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5 要我滚我就滚!虽滚犹荣!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家本宅一楼大厅,在曾经停放艾珊棺材的地方,间隔还不到一个月,又再次停放上了棺材,这次还是两个。

    姜连翘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妈逝去还没有满月,她又失去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看着连夜被送到的两个棺材,姜连翘一直勉强撑着的精神一下子就垮了。

    “连芯,天参,你们睁开眼看看大姐!大姐错了,大姐昨晚不该挂断你们的电话!大姐真的知错了,你们原谅大姐好不好?不要这样子跟大姐开玩笑啊,大姐害怕。”

    姜连翘趴在棺材上崩溃大哭,“我居然还在电话里吼他们让他们去死!我算什么大姐!如果我昨晚肯听一听,问一问,也许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怪我,都怪我啊!”

    姜连翘一下一下猛捶着自己的胸口,那力道听声音就知道没留余力。

    她是看不上自己的小弟和小妹,眼红他们比自己更受艾珊的喜欢,嫌弃他们不懂事仗着年纪小只会给自己添麻烦,但说一千道一万,这也是自己的亲弟北妹啊。

    最小的那个没来得及出生就没了,妈妈才走了不到一个月,现在又是两个至亲离开,姜连翘哪里还受得住。

    姜天冬到底是男孩儿,昨晚也没有受到直接的冲击,他目前的状态比姜连翘倒是稳定不少。

    “大姐你别这样,不怪你的。”姜天冬在旁边安抚姜连翘,“小妹那边医院给出的视频证明很清楚,是小妹受不了身染艾滋病毒的打击这才跳楼自杀的;小弟那边是被人坑了,又遭遇了一群不法之徒,这才意外丧生。大姐你看开点,这真的都是意外,跟你没关系的。”

    “意外?在连翘刚坐上姜氏中医负责人位置没几天的现在?你觉得可能吗?”杰瑞不同意姜天冬的观点,“连芯是不着调,但你妈过世的时候她就眼睁睁地看着来着,这打击不比身染艾滋的打击更大,可她那时候都没有说受不了打击而跟着自杀,现在反而会?”

    姜连翘的哭声停止了,“杰瑞舅你继续说!”

    “再说天参,他多聪明,从来都是他骗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骗他了?能把他坑到身无分文还要被一群不法之徒碰上,可想而知那人的段数不会低。一个精通骗术的人只为了骗天参身上那点钱?如果是我,我会宁愿朝你或者天冬出手才是。意外?这可能太低了。”

    姜连翘瞬间想到了姜盈的身上,“是她!一定是那个贱人!我说她怎么声都不吭一声就乖乖到药草培育部报到了,原来她背后是打了我弟弟妹妹的主意!姜盈!我不会饶了你的!你等着,我一定会为连芯和天参报仇!”

    管家桑托把这些话原封不动都带给了医院的“植物人”姜子封。

    姜子封没有一点再死了一儿一女的悲伤,反而很开心,开心到今天的饭都多吃了一碗。

    他算想明白了,什么多子多孙是福,屁!子孙多了只会越多的吸走他的福气!

    子孙还可以再生,但姜氏中医却只有一个。

    再说了,他还年轻,以后子孙想生多少就能生多少,他就不该现在就目光短浅得只盯着眼前的子女上。

    哼,一个个的翅膀还没硬就急着跳出来算计他的家产了,死了也活该!

    都死了才好呢!

    桑托问,“老爷,我用不用做些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让他们狗咬狗!”

    姜子封现在是真的想通了,什么3s女儿,心不在他这儿,就算是3s那也屁用没有。

    就让姜连翘和姜盈撕吧,最后不管是谁死,反正不是他死就行了。

    他只要姜氏中医,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了。

    “去查一下杰瑞!”姜子封也没漏了其中杰瑞的存在。

    “艾珊还在的时候,他可是对我恨不得跪下来服务。因为妹妹的去世就对我,对姜氏中医这么大仇恨了吗?哼,我可没看出来他对艾珊曾经有这么的兄妹情深。去查查他的背后,看是不是有什么人在幕后操纵。”

