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0 海恩:夜生活的频率必须尽在掌握!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网上爆丑闻一般都有固定的套路,通常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id爆出,然后经由营销大v号转发,转发之后再几经反转,各方势力出来带节奏各撕一场,广大吃瓜群众到各个相关id下轮番观光一回,这才会火起来。

    但这一次姜氏中医的丑闻曝出不走寻常路。

    人家一上来就是“绝杀”的气场。

    没有名不经传的小id,先点名姜氏中医内有污垢的就是姜氏中医的执行秘书,也就是姜子封的秘书梁彦德。

    而且不只是有图有真相,人家一上来甩出的就是视频。

    姜子封在办公室里的各种视频。

    破口大骂的,暴力打人的,收受贿赂的,交易的。

    数量之多,画面之高清,任谁看了都说不出作假二字。

    姜盈等人眼瞅着这#姜氏中医什么恶心玩意儿#的话题就超过了#食货帝国#。

    脸皮薄如科兰者,在看了一个视频后甚至都不好意思再点开别的了。

    虽说他们一直是站在姜盈这边,完全没把姜子封当自己人看待的,但说到底姜子封还是姜盈的血缘亲爸。这血缘亲爸在网上出了丑,姜盈的脸上也不可能好看的。

    其他人也是莫不担心地看向姜盈。想安慰吧?可这种事情又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安慰起。不说话吧?还觉得自己光看到了就已经是在姜盈心上插刀子了。

    倒是博昂先开了口,一点也没给姜盈留面子,“早就看出你爸渣来了,没想到他还能渣得更清新脱俗出尘绝艳。你姜家这回是大火了!”

    “闭嘴!”秋漠拿土蛋蛋堵住了博昂的嘴,眼睛里头一次流露出对博昂此行为的不满。

    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欠儿欠儿的像个未成年的孩子?过分了啊!

    别看平时都是博昂的气势碾压秋漠,但当秋漠真生气的时候,博昂还是知道收敛的。

    做个闭嘴的动作,博昂老实着不再说话了。

    姜盈脸色很难看,只觉得刚刚才因为“食货帝国”高涨的脸面,唰一下就让他爸给作没了。

    这样面目的姜子封也是她从来不知道的,她心中的“爸爸的形象”因为这次彻底地碎成了渣渣。

    胖达讪笑着强行安慰,“内什么,这个秘书不厚道啊。干着你家的工,领着你家的钱,他回头却把你爸卖了,这特么的什么人啊!”

    姜盈有气无力地摇头,“怪不上人家,如果我……爸他真的做过了那些事情的,那么就算不是今天秘书给爆出来,改天也会是别个人爆出来。他自己没立正,不能怪别人把他的真实面目暴露出去。”

    恨姜子封如此不争气吗?当然恨!她现在连“爸爸”二字都要没脸叫出口了。

    但姜盈还不至于因此就看不清事情的本质。

    “梁叔我有过几面之缘,是个特别本分的老实人,按说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左右了梁叔的行为。”

    莉兹一拍大腿,“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这其中要是没有他们从中作梗,我脑袋砍给你!”

    维希接话,“这些都是后话,我觉得你现在还是要先考虑姜氏中医的问题。这么大一丑闻闹出来,姜氏中医内部会动荡吧?姜子封的执行院长身份还能坐稳?近些年姜氏中医的发展本就是在倒退了,这回再闹上这么一出的话,姜氏中医能不能继续存活还是个问题。你确定还要进驻姜氏中医吗?”

    那她就更得进驻了!抢回姜氏中医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为了断绝姜子封和李梦蝶再来给她添堵的源头。

    她姓姜啊!

    姜盈站起身快步向外走,“不行,我还得去趟姜氏中医,哪怕他们现在并没有心情见我我也得去。”

    话声还在空中飘着,但人已经很快没影了。

    科兰担心道,“我们不跟着去行吗?姜氏中医还有姜家今天都会大乱吧?别再动起手来。”

    莉兹指指门外,“放心好了,有人跟着。”

    ……

    姜氏中医当然在乱。

    几大股东在下班后聚集到一起本是为了迎接姜盈的,想着姜氏中医这些年的业务下滑可算要到头了,待到姜盈这股新血液,还是超强血液的加入,假以时日他们姜氏中医必将卷土重来再回巅峰,几个老人精们也是心情不错。

