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7 姜盈VS秋漠狼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废f小队正意气风发地准备大展身手好迎接自己逆转而来的无限美好未来时,他们遭遇了第一个生命之痛。

    莫宛宁死了,在全星际网民的围观下被她的丈夫秋仁昌活活打死了。

    一开始直播火起来的时候大家还在猜是不是播主为了想红故意找人配合演的戏,不然为什么不选高清智能摄像反而用了那么一种渣画质的老旧摄像头?画面也就能大致看得出人的轮廓,分得清男女,无时不在响的杂音让人几乎听不清直播的人在说些什么。

    这肯定是播主为了防范大家看出漏洞来才特意准备的老旧摄像头嘛。--网民们如是想。

    但看着看着,他们看出不对劲儿来了。

    半个小时了,打人的那个就没停过,被打的那个基本都不怎么动了,可直播还在继续。

    这不对啊,如果是演戏的话也该停了吧?可如果不是演戏……难道是正发生在哪里的真实事情?

    网民们毛了,立刻艾特了网警。

    星际时代的网警出警是相当迅速的,先是强行切断了直播数据,然后顺着ip就查到了秋家。

    这边他们怎么询问秋家暂且不提,星网上的技术帝们却也没闲着。网警为什么先掐断了直播数据?这从侧面来说不正好证明了直播内容的属实吗?

    天啊,这是哪家的人这么丧心病狂?必须人肉丫的!

    莫宛宁在星网上没有辨识度,但秋仁昌可是有的。

    先是有人反复观看录下来的直播资源,从其中所在的环境设施上找到了秋家特有的标识;紧接着就有跟秋家有交情的人认出了秋仁昌,再一想秋仁昌的确有一个长年卧病在床的正妻莫宛宁……真相曝光了!

    #秋仁昌活活打死了发妻莫宛宁#这一话题简直是以光速飙到了热门第一。

    谷雪一开始找到了谷思的时候,谷思还没当回事,又不是她儿子受伤,她着什么急。就耽误了这半拉小时的时间,星网上就炸了。

    网警打电话到秋家确认,秋家的管家再找到谷思,谷思终于急了。可等她在谷雪的搀扶下紧赶慢赶来到莫宛宁房间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人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谷思差点没背过气去,一拐杖把秋仁昌就给打倒在地了,“你在做什么?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你是要毁了我秋家啊!”

    这一拐杖打疼了秋仁昌,也把他打醒了。

    人一清醒,知道害怕了。

    “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真想打死她的。我就是太生气了,随便打了那么两下。谁让她这些年都这么病着了!是她身体太虚弱了!你不都说她就剩着这最后一口气了吗?其实,其实就算我不出手,她也活不了几天了。”

    说着说着秋仁昌倒给自己找起开脱的理由来了。

    “昌儿啊!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啊!”谷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可能养错了哪里。

    那是一条生命啊,她看不上归看不上的,但她却不会去主动扼杀一条生命。可她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连生命都不放在眼里了?

    谷思气得想再打一拐杖下去,却又舍不得。

    “她是活不长了,但让她自己死,和被你打死,这完全是两码事啊!还有,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传到了星网上同步直播?警司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什么?星网同步直播?警司?妈,你在说什么?”秋仁昌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谷雪自进门后就听从谷思的指挥先去找摄像头了,这会儿终于找到了,她赶紧暴力拆下拿到了谷思的面前,“妈,找到了。”

    谷思一把将那个老旧的摄像头摔在地上,然后用拐杖重重地砸碎了。

    “妈,是这个贱人算计我!她居然在临死之前还敢这么算计我!”秋仁昌暴跳而起,“好啊,她敢毁了我,我就让她死无全尸!”

    秋仁昌竟然还想着去鞭尸。

    “你给我站住!”谷思那个恨铁不成钢啊,“现在是你继续发泄的时候吗?你赶紧给我走人!警司的人马上就能到,你现在不走难道要被他们堵个正着吗?快走!”