    ……

    姜家的事情又在星网上了次热门,但姜盈一点没受到影响。

    人就是这样,当你在乎的时候,你才会受到伤害;而当你不在乎的时候,什么也不会伤害到你。

    姜盈心情不错的把科兰胖达莉兹和秋漠一起约到家里来了个小聚。

    别人家朋友们相聚不知道是个什么流程,但姜盈五个人的小聚却是有固定流程的,那就是一起在厨房忙活。

    大批量土蛋蛋已经运到,现在他们一点也不愁吃了。

    姜盈痛快地拿出了足够的土蛋蛋,表示谁想吃什么口味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银杏老祖宗早就现身上线了,有它的现场指导,什么远古菜肴都不是问题。

    姜盈就准备先给大家炸个薯条当零嘴儿,当然了,一边忙一边也不忘了谈正经事就是了。

    “苏米说军部报考快到了,说咱废f班只有我们五个够报考标准。本来是要通知科兰统一大家的意见的,但之前见到我就顺便让我转告了。你们什么打算?要一起去报考军部吗?”

    秋漠在做最初版的烤土蛋蛋,他更喜欢这种吃法,听到姜盈的话他第一个表态,“我要去。”

    胖达一边切土豆块准备做红烧土豆块,一边道,“真羡慕漠哥!其实我也想报考军部,但我爸我妈不同意。他们就我一个儿子,过去我虽是废f但他们也没打算这辈子再要。如今我觉醒了,自然也不能就罔顾他们的意见。军部我看来是不能去了,姜盈,我还是帮你打理食货帝国怎么样?”

    姜盈点头,“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

    莉兹从洗土蛋蛋的水池里举起手来,“我跟漠哥跟你还是有差距的,我没有信心去当什么机甲战士,我更喜欢赚钱。姜盈,让我和胖达一起打理食货帝国吧。”

    “成。”姜盈没意见。

    莉兹和胖达互相击个掌表示庆祝,对比别人要愁死的毕业去向问题他们真心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姜盈你放心,你尽管去军部拼搏吧!有我们在,食货帝国将是你永远的后盾!”

    姜盈假装威胁,“哼哼,你们要是给我整黄了就试试看!我就把你们的脑袋挨个拧下来喂给狗鱼!”

    “哎呀,好怕怕。”

    “姜盈你太凶残了,真不知道海恩大人怎么受得了你!”

    莉兹和胖达一通打趣。

    姜盈注意到一直没表态的科兰,“科兰,你什么打算?说来听听。”

    科兰爱吃土豆泥,正在先蒸熟土蛋蛋,听到被姜盈点名后她就先放下了手里的土蛋蛋。

    “莉兹都对军部报考没什么信心的话,我就更没有了。而且我家的意见跟胖达家差不多,已经有我哥在军部了,如果我再去了,这万一有个什么意外的话,我爸我妈会很伤心。”

    “好啊好啊,那你也来食货帝国跟我们一起打理吧。”莉兹和胖达热情地招呼科兰。

    科兰摇头,看着姜盈小心翼翼道,“我想陪你一起去姜氏中医可以吗?虽然我对中医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我可以学。我总觉得你一个人进姜氏中医豺狼环伺的太危险,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但真有危险的话离你近一些帮你去通个风报个信什么的还是能做到的。”

    姜盈在科兰心中的位置比姜盈在其他人心中的位置还是高很多的。

    对于科兰来说,姜盈是救了她哥她全家的人。所以别人说着未来的就业走向多少都有点为自己打算的意思,只有科兰没有,科兰完全是从如何更好的报答姜盈这方面来想的。

    姜盈去军部的话,海恩在军部,她哥科特也在军部,自然就用不着她再担心什么了;姜盈的食货帝国也有莉兹和胖达帮忙打理,这就算核心管理层掌握在自己手里了,她也不担心。

    那么剩下的就是姜氏中医了。科兰虽然善良,却不是一点心眼没有,就姜盈的那个无良爹和那几个私生子,科兰觉得只要他们一有机会一定会作妖。她要替姜盈好好看着去,姜氏中医是姜盈的,谁也别想抢。

    姜盈自然感受得到来自科兰的真心,“科兰,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但你真不需要这么做。姜氏中医现在很危险,我不是很赞同你现在进入到姜氏中医……”

    不等姜盈说完科兰就急急打断了她,“我不怕危险,我也不是就为了你才去姜氏中医的。你还记得在n250星时,我对特殊药草有精神力感应这回事吗?最近我在帮爸妈培育花苗,我越发地觉得自己在这一方面可能会比较擅长。”

    科兰的语气很急,生怕姜盈真不让她跟着,“姜盈你就让我去姜氏中医吧,听说你已经接下了药草培育员的职位,我跟你一起,这个很适合我!”

