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3 我惯你病!一切为了姜氏中医!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群八岁小女生一开始也没有二话不说就冲上去,非把那个妞妞的渣男票找出来勒令分手还钱什么的。一看就是办白事的场合,虽然不知道渣男票是主家还是客人,但总归是不太好打扰不是?

    那不打扰就走?又不甘心。既然来都来了,至少把人找出来先认个脸吧?不然谁知道下次再能找到他会是什么时候。

    赶巧了,正好姜天参出来送客,客人走了,他单独一个目标特别明显。

    然后妞妞的光脑终端就响了,渣男票发来消息:老婆你还生气呢?你们女人真没劲!哪个成功男人在外面只有一个女人了?你要知道打这游戏你老公我可是全服第一!真要分手的话只能是你后悔!

    妞妞她们本来就精神力高度集中地观察着这边,看到姜天参在光脑上手指飞快地像发消息的样子,等停下就是妞妞这边的光脑终端响了。

    时间接的太准,众人很难不去想两者的关联。

    妞妞脑子很快,她躲到朋友们的身后就给拨了回去。

    那边接通的时候,一群小女生都听到了姜天参接起的声音,“老婆--”

    妞妞还理智的稍微冷静了一下,“一统姜山?”

    同时示意小姐妹们帮她密切留意姜天参的动作和说话内容。

    姜天参还挺谨慎,没按视频通话,只按了语音通话,“老婆?你叫我名字干什么?叫老公!”

    说着一转身,目光扫过了一群八岁小女生,个个都眼神灼灼地看着他,他还挺帅气地挥手示意,心里则美的不行,长得帅也是没办法!

    得,这还不能确定吗?

    妞妞当时就火了,包包往背后一甩,张牙舞爪地从姐妹们中冲出来就扑打了上去。

    “老婆?老你个头婆!你不是说跟我同龄也才八岁吗?你这样的是八岁?你不是说你家境贫寒连打游戏的钱都充不起吗?你看看你今天穿的哪一件便宜了!说,我是被你骗的第几个无辜少女了?不说实话,看我今天打不打死你!姐妹们,上啊!他就是那个骗了我心还骗了我钱的渣男!”

    气炸的妞妞现在哪里还能顾虑到什么白事不白事,她现在就想先把这口气出了!

    她这一招呼,一群八岁小女生嗷嗷叫着就冲上去了。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打架的能力倒是提前开发得差不多了。

    个子不够就跳起来挠的,找不到机会近前就在外围各种插空子下黑手的,实在是打也打不着下黑手也下不着的就帮身在前线的小姐妹扶着背后的包包以便她们更顺利地下手。

    莉兹欲哭无泪。

    说好的来了之后全听我的,由我出面谈呢?你们这么彪悍还找我做什么啊?这份工钱我今天不想赚了行不行啊?

    莉兹这次是真后悔了。

    可惜晚了。

    姜连芯看到他哥被一群半大孩子围起来打了。

    “哪里来的小贱蹄子敢打我哥!你们找死!”姜连芯一挽袖子也加入了混战。

    姜天参心里有鬼还知道自己不对,不敢下死手反击,但姜连芯可不管那。被关在警司好几天,好不容易出来了还是因为她妈自杀了。心情一直都压抑着,如今可算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她能不大发特发?

    怎么说都比人家大着六岁呢,姜连芯又是已经觉醒的b级,有了她的加入,很快就扭转了姜天参一人被打的局面,而且眼看着就有成功反击的势态了。

    看到这里的莉兹再想走也不能走了。

    做生意得讲信誉,你的主顾还在这里被人打,你单方面解除合同扭头就走?

    她做不到。

    没办法,莉兹只好也冲了上去。她为的是拉架,可她现在是a级啊,那张脸姜连芯也认识,姜连芯顿时把事情联想到姜盈那边去了。

    “好啊,我说我哥怎么平白无故就挨打了,原来是你在后面指挥啊!说,是不是姜盈也来了?她就等着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呢是不是?哥,姐,快来啊!姜盈带着人打上门来了。”

    姜连翘被叫来了,姜天冬被叫来了,艾珊那边的娘家人也被惊动了。

    要说现在他们最听不得谁的名字,那铁定是“姜盈”二字无余。

    因为姜盈觉醒了,所以姜子封才要想着和李梦蝶复婚。如果不是姜子封想要和李梦蝶复婚,他又怎么对被抓去警司的艾珊见死不救还以离婚相威胁。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姜盈!

