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16 狼虎之姿泰迪之魂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夜色正浓郁,寻欢正当时。

    有家的如此,没家的更会如此。

    例如伦巴底街,黑暗的角落里,你随便扫一眼可能都会扫到个三五对。

    秋漠结束业务回来,目不斜视地在伦巴底街上走过。

    直到被人拦住。

    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一个认识,是博昂。另一个不认识,但看打扮,感觉应该认识他。

    否则不会在看到他的时候,第一时间吓白了脸。

    博昂没注意到男伴的脸色,事实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秋漠的脸上,虽然他现在的动作是正柔情蜜意地靠在男伴怀里寻欢的享受表情。

    “哟,前任回来了?你的现任居然不留你过夜?看着体格倒是挺壮,原来竟是个不中用的!他是不是顶不住你的攻势啊?”博昂挑衅。

    其实酸味更重,就是他自己闻不到。

    秋漠的眉头好像一看到博昂就会自动拧结成疙瘩。

    想薅光博昂的及腰长发,看他还怎么披散在别的男人的胸前。

    想拔光那十根手指上的红指甲,看他还怎么耀武扬威地搂上男人的颈。

    “滚!”秋漠冷道。

    博昂一手叉腰,嚣张地开怼,“你凭什么让我滚?这是你家啊?”

    “是是是,漠哥,我这就滚!”某男都吓尿裤子了,他用力拽下博昂还搭在他脖子上的另一条胳膊,“今天的钱我就不收你的了啊,你等的是漠哥你可早说啊?你差点害死我!漠哥,我没碰他啊,一点都没碰,真的!如果早知道他是漠哥的人,我连来都不会来啊!”

    某男人一边解释一边缩着身子后退,感觉自己解释得差不多了,扭身就跑了,比星际时代的大耗子跑的还快。

    “哎你给我站住!你的职业操守呢?你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说好的包夜八百呢?你丫要是这样的工作态度我告诉你你永远也别想走上人生巅峰!”博昂冲着逃跑的男伴这通跳脚骂。

    秋漠挑眉看他一眼,转个方向就走。

    博昂骂着骂着一回头,哎,人没了?那怎么行!今天就是来找茬儿掐架的!

    “你给我站住!”

    站住就站住,“有事?”

    博昂噎了一下,好像没什么事。

    啊不对。

    “你你你……你吓走了我今晚的大餐,你打扰了我的寻欢作乐,你赔!”

    “包夜八百的那个?”秋漠嘲讽地瞟博昂一眼,好像在说你的眼光就这样?

    博昂被这一瞟瞟得腿发软,这里是秋漠的地盘,秋漠在这里一站,那身上的狼性就会越加地放大。

    脸上的刀疤好像更狰狞了,他却看得心跳加速肾颤想撸。

    为什么那么多可选的对象自己独独选中了十八岁的他?博昂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奔着秋漠那副体格来的。

    但现在他想他好像错了。

    秋漠身上的狼性像有致幻成分的危险药剂,他不知不觉中就迷失了自己。

    “你想要我怎么赔?”秋漠问。

    博昂好像就在等这句话似的,回答不要更迅速,“你拿你自己赔给我!”

    话说出来对面的人还没有怎么样,他自己倒先热了四肢。

    也许是因为前三十年憋了太久,一旦开了闸就再难回到清静的最初。秋漠不知道,就这几天,博昂每天晚上都想着那回事想到睡不着觉。

    他也不是没想过去找别人,但不知为什么,不是看不上眼,就是下不去嘴。

    身体就像自动开发出了智慧一样,每一个毛细孔都在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地叫着想要想要。

    那眼里求欢的意味那么不遮不拦,秋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拧眸厉声喝斥道,“回你的家去!我没空陪你玩炮友游戏!”

    博昂不敢相信他都做到这份上了,秋漠居然还不肯跟他打一炮。他变丑了吗?他今天没洗头的原因?

