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2 感觉今天污污哒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戴维斯的生日晚宴可以说是自大比结束姜盈重回全民视线顶端的第一次公开露面,效果就两字,惊艳。

    穿的惊艳,怼的惊艳,秀恩爱更惊艳。

    姜盈一战成名。

    因着海恩和姜盈的提前离场,莎蒂又被气进了医院,故生日晚宴不得不提前结束。参加宴会的某小年轻回家就上星网po出了自己的与会心得,而且是图文并茂。

    --来来来,你们都来看看,什么叫3s的气场,这就叫3s的气场!

    姜盈进门前的一亮相,竟是各个角度拍足了九张。配文--甭管姐穿成什么样,你是什么样,姐的脸色就是什么样!不趋炎不附势不阿谀不奉承,姐就是姐,不一样的焰火!#姜女神我的嫁#

    这是他刷网的一个小号,本来关注的人并不多,但架不多po出的图片辨识度太高。

    这一条才发出不到十分钟,唰唰唰,转发的,评论的,就呈几何倍数疯狂地翻滚着,然后一跃上了星网头条。

    --我擦!这是姜女神吧?久违的妖艳贱货风?可这次看着怎么就突然有种帅破天际的感觉了?

    --天哪!看看那大青眼皮子下面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眼神!以后再不拿有色眼光看人了,穿了妖艳贱货款衣服也不代表人就是妖艳贱货。这事儿还得看气场啊!姜女神气场两米八,想嫁想嫁想嫁!

    --#姜女神我的嫁#都给我闪开,我先弯!一看就是衣香鬓影的高大上场合,除了姜女神,谁还有这样的气魄穿成那样到场!卧槽,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场合,但感觉就像有好戏呢!有身在前线的兄弟吗?发多些情况过来啊!

    --我知道我知道!好像是某商业大亨的生日晚宴,姜女神受邀到场。听说有好多人到场就是想借机跟姜女神拉近一些关系呢!

    --楼上兄弟别走!后来呢?还有呢?姜女神不是哪家的邀请都没接吗?为什么独独接了这家的?这家跟姜女神什么关系?答案交出来就不人肉你!

    --我家亲戚的朋友的邻居的哥们儿在这家欧倍罗尔酒店做侍者,听说是海恩大人的小舅舅的生日晚宴呢,第一夫人也到场了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你们如果知道了下面这条消息,你们就会发现什么妖艳贱货装都不重要了。

    --快说快说,楼上的你要是敢这种时候便秘我一定拿着药马上去帮你爆菊花!

    --切,来啊来啊,还指不定谁爆谁呢!废话不多讲,还记得我们魂牵梦萦的土蛋蛋吗?还记得已纳入私有我们却不知道的n250星所有者吗?告诉你们,n250星的所有者,还是永久所有者,就是姜盈!

    哗--在大比结束就沉寂到现在的星网终于又一次开炸了。

    “卧槽,果然睡得晚的人有好戏看!我看到的是什么?n250者的所有者,还是永久所有者,是姜盈?艹艹艹艹艹啊!这是多少钱啊!”

    “等等,大家先别慌,这事儿不合逻辑啊?姜盈不是把名下私产都捐了么?她怎么还有钱买n250星?”

    “楼上智商感人!谁说n250星是姜盈的就得是姜盈出钱买的了?听说是海恩大人出钱买给他媳妇儿的啊!啊啊啊--海恩大人为什么娶的不是我!”

    “我就艹了!星际有多大,我现在的心理阴影就有多大啊!不行了,大兄弟们你们顶着,我先死为敬!”

    “别人家老公顶多送豪车华宅,海恩大人可倒好,一出手就是一整个星球!这个星球还坐拥肯定会发壕财的土蛋蛋!我擦!有上天台的没有?死给海恩大人看啊!不带这么狂洒狗粮的!”

    “上天台的加我一个!”

    “已在天台的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慢慢向我靠拢!”

