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3 这肾疼的人生,害怕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不管日子怎么忙,怎么腿软怎么肾虚,姜盈和海恩也从来没有断过晨炼。

    别人家两口子一睁眼可能会再来个亲亲抱抱举高高,但海恩两口子通常是早安吻后就开始拳脚相加。

    还不是那种假交手真秀爱的做做样子,这两人一动手就是拳脚带风,一招一式都是真招。

    于姜盈,她每天的目标都是想着怎么把她男人打趴在地上让他叫她爸爸。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执念,好像自从她彻底觉醒后,她就一直不服海恩。

    都是3s,没可能她总打不过他的吧?

    姜盈表示这个梦想必须要有,还得必须实现。

    于海恩,他也很惊喜终于可以有一个3s和他过招了。

    虽然姜盈的身手出自于他,真要说和他势均力敌其实还有点勉强。但对于除了虫兽早就打遍军部无敌手的海恩来说,这已经是梦寐以求的实现了。

    跟其他2s或者s级来打,海恩总是不过瘾,总得在出手之前先提前估测一下对方接不接得住,如果接不住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这就让他每一次跟人过招都特别的累脑子,完后打的还不痛快。

    跟姜盈打就不一样了。姜盈虽然也需要他放水,但放水的程度却是有区别的。而且姜盈的出招很诡异,随着跟海恩的交手次数越来越多,她身上军拳的影子越来越少,她自己创新的招数则越来越多。

    武学大境界的第一步可不都是无招胜有招。

    海恩特别惊喜这样的姜盈,这样的姜盈才让他有了畅快淋漓打一场的机会。

    一个想打趴下对方,一个想痛快打一场,于是半个小时的过招,当定时器响起的时候,两个人总是恋恋不舍的结束。

    这如果是姜盈说了算,她肯定要不知疲倦地先打下去再说,要不就打到她把对方打倒为止,要不就打到她累得动不了为止。

    但很遗憾,这种事情说了算的是海恩。海恩从不做那种一次透支完全部的二傻行为,所以只要定时器一响,不管自己也是多么的意犹未尽,他也坚决地说停止就停止。

    姜盈曾经试过打破海恩的这种自律,例如色诱。

    她给出的条件特别丰厚,什么捆绑啊什么制服啊,星网上最新火起来的那款情趣内衣也可以买来穿给他看,休息日全天不外出不下床任他蹂躏,等等等等,丧权辱国的可怕,然而结果依然是:失败!

    海恩一身正气,“你说的那些我们排入新婚百日计划按步骤一个一个实现就好,你不必如此心急。”

    姜盈:……啊呸,真他大爷的,谁心急了!

    但她也是真的一点招都没有。

    关于举高高的人生大计,海恩流氓起来可怕,自律起来更可怕。要她的时候恨不得弄死她,不要她的时候她就是在他面前脱光了各种撩闲,人家也是微微一笑,然后特冷酷无情地一手刀劈下。

    --光脑数据库里讲了,人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下对神经损害太大。

    他一点都不想姜盈因为这种事情而伤害到她的3s级身体。

    姜盈有一次急眼了,指着新婚百日计划书上大骂,“说好的有求必硬呢?这就是你的有求必硬?你亏不亏心!”

    海恩:“不亏心,我会硬着等待开工那天的到来。”

    姜盈绝倒。

    曾经的不举顽疾如今想起来遥远的像个梦。

    开工的日子里这位爷一举能举一夜,不开工的日子里,这位爷一举能举到第二天开工。

    “坚韧不拔”四个字被他诠释得淋漓尽致。

    姜盈又改变策略循循善诱之,“我说哥啊,这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种类似于暴饮暴食的行为不可取啊!人生极乐嘛,要的就是随时有感觉了随时乐才叫极乐,没有感觉就各自静好。你说你把这种事情都弄成计划表,这还有什么乐趣!”

