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6 赚钱不忘撩老公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食货帝国崛起了,星际时代的人类有福了,重点是有口福了。

    寡淡了多少年的口欲啊,终于能吃到食物的原本口感了。这是第一次人们花钱花得特别高兴特别主动的一次!

    当然这也不会是全部,总有例外的。

    首推姜子封。

    姜子封就算躺在病床上假装植物人也没忘了命令桑托也给他买来烤食土蛋蛋开开馋。

    入嘴的那一刻姜子封就哭了。

    不是好吃的哭的,而是后悔的哭的。

    姜盈可是他的女儿啊,是他曾经亲手带大的女儿啊。如果他没有舍弃,如果他没有跟李梦蝶离婚跟艾珊二婚,如果不是跟姜盈闹到了现在这一步,那么现在的土蛋蛋至少有一半是他的啊!

    还有那据说土蛋蛋覆盖了八成地表的n250星,虽然所有者那里写的是姜盈的名字,但姜盈是他女儿啊。n250星是他女儿的,跟是他的有区别吗?

    他手里原本有着一座金山,可惜外面临时蒙了一层土,结果他就没看到金山的本质,转而把金山当作垃圾扔了出去。

    他特么的什么坑人眼光啊!他怎么就做出了这样把金山拱手送人的蠢事啊!他真是还没老就先糊涂了!

    姜子封含泪吃着土蛋蛋,一边吃一边在心里痛骂着自己。

    住在医院太久了,远离了那些勾心斗角之后,沉淀下来的人总会比平时更能看清自己。

    他自以为真心相待的艾珊却在临死之前摆了他一道;他以为高等级基因的姜连翘等姐弟妹会是依靠,结果人家只要姜氏中医;他以为姜盈就是个不需要再浪费时间的废柴了,结果人家觉醒了,人家还赚大钱了。

    别人顶多就是走错了一步,他却是一步错步步错,深陷在坑里就没有出来过。

    后悔吗?都要后悔死他了!

    一个人的时候,不用再伪装的姜子封彻底释放出了自己的真实情绪。

    跟食货帝国比起来,姜氏中医算个屁,那时候他就该直接放弃姜氏中医。姜盈愿意要就给她呗,他刚好可以借机交换到食货帝国替她管理。

    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什么史先生,不是自己人啊,姜盈怎么就放心让那人握有实权了?如果他卷钱跑了怎么办?如果他带着人带着技术背叛了姜盈另立门户怎么办?这么赚钱的事情不是血缘亲人的话,这钱能赚得踏实?

    姜子封不仅后悔,他还替姜盈担心起来了。

    他征求桑托的意见,“我的盈盈公主殿下正是需要人手帮她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提前清醒然后去帮她啊?没我看着,我怕食货帝国成为昙花一现的存在。”

    桑托心里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姜盈就没有来医院看过姜子封一次,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但他不会这么明着说出来,姜子封是救过他一命的人,这份恩情让他做不出给姜子封添堵的事情。

    “老爷,为了大小姐的未来,真心建议您还是再等一等。您忘了第一夫人已经跟姜连翘连手了吗?没想到第一夫人做事那么谨慎,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查出那天她把姜连翘约到了那里,又说了什么话。他们一定有好招,可是大小姐不知道啊?我觉得您应该在得到具体的消息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出现保护大小姐。”

    姜子封听得连连点头,“有道理,你说的很有道理。”

    他的翻身之仗这次可不容许马虎了,他一定要一击翻身!

    “那你跟紧点姜连翘,务必要得知他们行动的具体计划,甚至时间。桑托,别让我失望。”

    “是,老爷!”

    姜子封自以为自己计划周详万无一失,却不知此时他和桑托的对话隔着数据线传到了正身在某处的姜连翘。

    姜连翘的对面还坐了莎蒂和戴维斯。

    莎蒂表情讥讽,“我就说你爸是假装的吧,你还不信,这次信了吧?”

    作为亲家,虽然接触不多,但姜子封本质是什么样的,莎蒂一眼就看透了。实在是这种人她的周围太多了。说什么爱老婆爱孩子,都是假的。他们只爱自己!只为自己的利益活着。

    这样的人眼里除了钱就是自己的命最重要了。

    又是在姜氏中医自己的地盘上,姜子封会那么大意地把自己摔成植物人?

