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1 被老公教育了,累得慌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等人公开到星网上的证据太确凿,雷姆的死再次进入众人的视线。『→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la

    雷姆的父母也不是好惹的,那时候就曾要求学校给个说法,但理由太牵强没有站住脚,反而被格多倒打了一耙。

    那现在就是完全反过来了。

    --我好好的一个孩子特意交到了你们学校,结果却成为你格多校长用来达到私人目的的工具。凭什么?

    --我儿子最后死得不光不彩,你敢说这其中没有你的原因?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因你背负了那么多黑暗的事情,这心里能没有压力?压力过大能不扭曲?扭曲过度能不出意外?

    --就是你格多间接逼死的我家孩子!

    --你那时候还敢当着全星际人民的面说学校一点责任都没有,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你赔我家儿子的命来!

    因为雷姆的直接致死原因并不包括格多,雷姆的父母也知道讨不来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公道,于是他们就在星网上大肆口诛笔伐。

    反正我儿子不能白死,不能让你偿命也得让你的名誉陪葬!凭什么我儿子死了你却还能在校长的位置上继续作威作福活的好好的?这不公平!

    雷姆的父母天天声讨格多,在道德上谴责格多,那么以胖达的父母,科兰的父母为代表的废f们的父母们就正式对格多提起了诉讼。

    废f们可是实打实遭受过打手们的施暴,当时警司也还有抓到部分打手的视频存证,但那时候没有确切的证据,废f们只能自己忍。现在不一样了,原来竟是一校之长在幕后操纵,只为了阻止他们追查姜盈被赶出学校的真相。

    这哪里是一校之长了?这就是个黑社会啊!

    告他!

    格多还没来得及找姜盈质问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他就被警司的人带走了。

    帝国第一学校的声誉一落千丈。

    这还不算完,除去秋家外的三大股东也没有跟谷立秋打招呼就开始悄悄地转让股份了。等谷立秋知道的时候,某个暗中收买了其他三家股份的大手一跃超越秋家成了帝国第一学校的最大股东。

    秋家上百年的基业帝国第一学校至此易手。

    谷思得知消息后一口气没上来,撒手而去。

    秋仁昌在狱中得知了此消息,自知愧对秋家的他没等到第二天死刑执行就在当晚自杀身亡了。

    诺大的秋家没落了,就剩下了一个谷立秋。

    早在秋仁昌被判决死刑之时,谷雪就带着孩子们跑了,带着所有能带走的从秋家这么些年捞到的钱财。

    谷立秋一夜之间像老了一百岁,每天到帝国第一学校上班的路上都会引来不少人的指指点点。

    但没有人同情她。

    关于报应这种事情,大家的三观还是站得稳的,必须乐见其成!

    ……

    与秋家和帝国第一学校的没落正相反的是圣盈纵衡废f私立学校的崛起。

    废f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投奔桑德鲁老爷子,唯一在意的就是万一自己去了,一没有觉醒二又丢了帝国的官方补贴怎么办?

    但现在问题解决了,所有圣盈纵衡学校的学子都可以在入校之初就签订就业协议。只要通过食货帝国的考核,那么就可以赢得在食货帝国的工作机会。

    能找到一家愿意接收废f就职的单位已经特别不容易了,然后这次接收他们的还是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会未来无限的食货帝国。

    别人上学是往里没头儿的砸钱,他们则是准备着赚大钱,这事儿太合适了好吗?

    姜盈的声望越高,相应的圣盈纵衡学校的名声就越大,在姜盈的星网账号亲自转发了一条食货帝国的确有和圣盈纵衡学校合作的官方声明后,圣盈纵衡学校的招生终于不再是问题了。

    废f们高高兴兴地开始到圣盈纵衡学校上学了,姜盈却没有到。

    因着秋漠的事情,姜盈觉得自己目前无法面对桑德鲁老爷子。

    对于她来说,桑德鲁老爷子是她最尊敬的师长,奠定了她操控精神力的基础,把她推到了大比这个人生道路的转折点上,促进了她人生的升华,给了她另一种新生的可能。

    这样一位人生导师居然在暗中进行着违法的事情,姜盈接受不了。

    尽管她并没有揭发,可是她也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

    是,秋漠是说一切都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但作为老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竭尽全力地劝说与阻止吗?你怎么还能再推上一把呢?