    姜子封也来了,他正在极力劝说各股东不要一开始就给姜盈重要的位置,说姜盈再是3s也是个完全没有管理经验的新人,总要先磨练一番的好。例如就从药草的认知和培育开始做起最好。

    正说的起劲儿时,有人发现了星网上开始初露端倪的姜氏中医丑闻。

    大家一看到转发最多的视频是出自姜子封的执行秘书梁彦德的id之下时,大家都懵比了。

    梁彦德也算姜氏中医的老员工了,自从二十年前任职到姜氏中医后,那是认认真真勤勤恳恳从一名小文职一路爬上的现在执行秘书高职。

    做人很本分,业务能力靠得住,大家都对这位梁秘书印象不错。

    这怎么就突然背叛了姜氏中医呢?

    疑惑间点开了那些视频,然后这些人就原地爆炸了。

    姜子封过去的形象经营的不错,连姜盈都不知道他还有另一种面目,更何况这些外人。

    他们一直都以为姜子封是个儒雅有学识,稳重又精干的人,然而视频里那个姜子封却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暴力打人,收受贿赂不说还各种交易。

    场景太熟悉,就是现在他们所在的姜子封的办公室,这让他们根本无法否定视频里不是姜氏中医。

    某个大股东突然跳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坐的沙发也出现在了视频里。而视频里,他的位置上坐的是姜子封,姜子封的面前则跪着一个美艳的女人,女人啥也没穿,像女奴一样为姜子封做着各种不可描述的服务。

    “姜子封!这这这这都怎么回事!你马上给我们解释清楚!”

    “姜子封!这是你吗?你快说这不是你!你快说--”

    “姜子封你是姜氏中医的负责人啊!你头顶的不只是你自己的名声,你还顶着姜氏中医的名声啊!你怎么就能……怎么就能……”

    “完了完了完了,我姜氏中医多少年的名声啊,就这么栽到你的手里了!姜子封你愧对祖宗啊!”

    姜子封被群起而攻之。

    其实不用大家群攻,姜子封现在已经脸白如纸了。

    为什么梁彦德做了他这么多年的秘书他都没换过人,就是因为他了解梁彦德的为人,百分百相信梁彦德绝不会到外面瞎传什么话。

    姜子封一开始也没有这样的,但在姜盈一次又一次的该觉醒却没有觉醒的时候,他觉得压抑极了,觉得曾经那么羡慕他生了一个3s高基因女儿的人都改成嘲笑他了。

    他想发泄,但又要顾及形象不能随便发泄,于是他就开始在办公室里发泄。一开始只是训斥部下,后来就演变成动手,再后来有贿赂的他也敢接受了,交易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最初的时候他也害怕过,害怕东窗事发自己毁了自己。但这时他发现,唯一能察觉到端倪的梁彦德不仅没有说过什么,反而还在谁来闹事的时候帮助他掩盖和镇压。

    姜子封的胆子于是越来越大,他甚至还有了一种自信,那就是只要他的执行秘书还是梁彦德,那么他的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发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狠狠地捅了他一刀子的会是他曾经那么信任的梁彦德!

    梁彦德不是就在外面加班呢吗?自己来的时候他还对自己特别恭敬地行礼问好来着,为什么他突然就这么……

    不,他不相信!他要找人对质!

    “梁彦德你给我进来!进来!”姜子封说着就向办公室门口冲。

    不等他冲到门口,门开了,梁彦德出现在门口。

    梁彦德的表情特别坦荡,“姜子封,不用你问,我全都告诉你,就是我做的,而且我用的还是医院的光脑,还是在工作时间曝出的!就在刚才!”

    姜子封身体一震,然后猛然举起拳头就要打向梁彦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好吗?你结婚要买房我没有先替你垫付?你的孩子要申请上帝国第一学校我没有帮你找关系?这么多年我换了那么多人,就你,我从来没动过换的念头!我那么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其他股东们不说话,但都恨恨地瞪着梁彦德,他们在等梁彦德能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理由。

    梁彦德闪身躲过姜子封的拳,还顺势一脚踹倒了姜子封。

    “你对我的确不错,但那又如何?你忘了你从我的身边抢走了谁吗?艾珊!艾珊是我这一生爱而不得的人,因为她说爱你愿意等你,所以我娶了别的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可你呢?艾珊没嫁你都给你生了四个孩子,你却连个名分都不能给她。”