    海恩拿蓝眼眸睨她,“你有‘没有感觉’的时候?还是你觉得我有‘没有感觉’的时候?”

    姜盈:“呃--”她竟无言以对。

    别人的新婚状态持续多久她是不知道,但她和海恩的新婚状态却是快持续小半年了,依然看到彼此就想那啥。

    “老公,3s基因还包括‘性’趣强大吗?”

    海恩:“显然是。”

    姜盈:……突然感觉未来的人生可能不只是肾虚了,还有可能肾疼。

    ……

    这一天早晨过完招,今天是休息日,既是不用上班不用上学的休息日,也是不用开私工的休息日,为了预防姜盈再出妖蛾子,海恩便带了姜盈出门了。

    从n250星运输土蛋蛋的太空货舰昨晚终于降落m38星了。

    海恩觉得也是时候介绍一个人给姜盈认识了。

    悬浮车上姜盈提前打听,“我记得你说这人是你曾经的战友,那么应该年纪不算大吧?那他怎么退役去当佣兵了?”

    “某次出任务中受了伤,虽不致命,却会多少影响一个机甲战士的行动力,所以他只能退役。”

    “那军部不给他安排转业吗?为什么要去做那种朝不保夕的佣兵?”

    海恩没回答。

    转业这种事情也不是个保个都能安排的顺心如意的。

    他的这位战友贫穷出身,没什么社会关系,当军功再不能继续,自我价值一降到底,那么谁还会多余为他在转业的方面出什么力。

    安排的退路也只够这位战友养活自己的,可这位战友还有一大家子要养,他就只能推了那个改走自己的路。

    建佣兵走保镖运输一途,虽然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只要时时小心,那就绝对比军部安排的路要赚得多得多。

    海恩对他的这位战友评价很高,“身手过硬,手腕灵活,自律谨慎,沉稳冷静。”

    姜盈的脑海里即刻脑补出一个军人硬汉的形象,一身军用迷彩,体格魁梧,目光凶悍。

    姜盈又问,“你约的哪里见面?”

    “秋漠提供的私人训练场。”

    “哎?”姜盈疑惑了,哪有人谈合作约在训练场的。

    “他希望在谈合作之前先跟你过过招,这是他同意免费替我走一趟从n250星到m38星的条件。”

    也就是说这次运输费又给省了?姜盈满意地冲海恩竖起大拇指,“老公干得漂亮!”

    打一架就省了成本,姜盈觉得这生意做得很赚。

    “明白了,我一会儿出手的时候会适当手下留情的。”姜盈摩拳擦掌道。

    海恩拿眼角扫了她一眼,没多说。

    目的地到了,居然是博昂在门口等着迎接。

    及腰长发被风吹起飘逸的姿态,浅浅一笑便无限风情顿起。

    得亏这个训练场地处偏僻,不然人来人往的铁定会招祸无数。

    “秋漠在跟人过招,所以我代他出来迎接你们。”博昂一句话解释清楚了他在这里的原因,然后下句话就奔着他感兴趣的方向去了,“一大清早的就这么激情澎湃你也不怕肾虚,看来你男人的病好了。啧啧啧,真想试试3s等级的能力!”

    姜盈脖领下隐约露出了一块草莓印迹,博昂眼尖一下子就瞄到了,他不由指着姜盈打趣道。

    姜盈面容抽搐,“大叔,这是被拳头蹭到的好吗?你家亲亲能亲出这么一大块来吗?”

    “我家就能!”博昂暴走之前还不忘先骄傲地证明了一下自己男人的能力,“谁是大叔?我比你男人还小两岁好么?你才大叔!你全家都大叔!”

    姜盈好笑他一点就炸的毛草性子,“你不是说你不介意被人说老么?上次在秋漠面前还表现那么大方来着不是吗?”

    博昂冷哼,“你也知道上次是有秋漠在,但现在他不在!哼,再说我老,我们拳击场上见!挠不死你!跟上,快点,秋漠都等你们一个早上了,不然现在还和我继续在被窝里摩擦呢。扰人私生活是有报应的,你等着!”

