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0 生日快乐,先亲为敬!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这是机甲战士的一贯战风,目标确认,不怂不磨叽,上去开怼就对了。

    真打太极圈圈绕的话,丽娜不觉得自己能轻易赢得了眼前这从来都生活在心机圈中的人精儿戴维斯,于是她直接开炮了。

    不就是眼红n250星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吗?您免开尊口,我先拒绝了吧。

    丽娜横刀立马,一夫当关。

    戴维斯的确小惊了一下,太习惯跟一群老妖精们打太极圈圈绕说一个字还得掰成两半分析一下其中的深意了,这猛地被人打来一直拳,他竟有点适应不良。

    但也仅仅是不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年轻人直来直往,这是年龄的优势,真好,我很羡慕啊。”戴维斯不紧不慢道,“想我当年还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不管不顾一门心思就知道硬头向前闯,撞得头破血流都觉得是人生赐予的勋章。丽娜小姐前途不可限量啊,敬你。”

    即使心里听得懂一切,即使心里早就不屑丽娜的年少轻狂,但脸上绝对不显,更不会出言反驳,还会顺着你的意思往下说,最后还能真诚夸你两句。

    这就是长辈对小辈一贯的处置作风--你很好,我年轻那时候也这样,没关系,等你长大你就知道当时多年轻多傻叉了。

    宽容?也许是。但更多的是,并不放在眼里。

    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营养剂都多!我就静静地看着你像曾经的我一样撞得头破血流,然后再慢慢变成现在的我。

    当人活到一定的年龄,当人拥有足够的生活阅历,是人都会在自身外围生成一种无形的,名叫“刀枪不入”的护甲。

    戴维斯的水准可不只是刀枪不入了,人家称得上是百毒不侵的高度了。

    面对劲敌,丽娜怕吗?怕,怕不够来劲啊!

    举刀准备二砍啊,门口却传来了骚动,好多人开始向门口涌去。

    “怎么回事?”戴维斯问就近的侍者。

    侍者接到通讯器里的通知后马上恭敬回道,“先生,第一夫人到了。”

    戴维斯笑着站起,“莎蒂来了啊?这脾气,两孩子都成年了,她倒还像小女孩似的不闪亮登场就觉得亏了似的。得,海恩星将,我们去迎迎你妈。”

    一行三人起身离座也跟着人流走向了门口。

    莎蒂在莱纳德的陪同下正在走进来,一路如众星捧月一般,而她的颜值也的确当得起这样的捧。

    年过半百,却依然青春貌美如双十少女,后天保养到位是一方面,先天的底子硬也不容忽视。

    稳坐第一夫人的位置,大儿子是3s星将机甲战神,二儿子虽然才十九,但也已经是完全觉醒的s级。随便拿出一项来都足以让别人妒嫉得心肝脾肺肾疼,更何况是集所有于一身。

    莎蒂享受这样的妒嫉,虚荣让她更加美丽。

    她挽着莱纳德的手臂,得体的边走边微笑示意,尤其精心装扮的容貌让她看起来更像是莱纳德的姐姐,而不是妈妈。

    戴维斯开心地张开了怀抱,“哇哦,莱纳德,你这是领来了谁?新女友吗?嗯嗯,史上眼光最好哦,这个绝对是你女友中最漂亮的一个!”

    莎蒂笑开了花,松开挽着莱纳德的手臂给了她哥一个亲密的拥抱,“戴维斯,你老年痴呆了吗?去年你已经这么说过了。”

    “哦,是吗?”戴维斯看向莱纳德,装的还挺像老年痴呆那么一回事。

    莱纳德板起脸来一本正经道,“是,的确已经说过了,我以墨尔顿家族的荣誉保证,字都没多一个也没少一个,完全一样!不过,也没说错啊?”

    莱纳德向前一扑,左手抱住了莎蒂,右边搭住了戴维斯,“我妈真的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比去年的我妈又美了不只一个档次!对吧舅舅?”