    梁彦德痛苦地笑,“她终于得偿所愿嫁给了你,而你又做了什么?你连她的第五个孩子都没能保住!你最后还逼得她撞撞自杀!姜子封,我告诉你,当年进姜氏中医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哪里值得艾珊一生相随。”

    姜子封才挣扎着站起来,一听这话又跌坐了下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信任了这么多年的一个人居然是从一开始就埋藏着祸心到了他的身边。

    “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想把你的真面目公布于众了,是艾珊一直在劝我我才没有动手。然后呢?她这么为你,最后却还是她先死了。姜子封,你对不起艾珊对你的那份心!我没办法杀了你让你替艾珊偿命,那么我就毁了你的声名让你生不如死!”

    全场鸦雀无声。

    任谁都没有想到梁彦德和艾珊和姜子封还曾经有这种纠葛。

    股东们个个如遭了晴天霹雳一般面如死灰。原来还存着一点侥幸心理,想着也许梁彦德用钱就能摆平呢。但现在一听,得,如果人家真是一开始就打着报私仇的目的来的,那么就不是钱能摆平的了。

    “梁彦德,你被解雇了!解雇!”姜子封咆哮着。

    梁彦德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我早就想离开这肮脏的地方了!不用你解雇,我主动辞职!知道我下一个工作的地方是哪里吗?不怕告诉你,星浪传媒!姜子封,还没有完事呢,你以为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就只找到了这点把柄吗?你等着看吧!我说让你生不如死就一定会做到!艾珊看着你呢!”

    梁彦德说完就走,背影特别潇洒。

    姜子封愣了一下,突然疯了似的追了上去,“你给我站住!梁彦德你给我站住!你个卑鄙小人,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开个价!无论多少我都会满足你!”

    梁彦德不屑地笑,“姜子封,你以为钱什么都能买到吗?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个跟你不同的答案,不,不能!”

    梁彦德再次闪身躲开了姜子封的一扑。

    他现在站的位置正好是楼梯口,他这么一闪,姜子封的扑势没刹住,只见姜子封骨碌碌就滚下了楼梯。

    停下,满脸是血。

    “爸--”赶到的姜连翘吓白了脸,“快来人啊!快救救我爸--”

    这本就是姜氏中医的医院,救起人来不要更方便快捷。

    但结果却不太好,姜子封摔中了后脑,大脑神经受损,昏迷不醒中。

    姜连翘扑倒在姜子封的病床前哭得像个泪人,“爸,您别丢下我们啊!妈已经走了,您再离开的话,您让我们四个还怎么活啊!我们还小,姜氏中医我们扛不起啊!爸--”

    “大姐,你别乱说话,爸才不会舍得丢下我们,爸不会的--”姜天冬一边安慰姜连翘一边自己偷偷抹泪。

    周围一众股东们却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姜子封这一摔好啊,最好是摔死了,这样姜氏中医换个新负责人上去岂不是眼前的危机一下子就度过了?

    不过虽然没摔死,摔成现在这样也足以应对网民们的看戏了。

    “快,马上给各大媒体发消息,就说姜子封欲自杀谢罪,结果跳楼摔成了植物人。”

    当这一消息在星网上传开,星网又一次沸腾了。

    “哟呵,有意思了。总听人说没钱人死的随机,有钱人才能死的意外,今天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虽然姜子封目前好像还没死,但感觉好像离死不远了呢。”

    “艾玛,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我这智商看个新闻热门也跟不上趟。有人给科普一下不?什么叫有钱人才能死的意外?”

    “楼上小学生鉴定无误!来来来,哥哥今天心情好就给你讲解讲解。对于有钱人来说啊,这意外呢没准比吃的营养剂都多。你就想啊,那么一大家子呢,可这最高的位置只有一个啊,谁不想着把别人弄下去自己上位啊?意外意外,人为的意外啊!”

    “哈哈哈,楼上正解!反正我看热闹不嫌事大,有内部消息的快更新啊!”

    星网上看热闹的不仅没少,反而随着上网高峰的到来而变得越加甚嚣尘上了。

    但这种情况却让姜氏中医的股东们小松了一口气。

    总算不至于总盯着姜子封的人品进而看轻了姜氏中医的名誉了。

    姜氏中医必须马上推出一个能扭转局面的新负责人来。

    姜盈怎么还没来!

