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5 撩不是目的,目的是撩死你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尽管手底下压着的事情非常多,但姜盈还是能推的都推掉了。赚钱能等,秋漠和博昂的婚礼却是只有这一次。

    史皮尔斯打电话来,要约她谈食货帝国的进展,被她推了。

    姜氏中医那边她主动打给丁大婶请了假。才报到的第二天就请假,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可是电话那头的丁大婶却什么异样情绪都没有,还特亲切地表示,没关系,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到就可以。

    亲切地就像姜盈这样还没打鱼就先晒网的行为才是最正常的。

    摆明了就没把她昨天的报到当回事。

    姜盈理亏,也只能当听不出来。

    一行人,包括从伊林斯校赶来的维希,放学后就到秋漠的小公寓集合了。

    这公寓虽然小,却是秋漠自己赚钱买来的。意义很大,住的也习惯了,秋漠在征求了博昂的意见后一致觉得并不需要另购置新房,两人就愉快地把这里当成了以后共同的家。

    秋漠今天照常去上学了,博昂却是请了一天的假来装扮新房。

    他知道自己家什么情况,压根就没想过通知家里。他想的是,就让他鸵鸟地先和秋漠无忧无虑地过个新婚蜜月再说吧。

    一天的时间里,网上订东西,自己安装东西,等秋漠等人回来的时候,房子简直大变了个样。

    原来是秋漠自己住,秋漠一黑社会糙汉子,新房买来就基本没添置什么东西。简单装修,几个大件,剩下就没了。

    但经博昂这么一捯饬,那简直就是从标准间到总统套间的跨越。

    原来是纯白色调,被博昂变成了蓝白色调的古地球时期的地中海风格。这种风格对于星际时代的人们来说已经挺古老了,但再古老的东西只要用心来装饰总能焕发出别样的格调来。

    纯白的吊顶,下拉了窄窄一圈的浅蓝半圆形花边;吧台有着高高的白色的腿,浅蓝的台面;秋漠原来的黑色纯皮沙发被换了,换上了更家居的组合沙发,浅蓝色,绒布面;靠垫分两种颜色,一种纯白一种浅蓝,错落有致的摆放在沙发上。

    客厅的主墙上挂了家庭照,上面是昨晚的秋漠和博昂,以及后p上去的莫姨。

    秋漠穿的是黑,博昂穿的是白,都挺简单,笑容也简单,但眼里的幸福一看就浓得要溢出来。再加上站得住的颜值,昨晚姜盈的随意一拍都拍出了时尚大片的效果。

    莫宛宁的照片是博昂得到秋漠的允许后特意从莫宛宁生前的光脑里翻出来的,是莫宛宁年轻时候的照片。

    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美丽娴雅,知性大方。

    也是简简单单的微笑着。

    莫宛宁坐在椅子上,秋漠和博昂携手站在她的后方,温馨幸福得就像每一个普通的家庭。

    从整体看上去,就觉得干净极了,雅致极了,有品味极了。

    博昂听到敲门声给大家开了门,可是回来的秋漠等人却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迈步进来。

    知道博大叔活得向来精致,跟他们的水准天差地别,但一天就给家里大变了个样,这简直就是鬼斧神工的实力啊!

    胖达发出了连声惊叹,“我说漠哥,你脸上的这刀疤如果不去了的话,感觉都配不上这房子了。”

    博昂早就自觉靠到了秋漠的身上,“不行,不能去,我就爱这刀疤。有它才男人味十足!你个小处男懂个屁。”

    “噫,你懂就好,你懂就好了嘛。”

    胖达坏坏的挤眉弄眼一通调笑后和一群人笑笑闹闹的进了屋。

    莉兹直奔卧室的方向,“漠哥,能参观卧室不?客厅太太太惊艳了,我真是万分期待卧室的大变样啊。”

    秋漠扭头看博昂,明显是把回答问题的权利交给了博昂。

    姜盈抓住机会马上开启戏弄技能,“哟,这就把一家之主的位置交出去了?原来漠哥你在家里是这么的怂啊?”

    秋漠不予理会,博昂不服地扬着下巴怼回去,“怂是他爱我的表现!你有意见啊?”

    “哦--”众人齐声起哄,“漠哥爱你你很骄傲哦?”

