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4 围笑:弟,妹,姐亲自送你们去死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帝国第一学校。

    课间的时候,苏米把姜盈叫进了教务处处长室,给了她一份文件,一张名片。

    文件是关于任命姜盈为桑德鲁老爷子的私立学校为永久顾问的,不用上班但有薪水,虽然目前来说肯定是没有的。

    姜盈倒不是在意这个,她更在意上面学校的名字。

    “圣盈纵衡?这么中二的名字是谁给起的?”姜盈牙疼,千万别说“盈”是她的“盈”啊。

    苏米:“学校原来就叫纵衡的,因为最初提出这个设想的是盖西的亡母,她的名字里带着一个衡,故老爷子给学校起名为纵衡。这次时隔多年再次重建学校,老爷子和盖西一致认为你的功劳最大,可以说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个学校复立的可能。所以老爷子才坚持在前面加上了圣盈二字。不好听吗?我觉得还好。”

    姜盈:……这都什么品位!

    “不是我假装谦虚啊,比起老爷子,还有你和盖西来,我做的真不叫什么,你们完全没有必要非得加上我的名字的。就叫原来的纵衡不是很好吗?大家都不是习惯走形式主义的人,又何必整这些虚的。”

    苏米:“已经注册成功了,不能更改了。”

    姜盈:……所以她刚才是在废什么话?

    得,就这么着吧。

    文件收好拿起名片。

    上写:大咖律师事务所,咖米。

    无语地自动过滤掉这又一个中二病晚期的名字,姜盈只集中精神看后面的名字,“咖米,苏米……苏处,这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大姐。你的实体新公司注册最好需要一个熟知这方面法律条文的人帮你提前归拢一下注意事项以及成立后公司内部的各种条例,我跟我姐提前打好招呼了,这次算义务帮忙,不收你钱。”

    虽然知道姜盈也许不差这点钱,但就冲着姜盈二话不说就愿意帮学校签订就业协议,苏米还是为姜盈先省下了这笔钱,不惜在她姐面前卖了个惨。

    姜盈眉开眼笑地收下了名片,很痛快地领了情,“谢谢苏处。”

    “行了,那你去忙你的吧。军部报考那边也快开始了,别的班里有辅导老师跟着已经在着手准备了,你们f班暂时由我负责。够报考标准的还是你们五个,我就不另叫科兰来说了,你回去跟科兰带个话,你们五个是什么打算,商量之后报到我这里来吧。”

    “是。”姜盈回班级了。

    苏米正准备研究一下去年军部报考的各种数据,她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来自格多的秘书。

    “苏处,请马上来校长办公室一趟。”

    “是。”苏米挂好电话起身外走,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把桌上的一些私密文件收进了空间纽扣里这才关门离开。

    ……

    校长办公室。

    格多一脸阴沉,“苏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是我帝国第一学校的教务处处长吧?那这个算怎么回事?”

    一份电子广告单出现在了全息屏幕上。

    那是圣盈纵衡废f学校发到每一个废f学生光脑终端的广告页,上面清楚地写了苏米的大名,职位是副校。

    桑德鲁老爷子虽然是学校的法人代表,但却没有上任校长一职,而是盖西坐上了校长的位置,老爷子自己还是只做任课老师。

    学校新建,没有学生,更没有老师。

    苏米不想看着当年对自己的人生观树立非常有帮助的阿衡老师的心血白白浪费,所以她主动提出继续帮助盖西,就像在废柴联盟那样。

    只是废柴联盟是公益组织,她兼一个职倒也不算啥。可当她在帝国第一学校之外还兼了别的学校的副校一职,这事儿就不对了。

    苏米无话可说,“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格多校长。”

    格多倒没想到苏米这么痛快就承认了错误,这让他后面本来准备好训斥的话一下子都烂在了肚子里。

    格多憋得怒气满脸,“你也不是新人了,在做这样的事情之前就没有想过这样是不允许的吗?你为人处事一向严谨,你怎么可以犯这样愚蠢的错误!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算了算了,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马上以你个人的名义发一份声明,声明这任职只是圣盈纵衡学校的单方面意愿,你并未提前得知。”

    苏米静静地听完,然后才道,“抱歉,格多校长,这样的声明我不能发。”

    格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苏米处长!做错事情的人是你,你现在不知错改错是想怎样?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自己是哪方面的人?”

