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1 享一举地狱,一举天堂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听到这话半天没反应过来。

    说句不孝的,她真的觉得自己的父母可能是全星际最极品的了。但今天跟眼前这位“皇后娘娘”一比,她的父母明显不是个儿,这小巫见大巫啊!

    就这话,这位到底是怎么说的出口的?

    她不能理解。

    但这事儿吧,其实也好理解。

    莎蒂是a级,生出了一个3s级儿子和一个s级儿子,但却不代表她自己就是一个多么有智商和情商的人。

    就像古地球时期的华夏古国,一个女人能生得出上清华和北大的儿子,却不代表着这个女人也同样有着能配得上清华和北大这两词的素质。

    没嫁亚历山大之前,莎蒂的娘家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许算得上是大富之家,但对于掌握着帝国的经济命脉和政治命脉的上流社会来说,她家真不算什么。

    她之所以能嫁给亚历山大,不是因为她自身怎么优秀,而仅仅是因为她和亚历山大的基因匹配当时是史上新高的85。

    而她也的确没辱没了这85,生下的两儿子全是高基因潜质,而且觉醒也又快又稳。

    人生达到顶峰,她还需要去想自己优不优秀?她就是不优秀,也没人敢在她的面前指出来了。

    撇开外在的那些光环,其实莎蒂就是一个普通的狭隘小妇人。

    我生养的儿子儿子就得回报我,小时候听话长大了孝顺,娶了儿媳妇那也得顺我的心!如果不顺?呵呵,那就把我养你长大的花销还回来!我不用你养老了,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她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问题,儿子的命是她给的,没有她哪来的他!她只是要他名下众多财产中的一个星球,已经是看在母子一场的情分上了好吗?

    莎蒂伸手要的姿态简直不要更理直气壮坦坦荡荡。

    好吧,让理直气壮坦坦荡荡两个词受委屈了。

    宴客厅内安静的吓人,众人都在等着姜盈和海恩怎么回应。

    姜盈看海恩,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怪不得他对于自己的遭遇半点没说的,原来是因为他已经遭遇过了吗?

    可他从来没提过。

    亲弟就在对面被亲妈亲腻的拧脸嗔怪,到他这儿就变成了明目张胆要回抚养费,这么明显的差别待遇谁都能受得了!

    他并没通知她有晚宴这么一回事,仅仅是因为曾在n250星上承诺过她可以不用来吗?

    姜盈的心在这一刻软得一塌糊涂。

    “妈妈!”仿佛痛到极致的一声呼唤,姜盈像是承受不住一样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您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您是海恩的亲妈妈啊!他的命是您给的,是您辛苦怀胎十月才生下的他!没有您哪来的他!这种母子情分是区区一个星球就能回报的吗?妈妈,您太伤我们的心了!”

    字字哭腔,几欲肝肠寸断。

    姜盈半靠在海恩的怀里,好像没有海恩的支撑,她下一刻就能哭晕过去。

    众人:……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是什么情况?

    懵比就两个字。

    他们想过姜盈也许会气到当场拍桌子叫板回来,毕竟这位大姐一出场看着就是逮谁准备撕谁的无敌气场。

    但怎么也没想到姜盈竟然摇身一变改上悲情伦理戏了。

    瞅瞅那哭到肝肠寸断的小模样,听听那一声痛彻心扉的“妈妈”,什么叫委屈?这就叫委屈!还是殿堂级别的!

    海恩:…

    他家小疯子又上线了。

    好可爱。

    丽娜:……

    想笑想笑超级想笑。

    但我忍!

    莱纳德:“噗哈哈哈--啊!”

    那么浮夸的演技真的没人看出来吗?原来怎么就不知道这位比他还小一岁的新嫂子这么有趣呢?笑死他了!可惜笑到一半后背就中了他妈一记铁砂掌。

    原来对上海恩,不管莎蒂说什么,海恩从来都不给她任何回应,她一方面气海恩是个冷血无情木头一个,另一方面又骄傲于自己能够碾压星际战神的特殊地位。

    她什么时候被怼回来过,还是这么大庭广众半点面子不给留的怼!

    莎蒂的脸色儿那通变啊,铁青变煞白,煞白变绛紫,绛紫变冒烟,就差给个火引子引燃爆炸了。

    但这还没完呢!

