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7 怒揍小叔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这不是莱纳德第一次单独来找姜盈了。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姜盈总能在视野范围内看到莱纳德。一口一个小嫂子,张嘴就要她请他吃饭,态度亲腻举止自然,不知道的人都得想这小叔子和嫂子的关系可真好啊。

    但姜盈知道不是,莱纳德眼里的企图太明显。

    姜盈刚开始察觉的时候都没敢确认。

    自己可是他亲嫂子,他再不着调,这种事情也该知道不能随便乱做的吧?

    哪知后来莱纳德却是越来越过分,竟然还学会给她送花了。她要是不接,他就直接把花送到学校,惹得一众人在哪儿猜,海恩星将还是这么懂得浪漫的人?姜盈可真是太有命了。

    莱纳德好像也知道这么做不太合乎伦理,因为送的花就没有一次写落款的。

    但回回都是玫瑰花。

    这个时候姜盈再假装不懂她自己都觉得站不住脚了。

    “你哥不在家,你改天再来吧。”姜盈站在门口,摆出了连门都不想让莱纳德进入的意思。

    莱纳德笑得无辜,“我是来蹭饭的,有饭就行,我哥在不在的不重要。小嫂子,花送你。”

    姜盈这回真落下脸来了,如果说她一时的隐忍却成了对方放肆的凭借,那么她肯定出手开撕啊。

    最讨厌这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瞎撩的人了!

    你以为你是中央空调呢?吹个风就能让人人都喜欢你?

    “我是你嫂子,你哥不在家,你身为一个小叔子单独登门也就算了,你还要送你亲嫂子玫瑰花……恕我直言,你这是耍流氓呢还是耍流氓呢?”

    本来她是准备尊重对方的喜好自由的,但你要是觉得自由就代表着没有遮拦的话,那就必须欠揍了。

    姜盈危险地眯着眼看莱纳德。

    “小嫂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莱纳德表现出一副受伤的样子,“我哥工作忙对你多有疏忽,我这不是过意不去想着替我哥弥补弥补么?有谁规定小叔子不能送嫂子玫瑰花的了?我就是再耍流氓也不会耍到自家嫂子身上啊!”

    说着说着,委屈地眼圈都红了。

    可是姜盈不会上当。

    单纯的送一次玫瑰花可能问题还不大,胖达也送过的。但要是送好几次,次次都是在海恩不在的场合,这不是有问题是什么?

    当她在心里已经给某人定了性,那么无论对方再耍什么花招都没用了。

    莱纳德装无辜可算是最常见的耍流氓招数了。你要是不戳破,那人家就继续该撩还撩,该耍流氓还耍流氓。反正我什么也没说,什么都是意会,你能感受多少请随意。

    你要是戳破了,心意相投之下,那自然两厢欢喜;但要相反,喂喂,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些?我可真的没别的什么意思啊!

    这种文人流氓比那种真行为流氓还恶心人,因为人家只要不承认,你就不能理所当然地打流氓。

    姜盈憋了一肚子的火,“谁说你哥忙就会对我有所疏忽了?就是有所疏忽,轮得到你一个小叔子出来弥补?那你是不是挺遗憾你只有一个哥?这要是多来几个,你的弥补就能排个计划表出来哪天也有人撩了是吧?”

    姜盈一指他手里抱着的玫瑰花,“送花这事儿你也别偷换概念,是没人规定小叔子不能送嫂子玫瑰花,但你送一回,送两回,见我一次就送一回……来来来,你给我判断一下,这不是耍流氓还是什么自然的日常交流吗?”