    苏米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纸质正式辞职信放到了格多的面前,“因为这个月还有个军部报考的事情,本来我是准备在负责完这个事情后再向您提出辞职申请的。但现在看来好像不能等了。”

    “校长,请允许我辞职离开帝国第一学校!”苏米认真地躬身道。

    格多气得全身的肉都哆嗦了,“苏米处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是要舍弃公办的帝国第一学校反而去选择那什么私立破f学校吗?我都不想跟说前途什么的,单是薪水,他能给你准时的按月发出来?还有,你爸知道你的这个决定吗?他如果知道绝对不会允许你会这样做!”

    苏米直身正色,“我心意已决,就算我爸知道了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很高兴校长愿意挽留我,但也只能辜负了。交接工作的事情还请校长尽快安排,我会在接任者完全上手后再离开。这些年的共事很开心,祝校长把帝国第一学校办得越来越好。”

    “苏米你给我站住!谁同意你辞职了!我不承认!你要想辞职就让你爸打电话给我,否则我决不同意!”格多把苏米的正式辞职信撕的粉碎。

    苏米关门之前点了一下光脑终端,一份电子片辞职信即刻传到了格多的光脑终端。

    “再次表示抱歉。”

    苏米干巴利落脆地关门走了,一看就是没有任何可谈的余地了。

    格多咣咣地狂拍桌子,“好,走,你们都走!我倒要看看连学生都招不来一个的你们会不会后悔!”

    格多咬牙切齿了半天,点亮了光脑终端的屏幕,他要打给苏米爸,m38星经济司司长。

    ……

    姜盈放学后就先打给了史皮尔斯,“有时间吗?陪我去见一位律师。”

    “律师?”不怪史皮尔斯太敏感,实在是心里就装着那么一个女人,还偏偏就是律师,他很本能地就想到了咖米。

    姜盈并不知道这些,作为未来的长期合作伙伴,她只是觉得提前介绍一下太合理了。

    “有关实体店注册以及新公司成立的章程等事宜,我觉得还是请一位律师从事协助比较好。我的朋友为我介绍了一位,是家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很能干,而且免费帮忙。”

    “名字是什么?”

    “咖米。”

    一段短暂的沉默后,史皮尔斯应下,“好,我刚好就在你们学校附近办事情,你等我,大概十分钟后我就能过去接你。”

    电话挂断,姜盈微微疑惑,怎么史皮尔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雀跃?为什么?咖米?这两字戳中了他哪个爽点了吗?

    当史皮尔斯开着悬浮车到达学校门口接上姜盈,姜盈直接就问了出来。

    “你认识咖米?”

    一个是斯文败类范儿的私人佣兵队长,一个是根正苗红爹是m38星经济司长的堂堂大律师,这两人会有什么交际?她帮他打过官司?还是帮他的对手跟他打过官司?

    姜盈好奇地等待着答案。

    史皮尔斯一推眼镜,笑容诡异,“她是我现在的情人未来的爱人,这认识够不够深刻?”

    姜盈:……世界真小系列。

    “是苏米给我介绍的,我想你也认识苏米的吧?”

    “她是我小姨子,我是他准姐夫。”史皮尔斯想起了昨晚遇到苏米的片段,“我说昨天那么晚她去找咖米什么事情,原来是为了你做中间人。果然不愧是3s,不声不响就收拢了一大批主动为你效命的人。”

    姜盈当这是夸奖,“你们准备哪天结婚?到时我包个大红包给你。”

    史皮尔斯,“只要她点头,说结就结。”

    姜盈:“明白了,原来你还没有拿下啊。”

    史皮尔斯无所谓地耸肩表示,“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不叫事儿。”

    “那就先祝你好运喽?”

