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29 焦虑的海恩:被比下去了嘤嘤嘤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博昂一路小跑撞开海恩,径直跑到姜盈的面前一把就把姜盈怀里的小灰灰给夺进了怀里,“看什么兽医!我就是兽医!”

    也对哦,而且专业很对口啊。

    姜盈马上说,“那你快给他看看!”

    万一给造成个什么功能性障碍,她真是要一辈子也赎不起罪了。

    姜盈伸长脖子密切关注着。

    一只大手倏地出现在姜盈的脸前,把她的目光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海恩脸黑得都黑不见底了,“你想看什么?”

    姜盈窘脸,“没,没想看什么,我就是纯关心伤势。”

    不用海恩说话博昂张嘴就怼,“用不着你的关心!也不想想是谁造成的!他要是真有个什么后遗症留下来,姜盈,我发誓,我会用生命诅咒你们夫妻二人再没有夜生活的!”

    好狠毒!姜盈撇了嘴。

    海恩上前一步把姜盈揽在身侧,“利威尔科特,马上送秋漠去机甲战一团。”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秋漠还在原地躺着呢。

    那么大的动静他居然还没醒,这事儿大发了啊。

    博昂抱着小灰灰警惕地护在秋漠身前,“你想做什么?切片研究吗?我不会允许的!要想抬走秋漠,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博昂腾出一手勇敢地亮出了小红指甲。

    海恩眼角抽搐:……你那小红指甲顶个屁用!

    “你看那边。”海恩指向远处正在向这边跑来的警司的人,“如果秋漠再留下来,那才会有可能被做切片研究!相信我,机甲战一团绝对是现在最能保护秋漠的地方!”

    博昂想了想,看姜盈,“你保证!”

    他不信海恩!一个军人,肯定是以帝国的利益为最先的!如果上边下令说要海恩交出秋漠的话,他不相信海恩会为了秋漠违抗军令。

    但姜盈不一样。

    这几天赖在秋漠这里他看得很清楚,姜盈几个人之间的友情还没有被成人的世界污染,他们不会像某些恶心的成人那样在计算利益得失后就毫不犹豫地抛弃友情。

    姜盈郑重点头,“我保证!”

    博昂终于放心抱着小灰灰先上了悬浮车。

    秋漠也很快被利威尔和科特抬了上去,悬浮车瞬间就关门开远了。

    警司的人只能看着半空中远去的车影向上司如实报告。

    但他们可没权利去质问海恩的如此作为的。能质问的,得是比海恩官大的那些人。

    谷思一看秋漠被人救走了,她不干了,“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能让这个毁了我秋家的暴徒离开!你们快给我追回来!看看我的秋家,我们死伤多少,整个庄园都差不多要毁透了,损失谁来负责?你们是维护社会安定的警司,你们有责任把秋漠那个畜生给我追回来!”

    警司的人没有一个理这位暴跳如雷的老太太,他们终于有时间正式向秋仁昌发出了逮捕令。

    “请跟我们到警司走一趟!”

    秋仁昌傻眼了,“不,我不去!是莫宛宁那个贱人算计我!一切都是她的圈套!她提前安排好了摄像头,她故意激怒我让我动手,她本来就快死了,就算我不动手她也活不长了!我没有杀她,没有--”

    五十岁的人了,因职业是文人教授,所以总是一身儒雅的气质。可今天,什么气质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撒泼无赖的老泼皮。

    莉兹在旁边冷冷出声,“说一千道一万我就问你三句话,是不是你活活打死的你的发妻?直播视频里动手的是不是你?如果没有你的这种行为,莫姨是不是就不会死?”

    秋仁昌想到的问题其实别人也想到了,但那又如何?没有人去怪莫宛宁提前布置了摄像头,相反,他们都在庆幸得亏莫宛宁还没傻到连这么个心恨都没有!否则莫宛宁就是白白被打死了!

    星网上已经有人搜出了莫宛宁年轻时候的图片或视频,那也是一代佳人啊。而且基因是b级,电子器械是强项。这样一个人,本该有着何等灿烂的人生!

    可再看看直播视频里的那个如风烛残年般的老妪莫宛宁,如果不是这种事情不可能假,他们都要怀疑不是一个人了。

    有多心痛莫宛宁为了这么一个人渣就毁了自己的人生,就会有多痛恨秋仁昌这种披着人皮的畜生!