    “哎哟哟,就你嘴甜!”莎蒂嗔怪地小拧了一下莱纳德的嘴角。

    戴维斯连忙护着,“外甥儿像舅,这点随我,你有意见?”

    三个人说笑着,一家人的气场温馨得让别人一时不好插进去。

    海恩就站在戴维斯的侧身后,他也不主动打招呼,就往那儿一站。如果不是那张与莱纳德七分相像的脸,别人都要误以为海恩就是一个普通侍者了。

    丽娜站在海恩的一侧,看到眼前这一切只有无语。

    她不能说头儿性子太正至今学不会在这种场合跟人寒暄虚与委蛇有什么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儿子这位莎蒂夫人怎么就大小眼的这么明显,她只觉得现在这样的场景对于海恩来说太残忍了。

    明明关系是一样的近,你们这么统一战线的把海恩独独排挤在外是想怎样?在这么多人面前给海恩难堪,你们就会感觉很幸福?想让在场的人都看清楚,无论3s星将机甲战神在外面多威风,但在家人面前其实就是个不讨喜的小辈?

    原来就听说过海恩的家庭关系不怎么和睦,如今切身一见,才知道这何止叫不和睦,简直就是私以外全员排挤了。

    到底搞什么!

    丽娜又心疼又来气,却什么也做不了,她只是海恩工作上的同伴,她没有立场替海恩在私事上出头。

    周围一众围观的人心里自然也是有了计量。

    过去几年总能见到莎蒂带着莱纳德出席,亲密的母子关系让人看着都觉得幸福。那时候海恩不出席的理由都是,身在外太空出战中,时间不便。大家也理解,人家的征途在星辰嘛,太没毛病了。

    但今天一见才发现好像另有隐情。

    原来3s星将机甲战神也不是事事都成功的,至少在处理家庭关系上,明显这是一个失败者。

    有好戏看了。

    八卦这种东西从来都不设门槛的,管你是市井小民,还是政要名流,窥视别人的那点私生活,再从中找到不如自己的一方面从而得到一种类似人生赢家的虚荣感,这是身为人类谁都不会被排除在外的人性劣根。

    区别只是,根据人的不同,大家的八封之心表现程度各不相同罢了。

    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像市井之间的三姑六婆那样,哈哈笑着就上去打趣了,说什么哎哟莎蒂夫人你大儿子就在那儿站着呢你怎么看不到不是眼里只有小儿子吧。

    他们的表情甚至都不会有一点异样,交头接耳议论得热火朝天但还能同时保持一种“我在谈公事绝不是什么八卦别人家庭关系”的正经人表情。

    但这种时候,每一个被议论的中心又怎么会没有感觉。

    周围的气氛会变啊,目光也是有重量的啊,崇拜钦佩的目光又怎么会跟指指点点的目光感觉一样。

    丽娜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置身于万千灯光下,被无数人带着有色眼镜研究自己的身体。

    特别尴尬特别不舒服。

    她都这样,就更别说海恩了。

    虽然从海恩的脸上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段难挨的尬站之后,最后不是戴维斯主动提起了海因。

    “你看我,果然像你说的老年痴呆了,海恩星将已经到了。”戴维斯往旁边侧了一步,身后的海恩和丽娜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大哥!原来你已经到了啊!我刚才来时的路上还想要不要打电话问问你到了没。”这词用的好,真的就只是“想”了,但没想过“做”。

    莱纳德的金发和蓝眸都和海恩一模一样,五官也特别像,但这是指不笑的时候。当莱纳德笑起来,那就跟海恩一点都不像了。

    帅气,阳光,温暖,耀眼。

    这一看就是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总是习惯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不会去顾忌是不是能说的场合。

    “大哥,你也真是的,知道妈妈今天会压轴出场你都不说等一等我们!有点过分哦,大哥。”

    他只是“想了想”就算理由正当了,海恩就不能再拿这事说道了,所以剩下的就是海恩不对了。

    你当大哥的怎么就不知道打电话来确认一下是不是需要一同出场呢?你名头那么响亮给妈妈造造势怎么了?反正就是你不对,你过分!

