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1 男浴袍和薯条更配哦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121

    星际时代,人类可选择的居住环境覆盖了整个仙女座星系。居地范围扩大了,人口自然不需要再控制。人口爆发了,私立学校更是比比皆是。

    大到能容纳几千上万人的,小到类似于古地球时期的补习班几十几百人的。只要你提出的办学条件符合你所申请的办学规格,那么帝国还是非常愿意鼓励大家创业开办学校的。

    但谁办学也不会是完全为了理想或者公益的,实现理想和倡导公益都是需要金钱来支持的。没有了钱,再小的学校也支持不了几天。

    有了这么一条无形的制约,大家办学更多的是为了那些高基因等级的一群人服务。

    什么提升艺术鉴赏力啊,什么训练精神力微操控啊,什么专业强化入职竞争力啊,等等等等,招生的条件里虽然没有明说,但谁都知道d级以下的就不要去凑热闹了,这些东西也不是d级以下会遇到的。

    至于废f,在姜盈带头崛起之前,废f在全帝国的存在感就是零。平常的时候大家连想都想不起来了,还有人专门为废f开办特殊的学校?做梦呢?自己生活都要用尽全身力气了,谁愿意再招一堆拖油瓶进来。

    桑德鲁老爷子申办废f特殊学校很容易,因为帝国从来没说过禁止这样的学校存在。既然s级特殊学校有,c级特殊学校有,那么从公平的角度出发,废f特殊学校也应该允许存在。

    只是在桑德鲁老师之前,没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而已。为什么?还用问为什么吗?那是一群废f啊,除了拖后腿外还能做什么?你能指望他们是开机甲啊还是战虫兽啊?能完美地混上终生的帝国废柴补贴就已经是人生赢家了好吗?

    桑德鲁老爷子是个做事特别痛快的人,这边交出了违约金辞了职,那边就着手开始申办学校。

    学校也很顺利的申请下来了,但招生却成了大问题。

    尽管桑德鲁老爷子因为姜盈等人的崛起而一时声名大噪,但那些人关注老爷子是想借助老爷子的特殊训练法看看能不能也有个跃级觉醒的机会。老爷子的学校一成立,的确有好多人打听或者申请入学,但其中没有一个废f。

    废f们为了废柴补贴基本都已经在各学校老实赚全勤了,虽然某一刻他们也会因为姜盈等人的崛起而心动那么一下,会想,如果我们的老师是桑德鲁老爷子,我们也有可能跃级觉醒从此摆脱废f的大帽子吗?但真到了给他们选择的机会了,他们又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像你买衣服,没买之前看啥都好看,这个款式也好,那个颜色也正,但当你决定买了,你又觉得款式并不衬你,颜色也不特别满意。

    废f们被歧视和欺压太久了,那种懦弱自卑的心理都已经长进了骨头里,又哪是姜盈等人的一次崛起就能全给湮灭的。

    不去响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桑德鲁老爷子的学校是私立学校,帝国承诺会给保证全勤上学的废柴以补贴却是只要在公立学校有正式学籍的。

    桑德鲁老爷子的私立学校暂时还没有申请下来同样的学籍保证,假如他们去了,没有觉醒不说,结果却要先弄丢了自己以后赖以生存的废柴补贴,这岂不是非常的得不偿失?

    帝国第一学校姜盈这一界的废f们倒是想支持自己老师,但转学可不是他们能决定的。谁家没有家长啊,哪个家长敢拍着胸脯说,你们尽管去,如果觉醒不子大不了回家爸妈养你们后半生?

    像科兰和胖达那样即使是废f也受父母宠爱的家庭太少了,至少在这个班里不会有第三家。

    退一万步说,就算家里这一关过了,另一边还有帝国第一学校的校长格多呢,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废f班突然全体转学。

    姜盈所在的废f班现在已经成了帝国第一学校的一个卖点,所有人都在无比期待着看会不会还有人意外的觉醒。

    而即使没有觉醒,这个班的关注度也是非常高的。人们会自觉地不自觉去想看看这些人的未来会是如何,会改变整个废f级的命运吗?又或者不过就是溅起一个水花很快就又沉寂下去了?

    星网上再热闹也永远只是网民们的狂欢,要想真正把热闹变成推动历史改变的事实,这不是狂欢几回就能达成的。

    在格多等经营者的眼里,关注就是广告,广告就能带来利益。如此能带来利益的废f班,他会撒手?怎么可能!

