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4 花样缤纷吊打,扒就扒得丫皮都不剩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日常习惯刷网娱乐的人都会知道,除了大号之外多备几个小号太必要了。

    开小号也有讲究,你用一台光脑终端开,切换账号倒也不会不方便,但如果真出了意外要查的话,那肯定是一查一个准。

    姜天参可比这做的更谨慎,他是每一个账号都单备了一台光脑终端。别人是切号,他是直接换光脑终端。

    就像古地球时期的网民,你是一个手机号申请了多个账号,但人家是直接备了好几个手机号,好几个手机,每个对应一个账号。

    所以也许有人会因为切号时手抖暴露自己的大号,但姜天参从来没有过。就是这么有备无患!

    听到妞妞向姜盈讨要姜天参才扔掉的光脑终端,又看到姜盈还真就拿出了不知何时找到的光脑终端并且还给了出去,姜连翘等人心里都是一突,姜天参却冲他们安慰的一笑。

    先不说那光脑终端有密保就算有人捡到也不一定打得开,退一万步说,就是打开了,只要姜天参一口咬定不是他的,谁能把他怎么样?!

    姜天参越想越镇定,不由连声冷笑。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个光脑终端就非得说是我的,你们的戏分也是准备得够足啊!好,继续,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编出什么狗血剧情来!不过在那之前我先友好地提醒一下,今天是我妈出殡的日子,你们如此上门闹事,如果最后不能给我们一个明确地交待的话,谁也别想竖着离开!”

    妞妞的小姐妹们气得不行,“你个渣男说话能不能凭良心?谁刚才在外面亲自接起电话承认自己是一统姜山的?谁在电话里叫妞妞老婆的?我们都是人证,我们都能证明你刚刚在外面明明就亲自承认了你是一统姜山!如果你不是,你干嘛挨打的时候不还手?你张口就满嘴跑马你都怕气得你妈从棺材里跳出来吗?”

    “喂,你们说什么?你们一看就是姜盈他们一伙的,你们的话也能信?”姜连芯怒声反驳,但她仇恨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姜盈的脸上,“我就看到你们一窝蜂似的把我哥围起来打了!我哥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他是什么一统姜山!”

    姜天参也厉声自证,“我不过恰巧接了一个电话,跟朋友玩笑了两句,你们就能无缝嫁接到自己的身上也是神奇!看在你们都年纪尚小的份上我才从头到尾没有还手,如果这也能成为你们的证据的话,那我只能说,小孩子还是老老实实地乖乖去上学比较好,不要动不动就出来扮大人,你们的智商真的不够用!”

    “啊--气死我了!妞妞,你打开这渣男扔掉的光脑终端没?快拿证据甩他一脸啊!”小姐妹们催妞妞。

    但就像姜天参提前想到的那样,光脑终端有密保,妞妞还真的打不开。

    妞妞按照过去八个月所了解到的姜天参一些习惯去试密码,但无一成功。

    小姐妹们有点急,“妞妞,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对这个渣男就没有办法了吗?”

    妞妞恼恨地瞪向姜天参,姜天参回她一个得意的蔑视之笑。

    “证据呢?你说的证据呢?拿出来啊?拿不出来了吧?道歉!在我妈的灵柩前磕头道歉,不然谁也别想走!”

    莉兹跟姜盈打眼神官司。

    --怎么办?以我多年帮人分手的经验,姜天参的“渣男”之名铁定坐实了。但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今天的事情不好收尾啊。

    --解密打开那个光脑终端倒也不难,利威尔是这方面的强项。不急,先看看。这个叫妞妞的孩子八岁就会养小白脸谈情说爱了,这实力怎么着也不该是被这点困难就难住的水准吧?

    --你说到这儿我倒想起来了,你什么时候把那姜天参扔掉的光脑终端给找回来的?你也太未雨绸缪了吗?3s的觉醒还能包括这神经反应的速度?

    --不是我,是那个叫妞妞的孩子。她先注意到了姜天参扔光脑终端的动作,所以很快就给了我一个眼神。她那一群小姐妹也是个个机灵,还知道挤到一起帮我遮挡视线。幸亏发现的及时,我出手快一些也就捞到了。不然时间但凡晚一秒,那光脑终端都不知道被垃圾黑洞传到哪个坐标去了。

    妞妞小脸气得鼓鼓的,小鼻孔都气大了,“一统姜山,我说过了,我是没有证据,但我有人!我妈教过我,有人就是最大的证据!你等着!”