    这回秋漠再走,博昂不喊停了。

    “我就不回家!我也没空陪你玩游戏!我稀罕你赔啊?三条腿的男人伦巴底街到处都是,没有你我找更好的!你走!你回头看一眼你就是孙子!”

    话说得特别狠,心也揪得特别狠。

    你回头啊!你只要回一回头,我就扒住你再不放了!

    然而秋漠没有。

    转过街角,扬长而去。

    博昂这回连秋漠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切,走就走,谁不会走啊?我也会!”博昂心涩涩地垂着头转身要走,却撞上了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醉汉。

    “你没长眼睛啊?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贵?臭死了,滚远点!”博昂气急败坏地怒骂。

    醉汉勉强睁开浑浊的双眼,笑出了一嘴的黄牙,“呀,美女!哥哥陪你共度啊?”

    说着他就一个飞扑把博昂抱进了怀里。

    博昂气疯了,“你特么的什么狗东西也敢抱我?快放开!放开!拿开你的脏手!啊--不许碰我的头发!”

    博昂和醉汉厮打起来,他要护着自己的长发,还要注意不绊坏指甲,这战斗力就损失了一大半。反观醉汉,本就有一定的武力值,再加上这么一醉,就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居然一时制住了博昂没让他逃脱。

    只听得“嘶啦”一声,醉汉扯坏了博昂的外套。

    博昂白皙的肌肤一露出来都像是发着光,引得黑暗的角落里一众惊艳的呼声。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竟是有好多人开始向这边靠拢了。

    黑暗的伦巴底街,这样的事情数见不鲜。

    没有人去管,相反还有人不嫌事大的吹起了助威的口哨声。

    博昂慌了,他的长处不在武力上的,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招架得住。

    他不惜外套被撕得更坏终于摆脱开了醉汉的控制,他抓着破碎的衣服就要跑,可前面的路已经被好几个连脸都看不清的人挡住了。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别做让你们后悔的事情!”

    博昂边说边伸手去衣兜摸自己的手术刀,可是没有,今天他出来的时候特意换了衣服,忘带手术刀了。

    一群人发出了难听的笑声,那笑里的讽刺特别明显。

    后悔?跟他们这群人谈后悔?这跟对牛弹琴有区别?你似不似傻?

    博昂被逼得一步一步后退,“我认识秋漠!不对,我是秋漠的人!你们要敢动我,秋漠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话一出来,笑声更大了。

    刚才秋漠对他是个什么态度,他们可看得太清楚了。

    想秋漠在伦巴底街多大一号人,想委身的人多了去了。就这么个老货,也配肖想秋漠?

    没人把博昂的话听进去。

    没人说话。

    他们就像脚底的阴影,悄无声息地,不容反抗地,一点一点逼近着。

    博昂不能再后退了,身后也有人围了上来。

    博昂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他迅速四处扫视,希望能找到任何称手的武器,哪怕只有一件。

    然而什么也没有。

    看得到的只有一群连五官都看不清的人,闻得到的都是一股子发了霉的酸臭味。

    博昂终于知道害怕了,秋漠的名字就那样脱口叫了出来。

    现场突然安静了。

    这群人停下了。

    博昂眨眨眼,这群人开始后退了。

    如退潮的浪。

    来的时候汹涌,退的时候更迅猛。

    唰一下就没了。

    博昂猛地转身,看到了秋漠重新出现在街角的身影。

    “过来。”秋漠说完就走。

    博昂愣了愣,抓着衣服连忙跟了上去。

    ……

    夜,恢复了宁静。

    ……

    莉兹忙完后续工作很晚才回到家,一开门就看到姜盈在吃土蛋蛋。

    她现在都懒得理姜盈时不时作妖的行为了,“又跟你男人吵架?又闹离家出走?你挺能耐啊,甭管怎么闹倒是不耽误吃。”

    姜盈拿手背抹抹嘴,“吵架是为了自己痛快,离家出走也是为了自己痛快,既然痛快了,我为什么要耽误吃?吃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你不要拿鸡毛蒜皮的事情侮辱它好吗?”

