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8 姜盈: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壮士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关于小银杏和姜盈共生的问题,在某一天啪饱嘿足后,海恩曾特意召唤出小银杏来请教。

    小银杏是这样解释的--

    海恩的3s血和姜盈的3s血共同促使了小银杏的苏醒,而小银杏苏醒后的植物属性则刚好激发了姜盈3s基因的觉醒。

    小银杏的确需要姜盈精神力的哺养,因为小银杏本就是一个意识态。

    又因为小银杏是植物属性,所以无形中将姜盈觉醒的精神力引导到了治愈方向。

    植物的治愈性是先天的,而且对人类特别重要。

    如果没有了植物,人类终将会走向灭亡,例如古地球。

    古地球时期就是因为人类对环境对植物的重要作用认识得太晚了,保护不及时,这才直接导致了后面古地球的彻底消亡,而人类不得不移居仙女座星系。

    所以很难说小银杏和姜盈是谁在依靠谁,这一人一树其实算是互相依靠互为支撑。

    表现出来就是:小银杏本身是绿色的,但它周身散发出来的光芒却是跟姜盈的精神力颜色保持了一致,是红色。

    再说到小银杏现身的时间,也不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时时都在线的。

    小银杏毕竟是一个无实体的意识态,它要聚成树形显示出来是相当耗费精神力的,所以小银杏其实很少主动现身。除非有紧急情况,或者它心情特别好到愿意耗费自己的部分精神力。

    像莉兹担心的那什么夜生活正high的时候它突然显形出来破坏这类的意外,基本没有。

    对于人类还保持着兽性必须经过这种最原始的交配方式来寻求人生快感的行为,小银杏表示:千亿年来看都看腻了,特没意思!它都不稀得看!有那空还不如安安静静地做一棵吸收精神力的修仙树呢。

    ……

    姜盈其实没有跟精神力幻兽真正意义上的动过手,到目前为止的三次经验其实靠的全是老祖宗的暗中指挥,让她觉醒的治愈系精神力出动安抚了精神力幻兽。

    但这次不能同样应对了,姜盈只能靠自己了。

    武器不能用,战斗机甲不具备,姜盈左右衡量下祭出了自己的精神力触角。

    这是自跟着桑德鲁老爷子系统学习了如何操控自己的精神力后姜盈第一次应用于战斗中。

    曾经人们在星网上看过大比中废f们在捉活狗鱼时使用的精神力武器,那时的精神力武器更多的作用是保护和干扰。

    保护自己不被狗鱼伤到,干扰狗鱼的神经传导减缓它们的反应速度从而给自己创造机会反击。

    再后来帝国第一学校的sabc们受到启发也同样在战斗中多少使用了精神力武器,只是使用方法跟废f们差不多,更多的是还是用来保护和干扰。

    可这次姜盈却不一样。

    如果那些人只是把精神力密织成网,在自己的周身建造了一层严密的护身网,那么现在的姜盈就是让精神力触角形成了攻击武器的形状。

    数量不多,个头却不小。一手一个,形似双刀,有点像电浆剑。

    星际时代,电浆剑已经数见不鲜了。开着机甲手拿电浆剑杀入虫兽群中是星网上最常见不过的热血视频了。

    姜盈现在手里的双刀就给人一种电浆剑的感觉,光芒刺眼,杀气冷冽。

    但谁都知道这不是电浆剑啊!

    电浆剑还有剑柄的,一是电浆需要载体和能量,二是人不可能以皮肤直接接触到电浆剑,能量的反作用力不是人类的肉身能承受的程度。

    姜盈现在手里的双刀只有刀刃,没有刀柄,一看就不是电浆剑。

    姜盈手握着双刀的中间部分,猛地打眼看过去,都有一种姜盈手中空空拳头虚握的错觉。

    胖达第一个惊叫出来,“卧槽,姜盈的精神力什么时候粗大到这种程度了!”

    曾经他们的精神力都是短小如牛毛细针的。

    后来经过训练,经过大比,他们现在的精神力也不过是粗壮如手指。可以搭建成网,却不能幻形为武器。

    姜盈在大比中并没有遇到需要祭出自己精神力的机会,所以他们也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姜盈的精神力武器。

    如今一见,才知道什么叫3s的实力!

    胖达这一叫,周围的人马上就明白了,怪不得瞅着像电浆剑却又不是电浆剑,原来这就是幻形出来的精神力啊!