    姜盈不刷星网好长时间了,但星网永远有着她的传奇!

    如果说姜盈原来的身价仅仅是她的3s能力,那么现在就得加上一颗有着无限商机的星球,还得加上眼皮眨都没眨就为她一掷数不清金购进星球一个的男人一枚。哦,这个男人也是3s。

    就像亚历山大提前预见的那样,现在的姜盈可不是用点心机给点好处就有可能拉拢到的人了。

    人家现在什么也不缺,你就说你还能给人家什么吧?

    什么好处都给不了,这人还怎么拉拢!

    看着病床上的莎蒂,亚历山大非但一点不觉得心疼,还生出了一肚子的怨气。

    “你去之前我有没有提醒你?我有没有跟你说姜盈现在的身价不一样了,请你一定要谨慎行事!你走之前在我面前倒是答应的好好的,结果去了之后你就是这么谨慎行事的?你那脑子是不是就丢在昨天给你做身体按摩的小鲜肉身上了没拿回来?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让你去赴什么宴!”

    亚历山大的意思是让莎蒂发挥了一下婆婆的优势,怎么说都是半个妈,半个妈出面跟你谈合作,你好意思拒绝?

    海恩有海恩的工作,姜盈有姜盈的学业,这两人总没有时间自己握着n250星的开发权不是?那肯定是要交出去的。既然要交出去,交给谁能有交给自己人放心?

    在他认为,只要莎蒂不出意外,这n250星的开发权肯定是要落到戴维斯手里的。

    谁知道最后的结果竟是莎蒂和姜盈当面怼了起来,还被怼得气进了医院。

    你怼赢了也算,拿到了n250星的开发权也算,可问题是你还怼输了啊!

    “大儿子本就是个不贴心的,你不知道啊?只要你不太过分,他基本上就不会反对你有什么建议!你可倒好,不好好发挥你当妈的优势,你还得当着面数落完这个数落那个。在家里还没显摆完你皇后娘娘的气派是不是?你非得上外面还接着显摆吗?现在好了,显摆砸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

    亚历山大不想多说了,他能抽出时间来赶到医院看一看也不过是为了形象的需要。如果问他的本人意愿,他肯定是不愿意走这一遭的。

    莎蒂的这一失败,他后面的好多计划都要跟着改变,这将是非常头疼的一串事情。

    亚历山大现在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去,然后把那个不顾场合的莎蒂一巴掌拍死。

    杰拉琳已经打开了病房的门,亚历山大的表情瞬间从怒气冲天变成了忧心忡忡。

    门外候着的有莱纳德和戴维斯。

    亚历山大拍拍莱纳德的肩,“好好照顾你的妈妈,我还有工作,妈妈的健康就交给你来守护了!”

    “是,爸爸!”莱纳德朗声保证。

    戴维斯赔笑,“总统阁下请您放心,莎蒂的情况一好转,我亲自送她回总统府。”

    亚历山大点头,并眼神示意他跟上。

    两人向前走了一段,确定莱纳德听不到了,亚历山大才开口,“这事儿不能这么结束,你找个机会再私下约一约海恩。帝国饮食新时代的到来,只有交给你这种最大的营养剂供应商,帝国才会放心。”

    “是,阁下!”戴维斯一脸担当。

    亚历山大同样拍拍戴维斯的肩,这才走了。

    病房的门又关上了。

    莎蒂一扭身,把桌子连桌子上的东西都给推翻到了地上。

    亚历山大训她,她自知事情没办好,什么也不敢说,只能乖乖听着。如今见人走了,她自然不需要再忍着。

    “妈--你做什么?”莱纳德吓了一大跳,第一时间不是去看他妈有没有受伤,而是先看自己的裤子有没有被溅上脏东西,“这可是c家纯手工制作的限量版,我好不容易才抢购到的。”

    “莱纳德·墨尔顿你!”莎蒂一抬手把身后的靠枕砸向了莱纳德,“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子!”

