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6 饿狼驰骋,寸草不生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秋家是个古老的大家族,其家族历史真要追究起来也不比姜家差多少。

    秋家世代都是从文的,这就使得秋家即使延续到了星际时代,有些传统的家规也一直在以文人特有的操守坚持着。

    例如生子才能姓秋,生女只能随母姓。

    秋漠虽然是废f,但他却能姓秋;谷立秋是秋漠他爸的亲姐,但因为性别为女,所以随了母姓,然后名字里被允许可以带秋。

    秋漠的妈妈莫宛宁当年嫁他爸秋仁昌是母凭子贵才得以进门,秋漠没出生之前也是夫妻甜如蜜好一个琴瑟和鸣,但秋漠一出生就被光脑测定为基因废f,一切很快就变了。

    莫宛宁和秋仁昌当年结婚,不仅是莫家不同意,秋家也不同意。莫宛宁为了能嫁秋仁昌跟家里彻底断绝了关系,秋仁昌为了能娶莫宛宁不惜绝食相逼。

    秋仁昌的母亲,秋漠的奶奶谷思那时候最终同意了这两人结婚,一是心疼儿子拗不过儿子,二是莫宛宁未婚先孕了,即将出生的大孙子还是要放在眼里的。

    可谁知后来出生的秋漠是个天生废f,谷思这下还怎么可能再给莫宛宁好脸看。

    秋家不缺钱,但谷思愣是以秋家的媳妇都是自己带孩子为由不给莫宛宁请月嫂。可怜莫宛宁本就是难产,身体虚弱不说还要自己带孩子。

    秋仁昌一点不帮忙,因为他正处于强烈的挫败中。他不敢相信a级的自己和b级的莫宛宁怎么就生出了一个天生废f。

    从小都是养尊处优高人一等的秋仁昌觉得因为秋漠所有人都在背地里笑话他,他竟然觉得当初为了娶莫宛宁还曾绝食相逼实在是傻叉透顶。

    秋漠满周岁后谷思就把谷立秋派到了莫宛宁的身边,美其名曰教育秋家下一代秋漠,其实则是把秋漠架开,意图让莫宛宁和秋仁昌再生。

    可是一年没怎么说过话的莫宛宁和秋仁昌连对面坐着都要尴尬的不行了,又怎么可能生得出来。

    莫宛宁对不闻不问她们母子一年的秋仁昌太失望了,秋仁昌则震惊于一年的时间就把当年那个让他从早到晚都保持石更状态的美丽小女人变成了沧桑黄脸婆。

    一个不愿意再生,一个再也硬不起来,这当然也就再生不出来了!

    谷思开始光明正大地往秋仁昌身边送她娘家的远房侄女们,还真有一个让秋仁昌的丁丁满血复活了。

    秋漠四岁,第一个弟弟出生;秋漠八岁,下面已经有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秋漠十二岁,莫宛宁憔悴得比秋仁昌的母亲谷思还老。

    这也是秋漠对所有姓谷的没有一点好感的开始。

    秋漠劝她妈离婚和他走,莫宛宁没同意。

    她没有娘家,没有工作,早就脱离社会太久,如果离开了秋家,她和秋漠将无法生存。

    她不是不想离,而是她离不起。

    小小年纪的秋漠不理解,他痛恨这样懦弱的母亲,他愤而改去找他爸谈条件。

    秋仁昌这样回答,“秋家没有离婚之说,她莫宛宁生是秋家的人,死是秋家的鬼!你要想带她走,可以,除非你能成为正式的机甲战士!”

    那时候秋漠还是废f,秋仁昌说出这样的话本就是故意刁难秋漠。

    在秋仁昌的眼里,秋漠从来不配是他的儿子。秋漠的存在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他年轻时候相中莫宛宁的眼光是多么的失败。

    后来秋漠在帝国第一学校闹出了人命,秋家虽然出面保下他不用他服刑赎罪,但也利用那次机会彻底把秋漠赶出了秋家。

    秋漠那时就发誓,再回秋家的那一天一定是他成为了正式机甲战士的那一天!