    谷思把随身带着的所有空间装饰都塞到秋仁昌的手里,又命令谷雪一样照做。

    “来不及收拾了,有什么你就用什么吧,你先走了再说!自己注意着点星网上的动静,等风头过去了再跟我联系,走啊--”

    “妈,小雪,我,我……”秋仁昌懵比了,接受不了身为文人教授的自己居然要变成逃犯的事实,可他也知道,如果他不想被抓就只能先离开再说了。

    “小雪,照顾好我妈和孩子们。”秋仁昌扔下一句,狠心扭头就向外奔。

    可惜却连房间门都没能出去。

    秋漠去而复返了。

    星网上那么大动静,维希是第一个知道的。但那时候还没暴出秋仁昌和莫宛宁是秋漠父母的事儿,维希还看热闹呢。

    结果看着看着看到有人说我漠哥不就是秋家长孙吗?难道秋仁昌和莫宛宁就是我漠哥的亲生父母?

    秋漠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过秋家的事情,维希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为了保险,他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姜盈。

    姜盈也不知道秋漠和秋家的关系,但这种事情直觉告诉她不会错了。她赶紧打给秋漠,但秋漠的光脑终端关机了。想起最近博昂一直赖在秋漠那里,她就又打给博昂。

    博昂听了个开头就不敢继续往下听了。他和秋漠刚出秋家不久,悬浮车正开到半路上,他连忙示意秋漠又往回开。

    他们去而复返却刚好来得及把秋仁昌堵在门口。

    大开的门内秋漠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还躺在地上的莫宛宁,再看谷思谷雪和秋仁昌的表情,谁还能想不通这中间的关连。

    “妈--”秋漠却是顾不上秋仁昌了,他从秋仁昌身边撞过去直奔躺在地上的莫宛宁。

    秋仁昌差点被撞倒,但这次他倒是不敢生气了。如果让秋漠知道了莫宛宁已经被他打死了,那秋漠还不得打死自己?秋漠现在可是2s!

    秋仁昌现在精了,他看也不看秋漠,二话不说就继续往门外溜,意图趁秋漠还没有反应过来先逃离。

    博昂可还在门口堵着呢。他也担心莫宛宁,担心秋漠,但他可比秋漠心眼多。

    这种时候秋仁昌不在屋里还要往外跑,能是做什么?肯定是想跑啊!

    杀了人还想跑?博昂怒了,却假装没想拦。

    然而当秋仁昌即将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却出脚一绊。

    秋仁昌被绊飞了出去,博昂紧跟着就扑了过去,先是骑到秋仁昌的身上压住他让他动弹不得,然后一手揪住了秋仁昌的头发,一手掐住了秋仁昌的脖子。

    “是你干的吧?你居然活活打死了莫姨!那是你的结发之妻啊!你个没有人性的渣男!我挠死你!”

    “秋仁昌--”这一声痛吼来自发现莫宛宁已经没可能救回的秋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秋漠返身一个箭步冲到了秋仁昌的面前,一把就掐住了秋仁昌的脖子。

    他的掐可跟博昂的掐不一样,博昂是为了控制住人,力度还是有保留的。但秋漠可不是,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想弄死杀了他妈的凶手。

    博昂一看这也顾不得挠秋仁昌了,他赶紧去拉秋漠的手,“不行,你不能杀他!秋漠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情证据确凿,全星际网民作证,他逃不了死罪的!用不着你动手,自有法律替天行道!秋漠你放手,你放手啊!”

    “你给我闪开!”秋漠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他前脚才跟他妈保证了等正式进入机甲战一团就来接他妈离开秋家,可是后脚他妈就死了,他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秋漠胳膊一挥,没有控制力道的结果就是博昂被他挥飞了出去。

    博昂撞到墙上故意痛叫的很大声,然而却没能转移秋漠的注意力。

    谷思和谷雪也反应过来了,个个跑过去要救秋漠手下的秋仁昌。

    但她们两个女人更不是秋漠的对手了,秋漠一招就给两个都扫远了。

    秋漠拎着秋仁昌的脖子把秋仁昌拎了起来,眼睛里的痛苦和仇恨此刻都变成了瘆人的杀气。

    “我妈哪里对不起你了?生个废f是她愿意的吗?你别忘了我身上还有你一半的基因!你后悔了你还能再纳妾再生子生女,我妈后悔了你却连离婚都不给,最后你还要活活打死她!是因为她没有听从你的吩咐劝我回秋家对吗?秋仁昌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秋家!就算你死了也不会!”