    莱纳德把枕头接住,虽然不疼,可面子疼啊。

    “妈!你又怎么了?气爸爸去工作不能陪你吗?他是总统啊!事情那么多工作那么忙很正常好吗?你生谁的气就找谁发去,你往我身上撒干什么啊?我可是都陪您来医院了。这样都要被您骂不孝的话,那我还不如走呢!”

    莎蒂被气乐了,“好,走!你给我走!大儿子大儿子气我,小儿子小儿子气我!我就知道我没有儿子缘!好,你们都走!我就当没有生过你们!哇,戴维斯,我的命好苦啊。”

    莎蒂扑进戴维斯的怀里哭了起来。

    莱纳德委屈地撇了撇嘴,心里想走,可也知道如果真走了的话他妈铁定更生气。

    “小舅舅--”他求救地看向戴维斯。

    戴维斯偷偷地向他点头,那意思,走吧,没事儿,这交给我!

    谢谢小舅舅!莱纳德朝戴维斯飞个吻,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了。

    莎蒂听到脚步声,哭得更大声了,“世人都羡慕我坐到了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可谁知道我的痛苦?丈夫每天忙于公事,儿子一个压根不怎么跟我说话,另一个到现在还不懂事!我怎么就那么命苦啊!戴维斯,我当初就不该嫁给亚历山大!”

    “别瞎说!”戴维斯走过去把病房的门锁上,这才回来继续把莎蒂抱进了怀里,“总统刚才训你了?”

    “能不训吗?他可是就指着这n250星的开发能暂时补上m38星今年的经济亏损的。”莎蒂毫不在意地把哭出来的鼻涕抹了戴维斯一衣服,“他做什么了他就训我?就指手画脚他最有本事!我就不信当时站在海恩和姜盈面前的是他,他不会被气得蹦高!就知道说我,有本事他去训海恩啊?他有那底气吗?!”

    戴维斯任她边哭边数落,等莎蒂哭到中场休息了,他才说道。

    “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不许跟总统这么对着吵知道吗?莱纳德面前也是,你千万不能在莱纳德面前这样。他还小,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你如果跟总统这么对着干,受伤的只会是莱纳德!”

    “戴维哥!”莎蒂很少喊哥,但当她喊时,一定是委屈到极致了,“为什么你们都要替他说话?他是总统了不起啊?我们就都得看他的眼色行事吗?”

    “不然呢?让他看我的眼色行事吗?我有那么大脸吗?”戴维斯故作冷漠。

    莎蒂被逗笑了出来。

    戴维斯缓出一口气,“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真的得改改了。你当你还是家里的小姑娘呢?说对说错家里的人就都会听着惯着忍着让着?那是你儿子儿媳妇!而且海恩自小就被送进了军部,跟你的感情和莱纳德那是没得比。你不会像对莱纳德那样对他宽容,他也不会像莱纳德对你一样的亲密。其实你该知足了,至少他不会明面上忤逆你不是吗?”

    要不怎么说亚历山大周围那么多姻亲就独独一个戴维斯事业最成功,跟亚历山大走得最近呢?他那张嘴皮子就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而且他还不是故意耍心机为了什么目的非要勉强自己这么说,而是他把自己的位置摆的特别正,他心里就是那么想的。

    他就一b级,没什么大能力,如果不是妹妹嫁的人特殊,他能跟别人拿什么竞争?他特别珍惜自己现在得到的,他非常清楚自己靠的就是这姻亲关系。

    只要亚历山大还是总统,他就什么也不怕。

    “今天这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这人啊,无论走到哪里,血缘关系还是第一位。海恩不是那种混人,不会因为今天这事情就真的和你怎么样。等过几天冷却冷却,我们再跟海恩他们夫妻俩见个面。你先别急着委屈,委屈之前想想n250星。只要n250星的开发权谈到手,不说别的经济利益,就先说你的家庭地位,你觉得总统还能随意教训你?你可长点心吧你!”