    姜子封只想着要避开姜连翘的注意了,却不会想到另有人把怀疑投注到了他的身上。

    桑托会在姜连翘的办公室装监控智能,戴维斯就不会找人在姜子封的病房装监控智能了?

    桑托不会全天候在姜子封的身边,他还要出去执行姜子封的命令。在他离开的时间里,要避过假装植物人的姜子封的眼线给病房装上监控智能还是很容易的。

    姜子封不知道,他弄虚作假的事情早就暴露了。

    又挑了一个时间,戴维斯派人把姜连翘接来见莎蒂了。

    除了第一次联系姜连翘无从保密之外,这接下来的几次会见,莫怪桑托查不出什么来,就是你让当事人之一的姜连翘在没人引路的前提下原路走回去都困难。

    当第一夫人想下黑手的时候,对于她来说,一定是保密排在第一位的。

    姜连翘震惊极了,搁在双腿上的拳头恨恨地攥得青筋迸起。她怎么也没想到,姜子封玩这么大,竟敢假装植物人。

    这还是亲爹吗?这是仇人,仇人啊!

    “夫人,失陪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家事。”姜连翘起身想走。

    莎蒂出声制止她,“你想怎么处理?当面拆穿吗?”

    “不然呢?难道要让他继续弄虚作假恶心我吗?”姜连翘气得声音都变了。

    莎蒂暗暗摇头,还是太年轻了。有点事情就控制不住地先炸再说,这样的人真的可以用来斗倒姜盈吗?

    戴维斯亲切地一笑,“既然大家坐到了一起,我们就不妨坦诚一点。恕我多嘴,姜小姐,难道你不觉得姜子封是植物人对你,对姜氏中医才更好吗?如果你拆穿他,让他不得不恢复正常,你觉得他不会再把姜氏中医夺回去?”

    姜连翘自信地笑,“他就是有那心也没那本事了!姜氏中医的重要位置已经被我都换成了我的人,姜氏中医现在我说了算!他曾经的那些老部下早就被我赶的赶,辞的辞了。”

    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她会脑残的冲到姜子封面前拆穿他?

    姜连翘不知道,她现在的自信落到对面两人的眼睛里还是只有脑残的评价。

    一个集团,不是说表面上看起来所有重要位置都是你的人,你就完美掌控这家集团了。你作为掌舵人,你得有硬实力让人服气,让人甘心效忠。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掌控了所有重要位置的人员又如何?接下来呢?你的集团还往不往前继续走了?你不能带领大家创造更大的利益,你拿什么来留住人,来什么来守卫你的集团?

    这一刻,莎蒂和戴维斯都明白为什么姜连翘斗不过姜盈了,这视野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但没办法,这人不能用也得磨一磨凑合着用了,因为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边赚钱都赚大发了,他们这儿什么进展都没有?急。

    莎蒂苦口婆心,“姜小姐年纪轻轻就能未雨绸缪到如此程度,在年轻人当中算得上是翘楚了,姜盈跟你比起来差远了。只是作为长辈,我还是想建议一下,有些事情能暗着来,就不要明着做。一个掌舵人的形象,对于一个集团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

    戴维斯补充,“知道姜小姐艺高人胆大,不惧阴险小人的小人招数,但如果你光明正大地找过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岂不是让对方很得意?把你玩弄于鼓掌之间,能够气到你失态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胜利吧?你明明可以换个更稳妥的应对方式,又何必非得做让对方高兴的事?”

    姜连翘被劝到了,“那二位的意思是?您二位也知道,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没能来得及有更丰富的生活阅历,自然有些问题就会想不到,还请二位明言。”

    莎蒂和戴维斯对视一眼,能怎么办?自己挑的刀不快也得硬用了。

    “目前姜子封身边好像也只有一个桑托能用了吧?姜小姐何不先砍了姜子封的这唯一的心腹?”

    “从黑道上找人下手吗?”姜连翘目露为难,“秋漠可是久在黑道的人,我怕瞒不过他在黑道的关系网。”

    戴维斯叹口气,“好吧,这方面交给我来办。”

    姜连翘作感激状,“二位请放心,你们拜托的事情,只要姜盈上班,我一定第一时间让计划启动。”

    “好的,合作愉快。”三人对视一笑。

    姜连翘被送回姜天参候在路边的悬浮车里。

    车子启动,看到前后都没有人了,姜天参才担心道,“大姐,你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他们摆明了是在利用你!”