    莉兹对姜盈的谬论一向服气,换完衣服稍洗一下马上加入到了姜盈的吃食大业中。

    姜盈边吃边问,“事情收尾收好了?那群小女生的家长没说什么吧?”

    自己家孩子出去一天就浑身带伤的回来了,哪怕医疗费有人出,这谁家的家长也不可能坦然接受。

    莉兹做个苦脸,“我能怎么办?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我没提前预估到风险,我的错,躺平任嘲呗。还好那些孩子倒是个个仗义的很,还知道帮我说好话。那些家长埋怨几句就埋怨几句呗,我听着就是了。”

    姜盈安慰地伸手拍拍莉兹的头,“要不你这工种也是容易招恨。你想啊,帮人分手,如果两人都能谈妥,还用得着找你帮忙?找你帮忙的肯定是有一方不愿意啊。这有一边不愿意就得有矛盾,你再一出场,得,矛盾全都得冲着你来了。要不你换个赚钱的法子吧?”

    莉兹扭头作势要咬姜盈的手,做什么拿拍宠物的架势拍她?再拍咬你啊?

    “怎么换?业务开展了这么多年了,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了,正赚钱的时候我可不换。没事儿,姐怕过什么?废f那会儿动不动就被泼咖啡被打耳光,我不都挺过来了?只要有钱入账,什么事都不叫事!”

    “是是是,您是社会我莉姐!”姜盈谄媚地喂莉兹一口土蛋蛋。

    莉兹也不推辞,就势摆出大姐大的派头,“那莉姐的话你听不听啊?年轻人,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矛盾是一次滚床单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一次嘛。”

    “我加你个头!”姜盈抓着土蛋蛋扑过去和莉兹打闹成一团,“不谈男人就还是好朋友啊?小心我跟你翻脸。”

    莉兹被糊了一脸的土蛋蛋瓤,她干脆拿脸在姜盈的脸上滚,“你再来我家蹭睡,我先跟你翻脸!床上多个人你知不知道晚上睡觉我翻身都不尽兴?”

    姜盈张嘴开嚎,“好你个没良心的!我陪你吃陪你睡,你现在倒要来嫌我挡着你翻身了?过去那么甜蜜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还说过可以喂我一辈子土蛋蛋的!你欺骗了我的感情,我不活了--唔!”

    被莉兹拿土蛋蛋皮噎住了嘴。

    莉兹鄙视地看一眼姜盈后起身,“我那也叫欺骗?今天姜天参那才叫专业欺骗!不过现在女人们也是啊,你看妞妞多聪明一娃,怎么就也上当受骗了呢?女人一谈情就智商下降真是邪门了啊。”

    “谁说不是呢。”姜盈想到了自己,她明明都打定主意要跟海恩离婚了,结果却又和他滚到了一起。

    智商呢?在情动的时候被身体吞掉了。

    扶额,烦躁自己不争气。

    这也是她不想回家的原因。

    莉兹看到她沉默就大概猜得出是为什么了,但这次她没有多说。有些事情别人说再多也没有用,还是需要本人想清楚才行。

    “我累了,先去睡了,你是想反省还是想睡觉自己随便啊。”莉兹往卧室走,走到一半又停下,冲姜盈挤眉弄眼,“你猜你这次来你家男人会不会又在外面守着?”

    “我管他去死!”姜盈砸出一个抱枕。

    可是莉兹离开只剩下她一个人后,她又忍不住想去窗户那里看。

    会来吗?啊,她妈还在她家门口守着,他如果回了家会被她妈先缠上吧?

    哼,缠上就缠上,她才不在乎!

