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3 丰收到,采摘磨人的小妖精啦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结婚对于曾经的博昂来说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他原来的人生目标里只有享乐享乐享乐,及时享乐。

    这样的思想形成跟他的家庭环境有关。

    他的父母纯粹是高基因配比的结合,为的就是生下高等级基因的孩子。他已经结婚的大姐是这样,他的亲戚们也是这样。感情什么的倒不能说没有,只能说顶多就是协同合作共创美好利益的搭档感情。

    大家观念一致,平时相处很融洽,公共场合假装夫妻恩爱简直不要更得心应手。

    但私底下,各玩各的,你别打扰我,我也不会干涉你。

    从某一个角度来看,这倒不失为一个能让夫妻关系长期稳定的有效方法。

    博昂自小受到的教育也是这样的,只可惜他没能像别人一样被洗脑。

    他真是受够了公共场合父母兄姐对他各种关爱各种至亲至情,而一到私底下,除了供给他足够的物质需要外,基本不会露面。

    作为博家这一代唯一的儿子,他继承人的身份让他明白别人对他的好也不一定都是假的,只是掺杂了或多或少的水分。

    但就是这水分,一天多过一天,一年多过一年,他才越加不敢去想未来的他了。如果结婚之后的生活只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还要结婚?他一点都不想变成他父母兄姐现在的样子。

    喜欢巴森特很简单,第一个接触到的玩伴是巴森特,第一个令他心动的迷人体格是巴森特,第一个会隔三差五打电话约他去玩的也是巴森特。

    那时候的喜欢很纯粹,就是想和巴森特睡,就是想知道那种光脑纪录片上令人会流露出欲仙欲死表情的运动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

    但真的没有想过结婚。

    跟巴森特家是世交,巴森特家和他家的家庭情况没什么区别。

    即使那时候满眼满心都是巴森特,博昂也没产生过跟巴森特结婚的念头。

    巴森特不过说了一句可以考虑他们的未来就诱惑了博昂,让博昂愿意结束自我放逐而回到军医院。然后就是巴森特和博昂二姐订婚了,博昂这才发现自己不过是被自己的爱情给套路了。

    再后来就是赌气找上了秋漠。

    他的人生目标一直没有变,没有了巴森特没关系,还有别的男人啊?跟谁乐不是乐呢?只要他爽了就行!

    初夜就连翻四面,真是爽到晕厥了,哪成想还换来了秋漠的求婚。

    博昂当然不会答应,那时候的他对结婚真是各种看不上眼。他和秋漠并没有感情基础,只因为打过一夜的炮就要结婚太荒谬了好吗?比他的父母为了生下高基因等级的继承人就结婚更荒谬。

    深知两人不是一路人,所以当时断的也很利索。

    但后来又是怎么重新联系上的呢?

    好像是自己不甘心主动找上的门,没得到想要的万万睡却是共同经历了食帝帝国的首次直播开售土蛋蛋。

    秋漠和姜盈等人的相处方式让他艳羡不已,再加上家里二姐居然准备提前结婚而他不想回家面对巴森特那张痛苦纠结的脸,于是就更赖在了秋漠的家里。

    再然后就经历了被谷立秋刺激后失控变身“狼人”的秋漠。

    久违的欢娱当然让他很满意,却抵不过稍后共同经历的莫宛宁和秋家一事。

    那时候才真正了解了秋漠,才知道这个年仅十八的男生之所以显得比他成熟稳重是因为什么。

    心疼,怜惜,担心,挂念。

    而当秋漠精神力暴走,精神力幻兽灰狼现身,那些情绪一下子就合体变成了“放不下”。

    他一直以为自己没走心,却不想是走心的太自然,他没能第一时间察觉。

    喜欢巴森特用了十几年,他一度认为自己再不可能产生类似的情感了,然而当碰到对的那个人,原来时间什么的从来都不是条件。

    秋漠话少,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连夜生活的时候都只会行动行动再行动,简单粗暴的行动。