    ……

    姜家。

    后半夜星网上“姜盈”二字再次引发轰动的时候,姜家却没受到波及。

    因为前半夜的时候,艾珊死了。

    自杀死的。

    在警司。

    就死在了姜连芯和姜天参的面前,以自己头撞墙的惨烈姿态。

    死之前说的最后的话是,“我就是死也得带着姜氏夫人的名头去死!离婚?姜子封你休想!”

    收到消息的姜子封连夜往警司赶,却也只赶上了医生最后的结论,“抱歉,我们尽力了。”

    姜子封身体一晃跌坐在地。

    姜连芯和姜天参扑上去对他们爸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你逼死了我妈!你逼死了我妈!该死的是你!你怎么不去死--”

    姜连翘和姜天冬赶到,他们连忙把弟弟妹妹拉开。

    姜连翘又去扶起姜子封,“爸,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先办丧事吧!

    姜家连夜挂上了白,李梦蝶很精明的先一步在姜子封和四姜回家之前偷偷地先离开了姜家本宅。

    她可不想被四姜堵在家里,到时她一定会成为泄怒的对象。

    姜连芯和姜天参一回来,第一件事还真是上楼去找李梦蝶了,可惜李梦蝶早走了,他们怒气无处发泄,便把新装修好的三四楼给砸了。

    姜子封没拦着,他这时倒想起艾珊的好来了。

    艾珊给他生了四个子女,个个基因潜质还都属于高级的。艾珊明着暗着跟了他这么多年,中间艾珊不是没有机会另嫁他人,可是艾珊都没嫁,就一直跟他到了现在。

    结果最后他们却是这样的阴阳两隔了。

    姜子封抱着艾珊的遗像痛苦诉说着。

    “艾珊,你怎么就那么傻呢!我跟李梦蝶没有感情啊,我过去娶她是为了生下高基因潜质的孩子,现在想复婚亦是为了高基因的姜盈啊!我的心里只有你,无论我娶谁,我最喜欢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啊!你在我心里什么地位你不知道吗?你怎么就不能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呢?艾珊,你太任性了。”

    人命都没了,姜子封还埋怨是人家太任性呢。

    如果说来之前姜连翘和姜天冬对姜子封还有什么期待的话,那么现在这些期待也化为乌有了。

    姜连翘和姜天冬互看一眼,悄悄地去了二楼艾珊和姜子封的房间。

    艾珊只给姜子封留了一句话,却给姜连翘和姜天冬留下了一封书信,并在临死之前托人送了出来给他们。

    上面有艾珊所有积蓄的账户和密码,还有她掌握到的姜氏中医的秘密。

    有艾珊在书信上留下的明显的记号,两个人很快就把艾珊交待的东西都找了出来。贴身藏好退出来,假装什么异样也没有的下楼招待前来吊唁的人们了。

    李梦蝶躲在姜家本宅不远的地方观望着,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亲朋好友们赶来姜家时她便知道,暂时是回不去姜家本宅了。

    可是去酒店吗?以她现在帝国第五个3s的亲妈的身份?她可丢不起那人!

    李梦蝶打开光脑要打给姜盈,却先看到了星网头条。

    什么?海恩居然给她女儿买了一整颗星球?

    她女儿怎么就那么好命啊!李梦蝶妒嫉的胸腔都疼了。

    去酒店个屁!她要去女儿女婿家住!