    警司的人都不稀得解释,拿着手铐上前就要强行带人走。

    谷思发了疯似的冲过去挡在了警司的面前,挥舞着拐杖不让警司的人靠近。

    “你们不能听信片面之词!我秋家的律师还没到,在那之前,我不允许你们带走我昌儿!还有,我昌儿的精神状态最近一直不怎么好,我本就打算近期请精神科的医生过来看一下的。他的本意绝不是故意杀人,也许他只是精神生了病!”

    “卧槽,你不是想以这人渣是精神病来给他脱罪吧?”胖达忍不住了,“这可是在古地球时期就被用烂的招数了好不好?拜托,你们可是传道授业解惑的秋家!世代文人啊!风骨清高啊!能不能最后还给我们这些普通人留点风骨念想?”

    胖达的这话可算说到了周围一众看客的心里。

    本来就是!平时教育别人说得头头是道三观钢管直,怎么一轮到自己就变得这么的狭隘自私没皮没脸呢?

    警司的人也嘲讽在心,“谷老太太,请您别干扰我们执行公务!”

    手铐利索把人铐上,拖着就走。

    秋仁昌不想被拖着走,他去抓地皮,可是手腕被姜盈踹骨折了,根本用不上劲。他只得大声叫喊,“妈,救救我!我不要被抓走!妈--我宁可死也不要被抓走--”

    他竟然抬头猛地向一块大石头撞了过去。

    寻死之心相当赤诚。

    维希眼疾脚快,一个闪身过去把石头踢远了,“警司同志们辛苦了,如果需要帮忙,我愿意出份劳力背这位秋人渣去警司。”

    其实哪里需要他帮忙,警司的人也是没有想到秋仁昌有这一手。他们是觉得没有扛人的必要,这要是抓个人就得扛,抓个就得扛,那他们成什么了?

    不过今天的情况特殊,不扛也得扛了。

    警司的人谢绝了维希的帮忙,又招来两个人,把秋仁昌绑得死死的然后抬走了。

    科兰温声相送,“请警司大人们多费心了,这位的精神状态可是‘官方’认定的不太好,如果死在了中途那可就麻烦了。”

    言外之意就是:秋人渣,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必须死在堂堂正正的判决之下!

    谷思哭惨了,这是秋仁昌他爸临死之前慎重托付给自己的秋家啊!今天就这么毁了!

    姜盈走过她的身边,贴心安慰道,“节哀!莫姨会在地下等着贵公子的!”

    “你!”谷思怒瞪姜盈,想要说什么却被海恩震慑的目光盯到完全无法正常开口。

    桑德鲁老爷子这时赶到了,“秋漠呢秋漠呢?”

    盖西紧跟其后,“姜盈,秋漠呢?”

    “已经送去机甲战一团了。”姜盈有些疑惑,惊讶老爷子为什么这么焦急地赶到,“怎么还把您给惊动了?您来了也帮不上忙啊?”

    桑德鲁老爷子一指海恩,“快带我也到机甲战一团!”

    海恩为难,机甲战一团不是旅游观光景点,怎么可能是个人想去就去一趟。

    盖西上前小声解释道,“秋漠的身体改造情况除了我爸不会再有第二个更清楚了。”

    姜盈脸色大变,“居然是老爷子吗?您怎么能,怎么能……”

    利用药剂来改造身体一向是帝国明令禁止的,是违法的!

    老爷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坦白说姜盈很失望。

    盖西也自觉站的不是那么直,但现在真不是解释的时候,“这种事情说来话长,回头儿有时间了一定详细解释给你听。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我爸先送到秋漠那里,晚了就有可能来不及了。”

    海恩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二话不说从空间放出了自己的悬浮车,“二位,上车。”

    姜盈交待科兰等人,“盯住秋家,正式的判决下来之前,他们连死都别想死!”