    姜盈痛苦地一闭眼,眼泪像成串的珠子一样滚滚落下,划过海恩还没擦干净的翠青眼影,在脸上流出了翠青的道道,那惊艳的画面感,孩子看了能吓哭,大人看了能梦魇。

    “妈妈,海恩他买下n250星本就是为了给您养老准备的啊!他说了,您眼瞅着一天一天在变老,虽然您什么也不缺,但您不缺是您不缺,我们做儿女的却不能不提前给您预备着不是?那句古话说的好,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

    姜盈梗了一下,好像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让她痛不欲生,但她还得坚持着说,“万一您一个不小心突然病了呢?万一您一个没注意突然意外了呢?万一到时候您的不缺还是不够呢?我们做儿女的总不能到时一点拿不出来吧?他买下n250星本就是为了在您意外之前先备出足够的储蓄来啊!”

    话是好话,客观上来讲,还得是特别孝顺的好话。

    可问题是你要不要一句一个意外?这谁好好一个人就在对面坐着呢,结果你一句一个意外谁能不觉得晦气?

    莎蒂被气得都喘上了,呼哧呼哧的。

    姜盈却觉得还不够。

    做人父母不容易,做人儿女就容易了?

    既然都不容易,谁比谁有资格向对方无责任发泄情绪?

    你丫真当我家男人没人心疼呢?

    “妈妈,您把海恩养大,还养得这么成功,您老了,我们却还要您自己赚钱自己养老吗?那是打我们做子女的脸呢啊!妈妈,n250星不能给您!但请您放心,您也不用担心养老或者意外,有我们在,我们会好好侍候您直到您百年归去!”

    哧,最后一句正中莎蒂的胸口。

    莎蒂白眼一翻,脖子一仰,被气晕了。

    “妈--”莱纳德吓坏了,他妈还真没受过这气。

    “莎蒂--”戴维斯也吓的不轻。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那可离不开莎蒂。如果莎蒂在他的生日宴上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今后的事业必将受到影响。“来人,快来人!”

    侍者还有酒店的医务智能很快来了好多个,莎蒂被抬上担架送走了。

    莱纳德跟着走了,走之前重重地看了一眼姜盈。

    姜盈:“妈--你不要死啊!老公你快放开我,我要亲自去照顾妈妈!”

    海恩:……

    让你去的话没准就真得气死了。

    “你别着急,医务智能肯定比我们更专业。”海恩一本正经地安慰姜盈。

    姜盈扑到海恩的怀里就是一通小拳拳,“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跟妈妈说这些干什么啊!他们老人是不爱听这种话的!我太不应该了!老公--你怎么都不拉着我?”

    --都怪你丫把n250星写成了我的名字,不然我需要如此卖力的演戏?混蛋王八蛋,我是看在n250星的面子上,不然我管你去死!

    海恩:唯有默默地把姜盈死死抱在怀里,让她再没办法用力施展小拳拳。

    疼啊!

    这小疯子总忘了自己的3s体能吧?

    这两人的另一边,丽娜背转着身子这通眼角抽了嘴角抽嘴角抽完全身抽啊。

    噗哈哈,笑死她了!虽然今晚没去狩猎新欢,但也看了一场好戏呢。

    开心!

    “够了!”戴维斯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这是他的生日宴,这位非得这么扯嗓子嚎是嚎丧呢?

    原来是真的没把姜盈放在眼里,但经过这一照面后,戴维斯明白,这位外甥儿媳妇还真像她今天的装扮一样,一看就不是善茬儿!

    “姜盈,我承认莎蒂的话是有一些失礼,但也不至于让你如此地顶撞她吧?她是你婆婆,是长辈,对待长辈你就是这么没大没小放肆猖狂的?谁教你的规矩?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仅丢的是你的人,还把你老公的人也一起丢了?你太过分了!”

    埋在海恩怀里的姜盈听到这话就是目光一冷。这种不管长辈说什么就是错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你小辈敢顶撞就是罪大恶极罪无可恕的指责,她真是听的够够的了。

    邀请她来赴宴征求她的意见了吗?说成邀请都是给他们面子,莎蒂分明就是一个命令过来命令她必须到,连回答都没听她的!穿什么就更没自由了,人家直接给她配好礼服了。

    你问我有没有时间了吗?你问我跟你熟不熟我愿不愿意参加了吗?

    好,我来了,但你又是怎么做的?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指责,要不就直言要抢n250星。呵呵!一个个都是帝国总统还是怎地?什么都让你们说了,我还不能反驳只能照着做?