    姜盈感动的鼻子一酸,又故作嫌弃的撇了嘴,“随便你!有享福的地方不去非得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你呀,这辈子就是受苦的命了。”

    科兰放心地笑了,“谁说我受苦了?你不知道我对于只需要跟植物在一起而不是跟人在一起的工作环境有多满意!人绝对是最难相处的物种,没有之一。”

    小银杏可算找到了可以插话的机会,它把全身的树叶摇的哗啦啦响,“对对对,人类绝对是最难相处的物种,而我大植物绝对是最好相处的物种!只要你摸清了习性,那么对症下药就对了,中途绝不会出现什么表里不一药不对症的意外。”

    “哪像你们人类!”小银杏一副看遍千帆的沧桑口吻,“今天一个样,明天就可能另一个样;上一秒是这样,下一秒就可能是那样;在朋友面前一个样,在敌人面前又一个样……切,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类这么善变,变色龙在你们面前都要甘拜下风了。”

    厨房内除去小银杏以外的所有人类:……

    虽然老祖宗说的话是挺中肯,但,作为听众的他们心里不舒服也是真的啊!

    我们自己埋汰自己可以,可要是别的物种来,呵呵,不好意思,我们会很不开心。

    来自他物种的歧视坚决不能忍!

    “姜盈,老祖宗说现身就现身,主动性完全掌握在她的手里吗?那你岂不是很被动?”这是秋漠,一个任何事都希望先占据主导地位的男人。

    “咳咳咳,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就好奇问问,有没有在夜生活正high的时候她唰一下就出现了?海恩大人被吓软没?”这是莉兹。对于她来说如果还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的,那一定是八卦。

    科兰由衷地担心,“她完全把你当寄居的载体,有植物吃的时候就吃植物,没有植物吃的时候就吃你的精神力,这事儿太不靠谱了。哪怕你要养她,也不一定非要养在自己身体里吧?你想过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她从你的身体里移植出来?”

    胖达单纯就觉得养这位老祖宗并不便宜,“吞食种子也就算了,反正她不挑食,自己就能剔除毒素。但最近可是非完整植物不吃了!先不说漠哥给她买了多少百合,单说她吃掉的科兰的那盆薄荷,这都比请我们四个加起来还值钱了吧?”

    其他三人齐点头。

    胖达作总结陈词,“姜盈,别等食货帝国开始赢利之后,你先要满足这位老祖宗的胃口吧?那你可要赔死的。”

    歧视我们人类?你别忘了没有我们这几个人类,尤其是没有姜盈,你现在还指不定在哪儿埋着呢。

    几个人心里暗挫挫地矫情着。

    姜盈煞有其事的附和点头,一边点头一边把左手掌心举高到了与视线齐平,“有道理!这赚的不够往外撒的,我可太亏了啊。”

    四个人围拢过来同姜盈一起仔细地端详立足于姜盈左手心的小银杏光影,用一种“怎么才能既保留她的价值又能把她从姜盈的身体里切除出去”的算计眼神。

    不得不说这五个人的默契太好了,哪怕不曾提前打过招呼,这一演起戏来那都是个个无限向影帝影后靠拢的水准。

    不是人的小银杏被唬住了。

    “喂喂喂,重孙子们,你们那是什么眼神?知道多少人类哭着喊着求我在他们的身上苏醒吗?没有我,你们能安全度过n250星上的大比还跃级觉醒?没有我,你们能有现在发财致富的新路子?怎么着,还没过河呢就嫌驮人的驴吃得多了?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别想什么歪点子,我和姜盈现在那是一体同命,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也不会好过!”

    秋漠一针见血,“同理可证,姜盈要是出个什么意外,你也不能置身事外。”

    莉兹狡猾地笑,“我还以为你只会看现场直播夜生活呢,原来你也有示警外来危险的作用。”

    胖达搭着莉兹的肩表示不能更赞同,“虽然你没有眼睛,但姜盈说如果挡住你的视线也会有用。那么你不现身的时候有感觉咩?姜盈有注意不到的你会替她注意到吧?”

    科兰演不下去了,“以后我做了药草培育员,给你培育更多更好吃的全植物如何?你一定要随时随地保护姜盈好吗?”