    “谢谢,你记得提前备好份子红包。啊,既然你两边都认识,那这份子红包也得是两份才合理吧?先替我家咖米大小姐谢赏了。”

    经过昨天那一打后,两个人再相处起来融洽得特别快。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海恩,都是海恩认可的人,这就让他们先天就对对方有了七分好感。

    两个人说笑间就到了大咖律师事务所。

    幸亏是苏米介绍的,还是提前打过招呼的,不然这两人真不能第一时间见到咖米。

    咖米长得和苏米不是很像,但那一身精明能干的气质却是如出一辙,或者说更胜一筹。

    姜盈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一群人当中的咖米。

    咖米也一眼认出了姜盈,以及昨晚还在自己房里忙了半宿的男人。

    亲自领着两人到了一个小会客室,咖米自嘲道,“我知道史皮尔斯要给一个十八岁的女生打工,也知道苏米的学生要创业开店,可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世界真小。”

    姜盈笑,“感谢这不大的世界,让我省了很大的一笔律师费。”

    咖米瞪她,“如果知道是你,我肯定不会答应苏米的请求。你现在可是坐拥一整颗星球的富婆儿,还能差得了这笔支出?啊,苏米那死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咖米终于想通苏米昨晚可不就是在她面前故意卖了一下惨。

    “胳膊肘儿朝外拐的东西!等她再找我帮忙的!”咖米咒骂几句,一点都不背着姜盈。

    姜盈能感受得出这对姐妹感情不错,“这样好了,待到我新公司正式开始赢利,我就聘请你做我食货帝国的法律顾问如何?这次不会是免费的。”

    咖米精明的笑,“合同要十年的,费用请按月准时支付。”

    姜盈大气地挥手,“成,就按你说的。”

    就喜欢这样给得起人情,也能算得清账的合作伙伴。

    史皮尔斯推推眼镜插话,“作为食货帝国的前线执行总裁,我请求老板授权我亲自跟公司的合作律师洽谈各种细节。”

    “不行。”咖米表示反对,“作为公司的法律顾问,除了公司的企业法人外,我不会私底下和公司的任何一位员工走近,这是防范内外勾结架空老板的最基本,姜盈你总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姜盈乖巧点头,“我懂,但没关系,我信任你们。”

    咖米吃惊,“信任?你都十八了还玩信任这一套三岁的玩具呢?在我们这一行,白纸黑色都不一定能完全信任,就更别说什么虚幻的信任这种情感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要跟他合作也是因为什么信任吧?”

    咖米指史皮尔斯。

    姜盈的表情变得认真,“是的,首先是他赢得了我的信任,然后我才会兴起和他长期合作的念头。不只是他,我周围的人都是如此。大家可以等级有差距,实力有鸿沟,但大家肯定都是互相信任对方才走到一起的。”

    咖米彻底震惊了。

    关于姜盈的事迹她可是没少耳闻,怼同学怼师长,怼亲爸亲妈怼婆婆怼婆家舅舅,战功彪炳,战风雄壮。

    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只有自己的人她以为早就应该丧失了信任这种情感了。

    例如她,例如史皮尔斯。

    结果姜盈现在却直言,她其实就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人?excuse-me?

    你感性大于理性还舍得对亲爸亲妈出手?你感性大于理性那在n250星上痛快按了别学校整个团队呼救装置的人是哪个?

    就像一个穷凶极恶的人一边高举着鲜血淋漓的刀一边诚恳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杀人我是好人啊”。

    这画面很搞笑知道吗?

