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5 岳母,男人送到请签收!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了好半天后,姜连芯哭喊了出来。

    “姜盈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今天是我妈出殡的日子,你一定要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吗?姜家是我们的家,也是你的家啊!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你就非得把事情嚷嚷得哪哪儿都知道吗?”

    姜连芯一脸委屈加愤恨,哭得撕心又裂肺。不知道的人看到这样的她,没准真以为她才是受害者。

    “看着我们出丑你就那么痛快吗?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不知道吗?你堂堂帝国的第五个3s,全帝国的人都仰慕着你,你怎么就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姜连芯的话毫无逻辑可言,但她不管,在她的观念里,她没错!一切都是姜盈的错!就是姜盈在背地里算计她,抢了她的幸福!姜盈都是觉醒的3s了还不放过她,姜盈欺负人!

    姜盈听得一脸懵比,兼一脸血不知道该往哪儿喷的无语。

    怎么就又冲着她来了!

    她长得很像背锅侠吗?

    姜盈怒火中烧,上前就要反驳,被莉兹拉住了。

    不用你!

    “姜连芯,你长脑袋就为了外表看起来是个人样吧?你说话就算不过过心,至少也得过过脑子行不行?还是你那脑子被门夹了现在就是个摆设?”

    莉兹前跨一步把姜盈护在了身后。

    “今天的事跟姜盈有半毛钱关系吗?孽是你哥造下的,打人也是你喊来的人刚才打的!你刚才怎么不说今天是你妈出殡的日子不宜大动干戈?哦,你们骗完人钱了,你们也打完人了,你们知道说家丑不可外扬了。合着你们的家丑还分时段计费呢?时有时没有?”

    “莉兹你闭嘴!这是我家的私事,你特么的少管闲事!”姜连芯想打断莉兹的话。

    莉兹根本不等她说完,很快就更大声的打断了回去,“姑奶奶今天还就管了!妞妞是我的主顾,她的分手事宜全权交由我来代理。你不用东扯西扯的模糊事件的重点,先让你哥把骗人家小女生的钱还回来!八个月的游戏会员费,一分都不能少!怎么,你还想说什么?你不会是不想还吧?反正总不能是还不起吧?”

    妞妞挽着她哥的手高傲的重申,“渣男,还我钱!”

    妞妞的小姐妹们各个趾高气扬,“渣男还钱!”

    讨伐的声浪就像高山,压在姜天参的身上,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他不是不想还,而是他如果还了,岂不是更坐实了他的行为?

    姜天参慌里慌张地第一个直觉就是去找他妈,可他妈已经过世了。他又去看他大姐姜连翘,姜连翘暗恨地闭着眼睛看也不看他。

    姜天参没办法,只好转身求向了姜子封,“爸--”

    姜子封看了姜天参一会儿,突然一抬腿就是狠狠一脚踹在了姜天参的胸口上,“没出息的东西!你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

    姜子封这一脚可不只是对姜天参不争气的怒气,还有对姜盈又站在了他的对面和他对着干的迁怒。

    这一脚的力道那是相当足,姜天参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口里同时涌出了大量的鲜血。

    “爸--”姜连翘受到惊吓,这怎么说是都是亲儿子,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姜子封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亲儿子,他现在一肚子的火爆发出来了,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姜连翘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更让姜子封的火倾巢而出。

    别人家养孩子就算不养成龙凤吧,至少也是个个乖巧懂事,怎么他养出的孩子就是个个坑爹的主!

    还叫爸?我特么的真是后悔死了生下你们!

    “不争气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你会变成这样,生下来的时候我就该把你扔进水里溺死!”姜子封竟然还对着摔倒在地的姜天参踹起来没完了,“我给你的零花钱不够吗?那么小的孩子的钱你也下得去手!你看看你发的那叫什么玩意儿!我把你养大就是为了让你给别人卖肉的?我打死你得了!”

    这时候的姜子封还真是姜天芯的亲爸,什么事情也没有他的不对,都是别人的不对,都是别人在气他!