    姜盈抱着抱枕靠坐在沙发上却没进屋去睡。

    在想什么,或者在等什么。

    她嘴上不说,但心里很明白自己有多没出息,她在等海恩来接她回家。

    夜色越来越深,她去窗户那里看了好几次也没看到海恩的悬浮车。

    等的越来越心冷时却听到了光脑终端的提示音。

    点开一看,那是一份通知书,通知她的姜氏中医的股份多了百分之八。

    姜盈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她妈转给她了?这么痛快?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给了李梦蝶,可是光脑终端却提示:用户已关机。

    这很奇怪啊,姜盈想不通。李梦蝶就算给她也不可能什么好处没从她这里得到就痛快给了吧?这中间肯定有谁做了什么。是谁呢?啊,她老公。

    姜盈才想到这里就看到窗户灯光一闪,是正朝着她这个方向照过来的。

    姜盈飞奔到窗户一看,海恩正坐在悬浮车里冲她勾手,那意思,出来。

    切,他说让她出去她就出去啊?她不要面子啊?姜盈心里明明都美了,但却原地矫情中

    叮,光脑终端又响了。

    打开一看,是海恩的留言。

    --我亲自确认的,你妈离开m38星了,所以出来吧,回家。

    姜盈转身就向门外跑,都忘了向莉兹打招呼。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她太好奇了!姜盈坐进海恩的悬浮车时这样对自己说,她才不是想回家,她就是想弄明白他用了什么方法。

    看到海恩就要启动悬浮车,姜盈赶紧提前说道,“别启动,你把怎么弄走那人的方法告诉我我就下车。”

    海恩拿眼角冷睨她一眼,一按锁车键,二按启动键。

    “海恩你混蛋!”姜盈急了,扑过去就要按解锁键。

    海恩长手一捞再一抓就把姜盈以扑过来的姿势按在了他的大腿上。

    还是不说话,开车,回家。

    姜盈就像一只被踩住了盖的小王八,四肢这通扑腾啊,“你快放开我!你放不放开?你不放开我可咬了啊!”

    海恩狞笑一声,就是不搭理她。加速。

    “你!你!好,当我没招儿是不是?我咬死你!”姜盈低头就在脸下的大腿上来了正正一大口。

    海恩手一哆嗦,悬浮车差点直坠而下。

    姜盈咬的是他的大腿那块,还比较靠近大腿根。

    疼倒是不疼,但痒了。

    这块地方,痒可比疼难受多了。

    在姜盈看不到的位置,海恩的表情都凝固了,“别闹!”

    姜叛逆上线了,“谁跟你闹了?快放开我!不然我还咬!”

    军裤太厚,肌肉太硬,其实姜盈咬的口感并不好。

    但能给海恩添堵,她就痛快。海恩要是生气,她就心情爽得能开花。

    “放不放开?你放不放开!你……我咬!”好不容易有一次占了上风,姜盈觉得她不能放弃这个翻身的机会。

    寻着刚才咬过的湿漉漉的牙印,姜盈又是一口。

    海恩当时就闷哼一声,姜盈听到神经都爽升天了。

    哼,知道疼了吧?真以为次次都被你制住反抗不了呢?姐可也是3s!

    姜盈的智商不知不觉中就下了线,她根本就忘了,咬人这事儿跟是不是3s一点关系都没有。

    感觉到海恩的大腿有要躲的倾向,姜盈干脆两手死抱住了海恩的大腿。

    想跑?咬不瘸你!

    这一口下去海恩可不是闷哼一声了,他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受到了极大刺激时的吼叫。

    说是受到了惊吓吧?听着还有那么点欢娱。

    说是兴奋的吧?听着却还有那么一点痛苦的压抑。

    这复杂的很是让人心里发毛啊!姜盈懵了,费力扭头去看海恩到底怎么个情况。这一看,正看进了一双泛着吃人凶光的眼睛里。

    那是怎样粗砺又凶猛的眼神啊,像一把还没有开好刃的刀,迫不及待地就想砍上猎物以证明自己的锋利。

    姜盈被看得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那是男人的大腿啊!她咬哪里不好非得咬那里。

    这不是自己作死么?

