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4 极品一婆家,开怼!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挂了老凯伦的电话,姜盈倒没怎么想如何计划怼,她慢半拍地才想起来老凯伦的话里还提到了另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包子。看书阁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结婚前倒是憧憬过这个问题,想着等自己有了宝宝,无论他是什么基因等级,她一定不会嫌弃他,她会从头爱到尾。

    可结婚以后倒是忘了这茬儿了。实在是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她一直就没有想起来。

    生包子啊。嘴里低声念叨着,手已经无意识地摸上了小腹。

    这里会长出来一个小海恩吗?

    “摸小肚子干嘛?你有了?”莉兹过来看到,立马兴奋地问道。

    姜盈还没来得及澄清,科兰胖达秋漠他们也过来了。

    “真的?什么时候有的?几个月了?预产期在什么时候?怀了几个?是男还是女?”这是胖达。

    “你都有了还敢见天儿的和我们忙活这忙活那,昨晚开会都开到了凌晨两点多!姜盈你快休学回家待产吧!”这是科兰。

    秋漠没说话,就是拿那种“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但你能随便生真令人羡慕”的目光不停地扫描姜盈的小肚子位置。

    得亏目光很直白,不然姜盈铁定骂他流氓。

    “拜托,哪来的有!我今早才迎来了我家大姨妈,你们要看证据吗?”姜盈作势要从空间里甩出卫生巾。

    对,即使到了星际时代,女人每月一次的大姨妈依然没有进化掉。倒是“进化”出了各种方法能让你不痛,而这已经让数不清的女人们感激涕零了。

    <center></center>其他四人:“去!不看!”

    莉兹抱怨,“那你那个表情摸肚子干嘛?一看就像是被母爱光辉笼罩了似的。是想有了吧?”

    姜盈翻白眼,“我连‘想’的时间都没有好吗?是有人想了。”

    “谁?海恩大人?”

    “他更没有‘想’的时间。”姜盈叹口气,“我老婆婆和婆家舅舅!据线人一级警报,他们应该快到学校来找我催生包子了。”

    其他四人的脑海里即刻闪过了第一夫人莎蒂和全帝国最大营养剂负责人戴维斯的形象。

    “平时也没见他们怎么跟你走动,现在凭什么来催生包子?”

    “催生包子是幌子吧?还是眼热你手里的食货帝国甚至n250星吧?”

    “什么时候到?我们陪你一起去会会。”

    “第一次手撕帝国第一夫人,这可能会是我人生撕史的巅峰!都别挡着我发挥啊!”

    关于莎蒂和戴维斯,除了从星网上了解到的那些,他们也不了解别的了,重点是他们也没有渠道去了解。

    他们属于才露尖尖角的新秀,对于已经雄居高位的人们来说,他们还不足以跟人家实力对等到掌握对方的一干情况。

    但这一点不妨碍他们首先表明自己的立场。

    甭管来者是谁,反正只要是姜盈欢迎的,他们就也当作朋友;如果是姜盈准备要怼的,那他们必定也是怼人没商量。

    姜盈的态度就是他们的态度,就是这么任咋咋地!

    姜盈惯性的内心感动表面嫌弃,“就没有你们够不着的槽儿!德行吧!切。”

    一行人打打闹闹准备回班上课去,谁也没把莎蒂和戴维斯的到来当回事。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的目标是:怼生无敌!

    “晚上到秋漠那儿庆祝呗?我可是准备了好多节目哦。”

    “秋漠,今晚的双份子我包括一份食物原材料不掉价吧?怎么说都是新婚,看着你们还吃营养剂我实在是不忍心啊。”

    “我擦,你这么说我也想结婚了,姜盈我也要土蛋蛋!钱我自己会赚,不用你给!”

    “漠哥,那今晚我们要改叫博叔为漠嫂么?”

    突然安静。

    齐唰唰的目光都投注在了秋漠的脸上,等回复。

    秋漠:“晚上你们问他,以他不挠人为唯一决定标准。”

    姜盈四个:那还是算了。

    一点都不想挑战呢。

    ……

    上午课结束,姜盈估摸着莎蒂和戴维斯也该到了。

    “我还是到学校门口装作偶遇吧。这二位要是大张旗鼓地到学校找我,引起哄动倒是小事,打扰了大家上课就不好了。”

    “也对,我们陪你一起。”其他四人一起站了起来。

    莉兹又拦住科兰,“你战斗力太低,去了也不一定能帮上忙,不如你先帮我们去餐厅打饭,然后带着再来找我们。”

    姜盈笑,“真要是偶遇上的话,你觉得我们双方会在校门口那样大庭广众的场合面对面傻站着交流吗?肯定是要找地方坐下的嘛。你都知道中午要吃饭,人家就不知道?”