    能看得出咖米的疑惑,但姜盈并没有解释的冲动。

    她真的是好人,啊不,真的是感性大于理性的。了解的人不需要解释,不了解的人就更不需要解释了。

    信任她的人总会在相处久了之后信任她。

    她想信任的人也总会在相处久了之后才付出信任。

    她这个人其实蛮唯心主义,可惜某些人总把她当作无情的刽子手。

    ……

    姜连翘不仅执掌了姜氏中医,还带着弟弟妹妹光明正大地搬回了姜家本宅。

    姜子封植物人状态中,只能在医院长期被营养剂吊着命。他不可能再回到姜家本宅,姜家本宅成了姜连翘等四姜说了算。

    三楼四楼再次被毁过重装,姜连芯和姜天参甚至高兴地亲自参与了装修。

    他们还想去找李梦蝶算账来着,可是李梦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姜连芯恨恨道,“有种别回来!否则我一定弄死她!”

    姜连翘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不少,“别再说那种只能发泄情绪但却于事无补没有一点实际意义的话了!以后不会再有妈妈给我们撑腰了,所以你们懂事点。姜盈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我自有计划对付她,所以你们别有事没事就给我添乱!老实上你们的学,我和天冬会保护你们的。”

    姜天冬跟着姜连翘入主了姜氏中医,正装打扮的他也看起来成熟不少,“大姐现在已经是姜氏中医的负责人了,这样的身份有太多可以明着对付姜盈的机会。我们不求你们帮忙,但求你们不添乱,不要再弄什么小打小闹了,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做到的。”

    两个人的本意是好的,弟弟妹妹再不争气那也是亲弟亲妹,他们身为哥哥姐姐就应该站到保护弟弟妹妹的位置上。

    可惜姜连芯和姜天参就不是那种乖乖听话会体谅人的孩子。

    他们表面上嗯嗯啊啊答应的痛快,可是一背过身就各种不满了。

    “大姐什么意思?嫌我们拖她后腿了吗?呵呵,这才坐上位子几天,正事没开始做,人倒是先膨胀了。她也不过是跟我一样的b等级基因,都19了却还只是觉醒到了c,除去年龄外,她有什么资格对我吆五喝六的?”

    --这是愤愤不平的姜连芯。

    “就是!他们不就是仗着年龄到了才能入主姜氏中医的吗?如果是看基因等级的话,我可是比大姐还高的a级!年龄年龄,就知道拿年龄压人!哼,你年纪大我可没看到你为过世的妈妈做什么报仇的事情!我们做不到?我们做不到你们就做得到吗?你们做到什么了?就知道借机给自己划拉股份了!”

    --这是绝对不服的姜天参。

    两人早忘了自己差点毁掉自己的那些教训,再次住回姜家本宅的他们并不会意识到,他们可比姜连翘和姜天冬膨胀多了。

    看,姜盈,我们曾经败在你手里又如何?现在是我们住在姜家本宅!你赢了我们又如何?姜家本宅没你的地儿了!姜氏中医你进去也得听我大姐的话!

    两个人不满姜连翘和姜天冬,却也知道他们暂时无法反抗,他们年纪小,真的是特别致命的一个制约。

    不同于姜连翘和姜天参放学之后就往姜氏中医跑,两个小的开始往伦巴底街跑。

    就姜氏中医最近出的这些动荡和丑闻,尽管姜氏中医表面上还看不出什么来人,但在上流圈里,姜氏中医已经退出了世家二代们的视线。

    这些人表面上对四姜客客气气的,但没有一个人是真的把四姜看作是他们以后可以相交的朋友。

    生母亡故虽然可怜,但出身是小三这点永远也洗不白;生父摔成了植物人也很可怜,但那也算是做出了那样事情的报应了。

    姜家的形象一落千丈,他们连姜家都看不上了,又怎么还会看得上四姜。

    姜连翘和姜天参自小就生活在各种异样的目光之下,这样一个氛围的变化,他们又如何感受不出来。

    可是他们不会去想着如何改变自己,让自己在众人的注视下站得更堂堂正正,他们只会逃避,他们逃避向了伦巴底街。

    这里是一群只比他们更倒霉的社会底层的人,这些人会高看他们,会捧着他们,他们在这里才能感受到高人一等的拥戴。

    姜连芯喜欢上了一个夜吧的驻唱歌手,一晚上的频繁打赏终于让她成功睡到了这位驻唱歌手。小歌手二十出头,年纪不大,撩人技巧却是久经考验。看姜连芯出手的确大方,小歌手毫不犹豫地就提出了同居的要求。

    这要是艾珊在的时候,她一定会阻止姜连芯,你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怎么能做这种自掉身份的事情!

