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2 小辣刀上线,左手开怼右手宠你!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莱纳德的话自来熟得特别顺畅,但他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这跟他的生长环境有关系。

    莱纳德应该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那种所谓“生长在聚光灯下的孩子”,帅气,阳光,待人亲切,擅长交际。这类人会像一个小太阳,走到哪儿就照亮到哪里。凡被照到的人无一不会被他吸引住全部的目光。

    姜盈也不例外。

    上次在戴维斯的生日晚宴上倒是已经见过一面这个婆家弟弟,但因为当时得全神贯注地应对老婆婆,就也没有怎么留心。

    今天是第二次见面,姜盈这才发现莱纳德既和海恩相像,又和海恩截然不同。

    相像的是五官,同样是金色的头发,同样是蓝色的眼眸。

    不同的是气质,莱纳德一脸的肆意张扬,一身的意气风发,青春,受宠,骄贵,风流,一应俱全。而这些,在海恩的身上全看不到。

    姜盈看着这样的莱纳德久久失神。

    莱纳德对此很得意,他早就习惯了被各种爱慕的目光包围,他从不觉得无所适从,他很享受这种虚荣的感觉。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无论对方年龄大小,拿到对方的“五星好感”对于莱纳德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身体的本能。

    “小嫂子?小嫂子?你要不要看着我的脸这么入神?我跟我哥长得很像的,难道你每天看他的脸就是这么目不转睛的吗?”

    哪怕对方是他的嫂子,哪怕是在跟自己的亲哥做比较,莱纳德也会无意识地希望自己占据上风,受到偏爱。

    旁边的老凯伦表情微敛,眼底闪过一丝担心。

    莱纳德单看五官的话就是青春版的海恩,可他又不像海恩那样冷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所以比起海恩来,莱纳德一向更受喜爱和欢迎。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总统府外,就连在总统府内,总统和第一夫人也是非常明显的更加喜欢莱纳德。

    在姜盈之前莎蒂也给海恩介绍过不少相亲的对象,但当那些相亲对象来到总统府见到莱纳德之后毫无例外都被莱纳德吸走了芳心。这也就成了海恩在姜盈之前一直没能订下婚的原因之一。

    再后来姜盈跟海恩订婚,但因为那时候姜盈的名声太臭,是以莱纳德就一直没有露面见姜盈。

    老凯伦忍不住担心的想,所以这回一见会引发什么不必要的婚变吗?

    姜盈终于回神,却是看也不看等着她回应的莱纳德,反而先扭头看向了海恩。

    “老公,以后有我宠你。”

    海恩是自信的,自信地认为姜盈不会像过去那些相亲对象一样轻易就被莱纳德勾走了芳心。但随着姜盈注视着莱纳德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自信开始瓦解了。

    他突然意识到了年龄的问题,32岁的他在人类可长达三百年的寿命里也许算不得什么,但如果是跟18岁的姜盈和19岁的莱纳德相比的话,他可算是正正经经的老货了。

    谁不喜欢年轻水灵的啊,谁不喜欢活泼阳光的啊,他吃个土豆还知道挑更新鲜更光滑的呢。

    海恩的表情继续维持着波澜不惊,但内心已经开始不安。

    他不敢去想,如果姜盈也像他爸妈一样,也像那些相亲对象一样,在他和莱纳德之间也选了莱纳德的话,那他该如何自处?

    小时候的困惑委屈以及不服不合事宜地袭上心头,海恩全身的肌肉绷紧如箭弦。

    姜盈就靠在他的身旁,手挽着他的手臂,他这一变化姜盈如何感觉不出来,所以她才回的神。

    心疼就两个字。

    上次在生日晚宴上察觉到的某些内情果然不是她感知错位。

    “老公,以后我宠你!”

    姜盈情不自禁地又再重复了一遍。

    海恩瞬间被暖的一塌糊涂,有什么比自己都做好心理建设准备迎接再一次打击的时候结果却迎来了意外的惊喜来得开心呢?