    秋漠的精神力状态只是暂时稳定下来了,但后来通过丽娜的再次采集身体数据显示,他和科特以及海恩的治愈情况完全不一样。

    科特和海恩现在是同精神力幻兽共存的这么一种关系,大家相处友好,关系和谐。

    但秋漠不是。秋漠的身体数据显示纤维化的隐形危险还在,小灰狼随时都有再次暴发的可能。

    而这一切的原因难道不该归因于桑德鲁老爷子的违法研究吗?

    你再致力于解药研究,但在最终解药出世之前,秋漠现在的身体就是个不定时炸弹。

    而且军部的通知也下来了,还允许秋漠继续参加军部招考,只是如果他再有一次精神力失控的意外出现,哪怕并没有严重到精神力幻兽实体出现,那么无论当时他是什么身份什么情况,他都得必须停止一切,然后主动到军科研总部报到,做科研者们的“研究小白鼠”。

    秋漠不答应也得答应,这是帝国不追究他的精神力幻兽毁了秋家的建筑物以及好几条人命的条件。

    秋漠的事情是姜盈烦躁的原因之一,那么科兰等人就是姜盈烦躁的原因之二。

    自从知道桑德鲁老爷子也对科兰胖达莉兹三人同样做了手脚的时候,她就找了个恰当的机会悄悄安排三人到丽娜那里做了身体数据采集。

    当然这真正的目的姜盈是瞒着三人的,她只说因为秋漠的意外就当预防了,希望三人提前做个身体检查。

    三人不疑有他,乖乖任查了。

    结果出来后丽娜悄悄告诉了姜盈,的确像桑德鲁老爷子说的那样,情况比秋漠的好太多。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刺激的话,基本不会像秋漠那样突然精神力失控。

    可能这也是他们三个只能觉醒到a,而不是像秋漠那样一举跃到2s的原因。

    但姜盈还是不放心,她要绝对的稳定!而不是基本稳定。

    因为这些,姜盈不想看到老爷子,也不想看到跟老爷子有关的任何人和物。

    她郁闷地把自己关在了家里,也不上心做饭吃饭了,也不主动申请夜生活了。

    关一天海恩没当回事,关两天海恩寻思着这也是自家孩子长大了想的多了的成熟表现值得客观鼓励,但关到第三天的时候海恩忍不了了。

    原来两天一夜生活的频率就是在极力克制了,他还准备着再不行就要打破旧规则改行新规则呢,结果姜盈现在这是要连两天一夜生活的频率都保证不了了?

    不行,饿的慌。

    自家孩子还得自家管。

    今天下班后海恩就着急忙慌地赶回了家,进门就从骑士那里得知,姜盈果然像前两天一样把自己关在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海恩简单洗漱后来到了二楼姜盈的房间门口。这个房间真是好长时间没用过了,他都快忘了自己家还有这么一间画风格格不入的房间了。

    “姜盈?我下班回来了。”海恩意思意思敲了下门,然后一边推开门一边说道,“晚饭你想吃什么?我去做……姜盈!”

    推开门就看到姜盈面朝下的趴在她那张粉红蕾丝的大床上一动不动。

    海恩吓了一跳,几大步跨过去抓住姜盈的手臂就是一掀。

    松了一口气。

    人好像只是,睡着了?

    海恩吓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姜盈迷迷糊糊地睁眼,“老公?你下班回来了?那你想吃什么自己做啊。我不想吃,先睡了。”

    姜盈再次把头扭回了脸朝下的趴睡姿势。

    海恩:……这么睡她就不怕憋死?

    而且一起睡了这么久了,也没发现她还有这个睡姿习惯啊?

    海恩大手托回姜盈的脸,“我记得早晨你就没吃,那中午吃了吗?”

    姜盈不说话,只抬手一指床头柜,那上面还放着几支营养剂的外包装,意思是吃过了。

    海恩扫一眼就看出来了,全是芥末味的。

    这个现象也是好久没出现了。

    “你睡得着?”海恩大手托着姜盈的脸,坚决没让姜盈再次把脸埋回去。

    姜盈委屈地闭着眼撇嘴,“睡不着!所以我在尝试新睡姿。”

    啊,明白了,怪不得她原来没有这样睡过,合着今天是第一次。海恩失笑出声,“那新睡姿有用吗?”