    可惜世事变化无常,他还没有来得及成为正式和机甲战士好回秋家接出莫宛宁,莫宛宁就先不行了。

    站在秋家的大门前,秋漠迟迟没有敢敲门。

    得有五年多没回来了,本应该是自己的家,现在却只剩下可怕的陌生。

    “走啊?怎么停下了?不敲门的吗?”博昂与秋漠十指相扣催促道。

    秋漠冷眼看向博昂,“你为什么要跟来?这跟你无关!”

    说着他要甩开博昂的手。

    博昂把及腰长发一甩,表情威胁,“你甩!你敢甩,我就敢跳你身上让你抱着我进门去!”

    “你!”秋漠被噎黑了脸,“我认真奉劝你一句,你要胡闹也请有个限度!别逼我动手!”

    博昂把脖子向前一伸,上面的青紫吻痕恨不得送到秋漠的眼皮子底下,“你动手啊?动啊?还嫌我是老货,哼,我还嫌你是只会在窝里横的小孩子呢!”

    秋漠不是不能怼,但他从来怼不赢博昂。

    “好,我说不过你,我不跟你说!你跟来到底是要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切,你的笑话有我好看吗?”博昂满脸不屑。

    他为什么非要跟着来?当然是不放心秋漠。

    昨晚怒而摔门离去,但博昂也没有走太远,就躲在了拐角。受了气就离开那不是他的作风,他要等着长辈离开后找秋漠怼回来再说走的事!

    谁知这一偷听就听到了秋漠和谷立秋并不愉快的对话,还看到了秋漠以前所未有的低沉表情僵立那么久。

    那一刻博昂忽然意识到秋漠才只有十八岁啊,别家孩子的十八岁还仗着没有毕业张口就找爸妈要这要那呢,可秋漠却是早早就离了家自己生活。

    那是博昂第一次从秋漠的脸上看到一个十八岁孩子的无助和彷徨,他心疼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自己炸毛更多,对方倒是超乎年龄的成熟冷静,这让博昂总忘了这位其实才十八岁。想到自己这几天在这里赖着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要人家养,三十岁的博昂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羞愧。

    博昂自己走回去了,“喂,闪开,我困了,我要回屋睡觉。”

    本想怼回来再骄傲地离开,但博昂想,如果他现在也离开了,只怕秋漠就更受伤了。

    秋漠没闪开,从空间里拿出了那份为博昂打包的薯条,以及回来途中路过某店时顺手买来的衣服,“这些给你,你走吧。”

    博昂还没感动完美食华衣的突然出现,这一听秋漠的话又火了,“你什么意思?”

    秋漠半扭着头不看博昂,“你该走了。”

    自己想结婚,而博昂不想,这对于秋漠来说已经没有再联系下去的必要了。这几天任博昂在这里赖着,也不过是不忍心看着跟家里闹矛盾的博昂无处可去。

    或者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也舍不得哄走能让他的小公寓多那么一些人气的博昂。

    但谷立秋的出现让秋漠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博昂再这么任性下去的话,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在未来的某一天有可能跟家里彻底决裂?

    他的经历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他觉得他应该把博昂往家的方向推一把。

    秋漠不再多说,他背过身,抬手就把门迅速甩上了。

    门关的声音和博昂的痛叫同时响起。

    博昂居然为了不让门关上把自己的手伸到了门缝里。

    秋漠吓毁了,哪里还顾得上赶人,速度转身就把博昂横抱进了屋里,“你搞什么?你那可是拿手术刀的手!这要是被挤坏了,被挤坏了……”

    博昂其实也没想那么多,他就是单纯不想被关在门外。

    但看到秋漠如此表露于外的担心,他突然觉得刚才那下意识地一挡倒没做错了。

    博昂被秋漠放在了沙发上,秋漠单膝跪在博昂面前小心翼翼地检查着博昂的手指。

    看到这样的秋漠,博昂心里暖暖的,连手指都不觉得疼了,“挤坏了更好,我刚好赖你养一辈子!”