    但现在艾珊不在了啊,姜连翘可不会像她妈保护女儿那样尽心,也就嘴上管管,事实上注意力可能都不会在姜连芯身上停留太久。

    没人管的姜连芯痛快地跟小歌手同居了,同进同出,一掷千金的模样就像遇到了真爱。

    姜天参自打上次骗小女孩钱的事情暴露后他就再不玩游戏了,他改玩打真拳了。

    上次被姜子封按着打的记忆太深刻,他给自己总结为,如果他不是能打游戏而是能打真拳,那么上次就不会被打的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了。

    他想起了秋漠的路子,秋漠凭借废f的体质都一路靠打拳提升到了现在的2s。他本来就是a级的基因,如果也照着秋漠的路子走的话,那肯定比秋漠觉醒的更快更好啊!

    姜天参开始热衷于打黑拳。

    可事情就那么凑巧,他常去的训练场居然就是爱丽儿经营的训练场。

    他当然不知道爱丽儿的身份,但爱丽儿可知道他。

    不是从秋漠这边知道的,而是从“业务客户”那里知道的。

    妞妞找到了爱丽儿,大手笔下单,“让姜天参爱上你,为你一掷千金,然后你再带着钱抛弃他!”

    什么痛快分手再要回损失就完了?她维多利亚大小姐谈感情从来只有丧偶而没有分手!

    ……

    姜连翘给姜盈打电话,“你的职位安排下来了,你放学后亲自来姜氏中医一趟吧,我既是你姐,也是你的上司,我觉得还是当面告诉你好一些。你说对吗,姜盈?”

    姜盈放学后就来到了姜氏中医执行院长的办公室。

    曾经这里是姜子封的地盘,姜盈从小就对这块地盘超熟悉。采光的大落地窗还是姜子封特意为她弄的,因为小小的她那时候最喜欢扒着窗台向外望。为了更好的视觉效果,姜子封特意为他的爱女把窗台打掉,改成了一落到底的大窗。

    后来姜盈失宠了,就不常来了,但落地窗的格局倒是保留了下来。

    只是姜盈这次再来却发现,除了落地窗的格局还在,其他都变了。

    姜连翘上任第一天就勒令新秘书连夜更改装修了。毕竟这个空间里不仅代表着姜氏中医的最高权力,还到处充斥着姜子封在这里各种肮脏的交易行为。

    到现在星网上关于姜子封各种不可描述的交易还时不时地上热搜一下呢,姜连翘怎么能不恶心!

    姜盈也恶心,哪怕她看到了换的新沙发,她还是没有坐下去。

    就那样直直站到了姜连翘的办公桌前面,不惜这样看起来也许会让姜连翘更得意。

    姜连翘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身职业套装成熟优雅。有没有装b的实力暂时看不出来,但这装b的架子倒是已经端了个十足十。

    如果姜盈还没见过真正职业女性咖米,也许她还会对这样的姜连翘刮目相看一小下。但在见过真正的成功女性咖米之后,姜盈一眼就能看出来姜连翘不过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花架子。

    咖米不用翘二郎腿,咖米也没有像这样完全靠坐在老板椅上一副大佬坐姿。事实上咖米很优雅很随和,但坐到咖米对面的人哪个也不会感受不到咖米强大的精明气场。

    姜盈忍不住嗤笑了一下,想,果然人都是半瓶子醋的时候才晃荡,真正满瓶子醋的人家都不稀得晃。

    姜连翘这些天尽被尊敬和推崇围绕了,这给了她强大的自信,她以为再见到姜盈,该是她不动声色地尽数辗压姜盈了。谁知这一见,姜盈还没说话完只先这么嗤声一笑,她就觉得一肚子火呼一下就烧到了头顶。

    才修炼几天的镇定自若轻易地被击溃。

    姜连翘“啪”一声拍了一下桌子,“你笑什么?于私来说我是你姐,于公来说我是你上司,你就是这么展现你的礼貌的?姜盈你别太猖狂!”