    他都三十二了,还是堂堂机甲战团的团座,顶天立地的男人,你要说他还需要宠吗?那是肯定不需要的。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内心不曾期盼过未来某一天是不是也会有一个人宠宠他,哪怕只是嘴上说说。

    这一天,姜盈说了,海恩童年记忆里缺失的某块拼图好像一下子被填满了。他现在全身胀胀的,恨不得抱着姜盈绕m38星跑上那么一圈。

    可明明心里都那么感动了,这表现出来的却只是一声冷淡到比平时更冷淡的“好”。

    老凯伦一边欣慰地来回打量姜盈,一边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凌迟海恩。

    这种时候你只说“好”是不是太失礼了?不举高高你现在也得亲亲抱抱吧?说你老你还真对得起这个‘老’字,这要是普通十的年轻人早就啃到一起了。

    “我们进去。”海恩轻揽一下姜盈的腰,两人绕过眼前的莱纳德就继续向里去了。

    莱纳德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无视了。

    他转个身再次挡到了海恩和姜盈的面前,一双眼还是只看姜盈。

    “小嫂子,你的食货帝国上次直播我也看了,这给我馋得啊。求小嫂子怜悯,求小嫂子赐我一个烤土蛋蛋吃,拜托了小嫂子。”

    莱纳德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他记得他妈曾经说过就受不了他的撒娇。说他顶着这样一张帅出星际的脸撒娇,这世界上就绝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得了。

    他的闺蜜们也说,可能是因为他的脸攻气十足,再加上他人高马大,这样的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撒起了娇的话,特别有一种反差萌,特别招人喜欢。

    所以尽管莱纳德比姜盈还大一岁,但按辈份来说他是弟弟啊,嫂子再小那也是长辈,他作为小辈在长辈面前撒撒娇怎么了?

    莱纳德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委屈的小表情更是做得纯熟顺畅,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冲天婊气。

    你哥当面,你连个正眼都没有,却一口一个小嫂子,你瞅瞅你那小媚眼都快甩脱出去了,你这是撩我呢撩我呢还是撩我呢?

    婊的真叫个豪气冲天了还。

    姜盈心情不爽,于是很是冷酷无情的赠送了一个大白眼给他,“你拜托也没有用,存货没有了,我很遗憾。老公,我们进去吧。”

    身穿小白花连衣裙的乖巧小女人说起话来做起事来跟表现出来的形象截然相反。

    这样的姜盈让莱纳德脸上讨好的笑凝固了。

    他不敢相信有海恩的脸当面作比较时,自己的脸居然输了。

    两张那么相像的脸,他的明明更帅气阳光亲切可爱,为什么他却是输的那一个?

    不合理!不应该!不可能!

    莱纳德握紧了拳头,委屈的小表情没有了,眼睛里尽是妒嫉的怒火,他不甘心!

    海恩感觉到后背灼烧的目光注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姜盈更往怀里带了带。

    姜盈和海恩在老凯伦的引领下进入了总统府的私用大厅。

    整个总统府其实分两部分,前面一部分用于总统处理公事,是办公区;后面一部分则用于总统及总统家人的居住,是私住区。

    这是姜盈第二次来到这里。上次订婚已经来过一次了,虽然没有见到海恩,但见到了总统及第一夫人,她还清楚地记得这里的环境给她造成了何等巨大的精神压力。

    那么大,那么空旷,每一件装饰都散发着“我很稀有我很珍贵你们这些乡巴佬”的气息。

    姜盈家也算是有着丰厚历史底蕴的大富之家了,但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姜家只会渺小的如沙中尘砾。

    亚历山大携莎蒂远远站在红毯的尽头,两个人表情严肃的像在迎接什么外星球访客。

    “父亲,母亲。”海恩揽着姜盈走到距离两人三步之远的位置站定,示意姜盈和他一起鞠躬行礼。

    严肃的姿态也像到他国进行访问的外来使者。

    “父亲,母亲。”姜盈跟着一起行礼,弯身的同时把自己的手搭上了海恩揽在她腰上的大手--没事儿哈,以后我来宠你。

    看着这样乖巧的姜盈,亚历山大暂时是满意的。如果姜盈来总统府还敢是上次参加戴维斯生日晚宴的那身装扮,他敢保证,一定会第一时间把姜盈请出去。

    可与亚历山大正好相反,莎蒂对于这样打扮的姜盈却是十分的不满。

    女人最了解女人,这样乖巧的装扮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赢得对方的好感。

    可姜盈上次却没有做这样的装扮啊!