    “刚才你要是不来打扰我就有用!我都快睡着了!”对于不能再趴回去继续睡,姜盈睁眼瞪海恩,表示再不让她睡她可真翻脸了啊。

    “你确定你的睡着不是憋到昏迷憋着的?”姿势不对,情绪不对,能睡着得是多么心大啊。海恩觉得不能再放姜盈这么任性下去了,“还没有想通?要跟我谈谈吗?”

    姜盈“噌”一下就坐了起来。

    “你为什么看起来像是一下子就接受了?喂,你是军人吧?打击犯罪不该都是你骨子里的本能了吗?你觉得老爷子的做法没问题?你为什么不揭发他?假如放任不管,你就不怕有朝一日老爷子为了自己的研究取得进展就大肆流出各种催化剂?”

    姜盈早就想跟人说一说了,但这种事情她又怕跟海恩说了再给老爷子的罪名加重。

    海恩的军人身份她还是介意的,她想的是,如果她不提,那么海恩是不是会看在她的份上忘了老爷子的事情。

    对,她就是再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她也不忍心老爷子真的就此被抓入狱。

    姜盈憋了三天不说话已经到极限了,本就不是能存住话的人。

    如今被海恩主动打破了壁垒,她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今天有秋漠,有科兰莉兹和胖达三人,明天就有可能有更多的人。圣盈纵衡学校的人现在可是不少了,如果他再对别人下手呢?听说搞科研的人都对自己的科研项目有种病态的执着,如果没有达到他最初的目标,他就会一直研究一直研究直到研究透彻,或者不能研究。”

    如果科研项目是有利于社会向前发展的,那么这种精神必须是一种值得景仰和喜欢的精神。但如果科研项目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呢?

    “你真的不怕老爷子一错再错下去?废f就算不觉醒,但只要找到自己人生的正确路子,只要心境放开,我不觉得废f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就一定得觉醒吗?老爷子的方法虽然暂时有用,但更多的可能是会提前结束废f的一生啊!你就不想阻止他?”

    海恩静静地从头听到尾,觉得姜盈的想法跟他所预料的倒也不差。

    一般人都会有这种疑虑和担心,这种情绪反应也是正常的。

    更何况老爷子对姜盈的意义非同一般。

    “你先别想老爷子的做法,你先想想你自己,想想你没有觉醒的时候还顶着废f大帽子时的自己。那时你满脑子想的是就算不觉醒也可以找到自己的生存路子吗?你就没有做梦都想着觉醒觉醒?”

    怎么没有!她嘴上说自己就算是废f也会过得好好的,只要她有足够的钱,但她的梦里却不是。

    连被小兽爷吓死过去的时候她做梦都是自己觉醒了之后的人生。

    这是人类的一个劣根性。社会认知是一种特别潜移默化深入骨髓的东西,有些事情你理智上认为它是不对的,你并不认同,例如废f就是没用;但你的潜意识里其实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你会在某种情绪低落的时候忍不住去想,废f可不就是没用。

    打个比方,所有人都会说钱不是万能的,我们的生活中还有各种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但当你没钱的时候,不用别人怎么说你,你自己都知道,没有钱就是行不通的。

    姜盈可以在外人面前梗着脖子扬着下巴不服地表示“我就是废f也没有理由必须承受你的歧视”,但她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在急切地期盼着“什么时候觉醒呢那时候她才能实力打脸回去啊”。

    海恩道,“秋漠是自己主动找上老爷子的,科兰莉兹胖达三人虽然不是主动的,还一直被隐瞒至今。但我相信,就算老爷子明着说了,三个人也不会拒绝。对于废f来说,有可能觉醒太诱惑了,基本不会有人抵抗得住。”

    “所以老爷子才该从他那里就把这种风险扼杀在摇篮不是吗?他是老师啊,他……”

    海恩摇头打断姜盈的话,“你不要陷在你的思维套路里走不出来,你先听我说。供求决定市场!帝国已经形成了歧视废f的风气,废f自然就会在这种风气的压迫下寻求可以摆脱的可能。我相信在背地里偷偷研究这方面的人不只是老爷子一个。”