    姜盈无语挑眉,看吧,半瓶子醋还晃起来没完了。

    “姜院长,不妨你有事直说?”

    姜盈的淡定再次刺激红了姜连翘的眼。

    自己是坐着的,凭什么她站着倒站出了主人的气场?现在赢了的可是自己,凭什么现在气得坐不住的还是自己!

    姜连翘深呼吸几次,提醒自己别输,你要接着赢下去!

    “你是帝国第五个3s,我们整个姜氏中医的管理层都知道,也都很重视。但姜盈你也该知道,中医跟外科不一样,不是基因等级高各种身体肌能跟得上就得完美融入的。中医需要更扎实的理论基础。”

    “所以呢?”

    “请你先从药草的识别和培育做起!”姜连翘把姜盈的工作名牌摔在了姜盈的面前,感觉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扬眉吐气,“这是你进入姜氏药草园区的身份证明。啊对了,你不是还要给姜氏中医带来几个帮手吗?他们也一样可以和你一起进入。”

    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却只换来了一个药草培育员的职位,姜盈你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把你的朋友们也一起带上吧,看看你在他们面前有多丢人!

    “姜盈,请不要看不起这样的工作!作为姜氏中医的一员,你该知道我们所倚仗的根本就是药草培育员精心培育出来的药草。只有这些药草被成功培育了,我们才能用来给病人熬制治病的药剂。只有药剂的药效发挥出来了,病人的病治好了,我们才算不辱没姜氏中医这个流传千古的名字!”

    姜连翘说的慷慨激昂,一脸担当。

    姜盈听得眼角抽搐,只想一巴掌抽过去。

    都不知道撕了几回了,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再这么装其实没什么意思吧?

    “姜连翘,你在人前装也就算了,人后也这么装你不累吗?”姜盈摇摇手里的工作名牌,“这个职位我接了,虽然我的目标是你现在的位子,但我不急。就像你说的,中医需要更扎实的理论基础。你等着看,我会让你看到我是如何从药草培育师的职位开始一步一步取代你的位子!”

    姜盈听了海恩的劝,从梁彦德的妻和子那边入手查出了梁彦德和艾珊的过往,这才明白怪不得一向本分老实的梁叔突然做出了那样的背叛行为,原来是因为姜子封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老一辈的情感纠葛她没有资格评说,但姜氏中医绝对不能落到这样耍小人手段的姜连翘手里。

    姜盈淡定地来了,又淡定地走了。姜连翘期待能从姜盈脸上看到或者挫败或者妒嫉什么的情绪一点没看到,人家甚至都没生气。

    “啊--”姜连翘怔坐半晌,突然崩溃地嘶吼出声。

    “你凭什么这么狂?啊?现在是我坐在这个位置!你该眼红,该妒嫉,该恨不得扑上来跟我厮打不是吗?你凭什么这么镇定!凭什么--”

    姜连翘把桌子上的东西全给扫到了地上。

    “姜!盈!我一定会打败你,我一定会要!你!死!”

    姜连翘握紧着双拳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办公桌,眼里再不掩饰的恨意让她像一只发疯的狗。

    她不知道,就她现在这样的表现已经传到了姜盈的光脑终端上。

    姜盈冷笑,一道指令发出:动手!

    姜连翘,你以为我这一次还会被动的只能见招拆招吗?你说对了,我该死的眼红妒嫉极了!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你抽出姜氏中医八丈远!你这种人居然还能执掌姜氏中医,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但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侮辱!你不会理解姜氏中医对我的意义!