    哦,你上次不知道我也会到场吗?我还提前给你送去了昂贵的高级订制礼服啊!可你穿成那样的妖艳贱货风就去了!那是给我脸看呢还是给我脸看呢?

    再看看你今天穿的,你也不是不知道什么场合该穿什么衣服啊。所以你上次根本就是觉得不需要赢得我的好感才那样穿的是不是?

    姜盈你太猖狂了!

    你有什么资格不把我这第一夫人放在眼里?

    姜盈你可恶!

    “嗯,来了?晚餐还在准备,你们先过来这边坐吧。”莎蒂端出了第一夫人的官方笑脸。

    她自以为大气体面,可是落在姜盈的眼里,姜盈只觉得生疏又隔离。

    这是私宴不是吗?她是海恩的亲妈不是吗?可为什么每次自己都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身为一个母亲的慈爱与亲切?

    四个人落座,两两对面而坐,中间隔着大大的桌几。

    气氛尴尬的给姜盈一种参加政治会议的感觉。

    可是莎蒂一开口却说道,“姜盈不知道吧?海恩其实不是在这里出生的,他出生一年后亚历山大才当选总统。我们一家三口搬进总统府的时候,他刚刚学会走路。小腿长得短,走的也不利索,这里又大,通常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走丢了。他也不知道哭,就站在原地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小就是一本正经的小大人似的,特别有意思吧?”

    因为知道此次家宴另有目的,所以莎蒂不能提上次被姜盈气晕的事情。

    可只要看到姜盈跟上次截然不同的脸,莎蒂就气得肝疼。

    她被气进医院,姜盈和海恩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问候过。这是儿子和儿媳妇该做的事情吗?

    她不提是她大度,那你们也不提是想趁机把这一篇就这么翻过去吗?

    多么令人厌恶的小心思!

    莎蒂心里憋着火,但还要为了稍后谈到正题上先要铺垫一定的感情基础。

    于是,尬聊就这么开始了。

    开场是突兀的,叙述是空洞的,想拉近彼此关系的目的是完全没有达到的。

    姜盈也是知道一些有关亚历山大的事情的。

    亚历山大参与竞选总统的那一年是所有候选者中年龄最轻的一位,说白了就是来组成分母的。对于亚历山大自己来说,他都没奢想过一次就能竞选成功。

    他的目的是先熟悉一下竞选流程,在全星系人民面前刷个脸熟,这样五十年后的下次大选他再来,应该就会有一些优势了。

    可事情就那么巧,才出生不到半年的海恩,生来自带3s超高等级基因的小海恩,居然就那么觉醒了。

    一觉醒就是3s的顶端,听说当天晚上精神力磅礴到毁了亚历山大家的房子。

    海恩是帝国第四个3s,而前三个当时都已经一百多岁了。并且那三个3s也不是一开始就觉醒的,而是在三个觉醒期一步一步最终觉醒到3s的。

    帝国期待第四个3s已久,而第四个3s居然也是这么的不负重望,当时全帝国就沸腾了。

    亚历山大的支持率从那天晚上开始就是直线上升,直到最后以黑马的姿态一举当选。

    人们的理由特别简单:能生出3s儿子的人,这人的能力还会差?