    秋漠的眉头拧成死疙瘩,气极的脑中闪过一个可能,“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拿伤害自己来威胁我?博!昂!你……唔!”

    博昂向前一扑,准确地把秋漠扑倒在了地毯上,堵嘴,正中目标。

    可惜不过两秒就被秋漠推了开来。

    秋漠坐起,眼睛充血,压抑地咆哮,“你干什么?我说过了,我不跟你玩什么炮友游戏!”

    他把博昂从身上往下扒,博昂张嘴就叫,“啊,手疼!你碰着我手了!”

    “哪里哪里?快给我看看!”秋漠立刻忘了自己还在生气。

    博昂笑得灿若烟花,“秋漠,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秋漠托着博昂的手全身都僵硬了,却在一秒之后强行启动,秋漠放开了博昂的手。

    其实他本来是做的甩的动作,可想到博昂的手刚被挤过,他下意识地就临时放轻了力度。

    “下去!”不敢再强行扒下博昂,秋漠只能语言驱逐。

    博昂:一扯腰带,睡袍一滑而落。

    秋漠心里的火腾一下秒烧到了眼睛里,“我说最后一次:下去!走--”

    博昂支楞着暂时弯曲不畅的手搭在了秋漠的颈后,上身前倾,秋漠再次被博昂逼得后倒在了地毯上。

    黑色如瀑的长发披散在白皙光洁的身体上,都不是单薄的美丽二字能形容的了。

    那叫。

    情动的情,绝色的色。

    博昂这些天是赖在秋漠这里,但秋漠却是一下没碰博昂。

    秋漠很坚持。他妈走到现在这一步,其中一个原因是生下的他太废了,而另一人原因则是,他妈是未婚先孕进门的。

    在婆家人的眼里,单这一条就足以让他们看不起他妈了。

    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婚姻也走上同样的路。

    除非先结婚,否则他绝不再犯错误!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强忍了这么多天,某种神经早就濒临了崩溃的边缘。

    而当博昂送上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一直强压着的食髓知味的感觉便像大雪方停终于可以出来觅食的饿狼一样,扑出来的气息都带着不容反抗的侵略意味。

    秋漠的呼吸都粗重了,抓着博昂睡袍的手青筋爆起,也不知是准备给再扒开还是再披上。

    博昂妖然一笑,俯身咬上秋漠的喉结,“不下去!就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

    轰,秋漠阵亡了。

    “那就别想再走了!”秋漠反身把博昂压在了身下,主动权一秒拿回。

    ……

    狼猎杀食物总习惯长时间的追逐逗弄。

    有种“反正已经命在我手又何妨让你在死前愉快地向这个世界告下别”的迷之自信。

    奔跑,追撵,时不时露出森冷尖利的狼牙咬上那么两口。

    不疼,只痒。

    自己馋自己,像一种正餐开始前的隆重仪式。

    猎物尖啸,咆叫,泪汪汪的双眼会发出求饶的可怜目光。

    可是这样只会让狼更性奋。

    终于决定不再忍了,一个加快速度扑掠上去。

    撕扯,撕打,撕咬。

    偶尔露出来的狼牙是暗夜里划过的闪电。

    ……

    闪电之下,饿狼驰骋。

    硝烟滚滚,寸草不生。

    ……

    这就是第二天博昂脖子上出现大片青紫印迹的原因。

    秋漠自打脸打得恨不得自绝身亡。

    博昂非要跟着来,脖子一伸,秋漠就没话说了。

    自己破了自己的戒,理亏的秋漠困窘得都要抬不起头来了。

    博昂借机耀武扬威就差骑到秋漠的脖子上了。

    “瞅瞅你那点出息!你但凡能把昨晚在我这儿威风的劲儿的十分之一拿出来,你现在的气场都得有两米八!切,小孩子!”