    他也知道自己对付不了海恩,所以只管和姜盈说话,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瞅海恩。

    海恩视若无睹,搂着姜盈跟上去。

    姜盈也不当回事,实在是博昂雌雄难辩的颜值严重影响了他威胁的力度。

    一边向里走,姜盈还有心情跟海恩说悄悄话。

    “他三十就不乐意被叫大叔了,那你呢?三十二岁的,老大叔?”

    海恩气定神闲,“明天晚上你可以叫叫看。”

    姜盈瞬间想起了一到开工日就各种没下限轮番上演的某流氓。

    不叫!打死她也不叫!

    ……

    姜盈终于见到了海恩要介绍给她的合作伙伴,史皮尔斯。

    可却不是她所想的军人硬汉形象。

    一身西装革履,金丝眼镜,又高又瘦,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行政处的文职工作人员。还不是那种认真做事的,整张面相四个大字:斯文败类。

    姜盈有一瞬间的表情卡顿,她以眼神询问海恩,这就是你说的那位身手过硬手腕灵活自律谨慎沉稳冷静的因伤提前退役的老战友?话说你们军部招人真的不看长相哦?或者这种斯文败类长相真到了战场前线上反而能启到迷惑敌人的作用?

    不然她真的想不通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入选机甲战士的。

    海恩已经向史皮尔斯伸出了手,“辛苦了。”

    史皮尔斯伸手回握,手上居然还戴着白手套,这再次让姜盈的嘴角抽了抽。

    礼不礼貌的另说,机甲战士里居然还有这么细腻的汉子也是一大奇观了。

    “谈不上辛苦,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海恩点头示意,给两人做介绍,“这是我妻姜盈。姜盈,这是我的老战友,你可以称呼他史皮尔斯。”

    “你好。”

    “幸会。”

    姜盈和史皮尔斯这一握手就像当初姜盈和秋漠的第一次握手一样,充满了试探。

    拳击台上秋漠和过招的普耶夫停手过来打招呼。

    普耶夫是跟着史皮尔斯一起来的,过两米的身高看起来和科特有一拼。

    史皮尔斯在用目光打量姜盈,普耶夫则是直接说了出来。

    “你就是帝国第五个3s?看起来不像啊?不是哪里搞错了吧?”

    姜盈也不生气,“错没错的打过了不就知道了吗?”

    普耶夫惊喜的把手指捏得咔咔响,“这个性格我喜欢!老大,我请命先打。”

    秋漠插话,“你打不过我,我打不过她,你先不先打的其实没必要。”

    普耶夫震惊,“真的?你都打不过她?她看起来那么小一只。”

    博昂给秋漠擦汗,一脸得意,“你跟秋漠打之前还各种看不起秋漠,说秋漠好小一只万一被打你打死了怎么办。可结果呢?傻大个,别用眼睛看世界。”

    普耶夫:“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啊,刚才就想问你来着,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你长得真漂亮。我暂时空窗期,风评素来都不错,收到的评价也基本是器大活好不粘人,今晚要约吗?”

    姜盈:……

    还真是不愧这个“傻大个”的外号,你当着博昂男人的面约博昂这是找揍呢找揍呢还是找揍呢?

    秋漠果然沉了脸,刚才就不该秉持着什么友好切磋的道义不下重手。亏了!

    博昂相反很高兴,有人约他这是他魅力的体现,秋漠拉脸则是在乎他的证明,无论哪一项都让他觉得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好啊,等事情结束了你把地点发到我的光脑终端就行。”博昂靠着秋漠说道。

    姜盈顿时觉得屋内的空气稀薄起来,瞄一眼秋漠已经风雨欲起的表情,姜盈暗挫挫地笑了。

    休息日人还是应该出来多走走,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能看到一场大戏了。

    普耶夫浑然不觉,“啊,不用等到稍后结束,我现在就能发给你。就去我家怎么样?我家常年配备各种情趣道具,包你爽过一次就想第二次,爽完两次就会爱上我。”

    啪--秋漠把博昂给他擦汗的毛巾摔到了地上。

    “要打第三场吗?”秋漠对普耶夫说道。

    等打趴下我看你们今晚还如何约!还如何用情趣道具!