    小银杏终于发现她被耍了,“卧槽!连老祖宗你们也敢玩了是不是?一个个胆大包天的玩意儿,信不信我一树杈子全灭了你们?就姜盈现在的身手,你们觉得现在全星际谁还能轻易动得了她?你们当3s是说着玩的?你们当她男人是摆设儿?你们……”

    科兰打断小银杏,“不,我们当然都相信姜盈的能力。只是一个人,再有能力也会有弱点,也会有大意疏忽的时候,我们的能力不足,不能随时随地的保护姜盈,所以我们希望老祖宗您能帮我们做到。”

    这才是朋友,无论你多么强大,在朋友的眼里,你也是需要保护的。

    姜盈不说话,静静地感受着来自朋友们的关心。

    过去她有多痛恨自己没有早些觉醒,现在她就有多庆幸。

    正因为有了那长时间的不觉醒,她才被发配到了废f班,她才有幸认识了这么一群有情有义的朋友。

    她还记得初初觉醒时做的那个梦,梦里的她早早就觉醒成3s了,可是她没有朋友,有家人也像没家人,她就像一个空有3s的人壳子,能看得到所有人艳羡的目光,能走到所有人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到的人生巅峰,然而她自己到死却是一无所有空洞的可怕。

    假如有机会重来,问她是愿意一开始就早早觉醒尽享膜拜和推崇,还是像现实一样受尽了全民皆喷家人舍弃之后再觉醒,那么她还会选择第二条路。

    没有3s她不会死,但没有朋友她就会枯萎就会死。

    她长久以来的想法是对的,人不能一味地追求高等级精神力的觉醒,那些只是人生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人生过程还是需要三五好友一起走过的。

    废f遭遇歧视完全没有道理,她早晚要让整个星际明白这个道理!

    ……

    虽然每个人都只做了自己爱吃的口味,但每个人都自觉做出了别人的量。

    结果就是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看着就饱了。

    当初在n250星曾经吃烤土蛋蛋吃到吐的心情又回来了,几个人吃着吃着就吃不动了。

    姜盈发动自嘲第一次,“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太作了?现在多少人还没有吃到过一口土蛋蛋呢,我们倒先学会了铺张浪费。太没有人性了,我们应该感到羞愧。”

    胖达:“你们说我要是把现在这一桌子的土蛋蛋po到星网上会引发什么反应?对土蛋蛋望眼欲穿的网民们会不会顺着信号爬到我们面前求施舍?”

    莉兹:“曾经的废f受尽欺压和歧视,今天的废f站在人类的头顶欺压和歧视回去!想想都刺激!”

    科兰:“你们别那样做啊,会引起众怒的。”

    姜盈胖达莉兹三人齐挑眉,越不让做就越想做肿么破?

    咔!什么声音?

    他们顺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发现,那是秋漠已经点开光脑终端开始拍照的声音。

    秋漠对上四个人看过来的目光,面无表情,“我新申请了星网账号,刚好今天你们都在,帮我转发做个人认证好了。”

    姜盈莉兹胖达:“好哒!”

    咔咔咔咔,一通拍照的声音。

    唰唰唰唰,各自po照上星网。

    科兰表情纠结,“喂,这样真的有些过分啊。我们不是都习惯低调做事的么?突然这么高调是会被骂的。”

    胖达捅古她:“我们已经帮漠哥转了,科兰就差你了,你快点。”

    “哦。”科兰带图转发了秋漠的个人认证申请。

    ……

    星网又炸了。

    先是一条来自id“废f秋漠”的即时更新博被刷了出来,上面po出的博文特别常见,星网上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

    --我是废f秋漠,感谢好友转发帮我做个人认证申请。

    文常见,后面跟着的图却不常见。

    九宫格全满,点开,全是土蛋蛋。

    马上就有人跟上了:我擦!这是一条香味四溢的博文。手动艾特所有好友,这么残忍的事情不能我一个受着!快来人啊!有人报社啊!

    吃胖能手报社妹:凭姐阅人无数的经验,博主铁定我漠哥无疑!漠哥看我看我,看我头像就知道我是你忠实迷妹了吧?漠哥,可算等到你开官号了!有生之年系列!那啥,我就想问一句,漠哥,艹粉不?你管我饱,我包你爽!在线等回复!