    你说你已经过了觉醒期了没觉醒就没觉醒吧,你也已经嫁给海恩大人,你不愁吃不愁穿的,你还非得要觉醒干什么呢?非要破坏别人平静的生活吗?这人怎么就这么坏呢!

    在他们的眼里,姜盈就是原罪,就是他们的生活被扰乱的最大根源。

    当艾珊死去,他们对姜盈的恨一下子到达了顶峰。

    什么?还敢带着人打上门来?你有什么脸,有什么资格?找死!

    他们压根不听莉兹的解释,更不会把一群八岁小女生的叫喊放在眼里,一群人一窝峰涌上去,对着莉兹妞妞等一群人就展开了特别没有人性的群殴。

    莉兹接到姜盈的电话时还是比较早的,那时候莉兹只想着多来个人帮她拉开妞妞等人就好,至于人群当中的姜连芯和姜天参,她一点不在乎。死不死的谁家儿女啊!死了也活该!

    谁能想到她冲上去是拉架的,却被姜连芯误会成了帮忙的,姜连芯还叫来了更多的人。

    群殴本就是一件特别不容易控制住的事情,而当它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哪怕只是想让双方冷静下来互相松手都很难了。

    姜盈赶到时,莉兹和一群八岁小女生基本就是处于单方面被打的状态。

    a级莉兹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反击的人,但对方也有a,还不只是一个,莉兹双拳难敌四手不说,还要护着身后的一群小女生,自然是频频中招。

    那群八岁小女生也不知道都是怎么教育的,这种时候也不会哭个惨求个饶什么的,居然个个鼻青脸肿着还在嘴炮,说什么绝不会放过他们,说什么回去就告诉爸妈,一定要把现场这些人都告到裤衩都不剩。

    听听这话说的,幼稚就两字,任谁听了能把她们放在眼里?

    于是被揍得更惨了。

    姜盈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差点笑出来,有点眼熟。

    废f们初初心态觉醒,被各高级班围在餐厅门口群起而攻之,废f们打不过人家还非得硬着嘴骂回去的时候可不就是现在一样一样的。

    莉兹眼角余光瞥见姜盈了,结果看到了姜盈似笑非笑的模样,她那个气啊!

    “你还笑!我都要被打死了你还笑!你是不是想等着我被打死了,你好一人独占我的小公寓?姜盈你个完蛋玩意儿!快帮忙啊!”

    “知道了。”姜盈抹抹脸,得了,出手吧,总不能看着一群孩子被打不是?

    姜盈身形很快,左手负责把敌人丢远,右手负责把自己人甩到自己后边,很快就清出了一半的场。

    姜连芯对上了姜盈的脸,抢爸之恨和害母之仇齐齐涌上心头,姜连芯出离愤怒了。

    “果然是你!姜盈你好歹毒的心,居然教唆一群不足十岁的孩子上门闹事!难道我妈死了还不够吗?你是不是想让我姜家家破人亡你才开心?好啊,今天我就让你如意!我跟你拼了--”姜连芯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把匕首,疯了似的冲向了姜盈。

    根本不用姜盈动手,莉兹回身就是一脚踢飞了姜连芯手里的匕首,“姜连芯你个疯婆子闹够了没有?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这群孩子跟姜盈没关系!都是你哥姜天参造的孽,你别逮着什么屎盆子都往别人脑袋上扣!”

    姜盈正好才把姜天参撇出去,一听莉兹这话,她上前又把姜天参抓回来了,“怎么着,这回我是替他背锅了?”

    莉兹还没回答,姜盈才从群殴中救出的那几个八岁小女生冲上前就对着姜盈抓住的姜天参又是一通抓脸揪头发。

    “你个不要脸的渣男!敢做不敢说你算什么男人!你跟你的亲戚朋友们说啊,说说我们打你到底占不占理!你还敢打回来!你特么的一看就十好几是个大人了,你好意思骗才八岁的我们的钱?渣男去死--”

    姜天参抱着头不敢还手,但也不敢承认,“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看在你们还小的份上,我不跟你们动手啊!识相的你们就快些离开,否则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姜连芯帮她哥,“你们听到没有?我哥说了不认识你们!呵呵,演技还挺过关,说吧,是谁请了你们,付你们多少钱?报个数目上来,我出双倍,只买你们实话实说!”