    秋漠收紧着手指,完全没有一点点犹豫。

    秋仁昌身上早就被冷汗湿透了,他毫不怀疑秋漠是真的想杀了他,这让他害怕极了。

    “你你你……不能杀……了我!我是你亲爸……你这是,弑父!你大逆不道!你……呃!”

    秋漠手劲加大,秋仁昌连呼吸都困难了自然无法再顺利说话。

    谷思摔伤了腰,站不起来了,她就在地上爬着,边爬边威胁秋漠,“秋漠你敢!这里是秋家,你可想清楚了,如果你敢伤了你爸一根手指头,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秋家的!”

    谷雪吓得哇哇大哭,本来刚才就被博昂划伤了脸还没来得及治,现在又撞破了头,她觉得自己要死了,她根本无心去管秋仁昌了,她只想着如何安全的逃离这里。秋漠太可怕了,那周身的杀气让她觉得她再不跑会有可能也死在这里。

    博昂扶着肩膀站起,他一边靠近着秋漠一边尽可能地劝道,“秋漠,想想你自己,想想我好不好?你不是想娶我吗?我们现在就去结婚登记好不好?你不要冲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吗?秋漠,求你松开手。”

    秋漠的注意力可算从秋仁昌身上离开了,但他却没有松手而是冲着博昂凄惨地一笑,“结婚?在我连我妈都保护不了的时候,你让我结婚?不,我不结了。就算结了又给谁看呢?我妈已经看不到了。我一步一步从废f走到现在的2s,你以为我是为了结婚吗?不,我是为了有一天能把我妈从秋家带出,我想给我妈自由的啊!”

    秋漠闭眼,两行泪无声的落下。

    几次从生死线上挣扎,几次憋着一口气自己爬回自己的公寓自己疗伤。那么多的歧视,欺压,算计,攻击,他一声不吭全扛下来了,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着当年秋仁昌那句“你要想把你妈带离秋家,除非你成为正式的机甲战士”。

    然而这么多年坚持过来了,眼看着愿望就要实现了,他妈却等不到自由的那时候了。

    对于秋漠来说,这就是长久以来用来支撑着自己向前走的支柱一下子就崩塌了。

    前途再也看不到光亮,多少年没喊过累的身体好像突然就知道累了。他不想再向前走了,他的身份在叫嚣着停下吧,歇了吧,你已经没了目标了,你可以放弃了。

    坚持很难,时间越长就越难;放弃却很简单,一个念头闪上来,意识跟着就屈服了。

    黑暗罩身的秋漠眷恋地看一眼博昂,“你曾经说对了一句话,我这样的人真的配不上你。幸好你当时拒婚了,你做得对。”

    博昂脸色大变,突然大叫,“秋漠小心--”

    在秋漠看不见的角度,某警司的人正在举枪瞄准秋漠。

    警司的人赶到了,他们是来抓秋仁昌的,但现在这个明显有杀人倾向的秋漠也是要阻止的。

    用的是麻醉枪,麻醉弹。

    但博昂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不能让秋漠被射中了。

    秋漠正处在极度的痛苦中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而当他听到博昂的示警反应过来时,麻醉弹已经近到身前了。

    秋漠只来得及身体一侧,麻醉弹擦破肩头射过去了。

    警司们一看行踪被发现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各自拿了武器对准了秋漠,“罪犯请注意,罪犯请注意,请你马上释放人质,请你马上释放人质,否则我们就动用武力了!”

    秋仁昌高兴了,“还不快放开我!秋漠你这个大逆不道的不孝子,我一定要写一篇正式揭露你真面目的檄文公开到星网上!我要让全帝国的人都看清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想报考军部?我倒要看看如此私德有亏的你他军部还能不能收!”