    莱纳德要是觉得这样就能让她说不出话来,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谁要是让她心里憋了火,她肯定是要发出来的。

    姜盈以为这样摆到台面上的训斥会让莱纳德脸上无光,灰溜溜地离开,却没想到莱纳德一点害臊的意思都没有。

    人家表现出来的只有害羞。

    “啊,小嫂子,还是被你发现了。”莱纳德拿玫瑰花挡着半张脸,委屈里又难掩激动,“可是我能怎么办?小嫂子你的身姿总是在我眼前出现,我闭眼睁眼都是你。我知道这不对,但我做不到不想!小嫂子你帮帮我,我也不想这样啊。”

    一个为情所困茫然失措的大男孩形象扑面而来。

    这男孩再长得帅一点,被他表白的女生有几个不会母爱爆发,不会心如小鹿乱蹦。

    莱纳德对这一招很自信,他的过往经验告诉他,不管女生有没有男票,她一样对看到别的男生为她神魂颠倒而感觉到欣喜。女人的小虚荣就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姜盈僵了半晌,脸上的怒气突然就瓦解了,“你,你……你这样是不对的!这种事情你怎么能问我?我哪里知道怎么解决?我我我,我不管了,这是你的事!”

    说完姜盈退回门里就要强行关门。

    莱纳德抱着玫瑰花向前一蹿,及时挤进了门里,“啊,小嫂子你挤到我胳膊了。”

    论套路,莱纳德倒背如流。

    姜盈惊叫着松手跳开,“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非要挤进来的!”

    这一跳没注意到玄关处的台阶,姜盈脚一绊,重心失衡,人往旁边的墙上撞去。

    莱纳德扔掉玫瑰花,一手甩门,一手拉姜盈。

    门关上了,姜盈也在撞上墙前被他安全地拉到了怀里。

    他又很快地放手,满脸通红,心跳加速的声音在安静的厅里清晰可闻,“小嫂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我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撞上墙。如果你觉得被冒犯了,我,我……我看我还是走好了。”

    莱纳德转身欲开门。

    衣角被拉住了。

    回头,只看到了姜盈的头顶。

    “一码归一码,我要谢谢你及时相救,不然我的脸一定会撞上去。”

    姜盈撤手,莱纳德一转身又拉住姜盈的手。

    套路之所以是套路,就代表着是多少年经得起考验的精华。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松手,否则就丧失了再进一步的大好机会。

    “我就是豁出去自己的手,也绝不让小嫂子有伤到脸的机会。”声音严肃认真到像发誓。

    姜盈猛地抬头,“你这又是何苦!你这样是没有结果的!你……”

    “别说!小嫂子求你别说。”莱纳德把姜盈的手抱在胸前,表情痛苦地闭上了眼,于是他错过了姜盈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真的,我不求什么,我什么也不求。只要小嫂子不要那样严厉的训斥我,只要小嫂子允许我可以常来看你,只要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玫瑰花,真的,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莱纳德背靠在门上,表情乞求,伟大又卑微。

    姜盈的一只手还被他抱在怀里,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就这样还不拿下?

    莱纳德静等姜盈的投降。

    姜盈,点开了腕间的光脑,全息屏幕升起,开始回放刚才莱纳德的表演。

    莱纳德背心一凉,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小嫂子,你什么时候录的?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盈手腕一转,反握住莱纳德的大拇指,再一用力,莱纳德的手臂就被她拧到了背后。

    “你不是为情所困无能为力一筹莫展吗?我想了想我也没有有效的办法。但事情可不能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就任它恶化不是吗?我一想,我们还可以到星网上发贴求助千亿网友嘛!你说对不对?”

    姜盈说话的期间,莱纳德企图摆脱姜盈扭着他胳膊的被动局面,可是不管他挣扎了多少次,换了多少种反击的方法,均未果。

    说是s,实战却只有b级的能力,他能打得过姜盈就怪了。

    这下他终于感受到姜盈身上放出的杀气了,但他这时还没有完全放弃,“好,我动了不该动的心,有了不该有的情,是我的不对!要杀要剐都随便你,我什么话都没有!只是小嫂子,你揍得了我的人,但你永远揍不灭我的心!”

    姜盈:“这话说的真是深情,不错,我也给你录下来了。”

    声控:保存,发送。

    “发送?你发送到哪里了?”莱纳德费力扭头看个究竟。

    姜盈不用他费力,直接把全息屏幕缩小并移动到了他的眼前,“我婆婆,你亲妈,第一夫人那里。”

    “啊,你不能发给我妈!”莱纳德这回才知道急了,“我妈最近的情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我不能再让她生气了!你快撤回!撤回!”