    姜连翘注意到了眼神躲闪的姜天参,她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别这次又是自家的不对吧?

    但再是自家弟弟不对,也轮不到外人上来就骂就打。

    姜连翘把自家弟弟拉到身后护着,她对姜盈道,“今天是我妈的出殡之日,请你尊重一下已死之人不算过分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请回。”

    姜连翘是想着,眼前一群才八岁的小女生,再加一个莉兹,有姜盈在的情况下怎么都得是姜盈是拿主意的那个,于是她下意识地就把姜盈当成了对方的“老大”。

    于是她这一步刚开走就错了。

    她如果跟那群小女生说,小女生脸皮薄,没准就能真听了她的劝“尊重一下已死之人”改天再说。

    退一步,她就是跟莉兹说,莉兹今天是打工的身份,她还得听顾主的意见,最后还是得去征求小女生们的意见,小女生们还没处理过生死这样的大事,自然会先走为敬。

    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先找了姜盈说。

    姜盈是那种你要是客气我一定比你还客气,但你要是想耍心机跟我玩手段,那么不好意思了,就是不惯你病。

    姜盈一扭头就看向了身后的一群八岁小女生,表情慈悲,“我不知道你们跟这位姜家少爷有什么瓜葛,但人家的妈妈过世了,所以你们体谅一下可好?都说死者为大,你们这么闹可是太不给死人面子了。走吧走吧,等人家心情缓过来后再说吧。”

    说话绝对是一门艺术,说好了能化干戈为玉帛,说的更好一点就是雪中送炭火上浇油。

    姜盈这么一拱火,谁还能走!

    妞妞当下就跳出来了,“原来你竟是姜氏中医的少爷!一统姜山你给我站出来!是男人就别躲在你姐的背后!你妈死了我就得体谅你?那我伤心的恨不得自杀的时候谁体谅我了?什么叫我不给死人面子?你特么的做的那些事情你妈知道的话连里子都得丢干净,还用别人给丢面子?”

    “喂,妞妞,你别这样。”妞妞的小姐妹们心眼也快,还知道假模假样的上前劝。

    妞妞一把甩开朋友的手,“我不走!被骗心又被骗钱的是我,我心情还不好呢,我凭什么还得等别人心情缓过来?今天不把我的钱还我,我就让你死去的妈看看他儿子到底是什么祸色!”

    刚才一通乱打谁也没听清这群孩子说的是什么,现在安静了,都听清了。

    信息量太大,大家都觉得受到了惊吓。

    姜天参那可是姜氏中医的小少爷,骗人钱了?还是八岁孩子的钱?夭寿哦,这到底怎么想的!

    姜天参现在真是脚底下但凡有个地缝儿,他都能钻进去。

    他有钱,每月姜子封和艾珊都会给他不少的零花钱,但他绝不会在游戏上花一分钱。

    他的钱是用来买高档手表,炫酷悬浮车,或者战斗机甲的。玩游戏就是业余乐子,还用得着花钱?

    他从不花钱打游戏,他向那些一说话就能暴露出年龄的小网友们下手。骗人家他家境贫寒没钱充值,再po两张局部帅照勾引小网友们的好感,于是有的是人傻钱多的小女孩们上赶着为他充值。

    他根本没拿这种事情当回事,虚拟游戏嘛,玩玩就得。他有的是小号,只要不被人发现现实身份就好了。

    妞妞是他的第几任游戏同居老婆他都记不清了,如果不是妞妞比他以往骗过的那些小网友们加起来都有钱,他早就在妞妞说他劈腿的时候跟妞妞分手了--常换目标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他的安全。

    姜天参想的是如果还有挽留的机会就再挽留挽留,毕竟妞妞有钱还大方。

    出殡的事情既枯燥又乏味,他趁着出来送人的机会便想着换换心情。哪曾想,就这么撞上了刚好寻来的妞妞等人。

    听着妞妞就这么把他的事情都抖搂了出来,姜天参一边心里害怕一边更加坚定了绝对不承认的信念。

    “你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你上来就打,我看在你年纪还小的份上一直都没有还手,但你别以为我好欺负!”姜天参躲在姜连翘的身后,“大姐,你别听她说的!这是姜盈的阴谋!一定是!最近网上不是有好多装人老婆装人老公给人泼脏水的吗?我看我今天就遇到了同样的招数。”

    “好啊姜盈,你把我妈抓进了警司害她自杀早死还不够,你还要一个一个害死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是不是?你不就是一直惦记着姜家,惦记着姜氏中医呢吗?你好恶毒的心机!”