    谷思在谷雪的搀扶下也站了起来,她举起拐杖怒指秋漠,“你妈临死前都要算计我儿让他在全帝国网民面前丢脸,你就无视血缘亲情敢做出弑父的举止,你们真是一对亲母子!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答应让你妈进了我秋家门!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我也要说,莫宛宁她幸亏死了,否则就是带着我秋家的休书生不如死!”

    博昂心急如焚,怕急了秋漠真的做下了无法挽回的错事,“秋漠,为了这么个渣货不值得搭进你的人生啊!秋漠,想想莫姨,想想你自己!莫姨不会想看到你把自己的前程毁了的!秋漠,不要让莫姨的在天之灵也走得不安心啊!”

    一群人将秋漠围在正中间,他们或训斥或劝说,目的都是为了让秋漠放了秋仁昌。

    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行为给了秋漠更大的压力。

    秋仁昌不曾管过他死活,结果还说骂他大逆不道;秋仁昌打死了莫宛宁一点都看不出忏悔,还要反过来说他私德有亏!

    谷家这么些年对莫宛宁持续不断的冷暴力才让莫宛宁的心病一年重过一年,出自谷家的小妾可以大大方方地代替莫宛宁出席各种正式场合,然后谷思还要说莫宛宁的不是,还要说莫宛宁活着也是被休掉的命!

    博昂让他想想自己,可如果没有了莫宛宁,他又哪来的自己!他坚持到现在,走到现在,都是因为那个早晚有一天要把莫宛宁带离秋家的目标,现在目标没了,他自己又在哪里?

    秋漠残留的理智在告诫他,不为别的,单说为了这么一个渣爹就把自己的人生搭进去的确不是一件值得的事情;可是他转念又想,他就算不搭进去,他还有人生吗?没了莫宛宁的人生那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秋漠本身自己就在艰难的纠结着,然后外界还在喋喋不休地逼着他,秋漠的眼珠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秋漠的精神崩溃了。

    “啊--”随着这一声嘶吼,秋漠的背影开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狼形。

    被他一直掐着脖子的秋仁昌是第一个看到的,“精,精神力幻兽?”

    这事儿如果倒退半年,秋仁昌都不会一眼就认出来。但托姜盈的福,精神力幻兽目前已经不是稀罕物了。

    有了n250星上那星盗的巨莽精神力幻兽的启蒙,现在人们已经初步形成了这个常识,那就是当某种动物以极其不合规矩的形态突然现身时,那么就是精神力幻兽。

    “妈,秋漠的精神力暴走了!妈,快救我,快救我啊--”秋仁昌吓破了胆。

    可谷思就不害怕了吗?她也一样害怕啊!

    因为那只狼的形体越来越实体化,越来越像真的了!凶残的兽目,尖锐的獠牙,坚挺如钢针的毛发,矫健而有力的狼爪。

    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更应该救她的宝贝儿子,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害怕的心啊!

    随着这匹灰狼完全实体化后的第一吼,谷思和谷雪先后“嗷”一嗓子,吓晕过去了。

    就摔倒在博昂的身边,博昂马上就闻到了这两人身上传来的腥臊味。

    晕过去前还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只不过现在博昂可没空嘲笑她们,他也吓得双腿发软都快要站不住了。

    但不是怕这匹灰狼,而是怕秋漠。

    精神力幻兽的禁忌虽然被打破了,知识也被普及了一部分,但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精神力幻兽实体化了却没死的只有科特一人。其他的到现在还在军总部科研组关禁闭呢。

    他很难不去想,那秋漠最后会不会也……

    不不不,他不要想!他不要秋漠死!

    博昂想向警司的人求救,可一转身却看到--

    “撤,快撤!”警司的人一看情况超出了控制,他们也不说救秋仁昌了,立刻组织了撤退。

    秋仁昌疯狂地叫着,“回来!你们回来!你们还没救我呢!”