    普耶夫转身就往拳击台上走,“当然,来!”

    眼看着两人就要再次占据拳击台,一直没说话的史皮尔斯说话了。

    只见他把眼镜一推,不过就说了两个字“回来”,普耶夫二话不说原地转一百八十度就又站回了史皮尔斯的身后。

    “是,老大。”站的很规矩,也不像刚才那样眼神乱瞄了。

    姜盈惊艳一个面相属性为斯文败类的人居然有这样令行禁止的绝对震慑力,这得归功于史皮尔斯平日里的“管教有方”吧?

    噫,心动了,想拿下。

    姜盈眼波流转,这回真的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注意到这样的姜盈,史皮尔斯突然笑了。

    那种斯文败类终于找到了感兴趣的东西从而可以热血起来的激动的笑。

    他不像普耶夫那样明显的表露出了对真实姜盈的惊讶,他的惊讶在内心。不只一次从星网上看姜盈大战狗鱼的高清视频,那个小小的女生一出手却是凶残暴戾那一挂的,一度让他觉得不那么真实。

    如果不是大比的环境条件确实在那儿摆着,他都要怀疑那段视频是不是提前演练后摆拍的。

    姜盈的亚裔面孔看起来温软又娇弱,委实不像有这么恐怖战斗力的人。

    如今当面一见更是。巴掌大的小脸,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天仙之姿,个头仅到海恩的胸口位置。与星网上流传的盛世美颜倒是符合了,但帝国的第五个3s这种独特身份应该有的战斗气质却不是那么明显。

    啊不,或许他的眼睛欺骗了他。

    回想起刚才那初次握手感受到的磅礴精神力,还有这眼神里终于有了点侵略性的流露。

    她说的对,打过了才知道。

    史皮尔斯摘下眼镜给了身后的普耶夫,一边松开领口的扣子一边对姜盈做邀请的手势,“夫人,欢迎赐教。”

    姜盈和海恩对视一眼后,她抬步向拳击台走去,史皮尔斯很自然地跟在她的身后。

    “我老公说跟你过过招,这趟运输费就给我免了。”

    “是。”

    “那如果我还想以后和你长期合作的话,我需要和你过招到什么程度?被你打趴下还是把你打趴下?”姜盈扭头坏坏的问。

    史皮尔斯把领带解下向后一抛,自然有普耶夫准确接住,“夫人何不打了再说?”

    姜盈这一句话把史皮尔斯的男人自尊也给激出来了,刚才就觉得这个姜盈缺点什么,现在知道了,缺狂。

    可能是跟着海恩一起来的原因,姜盈整个人的气质是安详而柔和的,跟在视频里那个凶残开杀的3s女杀神完全不一样。

    但即将动手了,远离了海恩了,姜盈骨子里的狂劲儿出来了。

    史皮尔斯兴奋了,对,要的就是这个!

    “要戴拳击手套吗?”姜盈歪头问,话里明显就是不戴的意思。

    无论何种打架,戴了套子总是会隔了那么一层,这就无法创造更淋漓尽致的爽感。

    姜盈不喜欢这样,她喜欢做什么事情都全力以赴,挨打也要挨到身上,有痛感才有进步。

    史皮尔斯把外套甩给了台下的普耶夫,话却是冲着海恩去的,“或许我应该提议戴拳击手套以免自己被打的太惨是不是?”