    妞妞打语音电话,“哥,我被人欺负了,现在就在姜家本宅!你快来帮我!不帮我的话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在场众人:……

    这话听着倒像一个八岁孩子说的话了,可……这都什么事啊!他们是在围观一群孩子打不过就告状叫帮手的事件吗?

    这是很严肃很悲伤的葬礼场合啊!这种形同小孩子过家家打架的小事能不能不要闹到人家的葬礼上啊!

    众人无语,且对四姜的观感越加掉落了一层。把自己妈的葬礼办成了一场笑话,这就是你们的孝顺!真是够了!

    艾珊的娘家人给姜连翘使眼色,那意思,赶紧出面把事情摆平了。你看看你们妈的葬礼都变成了什么了!非得让你们妈连走都不能安心地走吗?

    姜连翘心里也觉得丢人,奈何一直就没有她说话的机会啊。那群八岁孩子也是,她弟她妹也是,哪个是能按的住的?你一句我一句赶话跟抢着投胎似的呛呛着就呛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好吧,现在总算有她说话的机会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姜连翘冲着妞妞怒道,“你当我家是什么?你看不到我家现在正在做什么吗?谁教的你规矩到别人家的葬礼上大闹?还要叫你哥来,你真当我姜家是你随便可以放肆的地方吗?”

    或许是刚才妞妞没能拿出确实证据的原因,又或许是妞妞终于表现出了一点符合她年纪的事情,再加上姜天参对姜连翘的连连眼神暗示,姜连翘现在也镇定下来了。

    她是主人,她是姜家大小姐,这是她妈的葬礼场合,她的自尊不允许别人欺负她们姐弟妹,还欺负到了家门口!

    “快道歉并且滚出去!否则我可要叫辅警智能了!”姜连翘下了最后通牒。

    妞妞一群小女生被端起架子的姜连翘给镇住了,到底还是孩子,打心眼里还是怕辅警的。

    嘴上强撑着说了几句“我们没错,叫辅警来我们也不怕”,人却已经自动躲到了姜盈和莉兹的背后。

    姜连翘对上了姜盈的眼,“不是说你跟她们没关系吗?那就让开!别多管闲事!”

    姜盈动也不动,一脸冷漠,“现在你又相信我跟她们没关系了吗?那你这立场岂不是和你弟弟妹妹们分裂了?刚才这二位可是还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我的阴谋我的指使呢!要不你们几个先统一一下意见?不然我很难摆正自己的位置的。”

    “你!就是你!”姜连芯看到姜盈那绝对是新仇加旧恨,她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误会了姜盈。

    她冲上前又想再说什么,就见姜连翘回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姜连芯的脸上,“你闹够了没有?这是我们妈妈的葬礼!你能不能先让妈妈安心的离开!”

    姜连芯先被打懵了,很快就暴跳如雷,“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妈才死你就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妈在的时候都没有打过我!放开!别拉着我!我要打回去!”

    姜天冬和姜天参死死抱着姜连芯连连低声安抚着。

    姜连翘勉强压下怒气,回身看姜盈,“我弟和我妹还小不懂事,我替他们向你道歉。是他们误会了,你跟这群孩子没关系。”

    姜连翘很清楚姜盈的性子,如果不先把姜盈从这件事情上择出去,姜盈一闹起来只怕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善了。

    姜天参还是比姜连芯懂点事的,不等姜连翘向他使眼色,他就痛快地转了风向,“姜盈,我今天心情不好,脑袋可能就有点不在线上,误会你了我很抱歉,请你接受我的道歉。”

    妞妞等人紧张地看向了姜盈。虽然她们是跟莉兹一起来的,但好像姜盈天生就自带领导人的气场,连莉兹都无声地以姜盈为首,她们自然而然就把姜盈当成了老大。

    更何况姜盈那么响的名头,她们早就认出来了。刚见到莉兹的时候她们还笑过莉兹不仅和最近挺火的废f变a之一的莉兹同名,还长得蛮像。但见到姜盈,她们就知道莉兹是正主,这个姜盈也是了。

    只是事情一直乱套着也没顾上表达迷妹的心情。

    “姐姐,我们跟你没关系我们可以承认,但你不能丢下我们啊!你看他们那群坏人,如果你都不给我们撑腰的话我们一定会被他们生吞活剥的!”