    新婚逗新媳妇是传统,可惜当新媳妇叫博昂时,想看新媳妇羞涩的人们注定要失望了。

    “那是,妒嫉死你们!”从来不知羞涩为何物的博昂拉着秋漠往里走,“不是要参观卧室吗?请吧,别闭眼!”

    姜盈等人还想呢,看的就是热闹,谁会闭眼啊。

    可当博昂把卧室的门打开,得,不闭眼也不由自主地想闭眼了。

    画面太刺激,辣眼睛。

    正对门的就是一面画墙,也不知是直接在墙上喷印的画,还是照着墙面的大小做了画后再镶嵌上去的。大还好说,重点是画的内容。

    博昂的单身照,跪姿,背朝外,侧脸杀。腰窝掩映在半褪的白衬衫之下,露出的右肩头是一朵妖冶的玫瑰花。

    浑身上下就一个意思:撩你不是目的,目的是撩死你!

    单身照前是一张床,或许该叫鸟笼子更合适。圆柱型,灿金色的栏杆包围四周。天花板上垂下了艳红透明的纱,将鸟笼子装点的如梦似幻,荡漾情趣。

    床的一侧对着浴室,浴室没墙,仅用透明的玻璃做了隔断。里面的浴缸一看就不是单纯的浴缸,外面各种扶手,里面各种起伏延伸。为什么看得这么清楚呢?因为浴缸也是透明的。

    就更别说旁边的架子上摆的一溜各种“洗护”用品了。

    博大叔用他的实际行动给小年轻们上了一课:活得精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卧室的其他角落还有造型奇特的椅子,葫芦形状的跳跳球,蹦极秋千二合一……

    后面的没眼看了。

    这么说吧,外面的客厅那是要多清新雅致有品味就有多清新雅致有品味,那么卧室就是要多情趣包房风就有多情趣包房风,每一个角落都热情散发着“爱我爱我请疯狂爱我”的求欢信息。

    莉兹第一个冲进去的,又是第一个捂着脸冲出来的。

    “不行了,漠嫂段位太高,我还是乖乖认输的好。”

    维希跟在莉兹后面退,退之前却也装作不在意似的又回头看了几眼,呃,他就纯学术研究研究。

    胖达也不好意思开玩笑了。耻度太大,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科兰在门口一直就没敢往里走。

    还是姜盈这已为人妻的胆子大。

    这跟她的房间有一拼啊!可是她的房间也只能自己欣赏,迄今为止,海恩也只在她房间里睡过半夜。

    但博大叔的这个不一样,这里只有一个卧室的,一看就是两人以后的共同卧室。

    他怎么征得秋漠同意的?

    姜盈心动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没能得到自己男人同样的喜欢,她觉得是一种遗憾。她不想要遗憾!

    “喂博叔你来,”姜盈也知道这事儿不便大肆张扬,于是她小声地问,“我可不觉得秋漠会同意你把你们的卧室搞成这样。你到底怎么说服他的?把经验介绍给我呗。”

    博昂特乐于分享,“磨破了嘴皮子求来的呗。”

    姜盈没听懂,“这么简单?”

    博昂小瞪她一眼,张嘴给她看,“看到没?现在还肿着呢!我特意没去肿,新婚嘛,得留点纪念性的事件不是?”

    姜盈眨眨眼,忽然捂脸奔出。

    “大哥!您是我亲大哥!你特么的飙车前就不能提前打个招呼?我晕车啊混蛋!”

    挤在门口不敢往里看,但都竖着听的几个拦住姜盈,“哎哎哎,说说说说,漠嫂又飙什么车了?你们声音太小,我们没听着。快快快,这种长见识的事情你可不能一人捂着发大财啊!”

    姜盈用尽全力挣脱,“没脸说!不说!想知道的问漠嫂去!”

    其他人:更想知道了!但又没脸去问。能让人妻姜盈都没脸说的那肯定耻度爆表啊!

    一群人特好奇又不能满足的纠结表情逗得博昂哈哈大笑,倒让他忽略了被冠以漠嫂的那点不悦。

    科兰红着脸努力拉回话题,“别闹了,你们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了?我们是来庆祝秋漠和博叔新婚的。”

    胖达一跃而起,接过主持权,“听我说听我说,我们就先从随份子开始好吧?昨晚时间太仓促,大家也没来得及准备,但今天应该都带了吧?博叔可说要双份的啊!我先来!”