    想什么好事呢?我被亲生父母折磨都不受那气,我能受你的?

    姜盈扭身就要怼回去,海恩却开口了。

    “小舅舅,请别私自代表我表达意见,我没觉得丢人!盈盈说的话虽然直一些,但真不是为了顶撞母亲。盈盈所说的就是我所想的,只不过我三岁就离开了母亲,早就忘了如何跟她直言交流。如果冒犯了母亲我很抱歉,稍后我会带盈盈回总统府亲自向母亲请罪。”

    海恩怀拥着姜盈笔挺而立,一身杀气。

    好像一座巍峨的高山,替姜盈挡住了所有风雨。

    他做不出顶撞莎蒂的事情,但对于戴维斯,他还不放在眼里。

    久经杀戮的机甲战神气场一开,所到之处莫不被席卷镇压。

    戴维斯区区一个b,当即就被压得气血翻腾了,他急急用一只手撑住了桌子,这才没有腿软摔倒。

    “好好好,海恩星将你真是好的很!”戴维斯说不出别的,空重复了几遍这句没有任何攻击力的话。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姜盈也不爱听。哦,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你们谁也不露面,我老公才给我买了一个n250星就把你们都炸出来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别人都看不出你们那点狼子野心?

    非得让我们来赴宴了,来了也不好好招待,张嘴就是想要n250星,我们只要拒绝就是不孝就是失礼就得乖乖听你们训斥是不是?

    怎么什么道理都让你们站了?你们是人造太阳啊?

    “小舅舅,你……”

    话到一半,海恩腕间的光脑终端响了。

    海恩瞄了一眼也没接,搂着姜盈就向外走,“抱歉舅舅,军部有急事。”

    身份特殊,这样的解释就已经是足够的理由。

    戴维斯再想以长辈的身份把海恩扣住都不行。

    姜盈也不说剩下的话了,快步跟着海恩就向外走,一边走一边还交待呢,“老公你不用送我回家,我自己能行。你出门在外一切要小心啊,答应我完成任务的第一时间就打给我向我报平安好不好?不要让我在家里坐立难安啊。”

    好一个挂念自己丈夫的贴心小妻子!

    而事实上,走出宴客厅姜盈就把海恩从她身边推开了。

    屁军部来电话!她刚才看到了,分明是丽娜打过来的。

    姜盈扭身就要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刚才哭得有些累,她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可惜才走两步就双脚离了地。

    “你搞什么?”姜盈本能地在海恩横抱起她时搂住了海恩的脖子,一秒后又迅速松开,“放我下来!别逼我在这个场合跟你动手!”

    姜盈恶狠狠地威胁。

    可惜她忘了自己刚才假哭的双眼正又红又肿着,雾气尚在,威胁看不出来,只看到了娇纵和嗔怨。

    海恩看到就是心口一热,“你不是说今天正好是新婚百日吗?择期不如撞日,就今天办!”

    姜盈先愣后笑,不甘示弱地笑,“好啊,就今天办!”

    早离早嫁莉兹,她一点都不会难过!

    海恩横抱着姜盈直接上了悬浮车,很快没影了。

    姜盈完全没有意识到就算是准备要办离婚了,可为什么海恩要抱着她去办呢?

    看着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她一直在身后跟着的丽娜:……

    她要脱单!她要以最快的速度脱单!狗粮真是吃够够的了啊摔!

    ……

    三人走后走廊的一个拐角走来了莉兹和维希。

    扭打着走过来的。

    维希的手死死搂在莉兹的腰上,莉兹的小拳拳不留余力的使劲招呼在维希的手上和胳膊上,不一会儿维希吃痛又松开了手。

    莉兹跳起来反手就是一拳,“流氓!你想做什么?我跟你进来是因为你说只要我进到酒店,你就免掉我的赔偿!这不已经进来了吗?为什么还要往里走?不走了,我要离开!你最好别再让我见到你!”

    “不许走,你还没有见到我妈!”维希顾不得被一拳打青的眼角,还得先把莉兹抓住不让她走。

    莉兹看神经病似的看他,“我为什么要见你妈?喂,不是什么狗血的逼婚事件吧?你不想见你妈安排的人,所以随便抓了一个我来做挡箭牌?”