    都知道高等级人群有可以让精神力幻形出现的能力,但人们见的最多的还是精神力护网。

    因为精神力这种东西再强大,说到底还是要依附肉身才能存在的。它可以笼罩全身,但某一端点肯定还是要跟身体相连的。

    护网越大越坚固,就意味着输出用来支撑的精神力也越多。

    搭建成网只要勤学苦练总能做到,但如果想要精神力幻形成武器,这就意味着精神力武器延长的部分需要长时间离开身体。这得是多么强大稳定的精神力才能做到啊!

    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见到过!

    姜盈是第一个!

    他们何其有幸亲眼目睹这一刻!

    赶紧po上网的,要不都对不起自己的这份激动。

    ……

    #3s就是3s#,由姜丝儿官方后援会发起的话题一经出现就直线蹿上了星网头条。

    盖西依然是西装革履配人字拖的日常装扮,绝不放过每一次为姜盈创造声势的机会。原来是被姜盈圈粉儿,觉得值得,现在是为了圣盈纵衡学校。只有姜盈的声势越加浩大,圣盈纵衡学校的招生情况才会越快好转。

    盖西十指如飞,八个小号像精神分裂者一样迅速壮大着自己的话题。

    醉得风骚入骨:#3s就是3s#都闪开,姐要先弯!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姜女神看我,诚心求睡!就爱精神力触角粗壮的你!

    情到深处腿自开:某个别女人请你矜持一点!作为资深单身男狗中的一员,我们还没有兴奋呢你那么兴奋是想怎样?要抢资源吗?怕你?来战!#3s就是3s#姜大妹子请看我,我愿成为你永远的备胎!

    人生几多:#3s就是3s#看老子id!原来吧我是妒嫉姜盈,能嫁给海恩大人,人生几多不愁爽啊!现在呢,我又妒嫉海恩大人,能娶到姜盈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有这么灵活多变的精神力,这特么的连情趣用品这块开支都省了啊!羡慕妒嫉恨,诅咒你们夫妻几多累到瘫!

    余生请多指交:#3s就是3s#羡慕,妒嫉,恨,这是多么令人不爽的情绪啊!可我怎么就越不爽越兴奋呢!那些狗眼看人低的高等级人们啊,就见你们成天地显摆自己的等级多么高精神力多么强大了,你们也幻形出来一个精神力武器看看啊?瞧瞧我们姜女神,咱要么就不显摆,一显摆就是杠杠硬实力!哼,打烂你们的脸!

    大波,浪的:姐妹们花痴停一停,求肿么才能近距离膜拜到我姜女神!在线等,特别急!#3s就是3s#

    臣妾坐不到:甩手就是一张才收到的招生图。圣盈纵衡废f学校的招生简章里,姜女神是顾问呢!那么应该也会偶尔到学校出现吧?别妒嫉我哦,我刚好是废f!妹子要去报名啦!啊,差点忘了带话题#3s就是3s#

    情长器短:楼上小主儿等等我!请问一下,说入学的都可以先签订就业协议是真的吗?你签了吗?真的会进入食货帝国吗?带话题光大我姜女神#3s就是3s#

    十八厘米的忧伤:我签了我签了!负责接待我的是曾经帝国第一学校的教导处处长苏米哦,就是带队参加大比的那个负责人!听说为了圣盈纵衡学校都从帝国第一学校辞职了。很nice的一个人,看着就特别让人信服,我觉得自己的未来已经开始在放光了!#3s就是3s#姜女神佑我大圣盈!

    苏米眼角抽搐地看着星网上不停翻滚着的热门评论,她都不用想三秒,一眼扫过去就看出那些猥琐的id铁定是盖西的小号。

    忍不住歪头看过去,盖西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大脚丫子从人字拖里拿出来在另一只腿的小腿上蹭蹭痒,其间十指纷飞不曾中断一秒。

    感受到来自侧面苏米的目光注视,盖西问道,“怎么了?有事?”

    嗯,有,当年她是如何眼瞎才觉得这样不羁的盖西最有魅力的呢?

    往事不堪回首啊!

    只怪当时太年轻。

    “你先别忙着借机宣传造声势,你通知老爷子了吗?秋漠现在身体状况明显不对劲,要不要让老爷子赶过去看看?”