    秋漠太年轻,虽有秋家大少的身份但一看就不是会回去继承的人,只有一个小公寓一家小店面,跟他身边的各路成功人士比起来真算不上有什么身家。

    秋漠的身体状态还不稳定,谁也不能保证灰狼会不会再次出现,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秋漠还不能给他生孩子。

    一想起来都是秋漠的缺点,但博昂就是想跟他结婚了。

    秋漠不假,嘴上不说但眼里偶尔流露出来的对他的冲动他不会看错。

    秋漠会给他买新衣服,虽然目前还是他的工资更高。

    秋漠会给他打包好吃的,听说胖达他们都只是给家人打包,毕竟那是姜盈以后用来赚钱的东西。

    除了第一夜,秋漠会在每次事后都抱他去清洗,虽然每次清洗都会让战争再爆发一回。

    赖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不短,但已经足够他看清秋漠的人,他总想起秋漠当初求婚的时候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只要他秋漠不死,那么配偶栏上将永远是自己的名字。

    当时觉得这话幼稚的可笑,现在却想,如果是秋漠,他相信秋漠做得到。

    那就结婚吧,秋漠!

    而秋漠,在心结被解开的时候,又哪里拒绝得了。

    他期待自己有一个家太久了。

    “好,我们结婚。”

    秋漠抱着博昂,博昂额头顶着秋漠的额头,两人相视而笑,恋爱的酸臭味把姜盈等人熏得好一通胃腹翻腾。

    科兰举手示意,“内什么,已经快十二点了,民政司早就下班了吧?”

    博昂和秋漠脸上的笑变成了失望。虽说不差这一天,但总觉得没在求婚成功的时候马上结婚就好像差了点什么。

    姜盈嘿嘿一笑,“我可以帮忙。”

    姜盈打给了老凯伦。

    一个能在半夜办妥所有手续买下n250星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同样的半夜办不妥区区两个人的结婚登记。

    打电话,找人,上悬浮车到民政司,拍照签字,凌晨1点11分,秋漠和博昂光荣地由未婚身份变成了已婚身份。

    博昂美的签完字就上星网挑今晚的情趣睡衣了,嘴里不停嘀咕着大婚的洞房花烛一定不能辜负。

    秋漠强行绷住一张脸,努力想表现自己一点也不激动的心情,“都这么晚了,我们今晚的碰头会议还开不开了?食货帝国和姜氏中医两边的进展都有吧?要不我们抓紧时间补开?”

    快点开吧,今晚可是他的洞房花烛夜,不能再耽搁了。

    姜盈等人:“快滚吧你!原本今晚的碰头会议就没你的事好吗?走走走,赶紧满足你家那口子去。”

    大家推着两人往悬浮车里塞。

    博昂倒成了拒绝的那个。

    “莫姨,啊不,我妈刚过世不久的确不宜大办,但小小举行个仪式还是必要的,也算正式通知妈一下。明天放学后吧,都来我家啊!当然了,人有事不到也是可以的,但份子钱不能省!鉴于你们认识我们两个人,所以份子钱一定要两份!记住了啊,必须两份!不然不让进门!”

    “呵呵,才进门就学会往自家划拉钱了。行行行,两份!博叔您快点走吧,这眼瞅着可就两点了!您老今晚的洞房花烛还过不过了?”

    最后一句正中红心。

    也不用人推了,博昂自己就利落地跳上了悬浮车,“秋漠快上车,快开车!时间要来不及了,快快快!”