    他挥着另一只手想要去抢姜盈的光脑。

    姜盈出腿一踢,踢中莱纳德的手腕处,他当下就酸麻得再也用不上力了。

    “你也知道这些话会让她生气了?你不是觉得真爱伟大你就是不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你不是觉得所有人都该理解你吗?你不是觉得你自己这不算是耍流氓吗?莱纳德墨尔顿,知不知道一个男人说什么话的时候最丑陋?就是‘我也没有办法’这句话的时候!”

    “你没有办法你就是无能!你无能,却要让别人来承担你无能的结果?你怎么想的那么美呢?”姜盈有证据在手了,现在她用不着再演戏了,“你口口声声说知道不对,可你依然这样做,你这不是泼皮无赖耍流氓是什么?顶着一张跟我老公近似的脸,我都替你臊得慌!”

    “还死也瞑目了?那你的父母呢?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为你哥的媳妇死也瞑目的?我真替你爸你妈心疼,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好好跟他说话他不听,戏子上了身似的,耍套路耍得行云流水美不胜收。

    就非得她扭着胳膊再揍一顿他才听得进去。

    姜盈鼻叱一声后终于放开了他,“虽然你的脸的确跟我老公很像,但很可惜,气质差远了。我放着身边的3s级男人不睡,被你勾引?我脑子那得多有坑啊!”

    所以,居然以为自己也有竞争力的莱纳德,他是怎么觉得他能竞争得过海恩的?

    姜盈现在看莱纳德都不是嘲笑了,更多的是怜悯。多稀少的一个s,居然长成了这么四六不懂的脑残智障,多么悲哀。

    莱纳德恼羞成怒,“你刚才是在故意反套路我?你是在跟我演戏?”

    姜盈摊手,“不然呢?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又不承认,又不把我的拒绝当回事。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耍泼皮无赖真以为别人不会呢?

    被人戏弄了的认知让莱纳德无法承受,他终于忍不住暴露了真实面目。

    “啊--你个不识好歹的小贱人!我弄死你!”

    莱纳德怒着眼珠子一拳打向了姜盈。

    “你不动手可能还好点。”姜盈冷笑一声,不躲反迎。

    早就想揍他了!

    姜盈一向觉得跟流氓讲道理那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流氓的行为既然已经产生,那就根本不可能是几句劝解能让其改正的。什么批评教育?流氓要是能被批评教育的了,他连成长为流氓的机会都不会有。

    曾经叛逆到在伦巴底街鬼混,最初被人耍流氓欺负的时候她还会报警,可是后来很快她就不了。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最后只能是批评教育,最多是拘留几天后释放。

    这样的处罚对于受害人的她来说,一点实际上的安慰都没有。

    她心眼多,她提前准备了防身武器,及时阻止了更深一层的侵犯,倒成了那些人可以不被惩罚的理由了吗?

    好啊,那她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即使姜盈当时还只是没有觉醒的废f,但因着她手底并不缺钱,她手上可以用来防身的新型武器不要更多。

    再次遭遇耍流氓她也不喊不叫不报警了,就是反击回去。哪怕自己也会因此受伤,那她也要当场打回去。

    莱纳德身份不一样,人家耍起流氓来走深情贵少风流范儿。

    但再换样子,本质就不是耍流氓了吗?她感受到的只有一样的侮辱!

    莱纳德的拳头打来,姜盈轻松躲开,甩手就是一拳重击在莱纳德的胃腹之间。

    --你知道恶心的感觉吗?就像现在这样!

    莱纳德嗷嗷叫着疯狂反扑,姜盈完美地将莱纳德就堵在玄关处,拳打脚踢,招招不走空。

    --知道咱之间的关系一向不好,但你至少该懂得什么叫尊重!你到底是把我看轻到什么程度才觉得我被这样对待会高兴虚荣而不是倍感侮辱?