    海恩莞尔,“不,戴不戴跟结果没什么大关系。”

    戴,也是你被揍;不戴,也是你被揍。

    听得懂海恩的话下之意,史皮尔斯解开衬衫的袖口扣子,向上撸至手肘处,史皮尔斯摆出了一个起手势,“那就这么来吧,让我来请教一下帝国第五个3s的身手!”

    ……

    姜盈出门的时候想的是这不是去见管理人才谈合作么,那她还是穿得亲切一点优雅一点看起来好说话一点才合适不是吗?又考虑到自己年纪小本就不压阵,所以她舍了套裙改穿了裤装。

    一套不至于特别正式严肃但也算成熟利落的职业裤装就这么上身了。

    她完全没想到海恩约的地点会是训练场,海恩对于她的装扮也没提醒她不妥。

    于是现在拳击台上就出现了一个穿着职业裤装的打手姜盈。

    ……

    史皮尔斯的日常装扮就是西装革履加皮鞋,金丝眼镜脸上挂。

    包括他带队去n250星挖掘土蛋蛋运输土蛋蛋,在他一手建立起的佣兵队伍面前,他也是这样的装扮。

    至于理由,个人爱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靠武力去开拓人生。他已经不是机甲战士了,他现在的生活重心该是赚钱赚钱赚钱。

    西装加皮鞋是他自己加给自己的枷锁,虽然他知道当真需要出手的时候,这些东西基本起不到什么枷锁的作用。

    ……

    拳击台上,一对看起来应该是坐在办公室里从事文职工作的男女,这一出手却是一个比一个狠辣血腥。

    史皮尔斯是2s级,姜盈是3s级,两个人又都是军拳出身,当这两个人战斗到一起,那种气场的碰撞都足以让空气燃烧。

    海恩是3s,秋漠是2s,普耶夫是s,这三个人还能看清姜盈和史皮尔斯的招来招往。而博昂即使是s,但因为他自己没有这样的战斗力,所以他根本看不清交手两人的具体动作。

    3s和2s的对阵想想都极为罕见,博昂一开始也瞪着两眼不想错过这难得的一幕,但很快他就放弃了。

    就看见呼一下子这个人影过去了,呼一下子那个人影又过来了,被激荡起来的拳风腿风都刮得脸生疼。

    博昂干脆一转身背靠着秋漠闭目养神起来。这不是他的长项,看也没用,那便不看了,何苦累着自己的眼睛。

    秋漠则恰恰相反,他本就热衷于武打,自己也是这么一路打出来的,看到这样难得的对阵局面,他热血沸腾到恨不得亲自下场。

    他想跟姜盈打,也想跟史皮尔斯打,更想跟身边的海恩打。

    可同时他也深深地知道,对于这三个人来说,目前的他还真不是对手。

    所以他把自己的定位定到了观摩学习的位置。

    ……

    姜盈和史皮尔斯这一打就像是暴风和海浪的相遇。

    风云变幻浪潮翻涌,天地席卷日月晦暗。

    姜盈出手是风,遮天蔽日席卷一切的风,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狂暴之风。

    史皮尔斯迎战是浪,排山倒海吞没所有的浪,世间万物任我扫荡的肆虐之浪。

    你快我更快,你角度刁钻我就走位诡异。不说拳头撞上拳头,腿脚硬碰上腿脚会发出如何震撼的沉闷声,单说身手变换间因为速度太快而划破空气激发出的气鸣声都声声刺耳的扎人头皮。

    作战经验并不多的3s初级姜盈,和经验丰富已达2s级顶峰的史皮尔斯,这两个人的实力才是真正的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一战酣畅淋漓。

    ……

    普耶夫看傻了眼,不敢相信那么一个娇弱瘦小的女子一旦动起手来居然是这样狂暴凶残。说好的盛世美颜惹人怜呢?他没上场都觉得全身疼了。

    ……

    秋漠看得热血沸腾,跻身2s之流的他最近少逢敌手了。他倒是一直想着跟姜盈过招来着,但最近姜盈的事情的确多,他也就没好意思打扰。海恩就更别想了,他至少得先进去机甲战一团,才有可能跟海恩切磋了。