    海恩其实也可以张嘴就怼一句“我也想了,但后来因为某些什么什么事就给忘了”,但海恩懒得浪费时间说这样的话。

    因为他深知,就算他那样说了,对方一样有话可以反驳。就算没话反驳,他弟也能以一句万能的“妈,你看大哥”作为胜利的终结。

    在他爸面前也好,在他妈面前也好,他就没有对的时候。

    很早的时候他就放弃幻想了。

    海恩继续保持尬站。

    丽娜不耐地眉头一跳,想上前怼两句却被海恩一个眼色制止。

    --无关紧要的事情,就不需要浪费精力。

    可惜海恩这样惯性的隐忍并不会让某些人消停,他们只会更气,更想找茬儿。

    那张正义正气的脸啊,怎么就那么想让其破碎呢!

    莎蒂微微沉脸,“怎么是丽娜来了?你妻子呢?”

    丽娜上前一步,“夫人,事情是这样……”

    “你闭嘴!我问的是我儿子!”你算什么东西!

    顾及到眼前的场合,莎蒂没说出后半句话,但她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十足清楚了。

    丽娜于是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我忍。

    海恩前跨半步将丽娜挡在了身后,“是的母亲,姜盈没到。”

    不解释原因,只陈述结果,他知道这样的回答只会让他妈更生气,但他还是会这样做。

    她是他妈,在公开场合她怎么对他都行,但对姜盈,不行!

    在n250星的时候,他承诺过可以让姜盈不出场,那他就一定说到做到。

    “没到?她怎么敢不到!这是什么场合,这有多重要,她不知道吗?她又不是原来那个废f脑袋了!”莎蒂气得连声低斥。

    海恩,“是,母亲。”这是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场合,但对我,对姜盈来说,不是!还有,在你认为至关重要的场合,你脱口就把自己的儿媳妇说成了废f,这样真的不失礼?

    “你!”丽娜握拳再次想向前开怼。

    莱纳德开口了,表情讥讽,“早就听说小嫂子没觉醒的时候就够狂够架子大,今日算是切身领教到了。不过大哥,你家原来是小嫂子说了算吗?你堂堂3s星将机甲战神还不能吩咐她必须到场?”

    四周传来高低不同的一阵嘘声。

    星际时代,男女平等抵达了新高度,但依然是男权统治社会。

    无论一个男人在外面的事业多成功,如果他在家是没有决定权的话,那么这个男人也是会被嘲笑没本事,连女人都管不住的。

    就像古地球时期曾经一度被社会所歧视嘲笑的“妻管严”。

    这是文明发展中的一个畸形过渡,人类是被过渡的载体,身陷其中且没有主导权。

    围观者们的八卦欲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于是他们越加期待后面的续篇。

    快快快,接着啊!准备今年就指着这点小八卦过了,回头就发朋友圈去--震惊!原来3s星将机甲战神不仅在妈妈那里不得喜欢,连老婆都管不了呢!原来他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莽夫吗?真是白瞎了那张强势冷酷的脸了!

    莎蒂则从众人满足而好奇的目光中得到了餍足,对,你们看到没?他在外太空能杀虫兽又如何?他被千亿民众尊称为星际战神又如何?在我面前,他只有乖乖被训的份儿!

    “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控制不住,你就是这么对得起你3s星将的身份的?”莎蒂将“母亲”的姿态端得居高临下,“你认怂,我可不认!她姜盈再是帝国的第五个3s,她首先也得是我墨尔顿家的儿媳妇!我昨天还特意亲自打电话嘱咐她不要迟到,还提前安排了凯伦为她准备了晚礼服,她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莱纳德,现在马上打电话,我要她半小时内必须赶到!”