    整个过程就是姜盈单方面的武力碾压,哪怕她知道莱纳德并无还手的能力,她也没有手下留情。

    有些人,就是不揍不长记性。

    直到最后把人揍出门。

    门一开,莎蒂刚好赶到。

    “莱纳德--”莎蒂看到姜盈发过来的东西本来是气疯了,心说自己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怎么就眼瞎看上了那个姜盈。她气势汹汹地赶来,想着这次绝不再惯着,打也打到莱纳德清醒。

    但一看到莱纳德已经被打了,她第一感觉肯定是先心疼。

    “谁打的?是你吗,姜盈?你怎么敢!”一手扶住莱纳德,莎蒂挥起另一只手就要给姜盈一巴掌。

    姜盈上身后仰,下身出脚,一脚踹在莱纳德的小腿上,莱纳德被踹倒,连带着莎蒂也跟着摔倒了下去。打向姜盈的那一巴掌自然没能实现。

    姜盈居高临下地逼视莎蒂,“你看了我发给你的东西你居然还做得出打我的动作,那么你儿子能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情现在想来倒也不奇怪了。”

    “你什么意思?”莎蒂不敢相信姜盈居然还敢暗言嘲讽她。

    姜盈:“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我还以为你儿子玩意会不言传的套路这么溜是随你呢!”

    “姜盈!你可以嘲笑我,但我不允许你讽刺我妈!”莱纳德维护莎蒂,他还想挣扎着起来打姜盈,可惜全身都被姜盈打得生疼,他愣是没能站起来。

    姜盈更不屑了,“就看不上你们这种人!你妈是妈,别人老公就是死人了是不是?我说你妈几句你都受不了,那你三番两次撩拨我又把你哥摆到了什么位置上?你双标起来竟跟耍流氓一样的技术纯熟也是厉害。”

    莱纳德和莎蒂被姜盈噎得脸红一阵黑一阵的,特别难看。

    “姜!盈!我是你婆婆,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谁教的你……”

    不等她说完姜盈就打断了她,“又想说我没规矩是不是?话都听腻了!莎蒂夫人,你知道你是婆婆你是长辈,就请你凡事之前先做到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我再怎么没有规矩我也没有去撩不敢撩的人!莱纳德倒是您自小教规矩来着,所以就教出了现在这么个东西?”

    小辣刀一上线,就没有不敢怼的。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别再上门给我添堵了。我自知不讨人喜欢,我可没有非得登门给您添堵去!相安无事各自静好,我以为这是大家应该都能做到的最基本的尊重!别再来了!否则下次我出手就不会这么轻了!”

    咣,姜盈回屋甩上了门。

    她是废f的时候都自觉不去给任何人添麻烦,她其实有点自闭,她自己的人生信条更倾向于独善其身。

    所以当别人上门来给她添堵的时候,她特别不能理解,反应也会很大。

    --我没有去给你添堵,那么可不可以请你也不要来给我添堵?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不好吗?

    其实姜盈还是天真了,你是没有给别人上门添堵去,但你的存在已经成了别人最大的堵。

    这种认定是不是病态的姑且不提,但只要有这样的人存在,你要想岁月静好那就基本是幻想了。

    当姜盈第二天和科兰到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报到,她就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人生的考验。

    正式开工第一天,丁大婶给布置的工作是,在两小时内翻半个山头,采集每一种药草并做信息整理归纳。

    科兰指指那把手臂抡圆了都不够画出山的轮廓的山,“两小时,半个山头?”

    时间太短,任务太重,她们是新手,这位丁大婶打压新进员工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

    丁翠花和蔼地笑,“这是一个合格的药草培育员的正常水准,不信你们稍后可以问百里。他去给你们准备今天需要的工具了,今天他是负责带你们的师兄。当然了,你们是新人,这样的要求可能还是高点。这样吧,你们尽力而为就好,没人会怪你们的。”

    大婶说完又走了,从头到脚给姜盈和科兰的意思都很明确--你们就是来体验生活的而已,谁对你们真有要求了?想的太多。

    姜盈脸色很难看。

    科兰赶紧劝,“我看这大婶就是姜连翘那边的人,这么一想,她这样的态度也就很正常了是不是?我们不是早就想到姜连翘会吩咐人给我们下绊子了吗?别气别气,我们见招拆招就是了。”

    姜盈斜着眼拍开科兰拍她胸口的手,她至于连这点气量都没有吗?还拍胸口,是怕她心脏病突发?大姐你是来搞笑的吧?