    说完姜盈也上了海恩的悬浮车。

    悬浮车很快开向了机甲战一团。

    ……

    此时机甲战一团研究室,坐在屏幕前看到秋漠身体状况的丽娜惊呆了。

    只见本该是血脉纹理的肉身,现在竟像植物一样正在变得纤维化。

    “这,这是被改造过的身体吗?天哪!秋漠怎么会这么做!”丽娜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但听说过,她一下子就想对了方向。

    博昂本来正抱着小灰灰守在检测仓仓口那里,他在希望着秋漠突然醒来,然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自己。

    但一听到丽娜的招呼,博昂赶紧来到屏幕前面。

    他也惊呆了,但他也属于听说过没见过的那种。

    人类的精神力暴发之初,那些没有暴发的为了不让自己太落后就会采用一些非正常的方式强行刺激暴发。曾有一段时间,黑市上流传了大批的身体改造药剂。

    但这个时期持续的并不长,因为人们发现,也许喝下药剂后能短暂地改造身体,但时间一长就会产生各种副作用。

    例如身体会逐渐变得纤维化,人会慢慢丧失呼吸功能,然后活活憋死。

    帝国及时出面,大力查处这些贩卖身体改造药剂的生产商销售商黑市摊点等等。

    就在那时候帝国出台了废柴补贴,意思其实很明确了。

    --你看,你虽然基因不行,但帝国没有放弃你啊?帝国养你啊!所以你就别冒险去强行激化什么的了。

    如此一来,上面查的严,这种东西又不能保证安全性,然后帝国还管养,这么三管齐下,于是这拨强行改造身体的“潮流”很快就停止了。

    要说时间,这都得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像丽娜和博昂这类的年轻人,顶多听说过有这么一个时期,但真实的案例却是一个都没有见到的。

    也耳闻过黑道上其实没有断过,听说还有相应的缓解剂,但这都是小道消息,以丽娜博昂等人的身份更是无从查证。

    但是今天,他们终于见到了一个活的案例,人还是他们熟悉的。

    丽娜和博昂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秋漠的身体状况,都深深地恐惧了。

    心脏还在跳动,大脑好像还在活跃,但如果再不想办法阻止恶化,那些纤维很快就会扩散到身体全部。

    就像植物的根,找到了土,有足够的水分,它就会疯了似的扎根生长。

    丽娜赶紧打给海恩,“秋漠的身体居然……”

    海恩打断她,“电话里不方便说,最多五分钟我们就会赶到。”

    “头儿!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丽娜惊讶极了,“你怎么会知道?3s的能力能让你的眼睛比我的检测机器更高端?”

    海恩:挂断了电话。

    不是他知道,是姜盈告诉他知道的。不是3s的眼睛更高端,是姜盈的老祖宗更高端。

    小银杏并没有破坏姜盈的身体内部构造,所以检测机器才检测不出小银杏的存在。但百根草已经破坏了秋漠的身体,这样才被丽娜用机器检测了出来。

    盖西问,“电话里说什么?秋漠的身体已经很严重了吗?”

    桑老爷子拿拐杖“duangduang”地不停敲着,“快点,再快点!”

    姜盈现在再心有疑问也得先忍着,“快了,最快了,我们很快就到了。”

    机甲战一团,海恩直接开到了科研室门口。

    利威尔和科特知道事情严重一直在门口守着呢,见海恩和姜盈到了赶紧上前迎接,“团座,夫人。”

    盖西扶着老爷子从旁边箭步而过。

    “喂--”利威尔和科特要拦,被海恩眼色制止。

    “你们就在门口守着,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你们也不能离开门口半刻!”

    “是。”

    交待完,海恩带着姜盈也快速进了科研室。

    屋内,盖西和博昂已经联手把秋漠从检测仓里挪了出来。

    桑德鲁老爷子从空间纽扣里拿出了一个胶囊似的东西,“撬开他的嘴,给他喂进去。”

    博昂警惕地捂住秋漠的嘴,“你那手里是什么东西?安全吗?可靠吗?经过检测了吗?你知道秋漠是怎么回事?”

    丽娜想的更深,“老爷子,那秋漠身体被改造所服用的药剂也是您……”

    “对,是我给他的!”桑德鲁老爷子直言承认。

    姜盈刚进来正好听见了这句话。

    屋内突然都静了。

    老爷子的人品还是有保证的,所以他居然做出了这种会伤害人本身的违法行为让大家就更震惊了。

    博昂尖叫一声就扑了过去,“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知不知道这会毁了秋漠!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我要揭发你!你这是违法的,你应该去坐牢!”

    小红指甲一挥,自盖西的脸上一划而过。

    盖西呲牙忍过这拨疼,坚定地挡在他老爸面前不动摇,“这事儿不能全怪我爸,是秋漠他自己主动找上门的!是他非要自己服用的!我爸一开始也劝过他的,但是他……”

    不用说完,大家都理解了。

    秋漠的废f过去是如何的备受欺压,谁不知道呢?秋漠性子要强,野心也大,他是能做得出来为了强大而不惜伤害自己身体的那种人。

    博昂颓了,抱着小灰灰泪如雨下,“秋漠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就那么傻啊!”