    他也终于发现了一个能戳痛秋漠的法子,就是嘲笑秋漠,小。

    虽然事实并不。

    看着秋漠的脸果然秒黑,博昂笑得就像吸食了多少童男阳气的黑山老妖似的,“得,还是让我这老货借你点勇气吧。”

    博昂上前帮秋漠按响了门铃。

    ……

    秋仁昌自认一路还算顺遂,要说有什么不顺的话,那只有一个,就是当初太年轻,因着美色娶了莫宛宁,结果却生出了一个废f秋漠。

    这曾经一度是秋仁昌过不去的坎,他无法忍受一直光环无数的自己从此要披戴这么一个可能永远不能抹去的污点。

    但人生就是这么有趣。

    如果有什么还能比一路披戴污点还让人无法承受的话,那一定就是这污点突然有一天变成了亮点,还是金光闪闪的亮。

    谁能想到一次大比,早已经销声匿迹的秋漠会破天荒地跃级觉醒到了2s啊!

    虽然不是3s,但也不是s,而是2s啊!

    这是秋家的第一个2s啊!

    曾经那些背地里嘲笑秋仁昌的人这下子都变成了妒嫉秋仁昌的人。

    --看看人家的命,我们生废f那是真生,人家生个废f那是暂时玩玩的。待后玩够了,咔,人家想觉醒就觉醒!果然不愧是一路顺遂的秋仁昌!

    秋仁昌高兴吗?当然!

    逆袭打脸这种事情没有当事人不高兴的。

    高兴的他还几年来第一次来到了莫宛宁的房间。

    莫宛宁已经瘦到皮包骨了,其实不是大病,就是心病,一天一天把自己拖成了要死不死的状态。

    看到这样的莫宛宁秋仁昌想当然的厌恶了,但想到秋漠,他就又忍下了。

    “秋漠觉醒了,是2s。这样的他在外面太危险了,你马上打给他让他回来!”

    莫宛宁每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就刷网了,她当然也知道她儿子觉醒了。

    她更高兴,但她绝对不会打给秋漠。

    秋家是个牢笼,她当年看错了眼以为是金屋,结果赔进了自己的一生。

    她绝不让她儿子沦落到和她一样的下场。

    “不。”莫宛宁回答就一个字。

    其实如果不是必要,她连这一个字都不想对秋仁昌说。

    自知道秋漠觉醒之后,莫宛宁的精神头其实比先前好不少了,但这种好情绪绝不包括在秋仁昌出现之后。

    秋仁昌书卷之气太浓,在他的概念里,破口大骂太有失文人的体面了,他做不到。于是他气得甩袖而去,去找他妈谷思了。

    老太太倒是不急不躁,“宛宁只要一天还在秋家,秋漠就一天不会去别家!放心,孩子大了有点心气儿很正常,我们现在主动找上前只会让他的心气儿更高。我们先晾他一段时间的,他会明白过来秋家才是他的靠山的。到时,他一定会主动回家。”

    是以秋家一直没动静,直到听谷立秋说秋漠有可能报考军部。

    对于文人世家秋家来说,军部就是武,就是莽夫,秋漠如果走这一条路那可太折辱秋家了。

    谷思这才派了女儿谷立秋出面把秋漠叫回家。

    可即使他们的目的是要借机把秋漠劝回家,但他们也做不到亲自去劝这样掉价的事情,他们把“执行任务”的这个工作分派给了莫宛宁。

    莫宛宁这次倒是没有推辞,“可以,等秋漠回来你们让他直接过来我的房间就行,我跟他说。”

    谷思不觉得这样痛快答应合作的莫宛宁有什么问题,“宛宁,虽然过去的日子里我们都各有摩擦,但幸好现在苦去甘来了。你该明白,以秋漠现在的等级,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为他做背后支撑的话,他一样不会走得更高更远。你是秋漠的亲妈,我相信你会做对秋漠来说最好的选择。”

    莫宛宁温顺地笑,“是的妈妈,我明白怎么做才对秋漠最好。”

    谷思满意地在谷立秋的搀扶下离开了。

    特意避开了正在走来的秋漠和博昂。

    谷立秋有大致说了秋漠和博昂好像正在同居的事情,谷思不满的皱了皱眉,又慢慢地平复,“暂时不用管。博家那边同秋家一样家风严谨,想来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秋漠和博昂走过来的路上没有碰上秋漠奶奶和姑妈,却碰上了秋仁昌。

