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2 茁壮挺拔的结婚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时代,植物大幅度变异,再像古地球时期那种遍山皆药草的情况早就没有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la做中医这一行的都得自己分派出一部分人手去专门的培植药草,否则就会面临用某种药草时有可能买不到的尴尬境地。

    姜氏中医自然也有,而且规模很大。姜家祖上很早就买下了一座山,特意用来培植药草。

    它不仅承担着自己家医院用药草的需求,有时还会向别家中医出售。因为这一块的赢利其实也不算少。

    药草培育员的工资并不低,只是工作环境差,风吹日晒雨淋的,再漂亮的小姐姐,再帅气的小哥哥,来个三五天都得被摧残的没个人样。

    姜盈和科兰在此之前都没接触过这方面,只是根据药草培育员的名字大概延伸了一下,心想也许就是在研究室里穿着白大褂拿着各种型号的试管做做各种实验?

    再不济就像是科兰的父母一样,为了培育一株上好的盆栽,要为盆栽单独辟出一块区域,精心一点,费力一点?

    这两人一边往姜氏中医赶一边还嘀咕呢,姜连翘就是借机想给咱下马威呢!切,这有什么呀!想当初她们是废f时受到的侮辱可比这程度大多了!不叫事儿!分分钟活出个新样来给她看!

    而当她们到了姜氏中医却被告知并不在此上班,工作地点在悬浮车得开一个多小时的偏远山地时,她们感觉不妙了。

    但也没有特别不妙。

    心说姜连翘行啊,还知道多花了个心眼儿。

    那也不怵她!走!开一个多小时就一个多小时!好姐妹合坐一辆车,两人一分担,每个人驾驶也就不到四十分钟。不累!团队合作就是这么好处多多!

    但当她们到了目的地,姜氏药山,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山脚,两眼看不到头的山顶,两人的心拔凉拔凉的了。

    一个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大婶接待了她们。

    大婶叫丁翠花,很接地气的一个名字,笑容也接地气,张嘴一笑就是能露出后槽牙的热情。

    “两位小姐来了啊?来来来,宿舍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虽说你们还是学生,非休息日并不能全天开工,但姜执行院长关照了,还是给你们安排了宿舍。请随我来。要用点什么请随便说,这里虽然地处偏远,但营养剂的种类还是齐全的。你们第一天来也不要急着开始工作,先适应一下环境就好。”

    山脚下一片平房,据说是在这里工作的药草培育员们的宿舍。实在是离居住区太远了,大家又经常在山里一忙就忘了下班时间,太晚的话疲劳驾驶又不安全,于是姜家才在这里盖起了宿舍区。

    这里空气好,姜家出于保护环境的目的也没有盖起高楼大厦,怕更多的现代化设施毁了这里的环境。小平房都是最基本的三间大房,有点像古地球时期华夏一族的城镇结合部,带有小院儿的三间大房排成一排排,看起来农家风十足。

    如果药草培育员是单身,那就两人一处;如果药草培育员是两口子都在这里,那就独占一处。

    宿舍区最前面有一处占地最大的单独院落,上面的“研究所”三个字很是醒目。研究所门口有安保智能在二十四小时巡逻,比宿舍区的安保严密得多。

    姜盈和科兰对看一眼,这回不做梦了,想来她们暂时是不会有资格进入到研究所里干净清闲地做什么药草培育员了。

    丁大婶边走边介绍,“不要看着研究所眼热,只要你们努力,你们有一天也会进到里面的。但你们现在是新手,就算让你们进去你们也搞不懂哪里能用,怎么用,用了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知道两位小姐的等级都很高,但在这里还请二位保持平常心,培育药草可不只是靠高基因等级的。”

    作为接待员,这位丁大婶的态度从表面上来看真是绝对合格了。很热情,但又不会过于谄媚;很有前辈提前告诫后辈的风范,但又不会过于刺痛人心。

    只是,当对面的人是现在正炙手可热的姜盈时,这样的表现就有点过于刚正不阿了。

    姜盈可是帝国的第五个3s,还是姜氏中医第二大股东。就算姜连翘现在是执行院长,可是只要姜子封一天不死,一天没把名下所有股份都转给姜连翘,那么姜盈和姜连翘接手姜氏中医的可能性就是一半对一半。