    从空间里取出悬浮车,李梦蝶毫不犹豫地驾车驶向了海恩的公寓方向。

    ……

    当人造太阳光洒满整个房间,姜盈终于醒了。

    一睁眼先看到了海恩如画的眉眼。

    姜盈无意识地凑上前先亲了过去,“早啊,老公。”

    “早啊宝贝儿。”海恩乐得回亲。

    亲着亲着,姜盈突然清醒过来了。

    “停!别亲了!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里?莉兹呢?”猛地坐起,薄被从肩上滑落,姜盈无意间一低头,瞥见了自己一身的青紫。

    如遭雷击。

    脑海里瞬间回放起昨晚的酱酱酿酿嘿嘿啪啪。

    那可是守卫星际和平的机甲啊!居然被他和她用来干那么没下限的事情了。

    而且到最后她都不知道怎么出来的,怎么回到家的。

    “你你你你欺负我!”憋了半天的姜盈憋出来这么一句。

    海恩笑出声,“我保证,我只欺负你一个。”

    姜盈闹个大红脸,谁要他这个保证了!

    “我不管,我是要离婚的!我们早就说好新婚百日就离的!你以色侍人我也会不为所动的!我我我……你干什么?你停住!不许你靠近我!”

    姜盈被海恩困在了床头一角。

    她想跑,却在看到海恩全身不亚于她身上同等数量的青紫后,僵如木鸡。

    她昨晚到底发什么疯了啊!

    不是最不喜欢踢足球了么!

    海恩危险地眯眼,“看来你对新婚百日的概念还是有些误解。没关系,今天大家都休息,我们有的是时间继续深入地探讨和研究。”

    “海恩墨尔顿你无耻!”他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的!终于觉悟这个男人只要一上了床就会变得超不正经,姜盈决定还是直接用大招痛快退敌好了。

    薄被举高向前盖向海恩的同时,她翻身就下了床,还不忘抱上自己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口跑。

    3s能力全开的效果是惊人的,她果然在身后的男人反应过来之前就碰到了门把手!很好,只要开门冲出去就自由了!

    姜盈充满希望地笑了,开门!

    笑僵住。

    “妈?”

    李梦蝶端着托盘一脸不高兴,“你这是要干什么去?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姜盈,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样的规矩!你就是这么做人妻子的?你把我的脸都给我丢尽了!”

    姜盈站直了身子,抱在胸前的衣服堪堪只能挡住重点,她却觉得好像挡没挡也没差别。

    李梦蝶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她什么也没穿似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姜盈牢牢挡住了门口,不让看起来就想继续向里进的李梦蝶再多走一步。

    这不是她的房间,而是海恩的房间,海恩就在她的身后,而且跟她一样没穿衣服。

    李梦蝶脸上的不悦更加重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你做女儿的应该说的话吗?我昨晚在你家门口等了多半夜才等到你们回来,我都快要冻生病了,然后一大早的还得先起来给你们准备早饭。结果你就是这么问候你亲妈的?”

    亲妈?她还真说得出口!姜盈冷笑,“我没让你在我家门口等吧?我让你给我们准备早饭了?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住进了我家是有多礼貌!你也好意思指责我没规矩?”

    姜盈打心眼里不想每见一次李梦蝶就以互怼开场,可每次她如果不怼回去就只能被骂得狗血淋头。

    李梦蝶也不想,她心里很清楚以后要想过好日子更要靠这个亲闺女了。但她只要一看到姜盈她就忍不住。

    这张脸长的明明差不多,凭什么她嫁个姜子封就得被离婚,而姜盈嫁个海恩就收获了一个星球?

    她连又找的小鲜肉导演都没在她的身上弄出像姜盈身上这种一看就是倍受疼爱的青紫!

    李梦蝶不知道自己现在眼里的妒嫉多么可怕。

    她对面的姜盈却是看得特别清楚。

    姜盈情不自禁地倒退一步,她妈妒嫉她?为什么?或者是她刚醒来眼屎还没洗看花了眼?

    可当她再想定睛看的时候,门“咣”一声关上了。

    海恩放出小兽爷出其不意地给扑上的。

    后半夜才抱了姜盈从机甲战一团的训练场回来,到家门口就看到了热情迎上来的李梦蝶。

    这样的身份,那样的时间,他也不好把人打发走,只好请进了门。

    姜盈站在原地看了门半晌,然后原地穿衣服,“你请进来的你请出去!反正不关我的事!”