    “啊!”盖西停下了动作,对啊,差点把正事忘了。

    赶紧甩掉人字拖换上皮鞋,“我这就去接老爷子,他应该在家里。星网上的后续宣传交给你了,今天的机会太好,你别端着那没用的架子看不上炒热度啊!学校要是再没人来,你这个月就没工资领下个月就得吃土知道不?”

    苏米一指光脑终端,“谁说没人来了?你不是已经吹出去有人报名了么?还说是我负责接待的?”

    盖西都走到门口了又停下来,扭头笑,“能认得出来哪个是我的小号?”

    想到那小号的名字,苏米凝固着表情撇开了头,她不该认出来的。这厮一定会借机调戏她!

    然而苏米还是预测错了。

    盖西没有借机调戏她,而是冲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速地在她的嘴上印上了一吻。

    速度太快,一触即离,苏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而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盖西已经关门离开了。

    最后一句话回荡在空中,“我会等到你愿意和我重来!”

    苏米僵坐在原位好久,忽然摘下眼镜捂住了脸。

    她为什么辞了帝国第一学校反而来了这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盖西,别给我第二次失望的机会!

    ……

    海恩带着人在着急忙慌的往回赶,一边赶一边从星网上了解最新的情况。

    当看到姜盈还是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利威尔急了,他通过悬浮车的通讯器向海恩喊话。

    “坏了团座,夫人又没忍住!这可不行,会闹出大乱子!军总部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相信是你打败了精神力幻兽,科特到现在也一直处于监视中,如果夫人这次暴露的话,只怕……团座你快打给夫人制止她啊!”

    科特接话,“现在打过去也不如在现场的人制止来得快吧?团座,要不我打给我妹,让她拼死也要拉回夫人?”

    平日里总是无条件支持姜盈的丽娜这次也急了,“小亚裔又意气用事了!虽然早就该猜到了,但还是忍不住想骂她!心里还能不能有个轻重缓急了?她自己现在多敏感不知道吗?就不能替我们这些担心她的人想想吗?”

    海恩刚看到姜盈冲了出去的时候也和他的部下一样当时就急了,但他之所以是头儿而别人不是,除了是因为他的3s能力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的洞察力。

    姜盈的手心里不是像以往一样蹿出了红光,而是出现了精神力幻形的武器。

    双刀弯如圆月,两头尖,刃长而利,看着就杀气慑人。

    海恩一边满意姜盈可算是成长了,没有莽撞地出手就暴露她自己的治愈系精神力;一边又深深地疑惑了,这种危急的时刻,如果姜盈真要出手救人的话,那么释放治愈系精神力就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然而姜盈却没有用!

    为什么?

    或者说,是不能用?!

    海恩的目光重重落到了灰狼身上,这跟小兽爷跟熊仔甚至跟巨蟒是完全不一样的吧?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为什么姜盈没释放治愈系精神力。

    秋漠的身体哪里不对吗?

    “丽娜,你马上改道回一团做准备。待到这边事情落幕,我会派人第一时间把秋漠带到你那里,他需要立刻做身体数据的检测!”

    秋漠甚至还没有入团,还没有参加过一次正经的机甲战斗,居然就先精神力暴走了,这很是个问题。

    如果弄不好的话,秋漠连这次的军部招考都会被拒之门外。

    “是。”丽娜领命改道离开了。

    利威尔抱怨,“团座,现在是考虑秋漠事情的时候吗?现在危险的是姜盈,是你老婆!你还能不能行了?”

    海恩黑脸: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儿呢?

    科特突然叫起来,“团座快看,夫人出手了!”

    姜盈从来不是磨叽的人,既然决定了要出手,既然武器已经到位,那么她通常不会给对方先下手的机会。

    一个助跑,先跳上灰狼的膝盖,再从膝盖借力蹿上灰狼的脊背。从脊背一溜向前来到了灰狼的脖颈处,姜盈举起手里的精神力幻刀就向下刺去。

    她知道精神力幻兽是没有血的,但小银杏说了,即便没有血,精气神儿也是在的。灰狼体格太大,如果不先放点精气神儿让它缩小的话,光跟它打斗耗费的力气累也要累死她了。

    这两刀快准狠,精神力和精神力的碰撞爆发出了强大的气波。

    一众围观的人都感受到了那气浪刮得脸生疼。

    灰狼中刀了,仰脖一声痛苦的尖嚎,张嘴间把嘴里一直叼着的秋仁昌和秋漠就给掉了下去。

    姜盈只得收刀飞扑去救人。她从灰狼的脖子上一纵而下,直扑秋漠,抓住了秋漠肩膀的同时,她出脚就踹秋仁昌。

    称职的父亲各有各的称职一面,但渣爹却总是惊人的一样渣。

    姜盈看不上这样的秋仁昌,她这一脚就没留一点余力。

    目标是秋仁昌的手腕,咔的一声,直接踢成了粉碎性骨折--我让你丫掐!没有手腕我看你还拿什么掐!