    深情飞机小杯杯:某些妹子不要太没有底线哦,为了点吃的连那啥都不要了!漠哥看我,你不管我饱,我也能包你爽的!一份那个条状物就够了!看起来超像传说中的薯条啊!苏,又流口水了,我要怎么才能吃到啊!

    浪出人妖样:曾经我妈多少次催我去睡我没有去睡,如今看到了漠哥开官号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还不去睡还不去睡!漠哥虐我千百遍,我待漠哥如初恋!漠哥,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我是真心爱你啊!求交配。

    大比那时候开始,秋漠就是仅比姜盈风头稍低一些的废f小队第二网红。

    姜盈至少还有星网号供一众迷弟迷妹粉儿们蹲守表爱,但秋漠没有,人家不上网也没想过上网。

    这给星网上的秋漠粉儿们急得那叫个抓耳挠腮啊,后来都发展到了每次去姜盈号下求爱的时候就顺便喊上一句求大大传话我漠哥让他赶紧开官号啊的地步。

    上次姜盈他们首次开直播在星网上宣传的时候,秋漠粉儿们还一阵激动,想着这回能等到了吧?结果还是没有。

    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都要死心的时候,秋漠上线了。

    一上线还就玩的这么大。

    姜盈胖达莉兹科兰四个人同样的九宫格满图转发,瞬间就像在星网上刮起了十级大风暴。

    “生无可恋!我到现在一口土蛋蛋还没有吃到过,人家已经满桌子各种土蛋蛋了!你们是想馋死我吗?你们这样的行为是极其不道德地!我仅代表我自己向你们表示严肃的抗议!粉转黑!@盈盈公主殿下,@财源广进大莉兹,@胖达666,@加油吧科兰,@废f秋漠。”

    “失望了,特别失望,真的!你们是史无前例地觉醒了,这对整个帝国来说都具有着无比划时代的重要意义。你们现在不应该觉得肩上重担沉重吗?你们的重点不应该是怎么想着让更多的人也像你们一样跃级觉醒吗?你们居然一天天的只知道发吃的!膨胀!堕落!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再不悬崖勒马,你们马上就会退出历史的舞台!快把东西都寄给我及时止损啊!”

    “我就呵呵了,某些路人不要太带节奏啊!人家个个比你见识多,用得着你马后炮穷操心?你凭什么说人家是膨胀是堕落?人家凭本事觉的醒,人家凭本事买的n250星,人家凭本事自己做自己吃,人家……靠!装不下去了!就是膨胀,就是堕落!我要死给你们看啊!”

    果然就像科兰刚才说的那样,五个人的官号下面都被喷得一塌糊涂了。

    而姜盈等人:“哈哈哈哈哈,突然又有吃的冲动了。”

    全程在场观看的小银杏:……

    呵呵哒,一群神经病!

    ……

    海恩回家就看到餐厅里五个人人手抱着一个光脑终端在那里十指翻飞紧忙活,中间的桌子上一堆好吃的,愣是没有人去吃。

    海恩没惊动他们,先把女王和骑士招呼过来打探消息。

    “这是做什么呢?”

    女王:“夫人约朋友小聚,五个人先是愉快地畅谈了彼此的未来就业走向,同时愉快地做好了小聚的用食,再然后就愉快地po照上了星网。”

    骑士:“星网上反应强烈,‘废f小队没人性’的话题已经刷到了星网头条。夫人等人不服,就各披马甲上小号开怼了,目前激战正酣。主人,需要我和女王出手帮忙吗?”

    ……帮什么忙?怎么帮忙?黑掉星网还是假装人类披马甲上线帮怼?怼个屁!分明就是这五个人自找的!

    海恩默默地点开了光脑终端,扫一眼星网头条,正好看到了一个id名为“人不能活活骚死”的发言。

    --没人性怎么了?人家凭本事没的人性!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有本事你们也没个人性给我看看啊?你们有那本事吗?骂别人没人性的,有一个算一个,你们祖宗八辈儿我全干了,你们随意!#姜丝儿们就是这么无所畏惧#

    海恩忍了忍,没忍住,这么没意义的口水战到底有什么可战的!

    “姜盈盈你给我把光脑关了!痛快关了!”