    秋仁昌是故意的,因为他很好奇2s的秋漠。一个天生就是废f的人突然跃级觉醒到了2s,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作为文字工作者,他特别想撰写一篇关于这个变化的当事人的心理历程。

    可当他看到秋漠的第一眼,看到秋漠脸上那么一道明显伤痕的时候,秋仁昌就来气了。

    “你那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到医院给去掉?你就是顶着这么一张脸去参加了大比吗?你把秋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训完了秋漠一歪头,又看到了博昂。

    秋仁昌火更大了,“你是博家的那个博昂吧?你和秋漠同居的事情你父母知道吗?我记得你都三十多了吧?这个年纪的你什么不懂?请你不要利用秋漠年纪还小就勾引他走上歧途!他不是你这类人能陪伴同行的!”

    自打跟秋漠纠缠在一起后,博昂听到的都是秋漠不配他的话,今天可算听到了说他不配秋漠的话,他表示:无论哪一种,都让他很不开心。

    虽然他很没有跟长辈顶嘴的习惯,但他觉得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总要敞开来谈才好。

    包括怼。

    博昂张口就要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时秋漠却猛地一拉博昂,“走。”

    看着秋漠不仅一个正眼没给他,还准备一个字不跟他说,秋仁昌暴怒了。

    “你给我站住!你那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爹!你一离家出去就是好几年不回来,你还觉得自己做得挺对是不是?谁教你的目无长辈?你小时候学的秋家规矩都拌着营养剂吃了吗?你……”

    嗖,一支飞镖擦着秋仁昌的嘴边划了过去。

    秋仁昌的脸颊上即刻出现一道血丝,鲜血渗出很快。

    秋仁昌是个文人,什么时候见过这,只知道自己抹了一下脸手上就有血了,他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秋漠回头都不曾,拉着博昂很快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

    博昂能感受到来自秋漠身上很不正常的冰冷气息,现在手拉着手向前走,他被拉着的这条手臂感觉都要被冻得失去知觉了。

    目的地可算到了。

    秋漠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说起来是秋家的掌家主母其实只是住在牢笼里靠注射营养剂存活的病人罢了。

    瘦到脱相的程度,让博昂第一眼就看毛了心。

    他是医者,病患什么状态他基本上一眼就能看个不离十。例如当年从n250星被加急救回m38星的秋漠,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知道秋漠能活,因为求生的渴望太强烈。

    但眼前这人却是恰恰相反,怕是早就不想活了。

    “秋漠,她……”博昂想提醒秋漠。

    “闭嘴!”秋漠不想听他说任何话。

    莫宛宁今天还特意让谷立秋给画了个妆呢,已经是这些日子状态最好的一天了。

    “秋漠,过来妈妈这边。”

    秋漠没有小名,从小莫宛宁就叫他大名秋漠,从小莫宛宁就把他当一个大人对待。

    因为她知道废f秋漠没有幼稚的权利。

    秋漠站到病床前,嘴唇开合几次才顺利叫出了多年不曾叫过的一声“妈”。

    莫宛宁满意地笑,稍伸长胳膊把秋漠的手拉住了,“有几年不见了,你长高了,也长帅了,有个男人的担当样了。妈妈很骄傲这样的秋漠!”

    可是她却成了快死的这个惨样子!

    秋漠握拳,“妈,我很快就会报考军部了,机甲战一团的团座海恩星将也已经对我发出了邀请,只要我顺利通过军部的报考,那么我就会成为机甲战一团中一名正式的机甲战士!妈,到时我来接你!”

    莫宛宁湿润了眼眶,“是吗?真好!那我可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了。啊,这位是谁?不给妈妈介绍一下吗,秋漠?”