    再加上现场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姜子封更觉得他如果不下重手的话,好像他就跟姜天参一样丢人了似的。

    在姜子封的暴力下,姜天参一开始还哭两声,还知道求他爸饶他这一次,但到后来他反而不哭不求了。

    “好啊,你打死我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着了!我妈死了,就没人疼我护我了我知道!你也好意思对我发火?你除了生了我给了我生命,除了按月给生活费,你教过我什么吗?你有什么资格现在教育我!你顶多就是半拉基因的提供者!你才不是爸爸,不是--”

    啪,姜子封一巴掌就把姜天参的脸打出了血。

    姜天参把嘴里的血吐到地上,一扭头,脸更向姜子封凑去,“你也就有本事打我!姜盈才是把你的脸都踩在脚底下的罪魁祸首,你怎么不打她?你敢打吗你?你再打再打啊?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不打死我你都不算是我亲爸!”

    姜子封愤怒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好你个不孝的东西!你跟谁在这儿横呢?你做对什么了吗?你还有脸横!今天你看我打不打死你!”

    旁边摆了好多供来宾落座的椅子,姜子封抄起一把就朝姜天参的身上砸去。

    “爸--”姜连翘和姜天冬连忙上前去拦。

    艾珊娘家的人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莫不上去拉架。姜天参再错那也是自家的孩子,更何况也没错到打死的程度。他们也能看得出来姜子封这一打打的可不只是姜天参,还有他们整个娘家的脸面。这能让他打?

    “姜子封你够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想着怎么解决就是了,你拿孩子出气算什么本事!”

    “艾珊才过世一天你就这样打天参,你是想让艾珊走得不安心吗?”

    “姜子封,天参虽然姓了你的姜,但也同时是我们家的一员!是我们养大的他!都说生恩没有养恩大,我们都没有动手,你有什么资格动手!”

    娘家人这么一群起而攻之,婆家人能干?

    “你们现在倒知道出来护着了,刚才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出声?你们也知道说养恩大,所以你们就给姜家养出了这么一个混账东西?”

    “打他!如果早就打乖了,今天也不会有这么丢人的事情发生了!”

    “我姜家上能追溯到古地球时期的神农氏啊!千亿年的名声啊!就这么让一个混账东西给败了!你们还说我们没有资格动手?好啊!我们没资格,你们要不要领走啊?有种他从此以后别姓姜!”

    在娘家人的眼里,姜子封玩弄了艾珊的感情,霸占了艾珊的青春,让艾珊以未婚的名义生下了四个孩子,虽然最终娶了艾珊,也给了四个孩子正式的名分,可是艾珊年纪轻轻就被逼死了。这特么的什么倒霉催的婆家!

    在婆家人的眼里,艾珊虽然比李梦蝶跟姜子封更早,但姜子封已经娶了李梦蝶了不是吗?那就是跟你们艾珊已经分手了!分手了就别再来纠缠好吗?你倒好,宁可做无名无份的小三也要给姜子封生下四个孩子!这女人多深的心机,这不是往死里坑姜子封是什么?摊上这样的亲家真是上辈子造下的孽啊!

    两亲家早就各自看不上眼,原来没有表现出来那是因为姜子封和艾珊正蜜里调油中。

    如今艾珊死了,姜子封也有意和李梦蝶复婚,这积压已久的矛盾立刻就暴发了出来。

    一开始还是各个梗着脖子互喷互骂,后来很快就变成了你推我搡,然后随着姜子封那一椅子终于砸到了姜天参的背上而到达了顶峰。

    只见原本安静肃穆的灵堂现在就像古地球时期的菜市场一样了,争着比谁的嗓门最大,你敢打我一拳我必还你两脚,你要是让我的鼻子流血我如果不打得你满脸开花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些人也算是社会上层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可现在的他们就像最不入流的小混混小痞子一样,没有形象地互相痛骂着,没有素质地互相撕扯着。

    姜连翘不知被谁推倒在了地上,她想起来却被某个大妈一屁股坐在了后背上,她哭喊着“你们别这样这是我妈的葬礼”,可是没人听。

    群架就是这样,当太多人被牵涉进来的时候,为什么打就不重要了。反正被人打到眼前了自己不能吃亏!

    姜连翘被坐在她后背上的大妈揪着头发继续打。

    姜连芯吓毁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看起来个个优雅绅士的长辈们如今打起来却是比她还没有分寸。她在地上爬着,一边爬一边哭,一边想着如何逃出这混战的境地。

    妞妞给某个离姜连芯最近的小姐妹使个眼色,那小姐妹眼珠一转装作不小心退后了一步,一脚踩在了姜连芯的手上。

    姜连芯惨叫一声,引起了旁边某婆家人的注意。那人一看姜连芯爬在地上一副要跑的姿态,这还了得?打!