    话落胖达就从空间纽扣里取出他的“份子钱”:一对智能机器人。

    “我那在数据司的爸妈的权威数据显示,这款智能机器人无论是从节能上还是从系统稳定性上,都是最好的一款机器人。漠哥,哥们儿一点不小气吧?直接给你定了两个!其中一个送去维护的时候,你家里还有一个可供使唤,绝不让咱漠嫂有累着的一丝可能。”

    “谢谢,够兄弟!”秋漠很满意的收下了。

    看到今天的房子大变样,他表面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开始在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买一个家用智能回来帮忙。博昂的手是拿手术刀的,可不是用来做粗活的。

    没想到他的兄弟倒是提前想到了,秋漠很感谢地捶了胖达一拳。

    科兰上前,从空间手环里拿出的是两棵一米高的芦荟。

    秋漠没看明白,正等着科兰说话呢,倒是博昂先惊喜地扑上去,“这叶宽,这厚度,是最近最火的那款美容芦荟吗?”

    “是,学名叫库索拉。我家花店新到的货,就到了这两棵,我就一起都给你们搬来了。”科兰不好意思的笑,“希望你不会嫌弃我送这个。”

    “哪会!”博昂绕着芦荟欣喜地转圈圈,如果不是叶片边缘有刺,他那表情都像是要抱上去的,“知道网上卖的多火吗?我想订都没还订着呢!这个好,两个更好,到时我和秋漠可以一起用。”

    “你用就行了,漠哥要是用了后变得和你一样,你放心?”莉兹捂着嘴笑。

    博昂要怼,又及时改变主意转头看向了秋漠,“那只我用的话,你放心?”

    秋漠一伸拳头,“没关系,不放心我会打到放心。”

    众人愣了一下后怒吼:“卧槽,这狗粮好噎人!”

    一阵笑闹声中,博昂开开心心地拖着那两盆芦荟给挪到阳台上去了。回来也不等胖达主持了,自己就站在厅中间坦坦荡荡地伸手要,“剩下人的份子呢?拿出来,通通拿出来。”

    “切,瞅瞅你那点出息吧!”众人笑话他,但也没忘了把“份子”献出来。

    怎么说他们都算是婆家人,仪式由于各种原因目前只能简陋而行,如果份子上再不给长长脸的话,他们怕博昂觉得委屈。

    维希算是加入这个团体最晚的一个,跟博昂的关系不像姜盈他们那么亲密,他送的份子也最保守。

    “博叔,不太了解您喜欢什么,我也没送过结婚礼物,想来想去只能送这个了。no。1购物中心的购物黑金对卡,黑色和金色各一张,博叔你喜欢什么自己去买吧。”

    上限没说,但就冲这黑金卡,也知道上限低不了。

    众人蜂拥而上,“我看看我看看,我还没见过黑金卡呢。”

    就是上次海恩带姜盈去买过衣服的那个m38星最豪华的购物中心的黑金卡。

    莉兹小声嘀咕,“你不是星浪传媒的大少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no。1购物中心的大少呢。”

    维希解释,“星浪传媒是我家母上大人的事业,no。1购物中心是我爸和几个朋友的业余爱好。”

    众人:……

    万恶的资本主义!鄙视你!

    莉兹运了半天气才道,“姜盈你排我后面啊!不然等你送完我再出手,一定会被漠哥和漠嫂嫌弃到底。”

    “你可行了,快拿出你的份子吧!”众人催促。

    莉兹从空间手环里终于拿出了她准备好的份子,成人身高大小的两盒子,只是从头到尾都包裹得很严密。

    胖达敲敲盒子,声音闷闷的,“什么东西?”

    莉兹高深莫测地一笑,“那我不能说!这得看漠哥和漠嫂愿不愿意让说。”

    博昂大大方方地唰一下亮出一把剪刀,“我怕什么来着,我当场拆给你们看!”