    “然后呢?你这是觉得老爷子的行为还情有可原?大势所趋?”姜盈都有些摸不透海恩的想法了。

    海恩失笑,“那倒不至于。而是老爷子说的那句一时的方法错误不代表整条路子就是错的这一说法,我能接受。这事儿总归还要说到废f的个人价值和社会地位上,只要这些不改变,那么利用药剂或者别的什么违规方法强行刺激觉醒的行为就不会停止。”

    姜盈对于海恩的话叹为观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身为军人的海恩竟比她的接受度还高。

    “你是军人啊老公!你的成长经历,你的生活环境不该是会让你养成零容忍一切犯罪的原则吗?你这样的三观非主流啊,老公!”

    姜盈盘腿坐着,对于海恩每每表现出不同于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之外在形象的腹黑本质,她表示都快要坐不住了。

    知道你黑,但都黑到了三观上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想她一介老百姓还知道哪怕犯罪者的初衷多么的被事态所迫,但你犯罪了就是犯罪了,你就是不对的。

    对于姜盈老是打断他的话,海恩表示不满,于是他一句话怼了回去。

    “那你怎么不去揭发?老爷子犯了罪应该是他被关进警司,怎么倒成了你把自己关在家里?”

    “我,我那是……”姜盈说不出话来了。

    海恩叹口气,“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是个帝国法律的坚定拥护者。我不是说你这样的三观不对,而是希望你不要被固有的思维定式给限制。是,犯罪是不对的,但那针对的是破坏了受害人的利益而言,同时犯罪人从中得到了利益。老爷子的事情不一样,受害人有吗?接受了老爷子方法的人觉得他们是受害人吗?而老爷子又从中得到了什么利益?”

    “古地球时期曾流传这样一句古话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第三方甚至第n方你有什么资格或者立场来指手画脚?不管你是朋友也好,你是家人也好,你担心你朋友或者家人的身体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你一个站在事外旁观者的立场,你没有指责的权利。”

    “可是,但是……难道要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吗?到时如果一发不可收拾怎么办?”姜盈觉得要反驳不过来了。

    “你给自己的定位又偏差了。”海恩总是那么的一针见血,“就算发展下去又如何?就算一发不可收拾又如何?这是你的责任吗?你仅仅是初初觉醒了3s就已经把自己摆到了忧国忧民的高位上了?姜同学,你膨胀的够可以啊!”

    姜盈突然遍体冰凉,是吗,她不知不觉地把自己摆到了那样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了?

    “我是军人,我的职责包括打击犯罪,但我不会因为自己的职责就去大包大揽,看到犯罪不管不问就是打击。这就不是打击犯罪了,而是我在维护自己所谓的军人职责的形式主义!”

    看到姜盈并不是很理解的表情,海恩进一步解释。

    “就像身为老师的人,你不能说因为你是老师,你就觉得自己随时都有教书育人的职责,你就能随时随地看到不顺眼的事情就一通指责教育。没有事情简单到就是你所看到的样子,你不知道的内情多了去了,谁又有资格站在仲裁者的角度上来公正判断谁是正义谁又是邪恶?”

    “说到底正义也好,邪恶也罢,它们并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这种事情总起来说还是主观性比较多的,我们不能拿自己的主观意愿去规范别人的。”海恩做下总结,“事态严重的时候,帝国下令命我出手的时候,那么我必定义不容辞鞠躬尽瘁。但在那之前,我们不能把自己摆到执法者的位置上。”

    姜盈被说动了,可又不愿意这么快就倒戈。

    “可,可我们明明能提前预防的啊?”

    “你能预防什么?如果有人铁了心的要杀人,你能劝得了他一回还能劝第二回第三回?再者,还有一种可能是,如果接下来的研究是成功而不是失败呢?你就是提前扼杀了人类前进的可能!”

    姜盈表情扭曲,要不要说的这么吓人。

    “想想你觉醒之后,你没对科兰说过也要帮她觉醒吗?那时候你想的是什么办法?没有因为小银杏的存在就想到是不是也可以帮科兰找到类似的途径?虽然秋漠现在的身体状况有隐患,但我们不能否认老爷子的方法效。如果你担心,又何不换种方式担心?”

    “什么方式?”