    姜盈不至于觉得自己现在红火到谁看到了都迫不及待地迎上来抱大腿,但如果有人一点也不谄媚,这事儿就有点深究一下的必要了。

    和科兰对视一下,各自对这位大婶留了点心。

    把姜盈和科兰领到安排好的宿舍小院后这位大婶就退下了,退下之前也有话留下。

    “今天时间太晚了,已经不方便领你们到山上的药草种植区参观了。还是那句话,今天还是先熟悉工作环境为主。你们先看一下自己的宿舍,然后还可以出去稍微转一转。等过两天你们休息日的时候再过来,到时会有人带你们到山上的药草种植区参观并正式开始工作。就这样,先失陪了。”

    丁大婶扭着发福的身躯走了。

    姜盈和科兰对看一眼,两人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检查这院子里,包括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监控设备。

    海恩提前给她们准备了反监控设备,只要启动,就能自动感应并定位监控设备。

    这么一查,果然不少,院子里有四个,三间大房里有十二个,就连卫生间里都没有放过。

    个个小如鼻屎,如果不是提前备了反监控设备,以她们的能力来说根本不容易发现。

    姜盈利用手腕上的光脑进行了简单的监控范围的重叠,居然没有一个死角。

    没准现在利用科兰掩护而在光脑上点来点去的自己的行为就已经在某些人的监控当中了。

    姜盈没说话,给科兰打个手势,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都给暴力拆除了。

    接下来开光脑,下快投订单,收货人写姜氏中医姜连翘。单子填好,东西打包好,投入快投黑洞,理论上来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姜连翘就能收到了。

    姜盈的留言写得血腥:爸教过我们的,礼尚往来!请你现在开始做心理准备,我会找机会把监控智能安装到你出现的任何一个地方!

    不想理会姜连翘收到包裹时的心情,在监控设备被全灭后姜盈可算能开口说话了。

    “姜连翘能用阴的陷害了她亲爸,我为什么不能用阴的灭了姜连翘?就像雷姆之死一样,以我现在的能力,我要做个假象弄死姜连翘还不留下尾巴那简直是手到擒来。”

    正在给姜盈倒营养剂的科兰动作顿住了,“雷姆之死?雷姆难道不是意外死于和谐运动中的吗?姜盈,是你从中做了手脚?”

    这事儿姜盈一直没说过,没想到今天却漏嘴说了出来。

    姜盈还不能说是她老公动的手,只得含糊担下。

    科兰感动的不行,也后怕的不行,“你早就知道我们被打断腿的事了?你可真是的,那点事哪里值得你下这种黑手!万一以后再被人翻出来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黑了就是给海恩大人抹黑?你……”

    “停!科兰宝宝,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保证不会有人有可能再翻出这事给海恩大人抹黑好吗?”

    抹个屁黑!就是某大大亲自动的手!而且某大大稳居帝国武力值第一位,如果会留下什么痕迹的话,不等人曝光出来抹黑,某大大都得羞愧的自绝身亡。

    “我们先谈眼下的事情好不好?”姜盈无奈地转回话题。

    科兰又变成紧张的不行,“你还想下黑手吗?不行不行,一万个不行!你现在的身份和姜连翘的身份正是对立的时候,姜连翘如果突然死于黑手,就算没有证据,难道大家就不猜到你的身上了?毕竟姜连翘死了可就是你得益最大了!姜盈你老实点啊,有我在绝不允许你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姜盈靠在沙发上无趣地撇嘴,“知道了,我其实也就那么一说,管家婆!”

    科兰这才放心地笑了出来,“就刚才那丁大婶你怎么看?她对我公事公办没问题,但对你居然也这么公事公办是不是就有点刻意了?就算不主动求抱大腿,至少也得热情地真诚一点吧?可看看刚才,真是把你当成普通的新入职人员了,这心态摆得也太正了吧?”

    “要想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表现得这么矫枉过正那还不简单?”姜盈高挑了一边眉头,“我们有维大少爷啊!”

    电话打通时维希正在做拳脚训练,说话气喘吁吁的,“姜大小姐,你最好有要紧事啊,不然我这一小时八千八的训练费真浪费不起啊。”

    姜盈:“八千八?你马上退了来找我,我只收六千六!”

    维希:“……要是你家3s星将出手教,六万六我也出!”

    “你做梦去吧!”