    维希气乐了,“就算是这套路,你觉得我,会找你这样的,来做挡箭牌吗?就你这样的我妈一眼就知道不是我的菜了。”

    莉兹也不生气,反而很开心,“那我就放心了。这方面咱俩的意见还是高度一致的,你也不是我的菜。”

    “我怎么就不是你的菜了?我堂堂s级还配不上你一个小小的a了?”维希觉得受到了侮辱。

    莉兹双手抱臂从上到下重新打量了一番维希,也没说话,就是撇着嘴微微摇了摇头。

    维希面无表情半晌,突然一伸手,“赔车钱!”让你丫看不上我!你凭什么看不上我!

    “喂,你要不要这么幼稚?”莉兹真的要无语了,怎么就被缠上了这么一个大少爷。但只要一想到赔偿款,得,忍吧。

    莉兹换上讨好的笑,“维大少爷,您是我的菜,您太是我的菜了!虽然我一个小小的a配不上你高大的s,但我还是压抑不住对您的仰慕--啊!”

    突然一个妇人转过拐角,把莉兹吓了一跳。

    亚曼里怎么也没想到出来找儿子的她竟然先把儿媳妇找到了。

    “配得上,怎么就配不上了?特别配得上!”亚曼里上来就抓住了莉兹的手,莉兹想躲来着,竟然没躲开。

    莉兹神经绷紧,这女人看着端庄优雅贵气十足,但这基因等级至少是a以上。

    维希满脸通红,他哪里能预知到莉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被他妈听个正着。

    看着莉兹突然全身紧张的状态,他不知为什么觉得有点丢人。

    “妈,又不认识,你拉人家手干什么?快放开!”

    亚曼里小腿抬起,高跟鞋冲着维希就是一脚,“刚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叫莉兹是吧?阿姨从星网上看到你了哦。身手特别帅!尤其是按我儿子的呼救装置时。阿姨惊为天人啊!哎哟哟,这小手,果然像我想像的那样坚硬有力。”

    莉兹,愣愣地看向自己因打多个工而没有一点女生的纤细和柔软的手……坚硬有力哦?呵呵,这样的夸奖她很难表示开心。

    “阿……阿姨,您能先放开我手吗?”

    妇人的手肤白细腻,比她这18岁的手还像18岁的手,莉兹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妈!放开!”拼着小腿再中一脚的危险,维希可算拉开了亚曼里,又怕他妈再出妖蛾子,他还得把他妈的手强行挽进自己的臂弯里。

    “妈,你不是非要我带她一起过来吗?现在人带到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别耽误人家的时间。”

    亚曼里的目光依旧缠在莉兹的身上,“你如果再早到一会儿就好了,但现在已经没用了,人走了。”

    “谁走了?姜盈和海恩大人?”维希变了脸,他特意去做了新发型换了新衣服,就想借这个机会近距离跟海恩大人打个招呼的。

    如果不是莉兹的悬浮车撞到了他,他本来来得及的。

    “喂,你瞪我做什么?先说好啊,是男人就不要老翻旧账!”莉兹不相信维希的人品。

    “你!你!”维希被她噎得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亚曼里在旁边还助阵呢,“对对对,小莉兹这话说的对。儿子啊,男人翻旧账的时候最丑了,你一定要引以为戒!反正你记得一个原则就好,结婚前女票说的都是对的,结婚之后老婆说的都是对的。”

    “妈!”维希想疯,哪来的女票,又哪来的老婆了!而且“小莉兹”是什么鬼!

    莉兹:……其实我也想问“小莉兹”是什么鬼?

    亚曼里从来就没把她儿子的情绪当回事过,“走走走,妈带你们吃饭去。本以为这次来能拉个大生意,谁知道尽看戏了。虽然戏不错,可是妈没赚上钱啊!心情不爽,走,去吃好吃的!你们爸已经去停车场开悬浮车了,我们走到门口正好赶上他开过来。”

    亚曼里左手拉一个,右手拉一个就向门外走。

    维希和莉兹:……总感觉这话里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啊!”莉兹反应过来了,这位阿姨一直在占她便宜啊!“阿姨,您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是您儿子维希的女票。”

    “知道知道,现在还不是。你刚才向维希告白被拒绝了是不是?没事儿,咱下次再告。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准保他跑不了!”亚曼里甩开维希单单拉住了莉兹。

    “小莉兹我跟你讲,男人啊,有时候就不能太供着他!你说什么仰慕啊什么的没用,直接扑上去酱酱酿酿就对了。维希他爸就是被我这么拿下的!我跟你说,我经验老丰富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挨着我做,我都教给你!”