    姜天冬冲着在场的股东们一鞠躬,“各位叔叔伯伯,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向各位请教,如果各位不急着回家的话,请移步会议厅如何?”

    虽然临近半夜了,但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思回家睡大觉啊。

    一听姜天冬这话就知道有事要说,股东们互相看了一眼,相继向会议室转移而去。

    姜天冬最后一个离开病房的,临走之前冲他姐使了个眼色,“大姐,你快点。”

    “嗯,你先去。”

    送姜天冬出了门,姜连翘又亲自锁上了门,这才又回到了姜子封的病床前。

    泪水?一抹就干。只剩下了哭到通红的眼睛,眼睛里却没有半点悲伤。

    有的只是愤恨。

    “爸,你现在后悔那样对妈妈了吗?不,你不会后悔!你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过,你永远都认为别人就该听你的就只能倚仗你而活!妈妈死之前把梁叔叔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我,也把梁叔叔对妈妈的感情告诉了我,妈妈说,如果你不能保住我们四个在姜氏中医的位置,那么梁叔叔能做到。果然!”

    姜子封躺在病床上,嘴上戴着呼吸机,整个人一动不动。

    如果他还能有反应,姜连翘相信他现在肯定早蹦起来掐死自己了。

    “爸,别怪我们下手狠,这都是从你那里学来的。只要你再不起来兴风作浪,那么你的余生,我们会好好照顾的!爸,我要去会议室了,结束后再来照顾您。”

    姜连翘重新换上悲伤的表情,扭头走了。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

    良久,病床上那个一动不动的人突然伸手把自己嘴里的呼吸机拔下摔到了地上,“不孝女!不孝子!你们好!你们真是好的很啊!”

    管家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弯身先捡起了地上的呼吸机,“老爷,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他是跟着姜连翘姜天冬一起过来的,路上他也刷到了星网上的新闻热门,还听到了姜连翘进姜氏中医前先跟梁彦德打的电话,作为跟了姜子封更久的一个心腹,他当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只是当他赶到时,已经来不及通知姜子封早做防范了,他只看到了摔下楼梯的姜子封。

    好在这里是姜氏中医,姜子封养出了一个白眼狼梁彦德,但也同时养出了别个心腹。

    管家没露面,悄悄联系了人先进病房见到了姜子封,在告诉了姜子封所有情况后,姜子封做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现在的情况即使他清醒着也不会轻松度过,既然如此,倒不如将计就计假装摔成了植物人。

    姜天冬请走股东们他听得到,姜连翘对他说的话他更听得到,但他哪怕要憋到肝爆,他也不能表现出清醒的异样来。

    当前的形势不利于他,他必须先蛰伏起来!

    姜子封气得呼哧呼哧这通顺,最终终于喘平静了,“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照顾我就行。切记任何吃食饮水都要经你手亲自拿给我!桑托,我能信任你吧?”

    经历了一个梁彦德,姜子封现在都开始怀疑他的管家了。

    桑托忠诚的单膝跪地,“老爷,桑托这条命是您给的,除了您,桑托不会再听任何人的!”

    “很好,那给我重新戴好呼吸机你就出去吧,从医院外面再正常地进来。”

    “是。”

    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

    隔壁病房里却热闹了起来。

    “呵,呵呵,这就是我爸!我亲爸!都这个时候了他不想着如何尽快挽回姜氏中医的名声,他居然还想得到利用这个机会先度过自己的危机!无耻!卑鄙!懦弱!我怎么就有这么个亲爸!”

    听了太多次她妈她爸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闺女”,姜盈太知道这句话有多么伤人了。但她从来没有说过,直到今天。

    姜盈失望,愤怒,觉得无地自容。

    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海恩心疼极了,他把姜盈搂进怀里轻轻的拍抚着,“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乖哈,为他们哭不值得。”

    “不是为他们哭,我是为我姜氏中医哭!”姜盈不知道从何说起,但还是想说。

    “小时候爸爸对我特别好,好到我妈喂我一口饭喂大了噎着了,他都能训斥我妈三天。他那时候就是姜氏中医的负责人了,工作特别忙,但他还是每天都抽出一部分时间来陪我玩给我讲故事。他讲的最多的就是姜氏中医。”

    有太长时间没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姜盈一度觉得那些已经遥远的像个梦了,哪知当她再次提起,她又感觉那些记忆鲜活的好像就在昨天。