    而等拆开,众人才要伸长脖子去看,却见博昂唰一下又给盖上了,“不行,这个不能给你们看!不行不行。”

    他竟然二话不说拖着两盒子就跑去卧室了。

    众人更好奇了,“莉兹,还是不是朋友了?是就痛快解迷。”

    莉兹继续高深莫测,“既然漠嫂不愿意,那我多说不合适吧?这样吧,我就讲讲我开网店的经历吧。有一次我接了一单子,帮客户分手后发现客户和我一样是开网店的,她卖什么呢?卖的是充气娃娃的高级定制……”

    “哦--”众人明白了。

    维希受到了惊吓。她刚刚明明红着脸跑出卧室的,看起来不像能接受那些情趣用具的啊?怎么她倒……

    莉兹:“虽然我是如此的单纯不解人事,但送人结婚礼物总要符合人家的心意才对不是吗?我就连夜走后门下了加急定单,按照秋漠和博叔的真人等身照给他们定制了……嗯哼。”

    看到博昂又出来了,莉兹赶紧住嘴不说了。

    虽然该说的也说完了。

    胖达怼咕秋漠的腰眼,“你,漠嫂,再加一对假的你,假的漠嫂,四个哦,刺激哦,注意补肾哦。”

    众人那个笑翻啊。

    姜盈就在一群笑声中出来了,“行了,该我上压轴的了!首先是你们现在有钱都买不到的土蛋蛋--”

    噼哩啪啦砰砰砰,土蛋蛋从天而降。幸亏都是提前处理好的,不然能立刻给白净的地板砸出土印子来。

    但即使大家已经早有准备,还是少不了被砸几下。

    别人家结婚庆祝撒花,他们结婚砸土蛋蛋,关键是被砸的还挺高兴。

    博昂抱着土蛋蛋都快要乐出口水了,“这个好,至少够吃一个月的了!我很满意,我很很很满意!”

    重点是m38星上好多人还没吃过一口啊!而他,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可能吃到腻。

    这种“别人没有但我有”的虚荣感才是令博昂最满意的!

    “第二份呢?那第二份呢?”众人又催。

    “当当当当。”姜盈竟是把一粒悬浮纽扣放到了博昂的手里,“我老公和我一起为你们准备的第二份,他今天有任务在身不能赶到,但份子不敢缺席。最新款的民用机甲和悬浮车二合一,自带空间车库,希望你们喜欢!”

    “卧槽,真的?真的真的?”如果不是厅里空间小,博昂真想马上放出来。

    最新款的这个能变民用机甲的悬浮车属于某车友俱乐部内部销售款,你要不是俱乐部的长期会员,你连买的资格都没有。

    众人:……

    万恶的资本主义,集体鄙视第二次。

    秋漠百感交集,“姜盈,谢谢你!也谢谢大家!”

    虽然已经从博昂那里得到了理解,说暂时没有盛大的婚礼仪式也没什么,但妈妈不在了,亲戚这边完全靠不上,朋友也少,家底并不丰厚,秋漠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博昂。

    婚是说结就结了,整个流程简单的就像过家家,尽管他知道在心里博昂的重要性绝不是这样简单,可是他忍不住还是会想,如果莫宛宁还在,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让他和博昂结婚。

    但今天,他的朋友们来给他撑场了。

    随的份子五花八门先不说,但绝对个顶个的都隆重又贴心。诚然东西的贵重与否并不影响大家之间的关系,但能得到如此精心的准备,首先就证明了他们对他的看重。

    看重他,尊重博昂,仅做得这两点就足以让这个简单甚至简陋的婚礼显得不那么随便了。

    胖达再次扮演起司仪主持,“下面有请新郎新……郎上台!”

    博昂一个小眼刀子飞过去,胖达及时改了口。

    秋漠和博昂被众人推到了厅里最中央。

    “亲一个亲一个……”莉兹带头边鼓掌边喊号子。

    博昂从来不矫情,伸手勾住秋漠的脖子就要凑唇,却被秋漠拿手按了回去。

    博昂瞪眼:几个意思?敢拒绝他?

    众人怪笑:有好戏看了嘻嘻嘻。

    秋漠眼睛里的温柔都快要滴出水来了,“你不先看看我为你准备的新婚礼物吗?”

    “你也准备了?快拿出来拿出来!”博昂欢叫。

    众人哄笑,“漠嫂,咱就不能矜持点么?”

    博昂理由强大,“我又不是女人,要矜持没用。”

    当秋漠从空间拿出那个小方盒子的时候,博昂却难得地局促了。

    那大小,那样式,还能是装别的什么的吗?

    当秋漠打开小方盒,里面果然是一对戒指,最新型金属r14戒指。这种金属如果是在古地球时期的话,应该就是铂金的地位了。

    没镶钻,只在内里刻了名字,分别是秋漠和博昂的名字合写。

    秋漠道,“托黑道上的某朋友买来的r14原料,我自己熔成的戒指,里面的字也是我自己刻上的。我不太会说话,只想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这一生必定只睡在你的身边!”