    秋漠突然羞涩,想认真详细地介绍一个博昂,可到了嘴边上却只有“博昂”两字。

    “博昂?是那个军医博家的博吗?”莫宛宁些微惊讶,她留意到了博昂脖子上的印迹,也大概猜到了他和她儿子的关系。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莫宛宁并不反对。但如果人是博家人的话,这事儿可就有点麻烦了。

    不过,她还是相信她儿子的能力。

    在得到博昂的肯定回答后,莫宛宁又拉住了博昂的手,然后和秋漠的手一起放到了自己的掌心,“秋漠,记得妈妈走错的路,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博昂虽然是男生,但该有的尊重你不得丝毫怠慢,听懂没有?”

    “嗯。”秋漠低着头应下。

    这种一眼就被人看成媳妇的认知让博昂有些尴尬,他虽然是纯零,但在外面还是想要保持一下男人的尊严的。

    “莫姨,啊,我能叫您莫姨吧?”

    莫宛宁笑,“随秋漠一起叫我妈也可以,你随意。”

    博昂:……这种事情能随意的了吗?!

    “莫姨啊,请您放心,虽然秋漠还小,虽然他很幼稚,虽然他还很不懂事,但我比他大啊,我懂事,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也会给他应有的尊重的!”

    博昂作一副“家里我才是爷们”的担当姿态。

    秋漠恨不得一脚把博昂踹出门去,现在说那些干什么?这嘴还能不能更欠儿点了?

    莫宛宁都笑呛了,“是是是,那就辛苦你了。”

    博昂听到莫宛宁的笑声就是心里一格噔,这种声音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他忍不住就说道,“莫姨,虽然我现在是在手术外科,但内科也是有好多师兄弟姐妹们的。我带你去做个详细检查啊?”

    莫宛宁连连摇头,“不去了,我本来就没病,之所以这样不过是心病难除而已。如今秋漠跃级觉醒到了2s,我这心病可就算好了大半了。再等到他顺利加入机甲战一团的消息传来,相信我就能立马痊愈了。”

    秋漠握着莫宛宁的手重重道,“妈,要不今天我就带你离开秋家吧?以我现在的2s等级,就算有些人想拦也拦不住。”

    “不,承诺就是承诺。你既然当年发了誓说要等正式成为机甲战士的那天再把我接出秋家,那就要说到做到!”莫宛宁重复一遍,“记得啊,秋漠,一定要来接妈妈啊,无论妈妈那时是继续躺在床上,还是已经完全康复。”

    “是,妈妈,我会记得,也会做到的。”秋漠严肃的眼神说明着他有多认真。

    “行了,那就走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莫宛宁开始赶人了。

    博昂疑惑出声,“莫姨,难道你不劝秋漠回到秋家吗?那位谷姑妈不惜半夜也要到伦巴底街来堵秋漠,应该不是真的只是为了让秋漠回来看看您吧?”

    “我劝了就好使吗?我的秋漠我了解,只要是他决定要做的,那么谁也不会改变他的初衷。”

    莫宛宁是真的累了,眼皮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合上了,“走吧,做你们想做的就好,有些大人啊贪心太重,不理他们就是了。走吧走吧--”

    莫宛宁闭着眼睛连挥了好几次手。

    秋漠拉着博昂退了出来。

    晕倒的秋仁昌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了,正在小妻谷雪的照顾下慢慢恢复。

    谷雪没有正式的名分,但却是真正和秋仁昌过了这么些年夫妻生活的人。除去秋漠,秋仁昌的其他子女都是出自她。

    星际时代的秋家依然有着纳妾的优良传统,而这种事情,只要当事人愿意,法律上也不会有人管的。

    谷雪是谷家的远房亲戚,说是姓谷,但如果不是谷雪长得够漂亮的话,她这个谷可不会被谷思看在眼里并接回秋家。

    谷雪的父母早就不健在了,从被谷思接回来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如何做才能让自己再不回到过去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