    “外人统称我们是亚裔,但其实我们姜氏一支却是亚裔当中地地道道的华夏裔。在古地球时期,华夏文明曾是被公认的人类最早诞生的文明之一。我们姜氏向上追溯能追溯到华夏文明起始之初的神农氏。神农氏起源于姜水,故神农氏的后人就把姜作为了自己的姓氏。”

    种族自豪感是一种特别虚幻的事物,但当它被树立之后,你就会感觉到它其实特别具体,而且无处不在。

    姜盈语气怀念,“那时候我还不懂3s和废f有什么区别,但我已经从爸爸的故事里深刻地知道,我们的种族是高人一等的,是区别于其他亚裔的。姜氏中医不仅仅是我家的家族企业,它更代表着华夏文明的延续。爸爸曾不只一次说过,待到我长大,我的3s能力一定能让姜氏中医再次站到人类医学的主导位置。”

    海恩静静地听姜盈回忆着过去,更进一步了解了姜盈的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姜盈在没有觉醒的废f的前提下还有着那么高的心气儿,那么猖狂的气场。

    其实应该感谢姜子封,是他把姜盈当成了公主来对待,于是哪怕公主长大了没长成预想的漂亮模样,可是她的心态已经被塑造的太强了,她不认为自己不漂亮,她只会认为别人看她的目光不对。

    “呵,艾珊到死都以为我爸是因为和她的基因匹配率不够高才没娶她,其实不全是。还有一个原因是,艾珊不是亚裔。如果我爸当初执意要娶艾珊的话,那么他就没资格坐到姜氏中医负责人的位置上。别看姜氏中医这些年没落了,但姜氏中医的人就像我一样有种骨子里的骄傲,那就是我姜氏必须是纯种华夏裔才能掌舵。”

    “可是他后来还是娶了艾珊,还把四个私生子女都划进了继承人的范围。”海恩表示这点说不通。

    姜盈解释,“一是我当时没有觉醒对他打击太大,二是他实在太迫切地需要先帮姜家开枝散叶了,三是,赌气?为了证明他还是有情有义的人?他想着改变姜氏中医非纯亚裔不得掌舵的老规定?我说不好,无论他因为什么吧,反正自他这样做了之后,姜氏中医内部对他的支持率就一直在下降。”

    海恩想着刚才看到的某些情况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们这一代,几乎已经没有纯亚裔了吧?”

    姜盈想了想道,“好像是这样,所以那些人才没有特别反对?嗯,这样一想倒是更合理了。”

    海恩用眼神指指外面,“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姜连翘和姜天冬今天就很有可能上位成功了,你不赶紧过去阻挠一下?”

    姜盈表示并不着急,“他们四个,加上艾珊的,都没有我现在的百分之二十八多,如果这样他们都能上位的话,除非他们也拿到了那些股东诸如我爸今天这样的什么把柄。”

    但这个的难度可就大了。

    梁彦德是因为情牵艾珊才一“卧底”就是二十来年,这才有机会窥探到姜子封的真面目。如果只是寻常间谍的话,根本不可能花这么多的时间只为窥探一个在走下坡路的中医院的股东把柄。

    两个人才说到这儿,姜盈的光脑终端突然响了。

    那是标记给朋友的信息提示音。

    姜盈打开一看,来自科兰,信息很短,就四个字,快看星网。

    星网?星网上今晚还不够热闹吗?又整出什么妖蛾子了?

    姜盈又上星网,这一看傻眼了,新闻头条又变了。

    --姜连翘临危受命接掌姜氏中医。

    “怎么可能!”姜盈无法相信,“她不可能有坐上负责人位置的足够股份的,她……”

    姜盈突然住嘴不说了。

    但姜连翘现在坐上了,说明什么?说明她拿到了姜子封的股份!

    她怎么拿到的?

    ……

    此时的姜连翘那都不是春风得意四个字可以形容的。

    她能坐得上这个位置还得谢她妈,她妈在嫁给姜子封之前,在准备婚礼两人关系最好的那段时间里,她妈曾经让姜子封录下了一段视频。

    在视频里姜子封这样说道:万一有个什么天灾的意外,那么他们名下的所有动产不动产都交由四个子女继承。

    那时候姜子封刚离了李梦蝶舍了姜盈,一转身就把曾经最心爱的女人接了回来,四个高基因孩子也跟着回来了,他就像现在的姜连翘一样的春风得意。艾珊要个承诺怎么了?他哄一哄太正常了。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确没当回事。他可是本职医生,他能有什么意外?