    “啊,对哦,看我这废f脑袋!我会不会太紧张了?不行,你们等我深呼吸几次镇定一下的,然后我们再出发啊。”

    “你可拉倒吧,再等就被人堵到学校里了。”

    五个人推推搡搡向外走,想的是会偶遇莎蒂和戴维斯,却不想一出校门一眼就看到了莱纳德。

    往日里意气风发的骄傲青年,今天却像一只丧家犬一样蹲在墙角,周身是浓郁的沮丧气场。

    抬头看到姜盈的第一眼竟是眼圈先红了,“小嫂子--”

    姜盈被这一声喊得全身的汗毛都乍起来了。

    突然这么撒娇是几个意思?

    其他四人也是听得一通牙疼。

    记得这位海恩大人的亲弟比他们还大一岁吧?还这么卖萌耍乖真的很违和好吗?

    这么一对比,倒是觉得博大叔很神奇。虽然年过三十了,但炸毛炸的跟十八岁的中二少年们一点区别没有,接受度特别高。

    看来这种事情光看脸不行,还得看气质。

    ……

    不管这几个人是怎样的心理,终于等到了想等的人,莱纳德别提多激动了,他迅速站起冲到了姜盈的面前。

    “小嫂子,我饿了!我从早晨就没有吃饭,你请我吃饭吧!”

    口气那叫个理所当然,重点是还特别亲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嫂子和小叔子平日里关系怎么好呢。

    于是姜盈没能控制住大方得体的端庄仪态,领衔废f小队贡献了目瞪狗呆的表情。

    心说这次是哪种开战方式?她怎么就没摸着脉门呢?她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她和这位小叔子友好到能让他张口就说出让她请吃饭的地步了啊。

    还记得上次在戴维斯的生日宴上,她可是故意把他妈给气到医院了,她还记得他临走时虽然没说话,但可是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怎么再见面倒是画风大改啊?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令人性情大变的意外吗?

    姜盈惊讶,其他四人也惊讶。

    对这位姜盈的婆家小叔子他们更是陌生,又因为姜盈现在的态度不怎么明朗,他们更是拿不准应该以什么姿态对待。

    胖达冲秋漠挤眼睛:怎么和计划的不一样?不是说来的是第一夫人和婆家小舅舅吗?那还开不开怼了?

    莉兹冲科兰弩嘴:快看快看,真的跟海恩大人长得好像啊。脑补一下海恩大人像这样冲人撒娇……艾玛,不行了,科兰你快掐我一把,我要憋不住笑出来了。

    秋漠目光不屑:听说这位是s级,给他的感觉却像b级以下的……呵,果然出身决定命运,人家连浪费都这么无所畏惧。

    科兰听命去掐莉兹,却因为力道不足被莉兹嫌弃了,她红着脸低下了头,想,昨天见到的百里师兄跟姜盈的这位小叔子差不多高呢。

    ……

    “小嫂子?”见人没反应,莱纳德伸手欲推姜盈。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姜盈的时候,姜盈迅速退后躲了开来,“抱歉,我还是学生,并没有多余的钱请你吃饭。请回吧。”

    莱纳德笑了,他还以为姜盈会直接噎他“我凭什么请你吃饭”呢。

    这个回应已经比他预想的好多了。

    “我有钱,那我请你吃饭吧!你是学生中午也得吃午饭对吧?”

    看着莱纳德手里晃动着钱包的姜盈:满头黑线都不足以表示她的无语。

    她这是被撩了是吧?她被婆家小叔子在套路对吧?姜盈僵硬地扭转头以眼神询问其他四人的意见。

    其他四人微微点头:附议。

    哎这个欠揍的小叔子!姜盈的暴脾气一下子就冲上了头。

    正要开怼,莱纳德又抢先说话了。

    “我爸出轨了,我妈今早带我过去抓了个正着!我很受伤,我是特意来找小嫂子的。总统府那么大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总统府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听我诉说的。小嫂子,如果他们离婚了,我谁都不跟,我就跟你,和我哥行吗?”