    姜盈从光脑终端上抬头,“啊,老公你回来啦?饿了吧?桌上有吃的你喜欢吃哪个就吃哪个啊。我正忙着呢,一会儿再侍候你啊。”

    低头继续噼哩啪啦地开怼。

    头顶的全息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人不能活活骚死”的id。

    科兰尴尬地红了满脸,她就是那种极易被带坏,完后有外人一发现,她还是最早那个知道不好意思的人。

    科兰先关了光脑,“姜盈快别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姜盈看看时间,“好吧,那今天就先到这儿,改天我们再另约时间开怼啊。”

    科兰捂脸,说好的严肃敲定未来就业走向的高大上聚会宗旨呢?

    别人家小姐妹聚会顶多骂骂遇到的个别小白莲小贱人小表砸,他们可倒好,直接跟网上的一群小表砸们组团开怼了。

    好吧,挺痛快就是了。

    胖达收拾东西要走,又停住,“姜盈,这么多东西你和海恩大人也吃不完吧?要不我们帮忙给收拾收拾?”

    姜盈笑,“收拾吧收拾吧,早晚有你们吃腻的那一天!”

    秋漠就一个人,一不特别贪吃,二是刚才也吃饱了,本不打算打包,可不知道为什么走出餐厅了又回来打包了一份炸薯条。

    莉兹冲姜盈挤古眼睛,“漠哥刚才可是就吃了一口薯条,一看就不是中意这口感的。所以你猜这份不是为自己准备的打包是给博大叔的呢还是给博大叔的呢?”

    秋漠:“你一共有七个弟妹,最小的那个还不满周岁,再加上一对父母,满打满算你只需要打包八份,所以你多打出来的那份是给维大少爷的呢还是给维大少爷的?”

    胖达笑疯了,“漠哥厉害了!对,怼人就是要这么正中红心!”

    莉兹板着脸作一本正经完全没被击中的坦然状,“错了!我是给妞妞打包的!妞妞!才不是什么维大少爷,而是维大小姐!”

    为表身正不怕影子斜,莉兹当下就打给了妞妞,通话接通莉兹不等对方说话就先开口了,“妞妞,睡了没?姐给你送夜宵吃啊?”

    “妞妞已经睡了,你夜宵拿过来吧,我先给她收着。”

    莉兹还为了证明自己心里没鬼,直接按的免提键。这回好了,维希的声音直接让大家都听到了。

    姜盈带头疯笑起来。

    胖达还不忘了添油加醋,“维大少爷你等着啊,我们莉兹马上给你送过去。”

    “你接的什么电话!这是你光脑终端吗你就接电话?没事闲的!”莉兹羞恼地挂断了电话,也没脸看别人揶揄的表情了,拿了打包的东西就向外走,“我先走了。”

    等她走出门了,科兰才小声道,“不是可以用快投黑洞吗?她这是要自己拿过去的意思?没必要吧?”

    姜盈和胖达:……注孤生!

    ……

    一群人可算走了。

    关门的第一刻,姜盈就扑进了海恩的怀里,先亲再汇报,“秋漠和我会报考军部,科兰会陪我进姜氏中医,莉兹和胖达说会帮我打理食货帝国。全都搞定,我是不能很棒棒?”

    “是。”海恩看得出来姜盈是真的很开心,也就没急着先去洗漱,而是就那么抱着姜盈一起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其实你的事情真没必要什么都向我汇报的,你自己知道就好。”

    话多了耽误亲,海恩觉得这是一种特别浪费生命的无意义行为。

    姜盈搂着海恩的脖子坐在海恩的大腿上,因为开怼了一场心情特别好,撒娇的女儿态一不小心就开闸奔出了。

    “我想跟你说。”姜盈拿脑门蹭着海恩的脖子,这样的角度,海恩看不到她眼底的期待。“如果时间允许,我想把每一天自己的经历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也不是事事都想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想让你听我说,想让你知道。”

    我不想只做相敬如宾的夫妻,我想你我的人生彼此相融。

    我其实更想听你说,说你在机甲战团都做了什么,说你今天的心情是好是坏。

    可我知道你没有这样的习惯,我也做不出强迫你养成这样习惯的行为,我只能用我自己的行为婉转地提醒你,希望你有一天也和我一样。

    姜盈安静地偎在海恩的怀里好长时间没有出声。

    海恩:“累了?那你去休息吧,我洗洗就上楼。”

    今天是不开工日。

    姜盈摇头,“不累,就想这么抱着你坐会儿。”

    海恩无所谓,那就这么坐着吧。

    房间里很安静,女王和骑士不出声你都不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半小时过去了,海恩觉得姜盈可能是要睡着了,因为颈侧皮肤感受到的呼吸明显缓慢而均匀起来。

    “困了?”