    “行,我挂了就去做。”

    听着维希真有要挂的意思,姜盈赶紧出声拦住,“别别别,我真有要事求你帮忙。”

    “说!长话短说啊!我一小时八千八呢!”

    “知道知道,帮我查一个人。”

    “谁?”

    “丁翠花。”

    “啊?”维希听得一脸崩溃,“大姐,我不是万能的!不可能你随便给个名字我就能查出来啊!帝国千亿人民啊。”

    “入侵我姜氏中医的职工系统,查这个丁翠花。”

    维希终于听明白了,“你到姜氏中医报到了?这么快就有跳梁小丑出来现眼了?”

    “是真小丑还是假小丑,得等你维大少爷查出来再看啊。怎么样?晚上能给我结果吗?”

    维希又想吐血了,“我训练刚开始,要一个小时候才结束/完后是我妈安排的精英商务课程两小时,中文的撰稿和英文的口语专业表达加一起又两小时。我再吃饭再洗漱,再来点私人小放松,等有空给你帮忙至少也得十二点以后,我还睡不睡觉了?就算我不睡给你加班打工,你确定那个时间还能够自如接收消息?”

    姜盈一边抠指甲一边轻松还击,“我这边就报个到,基本完事了。刚跟莉兹通过电话,她约我喝个晚十一点的晚间茶,顺便大家讨论一下各自负责区域的进展。你要来吗?”

    “十一点?你们女生不是说过了十点睡觉都影响美容的吗?我妹都知道就算为了美也要早点睡。你说说都是女生,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

    姜盈:“来不来一句话,你八千八一小时的训练费啊,别耽误了。”

    “……知道了,来!”维希恶狠狠挂断了电话,知道这一答应就意味着他得带着结果到场了。

    那边科兰叹为观之,“你什么时候给莉兹打电话了?你不是先给维希打的?不过为什么一提莉兹维希马上就改变主意了?莉兹对维希很重要吗?平时看他们俩也不像是多么友好啊?”

    科兰脑子不笨,就是在某些方面有点缺弦。

    姜盈摸摸她的头,“乖,咱没那脑子就别给自己找累了好吗?我们出去转转?如果没什么了的话,我们就回返?”

    “好吧。”

    两人出来慢悠悠地溜达着,溜达到研究所门口的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生忽然冲了出来。

    冲势太猛,差点撞到科兰。

    科兰闪身退到一旁,本能地出手相扶,“小心!”

    男生口里说着谢谢,一抬头,让科兰看傻了眼。

    男生一张哭到梨花带雨的脸,清淡的眉目不算惊艳却是特别干净。文雅之气感觉像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别看一副瘦弱的书生体格,却依然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眼。

    姜盈也看惊了,不是说在这里工作的人风吹日晒雨淋的,再漂亮也会被摧残的没有人样么?这个可是大大的例外了。

    丁大婶从科研所里随后走了出来,一脸无奈,“百里,你做什么又要跟宫药师顶嘴?他就是那个脾气,你跟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就不能忍一忍吗?”

    名叫百里的男生苦笑,“丁大婶,我真没觉得自己是顶嘴。师父实验用的药剂量真的过了,我只是想提醒他注意,谁知道……”

    话才说到这里,就听得科研所屋里传出来一声暴吼。

    “滚!我身为堂堂大药师,我会不知道药剂量的多少?我今天是故意的!为的是研究一种新配方!我用得着你一个小小药草培育师多嘴?滚!痛快滚!丁翠花,马上给我换一个打下手的!我要换掉他!换掉!”

    “是是是,宫药师别生气。您忙着的,我来处理。”丁翠花关上了院子的大门,姜盈等人看不到里面了。

    转头看百里,丁翠花先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道,“你是这一批新上来的药草培育师中我最看好的一位,所以才特意把你调到了宫药师身边学习。平时看你也是没脾气的啊,怎么就一碰到宫药师就一根筋呢?你说说都几回了?宫药师年纪大了,有时可能会疏忽一些,不告诉你要委婉一点了吗?你怎么就……”

    百里站好,好大的个子,却低头弯腰,委屈的不行,“丁大婶,我已经很委婉了,不信你调视频出来看,我真没有激怒宫药师。”

    “行了行了,已经这样了,还调视频出来有什么用?宫药师是我们这里手最高的一位了,总不能因为你就把他怎么样是不是?这样吧,刚好我需要一个人带一带新来的两个药草培育员,就你吧。来,互相认识一下。”