    秋漠这样的人不说爱,只说以命相付。

    博昂眼圈都红了,强忍着没掉下眼泪来。他向前一扑扑进了秋漠的怀里,“你休想!死了你也别想摆脱我,也只能睡在我身边!”

    亲吻终于印上,眼泪终于落下。

    围观众人:好感动好幸福好羡慕。

    半小时后,眼泪没了,亲吻还在。

    围观众人:……

    喂,还不分开?还有完没完了?不如你们直接滚回卧室去?

    科兰收拾一地的土蛋蛋,“不如我们边做饭边等?”

    放学就赶过来了,自是没吃东西。

    大家互看一眼,得,就这么着吧。今天人家结婚人家最大。

    胖达假模假样的起酸,“随了份子不说,吃个饭还得自己动手,我这纯属是花了钱还给自己找罪受啊。”

    那边的亲亲终于告一段落了,秋漠听到后不好意思了,“你们别忙!今天你们是客人,我来准备晚饭就好。”

    还没等姜盈等人拒绝呢,就见博昂先一把又将秋漠勾回去了。

    “今天我们最大!让他们忙!啊,我喜欢那个炸薯条的,谁的手艺?记得多炸出来一些啊,回头我上班也能当零嘴吃。”

    开放式厨房里的众人危险地眯眼,“等过了今天的!不敢惹你还不敢欺负漠哥吗?有你还回来的那天!”

    博昂一手勾着秋漠,一手叉腰,表情不能更欠揍,“我管哪天!反正我今天先痛快了再说!”

    得瑟的小表情让秋漠笑意满眼。

    妈,你看到了吗?我有自己的家了,我很幸福!

    ……

    食货帝国终于准备完毕了。

    网店和门店将同时开业,门店一开始就是一百家面市。

    另有三家原材料供应厂也会同时开业,包括零售和批发。

    所用的人员一部分是盖西推荐的废柴联盟的人,一部分是史皮尔斯在佣兵界打下的人脉,剩下的那部分就是胖达托父母从内部调查得知的返厂维修次数最少的那款智能服务性机器人。

    虽然来源广泛,但究其根本还是各种关系户居多。

    维希统计后客观地对姜盈表示了异议,“早就听说亚裔一族相比较于能力更习惯用关系户,原来你也没有例外。姜盈,我必须提醒你,这样不是一个集团企业启动的良好开端。现在大家刚开始,还会挂念着你的情分什么也不多做要求。但一旦时间长了,因为关系的远近而导致的各种不平衡只会让企业内部开始松散。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姜盈并不否认,“亚裔一族,尤其是我华夏一族,的确更习惯用关系户。但我却并不觉得这样做都是弊端。用人唯亲是不好,但如果‘亲’里也包括能力突出的呢?用人唯贤听起来好像更靠得住,但谁能保证‘贤’里就没有害群之马了?”

    这事儿姜盈还真是提前想到过了,“你全开放从外招人也好,你从熟悉的人那里得到一些人员介绍也好,其实风险在我看来都差不多。我们就是个新来的,以后的问题肯定会有,还可能多到数不清。但前提是,我们得先做起来不是吗?我从来不怕什么潜在的问题!它敢出,我就敢压!”

    别看姜盈在维希面前这么霸气地回应,其实前一天晚上,她在海恩的面前却是怂的一比。

    “老公,我没有开过公司啊,我完全没有管理的经验啊!食货帝国一开业就是这么大场面,到时我给弄崩了肿么破?史皮尔斯也是,我就让他看着准备准备就行了,谁让他一下子就准备出了首批的一百家门店了?他倒是干劲十足,难道他就不想想新下地的牛拉太重的犁是很有可能翻车的吗?”

    姜盈想赚大钱和史皮尔斯想赚大钱的急切程度还是不一样的。

    说到底姜盈还是有,还是不缺,所以她的本意是,食化帝国的前景一点不用担心,咱就慢慢来赚就好,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来赚就好。

    但史皮尔斯不一样。没能按照既定的路线转业而走了雇佣兵这条朝不保夕的路子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姜盈也是心大,把摊子往这儿一扔就甩手走了,他一看这,那必须是让他甩开了膀子开干的意思啊!