    “您昨天打给姜盈了?”这是海恩和丽娜的异口同声。

    莎蒂被吓了一跳,“怎么,不能打吗?”

    海恩和丽娜齐摇头,不是不能打,而是……

    “她接了?”又是异口同声。

    莎蒂被他俩突来的紧张弄得也莫名紧张了,“接了。”

    “她说要来了?”

    “……呃,那倒没有。”

    海恩和丽娜小出一口气,没有就好。

    可这心里怎么突然觉得不好起来了呢?

    海恩转头向门口望去,她会来,还是不来?

    他既期待她来,又希望她还是不来找气的好。

    莎蒂跟着海恩的目光看向门口,在看什么?那个姜盈?莎蒂突然脸色一变,姜盈现在要是来了可就是她成压轴的了,那自己成什么了?

    “莱纳德,快挂电话,不打了不打了!”

    晚了。

    宴客厅的大门口已经出现了一个身影。

    晚礼服?没有。

    有的是吊带皮衣小热裤,大金链子手指粗,翠青眼皮大红唇,艳紫发辫有纹身。

    什么叫娇艳浮夸烂俗辣鸡?如果今天这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还对这词有定义上的疑惑的话,那么很荣幸,今天他们一下子就能直观看到定义了。

    辣眼睛?不不不,都呛眼睛了。

    莎蒂还没看清脸就差点晕过去,“谁谁谁,这是谁?谁给放进来的?快给我赶出去!”

    这样的场合请来这么一个人,那对他们来说是太丢人的事情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进来的人脚步一顿,手指一点,莱纳德打给姜盈的电话接通了。

    全息屏幕瞬间出现在众人眼前半空。

    一张放大了的,高清的娇艳贱货脸再一次近距离呛向了一众权势们的眼睛。

    “关掉,快关掉!”莎蒂尖叫,不想看那张令人倒胃口的脸。

    可是那张脸却对着莎蒂笑了,还说话了,“妈妈,我是姜盈啊,昨天不是您亲自打电话通知我一定到场的么?您还说让我打扮得漂亮点,于是我就多花了点时间,路上又耽搁了一点,好像迟到了。啊,妈妈,没抢了您的压轴吧?”

    瞅瞅这话说的,那真是往哪儿扎疼她就专往哪儿扎啊!

    还非得提压轴的事!人家已经站在这里了,你后来的,这谁压轴谁看不出来啊!

    莎蒂气得一个后仰,幸亏戴维斯一直站在她旁边,眼疾手快给抱住了,要不真会摔一跤。

    刚才远距离看就呛眼睛,这再一近距离看,好家伙,莎蒂这辈子没受到这刺激!但这还没完,人家说话还有劲呢,莎蒂当下就被气得那胸口跟破风箱似的,呼哧呼哧直喘。

    莱纳德好像也被这样的新嫂子给吓懵住了,愣是忘了听他妈的命令赶紧关掉视频通话。

    他没关,姜盈的妖艳贱货的脸就一直在半空飘着,那效果,可比当初结婚时的东方小仙女范儿气势磅礴多了。

    美嘛,再震撼顶多就是直击心灵;

    但要说丑,那震撼到一定程度可是能把人吓尿,吓到灵魂都颤抖的。

    莎蒂倒坚强着没有被吓尿,但已经双手直捂着眼不敢再看了。

    其他人亦是,先是眼睛疼,后是嘴角忍不住抽搐,再后来还开始反胃了,最后还有腿肚子转筋的了。实在是生活环境没给他们受到如此程度刺激的机会,这猛地来了这么一下,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权贵们根本承受不住。

    丽娜想笑还得憋住,憋得脸上局部肌肉痉挛,五官扭曲的比姜盈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海恩脑门上的青筋早就盘根错节个个想爆炸了。

    没有哪个正派男人看到自己媳妇儿打扮成社会姐的样子出席公开场合会开心好吗?

    虽然造成的效果他很满意,但这种方式,他非常不喜欢!