    莉兹“噗哧”一声笑出来,笑她们的机灵劲儿,“你们倒是知道抱哪条大腿最有用。”

    妞妞小心翼翼地放出一点迷妹的心情,“莉兹姐姐,其实我更喜欢你的!你不知道,我们全家都喜欢你,尤其是我哥。我哥昨晚做梦都叫你名字了,他不知道,可我晚上去他房间的时候听到了。”

    莉兹和姜盈:……

    什么个情况?怎么说着说着转到这方面来了?

    对面姜连翘气得眼睛都要冒火了,她这儿正义正词严地赶人呢,你们特么的能不能有点敌对精神?想勾搭回家勾搭不行吗?

    正准备把话题扯回来时,姜子封受完训出来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闹什么?”

    “爸--”四姜连忙规矩的打招呼,并迎上去汇报情况了。

    姜盈没动地儿,她小声问妞妞,“你哥确定能来吧?来了之后肯定能打开那个光脑吧?”

    妞妞的小脸一下子就亮了,“姐姐,只要你拖延时间到我哥到这儿,我哥绝对能帮咱们转输为赢!我哥虽然总被我妈骂很废,但我哥在光脑这方面还是挺有能力的。”

    莉兹撇了下嘴,对于妞妞口中这个梦里会叫她的名字又被妈妈骂废的所谓“哥哥”感觉没什么好感。

    姜盈无所谓,她问妞妞也是想确认一下看需不需要请外援。既然妞妞对她哥这么自信,想来是不需要她找利威尔了。

    她们几个在这边嘀咕的时间,姜子封也从管家和四姜嘴里大概了解了什么情况。

    姜子封那个气不打一处来啊。

    而且不是气一个,是气所有人!

    先说四姜,你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今天是你们亲妈出殡的日子啊!谁家办白事不是静悄悄的?不说举人皆哀吧,至少说话小声一点,行为动作安静一点才是正常吧?

    你们可倒好,大喊大叫不说,居然还跟人动手了,闹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今天来了这么多人,人家是来吊唁的,结果你们就给人看你们是这么送你们妈的?

    你们都不觉得丢人吗?你们哪点配姓姜了!你们把我姓姜的脸都给丢尽了!

    再说姜盈。

    很好,你现在是3s了,你老公给你撑腰一买就是一整个星球,你牛叉上天了是不是?你什么也不怕了是不是?你就不想想这是生你养你长大的姜家本宅吗?你再跟四姜有私人恩怨你至于把姜家的颜面都给搭进去吗?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个亲爸!你现在恨不得立刻就把我手里的姜氏中医夺走吧?当初我因为你没有觉醒就舍弃你了的仇你终于能报了是不是?姜盈这个不孝女!

    姜子封本来就对最近一直低三下四地哄姜盈而不得憋着很大的火,刚才又被长辈们明确勒令了要把姜氏中医给姜盈,他憋着的火终于冲破了他的承受底线。

    姜氏中医可是说是他视若生命的最珍贵的东西,他曾为了姜氏中医放弃了挚爱艾珊转而娶了并没有感情基础的李梦蝶,为了3s的姜盈而不能把自己的两个a级儿子养在身边,又为了哄回姜盈而低三下四把把当爹的尊严都踩在了脚底。

    可他付出了这么多,最终的结果还是要把姜氏中医给姜盈,他做不到!

    他现在看姜盈已经不是看女儿了,而是看冤家,看敌人。

    姜氏中医是他的,他要是不松手,谁也别想抢走!

    “姜盈!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这是你该出现的场合吗?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如此没有分寸的连一个死人的葬礼都要闹个鸡飞狗跳?你太放肆了!马上给你滚出去!”

    姜盈对自己说,只要有自己在的场合,姜子封开口就先冲她来已经是习惯了,你不要生气,不值得生气,他早就不是那个宠你宠上天的爹了。

    可当每次看到姜子封这样做,姜盈还是一脸血都不知道够不够喷的心情。

    特别的冤!

    这跟我半毛钱关系吗?是我在闹吗?那么多原因里哪怕有一个跟我有关,我听你训都不算冤好吗?

