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0 不好意思,家风就是这么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在姜盈武力制服精神力幻兽之前,整个帝国也仅有一次人类战败精神力幻兽的已知案例。

    就是n250星上星盗一号的巨蟒精神力幻兽。

    海恩回来报告说是他战胜的,方法是先杀死了巨蟒幻兽的主人那个星盗。可问题是,就像今天看到盖盈战灰狼,当姜盈靠近秋漠的时候,灰狼已是那样疯狂的反击了,那么海恩要杀星盗的时候,巨蟒会乖乖任杀?

    据n250星前期传到星网上的视频,那巨蟒的个头可比这次的灰狼大多了,海恩真的就厉害到战无不胜?

    这中间的疑点太多。

    但因为没有视频,没有任何证据,克洛萨也只能把怀疑压在心里。就像海恩说治愈科特的失控精神力一样,因为没有任何的数据资料支持,他再怀疑也只能听海恩怎么说怎么是。

    视频播完,克洛萨看向海恩的目光充满了探究。

    “海恩星将,我还记得你从n250星回来后交上来的报告中称,对战巨蟒精神力幻兽你用的是机甲,发现没用后才弃机甲主攻巨蟒的主人星盗。但就像今天姜盈战灰狼的视频里显示的,你就算攻击星盗也不会轻易就靠近吧?应该同样不得不跟巨蟒对上。敢问舍弃了机甲的你也是像这次的姜盈一样用的是精神力武器吗?”

    这问题可算是一箭正中红心了。

    姜盈暗暗地紧张,想看海恩又不敢看,生怕自己的什么小动作落到有心人的眼里都能推敲出个什么内情来。

    借着宽大的办公桌的遮挡,海恩快速的握了一下姜盈的手,暗示她不必担心。

    “星军大人想多了,这两次精神力幻兽出现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灰狼的主人秋漠一直在昏迷中,灰狼属于暂时性的完全接管了寄宿主的精神状态,所以它才会主动地保护,主动地防御。但星盗那次不一样,他是属于药物强行刺激出的精神力幻兽。”

    探究?怕你?海恩的目光更探究。

    “巨蟒比灰狼的个头大得多,攻击力也大得多,但它却没能完全掌握宿主的精神状态。当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巨蟒是在n250星上大肆破坏的,就好像疯子一样,并不特意地攻击人,更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星盗在那时是清醒的,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漏洞。在巨蟒于地面上发疯的时候,星盗却在地下利用他们团伙藏匿的军火武器布置炸弹,以那规模来看,不像是单纯对付我,更像是要和我同归于尽。”

    再次复述一遍当时的情况,海恩然后才做出总结,“报告中我就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怀疑,也许是因为药物刺激的副作用,星盗的脑神经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连带着巨蟒也不怎么有智商。n250星上那一战看着虽凶险,但在我找出星盗的藏身之位后就不凶险了。甚至还不如今天的灰狼凶险。”

    从看到姜盈出手的时候,海恩就已经在脑中组织语言来准备着应付克洛萨的盘问了。

    他不怕问,冲突才会暴露出更多的线索。

    “我也已经向军部建议,不如从星盗是如何得到刺激精神力失控的药物查起。既然星军大人问起了,我就关心一句,请问查到什么线索了吗?如果有需要,我机甲战一团愿出绵薄之力相助。”

    克洛萨怎么可能让海恩加入到查案里来。

    “海恩星将,你目前的任务是在军部报考之前如何确保场地的万无一失,请你专心你的任务!”

    “是。”

    小胜一局。

    海恩再次快速捏了一下姜盈的手,眼神微妙。

    在公属性的外在特征方面,也许你老公比不上灰狼,但要说比脑子,十个灰狼也不是个儿!

    姜盈:……莫名觉得自家老公好幼稚是错觉吗?

    但克洛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退兵的。

    “治愈科特姜盈在场,杀退星盗巨蟒姜盈在场,今天制服灰狼更是姜盈凭借一己之力。海恩星将,你对此如何解释?”