    姜天参也和姜连翘犯了一样的错误,他们不该为了快点摆平眼前的麻烦就把一切都推到看似逻辑更说得通的姜盈身上。

    姜盈上午因为李梦蝶而憋的气儿到现在还没消化完全呢,结果又来了一个姜天参。

    什么?又是我的不对?我特么的躺八丈远还能中枪的委屈跟谁说去啊!

    赶过来是因为莉兹求助,来了是想帮完就走的,毕竟艾珊的葬礼她可没打算着出席。

    但现在,让她走她也不走了!

    谁敢朝她开枪谁就等着爆枪膛先炸死自己吧!

    “莉兹,各位小妹妹,可有时间陪我一起进去吊个唁顺便掰扯掰扯?”

    姜盈姓姜永远是不变的,她自己可以选择不回姜家本宅,但她如果想回来,只要姜子封不拦着,就没人拦得住。

    莉兹和妞妞等人相视一笑,同时点头,“好啊。”

    姜连翘总是在意识到可能会更有麻烦之后才清醒过来,她急急伸出一手抓住了姜盈的胳膊,“姜盈,算我求你,今天是送我妈走的日子,你能不能……”

    都不用等姜连翘说完姜盈就直接抢答了,“不能!”

    姜连翘被噎得脸色煞白,“姜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难堪的可不只是我们!”

    姜盈逼近姜连翘的脸,“我发现你们特别有意思。我结婚前一天你们以私生子的身份公然到我家现身示威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做人留一线?你妈买凶欲害我一命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做人留一线?你妹刚刚还手拿匕首冲向了我,这总不是友好地打招呼吧?你怎么也不说做人留一线?这事儿本跟我没关系,可你妹你弟开口就把我供上了阴谋的主使位,你心里可曾想过做人留一线?”

    姜盈手臂用力向外一震,就把姜连翘抓着她手臂的手给震开了。

    “通常我没有反应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反应,但偏偏你们就喜欢把我往崩溃的路子上推。停,打住,你先别说我又翻旧账啊!在你我之间,只要不死一方,旧账就永远如梗在喉!如果没有旧账,现在轮得到你妹你弟往我身上泼脏水?轮得到你对我耍心机玩手段?姜连翘,别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你们现在的下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纯属是你们自己作的!”

    姜盈带着莉兹和妞妞等人昂首挺胸往姜家本宅里走,无人敢拦。

    姜盈本就是姜家人,人家现在还是3s,谁能那么不开眼的上前找刺激。

    看着这样的姜盈,姜连翘真是又恨又妒嫉。

    她足够聪明,她的智商告诉她姜盈说的是对的。如果最初艾珊没有因为执念一定要嫁给姜子封,那么他们四个就不会像过山车似的一下子到巅峰一下子又到谷底。

    自从艾珊嫁到姜家后,他们四个的私生子名声是给终结了,但他们四个好像就再没有了过去那段相依为命的快乐。

    姜连翘能聪明到看清这一切的变化跟姜盈其实没关系,但她又没有聪明到劝自己安然接受姜盈是无辜的这样的原因。

    姜连翘的心情糟透了,她有预感稍后肯定会更糟,但她避无可避。

    她是大姐。

    她妈在给她的书信里曾再三嘱咐让她保护好弟弟妹妹。

    有那么一瞬间,姜连翘突然想,如果死的是她就好了。

    ……

    此时的姜子封正在书房受训。

    通过视频电话受训。

    他爸他妈,他祖父祖母,曾祖父曾祖母都在。

    星际时代人类的寿命变长了,四世同堂不再是稀罕事,五世六世多的是,七世八世也是随处可见。

    其实姜子封的太祖父太祖母也还健在,只不过活到那个岁数基本就是在星际旅游中度过,很少联系儿子孙子重孙子什么的了。

    姜氏中医既然已经给了姜子封,这些老人们就很放心让姜子封全权负责,半点不插手。

    姜子封跟李梦蝶离婚,和艾珊结婚,把姜盈踢出了姜氏中医继承人的候选,把四姜纳入了姜氏中医继承人的候选,这些他们统统知道。

    但他们并没插手。姜盈的高开低走之名举星际皆知,他们虽然心痛,但也默认了姜子封的做法。一切都是为了姜氏中医!