    丁翠花给三人做介绍,“这是新来的姜盈和科兰。二位,这是百里翼,目前已经是药草培育师,算是你们的师兄了。你们交换一下联络方式,等姜盈和科兰正式上岗的时候就找你们师兄带你们上山开工就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聊,我先去忙了。”

    丁翠花又走了。

    百里翼笑得腼腆,“两位师妹好,第一次见面失礼了。还有,再一次谢谢科兰刚才扶住我。我的平衡力先天就不好,要不是你扶住我,我一定摔个狠的。”

    科兰微红着脸摆手,“师兄别在意,举手之劳而已。”

    “不不不,我觉得这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要不然前几天我被赶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人扶住我?”百里翼真诚道,“请你放心,我虽然被宫药师骂出来了,但专业技术还是靠得住的,我会把自己所学的都教给你,们的。”

    姜盈:……她就是那个差点被遗漏的“们”吧?

    不能再看戏了,再看这两人就要把彼此看进眼里拔不出来了。

    姜盈拉了一把科兰,强行介入科兰和百里翼的中间,“百里师兄,能先大概介绍一下各职称的区别吗?我们新来的是药草培育员,你是药草培育师,研究所里面那位是大药师,这是所有职称了吗?还有没有别的?”

    “啊,是这样的。一般新入职的没有任何经验的是药草培育员,在经过一段学习考核过关后能升级到药草培育师。药草培育师就可以进到研究所为药师们打下手进一步学习了。药师们分两种,一种普通药师,一种能带徒弟的大药师。虽是一字之差,可是级别却相差甚远。目前,宫大药师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大药师。”

    懂了。姜盈暗暗点头,地位特殊才会让一个人的脾气懒得遮盖。

    “这位宫大药师这样的脾气,大家都得害怕给他打下手吧?”姜盈试探着问。

    百里摇头,“并不,宫大药师也许脾气不太好,但能力却是实打实的好,大家都抢着给他打下手呢。可能是我的气场和他不太合,才让你们今天看了笑话。”

    “脾气不好归脾气不好,但也不能容忍不了别人指出错误吧?还是就像刚才宫大药师吼的那样,是百里师兄误会了大药师的用意?”

    百里抓抓头,也不是很肯定了,“是吗?也许吧。我这人学东西是比较死,好多老师都这么给我评语。”

    科兰替百里觉得委屈,“他要是觉得你不对,他也可以提出来啊?把你赶出来算怎么回事?身为大药师却这么任性不觉得过分吗?”

    “谢谢你帮我说话,不过科兰,请你记得,宫药师对姜氏中医的整个药草培植部的贡献非常大,他现在年纪大了,脑子偶尔会转不过来,我们应该理解他,而不是抱怨他。”

    姜盈嘴角抽搐:面如其人还真是有道理,看着就是一位没脾气的,结果真就是一位没脾气的。

    百里突然愣住,“啊,你们的名字很耳熟啊?你们是星网上最近很火的那个姜盈和科兰?”

    姜盈点头,点到一半居然在百里的脸上看到了亢奋又害羞的笑……姜盈点不下去了。

    呃,还有隐藏的迷弟属性?

    百里手足无措地原地转圈圈,“你们真厉害!是真的真的厉害!我好多同学和朋友都很佩服!我也很佩服你们,真的!我自己一步一步正常觉醒都知道很辛苦了,像你们这样从废f的最底端努力上来一定更辛苦!啊啊啊,我那些朋友们知道了新来的师妹是你们一定会妒嫉死我!”

    科兰的脸更红了,“师兄你别这样,我们哪里有很厉害?至少在药草培育方面,我们的基础就是零。”

    “零没关系啦,两年前我毕业后初到这里也是零的。但你看我现在,不也顺利考上药草培育师的职称了?”

    姜盈惊讶,“两年才考上?我以为一年一考的呢。”

    “不是,一年一考的话大家过关的太少了,所以早就变成两年一考了。”

    姜盈的目光落在百里身后的研究所上,那么她要进到那里岂不是至少也要两年后?

    这就有点压抑了。

    又打听了一些,姜盈和科兰告别百里后踏上了返回的路程。

    这一路科兰出奇地安静,安静得有些不正常。

    姜盈在等红灯的时候快瞄了一眼,看到了科兰还在双颊飞红中。

    噗嗤--姜盈失笑出声。

    科兰被惊动,“怎么了?你笑什么?看到什么好笑的了?”