    姜天参被姜子封用解下的皮带打着,但现在的姜天参已经不会再乖乖挨打了,他开始反抗,开始和姜子封对着打。

    姜天冬不想弟弟和爸爸闹到这种地步,他一直致力于劝说和拉架。可惜非但没有劝和两边,还两边都给得罪了。三个人打得难解难飞。

    姜盈在干什么呢?姜盈在和莉兹一边看戏一边闲聊。

    “特别有意思是不是?甭管在外面怎么人五人六像个正人君子似的,但总归是没有修炼成仙,还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家里的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他们马上撕破自己的正经面具,露出狰狞丑陋的那一面。”

    莉兹表示真的被吓到了,“我以为只有像我们这种废f的家庭才会各种家庭矛盾不断,才会各种撕破脸互相出气呢!眼前这些人可都是吃穿不愁的主儿吧?说好的富人都有教养呢?”

    妞妞插话,“莉兹姐姐你说的不对,我妈说过的,有没有教养可跟有没有钱没关系,也跟基因等级没关系。”

    莉兹想起有过一面之缘的维希妈妈,撇开非要把她看作儿媳妇儿的行为不谈,感觉就是一位特别开明的母亲。

    莉兹忍不住妒嫉地看了一眼维希,基因等级高,家庭关系和睦,他可真是幸运的让人眼红。

    维希被看得莫名脸红心跳加速,他恶声恶气地加以掩饰,“你不做事你看我做什么?剩下的该是你帮你的顾主讨要欠款的流程了吧?”

    莉兹回过神来,好吧,戏也看够了,事情还得做。

    穿越过人群就来到了姜天参的面前,视而不见父子三人正打得难解难分的局面,她特别坦荡地一伸手,“八个月的游戏会员费,还回来!”

    话音刚落姜天参就被姜子封一巴掌呼在了后脑勺上,“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还不还给人家!”

    姜天参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了,“我没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种你拿我命抵!”

    “你!”姜子封气得再要下重手,被姜天冬从后面紧紧抱住。

    “这笔钱我会给的!你,你们,就先走吧!求求你们了。”姜天冬低声下气的对着莉兹说道。

    莉兹一按光脑终端,“刚才的话已经录音,相信你也不会赖掉这点账!还有今天你们打人的事情,这些孩子我会带着一一去做检查,所有医药费和疗养费也会都算到你们的头上,没意见吧?”

    姜天冬把牙齿咬得死死的,说出的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没!回头你总结出一个数目来发给我。”

    他根本不敢想再谈什么条件,就今天这一出,再要闹大的话,他姜家的名声就真要臭到底了。

    莉兹总算满意地离开了。

    维希却过来了。

    姜天冬强自隐忍道,“你还有什么补充条件?一并说出来,只要不太过分,我都会满足你!”

    就当花钱免灾了,姜天冬如是想。

    维希却看也没看他,他在被姜子封压在身下打的姜天参脸前蹲了下来,友好一笑,直拳击出。

    “我妹也是你这种渣滓能玩的?杂碎!”

    维希一拳打断了姜天参的鼻梁骨。

    姜天参发出了刺耳的一声惨叫,血混着泪水糊了一脸,再也没有了往日神气骄傲的小少爷形象。

    “该!”妞妞上前补一脚,补完还在姜天参的身上蹭了蹭鞋,好像嫌多么脏似的,“哥,我们走!”

    一群人退了出来。

    莉兹要带着她们去做身体检查,维希也跟着,他们跟姜盈告别后就走了。

    姜盈目送他们离开后才按响了光脑终端。

    打给李梦蝶。

    李梦蝶接通倒也痛快,“知道错了是不是?那就快回来给我开门!我就在你家门口等着呢!”

    被骑士赶走之后的李梦蝶是想着去住酒店来着,可到了酒店门口她又后悔了。

    凭什么呀!她堂堂帝国第五个3s的亲妈,有家不住去住酒店?她都丢不起那人!

    于是她就又打道回府了。

    幸亏姜盈很快也出门了,不然还会被她堵个正着。

    姜盈听懂李梦蝶的意思差点烦躁得当场骂回去,她勉强压下。

    “妈,你那姜氏中医的股份转让给我没?”