    “你哥昨晚回家了么?”姜盈问科兰。

    “没啊,不说有紧急任务暂时不回家了么?你没接到海恩大人的电话告知?”

    “不,接到了。”

    但就因为接到了她才各种担心。

    她能理解海恩的工作性质,如有突发情况,肯定是要先以帝国安全为首位的。更何况昨晚回家之前她打给海恩时曾清楚地听到那声爆炸。

    她就想啊,你加班归加班的,总得吃饭吧?反正我东西都做出来了,用快投黑洞给你快投过去呗?

    可是却遭到了海恩的拒绝,然后二话不说就给她挂了电话。

    这让姜盈忍不住去想昨晚的场地爆炸还有什么内情吗?至于把当地区域的快投黑洞也封锁了?

    一夜没能睡好,这第二天的脸色自然不好看。还好食货帝国那边激进的傻赚大钱行为提前终止了,不然她放学后她都够呛能来药草培植部报到。

    “喂,你就不担心你哥?你就没侧面打听了一下到底什么紧急任务?”姜盈想着科特那个憨厚的样子,应该比较好攻破吧?

    科兰一脸莫名,“担心啊,全家都担心,从我哥进了军部后就没有一天不担心的。但担心也不能做违反纪律的事情啊?我哥说了,军部的事情他要说我们就听着,他不说我们就不能问。”

    姜盈:……好吧,是她急傻了。

    科兰看到这样的姜盈觉得很新奇,“海恩大人那样的实力你还担心啊?放眼全星际还有他战不胜的吗?我倒觉得每次谁要是撞上海恩大人了那才是真倒霉。”

    姜盈说不好,“原来也没有像这次这么担心过。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各种不安,好像会出事似的。”

    科兰想多劝几句,但眼角余光看到百里正在过来,她只好简短结束,“你别瞎想啊,没准今晚就能结束任务了。啊,百里师兄还带着一个人,那是……啊,姜盈你快看!”

    山脚下树木众多,有它们的阻挡,科兰一开始还没看到百里身边的人。但等人越走越近,遮挡视线的树木慢慢减少,科兰看到那个跟百里一起过来的人了。

    金发蓝眼并不稀奇,但长成跟海恩同款的脸就稀奇了。

    “那是莱纳德·墨尔顿吧?姜盈,你婆家弟弟怎么会来?”

    关于这位星将弟弟,也许最初的时候他们还会因为那张脸而倍有好感,但在接触了几次后,就只剩下呵呵了。

    姜盈有句话说得特别对,基因等级这东西真决定不了全部。

    姜盈的表情比科兰的更难以言喻,昨晚才打过一架的啊,今天怎么又找来了?没被打够是吧?

    百里和莱纳德来到姜盈和科兰的面前站定,“虽说莱纳德是今天新报到的新人,不过我想大家也不用怎么互相介绍了吧?彼此应该很熟是不是?真好,那今天的任务就由我们四个一同来合作完成吧!”

    百里把手掌往前一伸,静等其他三人也搭上来,然后大家“嘿”一声。

    这是年轻人之间很常见的一种加油方式。

    然而今天,百里等了又等,伸出手的还是只有他自己。

    看科兰,科兰红着脸低着头,没办法解释。

    看姜盈,姜盈面无表情眺望着远方,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看莱纳德,莱纳德面无表情地眺望着另一个方向的远方,好像也没听到。

    “呃,好吧,形式不重要,不重要。”百里窘着脸自己打起了圆场。

    姜盈冷声发问,“他怎么回事?总统家的二公子为什么会到姜氏中医来?为什么没有人提前通知我?”

    百里被问住,这些问题哪是他一个小小药草培育员会知道的。

    莱纳德同样冷声回去,“嫂子,我只是按照正常程序进到这里学习一段时间而已,不可以吗?另外,现在姜氏中医的负责人好像不是你吧?员工的招进与辞退应该不需要格外通知你。”

    “姜连翘?你跟她勾搭在一起了?”姜盈迅速想到了其中的关联。

    因为昨晚的事情,姜盈对莱纳德一点好气儿都没有,用词也是想都没想。

    百里听得表情扭曲,这位传说中的星将夫人,帝国第五位3s怎么感觉不太上档次?