    姜盈的头发由白变黑,海恩明明已有精神力失控的迹象却至今丝毫不显,要说这其中没有什么关联,克洛萨一万个不信。

    海恩镇定自若。

    “科特那时候,姜盈是陪科特的妹妹科兰到场的,虽然全程在场,但当时她还没有觉醒,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上;n250星杀退星盗巨蟒时姜盈也在,是因为担心我而自己偷偷留下的。

    可惜当时她才觉醒,又没有机甲护身,她还没有找到我就被巨蟒的精神波动给震晕了,一直到我回到m38星她都没有完全恢复。这事儿有视频和全星际网民做证,当时姜盈出战舰的时候,虚弱到只能被我抱着出来可是大家都亲眼看到的。”

    只要你没有证据,那么就是我怎么说怎么是!

    不服?憋着!

    姜盈:……

    真他大爷的,服气就两字!

    她算彻底觉悟了,什么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那都是骗人的!星际最黑就是她老公了!

    海恩一身正气,“今天的情况纯属意外,但我不意外姜盈的反应。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3s战士了,她能够如此灵活完美地掌握精神力武器的运用,那么精神力幻兽灰狼被制服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了。我认为,关于精神力幻兽,我们终于找到了一条可以行得通的路子了。”

    治愈科特之初姜盈就提过堵不如疏,但那时候可供支持的数据太少,海恩就是有心支持也底气不足。

    但现在不一样了,姜盈这一次纯武力镇压的成功相当有直观意义的证明了疏一定比堵强。

    对话拉到正途,克洛萨也稍微收敛了心机。

    “你的意思是与其一直提防着压抑着精神力尽量不让之失控,倒不如在精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适当地释放出来?”

    “是,科特现在的身体状况就是最好的例证。”海恩其实更想说自己,但他不能说。

    “虽说科特有过一次不完全的暴走,但那一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宣泄?科特现在的身体数据各项都很正常且稳定,而且还在稳速提升中。或许科研总部想要治愈其他精神力失控的机甲战士也可以试试从释放这方面着手。”

    会议室内一时安静得只听得到心跳声和呼吸声。

    释放?那是轻易就可以尝试的吗?如果不提前准备好应急措施,谁能承受万一情况失控无法镇压的意外?

    克洛萨深深地看向了姜盈,“可以请教一下你的意见吗?”

    按理说姜盈就算是3s,她也没有资格参加这种军部高层会议的。说正格的,在座的哪个不比姜盈身份高?

    但很打击人的是,在座的谁也不敢说对上精神力幻兽的时候能像姜盈今天表现的这么出彩。

    克洛萨很眼馋姜盈的价值,但在今天之前他又没把姜盈放在眼里。一个年仅十八岁,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个连社会阅历都来不及奠定多少的小丫头片子而已,有价值也是纯武力输出,入了军部也是被当枪使的定位。

    是以他通过海恩几次表达了想延揽姜盈的意思,但他又不会像社会上那些经济巨头一样亲自抛头露面去请。他觉得姜盈还没有到值得他亲自出马的高度。

    但今天,他不确定了。

    姜盈总在他以为姜盈的能力也就只能如此的时候,再给他意外的惊喜,让人忍不住去想,如果现在再不下手的话,是不是姜盈一转身就会跳到他再也够不到的高度。

    海恩那混蛋怎么就那么走运呢!

    克洛萨饮恨地悄悄握紧了拳头。

    姜盈很敏感,被人觊觎的感觉令她非常不爽,连带着使得她说话都没有好气了。

    “我老公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补充的必要。我不知道军部做事都什么风格,但就我自己来说,当事情已经到了必须要解决的关头,那么什么顾全大局什么谋定而后动都是不自信的变样表现而已,纯属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想解决就去试,就这么简单。”

    话狂得可以,在一屋子带星的人面前更是显得欠揍。

    但现在这一群人谁也不敢看轻姜盈的猖狂了。

    就是这么一个才觉醒不久的3s,解决了困扰帝国多少年的精神力幻兽的问题!就是她,仗着那么一副小小的身躯,看起来瘦弱的体格,赤手空拳制服了一只连机甲都无能为力的精神力幻兽。

    克洛萨原来当姜盈的猖狂是一种年轻人特有的幼稚,但现在他推翻了自己的结论,有一种人,猖狂是魅力!

    克洛萨忽然笑了,如看到自家小辈大放光彩时出于长辈的骄傲,“姜盈说的对,或许我们都错了。我们都太依赖机甲了,以至于我们忘了人类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最凶猛物种。”

    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认同让姜盈更警惕了,直觉这位星军大人一定有后话。

    果然。

    “你的建议我会尽快通知科研总部实行,只是为了事情完美过渡,到时可能需要姜盈你的帮忙,毕竟你是唯一一个我们亲眼看着徒手制服了一只精神力幻兽的人。衷心希望你不要推辞!”