    录就录呗,哄个女人开心嘛。

    但当他现在植物人情况了,这个视频可就有用了。谁知道他会不会醒过来,没准就这么一睡三百年以后也是有可能的。总不能姜氏中医的负责人位置就这么空着等吧?

    当姜天冬把这段视频放出来的时候,在座的股东们哪有不理解的。但他们理解了可不代表就会同意姜连翘上位,他们哪个不想着自己上位的?

    可这时候姜连翘用了一招诈敌之术,她说梁彦德手里掌握的可不只是姜子封的把柄视频。

    她还说,如果不是她上位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去到星浪传媒的梁彦德马上就会放出更多人不为人知的小视频。

    尽管股东们觉得这样的威胁太浮于表面,但谁也不敢冒这个险。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并不怎么一尘不染,这万一真流出了什么把柄呢?一个姜子封已经把姜氏中医毁了大半了,如果再来几个,姜氏中医今天没准就得就此作古。

    他们只能暂时受了这份威胁,当即发出了姜连翘临危替父上任的官方通知。

    ……

    姜盈正想着现在就冲去会议室问个究竟时,她的光脑终端又响了。

    来自某一股东的信息。

    上写:鉴于今晚事情太多,原定的今天与姜盈的会面就临时取消了。至于什么时候再见面,请姜盈等新上任负责人姜连翘的通知。

    “我等她通知?她算老几让我等她通知?她一定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她当面谈!”

    姜子封给姜盈从小灌输的“姜氏中医就是姜盈的”的观念太深刻,姜子封拿着不松手可以,但如果是别人抢,姜盈是一百个不会愿意。

    抢抢抢,抢你妹的抢!凭什么抢我东西!姜盈气得小脸俏红。

    见姜盈说着就要往外冲,海恩赶紧先一步把人抱住。

    “别冲动,你先冷静下来。她既然都算计到了这一步,肯定就也算计到了如果你到场,她应该如何应对。”海恩一下一下顺着姜盈的长发,好像这样就能帮助姜盈很快的平静下来,“我觉得你还是先查清楚姜连翘和梁彦德之间的交易,以及姜连翘刚才在会议室的表现再有动作也不迟。”

    海恩的建议很有道理,姜盈听了进去。

    “梁彦德已经另娶妻生子了,他就真的爱艾珊爱到了即使艾珊死了他也要为艾珊报仇雪恨的高度?如果真那么爱,那么他更应该早早曝光弄臭姜子封,这样失去一切的姜子封不是更有可能让艾珊清醒,而他就更有希望取而代之吗?而如果已经不那么爱了,那么现在的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才这样爆出姜子封丑闻的呢?”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只要你静下心来去想,就总能找到其中的漏洞。

    海恩补充,“我记得姜连翘四个也并不是那么友爱亲密的,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那两个会舍得不来?还有你提到的梁彦德的妻和子,我觉得你去接触一下可能也会有什么发现。你记得,不是什么事情都是越早下手就越占先机的,下黑手这种事情通常都是后来者居上的。因为后来者才会纵观到全局,才能从中找到最合适的机会下手!”

    姜盈听前面还像听前辈教后辈“反击功法”般的认真,可当听到后面,呵呵,大哥,您又崩人设了。

    其实她早就想问他了。

    “我说海恩墨尔顿星将,您老一直是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的化身吧?自小也是在军队里长大的,结果您却长成了这样身白心黑的画风是几个意思?你不觉得您老有点形象崩坏吗?”

    海恩一身正气,“我不觉得。我只做我觉得对的,我既不会被他人的目光所左右,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能力就过于正义膨胀。我的人生信条一向是,各自安好便是晴天。但若有人来犯,不好意思,我是3s,如果输了我会觉得很没面子。”

    听听这话说的,多么的中二病附体啊,还得是膏肓期的中二病。

    这话要是别人说,姜盈当时就能笑喷出来。

    可是海恩说,她笑不出来。

    因为她知道这就是海恩真正的想法。

    更可怕的是,人家真的有能力说到做到。

    还记得才知道海恩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深受打击。但随着越来越亲密越来越了解,姜盈却发现这样的海恩更让她心动。

    他不会给她上纲上线挑她的毛病教育她应该做什么符合身份的事情,他从来都没对她的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行为表示过厌恶。

    他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一位惯宠着自家孩子的无良家长,从头到脚都是“你随便作想怎么作就怎么作反正后面有我撑腰不怕”。

    姜盈的一颗心暖的不行了,她觉得她需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动。

    “老公你知道吗?曾经我特别想从一个人的身上得到这种你尽管作哪怕作翻天了也有我给你撑着的感觉。”

    海恩挑眉,感觉不太妙,“谁?”