    总起来说男人的目光就是比女人的目光野心大。

    要干就得干最大规模的!有十成劲,留下两成用于意外应急就好,剩下的八成,是男人就得全奉献出去。

    姜盈忙着这那的时候,他也一点没闲着。莉兹和胖达说起来是姜盈送到他身边的帮手,但事实上那两人能帮得上忙的时候并不多。其实更像是派到自己身边的钦差大臣。ok,无所谓,这很正常,他不觉得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走的是现代管理模式,但整个n250星都是人家的啊,怎么都摆脱不了家族企业的本质。

    生活阅历丰富的人,说白了就是被生活已经轮透的这类人,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就是特别能找准自己的定位。

    例如史皮尔斯。哪怕他现在被姜盈赋予了大权,他也知道,从本质上来说,他就是姜盈雇来为她打工的。

    他赚着人家给的薪水,就得付出相应的劳动。

    还有一点,秋漠和博昂的婚礼也刺激了他,他也想早点和咖米结婚,那么要通过咖米他爹那关,肯定是需要大量的身家来加重筹码的。

    史皮尔斯手底下可没有别的事情干扰他,他就这一个事情,快点把食货帝国组建起来,开业赚钱。

    招聘,培训,选址建厂,装修店面,等等等等。

    莉兹和胖达放学后会来帮他,但那两个上学的日子里,他就只有自己去跑。

    跑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比带队出任务轻松,关键是它累心。

    维希想到的问题他就没有想到吗?但他的观点和姜盈一样,有些隐患是避免不了的。他们当前重要的还是先把食货帝国做起来。

    姜盈在海恩面前絮叨絮叨说着各种顾虑各种害怕的时候,海恩就给了一句话,“没事儿,你尽管放手去做。成了,我看你狂;没成,我替你扛!”

    一句话惹酥了姜盈的心,博昂前不久给过她的建议当下就被她实践了。

    当晚被奉以帝王待遇的海恩差点要没出息地爽死过去。

    #小媳妇进化太快,要吃不消了肿么破?#

    姜盈倒没有多大的震惊。没做之前可能各种觉得自己不行,但情到那儿了,天时地利人和,做也就做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接受的。

    新世界的大门由此打开,姜盈的胆子于是又长大了一圈。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择天开业。

    海恩说给她的话被她稍微改了一下,变成了企业文化标语首先由食货帝国的官网账号公布到了星网上: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我们是,食货帝国!

    这一次不仅有姜盈等人的个人账号转发扩散了,维希家直接送了一个四十八小时的热门头条。

    据史皮尔斯说,就这一出广告费,省老了。

    姜盈觉得不好意思,带着莉兹向维希道谢,“要不你再送我一个月的?我能把莉兹打包送到府上!”

    莉兹暴打姜盈,“滚!一个月你就把我卖了,我就值这点?”

    维希窘然地眼神闪烁,呃,那多少能买?

    笑完闹完事情还得谈,维希不过一豪门大少,尚未正式上岗继承,这么大的手笔自然不是他能决定的,而人家送了更不可能是什么都不图的。

    维希在他妈提前的指示下实话实说,“事实上早在你受邀参加戴维斯先生的生日晚宴的时候,我妈就准备见见你谈一下合作的。但当晚由于各种原因,大家错过了。食货帝国的前景我妈也非常看好,所以想借此向你示个好,如果可以的话,未来的星网宣传可能先考虑我家吗?”

    在网络已经充斥了人类生活的星际时代,网络宣传已经和实体宣传一样重要了。

    当大家面对有限的资源时,谁不想拿下独家的?

    星浪传媒的对手们哪个不正虎视眈眈着?

    所以亚曼里才会特意带着维希出席戴维斯的晚宴,才会在跟维希的视频电话里见到莉兹的时候那么的高兴。

    当然她也是真喜欢莉兹就是了。

    商业竞争这种事情,哪里又是纯粹的实力竞争,关系户什么的依然充斥其中。

    姜盈差不多也猜到了,她开玩笑,“维大少爷,你这算自打脸了吗?谁才劝我说为了企业的长足发展不让我走关系户这条路子的?”