    为此,盖西终于来找姜盈了,带着苏米。

    姜盈在家里接待了他们。她也是知道最近桑德鲁老爷子的新办学校招生不怎么顺利,她当然想帮忙,只是她实在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

    不等盖西和苏米开口,她就先说了,“要我帮忙去宣传还是游说?这我倒是能做到,只是这成功率我就负责不了。”

    拉客源这种事情不是你多成功你多有说服力就好使的,人们再心动再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向往,但你真让他们往这个方向开走的时候,是人都会本能地萎缩。

    别人行我就能行吗?如果不行呢?我的退路在哪里?--这是每个人都会顾虑的问题。

    打个最通俗的比喻,谁都知道买保险是个提前防御自己将来有可能遇到的风险的为自身加固护城墙的安保行为,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个好事,但你让人买保险试试?不是谁都能马上拿出钱来就买的。

    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顾虑,你要想把人拉过来,你必须先得解决人家的顾虑。

    盖西对这件事想的特别清楚,所以他来本就没打算着把姜盈借去当宣传招牌。

    他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只是这方案要想实施需要姜盈的大力支持。

    “不,那样做治标不治本,我想要的是真正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姜盈很好奇。

    “你的食货帝国要开始大干了吧?我听说从n250星上运输了大批土豆原材料的太空货舰就要回到m38星了。”

    姜盈并不惊讶盖西居然也知道这个事情,毕竟最近两天已经开始有各种电话打到她,或打到海恩那里询问相关事宜了。

    她更惊讶的是姜西知道这个事情的途径。

    “你从哪里知道的?”好像盖西总有渠道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可他明明只是一个废柴联盟的负责人不是吗?姜盈又疑惑又佩服。

    盖西也不隐瞒着,“废柴联盟听起来很假很空泛,能做到的事情几乎没有,但要说眼线,废柴联盟不会比黑道上任何一股势力差。”

    姜盈眼角抽搐,这是什么比喻?这很值得骄傲吗?

    “全帝国能按时领到废柴补贴的废f们有,但因为各种原因不能领到的废f们更有,还更多。我从你这里拉到的捐助也好,从别人那里拉到的赞助也好,其实大部分都用到了这方面。”

    盖西特别认真地说道,“这些废f们也许对生活无望了,但对能给他们按时提供基本生活配给的废柴联盟还是懂得感恩的。他们遍布帝国的各个阴暗角落,他们能够接触到的信息广度超出你的想像。”

    在姜盈的意识里,废柴联盟就是个无底洞。她在初初结婚的时候说到底还是意气用事太多,这才把自己的所有都捐了出去。如果她当时能清醒过来仔细考虑一下的话,她肯定做不出那么脑残的事情。

    自己的生活还过不好呢,谁有精力再去照顾别人的生活。

    当姜盈后来知道废柴联盟是盖西的亡母所创,桑德鲁老爷子一百八十高龄了不退休是因为要赚钱供养废柴联盟的时候,她才对桑德鲁老爷子和盖西苏米等人由衷的钦佩。

    星际时代人们越加热衷于做公益,但哪个做公益的不是为了名和利?像盖西全家这样供养着一个无底洞的公益,放到谁眼里谁都得给一句傻叉的结论。

    她替这样的盖西等人心疼,但今天却头一次了解到原来盖西也不是傻呵呵只会做老好人。

    原来废柴联盟也有可取的地方。

    对嘛,盖西看着就一脸的奸滑相,怎么可能什么也没得到。

    姜盈不会觉得这样能从中得利的盖西可怕,她只会觉得这样的盖西才是一个能值得一生交往的朋友。

    那种不计得失一门心思只会付出的老好人不可能支撑得住废柴联盟的。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久。

    “你有什么计划?不用顾虑,请直接说。”

    姜盈就是这样的人,看着凉薄无情,但当她真有能力去帮忙的时候,帮忙的人又是她承认的人,她就一定会不留余力地出手。

    盖西从见到姜盈的第一次就感觉出来了,姜盈把自己的那一次捐助归因于意气用事,可是盖西却并不这样认为。意气用事的人多了去了,谁会意气用事的把钱扔进无底洞?