    ……

    别看博昂又是及腰长发又是小红指甲的,生活品味那叫个讲究格调。但博昂并不喜欢花,也不喜欢草,他喜欢庄稼。

    专门喜欢盛夏时分已经完全成熟随时可以丰收的庄稼。

    树木郁郁葱葱,树荫下的庄稼地一片金黄灿灿。

    高粱穗又大又肥,重的把高梁杆都压弯了腰。高粱籽密密麻麻,个顶个的饱满鼓溜,看着就让人爱不释手。

    玉米地里的大玉米也不遑多让,像一把把宝剑,剑指天空,气势披靡。

    沉甸甸的稻谷在微风的吹拂下荡起一波又一波的浪,像无数的金豆子,互相撞击中发出了令人心醉的声音。

    还有土蛋蛋。它虽然不像高粱玉米和稻谷那样把果实骄傲地展示在外,需要你花费一点心思才能把它从土里找出来。但只要你找出它来,它也会给你意外的惊喜。它不漂亮,但是很墩实;重点是它的口感,绝对要比高粱玉米和稻谷来得多样化。

    除了人类,其他任何物种都直接的令人感动。你对它好多少,它就会回报你多少。

    你精心地照顾高粱穗,它就会回报你丰满。

    你细心地给玉米浇过水,它就会还你一个坚实饱满的玉米。

    你开垦过稻谷地,稻谷就可以给你一顿满得不能再满的饱饭。

    土蛋蛋最好养,你就是不理它,它都恨不得把自己各种不同的口感都让你品尝到。你最好还得自我控制一下,否则让你一次吃到腻它都做得到。

    ……

    博昂太喜欢这样临近丰收时分的庄稼地了。

    寸丝粒粟刀耕火种;

    茁壮茂盛废寝收割。

    ……

    农家的汉子威武雄壮!

    ……

    星际时代,丰收的场景基本见不到了,博昂对于丰收的景象都是从光脑数据库上看来的。

    但今天,他终于可以合法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在庄稼地里撒欢儿,打滚儿,累了就抱着大玉米倒在稻谷堆的怀抱里,高粱穗和土蛋蛋就在嘴边上,想吃随时开口就能吃到。

    博昂评价:嗯哼,不虚此行。

    ……

    姜盈很羡慕这样的秋漠和博昂。

    没有基因配比的外在因素,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说不曾听两大男人说过什么腻歪的你情我爱,但他们这些旁观的人可是都看得清清楚楚。

    除了博昂,秋漠就没对谁这么纵容过;除了秋漠,博昂也没对别人这么霸道过。

    睡过,爱过,分了,和了,最后才是各自出于真心的结婚了。

    在姜盈的心里,这才叫结婚的正常程序。

    而她和海恩,没在结婚前经历过任何恋爱的过程,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剩下的五个人开了个简短的碰头会就各回各家了,姜盈出来时正好迎上前来接她的海恩。

    就这个时间,说恰好顺路那就太假了,只能是他一直在这里等着来。

    姜盈忽然就又心情好了。

    开始的方向虽然不同,但好在最后都找到了通往幸福的大道。

    她已经感恩了。

    “老公,什么时候来的?”

    “从你们出来去民政司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跟了我们一路?你怎么不吱声?”

    “你朋友的人生大事,未得邀请我冒然出现很失礼。”

    “那你也可以先回家啊?我不用你接也没关系的。”

    “我想接你。”

    “……”姜盈红了脸,耿直的老公有些迷人。

    “为什么想接我?不想浪费一秒夜晚的时间吗?我发现床头的计划表不见了,老公你是有新计划了吗?”

    海恩揽着姜盈的腰把她扶进悬浮车,“新计划就是没计划。”

    “哎?”姜盈疑惑的扭头,正好对上弯身给他系安全带的海恩的脸。

    海恩身子前倾,吻落在姜盈的嘴角上,“你说的对,有些事情随心就好。”

    什么叫随心就好?她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啊,想起来了。

    在那端企图破坏掉海恩节制夜生活频率的日子里。

    呵呵,事情好笑了哦。

    她想打破他的自律,使出了浑身解数,可结果依然令人悲伤;

    现在变成他自我爆破了,又想拉她一起牺牲了……做梦呢?当她是什么?女生可也是有权利说不的!

    哼,尊严不容蔑视!