    姜连翘一脸不在乎,“利用?利用又如何?他们在利用我,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只想出主意让我给他们冲锋陷阵?没那么便宜的事!今天就得让他们先出出力。哼,最后还不知道谁利用谁呢。”

    “大姐,你让他们做什么了?他们能听你的话?”

    “天参,我们的亲爸是假装的植物人你想到了吗?”

    “什么?”

    “呵呵,要不是我今天亲耳听到了他的声音我都不敢相信。这哪里还是亲爸,这是仇人,仇人啊!这种方法他都想得出来,可真是阴险狡诈到骨子里了!”

    姜天参突然刹住车,“大姐,你不会对爸出手吧?”

    “怎么,不可以吗?只许他算计我们让我们给他作挡箭牌,我们就不能反击了?”

    “大姐,他毕竟是我们亲爸!他……”

    “行了行了,就不爱听你说话。我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那二位说的对,与其拆穿不如架空!”

    “架空?”

    “对,桑托管家。真没想到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桑托管家居然对爸爸死衷到了这份上!那就没办法了,只能送他一程了。”姜连翘想到这里又得意起来,“那二位想让我自己出手解决,我怎么会那么傻!有秋漠在,我就绝不再冒下黑手的危险了。这回我在自己的地盘上光明磊落的出手,我看姜盈还怎么躲!”

    ……

    关于桑托的死讯,海恩其实比姜子封知道的还早那么一些。

    自打第一次无意中得知姜子封是假装的植物人以后,海恩就没断了对姜子封的监视。

    借由姜子封的口,他连姜连翘的最新情况也能尽在掌握。这回更厉害了,居然还牵涉出了他妈莎蒂。

    海恩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说失望吧,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失望的;说伤心吧,他又的确不伤心。

    愤怒倒是有的。

    他是亲儿子吧?他再不讨人喜欢,这种血缘还是斩不断的吧?姜盈那是亲儿媳啊,他妈怎么就能在屡次不如意后连血缘亲情都不顾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又不能去找莎蒂当面摊牌,不然不就曝露了他早就在监视一切?到时引起了对方的警觉,再由明转暗,他岂不是更被动?

    海恩只能再次增加了姜子封身边的“眼线”。

    这眼线不再是监控智能,他不怕被姜连翘的人发现,但忌惮戴维斯的能力。

    海恩让利威尔侵入了姜氏中医救护机器人的主脑程序。

    托姜盈的福,在见识到了海恩的真面目之后,利威尔再被海恩吩咐做一些阴暗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反正偶像没反人类,反正偶像不是主动报复社会,仅仅是有效反击而已,没毛病。

    借着利威尔的这一手,海恩就能时刻掌握姜子封身边人的动态了。

    某一天,桑托憋着一口气回到姜氏中医,死也想通知姜子封什么的时候,海恩就从救护机器人传回来的视频里看到了。

    他紧紧盯着屏幕,也想知道桑托发现了什么,可惜桑托伤势太重,推开姜子封的门后就彻底没气了。

    姜子封是如何的震惊和害怕他就没有心情看了,他更好奇戴维斯这是请了哪个道上的人。据他目测,这个桑托的身手还是不错的。

    心里给戴维斯打了个着重号,同时他也想着如何委婉地提醒一下姜盈,谁知姜盈这些日子却一头扎进了钱眼里出不来了。

    ……

    关于钱,对于海恩来说,那才是从来就没当过一回事。倒不是他多清高,视钱财等身外物为粑粑,而是他根本就没那机会。

    小的时候,他就是不赚钱这手里也没缺过钱;后来长大了,3s的特殊高度,军功的大量堆积,都让他更不缺钱了。因为星际时代对于军功的嘉奖更为实际,就是奖金。

    而当一个人手里有了足够的钱后,钱再生钱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谁都知道,没钱的时候要想赚点钱太难了;但有了钱后,你要想变得更有钱,就会简单很多。

    再加上娶姜盈之前,他一没有花钱的机会,二没有花钱的地方,于是身家一再积累,这才有了一举买下一颗星球的财力。

    食货帝国开业三天,那钱赚老了。所有人都说姜盈这次赚海了,但他们不知道,赚的更多的其实是海恩。

    他才是这次轰轰烈烈的搂钱活动中最受益的那一位。

    他二话不说就把个人出钱买来的n250冠到了姜盈的名下,姜盈又如何不会把海恩推到食货帝国的最大股东上面。

    以心换心,这才叫夫妻。

    后来当姜盈的n250星原来是海恩出的全款,海恩才是食货帝国最大股东的这两件事情暴露之后,还引发了一场恋爱新革命。原来是为了结婚而买的房子要求写双方的名字,后来则变成了我不说,就看你写不写!