    海恩几步走到姜盈的身边,第一时间先把自己的礼服外套脱下来披上了姜盈的肩,“胡闹!谁准你打扮成这样的!”

    姜盈大青眼皮子一翻,凑近海恩低声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生不生气?生气就离婚啊?”

    海恩一口气卡在了喉咙处,合着她这么出场不仅是给外人看,还是给自己看的?

    真想一手掐死她。

    又不能。

    海恩扭头往座位处走。

    姜盈愣了愣,赶紧小跑追上,绑带高跟太细太尖,有点跟不上海恩的步伐,姜盈干脆一伸手抱住了海恩的小手臂。

    “小哥哥你长这么帅眼睛却是瞎的么?看看我的妖艳浮夸烂俗超辣鸡啊!今天正好是新婚一百天,说好的新婚百日就离呢?做人得厚道!”

    海恩身体一硬,这种时候她还敢叫他小哥哥!

    很好!

    海恩手掌一翻,一只掌心大小的实体小兽爷送到了只能让姜盈看到的眼下,“宝贝儿,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

    卧槽,这种场合他怎么敢把小兽爷放出来!

    姜小怂伸手捂住海恩的掌心,上身前倾就扑进了海恩的怀里--这种场合谁知道摄像智能有多少,万一有其中一个照到小兽爷就惨了!

    哪还敢提什么离婚的事,先安慰这位爷吧。

    “小哥哥我爱你!”小兽爷这么小,应该不需要亲亲吧?啊--不管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亲再说吧。

    踮脚,亲!

    对于海恩来说亲吻可没有什么目的之分,她是他妻,他是她夫,亲就亲了,管他是为什么!

    而且最近本来就亲得少,她欠了他多少亲呢啊!

    亲!

    辗转反侧流连不止,缠绵厮守脉脉绮情。

    一个一身普通正装也穿出了军装的威严不容亵渎,可他却在温情亲吻着一个娇艳贱货风的女人;

    一个一身娇艳贱货风从头到脚都是社会姐气息,可她却温顺地偎在男人的怀里像一只甘心献祭的乖喵。

    画面很不和谐,却又奇怪的和谐。

    眼睛还在被辣着没缓过来,现在心也开始辣了,被狗粮辣的。

    他们在来参加晚宴庆人生日顺便寻找合作机会的,为什么猝不及防就被喂了一大盆狗粮啊组团摔!

    ……

    此时酒店门外,送姜盈来的莉兹坐在悬浮车里等了等,觉得那样装扮的姜盈如果被赶出来的话现在也该是时候了,但既然没出来,那就是留下了吧?

    听说海恩大人已经到了,如果这样都还能让姜盈从他身边离开来自己家住的话,那海恩大人也太无能了吧?

    看在土蛋蛋的份上,她还得帮一把!

    她这就把悬浮车开回家去!

    姜盈刚才只顾着“精心装扮”了,一分钱可是都没带,这样等结束的时候既没车接,又没钱打车的情况下,还不得坐海恩大人的车走?都上了车了,还能再来她家?快回家去吧,她想一个人睡大床好久了!

    莉兹说做就做,一挂倒档就准备迅速功成身退不留下一片云彩。

    咣--撞车了。

    她急着退走忘了看后面的车况,竟是直直撞到了后面一辆正在进停车场的悬浮车。

    还好她刹车及时,从观后镜上看好像并不怎么严重,但考虑到自己是全责,莉兹就迅速下车去道歉了。

    后面悬浮车上的人也下来了,怒气不小。他来赴宴已经是迟到了,如今再加一条撞车,他这是要被爸妈扒皮的节奏啊!