    莉兹:……

    要哭了!她没说要学啊?那位真不是她的菜!神姨求高抬贵手!

    看得出来亚曼里是真的对自己挺有好感的,所以莉兹一时无法狠心怼回去。

    她猛朝维希使眼色,你傻站着干什么啊?管管你妈啊?想儿媳妇儿想疯了吧这是?

    “妈!”维希真生气了,感觉自己看不上的人却得到了老妈的认可特别丢人,“您在做什么?我跟她真不熟!今天是偶尔碰见,又是你非要让我领她进来我才领来的。我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际的,你快放手啊!”

    亚曼里终于放开了手,莉兹瞬间就蹿出了一丈多远,“阿姨再见,你我两清了啊。”

    后半句当然是冲着维希喊的。

    看着莉兹灵巧的身影眨眼就消失在了远处,维希无端地表情怔了怔。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这么迫切的远离他。

    “你喜欢她!”亚曼里一脸“我早就看穿了”的机智。

    维希的脸爆红,“妈,你又胡说什么!”

    “切,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亚曼里扔下一句就继续向前走了,这回她也不说挽着维希的手臂了。

    维希快走两步追上去,“她现在虽然是a,可她原来也只是个废f。穿的那么寒酸,也看不到有什么礼貌,明明手里有钱还哭穷耍赖,妈你说,这样的人我能喜欢?”

    亚曼里斜眼甩他一句,“你班的女生就两个,你都能隔三差五给人对不上号,可你却独独记住小莉兹了!还记住了人家的这么多性格特点!”

    “我那是因为记仇!”维希为自己辩解,“谁让她在n250星的时候那么对我。”

    “记仇?记什么仇?人家哪里给你机会仇了?维大少爷,我可不记得这么教过你!”亚曼里怼维希一向都是,除非她不想怼,否则绝对一怼一个准。

    维希没话说了。

    本来就是。

    如果当时有情绪他各种不服还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过后还记着不放的话,那他就是失败了。

    他家的家教里绝不允许包括“输不起”这一选项。

    “切,看到喜欢的都不敢追,我怎么有你这种没出息的儿子!丢人!下个月的零花钱我要给你扣掉!”悬浮车门打开,亚曼里弯身坐了进去。

    维希脸色顿变,赶紧跑上前扒着车门不让他爸关,“妈,你说话不算话!你说我把莉兹带来你就翻两番给我零花钱的!爸,你看妈!”

    伯登很利索的摊手表示,他无能为力。

    在他家,无论公事还是私事,一向都是他老婆说了算。

    亚曼里数落起她儿子来从来都不留情面,“让你早点来吧,你非得迟到;让你带着小莉兹来吧,你还迟到。你说你能干点什么吧?身为星浪传媒的大少爷,你连准时都做不到,你还想要按时领到零花钱?不好意思,这次得轮到你老妈我迟到了。老公,开车!”

    ……

    海恩带着姜盈回到了机甲战一团的训练场。

    姜盈还奇怪呢,“不是去办离婚么?我们得去民政司。你上这儿来做什么?”

    海恩只当没听到,甩手从空间里调出了自己的战斗机甲。

    海恩是机甲战神,他的战斗机甲自然也是最好的。通体黑色,线条流畅,什么动作也不用只单单伫立在那儿就能让人感受到那威慑的霸气。

    姜盈每一次看到这机甲都心生跪舔之情,她的空间里也有一台海恩按约定送她的民用机甲,可跟眼前这一架比起来,那就是云泥之别。

    “要进来看看吗?”海恩打开了进入通道。

    通道自动亮起,如一道光束,从机甲的脚部直达胸部操控台。

    姜盈驾驶过的,在初初觉醒被海恩天天拎到机甲战一团操练的时候。

    那时的感觉太刺激太痛快了,姜盈无法抗拒。

    看看就看看!就当离婚前的告别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姜盈步入了机甲内部。

    战斗机甲都是为了机甲战士量身定制的,为了最好的攻击力,里面的每一块空间都做了最充分的开发,能不浪费就不浪费。

    既然只会是一个机甲战士驾驶,那么这通道自然就只会容纳一个人正常通过。

    现在却成了海恩和姜盈两个人一起上去,这空间方面自然就有点挤。

    姜盈一开始还怕海恩又像刚才那样突然抱她呢,就先做了一个防御的动作--双手交叉在了胸前。

    可结果却是海恩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身贴身的距离,他的目光却越过她的头顶看向了不知名的地方。