    “加入到老爷子的研究中!和他一起去研究,一起去找到正确的方法!”

    至此姜盈完全败北。

    在得知秋漠以一介废f的体质能够干倒一个b级的时候,她那时候不也想过要研究秋漠的身体?要说研究刺激觉醒的药剂是违法的,那么研究人的身体不就是更违法了?

    海恩有一句话说对了,这种事情最终还要看谁从中得到了利益。

    如果是研究者,那绝对叫违法;但如果是受害者呢?虽然他们也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这种风险却是他们提前就做好心理准备觉得可以承受的,那么外人又何必横插一手?

    折磨了姜盈三天的纠结这回总算想通了。

    姜盈扑上前就给了海恩一个大大的么么哒,“老公棒棒哒,老公我爱你。”

    海恩正准备把人按进怀里趁机吻个够本时,姜盈却又快速地退开,然后跳下了床,“可饿死我了!老公你下班也没吃东西呢吧?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啊?”

    姜盈光着脚向门口冲,“营养剂真的很难吃啊,我是怎么吃得下去的呢?现在想想都反胃。不行,我要吃顿红烧土豆块好好安慰一下自……自……老公?”

    面前的门变成了海恩。

    要冲门而出的姜盈这回正好冲进海恩的怀里。

    疑惑还未来得及升起,倒是先感觉到了海恩胸膛的烫度和硬度。

    和曾经精神力失控的时候都有得一拼了。

    姜盈的脸爆红,赶紧撤身,“抱歉啊老公,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也不能全怪我不是?谁让你这么快就挡在我面前了。”

    习惯性的道歉之后也得拉别人一起入罪。

    姜盈的小心机此时落入海恩的眼里都变得可爱了。

    大手抓住小手往怀里一收,想撤手?没那么容易。

    “我也饿,特别饿,都饿了三天了,你要不要先喂饱我?”

    海恩低头凑近姜盈那张爆红的脸,姜盈下意识地闭眼扬头,准备迎接海恩落下的吻。

    但!是!什么也没有。

    海恩低低地笑起,姜盈睁眼才发现海恩就停在了她眼前不到一寸的位置,但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吻下来。

    “看来你也饿是不是?”拇指划过姜盈有些发干的嘴唇,想,他怎么会放任姜盈三天不上岗呢?太暴殄天物了。

    这种浪费的习惯必须不能养成!

    姜盈羞恼海恩的逗弄,正要反唇相讥的时候,海恩向前一凑,终于印上了两人都在本能渴望的吻。

    细细地揣摩,小心地探求。

    海恩本来是急切的,可等肉到了嘴边上,他倒不急了。

    上好的佳肴啊,本就值得认真又虔诚的对待。

    背靠在门上,将姜盈温柔却又不失霸道的困在怀里,像终于纳入自己狩猎范围的猎物,不急着生吞入腹反而要先逗弄一番。

    姜盈现在的心情很矛盾。堵心的想开了,某些生理渴望就一窝蜂的涌了上来。她当然也饿,心饿。

    本就正是年轻体壮的年纪,关于身体的一些本能欲求又哪里忍受得住。要不然也不会海恩一低头,她就自动闭嘴迎唇了。

    只是当心饿还伴随着胃饿时,这事儿就有点尴尬了。

    温柔缱绻的亲啊亲,胃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声。

    热情亢奋的摸啊摸,胃叫得轰鸣声大到震耳。

    姜盈刚才脸爆红是因为无意中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现在脸红爆就是因为自己不争气的胃。

    这真是尴尬到想无视都不行了。

    姜盈喘着气地勉强推开海恩少许,“老公,等我先去吃饭好不好?要不,你等我先塞两管营养剂的?”

    现在亲亲摸摸阶段胃叫也就算了,如果稍后的嗯嗯啊啊还这样,那可就不只是尴尬了。把男人叫软了也是有可能的啊。

    姜盈觉得自己得未雨绸缪。

    海恩呢,没理她,趁着两人分开他倒是顺势就把姜盈的衣服扒掉了。

    时候把握得分毫不差,姜盈的家居套头t恤才离开脑袋,他下一刻又亲了下去。

    一点没有浪费时间就是这么分秒必争棒棒哒!