    他气得想给秋漠一拳,可是拳头打出去了又自己收了回来。

    他舍不得。

    姜盈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有什么账等他醒了再算,还是想办法先让秋漠吃下药醒来吧。”

    一群人搭手,扶人的扶人,掐嘴的掐嘴,可算把桑德鲁老爷子手里的胶囊给秋漠灌下去了。

    再把秋漠抬回检测仓,大家就能从屏幕上清楚地看到胶囊进入胃部后开始融化,开始发挥作用。

    画面很直观,首先就是秋漠身体的纤维化状态停止扩散化了。

    大家松出一口气。

    博昂抱着小灰灰脱力溜到了地板上坐着。

    姜盈来到了桑德鲁老爷子的面前,“现在您能说说您为什么会有这种药剂了吗?”

    老爷子三角眼瞪圆,“没什么好说的,我从不认为这种方法不可取。也许它是有些霸道,但这属于方法不对,我不会因为走错了路就不再继续往前走了!”

    老爷子突然诡异地一笑,“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废f班里就你们去参加大比的这几个人觉醒了?”

    “老爷子!”姜盈突然觉得全身发冷,“您还对科兰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吗?”

    他怎么可以!

    老爷子骄傲地笑,“对,也不对。他们没有秋漠服用的量大,而且是我经过研究后的新配方,所以他们觉醒的力度也没有秋漠的大……”

    “可是他们还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像秋漠这样纤维化!他们会死的!”姜盈厉声打断老爷子的话,看向老爷子的目光里都是谴责。

    “暂时他们还没有任何异常不是吗?这就说明我的新配方是安全的!只要再观察一年,如果他们都没问题,那么这种新配方药剂就可以大面积铺开使用了!”老爷子觉得未来无限光明,“废f的历史将不再只是改写,而是就此终结!”

    “老爷子!”姜盈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次却是老爷子打断了她的话,“姜盈,就算所有人都反对你也不应该如此反对不是吗?你想想自己的觉醒,你敢说没有植物的帮忙?我教给你的银杏种子我会不知道它有着什么样的力量?只是你的方法更隐蔽,连我都看不出来而已。”

    话落,老爷子扬长而去。

    姜盈脸色惨白地靠在海恩的怀里几乎站不住。

    也许老爷子误会了是他给的银杏种子促使了她的觉醒,但即使没有这一招,她的觉醒有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小银杏化石的存在也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她也曾经想过的,既然小银杏能够促使她的觉醒,那么有一天会不会也能促使别人的觉醒?只要她找对方法?

    盖西叹口气,“先坐下来吧,或许你们愿意从头听一听。”

    桑德鲁老爷子的主攻方向本就是药剂学。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了很早以前的一个改造人身体的药剂配方,自此就一头钻了进去一发不可收拾。

    科研工作者都有一个毛病,他能忍得了科学研究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公开,但他忍不了自己的科学研究没有用武之地。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爷子开始偷偷从黑道上找渠道销售自己研究出来的改造药剂。

    量小范围也小,一是怕惊动帝国,二是老爷子也方便跟踪后续服药情况。

    结果很完美,没有一个成功的。

    但因为这些人都是黑道上的,也不会多惊动帝国的注意,是以一直延续了下来。

    直到盖西的母亲阿衡出事。

    当年的废f学校是阿衡和老爷子共同筹建的,但老爷子一心只奔研究,就只在学校挂了一个名,而学校的一切运行都是阿衡在负责。

    他很少到学校,出意外那天更是正在黑道上找人再次试验他的药。

    然后意外发生,阿衡和学生们全部遇难。

    老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忽视了什么,自那以后才彻底中断了研究。

    再后来就是秋漠被学校赶出来,有家也不能回,最后只得彻底沦入黑道。也不知道秋漠从哪里得到了老爷子手里有药的消息,就几度上门求药。

    老爷子一开始是坚决不同意的,但架不住秋漠更坚决,而且秋漠的身体的确是老爷子到那时为止见到的最适合药剂的那种。

    “但即使是这样,我爸也是各种谨慎,药剂的配方一改再改,药剂的量一调再调。”盖西客观表示,“秋漠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好,这可能跟他从不间断的锻炼有关,再加上强健的心性,他在喝了药剂之后一点副作用都没有。”

    博昂冷冷嘲讽,“所以你们就贪心了?你们就无所畏惧了?你们就加大药量了?”