    一句话出来,暴躁的那个成了李梦蝶。

    “姜盈你个不孝女!我还没死呢!我可就剩下那点养老的资本了,你不养我不说还要惦记我那点东西吗?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忘了你刚刚才把我赶出家门了吗?都不让我在家住,你觉得我还会把股份给你?姜盈,你别做梦了!不管你在哪儿,你马上回来给我开门!我累了,要进去睡觉!”

    姜盈:呵呵两声,话也没说,直接给挂断了。

    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没关系,也不影响什么就是了。

    姜盈转身又回了姜家本宅。

    没了姜盈等人拱火起哄架秧子,娘家婆家两家人好像也打累了,姜盈进去的时候基本都歇了。

    个个脸上挂彩狼狈的好看,姜盈这一看到好悬没绷住笑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当他们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一样会不顾脸面的撕打起来,跟市井小民也没什么两样。

    看到姜盈回来,姜子封本来是坐着的,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冲着姜盈就吼,“你个不孝女!你还回来做什么?姜家的脸还没被你丢尽吗?你要是还有一点身为姜家人的自觉,你就该跪到我面前向我道歉忏悔!”

    姜盈冷笑一声,气都懒得运了,“你做梦呢?姜家的脸是我丢的吗?你们自己太作也怪得着我?你口口声声以姜家人为傲,结果你老婆自杀,你儿子骗小孩子钱,你女儿买凶杀人。为姜家生出了这样的后代,你才该到祖宗的牌位前道歉忏悔!”

    不知道是不是被伤的太深了,姜盈现在怼她爸真是眉头都不皱一皱了。

    姜子封气得指着姜盈的手哆嗦得像中风,连连说了好几句“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不孝女”。

    姜盈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她也懒得再跟她爸掰扯什么。她也该觉悟了,就像莉兹说的,有些人你要想再不被他们添堵,你就得把他们从根里镇得死死的。

    姜盈转向了姜氏中医里有实权的一些人,“我现在拥有姜氏中医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已经年过十八,所以我有权进入姜氏中医担任一定的管理职位。看来这两天大家可能会有些忙,我就不打扰了,那么三天之后怎么样?我会正式到姜氏中医报到!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些人先是一愣,随后就是狂喜。

    多少人抢都抢不到边上的3s啊,这是要加入姜氏中医的节奏?不要太棒!

    “欢迎欢迎,我们非常欢迎。”大家莫不忘了脸上还青着要不就鼻血还流着,靠近姜盈就想握手表示欢迎。

    姜盈转头就走,“那就先告辞了,改天姜氏中医见。”

    姜子封在后面狂叫,“姜氏中医我是负责人,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资格回到姜氏中医。”

    姜盈停在门口回看过去,“爸,您老了,您看要不要提前退休?”

    姜盈亲切地笑,侵略的意味第一次明明白白地释放出去。

    反击正式打响。

    她受够了总被纠缠总要背锅,既然各自安好做不到,那就都给我老实待着!

    咣,姜盈关门走了。

    姜子封身子一震,颓然跌坐回椅子。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们都在惦记着他的姜氏中医!

    休想!谁也休想!只要他不死,谁也别想抢他的姜氏中医!

    姜子封握紧的拳头青盘暴起,狰狞可怖。

    ……

    姜连翘和姜天冬悄悄地对视了一眼,姜氏中医,他们亦有份!

    ……

    出了门的姜盈再次打给了李梦蝶。

    不等李梦蝶开口她就先说话了,“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把你手里的百分之八股份原价卖给我再远离我,要不你就拿着你的股份远离我。二选一,我给你两天的考虑时间。如果两天之后你不做决定,我就帮你决定!”

    说完就挂,她都没给李梦蝶反应的时间。

    她觉得这样就是她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对李梦蝶的尊敬了,可是李梦蝶却觉得受到了天大的折辱。

    姜盈是她的亲闺女,有这么跟亲妈说话的亲闺女吗?