    姜盈把领口的扣子系到了最顶端,“这样啊,可老公,今天我不想要呢。”

    海恩启动悬浮车之前扫了姜盈一眼,这一眼扫得姜盈遍体生寒,好像已经看穿了她的那点小叛逆。

    就在姜盈差点投降的时候却听得海恩说,“好。”

    什么,好?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了?他“粉碎”了计划表不就是想着天天happy吗?

    副驾驶上的姜盈忍不住目光下溜,居然能忍住?

    海恩眼眉一挑,不用侧头去看姜盈的表情都能猜到她现在的想法。

    他小媳妇儿一定不知道她想什么其实都很容易就写在脸上了。

    在外面那个怼天怼地怼空气怼什么都不怕的小狂娃,等到回了家,面对他,脑子其实纯净又简单。

    心情好,想发福利。

    海恩开始单手解衣。

    姜盈注意到后惊叫,“老公你做什么?开车的时候不要做危险的动作啊!”

    海恩动作一顿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你惊叫就惊叫,叫的那么格外的亢奋是几个意思?

    “更改自动驾驶。”海恩摊手表示,这下没安全隐患了吧?然后他利落的脱下了外套。

    里面是一件浅灰色的军装长袖衬衫,一条黑色的基本款领带系在胸前。整个装扮其实很大众,但因为内里的体格不一样,出来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胸膛的位置被撑得很饱满,姜盈不用刻意去想都知道那个位置的肌肉线条是多么的流畅而富有美感。

    衬衫很板整,哪怕已经穿了一天了也看不到什么皱褶。衬衫的质量固然值得人钦佩,但只要想到男人一整天都行动克制,举止有度,姜盈的心里就开始疯狂的长草。

    好想弄乱那衬衫,想让那衬衫只为自己乱掉。

    姜盈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

    海恩当没听见。

    他伸出食指卡到领带的结口,向下一拉,喉结向上滚动,仰脖四十五度,短暂停顿。

    --来自星网上某个热门视频的教学,说男人最勾引人的几个瞬间,这个解开领带仰脖的动作就名列其中。

    海恩心里其实蛮不屑的,男人勾不勾引人的本质难道不是看脸吗?颜值要是不够的话,你解一百条一万条领带也勾引不来人吧?

    但真正实行起来效果却是不错。

    眼角余光瞥见姜盈已经目光呆滞而不自知了。

    好吧,下一步。

    海恩解开袖口的扣子开始向上挽。

    教学视频里说了,不要挽到手肘上方,关于勾引人一事,一定是半露比全露更好。就停到手肘下方边缘的位置刚刚好,小手臂的线条既能彰显出男人的阳刚,又不会像上手臂那样太过于夸张。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要只专注于表面的露,那样太浮夸,最好是做一些什么事情来辅助,例如把住方向盘开车。还要认真地开。

    人一认真,肌肉线条就会认真,肌肉线条一认真,散发出来的诱惑才会认真到极点。

    海恩重新握回方向盘,“结束自动驾……”

    “驶”字没说出来。

    一个小身子飞扑而至。

    姜盈第一口就是先咬那喉结,“你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磨人的小妖精,我咬死你!”

    虽然对新称谓稍微不满,但总算这一局拿下了。

    也不枉他大白天的偷偷上星网学习了。

    没计划的新计划,开始实行。

    ……

    夜晚从来都是让单身狗们孤枕难眠,让有“情儿”的人们彻夜翻滚的时间。

    如果有区别,顶多就是年轻人们恢复的快,第二天醒来该干嘛还干嘛,一点不影响什么;但年长的就不一样了,醒来后会精神不济那是一定的。

    亚历山大从杰拉琳的床上醒来,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不像年轻那时候恢复那么快了,他其实特别想倒头再睡回去,但是不行,他还有事情要做。