    下车就看到前面的车主也第一时间下来了,得,怒气更大了。

    因为认识。

    “怎么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

    莉兹怎么也没想到m38星是如此的小,她居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碰上这位昔日冤家--大比时伊林斯队的队长维希。

    维希也没想到回m38星后就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见第二次的莉兹居然在这里又见到了。

    看看莉兹一身寒酸的打扮,再看看莉兹身后的欧倍罗尔酒店,维希嘲讽出声,“哟,怎么着,你这也是准备去参加戴维斯先生的生日宴会了?可惜没有请柬进不去吧?结果只能含恨离开?啧啧啧,你清醒一点吧!不过就是觉醒到了a,真以为上流的大门就会为你打开了?也是想的太多。”

    莉兹本来还挺抱歉的,可一听这话,只剩下火大了。

    “我说你这个人到底怎么长的?特别习惯用自己的脑子去幻想别人的生活是不是?你是不是从小缺爱啊?才会这么欠揍!我参不参加走不走都是我的事,轮得到你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来指手画脚?我想的不多,但你倒是病的不轻!有空去看看医生吧你!”

    维希本就不是嘴皮子利落的人,长这么大,除了莉兹,他就没跟别人这么恶言相向过。对于莉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看到了就觉得心里着火。

    可惜莉兹从来都不是吓大的,于是他的着火根本烧不到莉兹,只能反烧到自己。

    维希被气红了脸,只能扒住自己肯定占理的一方面,“赔钱!你撞坏我车了,赔钱!快!”

    “呃--”莉兹窘了。

    反怼一时爽,清醒悔断肠。

    她撞了人家的车,她全责啊,这种时候夹着尾巴说好话才是正经,她抽什么疯跟人家互怼啊。

    这下完了。

    “呃,维希同学,请问你这车维修的话需要多少钱?”呜呜呜,看着就跟她的破二手车不是一个档次的,她会赔得倾家荡产吗?

    维希扬眉吐气了,“520万帝国币,给钱!”

    莉兹原地爆炸了,“卧槽!什么破车撞一下需要这么多钱维修?520万都能再买好几辆新的了!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抢银行?”

    维希不甘示弱,“你哭什么穷!大比的冠军奖金就算三十人平分,到你头上也不只这个数目吧?别废话,拿钱来!”

    莉兹冷笑,“维大猪头我可告诉你,你别想讹姐!姐不怕你!我这就报警让辅警智能来公正判断!该赔你的我一分不会少你的,但你想多讹的,你一分也别想多得到!”

    作为一个自小被人夸奖着英俊潇洒长大的孩子,维希怎么忍得了莉兹如此的侮辱。维大猪头!维大猪头!她居然敢这么骂他!这梁子结大了!

    “好,你报!你不报都不行!”

    两个人的意见倒是空前达成了一致。

    辅警智能很快赶到,调视频判责任,丽娜全责。然后赔偿金额,538万帝国币。

    金额不但没少,反而还多了。

    莉兹要疯,“你那什么破车要这么多的维修费?你就一学生你没事儿开这么贵的车出来闲逛什么!你丫知不知道这会给别人造成多大的经济隐患!”

    维希现在心情爽呆了,莉兹越疯他越爽,“套你的道理,你这个到底怎么长的?特别习惯用自己的脑子去幻想别人的生活是不是?你是不是从小缺爱啊?才会这么欠揍!我开不开好车那都是我的事,轮得到你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来指手画脚?病得不轻啊,有空去看看医生吧你!”

    莉兹扭头就走,“我现在就有空,我现在就去看医生,感谢关心,再见,啊不,不见。”

    “你给我站住!”撞了他的车骂了他的人,现在还想走?做梦呢?

    维希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莉兹的手腕,正要说些什么,光脑终端响了。

    他家说一不二的皇太后。

    他不得不接起,“妈--”

    皇太后果然霸气,接通就开骂,“我说你在干什么?我不是让你早点到的吗?你没早到不说居然还敢迟到!维大少爷,下个月的零花钱我看你是不想要了吧?啊,你旁边的是谁?长的够我儿媳妇标准的。不过你为什么那么亲密地抓着人家的手?”