    李梦蝶当时就想骂回去,可是姜盈把电话挂了。

    李梦蝶再打过去,姜盈直接关机了。

    只见姜盈家的门口,一个穿戴优雅容貌靓丽的女人像个疯子似的又骂又叫。

    “姜盈你个不孝女!我当初就不该生下你!都说闺女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冤家!惦记我的养老本,却连家门都不让我进?你做梦!你休想得逞!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倒要看看有人注意到你妈在门口你却不给开门的时候,这丢的是谁的人!”

    她手里还拿着今早姜盈给的钱,可她现在全忘了,她只记得姜盈欠她的。

    她从来都想不起对姜盈做过的事情。

    ……

    李梦蝶不会想到她现在的一幕通过某隐蔽的摄像智能都传给了远在机甲战一团清洗机甲的海恩。

    海恩沉眸想了想,停下手边的事打给了秋漠。

    秋漠正在伦巴底街的某私人俱乐部打拳,一看是海恩的电话,他马上避开众人到偏僻一角接起。

    “是,海恩星将。”

    海恩开门见山,“听说你一直都有接私活的业务,不知道现在这业务还在吗?”

    秋漠纠结:这是希望在还是希望不在的意思?

    毕竟给了他机甲战一团的邀请,他如果在黑道上还有业务保留,以后入了团是不是对团里的名誉不太好?

    好吧,现在他也不缺钱了,黑道上这边也是时候终结了。

    正想开口说没了,却听得海恩说道,“我有事找你帮忙,价码随你开。”

    秋漠脸上的疤当时就绷不住走形了。

    他还把光脑终端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来显是海恩星将啊,这声音也没错。

    可……excuse-me?

    你是堂堂正派人士军部星将啊,这种熟悉的走黑道下黑手语气是几个意思?

    “呃,海恩星将请讲。”秋漠尽量不让自己的震惊表露出来,对于未来的上司,他一点都不想表现得太幼稚靠不住。

    “稍后我会传给你目标人物的信息,请把这个人手里所有的财产都骗出来,然后再把这个人弄离m38星。如果可以,她最好再不能回来。”

    秋漠:又仔细看了一遍光脑终端。

    如果不是海恩打过来就只是语音通话,他真想按下视频通话的按钮好确认一下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真是海恩墨尔顿,那个盛传最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的机甲战神。

    您老到底是什么心态才能如此平静又正常地说着骗人财产还要把人驱逐出m38星这些一听就不是做好事的话的?

    他接的真不是一个假电话?

    海恩:“时间:今天必须达成!价码随你开,我要等值发票。”

    秋漠:……还要等值发票哦?他可以说不会开吗?

    卧槽!要么就是对方是一个假海恩,要么他就是一个假秋漠!

    秋漠啪一下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听到了海恩的结束语,“目标人物的信息我现在就传给你,任务完成即刻付全款,请提前准备好等值发票。合作愉快。”

    海恩挂了。

    秋漠:啪一下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扯扯嘴角,真疼啊。

    看来他没做梦。

    叮,光脑终端提示音响,海恩传来了目标人物的信息。

    秋漠看到又是一通懵比。

    他知道这人是谁,就算原来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因为上面写的非常详细。

    李梦蝶:姜子封的前妻,姜盈的亲妈。

    所以现在是海恩大人对自己的丈母娘要下黑手了吗?

    完全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秋漠觉得自己混了这么多年的黑道可能是一个假黑道。

    “嘿,大漠,你愣在那做什么?还打不打了?”某男趴在拳击场的栏杆上冲秋漠抛媚眼,“要不,我们换个场地打?去我家怎么样?s级的男人我可还没试过呢!我可零可一,你随意啊?”

    秋漠回头,“爱丽儿,来活了,有时间接吗?”

    名叫爱丽儿的男人瞬间眼睛瞪大,“钱多吗?有船戏吗?目标没有超过一百岁吧?太老的我可不接。”

    秋漠扔下拳击手套示意他跟上,“时间有点紧,所以我给你平时双倍的价。船戏任你发挥,目标不仅没超过一百岁,而且年轻貌美风韵犹存。”

    “我接我接!”爱丽儿从拳击场上一跃而下,妖娆的身段却有着相当利落的身手,“现在就出发?目标男的还是女的?你总得给我个精心打扮的时间吧?”