    每次她都是被动上架,可每次最大的炮火绝对是都冲着她来。

    姜盈的心性其实是被喷大的,表面上看起来她每次都不会受伤,还能更猖狂地反喷回去,但她的内心其实也会问自己,姜盈是不是就是你的不对?不然为什么你亲妈亲爸都要站在对面喷你?姜盈你真的太差劲了。

    姜盈想像一个真正成熟的人那样,别在意别人的话,那些人就是没事找事,你只要不往心里去,他们就是战无可战,你轻轻松松潇潇洒洒就赢了。

    可她又做不到!她一点也不大度,一点也不宽容,她要是憋着一肚子火不发出去她会觉得自己更可怜。

    --你看看你,怪不得别人都拿你当出气筒,你自己还拿自己当出气筒呢!

    姜盈冰霜罩脸,“我来做什么?我来吊唁艾珊阿姨啊?她是您正式娶进来的二婚妻,按照辈份来说那就是我的后母,我作为您又哭着喊着求回来的女儿不应该出现吗?闹得鸡飞狗跳这话更像是个笑话,敢问您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在闹了?”

    姜盈的目光充满了嘲讽,“从您出来到现在我一声没吱吧?这也叫放肆的话,只能说明您对于放肆的门槛置得太低了!滚?我不会滚!于血缘,我姓姜;谈公事,我是姜氏中医百分之二十股份拥有者的大股东,我来为姜氏中医夫人的过世聊表送意,您作为主人请客人滚?”

    姜盈的表情突然变得悲伤又痛苦,“爸--您因为艾珊阿姨的过世而心情悲痛我特别理解,但您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您的情绪迁怒在我的身上?”

    姜盈一指姜连芯,“连芯妹妹买凶欲谋杀于我,我迁怒您了吗?”

    姜盈再指中央灵柩,“艾珊阿姨买杀手欲杀我灭口,我迁怒您了吗?”

    姜盈三指姜天参,“我一露面话都没说一句呢就被天参弟弟扣上了背后主使的大帽子,我迁怒您了吗?”

    姜盈最后直直对视上姜子封的眼睛,“您上次才说了让我原谅您曾经舍弃我的错,可我刚原谅您,您这是又要把我往外推吗?爸--您一定要把我伤死才算完吗?爸--您是我亲爸啊!”

    姜盈的身体摇摇欲坠,仿佛不胜打击。

    姜盈的话句句沉痛信息量巨大,谁听了都得天灵盖一凉。

    在场的人,无论是娘家的还是婆家的,都不由自主地跟着姜盈的话去看向了她所指的人。

    看姜连芯,都知道她好像犯了什么大错被关了好一阵子,原来是因为曾买凶杀姜盈吗?小小的年纪怎么就这么恶毒!

    看艾珊的灵柩,突然就听说了她被警司关押的消息,一直没打听出来是为什么,原来是因为曾买凶杀姜盈啊!这可真是姜连芯的亲妈!这回真像后母能干得出来的事了。

    看姜天参,刚才什么情况可一直看着来着,人家姜盈好像是没怎么说话,就听得他一盆污血一盆污血的往人身上泼了,这手段的确恶劣。

    最后看姜子封,谁不知道他先声明不要姜盈了,现在看人家觉醒了又踮踮过去求人家回头。你是人亲爸啊,这么反复无常你也配得上人叫你一声爹?

    大厅里很静,气压特别低沉,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觉得胸口闷闷的上不来气。

    尤其是姜子封。

    那么多异样的目光都要压垮他了,他向来可都是在景仰和敬重的高位的啊!

    姜子封的两只眼死死盯着姜盈,那双眼里像是有一条毒蛇,恨不得一口把姜盈吞下去。

    姜盈不怕他,姜盈只觉得悲哀。

    每见一次姜子封或者李梦蝶,她都觉得悲哀更重一层。

    她已经不存任何回到过去的希望了。

    但正因为她连这种希望都没有了,她才觉得更可悲。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突然被谁咣一声撞开了,一个人影快跑了进来,嘴里喊着的是,妞妞。

    妞妞“哇”一声就哭了出来,“哥,你总算来了!他们欺负我!他们还打我!他们还欺负莉兹姐姐,欺负姜盈姐姐!哥,你快把他们给我打死!”

    莉兹刚想取笑她这会儿倒像个八岁的孩子了,结果一看到来的这位哥哥,她傻眼了。

    居然是维希。

    维希一边把哭着的妹妹拥进怀里,一边上下打量着莉兹,“还好吧?没受伤吧?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我来晚了。”

    莉兹:……

    演技暴发还没能及时收回来的姜盈:……

    --喂,你新欢?