    姜盈的暴脾气“咻”一下,就像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就干瘪了。

    这位的爸妈还有别人吗?

    就是总统和总统夫人吧?

    他的意思是总统出轨找三快活然后还被总统夫人带着儿子抓了个正着?

    噫,好刺激好兴奋好想八卦后面的续篇。

    别说姜盈了,其他四人的眼睛也绿了。

    这等级别的八卦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要不怎么说朋友之间还是仗义一点的好呢,你要是不仗义的跟出来,你能赶上这好戏?

    莉兹捅古姜盈的后腰:走,请他吃饭去!他掏钱你还怕什么啊?何况还有我们跟着呢。

    就在这时,一声急刹车,一辆悬浮车从半空中快速降落。

    莎蒂不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莱纳德!你上这里来做什么?”

    看莱纳德和姜盈站到一起莎蒂就不开心,她伸手就去抓莱纳德,想把人拉到她那边去。

    莱纳德却是身子一晃,直接晃到了姜盈的身后,“你别拉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被惯坏的孩子到现在还停留在往日里恩爱深情的父母其中都是假象的难以接受中。

    他不仅恨亚历山大婚内出轨,他也恨莎蒂为什么要带着他去抓女干。

    如果他没有去,是不是他就不会看到事情的本来面目?

    莱纳德拉姜盈,“小嫂子我们去吃饭吧!我们不要理她!”

    “莱纳德--”莎蒂不敢相信,在有她的时候儿子居然没有站在她这一边反而站到了对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你给我过来!给我过来--”

    “莎蒂,别喊!注意身份。”随后下车的戴维斯赶紧过来劝。

    姜盈一把甩开莱纳德,“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要跟你去吃饭,放手!”

    她一点都不喜欢被强拉进这种争端里。

    莉兹等人赶紧站到姜盈的身边,堵死了莱纳德再靠近过来的可能,“喂,有什么事情先找个地方坐下再说吧?已经有路人在朝这边观望了哦。”

    戴维斯扶着莎蒂,莎蒂死抓着莱纳德,再加上姜盈等人,一行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了。

    莎蒂等人只点了咖啡,姜盈等人却是个个点了牛排披萨和意面。

    当然其实还是营养剂的各种变形。

    莎蒂出言嘲讽,“你们现在还用吃这种东西?”

    不是有土蛋蛋了吗?整个n250星球都是姜盈你的啊!连公公婆婆都不知道孝敬的你,这是在我面前故意装的吗?

    姜盈:“是不用吃了,但偶尔吃一下,就当换口味,感觉还不错。”

    人家连吃都没吃过呢,她已经到了吃回营养剂换口味的高度了。这不是得瑟是什么?

    “你!”莎蒂又想爆起,被戴维斯先一步紧紧按住。

    “最近口味变得不一样了吗?”戴维斯笑得像亲舅舅,“姜盈,你不会是有了吧?”

    噗--胖达没忍住,喷了出来。

    来个小叔子那么大的人了,非得撒娇卖萌;这又来个小舅舅,一开口拿的就是婆婆的剧本。

    哎哟喂,这是怎么有病的一家人!

    “抱歉抱歉,失礼了。”胖达连连道歉,只是忍不住的笑表情真看不出有什么道歉的诚意来。

    戴维斯被气得怒火中烧,他这样身份的人,哪里遇到过这么当场不给面子的。

    “姜盈,我有些私话要跟你讲,你的这些同学旁听不合适吧?既然吃饱喝足了就离开吧。”莎蒂开始赶人了。

    “姜盈的婆婆,我们跟姜盈那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你有什么私话都尽管说好了,我们不觉得不合适。”莉兹一边剔牙一边回道。

    其实吃营养剂哪里会塞牙,但莉兹记得光脑记录片里有讲过,这样一边剔牙一边跟人说话的威力非同一般,嘲讽技能瞬间提升十个百分点。

    嗯哼,看对面两长辈的表情就知道了,效果不错。

    “放肆!”莎蒂还是没忍住拍了桌子,“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学的礼数规矩?你们家里的人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吗?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

    “莎蒂闭嘴。”不等莎蒂发飙完戴维斯就先阻止了她,并不停地加重眼神输出希望莎蒂明白,他们来是有目的的。在目的实现之前,怎么也要先忍着了。

    姜盈冷冷开口,“有什么事情还请直接说吧,我们下午还有课,不宜耽搁太久。”

    对于长辈这种想什么时候找上门就什么时候找上门,你还不能推辞,还不能不听着的行为,姜盈真是深恶痛绝。

    有事儿就不能先打电话约吗?如果不是她有内线及时通知消息,他们真的要闯进学校找她吗?平时就没见关系多好,这得是有多大的脸才觉得她必须受着?