    姜连翘,你从现在开始就可以祈祷了,希望你不会后悔跟我对上!

    ……

    当天夜里姜连翘就连接到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姜连芯打来的,从医院打来的。姜连芯同居的小歌手被家里人给抓回去了,临走之前告诉姜连芯,小歌手是艾滋病毒携带者。

    姜连芯吓傻了,赶紧到医院做了筛查。结果很不意外,她非常正常地被传染了。

    艾滋病毒到了星际时代倒也不是不能治愈,但这种病,先不说治疗的过程多么的痛苦和漫长,单这种病一说出来引来的各种异样目光就不是姜连芯能承受的了的。

    姜连芯都快哭抽过去了,“姐,我该怎么办?该死的男人,我要杀了他!姐,你帮帮我,帮我杀了他啊!”

    被扰醒的姜连翘本就气大,一听是这种事情更是张嘴就大骂起来。

    “姜连芯,你才几岁,你怎么就堕落到了这种地步!妈在的时候你就各种胡来。好,妈惯着你,护着你,我懒得理你。现在妈不在了,你就不能长进一些吗?你怎么就做出了这种事情!你想过我的脸面吗?你有想过姜氏中医的脸面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姜家还不够丢人!”

    艾珊在的时候姜连翘就妒嫉艾珊更宠小的,反而对她各种高要求。现在艾珊不在了,姜连翘怎么可能像她妈那样惯着姜连芯。

    “我不会帮你的!你自己闯下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别再打电话来了,我要睡了!我天天学校医院两头跑,我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谁?你口口声声说要我给妈报仇,可你做什么了?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给我添乱不要给我添乱!你还这样!姜连芯,你怎么不去死!”

    姜连翘挂了电话。

    姜连芯不敢相信这是她亲姐在她这样的时候说出的话,她先是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她就疯狂的给姜连翘打电话,但她被姜连翘挂完电话就拉黑了。

    电话再也不能打通。

    姜连芯哭倒在病床上。

    此时房门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姜连芯的耳朵。

    “你姐不是让你去死吗?你怎么不去死?”

    姜连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猛然抬头,“姜!盈!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盈背手锁好了病房的门。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好,我从头给你解释啊。如果你的同居小歌手本就是我找人安排的,如果他被家人抓走也在计划之内,如果你被感染上艾滋病毒其实顺利的不能更顺利,那么我猜到你会出现在这距离最近的一家能检测艾滋病毒的医院其实并不难不是吗?”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都不过如此了。

    姜连芯的两眼珠子迸射出了仇恨的火焰,“你!说!什!么?”

    这一切都是姜盈算计自己的?不,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毫无察觉地就这么中了别人的圈套!

    姜连芯握紧的拳头青筋爆起,好像姜盈只要承认她就马上扑过去咬死姜盈。

    姜盈围笑,“其实你已经听清楚了不是吗?那又何必再扎自己一刀?你的喜好还是这么的让人难以苟同。”

    “啊--姜盈!我是你亲妹啊!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我我我我要杀了你--”姜连芯从病床上直扑姜盈。

    姜盈轻松闪开的同时回身一腿把姜连芯踩在了脚下。

    “你现在知道说你是我亲妹了?那你找人意图轮了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砸我三四楼的房间的时候怎么不说?你到处说我坏话说我毁了你的家害死了你妈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姜连芯,我一直不搭理你你就一直以为我好欺负吗?”

    “那我也没有找人让你染上艾滋病毒!贱人,你如此蛇蝎心肠就不怕遭报应吗?”姜连芯使劲挥舞着手臂想去抓姜盈,可惜被姜盈踩得死死的连目标都够不到。

    姜盈嗤笑出声,“我一直奇怪你们这种人的逻辑到底是怎么歪曲着长大的?你先各种下黑手的时候就是情有可原,就是年纪还小不懂事,而我稍微还击就是蛇蝎心肠就要遭报应。哎我说,你当老天爷是你妈呢?你说遭报应就遭报应?蛇蝎如你都没还有遭报应呢,凭什么是我遭报应?老天爷就是眼瞎也该有个度!”