    写上了两人名字,那么这婚还可以考虑结。单独写上了我的名字,那么这辈子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至于那种只写你自己名字的,呵呵,那你还是继续自己过吧!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谁出全款买房子,房子就归谁的道理完全没毛病,但两口子过日子,能是这么细算谁付出多少的事情吗?

    不过就是一个房子而已,你看看海恩大人,人家那可是一出手就是一整颗星球!人家说什么了吗?再看姜女神,一手建起的食货帝国,本可自己全股,但人家却把最大的股份给了海恩。这种“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的相处方式才叫夫妻啊。

    那个时候网民们才不单单是妒嫉海恩娶到了姜盈,或者是妒嫉姜盈嫁给了海恩,他们妒嫉这对夫妇!人家合该是两口子,在对待感情上三观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夫妻不恩爱就怪了。

    海恩也没推辞,他把这当成了夫妻之间的小情趣。

    我送你一个星球,你送我赚钱股份,多么有情趣的日常小交流不是吗?就像我出任务给你带回一份土特产,你路过街边店给我买回一条领带一样。

    但他不会想到,土特产和领带那跟星际和股份能是一个等级的吗?

    当人有钱到一定份上的时候,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可惜姜盈一开始还不懂得这个道理,她就知道赚钱的机会已经送到眼前了,她不赚就是亏啊!

    没开赚之前自己还各种大将之风说什么钱那么多,赚是赚不完的,稳着来就好的漂亮话呢,结果一真正看到银行账号里那些确确实实的数字时,她稳不住了。

    如果可以更多,为什么她要稳着来呢?

    她如此,她下边的人更是如此。

    废f小队名声虽然有了,但每一个因为各自的家庭原因其实还是穷吊丝一个。这次才是实打实的自己赚钱啊,这种感觉太棒!让缓一缓,慢一点?可拉倒吧!有钱不赚那才是王八蛋!

    维希看起来跟海恩差不多是属于不缺钱那一挂的,但实际上却是一个零用钱还要按月申请的空壳大少,他自然就抵抗不了钱赚到鼻子底下的诱惑。

    由盖西和苏米介绍,出自废柴联盟的那些人,缺钱都变成了每一天一睁眼的日常更新了,现在终于要结束那种被动状态了,还要忍着?谁让他忍着他跟谁拼命!

    史皮尔斯为首的那些来自雇佣界的人们,原来是把脑袋揣在腰上才能赚钱的一族,现在是轻轻松松做个安保,顶多就是穿越太空运个土蛋蛋,活计变轻松了,到手的钱却是只多不少。哎哟喂,不赚出养老的钱都对不起老天爷给的这个机会好么?

    食货帝国的人们,都不用姜盈提加班,每一个都没白天没黑夜的干啊。只要订单还在不停地刷新,他们就不想停下自己赚钱的手。

    史皮尔斯还挺有经营头脑,也考虑到了这样下去会对人的健康造成破坏,于是他加班加点给整出了个轮班制。

    大家轮流上岗,既能保证休息,又不耽误赚钱。

    姜盈自己则是累趴下就走,睁眼就来。

    钱钱钱,眼睛里除了看得见土蛋蛋,现在就剩下赚钱了。

    倒也不是说这种积极赚钱的心态不对,但当它影响到你整个的生活时,它至少是不合理的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往这方面投注的多了,别的方面自然也就投注的少了。

    表现出来的就是,废f小队在上课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开打瞌睡。姜盈除了这还多一条,她自请假不去姜氏中医后,就再没去过。

    桑德鲁老爷子先暴发了,在一次上课的时候举着拐杖就暴发了,“行行行,赚了钱了就可以不用好好上学了是不是?那太行了!滚!都给我滚!赚你们的钱去吧,你们这样的学生也不配来上我的课了!滚--”

    先打头再打屁屁,把睡迷糊着才惊醒意识还没醒的废f小队愣是给打出了圣盈纵衡学校。

    盖西和苏米就双双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热闹,还知道冲姜盈友好地招手,“常回来看看啊,不来上课也记得来捐钱啊。废柴联盟需要你们!”