    身为总统,他是没有纯粹的个人休息时间的。

    总统秘书更没有,只要宇宙没爆炸,总统没休息,那么她就不能休息。

    杰拉琳早就先一步起来了,并提前为亚历山大准备好了早餐。

    “阁下,请用早餐。”一身套装的杰拉琳笔直精神的站在餐桌一旁,对着走出房门的亚历山大恭敬地说道。

    亚历山大很满意,满意这样“内外兼修”的杰拉琳。

    或许是今天精神不太好,于是他难得的感性了一回。

    “吃了没?没吃就一起坐下来吃吧。”

    杰拉琳很难不惊喜,平日里只要出了卧室的门,亚历山大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她表露出私人友好过。

    “是。”虽然心中惊喜,但还是都压在了冷静的表象下,亚历山大不喜欢太过放肆的表现,她要想走得远,就得学会克制。

    这时门忽然被踹开了,莎蒂带着莱纳德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杰拉琳机智地一秒站起立到了亚历山大的身后。

    但亚历山大旁边摆着另一副餐具和餐食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因为她站起离开了就消失掉。

    “这是什么?她算什么?你昨晚没回房是不是就睡到她的房里了?你你你还穿着睡袍!亚历山大,回答我,你是不是睡她了?”

    莎蒂指着杰拉琳的鼻子大声质问道。

    亚历山大也仅在门被踹开的时候眉头皱了那么一小下,但很快就平复了。他优雅的轻拭嘴角,然后才沉声道,“你怎么会来?这里不是你应该出现的地方!回去!”

    “哈哈,笑话!这里是总统府的一部分,我是合法的总统夫人,我有权出现在这里的每一寸地方!我回去?难道回去的不该是你吗?你身为总统却夜宿秘书的房间,难道你还是在探讨什么国家大事吗?亚历山大总统,你太令人恶心了!”

    “放肆!”亚历山大一拍桌子,“我看你是晚上没睡好脑子不清楚了!请注意你的身份,莎蒂夫人!来人,请夫人离开。”

    亚历山大的近身保镖保罗现身,“夫人,请--”

    “我不请!”莎蒂嘶吼一声,她不是没察觉到亚历山大和杰拉琳之间的暧昧,但因为没有证据,她碍于身份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糟糕。

    可今天却是实打实的抓个正着了啊!

    她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莎蒂扭身一把抓住了杰拉琳的胳膊,拉着她一同面对亚历山大,“她有我年轻漂亮吗?她有我胸大?还是有我活儿好?你要偷腥就偷了这么一个?亚历山大总统,原来你的眼光不过如此!”

    这也是莎蒂气得要疯的另一个原因。

    杰拉琳比她还大十岁,比亚历山大还大三岁。人老珠黄,胸小个矮。但亚历山大没回家就是睡在了杰拉琳这里!

    莎蒂觉得自己身为女人的自尊被践踏得一文不值。

    啪--亚历山大终于忍不住起身给了莎蒂狠狠的一巴掌。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看你真是昏了头了!保罗,拖下去!拖下去!马上!”

    “爸--”一直没出声的莱纳德发出了痛苦地一声呼喊。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是恩爱的,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家是幸福的。

    大清早的就被她妈强退出了游戏而拉着出来,他那时候还对他妈各种不满。来的路上还说,他妈要是再这样不管不顾只以自己为中心,早晚他爸也会受够的。

    结果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没准他爸早就受够了。

    看看那泰然自若的举止,说是第一次鬼都不相信。

    你如果受够了你可以提离婚啊?你不离婚就偷腥这很没品啊!

    自己错了不承认还要反过来打他妈?

    莱纳德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他没急着去扶他妈,而是反手一巴掌把杰拉琳抽出好远,“贱人!亏我往日里还叫你一声杰拉琳姑姑!你听着就不亏心吗?我妈对你不错吧?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下贱的事情!”

    莎蒂捂着脸都不哭了,“莱纳德,打她!打死这个贱人!偷人男人,你这样的女人被活活打死都不冤!”