    姜盈:……坏了,掉坑里了。

    老公?姜盈下意识地看向了海恩。

    海恩眼神安抚,对克洛萨说道,“我要求陪她一起。”

    “可以。”

    三个人目光对上,各自全身戒备。

    ……

    科研室。

    李尼塔要求进入科研室的理由太正当,正当到丽娜如果仅通过通讯器拒绝的话,她自己都觉得太失礼。

    战团之间暗自较着劲可以,但大面上总要过得去的。谁也说不好以后会在什么场合需要彼此协作,现在你得罪了他,到时他不配合你给你穿小鞋肿么破?

    丽娜作为副团,还是不敢拿机甲战一团来作赌注的。

    作好安排,丽娜开门出去准备当面拒绝。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李尼塔在看到门刚开的时候就出手了。

    “早就耳闻丽娜副团科研身手两把抓,把把都比男人硬。今天机会难得,请允许我讨教!”

    讨教个屁!谁看不出来他就是想借机冲进科研室啊!

    丽娜暴怒,一边出手反击,一边就要先关上科研室的门。

    可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做到的!

    她和李尼塔还是有武力值上的差距的。

    一个目的是攻,一个目的是守,占据了主攻地位的一方本就有了先天的优势。

    不过几招李尼塔就把丽娜一脚逼退到了门外数米。

    屋内站在门后的博昂几次想找机会把科研室的门关上可就是没做到。

    李尼塔腿风扫到,博昂的小红指甲都来不及出击人就被扫滚了多远。

    盖西没有武力这方面的强项现在也不允许他看着了,他迅速把小灰灰往检测仓里秋漠的身上扔去,然后快速跑向门口,他想接替博昂去关门。

    李尼塔一伸手轻松止住了门要关的趋势,他还有时间扭头冲着丽娜回礼,“承让。”

    话落推门,盖西被推坐到了地上。

    博昂急地叫出声,“秋漠--”

    李尼塔抬步进门,“这叫声可真让人心紧,秋漠同学还没醒吗?那小灰狼是不是也……啊!”

    声音戛然而止,李尼塔正对上了从检测仓里自己爬出来的秋漠。

    一身光果,结实的肌肉彰显着无穷的力量。

    “你是?”秋漠并不熟悉眼前这位。

    博昂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了秋漠,以身体遮挡住了秋漠的重点部位,“不知道自己是有男人的人了吗?能不能检点些?能不能?丢人现眼!”

    话说的那叫个埋怨,但谁又看不出博昂眼里的万千惊喜。

    秋漠醒了,小灰灰消失了。

    他男人回来了!

    呃,看外形,好像也没什么后遗症。

    不行,还得赶紧回家做个验证才安心。

    盖西这时递过来衣服,博昂忙手忙脚就给秋漠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不忘拿白眼翻李尼塔,“看什么看?没看过男人啊?还懂不懂礼貌了?要不要我脱了给你一起看?”

    李尼塔表情晦暗地转过了身子。

    是他来晚了吗?以刚才丽娜等人的表现,好像那时候秋漠还没有醒。

    真遗憾!

    秋漠穿好衣服,三人一起向外走,却被李尼塔拦住。

    “秋漠同学,精神力失控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虽然秋漠同学暂时看起来没有异样了,但秋漠同学还是做一下身体数据的采集比较保险。如果秋漠同学愿意,我可以带你到机甲战三团或者军总部。”

    秋漠还不是军人,李尼塔不能逼迫,只能语言劝导。

    丽娜过来抢先道,“劳李三团费心了,机甲战一团会负责秋漠的身体数据采集。”

    如果说姜盈是第一个徒手制服了一只精神力幻兽的人,那么秋漠就是第一个精神力暴走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后没死反而还恢复了正常的人。

    价值方向不一样,但同样有价值那是肯定的了。

    自然谁也不想放过这样的秋漠。

    秋漠面无表情地站着,“二位让让,我母亲刚过世,我得为母亲送终。其他的事情等结束再说的。”

    丽娜和李尼塔的表情同时一僵,忘了还有这么一出了。

    这样的解释简直令人没有拒绝的余地。

    丽娜和李尼塔让开了路。

    秋漠带着博昂和盖西快速离开了机甲战一团。

    李尼塔再看丽娜,“刚才秋漠在注射稳定剂后有进入检测仓吧?那时候采集到的身体数据我看一下。”

    看你妹!“哦,因为你突然来敲门,我受到惊吓一下子按到了删除按钮,真遗憾。”丽娜抬步回科研室,甩手关门,咣。

    李尼塔也不生气,现在不让他看他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军总部如果下命令让你交数据报告,你敢不交?切!