    名分算个屁,真正握在手里的东西才是最最重要的。

    她讨好秋仁昌讨好谷思,没有自尊没有自我的全方位讨好,把自己当成了生孩子的机器一味地讨好。

    想来是这种女奴式的完全服从才让骨子里封建思想成灾的秋仁昌丁丁满血复活了。

    谷雪并不在意莫宛宁的存在,从见到莫宛宁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莫宛宁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那时候她也不在意秋漠的存在,一个废f而已,秋仁昌都没看在眼里,她何必多余去看。

    可万万没想到,秋漠居然突然觉醒了,还跃级觉醒成了2s。

    然而她生下的孩子最高也只是b。

    妒嫉是仇恨的根源这话一点错也没有,谷雪现在才看到秋漠的第一眼就恨不得秋漠死了。

    “秋漠,你不要以为觉醒到2s了就了不起!你再是2s,仁昌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多年不回家,不曾膝下尽孝也就算了,你刚刚回来就把他气晕是想怎么样?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父亲!你眼里还有没有秋家!”

    谷雪站在秋仁昌的躺椅前像只炸毛的老母鸡一样做足了护卫的架势,这让秋仁昌很满意。

    秋仁昌自持文人清高,有些话他想说却说不出来,谷雪却能帮他说出来,这很好。

    他不会觉得没有名分的谷雪这么说话很失礼,在他的心里,服侍了他这么多年又给他生了好几个孩子的谷雪才是他真正的妻子。要不是秋家不能离婚,秋仁昌早就休了莫宛宁了。

    秋漠一路听着,一路脚步没停。

    他不想跟他爸说话,就更不想和谷雪说半个字了。

    秋漠拉着博昂眼看着就要走远了。

    谷雪最恨这样不把她看在眼里的漠视,她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秋漠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啊--”

    她伸手就要拽住秋漠,秋漠还没反应,博昂抬手就是一划。

    小红指甲从谷雪的脸上划过,当即就出了一道血印子,血印子渗出了血,还有黄水。

    博昂:“这脸整过的吧?平时靠注射sb01来保持鲜活?真诚建议你去检查一下你的sb01注射剂的保质期。都有臭味了你闻不到吗?”

    谷雪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博昂说出的话比她被挠了这么一下还令她接受不了。

    而等她回过神来,秋漠和博昂早就没影了。

    秋仁昌甩手把脑门上用来冷静的清凉冰枕给摔到了地上,“放肆!不孝!你怎么不拦着他!你就这么看着他走了?你个无能的蠢妇!”

    他不怪自己零作为,他张嘴就骂谷雪。

    谷雪一声不吭,这是多少年来的习惯。

    “扶我去找莫宛宁!快点!”他才不管谷雪的脸到底怎么回事,他只知道他肚子里的火再不发出来他都要气爆了。

    莫宛宁像是早料到了秋仁昌会来找她,秋仁昌一进门对上的就是莫宛宁睁着的眼睛。

    哪里有半点跟秋漠说累了要睡的意思。

    “老公,最近见的次数真是多啊,都超过这几年你来见我的总次数了。”

    “莫宛宁!你说话能不能不带刺儿?你知不知道女人这样子很难看!”秋仁昌训斥道。

    谷雪马上帮腔,“宁姐,仁昌来看你总不是错事吧?你不能感激也便罢了,你摆这副嘴脸就没必要了吧?你病了这么多年可都是秋家在养着,这要是普通人家有这么一个什么忙帮不上还要拖后腿的媳妇,你早就被休了知不知道!”

    莫宛宁失笑,眼睛里尽是鄙夷,“休?你当现在是什么时代?古地球都消亡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你还高举着在古地球时期不过昙花花期一样短暂的封建社会的大旗呢?哟,这脸是怎么了?被挠了?秋家可没人敢,我家秋漠也不会脏了自己的手,那就是我儿媳妇了吧?干得漂亮!”

    哪怕病了这么多年,存在感降低为零了,但面对谷雪,莫宛宁也绝不允许她的正室风范掉线。

    可这样的莫宛宁就更刺激谷雪了。

    一个早就被秋家放逐任其自生自灭的莫宛宁,一个不过生下了废f的莫宛宁,她凭什么这么高高在上的跟自己说话!她有什么资格!