    戴维斯和莎蒂想不到姜盈现在所想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站在众星捧月的高位上太久了,早就习惯所有人都服从都二十四小时待命听从他们的指示了。

    不然呢,你还有意见不成?拜托,我们要不就是第一夫人,要不就是帝国最大营养剂供应商的负责人,多少人哭着喊着的求抱大腿都没得抱好吗?

    面对姜盈他们还多一个优势,那就是他们是长辈!

    长辈是什么懂吗?就是你自小被教育要永远尊重的那些人!

    姜盈现在也就是因为3s和n250加持了身价,否则莎蒂和戴维斯都不会把姜盈看在眼里。

    我们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跟你说话是我们屈尊降贵,你都得感恩戴德知道不?

    可惜两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勾通良好,以至于发展到现在越加互相看不上眼的程度了。

    姜盈看不上眼的做法是远离你,我不看总行了吧?我自己不给自己添堵。

    然而莎蒂等人不是,人家要的是把你彻底扭转过来,扭到看得上眼的位置。

    完后莎蒂等人还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小辈们不懂事,做长辈的出来教育一下,引导一下,太正常了好吗?

    戴维斯勉强压住火气打圆场,“姜盈,你是不是对莎蒂有什么误解?她怎么说都是你丈夫的亲生母亲,是你的长辈,你就不能放尊重一些吗?”

    没说完的意思就是:说你不懂规矩你还真就不懂规矩!连长辈都不懂得尊重的你,真是走了狗屎运才有现在的身价!

    姜盈是从一路的冷嘲热讽中走过来的,戴维斯的未尽之意她如何感受不出来?

    所以真不是她不懂规矩,而是有些人初次见面就让她没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

    哦,你满心的看不上我还让我尊重你?我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呢?

    “戴维斯先生,您这话有些欠妥。在我认为,尊重长辈尊重的该是长辈的风范,长辈的人品,而不是长辈的年纪,长辈的身份!”

    听明白没?你们不值得我尊重!就是这么简单!

    “你!姜盈你太猖狂!”莎蒂再一次拍案而起,戴维斯上手去拉都没拉住,反被她一通训斥,“戴维斯,你也看到了,这是我不跟她好好相处吗?她这样目中无人的性子谁能和她好好相处的得了,她……”

    莉兹等四人齐唰唰举手打断,“我们能!而且我们没觉得姜盈这样有什么不好!她好极了!”

    姜盈回眸一笑,举杯,“感谢支持。”

    莎蒂要气疯了,“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打断我的话!你们……”

    姜盈把杯子重重墩到桌上,“妈妈,请您不要这样说话!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看不上眼就请您闭上眼,我们并没有非要找到您面前碍您的眼去!”

    可你却非得找上门来碍我的眼!还一脸我应该感激涕零盛大欢迎的表情!

    这也就是婆婆,这要是姜盈她自己的亲妈,当面怼不明白的话,姜盈早掀桌子走人了。

    “你!”莎蒂指着姜盈的手指头都气哆嗦了,“好,很好!海恩娶的这个儿媳妇真是好啊!”

    姜盈轻飘飘再补一刀,“感谢您给我们订下的婚约。”

    姜盈和海恩的婚约一开始就是莎蒂做主首先表态的。但那时候她的心态是,大儿子并不讨喜,她管他娶谁!但亚历山大说为了孙子,还是娶一个基因等级高的吧。于是她才向姜家发出了橄榄枝。

    一个从来不喜欢的儿子,一个没有觉醒的废f儿媳妇,两个人结婚之初,莎蒂别提多高兴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虚荣感。

    更多的是针对海恩--看,你再威风又如何?你还不是得听从我的安排娶进一个人人皆喷的资深废柴?