    刚才跟普耶夫的一战倒也算痛快,但跟眼前这一战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

    ……

    海恩看得骄傲满胸,肾颤那啥硬。

    这样活力四射的姜盈太招人了,汗湿的头发,起伏的胸脯,带青的眼角,挂彩的全身,无一不戳中他的爽点。

    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第一次在病房见到姜盈时听到的她那如杠铃般的笑声。

    姜盈鲜有萎靡不振的时候,哪怕是在被全民唾弃那会儿,她也猖狂得好像谁也别想伤害到她。

    心性强大到完全不像是一路被欺压歧视走来的,或许这也是她能一下子完全觉醒的原因?

    一个人,只要她自己不放弃自己,那么她终将绽放出属于她自己的风华。

    何其有幸,他比所有人先拥有了她。

    ……

    一战结束,姜盈再一次被海恩横抱着回了家。

    好像回到了当初她刚觉醒时天天被海恩拎到机甲战一团训练的那段日子,力气全部用尽了,精神力枯竭得如荒芜的沙漠。

    姜盈就是沙漠中那个快要渴死的人,可当抵达绿洲,她却不急着休息,反而还先亢奋地四处炫耀起来。

    “老公,跟他打比跟你打爽!有输有赢,有来有往,这才能痛快。跟你打不行,我老输。你太讨厌了,从来也不说假装被我打到一回。”

    姜盈腮帮子青肿,嘴角还带着血迹,喋喋不休,絮絮叨叨。

    海恩在心里默念“现在不是收拾她的时候你再忍忍再忍忍”千百遍后,把姜盈连人带衣服一起扔进了浴缸里。

    “有那力气说话就有力气把自己洗干净!给我洗!”

    “哦。”意识混沌的姜盈乖乖地听话照做。

    解衣服解半天没解开,一个烦躁,嘶啦,她给自己扯开了。

    站在浴缸前的海恩被这冷不防的一幕给激得心跳乱了一拍。

    也许别的男人更喜欢白玉无瑕的身体,但海恩却是对姜盈这样挂了彩的身体更有冲动。

    小兽爷即时现身,撒着欢的就扑进了浴缸里。

    “哈哈哈,小兽爷别舔,别舔……哈哈哈……”一人一兽就这么在浴缸里闹腾了起来,姜盈被舔得痒得不行,哪里还顾得上洗,就笑个没完了。

    海恩低头看看自己,认命的叹口气后抓过了一旁的花洒,“过来,给你洗头。”

    “哦。”姜盈抱着小兽爷背靠到浴缸上,仰头,正好看到海恩的下巴。

    “老公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打痛快过?”

    世界上比朋友还难找到的是对手,尤其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她碰上一个史皮尔斯都是这么的难得了,就更别说是一直在武力巅峰的海恩了。

    高处不胜寒,无敌是寂寞。

    “老公你再等等,我早晚能成长到让你可以痛快打一场的高度!盖章认证!”

    姜盈把怀里的小兽爷举高,一个亲亲印在了小兽爷的脑门上。

    海恩:……

    不是应该盖在他脑门上吗?

    刚想委婉地表达不满却觉得手里的脑袋一沉,定眼看过去,姜盈睡着了。

    海恩脸上露出了无奈又宠溺的笑容,狂能狂上天,可同时又敏感细腻到如此怜人。

    他弟有一句话说对了,他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得以遇到她。

    ……

    史皮尔斯也很痛快,痛快到晚上过夜生活时都亢奋地可怕。

    “你慢点你慢点,未来还有两百年要走,你现在要是把自己给整肾虚了,我向你保证,我铁定第一时间离开你另觅猛男。”

    女人在娇喘的空隙还能冷声威胁也是厉害。

    “另觅猛男?在我的标准之上你还能另觅到什么猛男?我的咖米大小姐?”史皮尔斯一推金丝眼镜,再次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我现在先把你给整肾虚了,看你还怎么另觅猛男!”