    姜盈慌里慌张地拿手就去抹,好像这样就能抹掉她曾经咬过的痕迹,“不疼,不疼哈!您老是3s,哪能连这点伤都扛不住对不对?别急,别激动,别……”

    硬啊!

    最后两字没能说出来。

    海恩双手离了方向盘。

    离开之前不忘提前按下了自动驾驶的按钮。

    一手拎姜盈的后脖领子,一手提臀勾腿,姜盈就被他抱坐到了大腿上。

    “我真想让你咬死!”海恩狂暴地低吼一声,死死吻住了姜盈的唇。

    其实他现在最想做的是让姜盈继续咬下去,可这种事情,对方不主动的话,他哪里舍得。

    “啊……你别……这里……呃--”

    姜盈想起了曾在机甲里没下限的各种不可描述,她一点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于是她剧烈挣扎着,可惜换来的只有更镇压。

    ……

    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狼虎之姿泰迪之魂。

    ……

    海恩星将飙车从来不带刹车上路。

    ……

    姜盈再一次像软面条似的被横抱回了家。

    ……

    第二天姜盈醒来又是一通批评与自我批评,但绝口不敢再提离家出走的事情了。

    因为一醒来就先看到了贴在床头的一张表格。

    标头:新婚百日。

    里面的表格已经填上了几项,从时间到地点,从体位到持久强度,等等等等,事无巨细,一应在列。

    最后“有求必硬,坚决完成老婆新婚百日的目标”的标语触目惊心。

    姜盈:想死就两字。

    ……

    海恩语录一:老婆有情绪,那就是老公“做”的不够!

    ……

    周一开学,姜盈是扶着腰进教室的。

    劳拉等人看到就是一通心照不宣的哄笑,“咋的啦,星将夫人,肾虚啦?不是我们看不起您,实在是您这3s看起来好像不怎么靠谱啊。”

    姜盈一人给一个恶狠狠的目光,“你们就邪恶吧!我这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吗?是来的时候为了救一个差点撞到悬浮车的小孩子,我以极难的一个角度飞扑了一下才造成的!你们能不能清新点?才十八岁就个个老练的像家庭妇女似的,怪不得你们觉醒不了,这心就没用到正地儿上!”

    “艹!大周一的就往我们心上戳刀子,姜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兄弟们挠她啊!3s了不起啊?肾虚了不起啊?挠你个满脸血花开看你还能不能得瑟!”

    一群人又笑闹成一团。

    科兰还是那个唯一稳定大局的,“别闹别闹,姜盈的腰好像真的挺疼,你们别再加重她的伤势。”

    雀斑刘凄惨一叫,“我的心更疼好吗?你们都觉醒了我还是废f,你们还不转走还非得在废f班刺激我,我每天都生不如死啊!苍天啊大地啊,下来一道雷劈死我得了!我不活了--”

    她这一叫,其他人也跟着悲从中来。

    “我为什么就没有抢到去大比的名额啊!我明明比胖达更聪明啊!他穿的c家红豆款裤头还是我介绍他买的呢!”

    “说好一起废到头,你却偷偷觉了醒!啊,心痛到不能呼吸了我!”

    “为什么大比每年只让十八岁的参加啊?既然跃级觉醒都实现了,那跨岁觉醒不也是有可能的吗?我想参加明年的啊!”

    人的有时候的确可怕,但有时候也会是一种激人上进的催化剂。

    如果他们一直都是废f,他们也不会生出什么不切实际的来。(像姜盈那种我就是废f我也有可能哪天蜕变一跃成为3s的变态幻想,还真不是一般人敢想的。)

    但谁让他们后来看到了自己的努力带来的变化,看到了姜盈等人的觉醒,看到了那本来不可能光明的前途突然一下子就打开了缺口。

    谁不想变强啊!谁不想一手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人忽视的存在!