    小海恩一岁,亚历山大上任总统,一家三口搬进了总统府。

    其实民间一直有亚历山大是靠他的3s儿子才得以顺利当选之说,故也是那个时候起,人们越加狂热地屈服于光脑匹配基因得出的最佳结婚人选去结婚生子了。

    姜盈曾经觉得这样小小年纪就能给父母以助力的海恩那该是多么受宠啊,然而在她接触了几次海恩和家人相处的方式后,她发现事情好像不对劲。

    受宠没见到,倒是见到了不亚于她父母的嫌弃和不喜。

    于是她更奇怪。

    她自己是因为没有觉醒才被父母各种嫌弃的,但海恩的情况跟她恰恰相反,可这待遇却跟她没什么区别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

    姜盈看似表情轻松地听着莎蒂的“尬聊”,其实一直细致地观察着对面两人对海恩的反应。

    亚历山大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我是总统我是爸爸我是公公我是最高身份者所以我不需要发声我只要坐在这里就是给你们最大的面子了”。

    他的眼里没有海恩,没有莎蒂,但有姜盈,手里的n250星。

    今年过去大半了,可是帝国今年的gdp却不容乐观。讲白一点的话就是,如果他再不想出新措施的话,那么今年将有可能成为他在任期间第一次的gdp倒退之年。

    他不允许自己出现这样的政绩污点,他必须拿下姜盈手里n250星的开发权。

    再说莎蒂,她的目的也在n250星。

    名她已经有了,第一夫人的名头,相信全帝国的女人就没有不羡慕她的。

    她还差利了。

    戴维斯负责的帝国第一大营养剂制造商虽然每年都会按月给她分红,如果没有土蛋蛋的横空出世,那么莎蒂也就按部就班的一直领着分红过下去了。

    可问题是土蛋蛋出现了啊!

    n250星的产量目测都是极为可观的,这将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

    谁能眼睁睁看着钱都到手边了还不去捡的?

    什么划时代的饮食意义她可没空去关注,她只知道,如果n250星的开发权不在自己人的手里,那么随着土蛋蛋风靡全星际,她哥的营养剂制作业必定大受冲击,她分红的钱也会大大地缩水。

    这钱自己不赚还要眼看着别人去赚?莎蒂表示绝不允许。

    赌上她第一夫人的名誉,她也要拿下n250星。

    “姜盈也知道海恩从很小的时候就觉醒了吧?我和亚历山大并没有因为他是总统之子就放任他自由发展。他是我们的孩子,但他更是帝国的第四个3s,他肩上的重担不会因为他年纪小就不压下来。所以我们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把他送进了军队里。我们虽然很心疼,但还是那样做了,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海恩的未来不是我们的身边,他的未来是整个宇宙!”

    莎蒂把自己都说感动了,含着眼泪花的模样看起来特像一位为了儿子甘愿不和儿子享受天伦之乐的大义母亲。

    亚历山大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拉过莎蒂的手,轻拍两下,夫妻感情浓烈而厚重。

    “你别这样,海恩会理解的,也会感激。”

    姜盈歪头看海恩,眼神询问:你真的理解吗?真的感激?

    神特么的理解和感激啊!哪个小孩子会愿意三岁的时候就被送离父母的身边!

    如果是实在没有时间带而是教给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帮忙带也就算了,可是小海恩却是被送进了只有训练训练训练的军队啊。

    姜盈也学着亚历山大的样子特别夫妻情深地拉住了海恩的手,然后她说,“父亲母亲为了帝国奉献着自己的一生不说,还要把儿子也奉献出去,这样的情操简直令我五体膜拜……”

    亚历山大谦虚地摇头,目光却骄傲。

    莎蒂作势擦湿润的眼角,正要顺风而上加深感情交流,却不想姜盈的后半句话来了。

    “……那么请问二位什么时候送莱纳德进军队?”

    亚历山大骄傲的目光卡顿了,莎蒂感动了自己的表情僵化了。

    姜盈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正经疑惑道,“哎不对啊,莱纳德比我还大一岁吧?他虽然不及我老公,但也是尊贵的s级,听说也早就觉醒到顶峰了,他怎么一直没有被送进军队里去?”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舍不得。

    莱纳德会说话,也会哄人,这样的儿子哪家父母舍得送走。

    可是他们不能这样解释。

    “那是因为……因为……”莎蒂要解释,又被姜盈打断。

    “啊,一定是因为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对吗?”姜盈做自己很聪明,自己发现了什么重大事情的恍悟状,“不然以父亲母亲的政治觉悟,莱纳德怎么可能都这个年纪了还跟养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富家大少爷似的。啊,父亲母亲,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应该发现的事情?莱纳德身有隐疾吗?还是……不不不,我不说了,我什么也没说。”

    姜盈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这样刚才的话就能变成是别人说的。

    莎蒂再次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她什么意思?她这是在咒自己宠爱的小儿子吗?姜盈他怎么敢!