    姜盈觉得有点失落。

    操控室很快就到了,占地多半圈呈半环性的操控台,台上各种颜色的手柄和按钮,台前是一把舒适的椅子。

    海恩大踏步走过去,在椅子上落座了。

    姜盈原地站着,没动。

    她想起了他教她如何驾驶机甲时她是坐在他的腿上的。

    最一开始当然是各种心猿意马脸红肉跳,但到后来就全部替换成了驾驶机甲的无限热情。

    那时候她虽然被学校赶出来了,但她并没有像过去那样沮丧和消沉。她有她老公陪着,她觉醒了,她老公教导了她一切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

    那时候她每天都累得想睡死过去,可第二天一睁眼她又会马上精神抖擞。她太喜欢这样充实的生活了,太喜欢她老公抱她坐在腿上手把手教他的一切了。

    那时候她多爱眼前的机甲,多爱眼前的男人啊!

    当然了,现在也爱。

    只是,他不爱她。

    姜盈转身要走,“我不想看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民政司办事吧。”

    就在这时,一个特殊材制的大钳子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子就钳住了姜盈的腰。姜盈挣脱不开,被迫腾空而起,大钳子钳着她送到了海恩的面前。

    “海恩·墨尔顿!你这是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大钳子倒是放开了,却是把姜盈正好放在了海恩的腿上。

    海恩双手一搂姜盈的腰,比大钳子还有力度。

    “你不是说今天正好是新婚百日要办就今天办吗?”

    “知道还不放开我?现在去民政司还来得及!”

    “不用去民政司办,人多,我会不好意思。我们就在这里办!”

    “这里?这里怎么办?在星网上?你提前申请了?”以她和海恩的身份,提前申请就可以直接办合法电子版,就像结婚时那样。

    但以她和海恩的身份,她可没好意思提前申请。

    所以是他提前申请了吗?姜盈心中一痛。这人口口声声说着不离,结果背地里却偷偷提前早就申请好了?海恩你个渣男!

    “别急,这就办,我先帮你脱衣服的。”海恩的口气特一本正经。

    而跟他一本正经的语气恰恰相反的是,他的大手已经摸向了姜盈小吊带背后的系扣的动作。

    姜盈愣是傻呆着没有反应过来,“你在做什么?”

    “脱衣服啊?先脱你的再脱我的。”

    “海恩你大爷!”姜盈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捂着胸就急往后仰,“谁准你脱我衣服了?你丫的听不懂我说话吗?今天正好是新婚百日,按照约定,我们应该去办……”

    海恩突然笑了,少有的色气一笑,“我已经在办了不是吗?就如你所说,今天正好是新婚百--日!”

    指间“唰”一下弹出了一柄薄刃,海恩手腕一挑一转,姜盈的皮衣小吊带就被豁开了一条大口子,上到胸,下到脐。

    如果不是姜盈现在的手臂正好交叉在胸前,那么这皮衣小吊带已经跟她再见了。

    姜盈现在要是再听不出海恩话里的意思,那可真是枉为少妇这些天了!

    “海恩你混蛋!你特么的现在这种时候敢跟我开车?我不干!放开我!我要下车!”

    海恩不理她,收起薄刃后按下了启动按钮。

    机甲升空了。

    这回看她还能怎么跑!

    姜盈慌地瑟瑟发抖。

    想直拳打过去,可是手捂着吊带呢,一松开就得掉。出腿吧,机甲已经升空了,她没有安全带,要不是海恩一只手固定着她的腰,她都得头朝下栽下去。

    “你你你你,你要是敢强行内什么,我不会原谅你的!”姜盈只能空空的撂狠话。

    海恩终于把注意力放回了姜盈的身上,再一次色气之笑,像童话里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宝贝儿,想在机甲里做吗?”

    轰,姜盈全身都被这话惹得着了火。

    当然想!早就想了!人类最尊崇的机甲,人类中最强的男人,在某一刻都是她的俘虏,这样的虚荣感谁能抗拒得了!

    海恩清楚地看到了姜盈眼中瞬间升腾而起的兴奋,激动,火热,垂涎,最后还有那么一小点的害羞。

    小样特别招人。

    但海恩还没欣赏够,她又变了。

    强迫自己要理智,不要被男色迷惑,她不稀罕他,不!稀!罕!他!