    那时候对姜盈就是完全的无感了。除了姜盈这个名字,连模样都快忘了。随她是死是活,能生就行了。

    谁能想到后面变化的剧烈程度都快赶上古地球之初的板块碰撞大陆重新分组合成了。

    海恩雄居最受崇拜的位置不动摇,姜盈奢华蜕变觉醒成了3s,并提前眼光毒到的买下了n250星。

    她一手促成的婚约竟成就了他们两个人!

    莎蒂跌坐回椅子上,深深的懊悔笼罩了她。如果早知道这样,如果早知道这样,她哪里会把姜盈配给海恩,她会给莱纳德提前占下啊!

    戴维斯强行欢笑,“你看,你婆婆的眼光多么的有预见性对吧?她那时候就觉得你和海恩肯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不然也不会为你们订下婚约不是?对吧莎蒂?”

    不对,不是。莎蒂心里这样想着,却是重重点下了头。

    戴维斯小出一口气,还好莎蒂不算太丧失理智。

    “没能提前打电话跟你预约时间是我的错,原因是我昨晚做了胎梦,梦见海恩抱着一条大鱼。我就赶紧通知了莎蒂,大家这才想起来,你和海恩也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准备要宝宝了?趁着莎蒂年轻,等宝宝出来她还能帮你们带一带。”

    戴维斯小掐一下莎蒂,莎蒂挤出微笑搭腔。

    “你小舅舅说的对。盈盈啊,女人这一生什么等级啊什么事业啊,那都是没用的,那是男人们应该做的事情。对于女人来说,生一个孩子才是这一生最重要的。你想想看,他也许会像你,也许会像海恩,也许会像你们两个。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从不会说话到开口叫你妈妈,从不会走路到你跑也追不上。生命得到延续,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对不对?”

    姜盈对两人的心态转化如此快速叹为观止,对两人的话也叹为观止。

    她自己不知道自己跟婆家什么关系吗?她怎么可能做生了孩子婆家还给带的梦!

    对于女人来说生孩子最重要吗?可看看你自己,你倒是生了两个儿子,还是高基因等级的,然后你就过成了这个样子?你早晨才带着小儿子去抓儿子他爹的女干你忘了?生命延续的中途开出了这样堵心的花朵,你居然还能一口一个伟大概括之,心态果然强大啊!

    科兰这次先举了手,“可是莎蒂夫人,这样的理论不是早就随着古地球的消亡而消亡了吗?我妈说女人也要有事业的,千万不能把自己的一生绑在男人或者孩子身上。因为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或者变故的话,谁会抛弃你事业都不会。”

    莉兹强排,“我只信我手中赚来的钱!钱不会背叛我,生出的孩子可不一定。万一长大了四六不懂妈宝一生,我得气的想掐死他。”

    胖达和秋漠性别不符,暂不发表意见。

    姜盈摊手,“好的,妈妈,您的建议我会转达给海恩一起研究的。如果没事了我可以走了吗?快到下午课的时间了。”

    对于莎蒂的论断她真是一万个不同意,但她现在真的不想再说了。

    就像自己妈一样,那观念根本不是几句话就能扭转过来的。她还是尊重一下别扭转了。

    而且时间是真的快到了,她的时间不够用,她不想浪费在这些堵心的事情上。

    莎蒂和戴维斯同时表情扭曲。

    这就完了?这就是姜盈的反应?生孩子的事情很重大的好吗?你一脸听了就完的表情是几个意思?你到底是有了还是没有,是想生还是不想生啊?

    看着姜盈真有要走的意思,莎蒂也顾不上细想了,她急急开口,“你还年轻,我能理解你们年轻人特别想自己创业的激情,但人生很长,事业能等,孩子却不能等。”

    戴维斯附和,“星际时代,尽管女人们两百多岁也还能生,但谁都知道越晚生的孩子在基因等级方面就越差。你和海恩的基因等级这么突出,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多好!这不仅是给你们夫妻幸福的事情,还是为整个帝国做贡献的大事!”

    “对对对,你们的孩子肯定都是3s级!帝国太缺少3s级了,身为帝国第五个3s级,姜盈你有责任为帝国的未来考虑!”

    莎蒂这是在提升姜盈的觉悟,却不想出来的效果完全相反。

    这些话再次让姜盈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在梦里,她的孩子生下来就被抱走了,说什么是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孩子的教育必须从小抓起,这不仅是她的孩子,更是整个帝国的孩子。

    结果她到死事业没有,孩子有也像没有。

    明明是帝国第五个3s,该是耀眼发光的存在,却像个行尸走肉般度过了一生。

    她坚决再不要这样的人生!