    被灰狼晃得快死了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死也要拉着秋漠一起死的秋仁昌又被这一踢给疼回过神来了。

    他发出了凄惨的一声痛叫,让姜盈等人听爽了,却也惊动了灰狼。

    灰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主人,或者说自己的载体已经落入了敌人的手里。

    它急了,嚎叫连连中举爪拍向了还在空中降落的姜盈等三人。

    姜盈及时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段逃生绳,抛向灰狼距离最近的一条腿。绳子紧紧绕住了灰狼的大腿,姜盈一手抓着秋漠的肩膀一手抓着绳子的另一端赶紧荡了过去。

    中途经过秋仁昌时,姜盈还不忘又给秋仁昌补了一脚,这次踹的是腰。力度更大,因为要把秋仁昌踹到更远的胖达他们那边。

    姜盈高喊,“人交给你们了!他还不能死!”

    胖达等人秒懂,那可不!现在死了多便宜这人渣!

    趁着灰狼的注意力都在姜盈这边,莉兹和胖达联手出动,科兰和维希掩护,四个人比警司的人反应更快,一下子就把秋仁昌拖到了安全的地方。

    秋仁昌安全了,第一句话就是,“姜盈!我要告你!你身为3s不仅不保护帝国民众,居然还利用你的武力伤害民众!你如此残暴没有人性,我一定要在全帝国人民面前揭露你!你等着坐牢坐到死……”

    啪--莉兹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抽在了秋仁昌的脸上,“那你要不要连我一起告啊?活活打死发妻的人渣!我等你告!我倒要看看是审你还是审我!”

    谷思在谷雪的搀扶下刚好赶到,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一下子就暴怒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谷思一低头竟向着莉兹撞了过来。

    维希闪身护在了莉兹的面前,胖达脚尖一翘,谷思顿时被绊了个狗吃屎。

    莉兹一边撸袖子一边把维希给挥到一边,“胖达你都多此一举绊她!你让她撞,你看我不一巴掌抽死她个老东西!”

    维希:……

    胖达:……

    女侠,我们挡了您出手的机会,我们错了。

    谷思爬起来还想再发疯,科兰握着拳头冲到了她的面前怒道,“莫姨怎么死的全网民可都看着呢!秋仁昌什么作为到现在为止全网民也看着呢!你还想做什么?你要是不嫌丢人我们就奉陪到底!”

    谷思脸色大变,一直担心着秋仁昌倒是忘了这出事了。

    她秋家绝不能因为此事就毁在她的手里,不然她拿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谷思转而冲向了警司的人,“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还没有中断星网信号?我秋家一年纳税交了多少,结果你们就是这么保障纳税人的名誉的?我要求你们必须马上中断星网信号!否则我将正式控告你们的不作为!”

    警司的人表面乖乖听着,但内心相当不以为然。

    秋家是文人大户,秋家子孙几乎全部从事教育行业,他们警司中就有好多人师承某个秋教授。

    这是多么受人景仰的职业啊,是那种会在书本里或者大会上公开表彰公开答谢的一族,他们本来也是非常尊重的。

    但谁知道这头一次近距离接触就发现了秋家的本来面目。

    秋仁昌活活打死发妻,谷思非但不以这样的儿子为耻反而还几度攻击别人维护儿子。

    原来文人儒雅的外表下也不都是相应的正确三观啊!

    职责所在他们不能表露出个人情绪,但在内心里,他们早就把谷思等一干秋家人看扁了。

    他们本来是有命令需要向谷思解释为什么不中断星网信号的,但现在他们不想解释了。

    这样的一家渣活该等在忐忑不安中!