    ……

    莫宛宁的葬礼是秋家负责的。

    他不负责都不行。

    来自帝国各地的网民们自发来到秋家门外“表示”了哀悼之情。

    这“表示”包括下单请快投智能在秋家门外放置仿真菊花和电子蜡,能来的就亲自来放置还想如果可以希望亲自送一送莫宛宁。

    仿真菊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堆越高,电子蜡的亮光既然是白天也是好亮一片光源,聚集在秋家庄园门外的人群也在迅速增多着,这样的态势已经容不得秋家想简单了事了。

    秋仁昌被即时拘捕了,等待他的是审判的流程。但这落在秋家人的眼里,这也意味着有可以缓和的余地。

    为了给秋仁昌给秋家挽回名誉,秋家表示,莫宛宁的葬礼将在第二天隆重举行。

    地点就设在了秋家庄园,秋家门大开,做出了欢迎任何一个愿意送莫宛宁最后一程的人的大家族姿态。

    谷思一病不起,主持葬礼的是谷立秋。

    发生意外的当天,谷立秋恰巧在外星球有急事要办,她离开秋家的时间正好是秋漠去而复返的时间,她又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刷网不离手,这么一错过,等她再返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她气母亲老糊涂了不该让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但这种时候再气又有什么用呢?她一边忙着给秋仁昌请律师准备在审判的时候脱罪或者减刑,一边还要深表伤痛和自责的为莫宛宁举行葬礼。

    事实已成事实,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挽回秋家的形象。

    谷立秋一百二十岁了,也算的上是老太太了,她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外在形象。

    对莫宛宁的灵柩哭,对来宾哭,对媒体哭,一口一个“大姐回来晚了没能及时阻止事情恶化”,一口一个“阿昌对不起你我秋家对不起你如果可以我宁可死的是自己”。

    谷立秋没有像她妈谷思那样拒绝承认秋仁昌的罪行,她偷摸做的是如何才能给秋仁昌脱罪,但表现出来的一定只有万分自责万分愧疚。

    身在社会江湖浸染太久的谷立秋太精通为人处事了,来人多是压力也是机遇,如果表现得够好,秋家的形象就此反转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谷立秋一百二十分地发挥着自己面善的优势,自己年老的优势,以一个老太太的形象哭得完全没有了体面,甚至几度差点晕厥。

    于是,但凡看到的人都不忍苛责秋家了。

    也对,一个果子坏了并不代表一整棵树都坏了不是吗?人得辩证的看事物关系,一杆子打翻一艘船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秋家的形象在回温,如果没有后来姜盈等人到来的话。

    秋漠到了。

    博昂到了。

    姜盈等人都到了。

    继上次直播之后,人们再一次看到了废f小队合体出现在人们面前。

    只是这次谁都没有心情表示崇拜。

    莫宛宁的事情太过沉重,你不知该心疼她的遭遇,该痛恨她的懦弱,还是该同情被留下的秋漠。

    作为精神力幻兽实体出现还能恢复正常的秋漠,作为徒手战败了精神力幻兽的姜盈,这两个人现在的令人注目程度可以想见,只是大家都礼貌地暂时不去打扰。

    姜盈等人送上了真正的菊花,数百束正常大小的菊花将莫宛宁的灵柩围了起来。

    秋家原来用的是仿真的,这在星际时代很常见,毕竟不是谁都有能力去承担这份开支的。

    秋家用的仿真花其实也不便宜,但当有真的对比时,这事儿就变味了。

    --你秋家就真的用不起真的菊花吗?你秋家是毁了莫宛宁一生的罪魁祸首啊!哪怕只是为了表示歉意你也该用真菊花来送莫宛宁最后一程不是吗?