    “不需要,你现在坏男人的形象正合适。”

    ……

    博昂最近心情超不爽的。

    告别了过去,也开了荤找到了人活一世的新快乐,他以为这回日子总算不用太枯燥了。

    然而事实是,他还是无聊到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涂了洗,洗了涂,红指甲油。

    他恨极了自己前三十年的枯守,如果他早知道最后等来的是巴森特的屈于形势,那么他根本不会委屈自己那么长的时间。

    他本就信奉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秋漠那个大混球!大瞎眼!跟他一起及时行乐不好吗?明明大家的型号那么合,配合也那么默契!

    不涂了!

    博昂一甩及腰长发站了起来,对于让自己不爽的不是巴森特而是秋漠一事他更是火上加火。

    他要出去寻欢作乐!四条腿的蛤蟆现在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那不遍地都是?

    博昂翘班出来直奔伦巴底街。

    他就要在秋漠的面前寻欢作乐,他要让秋漠知道拒绝了他是多么大的损失!他要让秋漠后悔!他要让秋漠回头求他!

    可是博昂刚到伦巴底街,还没来得及寻欢作乐呢,就看到了秋漠被一个妖娆身段的男人勾着肩膀由远及近。

    两人的身高相仿,身形也都属于精瘦型,同样出身黑道的气质看起来就特别合拍。

    不知道听到旁边人说了什么,秋漠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脸。一手肘拐过去又被挡回来,也不生气,反而笑容更大。

    博昂看红了眼。

    没他漂亮!

    没他的及腰长发和小红指甲!

    没他的柔韧身体和光滑肌肤!

    可秋漠都没有在他的面前笑成这样过!

    秋漠看他时拧着眉头说话时拧着眉头在他身上肆虐的时候也是拧着眉头!

    凭什么只对自己拧着眉头!

    他不服!

    “秋漠你个渣男,给我站住!这就是你新欢吗?你拒绝了我其实是因为他吧?他哪里比得上我了?他那一看就硬邦邦的肌肉摸起来根本不可能爽!”

    有几天没见到博昂了?或者说从认识博昂到现在也没几天。可这再一见,秋漠竟然觉得时间好像过了好久。

    他依然是这么的精力充沛,黑色的及腰长发散发着光泽,艳丽的小红指甲耀眼却又不显女气。

    博昂的脸本就有一种不辨雌雄的美。

    秋漠这几天一直在反省,怎么就犯下了那种绝对不应该开始的错误呢?

    几乎天天都在拳击场上度过,原因就是他想不出答案。

    但当他今天见到人,他知道了,原因就是这张脸啊!

    太魅惑!

    或许是初次醒来看到胸前被绑了蝴蝶结的时候,或许是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只能看着这张脸在床前喋喋不休的时候。

    那时候可能就入了心魔,才会在这人主动送上门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慷慨赴义。

    不然身处黑道这么多年,委身上来的男男女女那么多,他怎么就从来没有被诱惑过?

    原来他也有外貌控的隐藏属性。

    秋漠敛尽了脸上的笑,一言不出。

    爱丽儿先是疑惑地看看博昂看看秋漠,在看到秋漠敛笑又感受到秋漠倏然紧绷的身体后,爱丽儿笑了,大方得体。

    “你就是大漠的前任吧?抱歉,大漠好像提过你的名字,可我记性不好,忘了。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爱丽儿,大漠的现任。大家都是男人,就不用扭捏搞女人矫情那一套了吧?人来人往是常事,情动情终当随缘。如果不介意的话,留个联系方式吧?或许哪天心情好我们一起玩?”

    爱丽儿友好地向博昂伸出了手。

    博昂一甩手就给打飞了,“滚!你也配跟我这么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爱丽儿耸肩笑,也不生气。

    秋漠沉下脸来,想出言反讽,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道,“不必理他,我们走!”

    他转身准备绕过博昂。

    博昂哪里肯让他这么走,斜跨一步再挡,“玩视而不见这一套现在太晚了吧?怎么我们都比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关系要更亲密一点吧?让我想想你一共翻了我几面来着?”

    秋漠的眉头拧成疙瘩,终于忍到了极限,“是你拒绝结婚的,你现在再来翻旧账有意思吗?”

    爱丽儿惊喜地叫起来,“大漠,你想结婚了?那太好了!择期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去申请吧!”

    “你滚一边去!”博昂伸就推爱丽儿,可惜体格相差太多,不仅没推动,还把自己推得身子向后一仰。

    秋漠及时出手拉他一把,他才没有踉跄得更厉害。

    博昂觉得丢了面子于是更气了,“放手!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别拿碰了别人的脏手摸我!”