    完全不在意料中的反应让姜盈受到了惊吓,于是她又发出了一通巨大的胃叫声。

    海恩笑出了声,但也没离开姜盈的唇就是了。

    “宝贝儿,你可是3s,饿一顿不会有事的,忍着点好吗?啊不对,”海恩突然转攻姜盈的耳后,气息有股诡异的烫,“其实也忍不了多久,我很快就喂饱你!”

    “老公--”姜盈惊喘出声,不知是因为被海恩的话撩到了,还是因为海恩那咬在她耳垂上的一口真疼了。

    海恩轻轻一提姜盈的腰,姜盈自动跟着跳起盘住了海恩的腰。

    海恩像抱一个孩子似的抱着姜盈走回了大床。

    粉红蕾丝的大床。

    海恩眼角余光瞥见有一秒钟的停顿,不过很快就pass了。

    事急从权。

    他人都接受了,还差这点?

    将人压倒在床上,海恩甩掉自己衣服的同时,不忘扯过薄被盖住了两人。

    呃,为了夜生活的质量,他觉得还是需要先暂时限制一下自己的视野范围比较保险。

    ……

    一夜狂奔。

    ……

    事实证明,就算不是3s,饿个一顿两顿还是不影响什么的,顶多就是早晨起来的时候血压有点低,意识不怎么清醒。

    海恩早早起来做了饭,又喂了姜盈半眯着眼吃了,这才上班去了。

    走之前毫无人性地嘱咐,“你要是今天再敢像前三天一样把自己关家里一天,我保证今晚加倍让你清醒!”

    姜盈有气无力地欲指床头的新婚百日计划提醒:是你定的两天一次的频率,我说不同意要更改的时候你死活不答应,结果你却说变就变了?脸呢?

    可一抬手却发现那计划踪影皆无了。

    啊,这是她房间,那计划书贴在他房间呢。

    可是不对啊,这是他房间啊!姜盈盯着灰色枕头眨了半天眼,半夜的时候他不是抱她回他屋了吗?还说什么再不转移场地后半场的幸福基本就要泡汤了。

    海恩关门走了,姜盈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猛地扭头,床头的位置果然不见了新婚百日计划书。

    搞什么?为什么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冒冷风?她老公的行为很可疑很恐怖啊。

    不过这么一折腾,她倒是清醒了。

    得,洗漱一下去上学吧。

    ……

    圣盈纵衡学校。

    学校的名字带“盈”字,顾问一栏里也清楚写了姜盈的大名,姜盈在这里的地位可见之高。

    然而待遇却不对等。

    姜盈一出现在学校就被胖达等人给“热情”地围住了。

    “哟,我们姜大小姐终于舍得来上课了?我们还以为您走上了那至尊无上的地位,已经不把我们这些废f看在眼里了。”

    “看看这吃饱餍足的脸,看看这春风得意的笑,我真心觉得您还是不要来学校刺激我们的好,那会让我们的暴力冲动非常扼制不住。”

    “喂喂喂,你们酸什么酸?太过分了啊!我们姜大小姐凭本事走到的今天的地位,你们有什么资格酸?我希望你们能打她!让人眼红是非常不人道的行为,人人应该得而诛之!”

    “那还废什么话?挠她啊!”

    “都闪开,我先挠!我留了这么长时间的指甲等的就是今天!”

    因为当初在最底层的时候共同经历的太多,这种感情羁绊真不是共富贵时产生的能比拟的。

    太纯粹,才会放肆;毫无约束的放肆,才代表着亲近。

    姜盈喜欢这样的关系,但可不代表着她愿意乖乖被挠。

    身子七扭八拐,轻易就摆脱了众人的包围。旁边立的好像是个什么雕塑,姜盈一蹿就上去了。

    已经站在制高点上都挡不住她显露于外的猖狂,“有本事就来挠啊?你们也得挠得着啊!一群废物!”

    或许因为被桑德鲁老爷子天天指着鼻子骂得太多次了,现在“废物”两字对于这群人来说真伤不到心了。

    但那也生气!

    “卧槽!她还挑衅我们!看到她的嘴脸没有?一看就是吃多了土蛋蛋给膨胀毁了!”

    “噗哈哈,你说的还挺含蓄。什么叫膨胀?她丫的就是胖了好吗?”