    --屁!我怎么可能找这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大少爷!

    --那他这一脸的没能及时赶到给你撑腰的歉疚是几个意思?

    --呃……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犹豫了!快说,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了?

    --姜盈你个完蛋玩意儿!现在什么时候,你能不能有点正经了!

    两人的眼神官司最终以莉兹强行切断而结束。

    “哥,我还好,除了被人打了几下,受了点内伤。你来得不晚,刚刚好,你……”还以为维希是在跟自己说话的妞妞一抬头,话卡住了,她哥的眼神分明是放在莉兹身上的好吗?“哥!”

    “啊,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终于回神的维希闹了个大红脸连忙转移视线。

    妞妞于是更气了,她举起胳膊到维希的面前,“你看看我受的伤啊!这叫没事吗?啊?我要告诉妈!看妈不扣掉你下个月的零花钱!不,还要扣你下下个月的!”

    “行了行了,你找我来不是有急事吗?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回头再说。”

    “哼,好吧。”妞妞把姜天参的光脑终端递过去,“就是这个!你先把这个解锁再说。”

    姜盈和莉兹对看一眼,一起好奇地围了过去。

    四姜也想围过去,但一看姜子封的脸色就都原地站着不动了。

    现场再次静了下来,因为谁都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发展,这个光脑终端绝对是关键。

    ……

    有句话叫“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维希拿到了光脑终端,别人只看到了他就那么随意按了几下,光脑终端的屏幕就亮了。

    莉兹忍不住惊叫出声,“这就开了?怎么这么简单?”

    妞妞替她哥臭屁,“这是在我哥手里才会这么简单!要是换个人,能有我哥一半的速度那都得称神了。”

    莉兹很是惊奇地看一眼维希又看一眼维希,“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手!”

    因为在n250星时的初遇并不美好,昨天在欧倍罗尔酒店的重逢也是糟心的可以,在莉兹的眼里,维希的形象就跟帝国第一学校的白曦埃诺他们差不多,有着s级基因却没有真正的实力。

    可刚才这一手却不是一般人就能行的。

    莉兹眼里的欣赏很是明显。

    维希心里扬眉吐气的不行,但脸上还得嘲讽回去,“怎么,你还曾经以为我就是个不学无术的?”

    莉兹诚实点头,“是。”

    维希:……

    突然压抑不住想爆粗口的冲动。

    他是s级!少有的s级啊!就算他在n250星时曾经失策过,但不代表他的s级就是虚假的好吗?

    这女生到底什么眼神!

    维希刚来就憋了一肚子的气。

    姜盈看得心里乐,偷偷拿手肘撞莉兹的腰眼,喂,还记不记得妞妞刚才说他们全家都喜欢你,尤其是她哥?她哥做梦还叫过你的名字?

    啊!莉兹想起来了,不由面色一窘脱口而出,“你做梦为什么叫我的名字?”

    维希被问懵了,“谁做梦叫你名字了?”

    莉兹一指正要逃开的妞妞,“你妹说的。”

    “维多利亚!”维希低吼一声。

    妞妞埋怨地看向莉兹,“莉兹姐姐,你怎么把我给卖了?”

    莉兹可不管那,“我不找你哥当面对质一下,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

    妞妞马上反驳,“谁说谎了?这事儿除了我哥我们全家都知道!”

    莉兹心里别扭,直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做梦喊我的名字,但我很不喜欢这样,请你以后不要再喊我的名字了!”

    姜盈:注孤生!

    维希脸上现在要有个土蛋蛋放上都能马上烤熟,“你放心,我以后就是做梦喊狗鱼都不会再喊你的名字!”

    姜盈:注孤生x2!

    妞妞拉她哥,“哥你别快闹了,把你叫来是让你办正事,不是让你撩女票的!你……”

    “我不是他女票!”

    “她不是我女票!”

    莉兹和维希异口同声。

    妞妞被吓了一跳,“不是就是不是,你们那么大反应是想怎样?都十八了还没有个男票或者女票是多光荣的事吗?我八岁都交往过三个男票了!”