    ……

    中断星网信号的申请没有被批准。

    源于姜盈暴露出来的精神力幻形武器。

    人类等待能战胜精神力幻兽的人或办法实在太久了,当他们看到姜盈好像是胸有成竹地扑向灰狼的时候,他们做不到中断星网信号。

    科特精神力失控后又变得正常是在全封闭的情况下达成的,海恩说是他的功劳,科特也承认了,但某些人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n250星上巨蟒精神力幻兽的覆灭在海恩下达了屏蔽所有星网信号之后,他们又是连个现场的真实情况都没看到。海恩又说是他的功劳,他们不信也得信,因为他们查不到一点不是的证据。

    这是第三次精神力幻兽出现跟人对上,上边也不是不担心帝国居民的安危,但在看到现场的情况基本已在控制之内后,他们就不担心了,转而开始想下一步。

    科研部需要和精神力幻兽作战的真实画面以及数据,这将有助于他们研究出治愈暴走精神力的方案。

    普通人类也需要有战胜精神力幻兽的这种积极案例,不然因恐慌精神力终有一天会暴走的人们哪里还会踊跃报名参加军部招考。

    几经考量,其实警司们早就收到了不能中断星网信号,反而还要利用手里的光脑终端录制高清视频再汇报上去的命令。

    比起保护什么秋家的名誉,显然是姜盈的表现更重要。

    ……

    姜盈带着秋漠蹿上的是灰狼的左后腿,她蹿上去后就迅速移到了左后大腿的里侧,同时把秋漠用绳子固定在了那里。

    这个位置虽然很尴尬,但却是很安全。

    灰狼几次挥爪子想抓下他们来,可就是做不到。

    姜盈趁机赶紧召唤小银杏。

    虽然还没有控制住灰狼,但秋漠已经到手了,总要看看能不能先解秋漠体内的攻击性植物属性的。

    小银杏现身,借着灰狼的遮挡化成一道红光迅速扫描了一下秋漠的全身。

    幸好,这种攻击性植物属性小银杏还是认识的。

    “百根草,一种虽是草却能伸出上百的根,能在短时间内吸干所在土壤中的能量的霸道植物。古地球时期常被人熬制成汤药用于强健人类身体,但那时候科技并不发达,是以没有人知道这种草在体内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反而会从内部开始破坏人的身体结构。”

    小银杏表示同为植物的耻辱,“非常没有树性的一种植物,像我,只要吸收足够的精神力保持存活就可以了。但它不一样,它会像身在土壤一样,它会长根,会吸收人类自身的能量。后来古地球消亡了,按理说这种百根草也灭绝了。这是谁又把它找了出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混账!这样会害死人的!”

    姜盈缩头躲过灰狼的一爪子,“老祖宗哎,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你先说怎么解啊?既然跟你同属性,你可赶紧战斗啊!漠哥一直昏迷不醒这事儿很危急好吗?等他醒了,你再问罪魁祸首,到时候你说怎么虐人我就给你怎么虐!”

    小银杏很干脆的摇头,“我做不到。我能吞食任何植物属性,无论有毒没毒,无论是生是熟。但有一个前提,它得是真实存在的。刀疤小哥哥不一样,他现在体内积攒的植物毒性已经不是实物了,可又不像我这样属于意识流。”

    姜盈听得懂又觉得不太懂,“都告你别说树话了,翻译成人话。”

    “也就是说它没得商量,如果我冒冒然发动攻击的话,它就会加大在刀疤小哥哥体内的吸收来进行抵抗。你的精神力能坚持,可是刀疤小哥哥呢?他没准会先因为精神力被吸收枯竭而死亡。”

    事情居然这么严重,姜盈受到惊吓,差点溜下灰狼的后大腿,她赶紧抓住一把狼毛又翻了上来。

    “你说策略说的头头是道,虽然很艰难,但是我还是拼了。结果现在你却告诉我其实无能为力?那我为什么还要拼?这不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小银杏一树杈子打在姜盈的脸上,“怎么就多此一举了?至少我们现在知道是百根草了是不是?以刀疤小哥哥体内积攒的量来说,这绝不是一年两年喝出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早就该爆发了。但却今天才暴发,说明什么?说明他同时还在服用克制百根草的药剂。喂,你干什么突然耍流氓?”

    姜盈没理小银杏,忙着把手伸进秋漠的衣兜里左翻右翻,“耍什么流氓,你那什么眼神?我在找他会不会随身带着你说的什么缓解药剂。”

    “啊,那你快找。”

    结果很美好,什么也没有找到。

    姜盈抓抓下巴一脸愁容,小银杏正想说什么时却见姜盈突然一巴掌呼在了秋漠的脸上。

    小银杏吓得树身都一抖,“喂,你又做什么?虐待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对手是非常没品的行为知道不?”