    盖西承认,“是,因为一切都太顺利。直到某一天秋漠抱着一条完全没有知觉的胳膊来找我爸。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爸才发现了秋漠的身体会纤维化的这种药剂副作用。我爸很担心,他当即就停了秋漠的药,转而开始研究缓解剂。”

    姜盈已经从小银杏那里知道了大概,她很快就理解了,“可是你们很快又发现,哪怕秋漠不再服用药剂,可这缓解剂却是停不下来了。”

    “对,按照以往的规律,这些天也该是秋漠来找我爸要下一个缓解剂胶囊的时间了。”盖西摊手,“只是没想到秋家闹了这么一出意外,刺激的秋漠提前发作了。”

    一切前后经过至此都清楚了。

    博昂马上追问,“那老爷子研究出了最后的缓解剂了吗?刚才的胶囊能帮秋漠稳定多长时间?如果以后再发呢?”

    盖西摇头,做不到说出来。

    博昂抱着小灰灰一脸惨白。

    姜盈关心的还有一点,“科兰他们三个呢?会不会也有纤维化的潜在危险?”

    “我不知道。”盖西实话实说,“他们三个用的跟秋漠的不一样,我爸说更安全更无毒更……”

    “但不是完全安全完全无毒对吗?”

    “……是。”

    “你,你们实在是……”姜盈气得说不出话来。

    海恩全程没参与讨论,但大手一直不停地在安抚着姜盈的后背。

    这时海恩的通讯器响了,海恩刚接通就听到了利威尔急切的声音。

    “团座,门卫说星将带着人到了!我觉得很快就会到科研室这边,你提前做准备啊!”

    说完就挂了。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

    这种事情无论有多少前因,但它都是违法的。如果公开,这屋子里的人谁都跑不了责任。

    海恩下令,“丽娜,马上删除关于秋漠的所有光脑记录。”

    “是。”

    “博昂,稍后我们出去后,你带着小灰灰就守在门后,如果有人强行破门,不用客气,尽情发挥你小红指甲的威力就是了。”

    “……ok。”

    “盖西先生,如果以后有人问起你和老爷子为什么会到,你们就说是担心秋漠,纯亲人关心。”

    “放心,这个我懂。”听着海恩没有揭发事情真相的意思,盖西表示已经很感谢了。

    海恩搂着姜盈转身向外,“给你一分钟时间调整心理,外面这一仗更不好打。如果星将大人这么快就到了,一半原因是为了秋漠的话,那么另一半原因应该就是为了你了。”

    ……

    人类史上第一次纯武力制服了精神力幻兽,这么重大的事情克洛萨怎么可能不到!

    看到海恩和姜盈相携站在科研室门口,克洛萨以为自己的目光会更落在姜盈的身上多一些,但事实是,还是更多的落在了海恩的身上。

    他怎么就这么幸运呢!

    自己本身是3s,很早就觉醒了,觉醒的一路坦荡顺遂。从军之路也是步步高升,生命危险之类从来都是擦肩而过。

    是帝国最年轻的星将,开创了帝国史上星将年龄之新低。而他,两百多岁了还在星军的位置上蹉跎人生,简直没脸面对面。

    娶了享誉星际的辣鸡废柴可算是人生第一污点,也是最大污点了。然而人们还没有来得及看被污点影响的星将大人会变成如何的笑话呢,人家的新媳妇老废柴觉醒了!

    觉醒的声势浩大,风云叱咤!

    n250星上一战成名,发现了千古一吃土蛋蛋,一跃成为了n250星的永久所有者,食货帝国即将横空出世!

    从一无所有倍受歧视,到现在的身价爆表尊崇无限。

    这样的跨越,也许有的人用了一辈子也实现不了。

    但看看人家,不过小半年,人家超额完成任务了。

    华丽转身?不够,人家是奢华蜕变!

    和大多数网民一样,海恩和姜盈结婚之初,人们羡慕的是姜盈;那么现在,人们妒嫉的就是海恩。

    他怎么可以这样的眼光毒到!

    要说3s的眼光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吗?