    以谷立秋为代表的秋家人个个哭得泪雨磅礴,以秋漠为首的姜盈等人却是个个面无表情。

    那时候人们还觉得,啊,秋家人大部分还是有良知的,还是知道对不起莫宛宁的。但现在有了对比再一看,卧槽,太假了!真正的悲伤根本不需要眼泪来表达,就秋漠等人,一看就觉得自己都跟着心痛了。

    --特么的秋家原来是在演戏么?我们人人欠你一个演技金奖啊!人渣家族!

    谷立秋多精明一个人,一感觉到现场的气氛扭转了,她立刻主动出击了。

    “秋漠你怎么才来!昨晚就该你守灵的,但怎么也联系不到你。还好有你的弟弟妹妹们帮你守灵!快来给你母亲上香,求她不要怪罪于你。”

    对于亚裔来说,守灵是对已死之人最后的孝道了。如果连守灵都做不到,这个人无论以后多么挽回形象,在孝道这方面也是永远的不及格了。

    谷立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快准狠地戳出了一刀。

    秋漠不说话,对谷家人,他一向都无话可说。

    但他不说话可不代表着其他人不说话。

    博昂今天没有染小红指甲,一头妖娆长发也规规矩矩地束在了脑后。

    “秋漠倒是想来给莫姨守灵,但没办法,精神力暴走的他刚恢复,如果他那个时候重返秋家,只怕会受到刺激再次暴走。莫姨一生委曲求全,最后的路还要看着儿子失控发疯吗?秋漠做不到。不孝就不孝吧,人活着才有资格谈孝或不孝;人都死了,再做孝道也不是孝道了,那叫借机树立自己的形象。”

    谁有什么目的谁清楚,有不清楚的,我博大爷就帮你们解释解释清楚。

    现场发出齐声一嘘。

    现在他们才注意到灵柩两侧跪着的秋漠的弟弟妹妹们,从一开始到现在那眼泪就没停过。

    以正常经验来说,这种时候如果不哭晕过去也该哭到眼泪都没了吧?

    可看人家的状态,再哭个三五天好像也没有问题。

    源源不绝太神奇了啊!呵呵,要说没借助外力那都不可能。

    谷立秋心里恨博昂这么不给面子,正要委婉训斥,却被姜盈抢了话,“秋漠,给莫姨上香吧。”

    他们来可不是给谷立秋说话的机会的。

    因为这一出,他们都对秋家对秋漠的家人负好感了。

    打脸,开灭,让秋家陪葬,他们只会悄悄地做大事。

    你愿意做形象你自己做去,有你做不出的那一天!

    秋漠重重地看了一眼谷立秋,直看得谷立秋从脚底发凉人止不住地抖。但秋漠还是什么也没说,绕过谷立秋来到了莫宛宁的灵柩前。

    灵柩的棺还没有盖,能直接看到莫宛宁的遗体。

    秋家人倒是知道把莫宛宁遍体打伤给遮起来了,可是单看那一张老如残烛的脸就知道,莫宛宁生前又何曾被善待过。

    秋漠身子一震险些一头栽倒。

    博昂赶紧抢前一步扶住他,“秋漠。”

    “我没事。”秋漠推开博昂,规规矩矩地上香行跪礼,正常的一点没有昨天精神力暴走的影子。

    博昂和姜盈等人跟着上了香,还每个人都给棺中的莫宛宁献上了一支莫宛宁生前最爱的百合花。

    人群又是一声惊呼,虽说用金钱来表达心意有点浮夸,但这种时候还能花大手笔给死人献真花,这钱花的那就是真心意了。

    再对比秋家,灵堂做的够大,看起来很隆重,但这隆重更多的是各地来的众多网友们撑起来的,秋家真做什么了?用催泪剂催哭,摆仿真菊花,放置在一侧供来宾们小憩的地方摆着的吃食都是最廉价的营养剂。

    什么都怕对比。

    忍不住就有人猜,秋漠和秋家闹到这份上,秋漠会把莫宛宁的骨灰给带走吧?

    谷立秋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她不会允许的。

    莫宛宁是以秋家媳妇儿的名义死的,那么骨灰也得放在秋家祠堂才行。如果让秋漠带走了,他秋家的颜面何在!

    谷立秋全身戒备,等着秋漠提出这个要求时她好如何的大义凛然地拒绝。

    嗯,这是一个很好的绝地反击的机会。

    可惜秋漠没给她机会。

    秋漠站到了谷立秋的面前,依然面无表情。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真的一个字都不想说。

    “我们曾经约好过,只要我进入机甲战团成为一名真正的机甲战士,那么秋家就会允许我带走我妈。虽然现在我妈已经过世了,但我希望秋家还能信守承诺。我会在正式成为机甲战士的那一天来接我妈,请你们务必在那之前好好保管好我妈的骨灰!”