    爱丽儿连连点头,一边点一边把秋漠的手拉回怀里搂着,“大漠,摸我摸我,我不嫌你脏。”

    “你!”博昂要气炸肺了,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还有一天会遇到一个自己说不过的,“你就让他这么欺负我?秋漠你个渣男!”

    秋漠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走了,爱丽儿看在眼里,抢先说话,“大漠不气不气啊,我不嫌你渣。我也渣,咱俩一起渣,渣渣得正,命中绝配!”

    “啊--”博昂气得嗷嗷叫。

    爱丽儿还嫌叫得不够惨烈,“话说大漠你前任多大了?得四十了吧?看着比我们老很多啊?怎么脾气倒像一个还没成年的?被家里惯坏的吧?这个年纪还这个脾气也是极品啊。”

    “你,你敢骂我老货!我跟你拼了!”这话可是正戳中了博昂的心口,他挥着小红指甲就扑向了爱丽儿。

    爱丽儿那可是从小跟博昂一起在伦巴底街打出来的,能从秋漠手底下扛过一回合的他会是博昂能打得到的?

    人家身子一让,出脚尖一绊,博昂便狼狈地扑到了街边的墙上。

    劲道不小,脸撞上墙后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秋漠心一紧,本能地出手就要去扶。

    博昂含着眼泪花回首怒声斥道,“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

    秋漠收手,“爱丽儿我们走。”

    而这一次,博昂没有拦着。

    只是那两道像粘在秋漠后背上的目光也跟拦差不多了。

    爱丽儿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大漠,他喜欢你。”

    秋漠眉头的疙瘩再大一圈,“你看错了,他心里有人,但不是我,他现在只是不甘心。”

    爱丽儿又道,“大漠,你喜欢他。”

    秋漠沉默好一会儿,“我们这种人,喜欢太廉价了。”

    ……

    夜幕降临,海恩和姜盈都没有回来。

    李梦蝶怕错过,中间就没有离开去买东西吃。又因为形象,也不会找个地方席地而坐,就这么站了一整天。

    更要命的是,她一直憋着没去厕所。

    一开始憋着是想着再过一会儿也许那两人就能回来了,后来就成了再憋一会儿再憋一会儿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结果人一直没有回来,她却快要憋到爆了。

    就在这时旁边一家公寓的门开了,一个看起来坏坏的男人穿着小裤头出来送客,边送边说。

    “你就别再来了!我不会帮你的!我是住在姜盈家的隔壁,可我跟她一点也不熟好吗?而且就算熟也不会帮你牵线搭桥!你真以为姜盈就像星网上看到的那样亲切率性吗?可拉倒吧!她是如何对待她亲妈的,别人看不到我可看的一清二楚!如此不重孝道的一个人,她就是再是3s,在我眼里也是人渣一个!”

    粗鲁地把人赶走,正要关门时,眼角一瞥,对上了李梦蝶的眼。

    男人顿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连胸膛也跟着红了,“抱歉夫人,我失礼了。我没注意到您在这里,我……说出那样的话实在是……”

    “先生,我太冷了,我能到您家暖和一下吗?”李梦蝶哪里会生气,听到有人骂姜盈不孝道她简直都要开心死了,一种终于找到了共鸣者的感激。

    更何况这男人还这么年轻这么帅,身材还这么好。

    男人困窘地遮了遮自己的身体,最终还是慷慨地往旁边一让,“我一个人住,单身男人的家里免不了不太干净整洁,希望不会伤到夫人的眼。”

    李梦蝶的眼睛里冒出小火花,单身男人哦,那更好了。能住到这人区域的能是普通人?

    “不不不,先生太客气了。”李梦蝶进门,“不好意思,请问先生,我能先用一下洗手间吗?”

    “当然!夫人太冷了洗个热水澡也可以,请自便。”男人随后关门。

    关门之前冲站着远处的秋漠打了个手势:搞定!

    ------题外话------

    感谢威五儿,鼠鼠窝的家,小白wu,幸运的猫xp,q410016082小仙女们的票票!小红出场,给大家献妩媚亲亲啊~mua~

    另:今天潇湘有红包抽奖,投过票票的记得去试试手气啊~祝手气长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