    她的孩子只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的一生由孩子自己决定,其他人谁也别想插手!

    姜盈拍桌站起,“您二位太高估我的觉悟了,我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我暂时不会想生孩子,没准一辈子也不准备生!告辞!”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那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你!你给我站住姜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莎蒂冲着姜盈的背影喊。

    姜盈冷冷回头,“算计我不够,连我未来的孩子你都想算计,你那叫为了我?”

    莎蒂觉得自己真的是够苦口婆心的了,“你现在还年轻,你还不懂。等你到了我这年纪你就懂了!我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我还能害你吗?”

    “难说。”姜盈利落怼回两字,气红了莎蒂的脸。

    “哎我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好歹不分啊?你……”

    姜盈忍无可忍地厉声打断她,“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婚内出轨亲自抓女干的事情很小吗?这位怎么就一点看不出来有婚变的打击呢?还能这么中气十足地来教训她!长辈们的脑回路真是令人敬佩。

    莎蒂愣了,姜盈这话什么意思,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吗?可是她怎么知道的?

    莎蒂终于知道丢人了。

    一直没出声的莱纳德眼睛粘在窗外远去的姜盈身上,目光痴迷。

    小嫂子更耀眼了!好像更喜欢了!想要!

    啪--莎蒂一巴掌打在莱纳德的后脑勺上,“你看什么看!我问你,我来之前你和姜盈说什么来着?你把早晨的事情告诉她了?”

    莱纳德扭扭脖子,“当然告诉了,她也是咱家的一分子不是吗?她有权知道家里即将出现的变故。”

    “什么?真的是你?”莎蒂捂着胸口好悬没停止心跳,“我打死你个吃里扒外的!还她有权知道,她有个屁权!她要是有这个权,我也有权打死你!”

    莎蒂疯狂地拍打着莱纳德的头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是个家丑外扬的混蛋。

    这次戴维斯没拉着。

    “莱纳德,你错了!这种家事怎么可以往外张扬,你有考虑过你爸你妈的面子吗?”

    莱纳德一把挥开莎蒂,嘲讽道,“面子?他们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时怎么不考虑自己的面子了?自己把面子丢了却让我给兜着吗?我没那闲功夫!再说了,现在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了吗?等离了婚还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谁跟你说离婚了?”

    “怎么,还不离吗?”莱纳德看他妈,“他都那么对你了,你还忍着?还不离?”

    莎蒂也知道容忍这样的事情很窝囊,但她能怎么办,站在她这样的地位上,比起不离婚,离婚更难以容忍。

    “莱纳德,你要知道,妈妈不离婚可都是为了你啊!要不是为了你的前途,我用得着忍他?”

    “我不用你为了我!”莱纳德低声咆哮着,“一个对我说这个家会永远是幸福的家我是他永远的宝贝儿子,结果转身他就做出了破坏这家的事情;另一个天天在别人面前炫耀如何深得丈夫的喜爱与专情,结果全都是假的。就算被戳破了也不敢离婚,还要继续装下去。你们真让我恶心!恶心--”

    莱纳德转身跑出了包间的门。

    门咣一声被打开又被关上,及时挡住了莎蒂大受打击而五官错位的脸。

    “他说我恶心,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居然说我恶心!戴维斯,你听见没有,他居然说我恶心!哇--”

    在这一瞬间,亚历山大的出轨也好,姜盈不留情面的回怼也好,都不重要了。都不如莱纳德的这一控诉来得伤莎蒂的心。

    莎蒂没有形象地哭倒在戴维斯的怀里。

    戴维斯也很震惊,莱纳德从小就乖巧听话,这也是所有人都喜欢他的原因。莱纳德是没有海恩的那份天分,但如果他以后是走政途的话,他的s级已经足够了。

    这是莱纳德第一次顶撞长辈。

    “你别哭了,莱纳德不是故意这么说的,看来早晨的事情还是对他打击太大了。”

    莎蒂稍微被安慰了些,她擦擦眼泪抬头问,“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这一趟不是又白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任谁都想不到姜盈的性子竟是这么的倔强。”

    “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她的食货帝国崛起吗?”莎蒂不甘心。

    戴维斯打量着莎蒂的表情小心道,“其实还有一个最后的办法。”

    “什么办法?”

