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8 惊天新发现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心里还想呢,咬死你才最好,活该!让你四六不懂尽干一些惹人厌的事情!这么大了,改造什么的看来也不可能了,不如直接“回炉重造”了。

    你尽管喊,没人会去救你!这是天意啊!

    今时今刻,永别吧小叔子。

    姜盈在心里自己恶毒的很是开心。

    然而事实却是,根本不用她去救,她连想都不用。

    只见一群救助智能由远及近,由小变大,从四面八方都朝着这边迅速飞了过来。

    一通轰隆隆的响声从半空中响起,一架民用机甲也以眨眼间的速度就停在了莱纳德的头顶半空。

    丁大婶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了出来,“百里,马上过去确认伤员的伤势大小和致伤原因。如有必要,即刻送他下山。”

    姜盈和科兰看看那些小鸟大并在胸口的屏幕上醒目显示着自己所带药品名称的救助智能们,再看看空中的专用急救机甲,两人又对看一眼,突然对能做到这样快速应急反应的姜氏中医产生了敬佩之情。

    救助智能按程序反应,身体速度快。只要收到符合程序指令的命令,它们就能第一时间赶到伤者身边。

    而它们的身上明确显示了自己所带药品的名称,只要伤者还有一点意识,那么就可以很快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临时保命药品服下,以达到最佳的救治效果。

    丁大婶的急救机甲是后续措施,如果伤者严重,那么她还可以利用自己的急救机甲马上带人下山做后续救治。

    这里整座山虽然都是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区,按理说早就没有什么恐怖的动植物了,但姜氏中医还是做到了最大可能地确保内部人员的人身安全。

    像这种内部应急并不像做广告那样能给姜氏中医本身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从赢利里拨出一部分来用于支撑这方面的投入,可能往里砸的钱更多。

    但姜氏中医还是做了。

    就像古地球时期乐于暗中做慈善的某些企业一样,在从商的同时,他们也不会忽略了以人为本。

    这样迅速而有效的反应不仅惊着了姜盈和科兰,更把科特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一点事都没有。

    他就是想做个恶作剧看看那三个人会如何反应而已!

    谁知道他不过就是喊了一嗓子就引来了这么大的阵仗。

    而这个时候,走过去的姜盈科兰和百里三人也发现了真实的情况。

    哪里被咬了?完全看不出来。

    叫的那么吓人,可是却一脸健康红润。

    科兰不敢相信莱纳德会恶劣到这种程度,“你没有事吧?你怎么能拿这种事情来戏弄人?你太过分了!”

    百里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眼睛里已经有明显不满的情绪。到现在之前他还以为莱纳德只是不懂事而已,没关系,他是师兄,他可以包容但恶作剧做到这种程度可就是人品问题了。

    莱纳德强行为自己辩解,“是你们一惊一乍听风就是雨好么?我那声音里有没有真的求救的意思你们听不出来?弱智!”

    “莱纳德先生!”是丁大婶的声音再次通过急救机甲的通讯器传了过来。

    有救助智能的高清摄像帮忙,她现在也看出事情的真相来了。

    被人空溜了一道的感觉真是遭透了。

    但是对于这位帝国“二皇子”,她除了压抑不住地喝斥一遍他的名字外,她还能做什么!

    “百里翼,你没有提前告诉新人在药草培植区是不能随便喊救命的吗?我让你带新人你就是这么给我带的?你知不知道出动一次急救机甲和救助智能需要耗费多少的物力财力?把你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扣掉都不足百分之一!今天的工作结束后你立刻写一万字的检讨给我!”