    亚历山大先一步大力捏了一下莎蒂的手,制止她开口的冲动。

    “莱纳德的s级侧重点跟海恩不一样,他并不适合像他哥那样走军队那一条路。”亚历山大一句话解释完,跟着起身,“走吧,晚餐应该准备好了。”

    姜盈和海恩只得起身跟在了亚历山大和莎蒂的身后。

    餐厅同样很空旷,比起姜盈家里只有两个人吃饭却有一张足以坐下十个人的大餐桌来更是空旷的可怕。

    姜盈小声跟海恩嘀咕,“幸亏听了你的在路上吃了好多炸薯条,不然在这儿我肯定吃不下东西。”

    姜家的餐厅也大,却是恰到好处的大。姜盈受宠的年少时期,一家三口坐在虽然大却装饰温馨的餐厅里用营养剂,这曾是姜盈最幸福的记忆。

    然而总统府的餐厅却是大到空旷,那张能容纳一百人的长桌是想怎样?完美避免邻桌的人如果吃呛了打喷嚏喷到自己脸上的风险吗?

    你再有钱,再有权势,在家吃个饭也不必整出如接待外宾的盛大规格吧?

    总统级别的装b真是装到骨子里了。

    老凯伦上前,服务四人落座。莱纳德不知道从哪个门口跑了进来,也飞快地落座了。

    亚历山大和莎蒂坐在首位,莱纳德坐在了莎蒂的邻座,海恩坐在了亚历山大的邻座,姜盈则坐在海恩的邻座。

    说是邻座都是好听的,事实上那距离再坐上一个成年人完全没有问题。

    餐桌上早就摆好了晚餐,羊脂奶酪水果沙拉,橘汁胡萝卜,柠檬虾,烤牛排,苹果馅饼,奶油菠菜。

    很隆重的菜单,虽然原材料还是不同的营养汁营养剂营养膏等等。

    莎蒂勉强压下自己的恶劣情绪,“为了你们来,我还特意请老凯伦亲自下的厨,他的手艺一向不错,姜盈你尝尝。”

    “妈,你说笑呢吗?老凯伦手艺再好还能做出食物本身的颗粒感吗?小嫂子家可是顿顿吃烤土豆的,人家哪里会稀罕这样千古一个味道的营养剂晚餐。”莱纳德拿叉子戳着眼前盘里的烤牛排,很快就把牛排的原形营养膏给戳烂了。

    他这么一说亚历山大和莎蒂也吃不下去了。

    他们不想吃烤土豆吗?当然想!但他们没办法拉下脸来直接管姜盈或者海恩讨要啊。

    不悦的目光当然就顺势投向了姜盈,心说,你听懂没?听懂了就赶紧做点你儿媳妇该做的事。快拿烤土豆出来孝敬你的公公婆婆啊!

    姜盈笑,“是呢,吃惯了烤土豆再吃这些千古一味的营养剂还真是下不去嘴了。老凯伦,我可不是嫌弃你的手艺哦。”

    姜盈说完就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性子直率的简直让人想掀桌。

    别外三人:见过不会说话的,没见过这么不会说话的。

    我们那样说是请教你土蛋蛋和营养剂吃起来口感有什么不同吗?这还用你说?星网上那些花式晒吃的图片和视频简直不要更多好吗?我们做梦都梦见好几回了!

    我们的意思是既然你都吃上了,作为n250星主人的你,就不知道大大方方慷慷慨慨地给你的家人也贡献一些吗?

    你倒好,不仅假装听不懂,居然还敢顺势插刀。

    姜盈你别太猖狂!