    五个人看看彼此的大黑眼袋,先滚去莉兹的小公寓补觉去了。

    姜盈:“事情好像不太对,我们睡醒之后谈谈如何?”

    “行行行。”其他四人一边点头一边就各自瘫在莉兹家的或地板上,或沙发上了。

    虽说当时大家说的是莉兹和胖达往食货帝国这边发展,姜盈和科兰要先顾姜氏中医那边,秋漠主要准备军部招考的事情,但后来食货帝国这么忙,其他人自觉不自觉地就都过来先帮忙食货帝国了。

    赚钱太快以至于都给了他们一种赚钱太容易的错觉,这种错觉极易让人膨胀,让人陷在里面拔不出来。

    今天被桑德鲁老爷子这么一打,他们被打清醒了,他们好像忘了最初的某些事情。

    睡足之后已经是天近黄昏,好像好长时间没睡过这么一个饱觉了,大家醒后都表示精神好的不行。

    精神好脑子就清醒,脑子清醒有些事情就能看透了。

    姜盈:“不对,我现在这个状态不对!我当初想赚大钱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活得更惬意,但看看现在的我!累得跟条死狗鱼似的,我哪里好哪里惬意了?我这些天好像都没跟我老公说上几句话!”

    还没到家就累睡过去了,如果不是海恩每次都来接她,没准连见上一面她都做不到了。

    胖达:“我就想在家里给自己证明一下自己的经济自主权,我只想买一个民用机甲满足我长大到现在最大的一个愿望的。钱早就赚够了,可我没时间去看去挑民用机甲,就更别说买回来开一开玩一玩了。”

    莉兹:“我就想着哪天赚到了足以支撑全家人营养剂吃到死的标准就够了,剩下的人生我就可以只想自己了。我也不需要多优渥的生活条件,有这间小公寓,自己养自己,足够了。可是现在,全家吃土蛋蛋能吃到死的标准我都赚到了,可我却更加没有自己的时间了。”

    科兰:“我赚钱是想帮爸妈的小花店扩充一下店面的,可是爸妈说,就他们两个,小花店的规模刚刚好,并不想扩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忙,看到你们忙,我就跟着了。”

    秋漠:“想换个大房子,可是博昂说就喜欢那个小房子;想在军部招考的考试上一鸣惊人,但这些天锻炼的次数少得可怜。不是忘了,而是的确没多余的精力。”

    回家后剩的那点精力还得用来满足妖精似的博昂,他真的好长时间没去打拳练身手了。

    五个人面面相觑半天,统一觉得这场自我批评的活动可以结束了。

    “错了不怕,我们能改,谁让我们还年轻呢!”

    “原来我还笑那些市侩的人赚钱不要命呢,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么恐怖的人!幸好还不算太晚。”

    “我差点就掉进钱眼里出不来了!感谢桑德鲁老师救我一命。”

    “勿忘初心勿忘初心,天天奉为座右铭也不如老师一拐杖有用,幸好幸好!”

    “散了吧,明天学校见。”

    重新整理好自己的五人小队散会了。

    姜盈从莉兹家出来后却没回家,而是去了食货帝国。她状态不对,食货帝国的状态也不对,她得告诉史皮尔斯及时修正。

    来到食货帝国总部,本该是自动加班的时刻,这次却是难能可贵的人影皆无。

    人呢?都去哪儿了?

    正想着呢,今天轮值的普耶夫从安保室走了出来。

    “人呢?”姜盈问。

    普耶夫看得出姜盈在疑惑什么,他就直接把事情的起因经过都介绍清楚了。

    “海恩星将中午来过一趟,好像说什么轮班制不合理,必须马上废除。然后老大,啊不,史皮尔斯先生就下令,从今天起,恢复正常的上班制度。哪怕网上下再多订单也不接了,一律工作时间再处理。啊,官网上也已经挂出公告了。”

    姜盈听了这话,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海恩很少对她的事情指手画脚,听她叨咕叨咕的时候偶尔还嫌烦,但只要一出点什么差子,海恩绝对是那种直接出手处理的人。

    她老公是她永远的靠山--这种感觉不要太棒!