    那时候他就说过,姜盈是个好孩子,在那样无良的父母压榨下还能坚守住自己立场的好孩子。

    因为这样的认知,所以即使他早就有大概的无保留开发废柴联盟的有限价值的计划了,他也没有贸贸然就找上门了。

    他觉得他得对得起姜盈曾经的捐助,得对得起姜盈对他的信任。

    时至今天,时机终于成熟了。

    姜西将一份电子版的详细企划书放到了姜盈的面前。

    “虽然废f在人们的印象里大多是一无是处的,但其中也有一部分的废f不愿意对命运妥协。当然,他们也没能像你们班的同学那样做出惊天的巨变,可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一套生存办法。”

    “例如你看这位,”姜西指导姜盈去看某一个他特别标出的。

    “他已经九十岁了,是我妈在世时就资助的一位废f。因为某一年他母亲病危,他着急送母亲去医院急救这才断了全勤。我妈联系到他时,他已经断了一年的废柴补贴了,但他没有去流浪,也没有堕落到放弃自己,他凭借着一双勤快的手替人在后厨打杂。他拿的是e级一半的工资,却要做e级全部的工作。”

    “而他赚来的钱,不仅要承担自己的营养剂开支,还要承担母亲的医疗费用。这样恶劣的情况别说放到废f身上,就是放到一个e级或者d级的身上,可能当事人都想崩溃的自杀了事了。但他没有!”

    盖西尽可能的想让姜盈了解更多。

    “他现在九十岁了,可外表苍老的比我家老爷子都老,我每见他一次都要痛恨自己不能帮他更多,可他每次见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因为废柴联盟解决了他和他母亲两份营养剂的开支,这就让他可以把赚来的薪水都用在母亲的医疗费上。”

    盖西讲完这个再讲下一个,“你再看这个,这是一位单身母亲的废f,才十九岁。她是某一天放学之后被一个流浪汉强暴了,流浪汉最后还把她打晕了。她第二天中午才得以醒来,这全勤自然就泡汤了。她不是没去申诉,不是没去报警,但她是一个废f,不会有人真的为了她就去多么努力地查出真凶的。”

    “更悲惨的是,她事后还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爸妈要她打掉,她不愿意,于是就被她爸妈赶出了家。苏米救到她的时候,她抱着新出生的孩子差点死在街角。孩子也是废f,她曾经说过完全看不到未来的可能。有了废柴联盟的基本生活供给,她为了孩子还是振作了起来。”

    “十九岁的年纪,她一天要打三份工,除去给孩子的必要开销,她把剩余的都寄到了废柴联盟的公开账号。苏米曾找到她希望她收回,可她却说,她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她就是希望在她的孩子长大后,废柴联盟还存在,还能做她的孩子的庇护者。”

    盖西尽量地不掺杂个人感情的描述,可是那么多活生生的例子,哪个有血有肉的人在亲眼见证后心里不被痛扎那么几下。

    “真的,你们的觉醒给了太多废f们希望,但现实是,绝大部分的废f们还是没有多少可能真的觉醒。我这么说不是在博取你的同情,我只是希望在某些他们也可以胜任的机会面前,你能考虑一下他们。例如你即将开始的出售烤土豆一业。”

    盖西一说到这里,姜盈就明白了。

    目前为止只做了一次烤土豆出售,火爆的出售场面,热度不减的售后反馈,这些都让姜盈明白,待到货舰把大批量的土蛋蛋从n250星运抵到m38星的时候,她就准备开始大手干了。

    建工厂,招聘厨师,开实体店网店二合一,店面营业与外卖同时兼顾,就像维希说的,能赚一亿谁还赚一百啊。

    一直没说话的苏米说话了,“我们来找你虽然凭借的是过去和你的私人关系,但我们绝不会因为这私人关系就强迫你继续出手援助。你的事业要展开必定需要大量的人手不是吗?我们不敢说自己提供的这些人力资源多么能力出众,但我们敢保证,在他们能够胜任的前提下,这些人的人品绝对值得长期合作。”

    “你能看到上面已经标注了每个人的联系方式和现住址吧?”苏米诚恳道,“欢迎你个别抽查或者全部验证!不瞒你说,我们提前想过你可能需要的人才了,首先是烤土豆的技术成手吧?就这第一批的一百废f,他们已经根据你的视频做到了熟练掌握烤土豆的技术流程,只要你给他们机会实践一次,他们就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姜盈听到这里基本已经明白盖西和苏米的来意了。

    “我只要解决了这批废f的就业问题,那么你们回头就可以为桑德鲁老师的私立学校拉起一面入学即可签订就业去向的大旗是不是?你们这一招简直就是一箭双雕不能更棒。”

    苏米相当少有的笑了,“那也是因为知道你会帮我们,我们才敢想的更远。”

    盖西恢复了往日的奸滑,“知道星网上姜丝后援会的会长是谁吗?”