    万万没想到的是,姜盈居然后来又觉醒了,还觉醒的那般声势浩大。

    那这事儿可得说道说道了。

    姜子封他妈首先开了口,“盈盈还没答应回到姜氏中医吗?子封,不得不说你这次做的有些欠缺了。那可是你从小一手带大的孩子,她什么脾气你摸不透?哄回一个女儿就这么难吗?你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还闹到了把艾珊逼死的地步?你可太令我们失望了!”

    姜子封他爸也是一脸的不满,“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连身边的女人都管不住?艾珊死了就死了,你摆一张死人脸是给谁看?你爸你妈你爷你奶你太爷你太奶可还没死呢!葬礼痛快结束,你赶紧把重心挪到盈盈那边去!我就不信你没收到盈盈还是n250星永久所有者的消息,你要别人捷足先登吗?”

    姜子封当然收到了,他也的确很兴奋,但兴奋的可不是姜盈的身价又上升了一大截,而是兴奋姜盈有n250星了,是不是就可以不觊觎他的姜氏中医了?

    对,姜子封现在一改原来期盼姜盈回到姜氏中医的心态,他现在怕极了姜盈回来。

    他才四十来岁,如果现在就把姜氏中医给了姜盈的话,那他后面那两百多年的人生怎么过?

    姜子封正想开口说什么,他祖父开口了。

    “子封啊,最近这段时间变化多,也变化大,你有些适应不过来我们都理解。但你不适应归不适应的,你也不能太偏离了主轨道不是?你当初弃艾珊而娶了李梦蝶是为什么?你曾那么宠盈盈我们要抱一下你都要吃醋是为什么?不都为了姜氏中医吗?姜氏中医可以说是我们姜家的象征,只要它不倒,我们姜家的后代子孙就永远被其庇护!子封,你不要乱了方寸!”

    姜子封的祖母跟着说道,“盈盈其实是个特别心软的孩子,虽然小时候被你惯得娇纵了一点,但你看她长大以后也没有太走歪不是?这就说明她还是重情的,她还是怕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的!你不要因为盈盈有点情绪就跟她硬碰硬,你多哄哄她,多顺着她点,盈盈会回到你身边的。”

    姜子封听了这话只有苦笑,他还不够哄吗?他还不够顺着吗?

    面对曾经最宠爱自己的祖母,姜子封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祖母,可她说她回到姜氏中医的唯一条件是,她要我的位子!”

    多么不孝!姜子封每每想起那天说这话的姜盈都要气得气血翻腾。

    三个全息屏上的三对老人都沉默了。

    姜子封的曾祖母迟疑道,“她真的那么说了?”

    姜子封终于找到了可以抱怨的对象,“曾祖母,您说这过不过分?她才十八啊,我就是让她坐上我的位子,她能做什么?是,她是觉醒了,还一觉醒就是3s,但中医这种沉淀了千亿年的行业,那是只能凭基因等级就能接手的吗?她就是在故意气我,刁难我,就是不想回到姜氏中医!她恨我!她居然恨我!”

    在长辈们的面前终于做回了小辈的姜子封哭了,“祖父祖母,爸,妈,真的,我也不想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但造化弄人,事情就是走到这一步了。你们说我哪一步走错了?我哪一步不是把姜氏中医放在最前面深思熟虑才下的决定?可姜盈那死丫头就是不理解我,每次看见我都跟见到仇人似的。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她……”

    姜子封的曾祖父打断了姜子封,“她不是把姜氏中医的股份都捐出去了么?她手里没有股份,就算你把你的位置给她,其他股东能服她?”

    “她又要回来了!”姜子封提起这事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你说你们多任性,说更名就更名,玩儿人呢?