    开口就要说不,可只张了口,声音还在喉咙里没来得及发出呢,海恩已经如看到了目标的苍鹰一样迅猛俯冲而下。

    想口是心非?那也得看他给不给机会!

    堵住你的嘴,我看你还拿什么说!

    如果人的灵魂可以和身体分割,那么我一定在第一时间就吞食掉你的灵魂!

    从你的嘴里!

    从你的喉咙里!

    从你的五脏六腑七经八脉!

    海恩一出手,从来都是毁天灭地你不死我不休的气魄。

    姜盈特别没出息,在最初那点不痛不痒的挣扎之后很快就是沉沦,失足,堕落,融化。

    ……

    “理智”还想坚定立场?“身体”上去就是一记大耳光:呸!哪儿凉快哪待着去!现在是的主场,你丫“理智”算老几!

    “理智”捂着脸抵死挣扎:被控制的不是人,是畜生!

    “身体”再出一脚踩住畜生:兄弟对不起了,今天委屈你的名声了。

    “理智”死死扒住深渊的边缘:他不爱你他不爱你他不爱你啊!

    “身体”狰狞一笑搬起大石头砸在了“理智”的头上,然后挥手告别:爱?你幼不幼稚?爱就是随时都有可能变质非常不为人控的渣货!爱有个屁用!

    ……

    理智殉难,身体告捷。

    ……

    姜盈没有最喜欢的运动,但有一顶最讨厌的运动,就是踢足球。

    你说一群人非得可着一个球争,满场跑,又累又热,你这图什么呢?

    进球的快感?这有什么可快感的!非得破了人家费八大开劲守着的门,你的人生就升华了?从此就拨云见月万里晴空了?

    这是什么泛了古发着霉味的阿q精神!

    累不累!

    ……

    海恩就没有玩不来的运动,除去机甲对打外,他最擅长的就是踢足球。

    他可以踢中场,可以踢前锋,还可以踢后卫。

    但无论他是哪个位置,全队的掌控权都在他这里。

    策划进攻,防守反击,什么时候进球成功率最高他能提前三分钟完美预测。

    为的是什么?当然为的是最后进球的快感!

    这种事情别说女人理解不了,不踢球的男人都不一定理解得了。

    那是一种从头顶到脚后跟的通体顺畅,那是一种拨云见月从此万里晴空的人生升华。

    说俗点就是爽!

    ……

    他爽了,她累翻了。

    姜小怂没有自尊地求饶,“哥你慢点。”

    可她总忘了对于海恩来说,哥+慢就等于加速。

    “宝贝儿,今天正好新婚百日呢!我不能辜负你的期待!”

    一身正气。

    ……

    姜小怂生无可恋,目光发直,想:物理阉割一共分几步来着?

    海恩:“宝贝儿你又在想我吗?”

    姜小怂赶紧表真心,生怕晚了就被大卸八块,“小哥哥我爱你!”

    海恩满意了,“乖。宝贝儿来,我们继续新婚百日。”

    ……

    姜小怂彻底切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坐立难安。

    海恩抓住机会教育她,“宝贝儿你庄重一点,这可是严肃的战斗机甲!”

    姜小怂最后只会点头说好了。

    海恩终于露出了嗜血的结尾笑,“以后还敢不敢再装扮成那样到公开场合了?说!”

    姜小怂乖乖点头,“敢敢敢。”

    “什么?”看来今晚的足球赛还得来个加时赛!

    “不不不,不敢了!”意识到危机的姜小怂赶紧改口。

    可是晚了。

    机甲战神表示:什么理论教育都没有一次实践打脸来得有醍醐灌顶重塑自我的效果!

    他愿意做他小媳妇儿以后人生道路上的不灭指引灯!

    ……

    姜盈意识飘散灵魂升天的时候却听到了海恩这样说:

    “宝贝儿你今天特别美,其实我特别喜欢你这样穿。但以后记得,只能在家穿!再敢穿到外面,我就做得你连门都出不去!”

    ……

    壁立千仞乘胜长驱。

    海纳百川彼岸花开。

    享一举地狱,一举天堂。

    ------题外话------

    感谢土匪,清风旦,以及小风景的票票!听说投过票票的27号潇湘有抽奖啊,祝大家手气直达星际啊!必胜!

    另:必须把“假正经”写出花来!还不夸我?叉腰等~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