    海恩也不起来,一边给小兽爷顺手,一边欣赏自家小媳妇儿的穿衣动态图,“我没时间。”

    姜盈一脚甩出一只拖鞋当暗器打向海恩的脸,看看看,哪没看过?还看!

    “你刚才不是还说今天休息很有时间吗?”

    “啊,我又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还需要去做,所以时间又没了。”

    我信你才有鬼!姜盈把另一只拖鞋握在手里做准备发射状,“什么要紧的事情?”

    他要敢随便找件事情来支应她,看她怎么收拾她!

    海恩一脸正气,“洗机甲!”

    “洗机甲?哈,洗机甲?”姜盈咬牙切齿,手拿拖鞋怒指海恩,“你什么时候洗过机甲?你当机甲维护师是吃干饭的?你……”

    声音戛然而止,敏感的神经很快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海恩笑,污里污气,“没想到你这么心疼我,好,那我就让机甲维护师清洗好了。”

    “不要--”姜盈嘶吼出声,让机甲维护师清洗的话,她的里子面子可就都没了!

    海恩下床,小兽爷自动趴在他的肩上,一人一兽走向了浴间,“那稍后我就去团里清洗机甲了。”

    没说出口的是,外面的你妈就交由你接待了。

    海恩对自己的父母都没有什么好感,就更别说别人的父母了。

    事实上昨晚能请李梦蝶进来就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可他不欢迎归不欢迎的,他又不能主动做出驱逐的无礼行为。

    ……

    吃早饭。

    李梦蝶特别不把自己当外人,一看冰箱里全是土蛋蛋,她立刻照着星网上姜盈的“教学”视频烤了一堆土蛋蛋。

    其实不只她,现在帝国的每一个人,只要会用烤箱的,基本都会烤土蛋蛋了。

    因为太想吃又吃不到,所以在梦里都不只练过一次了。

    “你们快吃啊,不用等我,我刚才烤的时候已经吃过一个了。”李梦蝶把盘里最大的一个放到了海恩的面前,“女婿你吃这个,这个我烤得火候最好!”

    李梦蝶现在心情特别好,如果有一点不好的话,那就是她来姜盈这里来得太晚了。

    她早就该来了!

    这样不仅能早一点吃到土蛋蛋,还能有海恩的脸下饭。

    简直人间极乐。

    李梦蝶双手托着腮目光不离海恩的脸。

    原来也是这张脸,但那时候怎么看怎么正,怎么看怎么冷,害她都不敢直视。

    现在虽然还是这张脸,但好像多了些人味儿,看着也还是那么正那么冷,却让她敢这么直勾勾地瞅着了。

    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帅的人呢?她接触到的那些电影明星都没有海恩这么帅的。

    海恩没吃,吃不下去,“我去团里了。”

    姜盈还没回应,李梦蝶“嗖”一下就站起来了,“大早晨不吃饭就工作怎么行?那可伤胃。这在中医方面讲是养生大忌。女婿你等等,我给你打包。回头路上你把悬浮车设置成自动驾驶,不耽误你吃早饭的。”

    姜盈听到这话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知道的是丈母娘心疼女婿,这不知道的活脱脱就是送丈夫出门的絮叨小妻子啊。

    excuse-me?

    海恩也想excuse-me。

    这丈母娘自结婚当天见过之后这是第二次见面吧?还记得上次她连直眼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怎么这第二次就张嘴闭嘴喊女婿亲腻的比他媳妇儿还亲腻了?

    “不必!”扔下两字,也不管李梦蝶什么反应,海恩三步并做两步快步离开了。

    李梦蝶捧着打包一半的土蛋蛋,眼睛里闪过一丝受伤,又很快平复,“男人一认真工作就都这个德行,切!”