    姜盈表情凝固,“别告诉我是你啊?”

    “就是我!”姜西骄傲地威胁,“你最好同意我们提出的合作条件,否则我就带领广大姜丝们变粉为黑!不把你黑出翔来绝不罢休!”

    姜盈哭笑不得,这种时候盖西还真像他爸桑德鲁老爷子了,没正形起来特别有大将之风。

    “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给他们机会来应聘,但如果过不了我这关的,我是一定不会让人进来的。我没有你们那么圣母,我的目的本就是要赚大钱,赚不了钱还要往里搭钱的事情我肯定不干!”

    盖西和苏米相视一笑,苏米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虽然我们是废柴联盟的负责人,但我们也不会为废柴联盟的人无底线支援。像这一百个努力不向命运屈服的废f有,但也有那种恨不得巴上我们废柴联盟最好给他们养老的混蛋泼痞。那种人,说句不客气的,他们的确该被人道主义毁灭。”

    姜盈这下就没有顾虑了,大家的观念一致,这样才有合作的可能。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三个人握手告别。

    ……

    等海恩下班回来,姜盈便向他“汇报”了今天和盖西苏米谈过的内容。

    海恩不是很认真听,今天是“可做”日,他的心思从一大早起床的时候就在期待今天晚上的夜生活了。

    “哦?是吗?你自己看着做就好,不必事事都征求我的意见。”海恩一边脱外套一边向浴室走,心里想的是如果不吃饭就先进行夜生活的可能性有多大。

    姜盈在厨房里准备晚餐,说着说着一抬头,人没了。探头一看,浴室的门开了又关上了。

    她也没当回事,继续回厨房做晚餐。

    今天是新从老祖宗里拿到的菜谱,名曰炸薯条。

    关于她的赚钱大计,老祖宗也没闲着,说已经提供的那些可以算做是主食了,是人想吃饭的时候才会想买的东西。但在吃饭以外的时间呢?你得让人在这种时候也得买你的东西那才算牛!

    炸薯条就这么应运而生。

    酥脆,咸香,有事没事都可以拿来打发时间,简直就是居家旅行之必备零嘴儿。

    星际时代也有零嘴儿,但很遗憾的是,还是各种营养剂营养汁营养膏营养丸等等。

    那些曾经在古地球时期盛行的薯片豆干锅巴曲奇等早就只能存在于光脑的记录库里了。

    姜盈一听小银杏说的心里就长了草,二话不说就开始准备。但开炸却是要坚持等到海恩回来才做,她总是下意识地希望她和海恩能共同经历每一个第一次。

    现在海恩回来了,虽然去洗澡了,但她觉得已经可以开始了。

    土蛋蛋们早就被切成了小手指粗细的长条,因为星际时代的土蛋蛋个头大,姜盈也没有从中切断,于是每一根土豆条都有铅笔长。

    姜盈没觉得这有什么,小银杏却是兴奋地一通惊叫。古地球时期的炸薯条只有手指长短,吃起来一口一个虽然痛快但总觉得不过瘾。但那个时候土豆就那么大,再不过瘾也只能是那样。

    现在不一样了,土蛋蛋随便一个都人头大小,切成条后都有小油条那么长了,想想吃着都过瘾。

    快炸快炸--小银杏都忍不住现身出来催促了。

    姜盈乐,一边打开火热油锅,一边跟小银杏唠嗑。

    “老祖宗,我一直想问你,你吃你的重孙子们都不分生熟的么?怎么生的也可以吞,熟的也可以吞啊?这事儿不科学啊。”

    “科学?”小银杏叉着树杈嗤之以鼻,“那你的不合规律的觉醒用科学怎么解释?人类经过了千亿年的进化居然还进化出了精神力,精神力幻兽还能实体出现,这用科学怎么解释?科学?呵呵!科学就是当人类的知识面不足以解释某种现象又非得强行解释的时候用来麻痹自我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科学就是个屁!”

    姜盈服了,“精屁(辟)!”