    轰隆隆,急救机甲开走了。

    丁大婶这一走,其他救助智能也随后离去了。

    走之前那番话说是说给百里听的,但在场的其他人谁不知道这是说给他们听的。

    是啊,急救机甲那样高端的配置这出动一次怎么可能零成本。

    科兰气愤莱纳德犯错却是百里被惩罚,她忍不住就想跟莱纳德理论,可是才开个头就被百里拉住了。

    “你们的时间并不宽裕,这事儿回头再说。”

    劝住了科兰,百里又看莱纳德,“理论上来说整片药草培植区没有什么恐怖的动植物,但有些小的生物也请你不要大意。如果真的被咬了,或者感觉哪里不对劲,请一定第一时间示警及求救。但如果没有,请你也不要再这样吓人了。这里并不是你可以做恶作剧的地点。”

    虽然被扣了钱,但百里还是勉强撑住了今天作为带新师兄的“风度”。

    可惜莱纳德一点也不领情,“你不用表现得那么圣母,本来这事儿就不能全怪我。丁部长刚才也说了,是你没有提醒在先。如果你提前告知了我会有此反应,我能那么不顾大局的浪费公共资源?让你写检讨就对了!这是你身为师兄的失职!”

    百里被气得红了眼眶,可因为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确疏忽了这个提醒,理亏的前提下他确实也做不出推卸责任的事情来。

    科兰在一旁看得直着急,然而天生就不是个能怼会怼的人,除了着急她一点有效的办法都想不出来。

    姜盈全程默默旁观,将莱纳德嚣张的气焰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姜氏中医是她的啊,被莱纳德这么一搞甭管损失了多少钱那都是她的!混账东西,给她等着的!她报仇一向是能不过夜就不过夜!

    “走了,开工了!时间又浪费了那么多,今天忙不完的话没准都不能及时回家了。”姜盈拉着科兰带头向前走去。

    “别气了,我保证一会儿帮你的意中小哥把这口气出回来!”姜盈边走边小声安慰科兰,安慰完了又挤兑她,“你说说你,好不容易相中一个,结果不能保护你不说,他连悍卫自己都做不到,居然还需要你出手相帮。我说科兰同学啊,你真的不用重新考虑吗?”

    “喂,你别乱说啊,哪来的什么意中小哥,我才没有相中谁!”科兰争争解释完怕姜盈再揪着话题不放,她赶紧转移姜盈的注意力,“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丁大婶在公事上倒是尽职尽责,她到底是黑是白我也疑惑了。你托维希调查出什么来没有?这些日子忙得昏天黑地的,我也忘了问你了。”

    姜盈摇头,“履历显示很优秀,很早就进入到了姜氏中医,从最初的药草培育员一步一步升到了现在药草培植部部长的身份。没看出来她跟姜连翘那边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是我们对敌太多太敏感了,过于草木皆兵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科兰会觉得过意不去。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再看看吧。”姜盈说话间已经采下了不少药草。

    科兰跟在她的身后,说话也没影响工作,“那姜连翘那边呢?那批监控的事情你就这么放过她了?没见你有什么动静,这不像你的画风啊。”

    姜盈得意,“姐现在也是手底下有人的人了,还能用得着像以前那样事事亲自出马?智能监控哪里有真人监控来得灵活!”

    姜氏中医。

    看着办公桌上日行一检检出来的数十监控摄像头,姜连翘都要疯了。

    “天天检查天天有,摆明了是有人来天天安装!大舅,你到底怎么做的安保工作?都这么个频率还抓不到一个人影这像话吗?你要是做不了这个工作就别做了!天天领着那么多薪水就是让你每天来姜氏中医泡小护士的吗?”

    这样的情况很多天了,姜连翘以为自己提前防范就可以了,却不想这种状态得天天保持着。

    神经天天绷紧的状态让她的情绪极其不稳定,她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什么。

    办公室里还有姜天冬,以及新任安保部长杰瑞的儿子,汤姆。当着这些人的面,被外甥女训成这样,杰瑞心里能好受就怪了。

    而且,他什么时候泡小护士了?他就多开了几句玩笑话那也叫泡吗?她当着他儿子的面这样说有没有想过会给他造成什么样的麻烦?

    “连翘”

    “请称呼我姜院长,这里是姜氏中医!”