    维希一急之下按的是视频通话,于是他家皇太后就看到了莉兹。

    “妈,你胡说什么呢!她是……”维希尴尬地放开莉兹的手腕,正准备解释,被皇太皇惊喜的声音打断了。

    “帝国第一学校的莉兹同学是不是?那个惊天一变从废f跃级觉醒到a级的莉兹好姑娘是不是?维大少爷干得漂亮!快带她一起过来!事情成了,你下个月的零花钱老妈我给你翻两番!”

    ……

    欧倍罗尔酒店宴客厅内,本该是热闹喜庆的生日晚宴,现在却鸦雀无声。

    莎蒂被扶坐到了最首位上,表面虽然看似恢复平静了,但其眼底的波谲云诡在场的人又哪个看不出来。

    莱纳德坐的是莎蒂的旁边,眼睛却一直往对面的姜盈那里瞅。

    他对姜盈这样的形象并不陌生。年轻人嘛,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个小时挂在星网上太正常了,他早就从星网上看过姜盈自拍上传的那些妖艳浮夸烂俗超辣鸡照了。

    其实如果不说姜盈的3s超高基因潜质的话,就姜盈这样的行为,星网上真是比比皆是不要太多。更过分的还有呢,什么嗑药的啊,什么卖片的啊,等等等等,不比姜盈这点小打小闹更堕落?

    但就因为姜盈的3s超高基因潜质,于是别人更过分的都没有人喷,而姜盈就被人喷得哪哪儿都是翔。

    莱纳德没参与也不关注,他一向是跟他没关系的人或事,看也就看了,就过去了,心里都不会留个影子。

    反正又不是他娶,他管她是好是歹。

    可是今天一见他却觉得不一样。

    那时候星网上晒自拍的姜盈是麻木的,是死气沉沉生无可恋的;但今天不一样,尽管是非常相近的装扮,但人的气场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那时候的姜盈从头到脚都在向世人无声地宣告着“随你们喷随你们看不看得上反正这就是我我的3s超高基因潜质你们喷也喷不没”的强行骄傲;那么现在的姜盈就是一身的“我浓妆也好无妆也罢我都是我你们怎么看我我根本不在乎”的实力自信。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说自信的女人最美!

    莱纳德今天才t到了这话的精髓。

    姜盈现在可没空给这个婆家弟弟回眼神,她现在嘴疼。

    不是亲的。

    是海恩正在拿湿巾给她擦的。

    一记缠绵吻,小兽爷没给吻没不说,她倒被吻得唇妆花成了调色盘。

    开始的时候她没注意到自己,先看到的是海恩的唇角被她的大红唇膏染得这一块那一块。

    那可是一张如法典般让人肃然起敬的正气脸啊,如今却像是半夜偷人的风流种,姜盈一个没忍住,笑了。

    这一笑可把海恩给招了。

    画那么一张妖艳脸出来恶心他,现在是还想以花掉的妆吓尿他吗?

    这小疯子怎么就那么欠收拾呢!

    也不管自己刚才的超长吻给现场造成了何等冲击,也不管对面的莎蒂正在如何向他飞射各种型号的眼刀子,海恩翻出湿巾就给姜盈的脸这通擦啊。

    姜盈当然不愿意,可惜武力不行。

    “你动?你再动?你信不信我现在当场办了你!”

    海恩在姜盈的耳边咬牙切齿威胁,灼热又危险的气息直达姜盈的耳膜。

    姜小怂上线,她默默地乖了。

    也许她现在还没意识到,但她又本能地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肆什么时候就得怂。

    否则她还真打不过眼前这男人。

    莱纳德一直都在看姜盈,海恩知道,但他没管。

    不用他管,他妈首先第一个就不会放任不管。

    “莱纳德,你给我坐好!看什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好奇都要看,回头我看你眼睛疼怎么办!”