    “嗯。”

    “那你上楼去睡。”

    “不。”

    海恩:?

    姜盈:“再坐会儿。”

    “……哦。”

    又是半小时。

    海恩假装着伸伸有点麻的腿把姜盈往外挪了挪,姜盈不乐意,搂着海恩的脖子向前一蹭,又坐回了原位。

    然后困得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老公!今天是不开工日!”

    海恩忍无可忍,“是,是不开工日,但不代表就不能硬吧?痛快起来上楼睡觉去!今晚你睡你自己房间!”

    再不想折磨自己,海恩起身把姜盈掀翻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他大踏步奔着浴室去了。

    姜盈爆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不!我就不!我就睡你房间!你受不了就去睡我房间啊?”

    海恩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姜盈盈小姐,你明天要是不想被做死,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回二楼去!”

    “滚就滚,虽滚犹荣!”姜盈挂着一脸的笑,像个胜利的小公鸡,骄傲挺着小胸脯终于走了。

    浴室里海恩一拳头捶在墙上,表情慎重。

    原定计划好像弊端太多,要不,及时更正?

    ……

    今夜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

    秋漠拎了特意打包的薯条回到伦巴底街的小公寓时,本以为开门迎接的会是博昂,谁知却是好久不见的姑妈,谷立秋女士。

    “回来了?进来吧。”谷老太太虽是客人身份,却自带主人的气场,她身体让在门侧,示意秋漠进门。

    秋漠进门,看到了博昂难得一脸乖巧地坐在沙发上。

    睡袍一看就是匆忙间穿上的,带子都没系好,半拉锁骨露在外面。

    秋漠拧着眉头走过去,把博昂的衣领拉好,道,“你给开的门?”

    博昂点头,“她说是你亲姑妈,我就让她进来了。”

    秋漠:“她要说是我亲妈,你是不是马上就得给她跪下?”

    “哎?”博昂被怼得一脸懵比,“你怎么说话呢?”

    秋漠眉头都要打成死结了,“你怎么做事我就怎么说话!这是什么地方?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三十了,能不能长点脑子?你活这么大都是靠运气的么?”

    博昂被怼恼了,“我怎么就没长脑子了?我有眼睛不会看啊?她是你亲姑妈我亲自确认了有效证件才让她进来的!事实证明我没确认错不是吗?你发什么火?嫌我老你就直说,用得着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吗?”

    “你确认了她是我亲姑妈就让她进来,那哪一天再来个我亲爸说我替我搬家你是不是转身就帮忙搬东西?”秋漠知道自己现在情绪不对,但他控制不住。

    谷家的人只要一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各种暴躁各种想怼到别人不爽好让自好过一些。

    “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不是我姑妈家!除了我,没人可以决定谁能进来谁必须拒之门外!你也不过是在这里借住了几天就想鸠占鹊巢了?你想的挺美的啊。三十岁的人了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这么天真很骄傲?”

    “秋漠你混蛋!”博昂气得想挠上去,但眼角瞄到谷老太太后又很快地缩回了手。那是长辈,他的家教不允许他做出在长辈面前失礼的行为。

    “你,你,行,那我走,把巢还你!”博昂甩门离去,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还身穿睡袍的事实。

    门咣一声关上了,不过一会儿又被秋漠打开了。

    “谷女士,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请出去我的家!”

    谷立秋没动地,表情都没怎么有明显的变动,哪怕她刚刚全程围观了两男人的吵架。

    “我不惜晚上找到你这里来也不是为了和你好好谈什么的,你妈病危了,她想在临死之前见你最后一面,你明天抽空回谷家一趟。话我传到了,回不回的在你。”

    说完话谷立秋这才动身离开,全程优雅自然,就好像她不过是寻常来朋友家串了一下门,无所谓心喜不心喜的,串完了门了就走呗。

    秋漠立在门口好半天没反应,门也忘了关。

    他妈病危了?可他还没有当上机甲战士啊!

    ------题外话------

    感谢大乔,咖米,yingzi1999,小画画,喵殿下的票票!

    人生最美是票票,票票能买我一笑!

    有票的还来啊,我笑给你看哦~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