    可是他也是3s啊!克洛萨表面无波,内心却已波涛汹涌如海啸袭来。

    ……

    这是姜盈第一次见到克洛萨。

    帝国除了她和海恩之外也只有三个3s了,均已过两百,自然不是普通人轻易能见到的。

    星军克洛萨是其中一个,从资料图片里见过,该退休的年纪不退休,这曾在姜盈的眼里视为是和桑老爷子一样受尊敬的存在。

    但现在见到活的,姜盈第一时间打破了过去的认知。

    气场太压抑,目光太阴沉,面相上就差明晃晃亮出“野心”二字了。

    她还记得丽娜对于克洛萨的解说,以一介平民之姿进入军部,蹿升的速度在海恩之前那也是无人打破的高度。也是一个有着实打实军功的人,直到靠着军功一溜升到了第六十九军星军的位置。

    丽娜还说,如果他的家世但凡好一点,这人也该从星军的位置上退下来进入到帝国行政管理层了。但没办法,一国的上层架构还是有一定的家世门槛的,所以他舍不得手里的权利的话,就只能还在星军的位置上磨着。

    脑中闪过这些话,姜盈就明白了,这位星军大人不甘心啊!

    ……

    “海恩墨尔顿星将,这是机甲战一团,什么时候战团里可以随便任人出入了?”克洛萨开口就是训斥。

    海恩立正行军礼,事实上从科研室里出来,他的大手就离开了姜盈的腰。

    “报告星军大人,当时事态紧急,秋漠暴走的精神力幻兽并没有完全消失。为了防止事情突然恶化,我不得不临时打破常规把秋漠送到这里,他需要军部的特供稳定剂。”

    其实克洛萨训完就后悔了,当时的情况他也是从警司传来的视频直播上一直从头看到尾的。

    海恩的解释很合理,是他一时情绪失控才问出了这么白痴的问题。

    克洛萨很快重新整理好心态,“那现在呢?情况好转没有?”

    说着他就带着人意欲往里走。

    姜盈斜跨一步挡住,“丽娜姐说这种情况不宜打扰。秋漠的精神状态本就在不稳的状态,万一受到刺激再暴发的话那可就危险了。星军大人不会这么莽撞的对不对?”

    这个解释也合理。

    于是克洛萨更气。

    3s就够让人妒嫉的了,居然连嘴皮子都这么好使,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星将夫人好利的嘴皮子。”她的白头发究竟是怎么变黑的?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看着近在眼前的姜盈,克洛萨想起的是n250星上的姜盈。

    海恩把姜盈拉到身后,“关于此次纯武力制服精神力幻兽的事情,我想星军大人更想听这种技术汇报。”

    克洛萨的眼睛里有企图,有贪心,海恩绝不认为自己看错了。

    姜盈笑笑,一抬手,掌心中间即刻出现了一把精神力幻刀。

    通体白光,虚幻空无,但谁都能感受到那无尽的压迫力。

    克洛萨身后的一众人莫不集体惊呼。

    姜盈:“其实没有什么技术不技术的,只要你们也能这样操控你们的精神力,那么你们也可以跟精神力幻兽对上。”

    他们不能!

    一群人妒嫉地红了眼。

    精神力是一把双刃剑,操控好了可以辅助攻击这是公认的;但操控不好,精神力就会失控,失控大了就有可能暴走,暴走了就有可能让精神力幻兽实体现身,这更是公认的。

    是以,在姜盈之前,谁敢把精神力幻形成武器过?!那不是逼自己在往精神力失控的路上走么?

    没人试过,也没人敢试。

    面对那么强大几乎没有弱点的精神力幻兽,他们下意识地就会操控他们觉得最厉害的机甲对上。

    结果现在你告诉我们,多少年了,其实我们一开始从方法上就错了?

    喂,你是3s也不能说话这么任性的ok?

    克洛萨笑了,白发苍苍的他笑起来居然还能有点慈祥的味道,“年轻人,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啊。”

    姜盈将精神力幻刀收起,“大不大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成功了!”

    u--在场的人无一不觉得胸口正中一箭。

    他们这群人都是从死亡线上挣扎过的,他们不怕人狂,但姜盈这种狂得特别有底气的,那才是真真让人会犯心绞痛的。

    甭管你有多少不服,甭管你有多少话想反驳,人家已经成了的事实在那儿摆着呢,噎也噎得你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克洛萨转了身,“机甲战一团的会议室在哪儿?带路!”