    莎蒂再也忍不住了,她猛地一拍桌子,“姜盈,你觉得你说这话合适吗?这里坐的是你的长辈,你的姻亲弟弟,都是你的家人,你请朋友吃,你到星网上不顾形象地直播开售,你却不知道与你的家人分享?姜家到底怎么教的你规矩!”

    姜盈不生气,谁给她添堵,她得让谁生气。

    “啊,原来母亲你们也想吃啊?那您可早说啊?您现在说,我手底下没存货了啊。不过您也别太着急,运送大批量土蛋蛋的太空货舰不日将抵达m38星。到时我会开店正式出售。无论您是想买生的自己加工也好,或者直接买成品烤土豆,都会很方便。我们食货帝国定价很亲民,母亲您完全不用担心售价呢。”

    不会说话,我就是这么的不会说话!很气对吧?就像我知道了你们对我老公和莱纳德完全不一样时的情绪一模一样。

    对面三人要气炸了。

    哦,合着我们要吃还得花钱买是吧?excuse-me?你到底还知不知道你是这家的儿媳妇!

    亚历山大也坐不住了。上次只听说了莎蒂是被姜盈气进医院的,但因为没有现场亲见,对于姜盈的战斗力,亚历山大并没有具体的认知。他只当是莎蒂心性小受不得气,过分激动了才导致了那样悲惨的结果。

    可今天这么面对面一交流,亚历山大直观感受到了姜盈的战斗力。

    那就是一支逮谁辣谁的小辣椒!

    他现在也没心情等着机会再迂回婉转地提n250星的事情了,他干脆点明了说道。

    “你这是要准备自己开发n250星吗?愚蠢!你才多大?你还没有正式结束学业,我不会允许你这样不务正业的!土豆的出现具有何等重要的划时代意义我相信你不会不懂,这样的一种新食物,你觉得你担得起将它发扬光大的重担?”

    亚历山大说着说着也是失控地一拍桌子。

    “身为帝国总统我不会允许你这样瞎打胡闹,身为你的父亲我更不会允许你如此浪费国家资源!你痛快把n250星的开发权全权转让给戴维斯。他是你小舅舅,也是帝国最大的营养剂制造商,经验丰富还不会骗你。你和海恩只要双双在军部为了帝国的未来奋斗就可以了!就这样!”

    就哪样?姜盈也想拍桌了。

    你动动嘴皮子就想抢走我的n250星,那我在n250星上拼了死活是为什么?我受了那么多年的欺压和歧视的时候你又做过什么还是说过什么?

    好吧,我的事情确实也怨不着你,但我老公呢?海恩呢?他凭自己的钱买下的n250星,你做什么了二话不说就要全拿走?

    你到底是不是海恩的亲爸!

    姜盈再笑,“不!”

    “你说什么?”亚历山大猛地站了起来,就连海恩都还没有如此堂而皇之地顶撞过他,这个小丫头片子凭什么敢?

    姜盈:我老公不敢是因为他知道你是他亲爹,可我敢是因为,你算老几啊!你也好意思说身为我的父亲?结婚都没有赶回来出席,结婚以后更是没有见过一面,现在我觉醒了,有n250星了,你冒出来了?晚了!

    啊,还有,就是我亲爹,想抢我的东西我都不让,就更别说你不过是个公爹了!

    “父亲别气哈,您年纪大了,再气出个好歹来,像上次母亲似的,那姜盈可就罪过了。”

    小辣椒?nonono,她是小辣刀。

    专往人心窝处捅的小辣刀。

    “母亲上次没跟您转述我们夫妻的想法吗?啊,难道是母亲上次住院气伤到了脑子,把这事儿给遗忘了?好吧,那我再重述一遍好了。毕竟我们夫妻是如此的不想因为一个小小n250星就跟父亲母亲的感情出了裂痕。”

    讲提前赚钱是为了给二老养老做准备,讲我们夫妻虽然年纪轻但因为都是3s所有责任感比一般人都觉醒的早。星际的未来对我们来说是重担,您二老同样是我们甜蜜的负担。我们不能因为您二位目前身体健康就可以先不做风险评估,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啊,父亲,我可不是在咒您发生什么意外啊。

    再说到这个戴维斯小舅舅。是,他是经验丰富,还是我们的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小舅舅。但关系再近再亲,他也只是小舅舅啊。人家也有家庭也有孩子的,人家不为自己的家奋斗,转过来要为我们打工吗?这不是破坏人家的家庭稳定和团结呢吗?我们不能做那样招人骂的事情!