    冲锋,释放,吃饱餍足。

    趴在咖米的身上慢慢平复,史皮尔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分享今天的心情。

    “过去我从来没有羡慕过海恩,无论是他的基因等级,还是他的特殊身份。在我看来,什么人都有一定的命数,那是人家命里就注定有的,我羡慕也羡慕不来。但今天我羡慕他了!他居然找到了一个床上床下都能痛快打一场的女人,这运气真特么的让人眼红!”

    咖米伸手拍拍史皮尔斯的胸膛示意他起身让开,在人让开后,她披上一件睡袍往浴室的方向走,完全不顾自己叫嚣着酸软要休息的身体。

    “史皮尔斯先生,你在刚睡完我之后就频频提起另一个女人,恕我直言,这很渣。”

    “咖米小姐,你是选择性倾听吗?我何止是频频提起了另一个女人?我同时还更频的提起了另一个男人。”史皮尔斯跟着咖米的身后也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了,里面很快响起了水声,说话声,以及不可描述的声音。

    “别闹!都被打破相了还有力气闹是不是说明你其实并没有尽全力?”

    “不,这只能说明你咖米大小姐是我力气的源泉,我只要一见到你,就是死人也能活过来。”

    “哈,你今天这是被揍爽了?说话的甜度直线上升……唔。”

    “又错了,我是被你睡爽了。嘘,别说话。”

    “哈啊……不是,你该走了吧……啊,我说过不准咬我的脖子!史皮尔斯先生,请时刻谨记你午夜情人的身份ok?”

    “我没忘,但我正在努力申请正式见光的机会。你可以无视,但请不要阻碍。虽然你阻碍也没用。”

    咖米望着这个一脸斯文败类范儿的男人不再多说话了。

    他同她一样执拗。她说过的事一遍就得,不想再说是因为没有再说的必要。他也一样,不听就是不听,她说不说的他都不会在意。

    所以,是到了分手的时候吗?

    “你未来的工作重心就这么转移了?替一个十八岁的小女生打工?我一直以为你更喜欢自己创业做老大,就像你退役之后自己建了佣兵队。”

    史皮尔斯直言,“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愿意屈居他人之下,我亦是。但我初建立佣兵队却不是因为这个,而仅仅是因为我需要能赚到更多钱的工作。你堂堂大律师,我没有配得起你的身份,至少要有配得起你的财富才行不是吗?”

    咖米正色,“我从来没说过需要你配。”

    “是,你恨不得我永远只是午夜情人。”

    “史皮尔斯!我以为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咖米非常不喜欢事情超出她的控制。

    “嗯,过去是达成了,但现在我又动摇了。咖米,真的不想和我试一试另一种关系的开始吗?”

    拉过一条毛巾盖到咖米的脸上,史皮尔斯转身走出了浴室。

    从咖米的衣柜里拿出一套他放置在这里的西装换上,又是一个完美的斯文败类。

    咖米斜靠在浴室门上,觉得有些话真不能再等了,“看来你我现在的关系要破裂了。分手快乐,史皮尔斯先生。从此江湖路远,祝你另觅佳人。”

    史皮尔斯重新戴回擦干净的眼镜,回身在咖米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不同意分手,咖米小姐。不必江湖路远,明晚我就来此再见佳人。晚安,我先走了。”

    他们两个从来都是这样各有坚持,各说各话,曾经咖米满意这样的相处,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互不干扰,这很酷,很符合她的人生哲学。

    但今天她有些烦躁,她爸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催婚好多次了。

    她有房有车有事业,午夜情人也服务到位,夜生活的频率不算太高,但刚好能满足她的需要。她对目前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还需要结婚给自己找麻烦?她一点都不想结婚。

    “史皮……”