    维希脸红,他也没想到那天他才给姜盈提完建议等回了家他妈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不是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而是正是想仅凭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的年纪,就会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伤自尊。

    他很自信亚曼里的手腕,也自信自家的企业,他觉得去参加食货帝国的广告合作招标会就可以了啊?他家星浪传媒一样能赢,那多光明正大坦坦荡荡!

    维希觉得脸上无光,“那是我妈的意思,你不用看我的面子,你想怎么回她都可以。”

    “那我直接拒绝了哦?”姜盈瞄维希的表情。

    维希已经觉得小腿在疼了,他要是带回了这消息,铁定被他妈踹小腿。

    强行挽尊,“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我的关系就轻易答应合作,同样,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的关系就草率的轻易拒绝。星浪传媒在业界的地位,口碑,实力……”

    “停停停!”姜盈打断他,“你可饶了我吧好吗?就是不想听这些纯商业上交流的枯燥话,我才把各种权力都分散下放的。知道了,就定你家了,回头细节方面请阿姨找史皮尔斯谈好了。千万别找我,我的3s脑袋真不包括在这方面也行得通。”

    一听姜盈这话,维希又惯性地客观建议了。

    “姜盈你这样不行,这是你的事业,你怎么能完全撒手呢?万一下边的人背叛呢?万一几个不同类的行业合起伙来骗你呢?到时你人去钱空都不知道原因在哪里。”

    姜盈凶残地笑,“我可是3s,谁要是敢骗我敢算计我的钱,他下手之前得有被追杀至死的觉悟!”

    莉兹危险地看维希,“背叛姜盈就是背叛我们所有人,我们绝不会放过他,无论这人是谁。”

    维希:……

    莉兹对姜盈的维护是不是太超过了点?

    ……

    某个据说是黄道吉日的一天,食货帝国正式开业了。

    得益于广告打的早,到这一天的时候,食货帝国官网的在线人数早就濒临爆表了,实体店和原材料工厂门前则是早早就被一群人加一群悬浮车挤得水泄不通。

    按原计划,史皮尔斯还考虑到了姜盈从属于亚裔的特殊习俗,例如剪个彩,发个言什么的。

    为此他还提前跟海恩打好了招呼,分散m38星各地的实体店,要想一天之内都让姜盈剪个彩,转场工具选择悬浮车肯定来不及。这得需要海恩带姜盈利用空间撕裂装置及时转场。

    这种时候姜盈的3s能力就特别有用了,因为一般人它承受不住空间撕裂运行时对身体产生的撕扯力。

    为了确保安全,海恩还特意提前带着姜盈训练了好几天。

    最后已经基本能保证眼睛一闭一睁,就在下一个店面了。

    姜盈很兴奋,摩拳擦掌,这回要真的开赚大钱了!不知道她一秒刷一次公司账号的入账情况会不会太频繁,哦呵呵呵。

    结果到了今天一看,得,别剪彩了,也别发言了,直接开始上工干活吧。

    网上再等,官网服务器就有要崩溃的可能了,必须尽快点亮出售按钮以此缓解官网上的登录情况。

    实体店和工厂前面也是,做生意嘛,肯定是地段越好生意越好。可地段好就意味着人多车多啊。就那门外排出的长队,拐多少弯的还好说,重点是它堵塞了交通啊。

    交通司的人都不干了,你这不找事呢吗?给我们加班?那我们什么时候能下班开买啊?

    姜盈几个人都穿戴得特别隆重准备出席开业典礼了,一看这情况,几个人一合计,算了,要什么形式,赚钱最重要!脱,换衣服,开干!

    各就各位,各司其政。

    就像所有人预想的那样,食货帝国根本不愁销路,公司的银行账号说一秒一更新数目半点都不夸张。

    海恩提前准备的空间跳跃倒没有白准备,他和姜盈两人用来给各店面之间调配货源了。

    开业第一天,钱是赚大发了,但人也真是累趴下了。

    姜盈有气无力地坐在海恩的怀里道,“我不是食货帝国的老板么?我最大啊!我不是应该就坐在空调房里数银行账号后台更新出来有几个零就好了么?为什么我要累得像条狗啊。”

    海恩抱她回家,“年轻人,这是生活在告诉你,狂也是力气活!”

    ------题外话------

    感谢无声胜有声和妖乀親親的票票!哇哦,我们漠哥和漠嫂收到的份子钱真是可以啊!我看等到别的cp的时候,你们还怎么办!坏笑~

    另:r14,爱一世,数字都浪漫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