    姜盈一身正气,如海恩附体。

    “父亲是帝国总统,您知道多少人在看着我和我老公呢吗?他们巴不得从我们的身上找到父亲的一些把柄,借此来攻击父亲的政治形象。我和海恩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必须不能啊!父亲,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哪怕是被您骂不孝,骂愚蠢,这n250星我们也绝不会让它跟您叶跟母亲跟什么大舅舅小舅舅扯上任何关系!”

    这种一边说着“我爱你”一边开怼的做法,姜盈从姜子封和李梦蝶的身上学到的太多太多了。

    她不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但她做起来却是意外的炉火纯青。

    姜盈讨厌这样的自己,更厌恶把这样的自己逼出来的一切人和物。

    姜盈笑着再看莱纳德,“别人不能用,弟弟倒是可以用的。他身有隐疾不能进入军队是不是?那要不要来我这里打工啊?我一定……”

    莱纳德一听这话就炸起来了,“谁身有隐疾了?姜盈你胡说什么!”

    姜盈怔住,表示很无辜,“我老公三岁就被父母亲送进了军队,你都十九了却还在家里胡晃,这不是身有隐疾是什么?虽然你是s,按理说比我老公的3s也差不了多少的,但总不能就这么待在家里啃老让父母亲养你吧?莱纳德,你该长大了!”

    姜盈这话可是正中红心。

    莱纳德为什么总是惯性地希望得到他人的好感,尤其是在海恩当场的时候?就是因为他疯狂地妒嫉着海恩。

    他从出生以后开始记事起,就每天都能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他,同样是总统夫妇的儿子,他哥是3s,他再不济也该是个2s啊,怎么就是只是个s呢?真没用。

    他爸他妈是更喜欢他,可是他爸在喝醉的时候,他妈在情感流露的时候都不只一次说过,他这么听话他怎么就不是3s呢?他要是3s多好啊!

    他觉醒的也是又快又稳,从小到大都是领头的那一个,可是他的师长他的同学他的朋友,总会在觉得他并没注意到的时候以叹息的口气来一句,他怎么就不是3s呢?

    可他就是已经不是3s了,他们能不能不要老拿他哥跟他做比较?

    他也想过去提前加入军队,想试试自己是不是还有可能更觉醒,但他爸却说,你的未来在政坛,而不是军队。军队那里都是杀敌的将,保国的兵,是为你服务的,你不用去。

    他被说动了离开,又因为忘了东西去而复返,然后听到了他爸这样跟他妈说,他又不是3s,去军队遭的什么罪。

    呵呵,还是因为他不是3s。

    莱纳德真是痛恨极了所有人都在介意他不是跟他哥一样的3s。

    “姜盈你说什么!谁没有长大了!”莱纳德起势太猛把身后的椅子碰倒了,椅子摔倒在地,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

    姜盈假装瑟缩一下,“莱纳德你生气了?那我收回我的话好了。其实也对,你这样的身份,在家里胡晃也没关系的,反正也不愁吃喝。你……”

    “姜盈你给我闭嘴!”莎蒂尖声打断了姜盈的话,她太了解莱纳德了,就姜盈这话,不把莱纳德怼疯了就怪了。

    “莱纳德来妈妈这里。”莎蒂向莱纳德伸开了双臂,在她的眼里,莱纳德一直是那个需要她来保护的小天使,“不要理乱七八糟的人说的话,你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目的才有意那样说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多棒!莱纳德来,妈妈给你你最喜欢的勇气的抱抱。”

    莎蒂要是不说话,姜盈本打算今晚的战斗就可以收尾了。

    怼来的怼回去了,关于n250星也把话挑明了说的很明确了,流程走完,她可以回家和她老公开工了。

    但莎蒂非得指桑骂槐地来一句“乱七八糟的人”。

    靠之!到底谁是乱七八糟的人啊!