    谷雪出离愤怒了,她甩开扶着秋仁昌的手快步来到莫宛宁的病床边,抬手就是一巴掌。

    莫宛宁没躲,如果谷雪此时仔细看一下还会看到莫宛宁有些兴奋的眼。

    可谷雪正在极度愤怒中,她当然不会注意到。

    啪--谷雪的力度不小,这一巴掌打得特别响。

    莫宛宁闷哼一声,整个人从病床上翻了下去。

    翻下去的时候脑袋撞到了床头柜的一角,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谷雪倒被吓得尖叫起来,她只是想发泄一下打一巴掌的,她没想到出来的“效果”这么惊人。

    秋仁昌也吓坏了,现在的莫宛宁可不能出意外,不然秋漠那边不好交待。

    “你在做什么?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我妈!注意别惊动了下人。”

    这种时候秋仁昌的第一反应也不是帮莫宛宁叫医生,而是先顾全秋家的面子。

    “啊?是!是!我这就去。”谷雪跑走了。

    秋仁昌赶紧跑到床的另一边意图先扶起莫宛宁,可莫宛宁一抬头满脸是血的模样倒把他吓得一个后仰跌坐在地。

    莫宛宁笑,笑容不狰狞也狰狞了。

    “老公?老公我怎么了?我怎么看不清了?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眼?”莫宛宁抬手想抹脸上的血,可连这力气她都没有了,“老公你帮我擦一下,老公--”

    莫宛宁挣扎着向秋仁昌爬过去。

    这在秋仁昌的眼里太像讨债的鬼了。

    “不,你别过来!别过来!啊--”坐在地上的秋仁昌一脚踹了出去,正是莫宛宁的胸口。

    ……

    星网上一段直播从无人注意到开始惹人注目。

    “艹,这是什么?画面这么暗,杂音这么多,这是什么年代的摄像头了?喂播主,你要直播就不知道换个高清摄像智能吗?你这样不会有人来看的我跟你讲,你……啊!兄弟们快来看啊,有人直播杀人!”

    ……

    秋仁昌不曾动过手,他觉得那样有辱文人的尊严。年轻时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就是曾为了娶莫宛宁而绝食。

    他不敢反抗,也不敢像莫宛宁那样决绝地跟家里断绝关系,他也只会绝食。

    这踹向莫宛宁的一脚是他人生意义上第一次出手。

    然后就像打开了一扇放飞自己的大门。

    因莫宛宁他走错的那唯一一步,因莫宛宁生下的废f他几经被人嘲笑奚落,这些在他的心里积压太久了,因为不曾发泄出来过,所以一旦开了闸就像发了疯的野兽,瞬间把他吞没了。

    秋仁昌在踹完一脚后非但没有停下,反而狂扑过去继续对莫宛宁拳打脚踢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正在星网上直播。

    莫宛宁的一切早就被控制起来了,这个用来直播的老旧摄像头是因为不能工作了才逃过一劫。

    但下人们不知道,莫宛宁可是个b级,年轻的时候本就主攻电子器械方面。可惜那时候眼睛里只有爱情,她荒废了自己的所学。

    好在她多花些时间,有些脑子里的东西还是能多少捡回来的。

    不必多,刚好够她修好这老旧摄像头就可以了。

    她没志气,没本事,替儿子守住了秋家大少的名头,却弄不到一点秋家的财富。

    她之所以还能吊着一口气不过就是想怎么着死前也要为儿子做点什么。

    这个机会终于让她等到了。

    当儿子觉醒,这个什么秋家大少的名头就不是保护伞,而是枷锁了。

    她要为儿子解除秋家的枷锁!

    莫宛宁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听说又是高考时了,为了给你们加油所以我特意码出了这激起你心中愤怒的一章!燃烧吧小宇宙,未来的星际时代终将是你们的!23333333

    另:高考算是人生分水龄的一个阶段了吧?高考前禁止爱情,高考后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爱情了!撸袖子上啊小仙女们,擦亮眼睛,别做莫宛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