    姜盈说完松脚后退,背靠上了窗户。

    姜连芯爬起来再冲向了姜盈,“你是3s你什么没有?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姜盈你太过分了!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去!”

    姜连芯双手掐向姜盈的脖子,姜盈冷笑,在对方逼到近前的时候才猛地一闪身。

    窗户大开着,姜连芯准确而迅猛地一扑而下。

    这是楼。

    姜盈面无表情地挥手告别,“我是3s就得忍着你这种垃圾吗?你这种垃圾逻辑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老天爷间歇性瞎眼了。”

    砰--姜连芯摔落在地,连声吭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了。

    双眼睁着,死不瞑目。

    可看嘴形的话好像是一个“姐”字。

    她姐为什么不接电话!她姐为什么不管她!如果她姐管了,她根本不会死!

    魂归阴间的姜连芯依然不会怪自己做错,只会怪别人不帮她!

    此时的姜连翘正在接起第二个电话。

    来自姜天参的求救电话。

    “大姐,你快来救救我!我被人骗光了钱,还被扒光了衣服,我还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大姐你快来救救我啊!该死的男人,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大姐你快来救我,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姜连翘不等姜天参说完就把光脑终端摔到了墙上。

    “我为什么要救你?你什么时候想过要帮我?我说过不要给我添乱的吧?你们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要如此给我拖后腿!我不救,我一个都不会救!你活该乱玩男人被染上艾滋病毒,你活该骗了小女孩钱后又被男人骗!这是你们的报应,你们活该!都去死!你们怎么不去死--”

    “喂?喂?大姐?”姜天参这边听不到姜连翘说话了,但他可不会像姜连芯那样还给他大姐打。

    他知道他大姐生起气来真不惯他病的,他换个号码改打给姜天冬。

    他要找他哥来救他。

    可不等他拨号完毕,一只黑手从旁边快速地伸过,一把抢走了他腕上的光脑终端。

    “谁?哪个混蛋敢抢小爷的东西!”姜天参张嘴就骂,却在一转身看到眼前的人群后吓得立刻噤声了。

    那是一群隐在黑暗里除了眼睛连五官都看不清的人。

    那是一双双垂涎贪婪看不到一点点人性的眼睛。

    姜天参抱紧了光溜溜的自己,“你你你们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们别乱来啊,我是姜氏中医的小少爷!我我我……”

    对方人群里有人笑出了森然的白牙。

    “姜天参小少爷,你就没有想过正因为知道你是姜氏中医的小少爷,我们才过来的吗?”

    “什么?”这是姜天参最后一个清醒的意识。

    接下来就是各种黑手各种黑脚各种黑那啥,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鼻子还在出气也好像只是一种本能的器官反应了。

    他觉得好像看到了姜盈,可等他想定睛看仔细的时候,他的大脑彻底地停止工作了。

    一个光脑终端被扔到了他的尸体上,上面停留的画面还是拨了一半的姜天冬的光脑号码。

    姜盈:“送到姜家本宅!”

    普耶夫抖着嘴角应,“是。”

    姜盈走了,普耶夫才敢出大气。

    “老大,你不能说从此以后我们再不用干这些黑事了么?不是说我们马上就能穿上正常人的衣服做正常事正常赚大钱了么?可是今晚这两出事好像都不怎么对劲儿啊?”

    史皮尔斯白手套一招,自有人上前抬起姜天参的尸身,“正常人正常事正常赚大钱?呵,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正常!你要是正常了,下场只能是尸骨无存。”

    噫,又妒嫉海恩那个混蛋了!不行,他晚上还得找个人发泄一下去。

    以后正常工作的正常同事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开心到眼镜都要戴不住了。

    ------题外话------

    感谢altmbymy和掌中冰川的票票!先灭两个姜答谢两位小仙女的支持~要看得爽哦~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