    咣,门关上了,人走了。

    跟她一样的话说完就走,根本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有不同的意见。

    “啊--”咖米低咆着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门外电梯间,史皮尔斯与苏米错身而过。

    “你好,来找你姐吗?建议你五分钟之后再敲门。她现在可能需要时间整理一下仪容。”以及情绪。史皮尔斯冲着苏米微笑颔首。

    苏米回头,眼镜对上眼镜。

    “史皮尔斯先生,欢迎你出差回来。我爸昨天还在饭桌上说你什么时候和我姐结婚。”

    “只要你姐点头,随时。”

    叮,电梯门关上了。

    苏米微微惊讶,这可是头一回听到这么明确的答案。史皮尔斯和她姐交往也有十多年了,从一开始的家里并不同意到现在的催着结婚。

    但人生就是这么有趣,那时候家里不同意吧,这两人天天上演生死相许要想拆散他们只有阴阳相隔;可现在呢,她爸终于同意了,然而这两人却绝口不提结婚的事情了。

    直到今天史皮尔斯松口。

    为什么?

    苏米闪过一秒疑惑也就不多想了,她姐比她还精明理智,想来这种事情也不需要她担心。

    很保守的听从了准姐夫的建议当真在门口等了五分钟后她才敲响了门。

    门打开,是身穿浴袍但已经律师气场上线的咖米。

    “你怎么来了?有事?”

    “大姐,我能进去说吗?”自诩精明的苏米只会在一个人的面前流露无措,这个人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咖米。

    “进来吧,”咖米让路,一边向里走一边说道,“什么事?你那个纠缠了多少年的盖西初恋又来撩拨你了?”

    “姐!”本来是这事,但被咖米这么先摆出来一说,苏米就觉得各种继续不下去了。

    都不是年轻人了,因为情感的事情还老找家里人倾诉,这种事情一旦拿正经的语气谈论总觉得各种丢脸。

    苏米临时改口,“不是,这次来找你是正事。”

    咖米犀利的眼早把苏米眼底的情绪变幻看个一清二楚了,但她不会主动说开。到了她们这个年纪,看破而不说破是一种必备的礼貌。

    “正事?说来听听。”咖米去煮咖啡,“你要加糖还是加奶?”

    “都不加。”苏米也知道她姐是个利落人,就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有一个学生要创业开店,她需要一些法律支援,但你也知道我目前的身份不太合适替她出面,所以我想问问你的律师事务所是不是可以帮一下忙。”

    “帮忙?你的意思是无偿?”咖米挑眉,表情微讽,“我是靠这个吃饭的,我养着一大事务所的人呢,你是不是做公益做傻了?都敢动我的头上了?”

    苏米脸红着接过咖啡杯,“这不刚起步嘛,一个学生,能有多少钱。但我保证,她以后发家致富了的话,一定不会亏待你。”

    咖米一边喝咖啡一边无奈地看了她一会儿,“行了,看在你是介绍人的份上,我也发挥一下身为公益事业的倡导者家人的圣母精神好了。你约好时间让她到我事务所找我,需要咨询的问题提前准备好,你知道的,我可是按分钟计费的。”

    “是,那谢谢大姐。”

    苏米告辞要走,走到门口又想起来,“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碰到史皮尔斯先生了,他说随时准备和姐结婚是认真的吗?我可以这样告诉爸吗?”

    咖米一口咖啡喷了出来,“你敢说我就去告诉盖西你因为他的撩拨多么的辗转反侧!”

    苏米:……好吧亲姐,那还是别互相伤害吧。

    虽然她已经算计在前了。

    ------题外话------

    感谢阿玖太太,亭阁髅台,大葵,ruby2004,vickier竹,未来的我过去的你小仙女们的组团鼓励!肾疼的人生需要鼓励啊,你们有票要记得给我们海恩大大和小怂啊,不然天天开车真的吃不住劲儿啊!笑~

    @咖米,你上线了哦~超级大酱油一个!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