    “行了行了,就你话多,炸你的薯条吧!”小银杏要不是顾忌那滚烫的油,自己都早就探光束出去抢食薯条了,“我跟你讲,对我来说,食物是生是熟都没有关系,只要材料保证是植物属性,那么它们体内的植物元素就能被我所食。区别只在于,生的植物元素可能会多一些,而熟的植物元素相应就少一些罢了。”

    姜盈捞出第一批薯条半成品,耳朵也没忘了从小银杏的话中挑选重点。

    “植物属性?那如果是动物属性的食物呢?例如肉?你就不能吃了吗?”

    小银杏嫌恶地摇晃枝丫,“肉有什么好吃的?肉最难吃了。”

    姜盈没吃过,所以不知道好吃与不好吃的差距,她现在突然想到了一个更恐怖的可能,“那我呢?人类呢?你不能吃人类也不能吃吗?”

    “那倒不是,古地球时期的肉食者可比素食者多多了。啊,曾经有这么一句话来着,就是在古地球的华夏一裔,蚂蚱都不敢三个一起蹦,因为够一串可以吃了。”

    姜盈不知道蚂蚱是什么,但她可听懂了小银杏话里的深层意思。

    “老祖宗,光脑记录片里那些古地球时期的人类大口吃肉是真实存在过的吧?”

    “那当然。再给你讲一个笑话,曾经拉美裔的一支把一种名叫小龙虾的生物带进了华夏一裔,本来这种外来物种通常都会对本土物种造成不可磨灭的破坏,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姜盈被勾起了兴趣,都忘了炸第二回了。

    小银杏摧她,“炸炸炸,第二回啊!没有第二回就色泽不漂亮,口感也会差上那么一层的。你炸你炸的,又不耽误你听故事,啊不,笑话。”

    “是是是,那您老可快讲啊。”

    “知道了。”小银杏继续。

    “话说小龙虾从外地乔迁新居,新居环境好,物产丰富,它们正准备着开始大肆生殖繁殖的时候,华裔一族某人无意中发现这种小龙虾做麻辣炒居然特别好吃。哈哈哈,笑话来了,在本土泛滥到就差跳上岸来吃人的小龙虾居然在外地沦落到了被吃的地步!”

    小银杏笑的整个树身都弯了,“更可笑的是,没有几年,这种小龙虾还到达了不靠人工养殖都不够华夏一裔吃的高度!噗哈哈哈,千亿年了啊,我还是一想起来就想笑,小龙虾绝对是历史文明里最悲催的物种之一了。”

    姜盈笑不出来,姜盈想吃。

    “老祖宗,您在n250星就发现了土蛋蛋能吃么?那别的呢?狗鱼能不能吃?棱齿龙能不能吃?”

    海恩正巧这个时候洗完了走过来,听到姜盈的话就惊讶了,“怎么狗鱼和棱齿龙你也准备开吃了?”

    小银杏在家的时候从来不避着海恩,是以海恩进到厨房在看到姜盈的同时也看到了姜盈手上飘浮着存在的光影小银杏。

    从姜盈的嘴里他早就知道了小银杏是何等作弊的存在,如果姜盈再次动起了别的物种的脑筋,不用意外,铁定是小银杏的“教导”。

    姜盈正想解释,却被小银杏的惊天尖叫给吓了一跳。

    “我说你叫什么?吓得我差点把油锅整翻。您可是老祖宗,能不能时刻保持一下老祖宗该有的淡定从容之大气形象?您看到什么了就尖叫成这样了?您……”

    说着说着一扭头,在看到身后走来的海恩之后,姜盈住嘴不说了。

    明白了。

    男色诱惑而已。

    其实海恩还真没怎么露,他不是那种习惯衣衫不整的人,哪怕是在家里。

    他穿了睡袍,还是长款的,可长款睡袍的衣领却是深v的。

    胸肌没显示全部,可心口位置的弧度却是分外明显。

    腰间一根系绳很好地绑出了腰线的粗细适中。

    睡袍没有扣子,也就是说随着某男惯性地大踏步而来,两条修长的腿若隐若现,若隐若现。

    噫,她都看到那啥了。

    姜盈心里长草,表情却凝固,“还没吃饭呢你换成这样是想怎样?不知检点!”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啥。

    一天晚上没要她还不多想,这连着好几天一天休息一天“开工”的,规律这么明显,她除非是傻子才不知道他的用意。

    昨天是休息日。

    今天又该开工了。

    怪不得刚才去浴室走的那么急。

    切!男人!