    --记得啊秋漠,一定要来接妈妈啊,无论妈妈那时是继续躺在床上,还是已经完全康复。

    这是莫宛宁临死前曾对秋漠强调过的话,但秋漠那时候以为莫宛宁只是在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奋斗的目标。现在想来,那话更多的是想提醒他,就算是骨灰,也不想继续留在秋家吧?

    莫宛宁懦弱,却不狭隘,她怕自己死了之后秋漠会没了奋斗的目标有可能一蹶不振,所以她提前为儿子巩固了目标。

    她想的是只要儿子走到了正式机甲战士的高度,那么那个时候,丧母之痛也该淡化了。

    秋漠能感受到这份用心,所以心才更痛,所以才会精神力失控到幻兽实体现身。

    但他现在不了。

    妈妈已经不在了,他如果连妈妈的最后一个心愿都不能达到的话,就真的是罔为人子了。

    谷立秋完全没料到秋漠这样的反应,虽然很震惊,但她还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秋漠你何必揪着过去不放?你姓秋啊!秋家才是你的根才是你的倚仗!你以为你的学籍为什么能在帝国第一学校一直没有被免去,都是因为你姓秋啊!你……”

    秋漠冷声打断,“我回去之后会马上发出退学申请。我要放弃帝国第一学校的学籍,我要改去圣盈纵衡学校,我会以圣盈学子的身份参加此次军部招考!我是姓秋,但秋是我妈给我的,跟你秋家没关系!”

    “什么?你要退学?我不允许!”谷立秋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把秋漠找回来本就是为他的价值,但如果他离了帝国第一学校,离了秋家,他再有价值也不是秋家的了啊。

    谷立秋又急又怒,“你想想自己的前程,不要鲁莽行事,你……反正学校不能通过你的申请的!不会!”

    这种事情万万不能开头,否则将一发不可收拾。

    秋漠扯嘴露一抹嘲讽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你阻止不了”。

    谷立秋想抓住秋漠再说些什么,但秋漠已经转身离开了。姜盈上前挡住了谷立秋。

    面对姜盈,谷立秋不知为什么就先心颤了。

    当初在帝国第一学校校长办公室初见姜盈的时候谷立秋就有这种感觉了,现在她更是后悔没有早早跟姜盈搞好人际关系,反而还把人得罪了个彻底。

    明显能感觉到姜盈有什么话要说,谷立秋一方面觉得还能有什么话比秋漠要脱离秋家更打击人?一方面又觉得,是姜盈啊,姜盈在学校的表现一看就不是吃亏的主,她要做什么?

    一种不好的预感很快从心口扩散到全身,谷立秋居然无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姜盈顺势再进一步,声音压低,“听说格多校长也称您一声姑妈呢,那不知道您这位大侄子有没有跟您提过雷姆的事情啊?谷校董,希望您尽快通过全体废f的退学申请。”

    这是威胁!谷立秋压抑不住地颤抖着,姜盈在威胁她!

    在姜盈没有觉醒之初,格多曾用过什么样的手段好逼迫姜盈离开第一学校谷立秋就算不知道详细的内容也了解大概的。

    可是雷姆都死去这么长时间了,她到底从哪里查出来的?

    “秋漠身体刚恢复,暂时受不得刺激,所以接下来的流程就不参加了。有劳谷姑妈打理了,等秋漠身体完全康复之后会登门道谢的。”博昂没忘了临走之前还替自家小狼狗完善一下对外形象。

    看着一群人声势浩大地来了,又威风凛凛地走了,谷立秋站在原地好半天同回过神来。

    突然众人一声惊呼,只见谷立秋一头栽到了地上,头正好是朝着莫宛宁灵柩的方向。

    报应,这是报应啊!在场的人,包括谷立秋,心里都非常清楚。

    ……

    虽然雷姆早就死了,但胖达莉兹和科兰等人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追查雷姆和格多校长之间的关系。

    一开始纯粹是为了姜盈,但后来也为了自己。如果不把真相查出来,那自己曾几次三番被人打断腿不是白打了?