    莱纳德冲上前再要补上一脚的时候,被冲过来的亚历山大挡住了。

    “爸?你还要护着她?”莱纳德不敢相信,眼神里的失望浓郁得像一座山。

    亚历山大心痛一秒,下一秒抬手对着莱纳德也是快准狠的一巴掌。

    “给我闭嘴!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你是总统的儿子,你以后是要走政途的,你如果连个像样的情绪管理都做不到,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就在房间里打游戏吧!”

    亚历山大也得气得闷火中烧了,“保罗,还愣着做什么?拖出去!都给我拖出去!你怎么做工作的?有人强闯进门你都不知道提前拦住吗?事情结束后马上给我换个人上来!”

    保罗无话可说,这事儿的确是他疏忽了,原因是在之前的时间里,他正被一个一直喜欢的侍女缠住了。亚历山大夜宿杰拉琳这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至今没出过意外,他就不由自主地放松了那么一点。

    结果就是因为这么一点,让莎蒂找到机会闯了进来。

    现在想想,只怕那个侍女突然找过来向他示好极有可能就是莎蒂安排的。

    但这样的原因在这样的场合却是不合适说的。

    “是。”保罗只能先点头应下,然后一手制住莱纳德,一手抓着莎蒂向外转移了。

    屋子里终于重新恢复了安静。

    杰拉琳早就自己站好,表情平静地好像被打肿脸的人不是她一样,“抱歉阁下,给您添麻烦了。”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你哭着闹着求他给你出头给你撑腰的时候,他可能烦躁可能不愿意;但当你退后一步先表示了理解,表示我没关系就是愧疚给你造成了麻烦的时候,男人这时候倒会知道心疼你了。

    亚历山大摸了摸杰拉琳的脸,“去冰敷一下,今天放你半天假。”

    “那您……”担心都表达的适可而止,杰拉琳垂目退后,“是。”

    亚历山大回头看看桌上没吃完的早餐,本来就没有胃口,得,这下更没有了。

    不过倒是一下子精神了。

    亚历山大回到了办公室,第一个电话却是打给了戴维斯。

    戴维斯也是年老那一队的,刚起来正脑子迷糊着呢,一看是亚历山大的电话,顿时清醒了。

    “是,阁下。”

    亚历山大清了清嗓子,“食货帝国那边眼看就要开张大吉了,你想出什么对策来没有?”

    “抱歉阁下,让您失望了。”戴维斯为自己解释,“但说真的,这事儿真的找不到可以入手的地方啊!也不知道姜盈给了那些人什么好处,竟是没有一个愿意牵线搭桥为我们走走关系的。这实在是……”

    也在商海里沉浮了这么些年了,戴维斯还是挺自信自己的能力的。他一向相信,天底下就没有凿不开的墙,只有没用对的方法。

    威胁利诱,软硬兼施,方法千千万,无非就是花些时间去找到合适的方法。

    但这一次面对食货帝国,面对姜盈,戴维斯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挫败了。

    威胁?可拉倒吧,人家那边的史皮尔斯之流个个能打会打,你还能出动什么去威胁?

    利诱?人家背靠n250,赚钱的前景一片大好,你还能用什么去利诱?

    软硬都不行,戴维斯是真的无计可施了。

    亚历山大能理解,但不代表会放弃。

    “还是要从亲情这方面入手容易一些,今天有空的话你来见见莎蒂吧。海恩和姜盈结婚也有一阵子了,这准备什么时候生孩子?你们做长辈的上门表示一下关心很自然。”

    “啊,是。”戴维斯很惊喜,觉得又找到了一条新路子。

    但这时候他还没有体会到亚历山大一大早就给他打来电话的深层意义。

    而当他收拾利索吃过早饭到总统府见到莎蒂的时候,他明白了。

    “你抓个正着了?还带着莱纳德一起?”戴维斯一个脑袋两个大,“莎蒂,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

    “哥,你怎么又不站在我的旁边?”被打肿的脸已经治好恢复的莎蒂,心里的伤可丁点没好,“我刚才被他当着那贱人的面狠狠打了一巴掌啊!你是我亲哥,你难道不应该先心疼我被打了吗?出轨偷腥的人是他,你该替我出头打他才是啊!戴维斯!”