    海恩挑眉,对于姜盈日益增大的胆子(现在居然还敢当面指责他不知检点了),他表示非常不开心,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受到了极其恶劣的挑衅。

    他需要重振雄风!

    两大步跨到姜盈的身后,不顾姜盈还在炸薯条的动作,从背后把姜盈抱进了怀里。

    “姜盈盈小姐,我发现你最近的胆子出奇的大啊。是我给你的教训太少了吗?让你误以为我是可以被挑衅的?”

    呼吸的气息随着话一起进到了姜盈的耳朵里,姜盈心痒难耐地扭脖子,“一边去,没空跟你扯闲皮子啊?我刚才说的事情你听进去没有?我想大批量雇佣废柴联盟的人,你觉得可不可行?”

    “我刚刚也说了你自己看着做就好,显然是你没有听进去。”海恩些许不悦,于是他一低头咬住了姜盈的耳垂。

    濡湿又温热,姜盈情不自禁地身体一颤,说出的话都变了声调,“老公你别闹!我薯条还没炸完呢?没看到老祖宗都等不急现身出来监工了吗?”

    不必海恩回应,小银杏秒收身体。

    “没,我一点都没急,重孙子们你们随意啊。”

    小银杏瞬间消失了。

    姜盈那个无语啊,这个老不正经的。

    海恩双手一用力,掐着姜盈的腰就把她抱坐到了料理台上,他的人逼近姜盈的同时也没忘了先腾出一手去关掉了火。

    姜盈还一手拿着漏勺一手拿着捞了半盆炸好的薯条呢。

    “老公,你急什么?再急也不用这么急吧?我们先吃饭啊。”姜盈挣扎着想跳下料理台。

    海恩低头就攫住了姜盈的嘴,“吃饭啊?我在吃了啊?你先喂饱我另一个胃可好?”

    气喘灼热,轻啄重啃。

    姜盈的身体被迫后仰,承受着某种该来的重量。

    “老公你别这样,我真的饿了。为了等你一起吃,我一直都在空着肚子等你呢。”趁某男的目标向下移了,姜盈赶紧抓住机会提交申请。

    海恩动作一停,姜盈以为自己的申请有效了时,却见海恩一伸手抢过了姜盈手里的半盘子炸薯条。

    然后在姜盈瞪突的注视下,把炸薯条倒进了自己的浴袍里。

    有腰带在下面拴着,薯条不会上面倒下面又漏出去。

    海流氓上线了,“你来吃,我怎么会饿着你呢?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两全其美!宝贝儿,我是不是很棒棒?”

    姜盈:此刻特别想拿漏勺敲碎海恩的后脑壳。

    那薯条怎么就没烫死你呢?

    “不是,老公,啊……你别哈……你……唔,好吃。”

    被薯条堵了嘴,第一次吃到薯条的姜盈立刻被美味的薯条吸去了全部的注意力。

    虽然早就不知道感叹了多少次了,但姜盈还是想再感叹一次,这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好吃的土蛋蛋呢?她前十八年都白活了啊!

    也顾不上自己现在的姿势多么地不堪入目了,姜盈一伸手,左右两手就分别从海恩的浴袍里抓出了一大把的炸薯条。

    她还挺仗义,一手往自己嘴里塞,一手还不忘了喂给海恩吃,“老公你快尝尝看,真的好吃到爆!”

    海恩:这还是挑衅吧?是吧是吧?

    他现在是还能有心思吃东西的情况吗?

    姜盈盈你今天死定了!

    海恩抱起姜盈就把她放倒在了餐桌上,正要抬身压上时,姜盈的光脑终端响了。

    老公公亚历山大来电。

    姜盈反射性地就把海恩一脚踹开了,“闪开,我先接电话。”

    海恩那个郁闷啊,于是他郁闷的从怀里抓出了一大把炸薯条塞进了嘴里。

    口感不是很喜,但也不讨厌,随便吃吃好了。

    又是一大把。

    姜盈一边按下语音通话按钮,一边眼神示意海恩--给我留点。

    “您好,我是姜盈。”

    自订婚那一面之后,姜盈还没有跟这位总统老公公见过面,也没说过话。她不自觉地就紧张了。

    亚历山大不紧张,毕竟坐到了他现在的位置,这世上还真没有多少能让他紧张的事或人了。

    “海恩已经下班了吧?”