    “嗯,是看到了,就是你啊!”姜盈打趣她,“这是终于找到自己的菜了?看把你美的,两眼就差看在人家脸上不拿回来了。”

    “哪有,姜盈你乱讲。”科兰赶紧掩饰,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是掩饰得住的,“我就是单纯觉得我们好幸运啊能碰上这么一位好说话脾气也好的师兄。本来我还想着姜连翘会不会特意派一个什么人专门针对我们呢,但现在放心了,她可能是觉得单工作内容就会让我们累到放弃,人就不需要安排了。”

    “也许百里师兄就是姜连翘安排的人呢?也许人家这次是不走寻常路呢?要的就是先打开你的心门再打入我们内部然后从中击破呢?”姜盈一脸慎重。

    “啊?真的?你看出来了?”科兰脸色大变。

    姜盈爆笑出声,“逗你的啦!你看看你那么紧张,还说不是一见钟情?”

    “姜盈!”科兰羞恼地要扑过去补小拳拳,可是看到姜盈开车的状态,她又自己刹住了车,“不理你了,哼!”

    “真不理我了?别一回头又找维希查人家的底细吧?”

    “喂,我才不会那样好不好?那样的话我成什么了?”

    “成终于情窦初开长大了的大姑娘了呗。”

    “姜盈--”

    两人笑笑闹闹着,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这才赶回了秋漠的店面。

    当时是没有跟莉兹约好,但过后却接到了胖达的电话。姜盈和科兰去了姜氏中医,莉兹和胖达也没闲着,去了食货帝国。

    食货帝国的总部设在了一处新开盘的高层中,现在名义上是史皮尔斯全权负责公司的建立招聘以及运行章程等。

    姜盈暂时没有时间关注这块,就把视察权移交给了莉兹和胖达。虽然信任史皮尔斯的能力,但要说远近,肯定是没有跟莉兹和胖达近的。

    史皮尔斯的身份更像是合作者,莉兹和胖达却能代表自己。

    十点半两个赶到,莉兹和胖达还没到,秋漠也没在,倒是博昂在。

    顶着一头杂草似的乱糟糟的长发,坐在门后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自己的小红指甲。

    曾经这位可是涂好了颜色就绝不允许他人碰一下的,包括他自己,珍惜的比珍惜他的命还甚。

    所以这是怎么了?

    姜盈小心地问,“你被漠哥赶出门了?”

    博昂张嘴就喷,“你才被你家男人赶出门了!”

    姜盈表示拳头痒痒,每次跟这位博叔说话都会产生一种面对熊孩子的暴脾气,这特么的到底谁年龄大啊!就不能好好说话啊!

    扭头走开,不离他!你自己郁闷死去吧!

    科兰自己去倒了两杯水,给两人面前一人放了一杯。

    “博叔,那你这是怎么了?”

    姜盈悄悄地竖起耳朵,累了一天了,得听一下八卦放松一下了。

    博昂也没有隐瞒,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憋屈了,不想再自己一个人承担了。

    “我求婚被拒了。”

    “哎?”姜盈和科兰齐齐惊呼出声。

    姜盈脑子快,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不是漠哥那方面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他不想耽误你的幸福只能忍痛拒绝?”

    “我呸!姜盈你诚心的是不是?谁那方面出问题了?我家小漠漠好的很!茁壮挺拔,久而弥坚!”

    科兰红了脸,姜盈绿了眼,三十岁老男人的知识面就是比他们这些小年轻的宽。

    “那到底为什么?”

    “我哪里知道!我要是知道还用在这里等你们?我工作也很忙好吗?我也有正经事业要经营好吗?”博昂气得叉腰直喘。

    科兰安慰他,“内什么,莫姨这不才过世没多久吗?现在结婚也不太好吧?可能秋漠是考虑到这方面?”

    “我也没要求非要举行婚礼啊?我只是要求先去合法登记而已。莫姨生前最挂念的就是秋漠了吧?他如果结婚了不是能让莫姨的在天之灵更安慰吗?”

    姜盈点头,“这倒是,所以为什么漠哥不答应?啊,所以你才来这里等我们,是想我们给你出出主意?”