    而且自从他们跃级觉醒之后,他们再查起事情来也不像原来那么备受制约了。

    他们现在的脸就是活招牌,不主动联系人都有人上赶着过来沾光拉关系了,就更别说他们主动求人了。

    从n250星回来以后,他们再次找到了原来那些有可能有线索的某些同学。曾经各种搪塞各种拒绝的高级同学们这次一反常态把自己知道的不管有用没用都说了出来。

    最难能可贵的是,某同学还提供了一段视频。

    视频不是特别清晰,看得出来不是特意录制的。是某同学在录制别的事情时无意中扫到的。

    格多和雷姆站在校长办公室窗前的身影很明显,说什么不太清楚,但能感觉到格多是如何的委以重任,而雷姆又是如何的即将奔赴战场的那种激动和雄心壮志。

    看时间,正好是姜盈因为群殴而被赶出学校的前一天。

    假设雷姆就是格多校长的枪的话,那么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一再有人阻止他们追查事情的真相了。

    毕竟如果只是私人恩怨,按理说雷姆实在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雇佣黑道那么多打手不需要钱啊?雷姆一个区区d级,家境也就一般,基本上不可能承受这份支出。

    有了这样的推断,再让秋漠利用黑道的关系很快就查出了当初雷姆和某些黑道打手的交易内幕。

    据说雷姆只是出面谈合作,雇佣金则是分别从不同账户直接打入打手账户的。

    姜盈推断,应该是格多为了保险起见,避免从雷姆那再转一次从而留下什么痕迹才这样做的。但殊不知,这样留下的痕迹更多,只要遇到那个对的人。

    原来他们也只能查到这儿了,正一筹莫展如何继续向下查以拿到更确切的证据时,他们遇到了维希。

    维希是能侵入网络后台那种的超能人。

    妞妞说她妈说过,就算维希是废f,只要维希的脑子还在,他一样不会愁吃喝。

    维希入侵了某些银行账户,查出了所有汇入款项的账户详单。

    再顺着这些账户详单往上查,这回真正确凿地指向了格多。

    拿到第一手证据的他们还没来得及施展反击呢,秋漠的妈妈意外过世了。

    谷思谷立秋等人只想到了秋漠可能会因此报复秋家,毕竟他已经把秋家庄园毁得差不多了,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秋漠等人会连帝国第一学校也不会放过。

    学校有四大股东,秋家是最大的那份,这也是秋漠入学后只要他不说自己的身份就不会有人察觉出来的原因。学校直接在根里给你掐死了,你还能查出什么来?

    格多跟秋漠相差的年纪很多,但从亲缘上来说,也算得上是秋漠的远方堂哥了。但他没资格姓秋,因为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秋家对这些嫡庶规矩特别在意,再加上格多的母亲也不是亚裔,所以即使他可以凭借能力让秋家把他接回来代理帝国第一学校,但他也不能改回秋姓了。

    当年秋漠被陷害闹出了人命,背后执行者是格多,格多的背后却是秋家。也就是说当年的意外不过就是秋家自导自演只为了把秋漠光明正大赶出秋家。

    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了秋漠这一方。

    姜盈等人都是“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打脸”的那种人,如今机会来临,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收手!

    刚好你帝国第一学校不是还不放手废f们吗?这回把你们的老底都揭出来,看你们放不放!

    莫宛宁的过世不仅是对秋漠的打击,对废f小队也是。

    都是一群父母不怎么有良的人,好父母的太少。莫宛宁临死前还要为了秋漠扫清前进的障碍,这对他们来说太伟大了,他们觉得如果不做些什么都对不起这位不曾见过的莫姨。

    谷立秋算反应快的了,她恢复理智后立刻联络了格多想应对方法。

    格多不愧是一路靠自己爬上来的,架子说放就放简直不能更快,他亲自找到了姜盈求情。

    他知道找秋漠没用,因为他也是秋家人。

    他求姜盈只要不曝光,那么他可以马上就办理废f们的转学手续。转学和退学一字之差,意义可差远了。

    姜盈同意了,却在废f们的转学手续办妥之后马上就曝光了一切。

    黑,就是这么的浑然天成!

    嗯哼,现在还是家风!

    ------题外话------

    感谢ruby2004,158*1536和漸漸遺忘鍀殤的月票!都是真心喜欢我们小怂和海恩大大的小仙女们啊~不是我说你们,你们的喜好真是眼光毒到呢~祝开心~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