    “对对对,看看那手,看看那腿,嘿,姜盈,你真的没有胖十斤?”

    姜盈变脸了,“说我膨胀可以,但要说我胖……友尽!绝交!我没有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朋友!”

    嗖,空中飞过一个拐杖,直袭高高站在雕塑上的姜盈。

    “姜盈你个小混蛋,无故旷课三天都不知道错,一回来还敢这么嚣张!你下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桑德鲁老爷子中气十足地边往这边冲边怒喊着。

    姜盈僵硬一秒,随即翻身下来就跑,还没忘了中途接住拐杖再扔回老爷子脚下,“我让我老公请假了,我不是无故旷课!”

    走廊下不知何时苏米已经站在那里了,一推眼镜道,“啊,老爷子,人家可是咱学校的永久顾问,这样的身份就算不请假也没关系吧?以后咱学校可都靠人家接济呢,您也别太得罪过了。”

    “放屁!给她那个名头不过就是借她的名气打打招生广告罢了,只要她进到学校,她就除了学生什么也不是!姜盈你给我站住!今天要是不罚你都不足以服众!”桑德鲁老爷子拎着拐杖就追。

    校园里一群人看得乐呵得不行。

    “也就咱家老爷子敢把利用说得这么正大光明!艾玛,要是真得罪了姜大小姐可怎么办?我们就遭殃了啊。”

    “放心,姜大小姐不敢的,老爷子那拐杖就没有不敢打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老爷子这矫健的身手,哪里需要拐杖了?他为什么天天还拿一拐杖?”

    “这你还看不出来?人家那就是随身武器啊!有打的就打,没打的就用来健身!噗哈哈哈,谁给老爷子想的这招呢?太有心机了。”

    一身西装的盖西趿拉着人字拖露面,“我给想的,你们有意见?”

    众废f们顿时噤声,啊,一时忘了这位是老爷子的亲儿子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盖西明明没有像苏米那样端起架子,但一群学生就是怕盖西而不是怕苏米。

    因为校长的大帽儿无形中就有一种距离感?谁知道呢。

    上课铃适时地响了,一群人借机跑光了,脸上带着在公立学校时从来没有过的笑容。

    校长虽然不好接近,但是别的人却都好好哦。

    好到总觉得自己已经摸到了美好未来的边缘。

    ……

    学校也不只是帝国第一学校来的废f们,还有许多其他学校的。

    他们来之前还怕融入不了这个群体,毕竟主群体可是姜盈的嫡系一族。

    排挤无处不在,他们也怕那些已经跟姜盈亲近的人会自觉不自觉地和他们这些外来的拉开距离。

    但经过姜盈这么一闹,大家的心防即刻都卸下了。

    看一个人,看这个人的能力是一方面,看这个人的人际关系也是一方面。

    他们相信,一点没有他们原来见过的那些高等级架子的姜盈必将是他们未来的良师益友。

    来之前还不完全放心的废f们,这回都放下心了。

    未来,我们来了。

    ……

    科兰跟姜盈说悄悄话,“你到底为什么三天没来上课?给秋漠做精神力的治疗累到你了吗?不过你现在的脸色倒是看起来挺好的啊?”

    滋润就两字。

    关于秋漠的身体情况,以及科兰莉兹和胖达三人的身体情况,姜盈等人还是一致觉得暂时先保密的好。

    姜盈索性借杆爬了下去,“嗯,是累着了一点。我先战了灰狼,又给秋漠做后续治疗,这耗费的精神力真是超出我的承受范围了。今天就是脸色好了我才回来上课的,昨天我都还躺着没吃多少东西呢。”

    海恩的现身讲学教会了姜盈,什么话一半真一半假,那么这话的可信度比全真的还高。

    科兰相信无余,“那今天放学后我们还去不去姜氏中医报到了?如果你需要再缓缓的话,我们再晚两天也没关系,反正那边也不催。”

    姜盈摇头,“不,就今天过去吧,有些事情还是越早开始的好。”

    药草培育员是个好工作。

    ------题外话------

    感谢158*3330小仙女的票票!艾玛,正经票票大壕啊!快来评论区露脸啊,我一次性让小兽爷熊仔和小灰灰一起献亲亲好吗?话说你记得给我个昵称啊,不然数字真记不住~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