    “”那你特么的刚才别叫我大舅啊?杰瑞勉强压下火,“姜院长,请你不要忽略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姜盈可是3s,她现在手底下的人已经不是一群废了,史皮尔斯带领的那批雇佣兵就没有s级以下的。他们随便来一个到姜氏中医装点监控摄像什么的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点也不夸张。”

    “那你的意思是,敌我双方实力相差巨大,我们干脆不要做反抗即时投降得了对吗?”姜连翘拍着桌子和杰瑞对斥,不敢相信这个时候杰瑞不做自我检讨居然第一个反应是先怪对方太厉害。

    杰瑞也很没好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在对方实力特殊强大的前提下,我们能每天保持警醒每天来仔细搜查已经是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的反击了。而且,虽然目前从表面上来看我们还没有抓到人,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掌握了对方的一些规律,只要再假以时日,我们一定能抓住对方!”

    可惜杰瑞的说法一点也没有安抚到姜连翘,现在的安保部长可是他儿子,她表哥汤姆啊!

    “你怎么说?”姜连翘忍怒看向汤姆。

    “啊,我?说什么?”汤姆被姜天冬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被点名了。

    这样的反应让姜连翘当下就拍桌子了,“我们在开会!我们在讨论如何对敌!你身为安保部部长你不全神贯注地想解决问题,你在想什么?”

    汤姆收到杰瑞的眼神,“啊,我爸说的对,我同意我爸的意见。”

    “这是姜氏中医!不是你家!你爸你爸,你这么愿意喊爸不如我放你回家喊啊?”姜连翘气不打一处来,把他们都弄来姜氏中医是为了帮自己的,可看看现在,就没见过干了什么有帮助的事!

    “出去出去都出去!都给我出去!”

    咣姜连翘把杯子摔碎在了地上。

    汤姆扭身就往外走,还小声嘀咕着,“敌人太强大是我的错吗?就会冲我发脾气!有种你跟姜盈拍桌子摔杯子去啊?”

    “你说什么?你给我站住!”姜连翘气得要从办公桌后冲出来。

    姜天冬赶紧过去给拦住,并给汤姆杰瑞打眼色,“表哥,大舅,你们先出去吧。”

    杰瑞和汤姆出去了,姜天冬这才放开姜连翘,“大姐,你别先自家人乱了阵脚啊。”

    “那是我乱吗?你看看他们哪个是在正经做事的人了?还有你!你今年才十七,就算今年考上军部也不会让你去的,你为什么非得今年先试一次?你明年再准备考就不行吗?现在姜氏中医正是危急关头,你就不能先来这里帮大姐?”

    “大姐,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想先积累一次经验,然后明年再考就更有把握一些。好了好了,现在这个事情不重要。”姜天冬回回跟姜连翘解释同一个问题这让他特别烦躁,“大姐,你有冷静下来想想我们对上的是什么人吗?”

    “你什么意思?”

    “大姐,那是姜盈啊,帝国的第五位3s,先别说她身后还有一个3s的星将,就单说她自己,你觉得对上她我们还有赢的可能?你就不”

    “姜天冬!”姜连翘尖声喝断姜天冬,“你什么意思?因为对方太厉害,所以我们就要不战而降吗?那连芯天参的仇还报不报了?妈妈的死就白死了?你我的人生彻底被改写是天经地义而不是她的错?姜天冬!你还是不是我弟!”

    姜天冬被堵得哑口无言,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想说。

    每次都这样,只要他提点不同的意见,姜连翘就把事情转到他不想报仇的路上去。谁说他不想报仇了?可问题是,那也得看自身条件好吗?

    对方是跟他们差了好几个等级的姜盈啊!人家手撕精神力幻兽都跟玩儿似的,撕他们就更不当回事了。

    以战术上来说,当敌我实力相关悬殊的时候,这时候最有效的应对当是先潜伏积蓄,然后再伺机反击。

    姜连翘可倒好,不仅自己半瓶子醋着就上去了,还用了一群更半瓶子醋着的。

    坐到执行院长的位置上就开始大肆进行了人事调动,凡是重要岗位基本都换上了自家人。这个他没有意见,可问题是你也调的差不多一些啊。

    大舅原来就是个自己经营夫妻用品店的,就用着两个小丫头,他能有什么管理经营?你把他调到秘书岗位上他能做什么?

    表哥早就毕业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有工作就靠家里的小店养活着,你让他坐安保部的位置上他能坐得住?

    别的就更别提了。

    而且人是你调的,能力多大你那时候心里没底吗?你都任命了,你现在又来嫌弃人家能力不过关这有意思吗?