    “既然姜盈活着不为所动,不如我们……”

    人要是死了呢?就不信海恩会把家产移交别人代为管理。

    莎蒂愣了一下,“她可是3s,她手下的那些人我们都没有暴力处理掉,那她……”

    “谁说是我们出手了?又何必非得硬碰硬用暴力?你忘了姜盈还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姜氏中医了?”

    戴维斯一点一点诱惑出了莎蒂心里的恶魔,“能从姜盈手里硬抢下姜氏中医的姜连翘,我觉得你值得见上一见。”

    ……

    姜连翘也很忙,忙着学业,忙着尽快上手姜氏中医的业务,忙着从中往自己手里划拉更多的利益。

    姜盈到药草培植部报到的事情,她是在光脑屏幕前眼睁睁看着的,直到看到姜盈和科兰三下五除二就把所有监控智能找出来并暴力拆除的画面。

    她还没有想明白姜盈怎么会如此迅速的找出并粉碎,她就收到了姜盈的包裹。

    里面是她派人在给姜盈安排的宿舍院提前布置的所有智能监控。

    看到上面的留言,姜连翘无法控制地吓白了脸。

    她自己什么能力,姜盈什么实力,她还是一清二楚的。

    姜盈要说给她也安装智能监控,就一定做得到!

    姜连翘马上打电话给秘书,新上任的秘书,她大舅杰瑞。

    “大舅不好了,姜盈发现了所有的监控智能,还威胁我也给我出现的每一个地方安装。这下怎么办?要是让她发现了我们现在的行为,那她还不……”

    “连翘别急,先冷静下来。挂断电话吧,我去你办公室再跟你说。”

    杰瑞赶到,还带了另一个人姜天参。

    三个人现在在姜氏中医那是除了他们三个,别人谁也不信。

    姜连翘急得团团转,“她是怎么发现的?3s的能力还包括了这样的感应吗?”

    姜天参最近也在准备军部报考的事情,他倒是接触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听说是有这么一种反侦察装置的,它不仅能感应到一定范围内的监控智能,还能在光脑上模拟出监控智能的监控范围并做重叠区域演示。”

    “啊,那就对了!”姜连翘想起来视频里有一段时间是科兰挡着姜盈,而姜盈的手在腕间的光脑上做了什么动作。

    “你既然知道,能不能打听一下哪里能买到?我要买!无论多少钱都买!”她绝不要活在姜盈的监控中。

    “好吧,我尽量。”

    “不,不是尽量,你必须做到!天参,只剩下我们姐弟了,我们不能再输了!”

    姜连翘死死掐着姜天参的胳膊,上面都掐出了血印子而不自知。

    姜天参心痛,却只能应下,“是,大姐。”

    杰瑞表示很欣慰,“艾珊如果泉下有知,看到你们姐弟这么团结她也就安心了。连翘你也别太担心,我会再在你身边加强人手保护你的。”

    “还有这办公室,还有我出现的每一个地方!坚决不能让姜盈找到机会布置任何东西!”姜连翘握着拳头,像自己给自己打气一样,“我先办理暂时休学好了。学校人员太杂,不好保护也不好监控,为了保险,我先不去学校了。”

    姜天参嘴唇动了动,想说这样的姜天翘精神太过紧张的话,健康是会出问题的。可是看到姜连翘泛着凶光的眼,他又把话咽了下去。

    姜连翘现在还能听得下谁的话!

    ……

    发生在姜连翘办公室的谈话很快就被桑托传达给了姜子封。

    姜子封笑得跟花一样,“对对对,就像这样,斗吧,再斗得激烈一些!我躺等斗死甭管哪一个。”

    桑托提醒他,“老爷,姜连翘如果购置了反侦察监控智能装置的话,那我们布置在她周围环境的只怕也会被发现。”

    “没事,到时她只会认为是姜盈布置的!你跟紧一点,别让她把怀疑的目光转到我这里来就是了。”

    “是,老爷。”桑托正要离开,却听到了内置耳机里传来的重大消息,“老爷,姜连翘新接到的电话是来自总统夫人的。”

    ------题外话------

    感谢汐梓沫a萱和vickier竹的票票!全贴我们漠嫂脑门上了!谢赏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