    利威尔赶紧小跑几步到前面引路,“星军大人您这边请。”

    李尼塔没有跟上去,“我倒对我们还没有经历机甲战斗就先精神力失控了的秋漠同学更有兴趣。你们去,我在这里等秋漠同学醒来。”

    走在前面的姜盈一听这话就停了下来,这个人想做什么?他如果硬闯的话,别说博昂的小红指甲没用了,就是丽娜也不一定能挡得住吧?

    姜盈有注意到李尼塔胸前的军徽代表的是机甲三团团座。

    丽娜也介绍过的,这是一个2s级。

    海恩拉住姜盈继续向前走,“李星将请随意,但我郑重提醒,请不要随意挑衅我一团科研室的防御能力。”

    姜盈必须离开,姜盈留在这里只会让人更怀疑里面的秋漠有什么问题。

    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被注射了镇定剂的机甲战士要么沉睡,要么半小时后恢复正常。

    一行人离开了,除了李尼塔留下了,还多了一个狄斯。

    狄斯怀疑地看向李尼塔,“你又在算计什么?你是一个军人,当事事以帝国利益为重,你能不能把心都放在如何建立军功上面?”

    李尼塔嗤笑着斜眼看他,“不管我在算计什么,这跟你没有关系吧?你不也留下了?难道不是在算计着我的算计能够给你带来什么利益?”

    “李尼塔!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没有你那么卑鄙!”狄斯暴怒。

    李尼塔笑得更欢了,“你那么激动做什么?要不你告诉我为什么也要留下来啊?”

    “我……”担心你犯更大的错!狄斯说不出口。

    “千万别告诉你在担心我哦,狄二团?”李尼塔无情地嘲弄着,“不要站在高高在上的角度以圣人姿态摆一脸挽救的表情,我不需要!我的路,我自己清楚在怎么走!”

    “我担心鬼都不会担心你!我管你去死!”狄斯恼羞成怒大踏步离开了。

    一门之隔的里面,博昂焦急地问道,“秋漠什么时候能醒?他得快点醒啊!不然这小灰灰铁定要被人关起来做切片研究的。”

    坐在屏幕后面的丽娜力持镇定,“身体数据显示情况在转好,但具体什么时候醒我看不出来。”

    博昂又一把揪住盖西的脖领子,“不想你的左脸上再添一道,你就快说,原来秋漠吃下缓解剂后会多长时间恢复正常?”

    盖西摊手,“有时一眨眼,有时一天,最长的时间是三天。”

    “你……”博昂刚要说什么,门处的通讯器响了,李尼塔的声音传了过来。

    “丽娜副团在吗?我是二团团座李尼塔。你也知道我们二团至今还有几个精神力失控的机甲战士在军总部接受治疗,而你们一团是唯一一个拥有治好案例的地方。我真诚的请求你,请允许我参观学习可以吗?”

    博昂抱着小灰灰急红了脸,“怎么办?如果不请他进来他会武力破门吗?我的小红指甲战一个2s团座?艹!拼死我也没有可能吧?”

    虽然如此说着,但博昂还是抱着小灰灰冲向了门口,做出了拼死也要一挠阻止的状态。

    盖西:“……把小灰灰扔过来,别让它限制你的发挥!”

    “哦?哦。”博昂把小灰灰又扔给盖西,盖西转身把小灰灰放在了检测仓口。

    丽娜最后看一眼屏幕,然后关掉,然后彻底删除。

    她走向门口,“我出去打发人,你们就祈祷秋漠快点醒来吧。”

    ……

    机甲战一团会议室。

    全息大屏幕上在播放姜盈大战精神力幻兽灰狼的视频。

    出自警司人员的“官方”录制,必须比星网上网民传的那些更高清,也就更震撼。

    当然,姜盈设计让灰狼自己打自己的那一段大家就都默契的视而不见了。

    只除了海恩。

    小媳妇见多识广之后会不会对他不满啊?焦虑!

    ------题外话------

    感谢158*3330,万千风景不如你和金恩雅的票票!都是票票大户啊,请受我小灰灰萌吻一枚!小灰灰:姨姨们棒棒哒!爱你们哦~mua

    另:158*3330小仙女别走,留个昵称给我啊~万一我入梦谢吻找不到人肿么办?有时间来评论区露脸儿啊~再次感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