影都没看到。

    “人都走了还看?舍不得就去追!”秋漠转身进门,却没关门。

    “谁舍不得了?我是怕他再杀个回马枪好吗?”博昂色厉内荏地反驳着,披着秋漠的外套跟着进了门。

    秋漠也没理他,自顾自翻出药箱来开始为自己处理伤口。

    博昂先是看了一会儿,终是没忍住,他走过去,“我帮你。”

    “不用!”秋漠一把推开要靠近过来的博昂,但一时没控制好力道,博昂被他推坐到了地上。

    睡袍的袍角散开,春光乍泄,秋漠一眼瞥见,又以更快的速度别开了眼。

    “你确定不要结婚?”

    “是。但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并不想结婚。

    可是这个解释有必要吗?

    话到一半博昂想了想,又把后半句咽回肚里了。

    秋漠将消火止肿的药水倒了半瓶在毛巾上,然后猛地按到了脸上的受伤处。伤口被这种强烈的药物作用刺激得肌肉好一通抖,秋漠却好像没感觉到似的。

    “也就是说,关于那晚的事情,你决定放弃要求我负责任了对吧?”

    “……对。”

    “那好,你可以走了。”秋漠拿下脸上的毛巾,再把剩下的半瓶药水倒上去,然后换个地方重新按上,“走之前别忘了把我外套还我。”

    博昂怔然站在秋漠的面前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还没有人如此不留情面地赶过他,而且还要他记得还外套。

    博昂不服气,“喂,你至于吗?我们不结婚就不能做朋友了?就我这条件的,你上哪儿去找第二个?”

    “朋友?还是炮友?”秋漠讽刺道。

    博昂脸上挂不住,“你什么意思?做炮友还委屈了你是怎地?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我才该委屈好吗?”

    秋漠笑了,脸上的刀疤狰狞地可怕。

    博昂敏感地察觉到自己说的话过分了,他张口就要挽回,却听到了秋漠的下一句话。

    “就像刚才那个叫巴森特的一样吗?既不会以结婚要求你,也能配得上你的身份不委屈?”

    “秋!漠!”博昂变了脸,在他的眼里,自己到底是什么!

    啊,自己可是主动送上门求爽的呢。

    博昂也笑了,“对,你说的都对!你这样的身份,连做我炮友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看你一下子从废f觉醒到2s太特殊我想尝尝味道,你以为我稀得逗你一个半大孩子玩这几天?外套还你!不见!”

    被外套兜头砸下的秋漠扒下外套时,只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

    静坐少许,秋漠慢慢站起,药也不上了,洗洗睡吧。

    一切重回轨道,挺好。

    ……

    戴维斯,b级,放在他所处的权贵圈中那必须是最末端的一位。

    然而他有一个嫁给了帝国总统的妹妹,还有一副能口吐莲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嘴,以及一腔玲珑八面透七窍的心机,于是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帝国公民一举成长成了帝国最大的营养剂供应商的负责人。

    他每年的生辰晚宴都会大办,这已经不是他的私事,而是一个权贵圈用来互通信息谋求合作新机遇的商业聚会。

    今年的规模更大,因为老百姓不知道的n250星所有者是姜盈,可是这个圈子里就没有不知道的。

    姜盈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姜盈是海恩的新婚妻子,海恩是帝国总统夫人莎蒂的儿子,也就是莎蒂的小哥戴维斯的亲外甥儿!

    n250星现在什么价值?那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的必将引燃星际饮食新时代的领导者!

    戴维斯作为帝国最大的营养剂供应商的负责人,又是n250星所有者的姻亲舅舅,这样一个人,平时没有机会都要创造机会赶紧去巴结了,结果现在人家要开生日晚宴了,凡是能得了消息的谁会按捺得住不去?

    还没到晚八点,从下午开始,欧倍罗尔酒店就开始人潮涌动比踵接肩了,来的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那些对于老百姓们来说平日里只能从星网上看到的或政坛大亨或商界名流,今天就像抢特价商品的退休老阿姨们似的,个个争先恐后地就出现了。

    一群高社会地位高财力物力高等级的人们今天却都放下了架子,莫不热情甚至谄媚地对戴维斯说着恭喜的话。

    戴维斯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已经足够证明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他自信,但绝不自傲;他成功,但绝不蔑视。

    每个对他恭喜的人都得到了他加倍热情的回礼,每一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低三下四的讨好一个只有b级的人,而是被感激被重视。

    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任谁看到戴维斯都会在脑海里给出这样的评价。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商人,是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妒嫉没用,能攀上才是最正经的。