    嘴里不满着,可是脸上花痴的笑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姜盈猛地把叉子摔到了桌上,“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李梦蝶变了脸,“不孝女!我现在被人骗了钱,连住的地儿都没有了,我住到你这里来有什么不行的吗?你前十八年吃我的住我的时候我赶过你吗?”

    “你在我结婚的前一天非要离婚,还明确说了不要我,这还不是赶?”姜盈不想再留有余地了,留来留去只给自己留出了越来越多的麻烦。

    “我那不是就错了那么一回吗?我后来不是改了吗?我还把姜氏中医的股份说要都给你!”

    “可你到现在也还没有给我!”姜盈从随身空间里翻出一张芯片扔到李梦蝶的面前,“我不想再听你废话。这里有一些钱,够你在m38星买个拎包就能入住的小公寓了,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家。”

    李梦蝶把芯片攥在掌心,却也没走,“我不走!这可不仅是你家,还是我女婿家!你那么心狠,我女婿可不会像你!我女婿昨晚请我进家的,他可没说请我走!”

    姜盈被噎得无语了好半天。

    比无语更令她觉得痛苦的是,丢人。

    这就是她妈!她就是这样的人生出来的!

    她原来恨她妈也仅仅是恨她妈不能站在她这边,但现在,她如果有选择,她希望可以时光倒流不被她妈生出来!

    好吧,这样也好,这样处理就更容易了。

    姜盈轻击手掌,“骑士,送这位出去。”

    李梦蝶记得骑士,那个半圆脑袋在她上次来姜盈家的时候曾先后电倒了姜子封和自己。

    “姜盈!你敢!我是你亲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就不怕我出去在公共场合把你如此不孝顺的模样曝光给大众吗?”

    姜盈冷漠,“就咱家那点破事,你觉得这帝国还有人不知道吗?你尽管曝光!我是从什么名声里走出来的我自己知道,我从来也没有期待过哪天能洗白。不过你倒是考虑清楚了,如果曝光的话,你头上那顶帝国第五个3s亲妈的帽子可就蒙尘了!”

    李梦蝶气得五官走了位,“你威胁我!你居然敢威胁你的亲妈!你……”

    “你也好意思每次都说得出亲妈这样的词!”姜盈厉声打断她妈,“你是我亲妈,但你自回到m38星之后你问过我在n250星受伤的事情吗?我被排挤被算计被人下黑手,你问过我一句吗?这是我家,刚才那是我男人,你女婿,你端着一张花痴脸的笑以为谁都看不出来呢?有你这样的亲妈吗?”

    姜盈特别不想说这些话,每说一句都像是自己往自己心上扎了一刀。

    可她要是不说,李梦蝶回回都能拿同样的话来恶心她。

    心口酸,鼻子酸,眼睛酸,她想哭。

    她怎么就那么没有父母缘呢?她哪里没做对了?她是作死闹妖了还是嗑药贩毒坑爹坑妈了?她什么也没做好吗?

    她是个3s有个屁用,她连一对爱她的父母都得不到!

    “骑士,送客!”

    强行送走了李梦蝶,姜盈把李梦蝶做的土蛋蛋全部扔进了垃圾黑洞里。不吃,吃了也得噎着。

    正坐沙发上消气呢,光脑终端响了,海恩来电。

    姜盈没好气儿,通了就开骂,“都怪你!你说你请她进咱家干嘛?你身上没钱啊?不会拿钱给她让她去住酒店吗?我告诉你海恩墨尔顿,你要是再把她请进来,我就走!有她没我!你跟她过去吧!”

    海恩丧眉耷眼乖乖听训,“我只跟你过。”

    “这还差不多……哎不对!”姜盈猛地从沙发上站起,她还闹离婚呢啊!她还离家出去状态中啊!什么时候又被他拐回来了?