    博昂诡异的笑,“主意不用你们出,能出的主意我都用过了,但全部无效。我来就一个目的,借你们的手,绑也给我把秋漠绑到民政司去!我要强婚!”

    姜盈和科兰:……

    博叔威武。

    就是有点不靠谱。

    姜盈指指这家店面,“动手没问题,但在这里动手的话,我怕你家的这个店面会遭到破坏。”

    科兰小声地劝,“这种事情还是双方自愿好吧?你这段时间不是一直住在秋漠家吗?除了你,我们可没见过别的什么人跟秋漠这么走近过。这感情不像是假的。我觉得你还是问清楚秋漠的好。”

    博昂烦躁地薅自己的及腰长发,“我要是问的清楚还用想出强婚这么没品的招?关键是除了晚上,白天我连秋漠的人都看不到。白天见不到人,晚上他一回来倒头就睡,看他那累样我又不好意思叫醒问,你说这怎么办吧。”

    “为什么白天见不到人?你打他电话约他出来见啊?”

    “他不接我电话,接了也不答应。”

    “漠哥最近这么忙?忙什么呢?”姜盈更好奇了。

    “军部招考的事情呗。”博昂翻白眼,“可能是太在意对莫姨的承诺了,所以生怕自己考不上就过度紧张了。他好像每天都在拼命地练习身手,晚上回来的时候身上每次都有新伤。”

    姜盈:“啊,都忘了还有军部招考的事情了!我还没有练啊!天啊,我会不会考不上啊?万一考不上给我老公丢了人肿么破?坏了坏了。”

    科兰:……

    你就是什么也不做,也没人敢把你拒之门外的!您老头顶的3s大帽子都快闪瞎人眼了,谁会看不到?

    博昂:“……你够了哦?再添乱我的小红指甲就真的压不住了!”

    莉兹和胖达赶到时正好听见姜盈这话。

    莉兹:“你还用特意练?你再练就快把宇宙练翻了!求你给别人留条活路吧!”

    胖达:“我的星将夫人,求您快消停着吧!没看到别人的红眼珠子都要爆了吗?”

    秋漠随后跟进来,“谁眼珠子要爆了?我怎么没看到?”

    姜盈和科兰猛地同时看向博昂,人到了,可是他们的作战计划还没统一,这下要肿么破?

    博昂也没想到秋漠会到。就是打听到姜盈等四个人要碰头,他才来的,为的就是在秋漠不在的情况下发挥一个集体的思路帮自己一把。

    可现在什么还没开谈,人到了!

    肿么破?

    不破了!

    博昂一横心,跳起来直扑秋漠,“一句话,结不结?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

    说是死给人家看,可是他的手却掐住了秋漠的脖子。

    而秋漠还得双手抱住他跳上来的身子,生怕他摔到。

    姜盈等四人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叔!

    秋漠脸上的线条绷紧到都能砍死人了,“你又闹什么?下来!有什么事晚上回家再说。”

    姜盈四个膜拜:听听这说话的口气,每一个字都彰显了一家之主的风范啊!

    博昂:“不下来,不回家,就在这儿说!当着你这群猪朋狗友的面,你结不结给个准话!赶紧着,爷们点儿!”

    姜盈四个继续膜拜:一家之主又如何?一家之主母出面,看你服不服!

    啊,谁是狐朋狗友了啊摔!

    秋漠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私事被别人围观,但因为扒出私事的人是博昂,他又委实做不出冷脸甩下的行为。

    像个挂着树袋熊似的树一样艰难背过身,秋漠勉强克制着自己,“在家我已经说过了,现在不能结。”

    “为什么?不能结的理由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秋漠沉默,半晌才道,“……别这样,我们回家再谈好吗?你别……”

    “不用了,你不就是想要吃了吐不认账吗?”不等秋漠说完博昂就打断了他,“行,我明白了,不结就不结!我稀罕在你一棵树上吊死?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咱俩掰了!黄了!如你所愿!”

    博昂纵身跳下秋漠的身子,扭头捂脸就向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哭,“我就知道你嫌我年纪大,我就知道……”

    “博叔!啊不,博哥,你别走!”姜盈等四人赶紧上前把人拦住。

    不拦不行啊,这位大叔从秋漠身上跳下来之前给过他们眼色,他们要是不拦着,回头铁定被挠花脸。

    科兰和胖达拦住了博昂,姜盈和莉兹围住了秋漠。

    姜盈觉得帮这种事情有点难以启齿,按说这是私事,人家小两口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呗,别人插手是不是不太好?