    姜天冬真心觉得自家问题那是从里到外的都是漏洞,对上姜盈单方面被碾压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出去,你也给我出去!滚出去!”姜连翘把姜天冬也给轰出来了。

    她就不知道姜天冬的顾虑吗?她知道啊!可她能怎么办?根本容不得她退后或者躲避啊!

    她现在就是无路可走也得硬着头皮往下走!

    她就是没人可用也得找出人来往前赶着用!

    因为如果她不这样做,这个位置就会变成姜盈的!而这,则是她万万忍受不了的!

    她家破人亡,人生毁灭,都是姜盈的错!

    啊,还有一个人,姜子封!

    姜连翘腾一下起身往外冲。她心情不爽,其他人就别特么的想好。

    某病房。

    桑托死后,姜子封这回是彻底被软禁起来了。

    原来是假的植物人,现在是被姜连翘派人定时注射特殊药剂,虽然还有意识还能说话,但全身无力,连站立都不能,快变成真的植物人了。

    看到姜连翘冲了进来,姜子封就开始咒骂,“你个孽障!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亲爹?你居然敢这样对待我,你会下地狱的!”

    姜子封如果但凡还有点理智,他就该知道,他现在骂姜连翘的话就跟当初骂姜盈的差不多。反正忤逆他违背他意愿跟他对着干的都是孽障,都该遭天谴,反正就他一个人从来没错。

    他病了,还病的不行,可惜他从来不知道。

    姜连翘惊喜地发现,看到这样的姜子封,她果然就心情好了很多。

    也不急了也不气了,还有心情坐下来跟人谈谈心了。

    “你都骂我是孽障了,你觉得我还是人还有人性吗?我怎么对待你了?你怎么对待我我就怎么对待你,你都还没有下地狱,怎么可能轮得到我去!”

    “啊你个逆女!我要杀了你,我要清理门户!”姜子封被气得嗷嗷叫,他在病床上疯狂地扭动着,可是病床的固定装置纹丝不动。

    姜连翘走到病床前,俯视姜子封的脸,“是你为了暂时度过名誉危机而选择了假装植物人在前,我现在也不过是帮你把计划落实而已。有其父必有其女,你反应这么大没必要吧?我可都是跟你学的!”

    “你个无耻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你长大了会是副这样的嘴脸,我就该在艾珊生下你的时候第一时间把你掐死。”

    这句话他也对姜盈说过,然而他还是从来都不会记得。

    姜连翘冷笑一下,突然出手掐住了姜子封的脖子,“如果不是你活着比死了对我用处更大,你以为前些天会只有桑托死掉吗?姜子封,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做你的植物人!否则你的命我随时都可能结束!”

    “你个蛇蝎心肠的孽子!那是一条人命啊,你晚上就不怕桑托来找你吗?”

    那天桑托推开病房的门就死了,姜子封一半是心痛一半是恐惧。

    桑托几乎没有个人的人际关系,那么能是怎么死的?只能是因为他才被人下的黑手。

    会是哪方势力呢?谁看出了他不是真的变成了植物人?不可能只杀桑托的吧?下一个会是他吗?

    姜子封当时也顾不得自己还是植物人了,他当时就想迅速离开医院,然而动作没有姜连翘快。

    看到姜连翘对自己不在病床而是在门口居然没有出现一点惊讶的表情,姜子封就知道姜连翘已经知道内情了。

    那时候他就确认桑托就是姜连翘安排人下的黑手。

    姜连翘的心狠手辣让姜子封震惊了,他从那一刻起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再不能对姜连翘掉以轻心了,他不能再假装植物人了,他得正常回来反击。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现在完全掌控了节奏的是姜连翘。

    姜连翘狠狠一把甩开了姜子封的脖子,“你跟我谈人命?真是可笑!那没能出世的弟弟的人命呢?我妈的人命呢?连芯天参的人命呢?如果不是你生了我们却不给我们名分,养了我们最后还要再扔了我们,我们本不该有这样令人痛恨的人生!”