    “不说了,我要走了!我去住莉兹那儿了!你不签字离婚我是不会再见你的!”姜盈冲着全息屏幕上的海恩示威似的挥了挥拳头。

    他现在在上班,看他还怎么耍流氓耍赖皮。

    海恩,“啊,莉兹那边的土豆应该吃的差不多了吧?你过去时再从家里冰箱多拿一些。还有军部特供的营养汁,这比外面市面上的健康多了,你带上,吃烤土豆的时候解腻。啊,柜子里有我新给你买的衣服,你也一并带上。别老穿人莉兹的,你不嫌人家人家还嫌你呢。”

    姜盈:……

    excuse-me?大哥您这又是哪出?

    海恩,“去吧,早去早回。算了,别回了,你就在莉兹那里等着,我下班后直接过去接你。”

    姜盈握拳,“不用你接我!我们说好的新婚百……”

    海恩冲她勾勾手指,“说,你接着说啊?你说的到我就做的到!”

    就是这么自信。

    姜盈:啪一下关了光脑。

    啊--怎么就有人这么无耻呢啊摔!

    ……

    “莉兹?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我们一起私奔吧!”

    “私个屁奔!你要是有空就快过来帮忙是真的!我打工缺人手,快点啊!今天的工钱我分你一半。”

    ……

    莉兹原来是废f,去打实体工的话很难找到工作的。可她又非常缺钱,于是她就开了个网店--帮你分手店!

    帮你去分手,帮你想办法分手,帮你去盯人找证据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优雅大气又体面又风光的分手。

    这天莉兹就接到了一个单子。单主叫妞妞,她说她发现她被三了,男票是个劈腿的,所以她要分手。分手可以,但同居期间她给男票的花销必须退给她。

    莉兹一开始没接,那种合法婚姻关系解除时的财产分割法官都判不好,这种她就更不可能处理好了。

    可是妞妞说了,全部花销只要能追回八成她就满意,然后这八成都可以给莉兹做为佣金。

    莉兹算了一下数目,就很痛快地接下了。

    她开始跟妞妞了解实际情况以便找到最合适的时机去堵那个渣男票。

    妞妞和渣男票是星网上认识的,彼此还没有见过面,就一起打过机甲游戏。自从两人在游戏里同居后,渣男票就再没花钱充过账号,一切花销都是妞妞来付的。

    听到这里的莉兹:……

    妞妞又说,她是无意中发现渣男票的小号的。本来是想侧面试探一下渣男票对她的忠诚度,谁知渣男票居然开始各种撩她。撩她的招数还特别熟,就是几个月前自己才经历过的。于是妞妞断定,这渣男票绝对是个惯性劈腿族!她一定要分手!还要把自己给他充过的值都要回来!

    听到这里的莉兹:……

    莉兹现在是很无语,但还没有后悔。

    于是她很实事求是的提出了意见,“如果都没有见过的话,我们怎么找他分手并讨要,呃,欠款?”

    妞妞很有大姐风范,“我今天追踪到了他的小号定位位置!我们现在就去抓他分手吧!对了,我们就这样冒然去会不会吃亏?这样好了,我再叫上几个朋友一起。但你放心,我朋友就是保护我们的,分手的事情还得你谈,等事成之后佣金还是全部给你。”

    莉兹一听这条件就更不后悔了,谈分手她很有经验的,这回又人多势众,去!赚外快去!

    可等她到约定地点上了妞妞的悬浮车,她傻眼第一次:妞妞是个只有八岁的小学生!人家带来的朋友是一群八岁小女生!

    等再到了那个渣男票的小号定位位置,莉兹傻眼第二次,后悔第一次:居然是姜家本宅!那个所谓什么渣男票居然是姜天参。

    而且人家今天在办白事啊!

    ------题外话------

    感谢冰之莹舞,神经病,大葵,妖乀親親的组团鼓励!话说32岁老男人追小妻应该是套路满满的吧?真的,不服不行,有些人就是在某些方面特别的天赋惊人呢~坏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