    科兰赶紧小拉姜盈的衣角,小声提醒她,“有外人,你注意一下形象啊。”

    莱纳德冷笑,“嫂子还是这么犀利。但那又如何?不行吗?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还不许我另外去喜欢别人了?”

    百里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他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新闻?小叔子和嫂子那些不可言说的事儿?啊,他不会被灭口吧?

    科兰也吓傻了,这位帝国二皇子是没脑子还是有脑子才故意这么做?这样把话说到明面上来对他有什么好处?

    此时莱纳德内心:好处?他要好处有什么用,他不缺好处!他只要看到姜盈被他气得有火发不出来的憋屈脸色他就高兴极了。

    姜盈一撸袖子就向莱纳德扑,“找死是不是?我成全你!”

    科兰就猜到姜盈不可能忍得了这种事,她一看姜盈撸袖子就提前防范了,赶紧一把抱住姜盈的腰,心中打定主意死也不能让姜盈动手,“别气别气,今天我们有工作,有正事的!你冷静一点啊!”

    百里也挺身挡在了莱纳德的面前,“内什么,这里是工作场所,禁打架斗殴,禁寻衅私仇。”

    莱纳德无所畏惧,“反正我是没有任何其他目的纯粹来学习的,我问心无愧!谁受不了谁走人!”

    姜盈怒极反笑,“行,明白了,不就是看谁先把谁恶心死吗?我接受挑战了!莱纳德,你最好不要在稍后的工作中起什么妖蛾子,否则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她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打都没打服的人,姜盈都要出离愤怒了。

    怎么就还有这种没皮没脸没自尊的人呢?看着那张跟海恩类似的脸,姜盈都想把那张皮扒下来。

    太掉价了。

    莱纳德转身带头向山里走,“我跟你却恰恰相反。如果稍后万一你有个什么意外的话,我一定会拼死相救!”

    姜盈:……

    堵心堵到想尖叫都尖叫不出来是什么感受她今天终于明白了。

    科兰叹为观止,“喂,他脑袋真没有问题吗?总不能是真对你情根深种了吧?”

    姜盈煞气一笑,“如果说这是我们第一夫人的反击,那么我得客气评价一句,这次的反击真是妙极了!我明知道我生气对方就会高兴,但我现在还是控制不住地生气到想要原地爆炸。”

    科兰犹豫一下道,“要不今天我们还是先回去?等他不来的时候我们再来?犯不着看着他给自己添堵不是?”

    “不用。人家既然打定了主意走这招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躲得过?走!看他还能怎么恶心我!”走了两步又停下,姜盈看科兰,“你的空间手环里有带呕吐袋没有?我看还是备着点的好。”

    科兰无奈,“谁能想到带那种东西啊。反正是山里,你随便吐到哪个树后再拿土埋上得了。”

    “也行。要是吐急眼了,我就一铁锹拍死丫的一绝后患!”

    科兰:……现在感觉工作任务倒不重了!一点不做也没关系,关键是在姜盈闹出人命之前把人拦住啊!愁人。

    科兰头大,百里更头大。

    初见姜盈和科兰的时候,他对两人的感觉还挺好;今天见到莱纳德,感觉也挺好;但当两拨人对上,他再木头也能感觉到两方人的气场相当不合了。

    他最不擅长处理这种关系了。

    进到山区,如果不是莱纳德提醒他应该把工具发放出来了,他都差点忘了这事。

    赶紧从空间里把双肩带的草筐和小挖勺什么的取出来,然后给三个新人一人发了一套。

    解释不敢不尽心尽力,“不能直接往存储空间扔,因为不好查看遗漏也不好比对药草之间的外观特征,所以我们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还是延续了古地球时期采集药草的方法,用小挖勺和草筐。”