    嗷呜--灰狼二声吼,秋仁昌白眼一翻,吓晕了。

    他摔倒,秋漠跟着摔倒在地,眼睛虽然还睁着,但已经涣散到没有焦距了。

    “秋漠--”博昂想过去,灰狼却一挥爪子打下了天花板上的吊灯。

    吊灯之下是莫宛宁的遗体,博昂不得不转扑过去先保护莫宛宁的遗体。

    秋家虽地处偏僻,但却是独栋居住,前后还有院子和下人房,就跟光脑数据库上所记载的古地球时期华夏一族的大户人家的格局一模一样。

    灰狼在不断的变大,继它打坏了吊灯之后他又把这栋房子给顶塌了。警司的人及时拖走了谷思和谷雪,博昂及时抱出了莫宛宁,而秋漠和秋仁昌则是因为在灰狼的肚子底下从而逃过了一劫。

    所有人都退到了院子里,眼睁睁看着比一处独栋还大的灰狼大肆破坏着秋家的庄园却无能为力。

    来不及躲开的秋家人有被掩埋在房子里的,有被灰狼一爪子拍死的。

    苏醒过来的谷思看到风光荣耀的秋家快要变成废墟的惨样,她顿时没有形象地大哭起来,“秋家!我的秋家!我对不起秋家列位老祖宗啊!”

    她扔开拐杖,跌跌撞撞地想往回跑,又被警司的人给拽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秋家保不下我也不活了。”

    警司的人眼看劝不住,干脆一手刀把人劈晕了。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办法控制了,警司的人开始疏散附近的居民。反击精神力幻兽?别闹了,都不稀得浪费子弹了,上次在n250星的人类跟精神力幻兽的一战给他们的教训太深刻了。

    躲就对了,反正最后这玩意儿会自己爆掉。但如果你意图反抗,这玩意儿只会在爆掉之前再给你造成更多的损失。

    不过警司的人躲归躲,却也没忘了第一时间汇报上级。

    他们是没有办法,但有一个人可能有啊。那就是3s星将海恩墨尔顿。

    他们这边想办法联系海恩,那边倒是姜盈先赶到了。

    好友的妈出了这种事情,虽然不知道去了能帮上什么忙,但总是要第一时间站到好友的身边给予支持的。

    姜盈等人放下光脑终端就分头往秋家赶,赶到半路上就从星网上得知了秋漠精神力失控的事情。

    星网上在秋家附近的网民传上来的图片特别高清,那一头正在大肆破坏的灰狼虽不如n250星上曾经出现过的巨蟒来得高大恐怖,但对于m38星上的人来说,这可是身边出现的。

    危险再大,只要不是在近前,那就不算危险;但危险再小,却身在咫尺,这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胆大的还在录视频拍照片往星网上传,胆小的早就能跑多远跑多远了。

    姜盈等人赶到了,胖达急地原地直蹦,“姜盈,你能解决吧?可不能让漠哥毁在这事上啊!我们得帮漠哥啊!”

    姜盈不比他轻松,“我知道。”

    但问题是帮的方法。

    外人可一直不知道姜盈才是解决精神力幻兽的真正武器,到目前为止,治好了科特又战败了巨蟒的人一直都被人认为是海恩。

    科兰是最知道其中关联的人,“姜盈别急,先打给海恩大人啊!听听他怎么说。”

    姜盈打给海恩,海恩其实已经在往回赶了。

    但偏偏今天带人去提前测试即将到来的军部招考的场地了,位置有点远,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赶回来的。

    海恩知道姜盈的性子,张嘴就是厉声告诫,“我看到现场的图片了,秋漠的情况没有巨蟒严重,顶多就是跟科特差不多。这事儿从客观角度分析,秋漠绝对能撑到我赶到。所以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到之前不许你出手听到没?”

    姜盈怼别人时理智在线,逻辑清楚,作战方案那是一套接一套,心眼特别够用。但她对敌人多么理性冷酷,她就对自己人多么感性无底线。

    想当初胖达等人不过是被打断了腿,姜盈就敢杀神上线一夜之间挑了所有幕后黑手。

    现在秋漠被秋家逼成这样,姜盈能忍得了?