    姜盈把股份捐给废柴联盟的时候姜子封就联系过盖西和苏米,想要出钱买回来,但不论他怎么游说,人家两人就是一口回绝。

    然后现在就更有意思了,那些股份转了个圈又回到姜盈手里了。

    “曾祖父,我们必须想办法把那些股份重新收回姜氏手里,否则绝对是一大隐……”

    “患”字没说出来。

    三对老人异口同声,“那你就把姜氏中医给盈盈吧。”

    姜子封差点把为了和姜盈修补关系而新学的那句“excuse-me”说出口。

    “爸!妈!祖父!祖母!曾……”

    “行了行了,打星际电话可不是为了听你喊我们几声的!”姜子封的曾祖父再次利落地打断了姜子封,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耐,“我们姜家人做事就一个原则,永远以姜氏中医为最先!你原来做的不错,也请你继续做下去!盈盈是帝国第五个3s,现在得有多少人求着她去掌舵?她能姓姜是我们的幸运,她还愿意回来更是我们的福分!你马上联系她答应她的条件,你就退居二线吧,在旁边多多帮一帮,姜氏中医好了我们才不愧对头顶的姜字!”

    “曾祖父!”

    “行了就按你曾祖父的决定做吧,我们都同意。”老人们开始相继挂电话,“希望下次我们再打来的时候姜氏中医已经焕然一新了!姜子封,你别再让我们失望了!”

    全息屏黑了,姜子封的心情也黑了。

    就像他事事以姜氏中医的利益为最先一样,姜家的老一辈们也这样,甚至做的比他更理智更利落。

    这简直就跟自己砸出去的石头砸到了自己脚上一般无二。

    直到这一刻,姜子封才知道被这样对待是多么的痛彻心扉。

    ……

    一楼大厅。

    艾珊是姜家的媳妇,所以葬礼是按照姜家的标准来办的,中式。

    大厅正中停放了盛着艾珊遗体的棺木,棺木之前的屏风上贴一个硕大的奠字,奠字之下是艾珊的遗像。

    因为死的太突然,艾珊并没有黑白像留下,还是临时找了一张彩色像再更改成黑白像挂上的。

    那张照片上的艾珊还正处于终于嫁了姜子封得偿所愿的幸福中,虽然极力在镜头前保持着端庄微笑的姿态,但谁都能看得出那眼角眉梢间流露出的快乐。

    姜盈进来看到只觉得是一种讽刺。

    艾珊那时候绝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是这样死去吧?

    那时候的笑容不知道她现在在阴间看到会是何等的心情。

    接过姜家管家递上的香,姜盈规规矩矩地躬身上香。

    恨艾珊吗?当然。她永远不知道自己在结婚前一天跳楼自杀未遂回到家又看到小三登堂入室时产生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一鞠躬,你得庆幸你死得早。

    同情艾珊吗?也当然。为了一个男人甘愿做小三,生下的宝贝孩子要永远顶着私生子的名头,最后还要死得不甘不愿。这短暂的一生何其可悲!

    二鞠躬,希望你来世再不做小三。

    要手下留情吗?当然,不!不是我太冷血,而是你教导出的孩子和你一样不见棺材不流泪!是你们抢了我的东西还要一次次地不放过我,如果说给你们手下留情就是给我找麻烦,那么我真的受够了!

    三鞠躬,你在阴间如果被你的儿女追上,你也怪不着我!

    四姜很快跟着跑了进来,看到姜盈对着艾珊的棺木鞠躬,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妈妈的侮辱。他们的妈妈如果有意识,绝对是再不想看到姜盈一眼。

    “你滚!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这是我家!”

    曾经这是姜盈站在门口对着四姜和艾珊说出的话,现在却被姜连芯说出来给姜盈听。

    姜盈一时感慨,风水轮流转,今天轮到她。

    “管家,姜家对前来吊唁的客人已经是这规矩了吗?”

    厅内可不只是艾珊的娘家人的,还有着更多的姜子封这边的亲朋好友。更多的是亚裔,自然就都比较重视传统。

    按照传统,四姜当跪地叩头向前来吊唁的人行回礼的。

    四姜虽然姓了姜姓,可是从小却是跟着艾珊生活。艾珊的娘家是拉美裔,自然不会有这种叩头大礼。

    姜盈来之前也没有人去挑四姜这礼数,谁都知道姜家现在是个什么状态。由私生子身份一跃成了正式继承人,然后又从继承人被赶出了姜家本宅。大家表面上不说,但心里早就当笑话来看了。

    爱行不行叩礼,反正都是笑话了,都懒得多说一个字,怕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但当姜盈一出现,他们的心态就变了。

    姜盈现在那就是一个香饽饽,谁看到了都忍不住靠近再靠近,看能不能闻到些香气也刺激一下自己的精神力觉醒。

    再有就是姜盈这种由被舍弃再到逆袭而上的剧情也很激荡人心。

    我曾经被从这里赶出又怎样?我现在又回来了!还回来的荣耀一身光彩夺目!