    雀斑刘小心翼翼地靠近姜盈,“听说你是n250星的永久所有者了?艹,你怎么就那么好命!不不不,现在不是我羡慕嫉妒恨的时候。我是想说,姜盈啊,带我去你的n250星来个私人小比怎么样?也许我也能觉醒呢?你就帮帮我吧。”

    教室里安静下来,雀斑刘的话也是他们想说的话。

    当希望就在眼前,他们做不到视而不见。

    姜盈还真没想过这事。一是最近事情太多,她脑子天天烦的头大,也没空去想;二是她知道海恩给自己买了n250星也是这几天的事,她还没得及去想这之后的问题。

    雀斑刘的话的确让她有些心动,可是她却不能草率就答应。

    上次大比那么大的规模,那么严密的安保措施,可最后还是出了意外,损失也是不小。这如果是她全权负责的话,护一个雀斑刘还行,但总不能只让雀斑刘去就不让别人去吧?毕竟全班都是当初一起抱着团艰难走过来的。

    然而让全班都去?她是3s也不可能都护得住的。这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到时谁来负责?

    事情太重大,姜盈正想着如何说才能不伤了雀斑刘的心,这时上课铃响了。

    大家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麻溜各回各位坐好了。

    然而某个小老头拐杖拄地的声音却是迟迟没有从走廊里响起。

    “怎么回事?桑德鲁老师呢?不会又罢课了吧?”姜盈问科兰。

    科兰这回也摇头了,“没听说桑德鲁老师又怎么了啊?”

    胖达探头探脑地往门外瞅,“老师年纪大了,你们猜他会不会摔倒在某阶楼梯上,此时正等着我们赶紧去营救?”

    “你可拉倒吧!”莉兹踹开他,“他天天拿着拐杖追着我们打的时候比你身手都利索。”

    “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不管什么情况我们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

    此时的校长办公室。

    格多看看办公桌前的老爷子,再看看桌上老爷子刚交上来的辞职信,表示有点不能理解。

    “桑德鲁老师,是你说的只要我不让你去接别的班,也不让别的学生转入你的班,你就一直带着废……啊不,f班直到毕业。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还未到协议终止时间你就提前要求辞职,你这是单方面毁坏聘用协议!”

    桑德鲁老爷子难得没脾气,“这的确是我的问题,所以违约金我照付。”

    格多极力压着怒火,“桑德鲁老师,你说实话,是不是有人高薪挖走了你?我不会生气,您现在身价不一样了,我特别理解。您只要给我个数目就好,我翻一番给您再挖回来!”

    “不是。你了解我的为人,这种事情我还不屑于说谎。”桑德鲁老爷子正色道,“本来不想说的,但看来格多校长好像需要一个更合理的理由。好吧,我告诉你,我并不是说辞职就去别的学校,而是我准备自己要申办一个新学校。”

    “不是,您等会儿的。您说什么?想要申办一个新学校?”格多震惊地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了,“现在申办一个私立学校有多么难您不是不知道吧?而且m38星的学校已经多到数不清了,现在再办私立学校不赚钱了。老爷子您是不是想抽了?”

    桑德鲁现在想抽格多,他要想赚钱用得着办私立学校?他只要松一松口,有的是人超高薪请他。

    但鉴于辞职还没谈妥,他只能先忍住。

    “我要申办的学校是专门招收废f的学校,当学校初步有了成绩,我还希望能够提议帝国实行学校分级。s级就该在s学校得到更充分的刺激觉醒,废f就该在废f学校在保证生存能力的前提下保守觉醒。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这样的教学思想才是对的,可惜千亿年来,人类为了更快的向前发展给遗忘了。”

    市场是个特别残酷又狡猾的东西,它主导着人们的走向,可它又不承担任何责任。它会说,你看啊,你们人类自己形成的市场,你们喜欢什么,市场上什么就多什么就好,你不能说你没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就把原因怪在跟市场气场不合。市场就是个没有智慧的载体而已,决定你行或不行的还是你们人类自己。

    桑德鲁老爷子不赞同这样的观点,他觉得市场就该掌控在人类的手里。

    归根结底星际时代还是人类的星际时代不是吗?