    “我爸。”

    海恩秒懂,“剩下的不用说了。”

    那怎么行!剩下的才更重要呢。

    姜盈感动地笑,还双手捧住了海恩的脸,“但我今天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真的!老公,谢谢你。”

    谢你个大头鬼!海恩危险地眯了幽蓝的眼眸,“姜盈盈你又找死!”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谁对于机甲战神放出的杀气无动于衷的话,那么姜盈绝对是独一份。

    “来啊来啊,我就是找死!是男人你就不要放过我!”

    不放过就不放过!

    海恩手刀一出,姜盈被砍晕到了他的怀里。

    姜盈眼底的青在褪掉妆以后清晰可辨,这几天事太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夫妻最近的夜生活也确实频了一些。

    他查过相关的资料了,每两天做一次是最合理的频率,每做一次举两回又是既能满足欲求又能畅快淋漓地享受一场的最合理中的最合理。

    可是他们呢,天天做,做一回都不是举几次的问题,而是一举就举一夜。

    虽然到目前为止身体都没有表现出承受不住的信号,但海恩知道,人的累感从来都是后台积分式的。也许今天一点明天一点你还感觉不出来,但当感觉出来的时候就晚了,身体通常会出一些大毛病。

    他一点都不想再看到姜盈虚弱地躺在床上休养的样子了。

    所以尽管他也想做,却又极力克制住,理智地提醒自己,今天该休息,不能做。

    低头在姜盈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海恩横抱着姜盈悄悄溜出了姜氏中医。

    悬浮车设定为自动驾驶状态,奔波了大半夜的两个人终于可以向家回返。

    女王给开的门,骑士伸手准备接过姜盈,被海恩拒绝了。

    他第一次没有洗漱就抱着姜盈躺下了,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觉得全宇宙都在他的怀里。

    很满足很幸福,很睡不着。

    就好像小时候梦寐已求的玩具终于到手了,他什么也不做就干抱着都能瞪着眼抱一整宿。

    姜盈睡觉还不老实,一会儿小手钻这儿去了,一会脚丫蹭那儿去了。海恩一开始只当这是享受,但没一会儿就享受不下去了。

    肉都喂到嘴边了,他还得发扬高尚的品格不吃下去,这太考验人了!

    海恩被考验住了。

    他腾地起身就往卫生间去了。

    姜盈不懂事他可得替她懂,这种事情必须控制频率!

    他忍!

    半小时后一身清爽的出来,躺回床上,都不用去够姜盈,姜盈打着小滚奔着热源就来了。

    小手继续钻,脚丫继续蹭。

    没一会儿海恩又起来奔着卫生间去了。

    又是半小时,海恩这次出来没躺回床上,他想,这不行,他也得靠休息恢复体力啊。得,他睡地上吧。

    才躺下就听得姜盈迷糊迷糊地叫,“老公?老公?”

    两手还两边直摸。

    海恩心又酥了,得,躺回去吧。

    这回海恩学精了,他先把两胳膊一伸,把姜盈的两手紧紧抱住了,再两腿一夹,又把姜盈的两腿夹住了。

    这回看你还怎么作妖!

    别说,这回真有用,姜盈的小手不满哪儿钻了,脚丫也不逮哪儿蹭哪儿了。

    她改脑袋拱了。

    像个大虫子似的,拱拱这儿拱拱那儿。

    五分钟后,海恩认命地再次去了卫生间。

    等姜盈一夜好眠后睁开眼差点吓背过气去,“老公你怎么回事?半夜捉鬼去了么?你那什么鬼脸色!”

    海恩:……

    呵呵,鬼?今晚要是不把你做成鬼算我输!

    ------题外话------

    感谢shangmeiqin,遗失的羽翼,ygsz的票票!六一快乐!宝宝们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啊!祝大家年年八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