    莎蒂疯婆子似的乱叫着,屋里早就被她砸得一团乱。

    不过倒是还知道提前就屏退了左右。

    戴维斯叹气,自己找了地方坐下,“我说我们总统大人怎么一大清早就打电话给我,现在我明白了。”

    “什么?他还有脸打给你?他就不觉得没有脸面对我的家人吗?当时结婚的时候他怎么在你们的面前保证的?说一生一世只会爱我疼我对我好。现在连一百年都没过去呢他就变了!他简直让我恶心!”

    虽说两人的结合之初首先是因为基因配比,但随着后来慢慢的相处,亚历山大高大帅气举止绅士年轻有为出身名门,这如何不让莎蒂动心。

    于是当时怎么动心来着,现在就怎么后悔!

    后悔自己的青春耗费在了一个衣冠禽兽身上。

    “原来我没有证据也就算了,我只当是空穴来风,我还自觉为他辩解,想他身为总统,总不至于做出这种婚内出轨的下作事来。可结果呢?呵呵,我真是瞎了眼啊!他别以为这事就能这么轻易翻过去!我要离婚!我要把他的事情都公布于天下!我看到时候谁后悔!”

    莎蒂说的字字愤恨,简直就有现在马上冲出去开记者会公布一切的势头。

    可是戴维斯一点也不着急。

    “你要离婚,先不说财产分割,那莱纳德归谁?”

    “当然归我!儿子是我生的!”

    “然后呢?归了你的莱纳德的未来呢?你觉得他还有机会再走上政途吗?离了婚的总统阁下你觉得他不会再娶?再娶了不会再生?再生的儿子可不一定就没有莱纳德的基因等级高。等着人家的儿子渐渐长大,你的莱纳德还能被叫做总统的儿子帝国的皇子殿下?”

    “我……”莎蒂颓然跌坐回了椅子上。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进老婆新进儿。

    “还有你自己,你可是第一夫人,因为这个名头,你在你的小姐妹中间是如何的地位尊崇不可一世,你没忘了吧?现在你要把这个名头转让给他人吗?曾经你的小跟班们再不对着你谄媚了反而对着别人去了,你受得了这个落差?”

    莎蒂悲凉上眼,捂着脸无声地哭了起来,“那我就只能忍下吗?我为什么要忍这口气!为什么!”

    戴维斯扔给她一方纸帕,“这种时候我推荐你参考一下秋家的家风。虽然秋家现在是完了,但他家的家风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你看秋仁昌的那几个儿子和小妾,他们就是存在着又如何?秋家大少的名头还是秋漠的,莫宛宁死时的挽联上那也得写秋家主母。”

    “也许普通人不理解这些,但你我明白,站在我们的高度,名分有时候就是一切。”戴维斯走过去把莎蒂抱进怀里拍着,“我上次在医院跟你怎么说的来着?让你凡事多忍。在没有拿下n250星的开发权之前,我们本就没有跟总统阁下对阵的资格啊。”

    强大的现实面前,莎蒂如何不屈服。

    刚才那么闹那么砸也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需要发泄罢了。

    现在发泄完了,恢复理智了,她又后怕上来了。

    “可是戴维斯我还有机会吗?我刚才可是在他面前狠狠大闹了一场,还带着莱纳德一起,莱纳德还为我打了那贱女人一巴掌。你说他会不会气极了要跟我离婚?他他他要跟我离婚怎么办?”