    “他人呢?”姜盈追问,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见到海恩。

    “说完就走了啊?”不然还留下来吃饭吗?普耶夫看傻子似的看姜盈,“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打给他不就行了吗?”

    还用问他?这3s的脑袋也不怎么样嘛。

    姜盈不好意思地转身走了,真是急傻了。

    回到悬浮车里就打给了海恩,海恩也很快接起来了,却不是视频仅是通话。

    姜盈理解,“又在军部招考的考试现场吗?其实你不用刻意这么回避我的,你们头儿那么想延揽我他还会怕你漏题给我?他只怕我万一爆冷考不过好吗?”

    海恩低笑几声,感觉几天被冷落的心情一下子就恢复了。

    “这个时间没忙着赚钱居然想起来打电话给我,看来是清醒过来了?”

    “是,在挨了老爷子几拐杖后不得不清醒了。”姜盈脸色一正,“抱歉老公,这几天我有点忙傻了。还有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天每天都接我回家,还谢谢你提前到食货帝国及时终止我们傻赚大钱的行为。”

    “哦,就只口头上感谢吗?”看着现场的行动也告一段落了,即将回返的海恩一边抓松领带,一边提前做着今晚的前戏准备。

    这些天姜盈是真的忙傻了,居然放着自己这么一个大美男没碰。

    今晚必须找补回来!

    姜盈坏笑,“口头上感谢还不够吗?那可是帝王待遇!”

    只通电话,姜大胆一向放得开。说撩咱就撩,半点不手生。

    海恩的气息当下就紊乱了三秒,“你给我等着!今天晚上我……”

    轰--一声爆炸通过光脑终端让姜盈听得清清楚楚。

    “老公--”姜盈吓白了脸。

    海恩的声音如常传过来,“我没事,只是场地出意外了。今晚我可能回去晚一些,你别等我,先睡吧。”

    不等姜盈回应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姜盈知道,海恩作为团座,这种时候肯定是忙得不可开交的,她理解的没有再打回去,哪怕她很担心。

    自己回了家,女王和骑士热情地滚着小轮子过来迎接她,她挨个打招呼,只是笑得很勉强。

    幸亏考场地点一直是保密的,不然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开过去找人。

    现在才知道等一个人忙完回家有多难熬,她都差点开不回来。

    “夫人,晚饭要吃什么?红烧土豆块?干煸土豆片?醋溜土豆丝?麻辣土豆泥还是香甜土豆派?啊,还有一个酥脆炸薯条。”

    随着女王熟练地报出菜名,骑士已经把菜样挨个端出来摆到了姜盈的面前。

    每一道菜都还冒着热气,就像是新做出来的一样。

    但这样的菜样,真不是智能机器人做得出来的。

    姜盈一边捻起一个薯条吃进嘴里,一边问,“谁做的?老凯伦先生来过了?”

    食货帝国一开业,姜盈就主动送了一份土蛋蛋原料给老凯伦先生,包括菜谱。至于他是自己吃还是给总统一家子做,她就管不着了。

    骑士的半圆脑袋红光闪烁,“不是,都是海恩星将提前做好的,然后根据你悬浮车传到家里通讯器的到家时间,我们再提前加热而已。”

    姜盈的薯条吃不下去了。

    她这几天忽略海恩到什么程度她还是有印象的,如果她是被忽略的那一个,她早就蹦高爆发了。

    可海恩怎么做的呢?每天坚持接她下班,给她准备饭,帮她洗漱洗澡,重点是一点没有提夜生活的事情。

    姜盈现在才算彻底意识到因为一个赚钱,她到底忽略了多少。

    而这,绝对不是她的本意。

    姜盈从沙发里跳起来,“老祖宗,出来!”

    小银杏晃着树杈现形,“吵什么吵什么?难得你消停好几天没打扰我,我修炼的正好着呢。你又怎么了?”

    “还有什么土豆能做的新菜谱不?赶紧奉献出来!我要给我老公做新菜吃。”

    “切,原来是要急着讨男人欢心啊。”小银杏不是很积极。

    姜盈:“我做双份,一份孝敬老祖宗啊?”