    市场可以自由发展,但宏观调控必须是人类来把握方向。

    怎么能让市场反应出来的高等级基因人类最重要,人类就一窝峰地追求高等级基因呢?那低等级的怎么办?说起来是没有扼杀。可堂而皇之地给出了一个什么废柴补贴就已经是在扼杀这一批人的生存意义了。

    --看,你们没用,帝国都放弃你们了,你们按月领着废柴补贴混吃等死别添乱别影响人类文明的更向前发展就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桑德鲁老爷子觉得这样不对,当一个人没有了,那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

    而扼杀了一个人的,就是扼杀了这个人的未来,从另一方面来说跟扼杀了这个人还有区别吗?

    “格多校长,我已经一百八十岁了,再多活也不过百年的时间。我怕再不开始,这一百年里我就见不到帝国实行学校分级的那一天了。给您添了麻烦我很抱歉,但还是请您理解,并允许我辞职!”

    格多校长终于明白了桑德鲁老爷子,但明白之后就是滔天的愤怒。

    “桑德鲁老爷子,您一百八十高龄了,那您就该知道二十年前曾有人提过学校分级的观点,那人还偷偷地试行过。可结果呢?一群暴徒冲进了废f的学校。因为学校里没有高等级基因,所以没能有人做到有效的反抗。最后这群暴徒将学校里的所有学生还有一个老师在半天之间全部杀害了!”

    桑德鲁老爷子瞬间脸色惨白,他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阿衡就是那天为了保护学生才死去的。

    格多校长只以为桑德鲁老爷子是被这样的旧新闻给吓到了,“帝国把低级基因和高级基因放到一起教育并不只是在资源方面就做了侧重,也是为了在有意外发生的时候,高级基因也能保护低级基因。而且f级们也不是就没有了希望不是吗?您看在您的教导下,这次去大比的五个废f都觉醒了不是吗?”

    格多校长语重心长,“您心系废f这一点特别好,我也特别钦佩。但是您也可以在学校继续教导他们嘛!我并没有让您去接手别的班不是吗?您只要带好这一个班,我觉得您就足以写入帝国历史名垂千古了。”

    “不,我并不在乎是名垂千古还是遗臭万年。”桑德鲁老爷子的表情越加义无反顾,“二十年前意外发生的原因不该归到学校分级上,而是当时该学校的负责人疏忽安保智能所致。一码归一码,我不会因为曾经开始不顺现在就放弃了继续努力!”

    那样他还如何对得起死去的阿衡。

    “抱歉,我坚持辞职!哪怕格多校长并不同意,也无法阻止我。”桑德鲁老爷子把一张芯片放在格多的面前,“这是违约金,告辞。”

    ……

    “哇,桑德鲁老师辞职了!说是要去办什么专教废f的学校。”终于有人打听到了小道消息。

    废f们举班震惊了。

    “老师不教我们了?”

    “屁!你什么脑子?我们从这个学校转去老师的新学校不就可以了吗?”

    “哇塞,学校里抬头低头全是废f?感觉不要太棒!这下谁也不用看不起谁了!我想去!”

    “喂喂喂,姜盈你们几个去不了了吧?毕竟你们都觉醒了。”

    “等等,你们先别想那么快,你们觉得格多校长会允许我们转走吗?”

    姜盈等人的归来带涨了帝国第一学校的声望,带高了桑德鲁老师的声名,同样也带旺了姜盈所在的整个废f班。

    外面的人都在说,已经觉醒的咱拉拢不到,可剩下的呢?当初抢参加大比的资格时好多人的成绩都差不多呢。如果不是有个五的限制,没准人家去几个就能觉醒几个呢。

    走在学校里,过去的歧视早就不见了,甚至还有高级班的学生主动上前打招呼,虽然一张嘴就是打听桑德鲁老爷子又给他们做了什么练习,但这样友好的同学关系对于废f们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他们自己都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身为校长的格多会那么容易就让他们转学走人?