    当海恩携了一身正装的丽娜到场时,两人都不用怎么寻找戴维斯的位置,只要往人多的地方,最中间的那里一瞅,包准一瞅一个准。

    有人天生就注定生活在目光的聚焦中心,只不过人和人“注定”所凭借的方式不尽相同。

    海恩靠的是硬实力,是赫赫战功;戴维斯靠的是软实力,家世嘴皮和心机。

    两种标准不一样,你不能说硬实力就一定比软实力更有说服力,你也不能说软实力就肯定比硬实力更费劲。

    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什么都没关系,反正最后拼出来的就是胜者。

    海恩佩服戴维斯从一个b级打入了一群sa中,但他又反感戴维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过于八面见光的嘴,所以他很少跟这个小舅舅私下联络。

    当然了,别的舅舅姨妈伯叔堂兄弟们也不怎么联络就是了。

    他没有父母缘,相应的就没有亲戚缘。

    还得丽娜在旁边不时地提醒,他才能将一一上前打招呼的各人分成亲戚他该认识的群和政要商流暂时不用费心的群。

    海恩边回应打招呼的人边主动向戴维斯的方向走去。

    戴维斯边招待周围的客人边主动向海恩的方向走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着血缘的甥舅关系,两个人对于主动权的掌握还是高度一致的。

    海恩示意丽娜把他准备的贺礼送上,“小舅舅,祝您生辰快乐,长寿平安。”

    戴维斯双手接过,亲切又慈祥,“难得你没有任务出外太空,知道这是你少有的休息期,本不想打扰你来着,可我又一想,这回如果再不见见你,只怕下一次就不知道是几年后了。这边坐吧,你妈和弟弟还没到,我们边聊边等。”

    帝国总统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但莎蒂绝对会到。她到的话那必须是全场地位最高的一位,所以压轴出场再对不过了。

    海恩并不关心,也就没有多回应,只点头应了一下后就带着丽娜落座了。

    戴维斯就坐到了海恩的旁边。

    看一眼丽娜,亲切的笑容不变,“这位是机甲战一团的丽娜副团吧?去年的机甲演习记得就是你全场指导,很帅!女中豪杰啊!”

    丽娜客气回笑,少有的一身华丽晚礼服让她多了一些女人的妩媚。

    “戴维斯先生谬赞了,我等不过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空有一番战斗值的武夫罢了。但您可不一样,帝国经济向前迈进的脚步大小可都掌握在以您为首的商者手中!论豪杰,我们拍马都追不上啊!”

    这样的场合,不管大家的立场如何,目的如何,反而开场全互相拍一下就对了。

    既活跃气氛又拉近距离,如果稍后有可能谈到合作的话,那么就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了。

    戴维斯就喜欢这样识趣知趣的对手,他不喜欢海恩,太耿太直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这样的人放到商界,通常都活不过三天。

    如果不是中间牵涉到了n250星,他根本不会给莎蒂打电话让她要求海恩务必到场。

    “一听丽娜小姐的话就知道是个性情中人,我很欣赏!”戴维斯敬丽娜一杯酒,开始试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海恩星将携带了丽娜小姐过来呢?我们的星将夫人呢?这个时间也该放学了吧?”

    姜盈是3s又如何?对于他来说却是没有什么用的。比起姜盈,他更期待n250星。所以姜盈来不来他也不在意,只要n250星的开发权有人负责谈就可以。

    以目前海恩不带姜盈反带了丽娜出场的情况来看,他在猜是不是这位丽娜小姐对于海恩来说,比姜盈的地位更重要?重要到n250星的开发权找这位丽娜小姐谈就行了吗?

    海恩鼻观口,口观心,一点都不觉得戴维斯绕过他找丽娜谈有什么可感觉冷落的。

    不跟他说话最好!最好直到晚宴结束都别跟给他说!

    为表感谢,到时他可以在晚宴结束后再包个大红包,给丽娜,辛苦了。

    丽娜从进入酒店大门伊始,就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她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给小亚裔挡枪,并暴力回击的,最好还回的今天参宴的这些人以后再不会在小亚裔面前轻易出现。

    “戴维斯先生的话有一点点不对,您不介意我直接指出来吧?”

    戴维斯刚要借机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结果还没回应就被丽娜给截胡了。

    “您一定不介意,那我就直接说了。”看到对方出现意料之中被噎的一直的眼神,丽娜表示开场很完美。

    “今天不是海恩星将携我出场,而是我们星将夫人拜托我一定要陪同星将大人赴宴。这个时间她也的确放学了,她能来,但她真的不能来。她说了,现在她的身价不一样了,只要她一出现,只怕这晚宴都得围上她谈n250星的事情。这可是您的生日宴,她觉得那样太失礼了,太不尊重您了,所以她才没出现。”

    “戴维斯先生,我们做小辈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您营造一个远离公事尽情放松的生日宴了。不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题外话------

    感谢蜗牛,萱叶繁生,落洛琉璃,冰之莹舞,yaoshanshui,无声胜有声,187435,6afd1,uoyun83和姗姗的然然的票票!今天521,还有力气的继续爱我啊!讨好地笑~

    话说我最近总有一种明天就会火遍星际的感觉呢~托腮等待in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