    姜盈和莉兹:……

    除了服,她们居然无话可说。

    姜盈觉得还是先委婉地向妞妞的哥哥提前透露一下剧情的好,别一会儿被吓着,“你先冷静啊,星际时代了嘛,早恋早就不叫事了对吧?你妹也不是三四岁的孩子了对不对?她八岁了……呃,八岁也不小了对吧?”

    好吧,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啊!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就先不要追究她八岁就交往男票还花钱养人家……”

    妞妞困惑的打断姜盈,“姐姐,你现在在说什么?我哥才不会追究我的这种私事好吗?”

    “哎?为什么?”

    “他要是追究早在我七岁交往第一个的时候就追究了啊?他又不是不知道!”

    姜盈和莉兹:……

    两人面对那么多火力强大的嘴炮从来没怵过,今天竟被一个八岁小女生弄得几次回不出话来。

    维希不屑地瞟莉兹一眼,“不仅我知道,我爸我妈都知道,她养小白脸的零花钱还是我妈专门专项批的呢,你有意见?”

    她没意见,她就是有困惑。莉兹难得有好奇的事情,“她才八岁,你妈居然还特意批钱让她给男票花钱,这真的没问题?”

    这是亲妈吗?莉兹没问出最后半句。

    维希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在我家,三岁就得学会自己打理自己的零用钱,六岁就可以根据自己的计划合理申请零用钱。她交男票的申请理由并不出格,我妈没觉得有什么不可的自然就会批。批了她就有钱做她认为用来维护两人关系的事情,这很合理。如果你认为不合理,那是你有问题!”

    莉兹被灭了。

    不是她有问题,是她没有那样如此开明教育的父母。

    姜盈也灭了。

    有家人宠爱的孩子,哪怕做了在别人眼里出格的事情,别人也不会看轻这孩子,只会妒嫉地来一句,啊,被宠坏了。

    但心里特别清楚,人家被宠坏都是幸福的啊!

    自从维希出现后,妞妞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也不紧张地躲在姜盈的身后了,人家挽着哥哥的手臂,骄傲的像一只尾巴全开的小孔雀。

    “哥,就是他!”妞妞一指姜天参,“他就是我交往了八个月一分钱没给我花反而让我给他充了八个月值的那个游戏男票一统姜山!他说不认识我,他还带人打我,他还说我如果不拿出证据来就让我在他妈的灵柩前磕头道歉,还让我横着离开!”

    姜天参是a,虽然已经觉醒到了b,但见到s的维希,他天生就有一种等级上的弱势。

    他连维希的眼睛都不敢对上。

    维希不屑地冷笑一声,“他就是你让我查他小号的那个吧?”

    “对,就是他!哥你马上给我把他的小号都查出来!他可是一直笃定我没有证据不能把他怎么样呢!个渣男!今天我就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还得再刷一句“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天赋这种东西真的特别没有道理好讲,就像姜盈,人家一生下来就是3s,哪怕三个觉醒期都没有觉醒,可当她一旦觉醒,那强大的精神力可能是你想都想不到。

    也像维希。他是这次大比中少有的没有更加觉醒的s级,但他对于数据方面的天赋,哪怕没有更觉醒,也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

    姜天参为了保护自己做的的确已经够谨慎了,但再谨慎的人也会留下自己的痕迹。

    更何况他早就被维希纳入了重点观察对象。

    维希家是不会对八岁的妞妞就交往男票一事有什么意见,但不代表着他们就完全放手。

    放手孩子的交往自由那是他们的教育观点,但如果连安全都要放手的话那就是他们失职了。

    妞妞交往之前也是提前签了两不协议的。一,不得和男票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二,不得暴露自己身为星浪传媒大小姐的真实身份。

    对于他们来说,妞妞是需要交往的经验,需要走这么一步去提前开发情商这一块;但在这个过程中,妞妞身为女孩子的安全是一定需要保证的。

    所以从最初交往的时候,维希就有姜天参的星网账号的。

    最初只是一个,可当这个账号暴露出的姜天参的痕迹越多,维希查到的小号也就越多。

    查到小号再去顺藤摸瓜查到姜天参对于维希来说不要太简单,但他之所以没说是因为他觉得他妹在交往的经验中也该多一点被劈,被骗的挫折了。

    至于他妹损失的那点钱,在他妹以后清醒的时候,他觉得那钱一定会要回来。

    后来他就准备大比了,又去n250星参加了大比,直到大比结束回到m38星,他有时间了,他觉得他妹也该清醒了,这才暴露了一个姜天参的小号给他妹知道。

    这种时候他也没有出面的打算,他妹八岁了,这种事情他觉得他妹处理得了。

    而当他接到妞妞的求救电话时,他别提多担心多后悔了。他不出面是想给妹妹挫折教育的机会,但如果因为他的大意不出面就给妹妹带来了伤害的话,他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我星浪传媒的大小姐,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地位,什么?你竟敢骗心骗钱不说,现在居然还敢厚脸皮的不承认?还想让我妹磕头道歉横着出去?渣男!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维希干脆点开了自己光脑终端的全息屏幕,调到最大号,升到半空,让在场的人都看得到。