    至少她没有到晚餐时间了才打电话出去叫人来吃饭,也没有如此明显的大小眼对待一对亲兄弟。

    姜盈冷笑出声,一拍海恩的肩膀,“莱纳德,母亲的抱抱也许温暖,但如果你想要勇气的抱抱的话,建议你找你哥讨!你哥十九岁的时候都已经开机甲上外太空在虫兽群里几次杀进杀出了,这勇气,放眼全星际都不会有第二家了!”

    而你的十九岁却还在家里发脾气摔椅子。

    来自姜盈的蔑视,就是这么的杀人于无形。

    “啊--你看不起我?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我也能开机甲上外太空杀虫兽!我不比他差!不--”莱纳德一边猛拍桌子一边叫喊着,像个没讨到糖吃的三岁小孩子。

    这倒是把姜盈吓着了。

    这么大的反应吗?这心理没问题?

    莎蒂赶紧起身侧抱住了莱纳德,“儿子,冷静下来!儿子看看我,我是最爱你的妈妈啊!儿子你别这样,你这样是想让妈妈心疼死吗?”

    姜盈刚刚才对自己的行为有了那么一点也许过分了的自责,一听这话,又没了。

    这你就要心疼死了,那我老公几次在外太空差点死在虫兽嘴里呢?你是问过一句安慰过一次还是抱过一回?

    亚历山大不顾形象地大声呼喊,“老凯伦,快通知曼医生赶过来!快--莱纳德要是大脑受损,我饶不了他!”

    餐厅陷入混乱,海恩起身拉着姜盈悄无声息地退了出来。

    姜盈对于这样的战果并无胜利的喜悦。

    “为什么他们不喜欢你?你是3s啊!我没有觉醒的时候都受尽宠爱了,为什么你早早就觉醒了倒没有受到宠爱?”

    海恩搂着姜盈回头看总统府,目光平静无波。

    “原来我也不理解,但后来我发现我大概明白了。她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会笑,不会哭,学什么都一学就会,让她体现不出身为母亲的价值;他不喜欢我是因为我的觉醒成了他当选总统的一大助力,这让他觉得竟然需要一个不到一岁小婴儿的帮助是件特别丢脸的事情。”

    姜盈默了默,突然拉着海恩的手转身再往总统府里走,“不行,我还得再进去怼。”这特么的都什么父母啊!

    海恩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长手一勾把姜盈勾回了怀里,“这么心疼我?那不如早点回家喂饱我?”

    “喂!你到底有没有点出息了?”姜盈转身拿食指狠戳海恩的胸膛,“你的黑心黑手呢?你被人欺负了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忍着?合着你就在外面厉害是吧?一回了家就是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海恩墨尔顿,你不败战神的威名当得亏不亏心!”

    去执行任务有人算计,差点死在外星球上,好不容易安全回家了吧,得,家人的温暖屁点没有。

    心疼这个男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备受尊崇,姜盈一时心酸的能拧出水来。

    戳着海恩胸膛的手渐渐就舍不得用力了,最后她老实趴在了海恩的怀里不闹腾了。

    “抱我回家,看我今晚怎么喂饱你!”

    人造月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自动驾驶的悬浮车内是一对不等到家就开始了热情翻滚的新婚小夫妻一对。

    ……

    很多年以后姜盈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风,我更中意午夜的。相比于清晨的寒冷,午时的,我更喜欢午夜时分夜风的酣纯与浑厚。

    它是如此的让人战栗却又燥热,血腥的掠夺与武力的镇压因为有它都带着一股别样的温柔。

    穿梭,飞跃;

    撞击,征服。

    你来是欢喜,我往是喜欢。

    虔诚,求欢;

    献祭,忘己。

    吟哦是催促,娇喘是鼓励。

    ……

    来世先不提,今生我宠你。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漸漸遺忘鍀殤,蒂筠曦音,祝,mydarlingmissl,繁华落尽,饼干,千代,临界的音乐,时光无声,餹菓菋の僮哖小仙女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感动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