    “没品就没品了,总得先把秋漠弄醒问问看啊,也许他自己知道呢?”

    说着姜盈又是一巴掌,“秋漠,快醒醒!”

    秋漠没醒,灰狼醒的不能再醒了。

    本就烦躁于大腿根处要疼不疼要痒不痒的难受感觉,姜盈还二话不说就给秋漠脸上来了两巴掌。秋漠挨打,灰狼是有感觉的。

    俗话说的好,打狼不打脸,狼不要面子的啊?

    灰狼突然一屁股坐了下来。两后腿大开,两前爪高高抬起又迅猛落下。

    大腿根处的什么东西一定要给他弄下来!弄不下来也要拍死!

    感受到杀气,小银杏神勇附身,一秒收形,“重孙子你加油哒,胜利最终会属于你哒!”

    撂下最后一句话,它跑了。

    姜盈无语地扭曲了一张脸,她能怎么办?只能躲啊。不过这次倒是不用带着秋漠了,灰狼这点认知还是有的,它不会伤到秋漠。

    也对,谁会傻到自己打自己啊!

    姜盈揪着狼毛这通在狼身上翻腾穿越啊,精神力幻刀再次出现在手里,放“血”是必须哒。

    小银杏已经讲得足够清楚了,要么就叫醒秋漠从秋漠的嘴里问清楚究竟然后对症下药,要么就得把这样的秋漠送到医院去检查然后找出病因从而解决。

    现在叫醒是不可能了,那就把秋漠像秋仁昌一样踹给胖达他们?

    也不行!秋漠不是秋仁昌,被踹飞后灰狼不会追。她敢保证,秋漠要是被踹飞了,无论哪个方向,灰狼铁定会扑过去。

    事情又回到原点了,她还是得先把灰狼制服。

    姜盈抓着精神力幻刀再次跑向了灰狼的脖子处,也不知道会不会对秋漠造成什么影响,但她现在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放“血”。

    姜盈很坏,啊不,很准。她准确地找到了自己曾经插过刀的位置,然后双手先后把精神力幻刀再次插了进去。

    精神力碰撞的气浪呼的涌过来,姜盈的发辫被气浪冲开,黑发飘散在空中,魔女般震撼。

    精神力幻刀就这点不好,它不能离开人的身体,它在哪儿,人就得在哪儿。脱离了人身的话,它就会自动消失。

    姜盈为了不让精神力幻刀脱手,她只能死死抓着刀趴伏在狼背上。

    她感觉到了来自狼身的颤抖。

    这说明这一招还是有用的。

    前提是她不被甩下来。

    灰狼也不傻,前几次都没能准确攻击到目标,它就改变了战术。

    它开始原地打滚,各种蹭脖子蹭后背,企图这样逼姜盈离身。

    姜盈先是插着两把刀,后来被蹭得撞上某一建筑物废墟的时候后背吃痛她本能就松了一只手。

    手一离开,精神力幻刀就消失了。而等她再凝聚精神力幻刀的时候,她又被灰狼甩得身体左右摇晃,一时半刻还真的无法再回到原位去补刀了。

    姜盈正想着如果回不了原位,那就逮哪儿插哪儿吧,总之先稳定住自己不再被晃就好。

    可当她举起精神力幻刀准备要再次戳下时,灰狼一个猛烈的摇晃,姜盈的另一只手也脱开了。

    姜盈被灰狼甩到了地上。

    这次她要想再爬上灰狼的身体可难了,灰狼一个翻身而起,四只爪子对着姜盈就是一通快速又猛烈的跺踩。

    姜盈疲于逃避。

    胖达等人看得心那个紧啊。

    “右边右边,姜盈快躲!啊,左边又来了,姜盈小心啊--”胖达急得站不住。

    莉兹一巴掌招呼在胖达的后脑勺上,“你闭嘴行不行?不紧张都要被你叫得紧张了!”

    科兰不知何时已经揪紧了莉兹的衣角,“姜盈会胜吗?能赢吧?她可是3s!”

    维希觉得这种事情还得理智看待,“3s也不是万能的,帝国过去没有3s吗?可谁曾成功制服过精神力幻兽?就连上次在n250星的意外都是海恩大人和姜盈联手才成功的。现在就姜盈一个人,情况不太乐观啊。”

    莉兹又甩手一巴掌打在维希的后脑勺上,“不会说话就闭嘴!现在显摆你会分析呢?就会纸上谈兵远距离指点江山,有真能耐你可上场去拼啊?”