    只见维希十指翻飞,全息屏幕上面绿色的代码一行行如走马观灯似的迅速闪过。

    叮,第一个小号,那是姜天参晒出的新买的豪华悬浮车。他很谨慎,没有露出车牌号,可他忘了,像这种限量生产的豪华悬浮车也不是谁谁都能买得起的。

    绿色代码再次走起,此款豪华悬浮车的购买记录都被调了出来。就姜天参晒图的那个时间所在的前后一个月,一共就三人买了,一个是老人,一个是女人,一个就是他。指向不要太明显!

    姜天参脸色苍白一瞬间,他终于知道害怕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哪是他能阻止的了的。

    叮,第二个小号,那是姜天参在和另一个八岁小女生的聊天记录。他说为什么别人就买得起限量版豪华悬浮车,而他只能给别人擦车赚游戏费。配图特别走心,就是他在拿着水桶抹布仔细擦拭那辆豪华悬浮车的一幕。

    他倒是不浪费,自己一辆车换个账号就能炫两次。

    小女生被他哄得当下就给他充值了,得到了他火辣辣的视频亲吻三连拍。

    叮,第三个小号,就是他给人家发视频亲吻三连拍的时候,他同时还正在跟妞妞在游戏里开始了第一天同居。妞妞花钱装扮的新房,妞妞花钱给两个人购置的新郎新娘服饰。

    没有朋友到场祝贺,他跪在妞妞买的玫瑰花海里向妞妞指天发誓此生只爱她一个。

    叮,第四个小号,他直言向一个老相好要钱充值,老相好是个爽快的,在他痛快地发了几张局部要害高清图后就给他充了值。花钱买种嘛,买的就是个独一无二,“老相好”留言表示:这钱花的值!

    叮,第五个小号,他发奶声奶气的语音,“小姐姐,宝宝的账号又没钱了,求包养求打赏啊。”

    叮叮叮叮叮,一共十六个小号,全被维希给查了出来。

    你还别不承认,人家直接就把比对做成图表了。定位显示一致的,局部自拍时暴露的环境相同的,语音一听就是一个人的……等等等等。

    这么说吧,但凡你有眼睛,只要你不是傻子,那么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这都是一个人,就是姜天参。

    而姜天参呢,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似的,竟然没出息地早就出溜到地上了。

    脸色刹白,汗流浃背,抖若筛糠,裤子尿湿。

    众人都不知道拿什么眼神看他了。

    看看那些小号里各种恶心的话,各种没下限的局部自拍,还有那些被骗的孩子,就没有超过十岁的。

    合着你也知道以你的智商骗不了超过十岁的吗?

    你说说你做的这叫什么事!

    你缺钱吗?你连限量版豪华悬浮车都买得起啊!

    打游戏才几个钱,你就不能自己充值吗?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态想的出的骗小孩子的钱的!

    你是姜氏中医的小少爷啊!虽然私生子的名头不好听,但自从转正以后,没人敢当面嘲讽你了吧?

    你吃喝不缺,你身份地位有了,你做点什么不好你去骗人家小孩子的感情还骗人家的钱?

    而且你看看你骗得那点钱,就是个充值的钱啊!说句不好听的,那钱都不够你吃一管营养剂的好吗?

    这特么的是精神有问题啊!

    姜天参知道,他完了。

    姜连翘知道,她又输了。

    姜子封知道,姜盈不可能到此为止。

    ------题外话------

    感谢1094292620,altmbymy,春暖123花开,大乔的组团鼓励!给大家一个维希式的清新少年么么哒!

    话说有人想我们的小红没?我们小红表示他此时也在疯狂地想念着漠弟弟,想到就腿软肾颤汗毛都想撸的地步了!坏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