    小银杏立马挥舞着叶子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快快快,我要吃椒盐小土豆,凉拌土豆丝,土豆金丝饼,拔丝土豆块,酸辣土豆粉。”

    姜盈先吓了一跳,“古地球时期的人类可真会吃啊!只一个土豆就能吃出这么多方式来?”

    小银杏与有荣焉,“那是!民以食为天,人活着不就为吃那么一口好吃的么?后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出了差子,非得说健康比口味更重要。结果人类就开始跑偏了。文化这种东西只要一断层,你再想找回来可就难了。看吧,一直到星际时代你们也没有正回来。”

    姜盈深以为然,“追求高科技,高基因,探索太空扩充人类的居住环境,可最后却连自己的一点饱腹之欲都满足不了。也不知道那些担负着带领人类文明向前发展使命的领导人们到底想追求个什么出来。”

    两个说着的时候姜盈手里也没停着,光听小银杏报的那些菜名就知道有多好吃了。她也要赶紧做出来尝一尝才是。

    “椒盐小土豆怎么做?古地球时期的土豆就有那么小的,现在的土蛋蛋却是小的都有人头大。啊,女王,发挥你的快刀功,把一个大土蛋蛋分切成数个小的的,记得要修的圆润一些,个头嘛,像你自己的眼珠大小就差不多了。”

    女王断掉一只眼睛的电,抠出来做了详细测量,再安回去,“是,夫人。”

    姜盈:……

    得亏她胆子大,不然要被吓死了。

    “凉拌土豆丝这个简单。”三下五除二就照着小银杏给出的食谱做了一份出来,尝一口,“好吃!”

    小银杏也急急操控着红光进食中。这会儿要是有外人来看,就会看到姜盈手里的那盘土豆丝,看着姜盈好像只在吃这半边,结果那半边消失得更快。

    姜盈:……跟鬼同食一般的感觉,凉爽。

    接下来的土豆饼,拔丝土豆,以及土豆粉都在营养粉的帮忙下也完成了。

    因为没有可比较的,姜盈只觉得入口就是天堂般的感觉。

    “古地球时期的人类可真幸福啊!”

    “那是!可惜他们太作,以为作的是环境,其实是把自己作没了。”小银杏又发表了树生感悟,“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人类,你们人类如果再盲目地追求高基因高科技下去,而忽略了人类本身的话,这下场早晚跟古地球一样。”

    姜盈把土豆粉吸得溜溜响,满不在乎,“没事儿,怎么也得几千亿年以后的事情了。”

    小银杏狠戳她一树枝子,“你是没事儿,那你的儿子呢?孙子呢?重孙子呢?你敢保证那时候你家这一支就完全灭种了吗?你们现在作的就是你们未来重孙子整以生存的环境啊,就是命啊!”

    严重吧?看你还吃不吃得下去。

    姜盈无语一会儿后,把土豆粉推到了左手掌心下,“我觉悟不高,罚我的土豆粉给您吃。”

    “切,知道就好。等我吃完了我们继续讨论人与环境的问题。”

    姜盈:……她一点都不想在放学后再上理论课啊,无论哪一科。

    “老祖宗你吃着,我先给我老公准备去。”

    “我说今天吃东西怎么差点什么,敢情是少了美色佐餐。你男人呢?怎么没有回来?这才结婚几天就学会在外面鬼混不着家了?姜盈我跟你说,这事儿你可得管着点儿,男人说变好难,但要说变坏的话,一瞬间的事!”

    姜盈黑线,“拜托老祖宗,他只是有任务在身不能及时回来而已。你能不能不要拿别人的经历给他扣帽子?”

    “嘿嘿嘿,现在这么相信他哦?我劝你还是留一个心眼的好。按照古地球时期的惯例,老婆通常都是最后知道的那个哦。”

    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姜盈笑出来,“回来了,你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人回来了。女王骑士别动,我来开门。”

    可是等姜盈笑着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莱纳德。

    “小嫂子,我来蹭饭啦。”莱纳德双手抱着一大抱的玫瑰花,笑容明媚。

    ------题外话------

    沉痛地通知大家,已经无法做到在当天审核编辑的上班时间内码完一万字了,而只要当天不能上传,那么第二天审核再过的话怎么也得九点半左右了~如果大家九点没刷到不要急,晚也晚不过十点去~除非我连十点也保证不了了~555555555我不想等到那一天啊~时间不够用,丧~5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