    比起担心秋漠暴走外,海恩更怕姜盈不管不顾就先暴露了她自己。

    他连声厉喝姜盈,非得听到姜盈再三保证绝不会莽撞出手时他才挂断了电话。

    姜盈刚挂断电话还为自己抱屈呢,她又不是愣头青,她就算不在乎自己暴露,她也得在乎海恩的情况不是吗?现在是海恩在替她顶着所有事情,如果她暴露了,对于海恩来说,他就是犯了隐瞒事情真相欺骗上级领导的严重错误。

    这事儿放到前线上那就是谎报军情的大罪!

    事情之严重可想而知。

    姜盈还安慰胖达等人呢,“没事儿,就看着吓人,但目前有损失的只会是秋家,漠哥没事,你看他不还昏着呢吗?上次n250星上的精神力暴走的星盗可都是后脑勺胀得比人身体还大了,那才是恐怖呢。灰狼毁秋家就让他毁吧,发泄发泄挺好的,而且秋家就该为莫姨陪葬!”

    科兰也给大家宽心,“我见过我哥暴走的,我哥的那头大棕熊可比眼前的灰狼大多了也凶残多了,但你们看我哥现在,还是跟正常的一样啊?没事儿的,大家别担心,漠哥会像我哥一样好起来的。”

    胖达莉兹和维希也只能往好处想。

    莉兹恢复理智,有精力想善后了,“维希,你看看能不能控制星网上的传播啊?虽然这事全程是秋家的不对,但把所有事情都扒开在网民面前让人围观,漠哥不会高兴的,他最讨厌私事曝光了。”

    维希摊手表示无能为力,“这种事情我没权利也没能力控制啊!那么多人在传播,而且人家也没有违反相关条例,我就算有能力也没有出手的理由。这种事情要想不传播只能靠警司,他们能以维护社会安定的理由切断这片的星网信号。”

    警司的人就不想这样做吗?他们已经在做了。但他们不是海恩团队,他们没有那种屏蔽星网信号的高科技装置随身配带的。他们得申请,得上报情况,一级一级报上去;上面的领导得审核,得批示,再一级一级传下来。

    非大事要事的时候,这种程序的存在可确保事情的万无一失;但当意外紧急发生的时候,这种程序就只能是浪费时间恶化意外的存在了。

    在警司忙着疏散居民汇报上级询问解决方案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秋仁昌醒了。

    他一睁眼就先看到小山包似的灰狼,那一爪子下去,一家独栋四层楼就那么塌了半拉。

    秋仁昌被吓尿了。这时候什么父亲的威严,什么文人的体面,他现在全都顾不上了,他只想活着。

    他目光一转看到了旁边昏迷着的秋漠。

    听说精神力幻兽的命和主人的命是共生的,如果精神力幻兽爆了,那么主人也不会活;反之,如果主人死了,精神力幻兽也不可能继续存在。

    秋仁昌的眼里迸发出了狠毒的光芒,他要杀了秋漠!

    毁了自己毁了秋家的秋漠,你就下地狱去吧!

    秋仁昌反身一扑掐向了秋漠的脖子。

    一直在密切关注着这边的博昂看个正着,他顿时发了疯似的冲破了警司的安全线就往秋漠这边冲,“秋仁昌你个贱男!你敢!你快松手!你要是敢伤了秋漠,我发誓会让你秋家整个给他陪葬!”

    可是他跑过去也是有一段距离的,怎么也比不上秋仁昌下手快。

    秋仁昌一把掐住了秋漠的脖子,他太得意了,觉得刚才被人掐着的憋屈一下子都平复了,感觉特扬眉吐气。

    “你给我站住!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掐死他!”秋仁昌威胁博昂。

    博昂再气这种时候也只能接受威胁。

    秋仁昌看回秋漠,秋漠昏迷着,半点反抗也没有,秋仁昌觉得这种一手掌握他人生命的感觉太爽了。

    他松开一只手“啪”一下狠甩了秋漠一巴掌。

    “你再狂啊?你再不把我放在眼里啊?我让你目无长辈!我让你让我形象扫地!好啊,我现在什么也不怕了,我倒要看看咱俩是谁先死!”