    这种工具因为简单,倒也不用教使用方法,是人拿到手里就知道该怎么用劲儿了。

    就是姜盈拿小挖勺拿出了杀气让他有点紧张。

    “科,科兰,进入药植区后你一定要站在那两人的中间啊!全程都要!”他只是个带新人的师兄而已,他一点都不想闹出人命啊。

    平日里追求以文会友的温文师兄表示心里很慌。

    科兰很尴尬,“其实没事的,真的。好吧,我会的。”

    忍不住偷摸小瞪了一眼莱纳德,这不是故意来找茬儿的是什么?她都觉得憋气了更别说姜盈了。

    百里又把一份草药名单发到了三个新人的光脑终端,“把你们的全息屏幕调成永久显示,那么接下来你们就可以照着名单采集药草了,这样能很大程度上为你们节省时间。”

    “是。”科兰应声,另两个人没应声也照做了。

    光脑的全息屏幕就像墨镜一样显示在眼睛的正前方,看一眼屏幕再低头看药草,还真是方便了很多。

    对于三人的服从力,百里还是相当满意的,不像有的新人,上来不先照做,一张嘴就开始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有什么用那有什么效果。你说说你新来的不先听着,你怎么就知道你问的那些不会直接告知你?

    “你们别看这里山高树密草深什么的,就担心紧张,其实这里一点危险都没有。这半个山头已经是师兄师姐们培植得特别稳定的药草区了,你们如果留意就会发现,某些药草区已经很明显的划分出了界限。先观察再比对,找到与我给你们的单子上外观最相符的药草,然后小心的用小挖勺把药草连根取下就行了。”

    边说着百里就做了一下示范,“看到没有,就这样,很简单。然后你给它装袋再小做标记,这时再扔进药草筐。等你们都收集完了我们再来统一整理所有药草的信息,并把它们分类放到办公区的收纳柜,你们今天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

    莱纳德听完就皱眉讥讽道,“这招好啊,凡是新来的都可以被你们以此为名义奴役一翻。你们就能趁机省下采集药草的劳力和时间是不是?真奸诈。”

    “不是不是的,”百里赶紧解释,“虽然你们因此采集来的药草的确会让师兄师姐们省一点力,但这个流程存在的最重要原因还是要培养你们对药草的初步认识。不是说我发一张单子,你背得下上边的外观特征及药草的效用就行的。我们是培植部,你如果连真正的药草什么样都辨识不清的话,那么后来的培植部分会很难。举个例子来讲……”

    “行了行了,”莱纳德打断百里的话,“不用举了,你怎么安排我怎么做就是了。罗嗦!”

    莱纳德扭身钻进了一处草丛里,指着一株药草道,“这是……大黄?”

    说着就是一小挖勺砍了下去,百里要拦都没来得及拦住。

    “大黄重要的就是根啦!你不能这样猛挖的!看看你挖出来的,还有一半根留在土里呢。”百里心疼极了,蹲下去就开始用手挖剩下的。

    莱纳德觉得面子受损,不乐意了,“起开,我来挖剩下的。”

    他竟然一脚踢开了蹲着的百里。

    百里一个没注意,被他踢坐到了旁边的草丛里。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科兰为百里抱不平,伸手去扶百里,“师兄,你没事吧?”

    药草都是刚被灌溉过营养剂的,根部都是潮乎的,百里两只手泥泞不堪不说,连衣服都弄脏了。

    不过他都不在意这些,他更心疼自己这一坐压坏了更多的大黄苗。

    “这边是还没有长出根茎的大黄,如果苗被压弯了,根就会斜着长,到时就会影响到周围的别的大黄的。像这样要用根的药草,一定要保证它充足的向下生长空间它才能长得好的。你们快帮我把这些苗扶正。”

    姜盈强忍着没发作,蹲下和科兰百里一起帮忙。

    莱纳德满不在乎地一摇头,“是你没有提前说清楚,你能怪我吗?你们扶吧,我去那边了。”

    看着百里心疼的样子科兰看不下去了,小声抱怨,“他连声抱歉都不会说吗?”

    姜盈刚要调侃几句就听得莱纳德一声惊叫,“啊,我被什么东西咬了!快来救我--”

    ------题外话------

    感谢altmbymy,冰之莹舞和大蘑菇的组团鼓励!这次真是硬着头皮收啊~我在努力嘤嘤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