    但又因为能看出来秋漠对博昂的感情不像是掺假,秋漠的确不怎么积极,她又觉得作为朋友推一把也未尝不可。

    “内什么,漠哥啊,就是给人判死刑也得有个理由不是?你到底为什么不答应?理由很难以启齿吗?”

    莉兹顺着姜盈的话目光就往秋漠下边溜了下去,问出了姜盈曾经问过的那个问题,“真出问题了?可是博叔不就是这方面的专业吗?他应该……”

    博昂也顾不上哭了,“噌”一下蹿回来挡在秋漠的面前,“你往哪儿看呢!管好你的眼睛!我再说最后一遍,我家小漠漠茁壮挺拔久而弥坚着呢!妒嫉死你们!”

    莉兹和胖达:……词汇库又更新了,感谢博叔!

    维希赶到,“都到了啊,挺热闹啊?你们在谈什么?哎博叔,你怎么还有空在这里闲逛?你姐不是快结婚了吗?你不用在家帮忙准备的吗?”

    这话一出来,是人都感觉到了屋里的温度降到了零下。

    操纵者来自秋漠。

    于是姜盈等人被冻得很疑惑,“博叔姐姐结婚跟秋漠有什么关系吗?秋漠反应这么大是几个意思?”

    博昂灵光一闪,“你不会是因为我姐要跟巴森特结婚才会拒绝我的求婚吧?”

    姜盈几个更疑惑,这中间有什么关系吗?

    秋漠冰着一张脸都要冒冷气了,“我们今天聚到一起是有正经事情的吧?食货帝国的进度不用讨论了?姜氏中医那边也不用见招拆招了是不是?请你们以大局为重!”

    一个个那么八卦是想怎样?烦躁。

    姜盈等人互看一眼,齐摇头,“那些事情不重要,你的终身大事最重要!”

    秋漠:……

    “那行,你们讨论,我先走了!”

    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可是他就是躲也躲不起,刚才说着要跟人掰要跟人黄要一走两断的博昂再次蹿到了秋漠的身上。双手圈脖子,双腿圈腰间,咔,必须锁得死死的。

    想走?做梦呢!在他终于找到大概原因的时候。

    “我喜欢过巴森特,或者他也喜欢过我,我进入军医是因为巴森特说可以考虑我们的未来。哦,巴森特就是我姐现在的未婚夫,然后很快就会是合法丈夫。”博昂用最简练的语言介绍了最重要的信息。

    姜盈等人边听边点头,信息量很大,但意外的是他们大概都听懂了。

    没办法,生活处处皆狗血,没亲身经历过,从星网上看也看腻了。

    胖达:“漠哥见过巴森特了。”

    莉兹:“他还知道这些事情了。”

    姜盈:“他也许会以为这次你是为了气巴森特才要在人家结婚前你要先结婚。”

    维希:“附议。”

    科兰:“博叔为什么为了气别人就要自己先结婚?这事儿没有逻辑啊。”

    其实她更想说脑残,但考虑到现在的气氛,她觉得还是说话委婉一点的好。

    姜盈等人失笑,“对,是没有逻辑,但有的人就会这么做,还会有人真的觉得别人这么做一点不脑残。对吧,漠哥?”

    就看秋漠那一张冷到泛冰碴子的脸,他们就知道这回猜的不离十了。

    博昂骑在秋漠的腰上低头看他,“你真这么想的?你认为我向你求婚不是出自真情实感?你觉得我是在赌气?”

    秋漠扭头不看他。

    但这样的动作已经足够证明了他的想法。

    博昂突然妖笑如花,“秋漠,看着我!我向你求婚没有其他任何理由,我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我只是想和我眼里的这个男人一起走下去试试!我承认的确喜欢过巴森特,他甚至充斥了我前三十年的生活,但那又怎样?我没想过跟他结婚的!未来的两百多年,我只想跟你一起度过!秋漠,我们结婚吧!”

    ------题外话------

    感谢大蘑菇,小画画和蜗牛的组团鼓励!我就当给我们漠哥和博叔的份子钱了啊!感谢大家~小灰灰献亲亲~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