    想着有可能失去的身份和地位,莎蒂惊慌失措了。

    戴维斯笑出来,“不会的,你怕离婚失去一些东西,他就不怕了?他可是总统。就像你说的,如果这样的事情曝光,他就不怕自己的支持率降至新低?再者,你还有一个3s儿子海恩,一个3s儿媳姜盈,这两口子手里还有一个n250星呢,他哪里敢冒失去你们的风险。”

    “对对对,他才不敢!他不敢!”莎蒂安心了,“啊,他早晨给你打电话了?为什么事情?我不信他还能说早晨被我抓个正着的事情。”

    “这种事情不用他说,他只要让我来找你,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且不管他的这点小心机有多狡猾,我先说他在电话里提到的事情。海恩和姜盈结婚也有多半年了吧?姜盈的肚皮不像是有动静的意思啊。小两口不准备生吗?”

    听到那两个名字莎蒂就没有好气儿,“我哪里知道!管他生不生,反正别想我给带!”

    “你呀,就这个脑子还跟人谁斗啊。”戴维斯只得进一步解释,“我们的意思是,你作为婆婆,这个方向是很好的你可以接近他们的理由嘛。食货帝国正在加紧准备着开业,可是我们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够安插进去,这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啊。”

    这么一说,莎蒂总算明白了。

    “那他的意思是让我再去见见姜盈?”莎蒂面露为难,“我不喜欢那个孩子,去了再吵起来怎么办?”

    “你就不能忍忍吗?人家一个十八岁的孩子都能把心里想的压住不表现出来,你就不能?你真是出息啊!”

    戴维斯恨铁不成钢道,“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姜盈那孩子相比较于硬来更吃软啊。你看看她身边的人,哪个是由于利益才走到一起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最重情啊!我们原来还是做的不够。这次我陪你去,怎么也要打开新局面。”

    “真的要去吗?”

    “想想你的身份地位,想想你的莱纳德!”

    “行,我去!”

    两人出来的时候路过莱纳德的房间,戴维斯问,“莱纳德在屋里打游戏呢?”

    “没有,被气跑了后就没有回来。”

    “……算了,等忙完你这边我再跟他谈谈。你也是,别总惯着他。十九岁可也不小了,老是这么天真连冷静处事都做不到,这以后还怎么走政途?客观来说,他还真没有海恩有能力,海恩十九岁都到外太空参加战斗了。”

    “戴维斯你什么意思?我莱纳德只是还没有收心!他这叫赤子之心!等他成熟了,他一定比海恩的成就大!”

    “是是是,只要我们在旁边细细看着,他一定成就最大行了吧?”

    两人渐渐走远了。

    老凯伦从拐角走出来,打给了姜盈。

    “大少奶奶,夫人带着戴维斯先生去找您了,目的有两个,一是催生孩子,二是食货帝国,请大少奶奶提前准备。”

    课间休息接到电话的姜盈:……

    这种突如其来的宅斗风是几个意思?她真没拜托过老凯伦帮她盯着莎蒂啊!

    还提前准备?准备什么?丰富的词汇量开怼吗?

    “呃,好的,谢谢老凯伦先生。”

    “不客气,这是我的使命!”

    老凯伦挂了。

    姜盈更不适了,使命哦?听起来很严重呢。她万一怼输了是不是都对不起人家的这份拥护之心?

    好吧,她会努力怼哒!

    ------题外话------

    感谢哈哈,神经病,大葵和珍珠的份子钱!我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敛财路子啊!下次再有cp结婚你们要一人送一颗星球的啊!不然掉价!嗯哼~

    另:推兔喵喵的文文《独占成瘾:家有影后太撩人》

    只靠吞钱升级的神秘芯片来自何处?

    身价上亿的呆萌影后竟是个不折不扣的财迷?!

    这是一个财迷影后把腹黑经纪人吃干抹净后、提起裙子就跑的故事。

    经纪人:“老婆,那个小白脸竟然公开表白你,我能砍了他吗?”(磨刀霍霍)

    某影后:数钱中……

    经纪人:“老婆,我们来做一些和谐的运动。”(满面红光)

    某影后:数钱中……

    经纪人:“老婆,这个月的工资好像还没给你…”(戳戳手指)

    某影后:嗯?我们回房好好聊聊!

    *爽文无虐,一对一双处,暖宠逗趣不小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