    “是,刚到家。”

    “那就过来总统府一起吃个晚饭。”

    “……是。”

    电话挂了。

    姜盈看向海恩,“你爸叫我们现在过去总统府一起吃个晚饭。”

    海恩将怀里的炸薯条都倒出来,“哦,你去换衣服,我们这就出发。”

    姜盈向门外走,走了几步又倒回来,“我现在后悔了想不去了行不行?我就打电话回去说我突然肚子疼?”

    接到莎蒂的邀请电话时也紧张,但还不至于紧张到像现在这样忐忑不安。那毕竟是帝国总统,她还记得订婚见到时,她连正眼都不敢抬头看。

    姜小怂准备上线中。

    海恩不悦了,姜小怂只能在他面前上线,其他任何人,包括他的家人面前,他都不允许姜小怂上线。

    “去换衣服。”把姜盈强行转个方向往外推,后来又看到姜盈的表情实在紧张的可以,海恩拉着脸低头给她一吻,“放心,有我在。”

    姜盈只得回二楼去换衣服。

    海恩吩咐女王把炸好的薯条打包,自己则去浴室再洗了一遍然后才换上了衣服。

    姜盈换上了一条平常很少穿的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像朵非常乖巧听话的小白花。这是曾经来自李梦蝶的建议,订婚的时候她也是类似的穿着。因为李梦蝶说长辈们就喜欢这样乖乖巧巧的装扮。

    但海恩看到之后,他发现他也挺喜欢,就像喜欢上次姜盈在他妈面前的妖艳贱货风一样喜欢。

    他想扒下这朵小白花的所有伪装,想让这朵小白花抽抽泣泣地哭给他看。

    海恩拉起姜盈的手,三步并做两步就往门外走。

    姜盈穿着细高跟艰难地跟着,“老公,不用这么着急吧?”

    海恩头也不回,“用!我们早点去才能早点回来,早点回来才能早点开工!”

    姜盈:好像不紧张了……

    女王和骑士过来相送,骑士把打包好的炸薯条递给姜盈,“预祝主人和夫人早日班师回朝。”

    姜盈拿着炸薯条问海恩,“这是给公公婆婆带的?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海恩:“不是,那是给你路上吃的,因为去了之后今晚不一定能吃进去东西。”

    姜盈:得,哥你这么一说,我的紧张好像又回来了。

    但这次至少有薯条安慰。

    海恩开车,姜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边自己吃炸薯条一边喂海恩吃。

    “我猜不会是除了n250星以外的事情。要不我们就退后一步?反正也是需要和一些企业合作的,你看我们不是还用了废柴联盟的人吗?我看你小舅舅的营养剂工厂也挺好的。大品牌,值得依赖。要不我们就用贤不避亲?”

    海恩很干脆地摇头,“不能用!他那里面龌龊太多,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好。”

    姜盈发愁,“那我也得想一想如何去找一位全面的管理人才代为打理食货帝国了。我还没有毕业,稍后还要参加军部的招考,食货帝国如果要往企业这个方向发展的话,肯定需要一个成熟的管理人才每天坐阵才行。”

    “等这批货运抵m38星,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那就太好了。”姜盈就是无条件相信海恩,这种信任已经到达了信仰的高度,虽然她自己并没有自觉。

    两人的炸薯条吃完,总统府也到了。

    老凯伦在门外迎接,“海恩少爷,晚上好。少夫人,您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漂亮。”

    姜盈过去亲近地和老凯伦抱了抱,顺便偷偷给了他两个生土豆,“大批货还没有到,所以手底下库存不多了。来的时候又太急,也没能给你烤熟,但我相信以老凯伦的手艺,这些不是问题对吗?”

    姜盈朝着老凯伦俏皮地眨眼睛,赢得了老凯伦惊喜交加的回笑。

    “少夫人客气了,非常感谢您。”

    三个人正要往里走,只见一个身影飞快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小嫂子是不是到了?带着烤土蛋蛋没有?小嫂子,我是莱纳德,我哥娶了你是他八辈子休来的福气,所以你带着烤土蛋蛋来没?”

    ------题外话------

    感谢雪影88,小画画,阿玖太太,一辈子的爱恋,大蘑菇,无声胜有声的票票!过完了六一下次再过节就是十一了,收收心好好赚大钱吧小仙女们!共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