    听说外校的来谈交换学生哪怕不是姜盈就是其他的废f的事情都被格多严词拒绝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个没完,姜盈等五个却是少有的沉默了。

    一直沉默到放学,五个人才聚到了莉兹的小公寓。

    科兰首先道,“桑德鲁老师的决定很好,我想支持。可如果我支持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毕业前的这三年我再也不会上到桑德鲁老师的课了?”

    胖达难得低气压,“我们废f班一路抱团走过来,缺了哪一个都不再是废f班。桑德鲁老师就不能等我们毕业了再提学校分级的事情吗?那种事情一看就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得到的吧?而且他明明说过了会带我们直到毕业的。”

    莉兹拍拍胖达的肩膀,“老师有老师的考量,我们可以不理解,但起码得做到尊重。”

    秋漠想了想道,“这事是盖西先生有一次喝醉了,我无意中听来的。也许你们也需要听一听。”

    秋漠便说起了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意外。

    “第一所废f学校是一位叫阿衡的女士创建的,也就是盖西先生的母亲。建校没多长时间,一群暴徒就冲进了学校。当时老师只有阿衡女士一个,学生倒是有二十多,但全部是废f。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人能做到有效的反抗,也没有人能及时报警,该所学校里的人在半天之间全部被杀害了。”

    姜盈一边听一边马上打开光脑终端查寻当年的新闻,然而除了一些蛛丝马迹,正式媒体的报道却是寥寥无几。

    “这是为什么?”姜盈问。

    秋漠嘲讽一笑,“因为死的人太多,当地区域的负责人怕影响自己的政绩,便尽可能全面地镇压了消息。再加上死的都是废f,也不会有多少人关注这事。你们仔细看看那些蛛丝马迹,说的最多的还是学校分级就是自己找死的言论吧?”

    姜盈等人懂了,他们就是曾经这么过来的,曾经死了都可能没人多看他们一眼。

    “桑德鲁老师现在一定需要帮助。”

    “我们能帮什么?”

    “钱!钱到位了,申办新学校才能更快吧?”

    “我们有钱吗?”

    “上次大比的奖金?”

    “我的已经没有了,理由你们知道的。”莉兹举手。

    科兰第二个举手,“我的给爸妈用来扩充花店了。”

    秋漠第三个举手,“我的捐给盖西先生的废柴联盟了。”

    胖达,“我的……差不多快花光了。”

    众人瞪他,胖达解释,“喂,上次请你们可都是我一个人掏的腰包!而且请了你们不请其他人吗?咱班我都请过了,这才……啊,姜盈你呢?”

    “我的才给我妈了,别问我为什么啊。而是就算在,那些钱对于维持一个学校来说也是不够的吧?我们还是需要赚大钱去帮忙!”

    “怎么赚?”其他四人异口同声。

    姜盈很是不甘愿地说出了口,“n250星!”

    她老公是不是提前算准了她得收下n250星?可恶!她现在还真不能把这块香饽饽推开说不要了。

    ------题外话------

    感谢大蘑菇,咖米,黄雪爱,星星的宝宝,jt200809,qq1813455b8c*,默蒅丫丫,冰雪红,judychen,weixin0bbc1a*,丝丽娜,清风旦,huisheng100,mengyin1984,weixinb1bd8b*,187*9435,墨染琉璃殇花,weixin724c14*,云影殊璃,宝呗璐小仙女们的票票!话说你们这是今天集体领的票么?突然这么一窝蜂地向我砸来,我幸福的有点晕啊~

    另:我自己抽奖就中了4元宝,求晒比我更惨的来安慰我!55555

    再另:小仙女们有空给自己起个昵称啊,尤其是给我12张月票的187*9435小仙女,给我个昵称啊!不然我做梦感谢你都不知道亲谁啊!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