    但凡大家族,谁家没点大小眼捧了这个踩了那个的肮脏事?谁没想过有朝一日“衣锦还乡”嚣张打脸?

    姜盈做到了,就好像有朝一日他们也能做到似的。

    这些人不用人帮忙就集体高朝了。

    “姜家可没这么不懂规矩的小辈!”

    “不披麻不戴孝,连个袖孝都不肯戴!哼,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我早就想说了,这过世的虽说是你们亲妈,可我们来却不是因为她是艾珊,而是因为她是姜家的媳妇!顶着我姜家的名分,却不按我姜家的规矩做事,你们是想怎么样?”

    姜家是个大家族,嫡系正支这边只姜子封一脉,但旁支侧脉的可是不少。

    上次姜子封二婚就看不惯这四姜才转正就一脸继承人的架子对他们各种居高临下了,如今风水逆转,不借机踩回去都对不起他们身为亚裔骨子里就遗传下来的宅斗基因。

    “喂,你们说什么?”姜连芯气到冒火,她不敢相信艾珊才死眼前这群人这么快就转了山头。

    姜天参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你们现在放的什么马后炮?有规矩要讲刚才怎么不说?你们要巴结姜盈在姜盈面前刷好感随便你们,但麻烦你们能不能不要耍这么难看的手段?”

    艾珊的娘家人也忍不住了,“葬礼之前我们就说过的,艾珊是拉美裔,我们有自己的送葬方式。是你们说现在也没那么多讲究了,我们才同意的。那现在还拿规矩出来说事有意思吗?不要以为艾珊不在了,你们就可以欺负四个孩子!我们家还没死光呢!”

    “哟,谁欺负四个孩子了?他们姓的可是姜,以后会是姜氏中医的人我没说错吧?既然是姜家人,我们做长辈的就都有权利和义务帮助他们学学姜家的规矩!”

    “原来没说是因为他们四个还算过得去,至少还懂得出去送客。可现在这是什么?当着他们妈的面赶客人出去吗?赶的还是我们姜家人!啧啧啧,你们可真对得起你们头顶的姜!”

    “我说你们别太过分!”姜天参气不过一脚踹翻了旁边的椅子。

    椅子被踹飞,差点砸到后面的妞妞。

    妞妞叉着腰就冲出来了,对姜盈,“吊也吊过唁了,我现在能跟他掰扯清楚了吧?”

    姜盈起手做请的姿势,“请随意。”

    妞妞像个小牛犊似的扭身就冲着棺木冲了过去,还因为太急差点把莉兹撞到。

    “艾珊阿姨你好,今天来打扰您太不好意思了,但我也是没办法!您儿子骗了我的感情,骗了我的心,还骗我给他的游戏账号充值!一共八个月啊!我为了点零花钱还得给我妈打工才能赚到呢,他凭什么动动嘴皮子就把我的钱骗走了啊?他还劈腿!他刚才还不承认!”

    妞妞面对大众怒指姜天参,“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死不承认我就没办法了?我告诉你一统姜山,我弄到手的可不只是你的其中一个小号!要我现在都公布出来吗?要不要让你过世的妈妈也一起听一听你的其他小号都有什么风流骗史?”

    “你胡说!你分明就是姜盈派来毁我名誉的!我告诉你,你们休想得逞!在场的人都不会被你们的伎俩欺骗的!”姜天参心里很慌,可他越慌就越不敢承认。

    他坚定地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没准就只是拿话来诈他,他只要不承认,她肯定没有证据的。

    刚才在门口暴露了自己的光脑终端已经被他在进门的时候偷偷扔进垃圾黑洞了。

    她还能有什么证据!

    这样想着的姜天参恢复了一点镇定。

    妞妞却突然笑了,“你在想我没有证据是不是?好吧,我是没有证据……”

    姜天参的眉头一下子就舒缓开了,他就知道。

    “……但我有人!”妞妞冲着姜盈一伸手,“姐姐,你找到那渣男扔的光脑终端了吗?”

    ------题外话------

    感谢weixin89828c1b(给我个昵称啊小仙女?),leo风若,大哈哈,阿玖太太,大土匪,大王乌贼的组团鼓励!有了大家的鼓励,我们小怂这回会一鼓作气拿回自己的东西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