    维希被打懵比,不吱声了。

    莉兹突然跳起来大叫:“来了来了又来了,姜盈小心后背!姜盈快躲!别停下,再躲再躲!又来了又来了!”

    胖达和维希:……

    不让别人说话但自己说就行是吧?好想一巴掌呼回去。

    但莉兹是女生。

    切,不跟她一般见识。

    科兰这时也惊喜地叫出了声,“快看快看,姜盈找到机会蹿上灰狼的腿了!”

    ……

    还是那条后腿,趁着它踩下来的时候,姜盈千钧一发之际薅住了一把狼毛。凌空一个翻转,姜盈再次爬上了灰狼这条左后腿。

    像爬大树一样爬啊爬,很快就再次来到了用绳子固定着秋漠的地方。

    姜盈抹一把脸凌空指点了指点秋漠,心道:今天这么狼狈都是因为你,等你醒来的再算账!

    灰狼一看大腿根处那种要疼不疼要痒不痒的难受感觉又来了,得,一回生二回熟,坐下来拍吧。

    姜盈一看灰狼又坐下来了,她也顾不得喘一口气了,得,一回生二回熟,继续像刚才那样先爬上灰狼的后背再爬到脖子然后同个位置插刀吧。

    认命的姜盈薅着狼毛要往上翻啊,眼角余光一瞥,瞥到了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暂时藏身的地方很巧妙啊!

    眼珠一转,她不往上翻了。

    她转个方向奔向了灰狼的另一条后腿。

    这条后腿还绑着秋漠呢,万一接下来的行动伤到了秋漠就不好了。

    呃,虽然好像伤害也是避免不了的。

    转移阵地转移到一半的时候灰狼的爪子就落下来了,姜盈居然脚下一滑向下溜去。

    科兰等人尖叫:“姜盈--”

    嚎--灰狼仰脖长啸,居然是带哭腔的。

    后来有人说当时那声灰狼之叫,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其中又以公属性的人类最为理解那种痛。

    平时穿裤子一不小心被拉链刮到都要疼得呲牙咧嘴了,现在是一爪子拍下去啊!这是多么傻缺多么脑残的行为啊!

    “啊--”博昂的尖叫不比狼叫声低。

    他未来的性福啊!

    “姜盈我跟你不共戴天!放开我,挠不死她我也要跟她同归于尽--”

    胖达等人死死按着博昂,说着并不真心的安慰话。

    “博叔冷静点你冷静点,打到的不是秋漠那啥啦。漠哥那么强大,不会影响到功能的。你别这样!这不情况紧急嘛,姜盈也是为了救漠哥不是?她不是故意的……噗哈哈哈。”

    不是故意的就鬼了!就姜盈那一肚子坏水,这铁定是她计算好的!什么脚下一滑溜了下去,3s的身手那是随便能滑的吗?

    艾玛,没眼看了,真特么的疼啊。

    姜盈的脑海里闪过曾经闪过的一句话--谁会傻到自己打自己啊!

    但真有人,啊不,狼会偶尔傻一傻呢。

    并不很愧疚的快瞄过去一眼,又很快扭回头来,姜盈不忍的闭了闭眼。

    呃,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漠哥威武!居然这样都还没醒的迹象。

    好吧漠哥,你醒后我也不找你算账了。

    姜盈睁眼,趁着灰狼夹着腿嚎叫不停,她迅速爬上了灰狼的后背,直奔灰狼的脖子。

    准确找到曾经下刀的地方,姜盈惊喜地发现那个位置居然没有完全愈合。

    这招必须有用!

    姜盈再不犹豫,精神力幻刀现形,比原来更大,比原来更利,姜盈举起双刀向下猛插了进去。

    嚎--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狼嚎,气浪爆炸,风起云涌,周围一众看客们都看不清气浪中心的影象了。

    “姜盈--”海恩终于赶到了。

    来不及降落悬浮车,海恩从半空中一跳而下直奔气浪的中心。

    奔到一半又停住,气浪之下,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怀抱一只,小灰狼?

    小灰狼低声呜咽着,夹着腿扭着身,看向姜盈的目光特别委屈。

    姜盈尴尬地咬咬唇:“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兽医?”

    ------题外话------

    感谢冰之莹舞和158*3330的票票!小灰灰上线感谢么么哒~2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