    莎蒂以为自己的瞪视会让海恩主动道歉,可惜等了又等,只等来了自己更生气。

    莎蒂忍不住迁怒给了莱纳德,一手拧着莱纳德的耳朵就给人脑袋拧过来了。

    “妈,疼!妈--”莱纳德本能地就叫,嘴巴委屈地嘟起,一看就是习惯性动作。

    姜盈自以为不被人注意地抬眼角扫了一下海恩的表情,这样的母子相处,他有过吗?

    海恩目光一软,顺手小掐了一下姜盈的脸,“别乱动,擦得更花我可不负责。”

    “切。”姜盈撇嘴冷叱一声,坐姿却不像刚才那么僵硬了。

    旁边的丽娜托着腮百无聊赖地边看戏边想:所以大好的夜晚她不去捕捉新猎物为什么要来吃狗粮呢?

    莎蒂猛地一拍桌子,“姜盈!你姜家应该教过你基本的礼仪吧?我昨天也有说过不许你迟到吧?礼服有没有提前送到?那你为什么还以现在这个样子出现?故意的是不是?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姜盈示意海恩稍停,她站了起来,冲着莎蒂一鞠躬:“妈妈,抱歉,我错了!”

    莎蒂还有一肚子责备的话没有说出来呢,被姜盈这么一主动道歉一下子都给憋回了肚子里。

    莎蒂那个憋气啊,感觉都能看到她头顶上冒出的白烟了。

    戴维斯安抚地拍拍莎蒂的肩,正要开口,却见姜盈马上转个方向又对他鞠了一躬,“小舅舅,我太失礼了,真是没脸再继续待下去了。告辞!”

    这一刀太快了,海恩都有点没跟上。

    还好仗义的姜盈还知道现在拉一把海恩。

    “老公,走啊。”

    “啊?啊。”海恩将唇抿紧都快成一条线了。

    不抿紧不行啊,他怕自己会笑出来。

    这场合他要是开怀大笑了,机甲战神的面子可就都丢干净了!他不要面子啊?

    丽娜捂着嘴小笑了个够后才放开手跟着站起。

    对哦,让来可是来了,但可没说非得什么时候走吧?

    现在这个时机刚刚好!

    “姜盈!”莎蒂没有形象地怒吼出声,浑然忘了这种场合周围还有宾客无数。“这就是你的礼数?我是你婆婆,他是你舅舅,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长辈的?这里不是你那没规矩的姜家!”

    姜盈怒转身,她是不喜欢姜家,可不代表就能任由人这么侮辱生了她的姜家。

    海恩快一步安抚地揽住姜盈的腰,“母亲,您的话失礼了。”

    “我的话失礼了?在她做出那样失礼的事情后你说我的话失礼了?海恩·墨尔顿星将,你到底站在哪头的?”莎蒂出离愤怒了,这还是第一次海恩对她的话有反应,结果却是为了别的女人。

    海恩没说话,但他依然搂着姜盈站在姜盈身边的动作已经足够让人明白他的回答了。

    他当然站在他家小疯子这头。

    “海恩·墨尔顿!”莎蒂猛拍桌站起,“好好好,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妈,我今天算明白了!原来你就不孝顺,一年也不回家一次看看我,现在娶了媳妇了,是更恨不得再没有我这个妈了吧?行,把我养你长大的钱还回来,我就当再没你这个儿子!”

    姜盈听得目瞪狗呆,想到了海恩的妈有可能和她的妈一样极品,但真没想到能极品的这么清新脱俗。

    您老是第一夫人啊!现在这是公开场合啊!多少双眼睛就看着呢,您不会觉得闹到这样只有海恩一个人丢脸吧?

    “呃,妈妈,您想让我老公怎么还?”

    “把你名下的n250星无偿更于我名下!”

    ------题外话------

    感谢大蘑菇,swallow5609,素描云曦,画丹青,涟漪如画的票票!太感动了,献你们一个我们海恩大人的同款缠绵亲,能亲脱妆的那种好不好?mua~

    另:下次“办”你们想在哪里“办”啊?勾引地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