    秋仁昌掐着秋漠的手在合拢着。

    杀人的快感支配了他,使他忽视了身后已然惊觉并回过头来的灰狼。

    灰狼虽然在各种毁坏着周围的建筑中,但其实并没有离开太远。秋漠的脖子初初被掐它就有感觉了,但它仅仅是晃了晃脖子。

    可随着秋仁昌手劲的加大,灰狼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兽性爆发,灰狼猛冲而回,一爪子就朝着秋仁昌的后背落了下去。

    “啊--”秋仁昌的惨叫几乎要震破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姜盈等人清楚地看到秋仁昌从脖子开始,整片后背都被扒下了一层皮。肉翻了出来,鲜血直流,秋仁昌疼的哇哇大叫。

    但他竟然没有松开手。

    他的手还在紧紧掐着秋漠的脖子。

    博昂急地嘶吼,声音都喊破了,“秋仁昌你还有没有人性了!那是你儿子!他是你亲儿子!”

    秋仁昌突然仰头疯笑,“不是,他才不是我儿子!他是我前世的仇人,今生的冤家!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我今天就是拼了一死也要让他死在我前面!”

    “啊--你敢!放开我,放开我!”博昂又想冲过去救秋漠,但这次警司的人早有准备了,几个人把博昂压得死死的,博昂根本动弹不了。

    博昂的及腰长发被人踩在了地上,博昂的小红指甲绊折的绊折,可是博昂现在都顾不上,他只想救秋漠。

    “姜盈,求求你救他!姜盈,只有你能救他了!”

    如果还有谁现在能出手,就只有3s姜盈了。

    博昂扯嗓子向姜盈求救。

    眼看着往日里骄傲强大的秋漠现在在秋仁昌的手里没有尊严的任人宰割,不用博昂说,姜盈也忍不了了。

    科兰敏感地出手就去抓姜盈,“你别……”

    话没能说完眼前就没了姜盈的影子。

    科兰的手顿在半空,全身冰凉,“姜盈你回来!海恩大人说了,不让你在他来之前出手!你回来!”

    姜盈回不去了。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要救下秋漠。

    在n250星的时候,因为她的大意秋漠就曾中过一枪差点就救不回来了。

    让她眼睁睁看着秋漠再一次在她的面前濒临死亡?她做不到!

    她的脑子里已经想不到别的了,她只想在最快的时间内救下秋漠。

    她没把灰狼放在眼里。有着小兽爷和熊仔先天就会跟她示好的前案例的经验,她以为灰狼也不会把她当作敌人。

    姜盈轻松突破警司的警戒线然后径直向着秋漠和秋仁昌的方向掠去,浑然不觉她这样的举动落在灰狼的眼里是多么的富有攻击性。

    秋仁昌一看姜盈过来了,他也惯例威胁来着,但没用,只换来了姜盈更加快速度向这边靠近。

    秋仁昌下意识地再次加大了手劲。

    秋漠被掐就相当于灰狼被掐。

    人被掐着呼吸不畅感觉周身被死亡笼罩都各种失去理智了,就更别说一只野兽了。

    灰狼愤怒地嚎叫着,一爪子就把秋仁昌按在了地上。

    秋仁昌现在也真是豁出去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死也要拉着秋漠一起死。所以即便他都被灰狼的爪子按进了土里半分,他的手也死死掐着秋漠不放。

    姜盈终于赶到,她一个纵身直扑秋仁昌。

    在灰狼的眼里,姜盈这就是扑向了它,是要攻击它。

    灰狼一低头竟然把秋仁昌叼进了嘴里,同时挥爪抓向了姜盈。

    秋仁昌手里还死掐着秋漠,他自己被灰狼叼着半边身子在空中来回晃,秋漠就被他掐着脖子在空中来回晃。

    秋漠被掐着脖子,就相当于灰狼被掐着脖子,它非常暴躁非常不安,直接导致了它攻向姜盈就特别地疯狂。

    姜盈现在是不对上灰狼都不行了。

    她还想着那么多人还在看着,她至少也要控制住左手心的治愈精神力不要自发地启动呢,可是现在她却发现什么动静也没有。

    姜盈一个连滚翻躲开了灰狼的一爪,她为时已晚的想起,好像灰狼也没像小兽爷和熊仔那样上来就对她表示友好啊。

    这到底为什么?

    疑惑开了头,后面随之而来的奇怪就更多了。

    精神力不稳的机甲战士也不是谁都会暴发的,只要不是被外在因素故意刺激,那么量变才能引发质变的定律是一定会遵守的。

    暴走的机甲战士前期肯定是首先积累了一定数量的战斗,精神力受损是在一点一点叠加着的,而当到了一定的极限,这时才会冲破阻碍一朝暴发。

    可是秋漠才觉醒到2s多久?他连一场像样的太空战斗都没有经历过,精神力的状态怎么想都不可能一下子濒临到暴发的界限吧?

    姜盈想不通,以至于动作迟缓差点被灰狼的一爪子抓到。

    再看秋仁昌和秋漠,就那样毫无反抗力地随着灰狼的闪转跳跃在半空中甩来甩去,甩来甩去。

    姜盈知道这种感觉,曾经她就被科特的机甲这样甩过。

    她能注意到秋仁昌在死亡的边缘了,可他还是死死掐着秋漠的脖子。秋漠依然没醒,在快被掐没气的情况下还不醒,这让姜盈越加担心他的情况。

    灰狼攻击姜盈的动作慢下来了,它剧烈地甩着头更想的是如何让秋仁昌快松开秋漠的脖子。

    它想上爪子,可它和秋仁昌之间还隔着一个秋漠。它的脑袋只能想到剧烈的摇晃,意图让秋仁昌被晃得松手,但就是不行。

    两人一兽陷入了僵局。

    姜盈觉得再不想办法的话,只怕这两人一兽会同归于尽。

    可又要如何阻止呢?在不能放出治愈精神力的情况下,纯武力镇压?姜盈自问还没有这份实力。

    姜盈悄悄唤出了小银杏。

    --老祖宗,这怎么办?你说过我的精神力和你相通,所以那治愈的精神力跟你进食是一样的红色。那你能不能暂时隐掉这红色?

    如果变成无形的,她是不是就可以释放治愈精神力安抚灰狼了?

    小银杏难得的如临大敌般紧张:刀疤小哥哥的身体状态不对!

    站在我大植物的角度来看,你们人类也是动物,也是兽。部分人类的精神力不稳会暴发,说到根源还是因为体内积攒的兽性太多,当身体这个容器有一天盛不下的时候,它就会崩塌。

    你体内有我,我是植物属性,当失控的兽性暴发的时候,你的植物性治愈精神力就会自动感应并镇压缓解。

    可是今天这个不一样,他体内居然也有植物属性!但不是像你这样的治愈精神力,而是催化他身体进化的强烈刺激性攻击植物属性。

    说白了就是,他曾用了某些强行改造身体的药物,虽然他成功地改造了身体,但隐患也留下了。这些隐患在他精神力稳定的时候不会被察觉,但一朝精神力失控,这些隐患就迅速复活并且侵蚀他的体内。

    你现在想安抚它的兽性,你首先得解掉他体内的毒性!

    姜盈:说人话!

    小银杏:要想让灰狼像小兽爷和熊仔那样温顺下来,前提是你的治愈精神力要能启动。而要想启动你的植物性治愈精神力,你就得先把秋漠的身体抢过来解了他体内的攻击性植物属性。而要抢秋漠的身体,你还得先拿下灰狼!

    总之一句话,你先打赢灰狼就对了。

    姜盈:……有一句mmp现在好想讲啊!

    ------题外话------

    感谢风沙沙2,小白wu,俊宇妈咪的鼓励!不知不觉我坚持万更都一个月了,惊艳自己的表现!你们的票票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啦!感谢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