    恨意驱使着姜连翘让她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猛打起了姜子封耳光。

    “都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怪你!是你是你!你怎么不去死”

    “大姐”姜天冬冲进来抱着姜连翘的腰才把她拽开。

    “啊你放开我!我要打死他!打死他我就解脱了!你放开我,啊”姜连翘使劲儿掐着姜天冬的手臂。

    姜子封捂着脸痛吼,“她疯了!她一定疯了!她居然敢打她爸耳光!天冬,给我打回去!打死她!”

    “你闭嘴吧!”姜天冬怒吼完姜子封后一手刀劈晕了姜连翘。

    姜子封见姜天冬抱着人要走,他赶紧留人,“天冬,爸爸错了!爸爸会改的!你给爸爸一个机会好吗?爸爸再这么被关下去的就真是要变成植物人了!爸爸是你亲爸啊!你不能这样做。”

    他想起来抓住姜天冬,可是身子无力,在他探出病床一半的时候就生生从病床上摔了下去。

    姜天冬只得暂时把姜连翘放下回来把姜子封又抱回病床上,但对于姜子封的哀求他却是半点不动心。

    他只有痛苦,只有恨。

    “如果你当初娶的就是我妈呢?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姜盈的妈妈,你后来为什么还要跟我妈联系!又离又娶,又想离又想再娶!爸爸,你就真的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错吗?”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改,我这次一定改!天冬,给爸爸一个机会啊。”姜子封抱着姜天冬的手不松劲儿,一张被打肿打流血的脸还特意往姜天冬的面前凑,生怕他看不见。

    姜天冬失望地一把推开了姜子封,“你才不会改!你对姜盈变了几次你以为我看不到吗?我们跟姜盈的3s级能比吗?你都没对她从一而终地好你能对我们好到哪里!你眼里只看得到你自己,你的心里只有你的利益,你改不了了!”

    “不,不是那样的,天冬你误会爸爸了,爸爸真的会改的。天冬你别走,你回来”

    回应他的只有被关上的门。

    过会儿门又开了,姜子封惊喜地抬眼看过去,却发现是一个小护士带着两医护智能走了进来。

    “姜先生,又到给您注射的时间了。”

    姜盈把腕间光脑的屏幕调到两寸大然后神神叨叨地指给科兰看。

    “诺,这个小护士就是史皮尔斯安排的活动监控。漂亮吧?软妹吧?波涛汹涌吧?腰细腿长吧?我跟你讲哦,史皮尔斯说这位可是在去n250星运输土蛋蛋时曾手撕三狗鱼的主儿!看不出来吧?”

    姜盈很得意,“姜连翘以为我会像她那么脑残的安装监控智能等着被她发现吗?切,狭隘!大面上安装的那些只是干扰她让她睡不好觉的,她周围的人才是正经的监控!你拿仪器反侦察啊?你查得出来么!”

    科兰听得目瞪口呆,不过倒不是因为姜盈的这记妙招,而是因为视频画面里出现的姜子封。

    “喂,不是说他已经变成植物人了吗?原来他没有事的吗?是姜连翘为了姜氏中医才撒下了那么大的谎?天哪,为了钱姜连翘连父女亲情也不顾了吗?”科兰又哪里想得到一切都是姜子封的主动假装。

    看后来也没有什么大戏要上了,姜子封那张脸委实不愿意多看一眼,姜盈这才把即时的视频监控关掉。

    “你想错方向了,善良的科兰同学,这事儿可不能冤枉姜连翘背锅。事实是姜子封自己决定假装植物人,可惜后来被姜连翘发现了。”

    “什么?”科兰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引来了后面百里和莱纳德的注目。

    姜盈和科兰在前面采药草,一边采一边小声嘀咕是一直背着后面两男生的。

    而百里也怕离近了再出什么事端,干脆就有目的的引领着莱纳德和姜盈两人间隔了不远不近的一段。

    本来小声嘀咕是听不见的,但科兰这么一叫,听见了。

    百里连忙站起,“科兰?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科兰来说,这样引人注目都让她觉得丢人。

    “没,没有。对不起,师兄,吓到你了。”科兰红着脸连连摆手。

    “没事就好,有事你就大声喊啊。”百里大方地挥手示意后,蹲下去继续忙了。

    姜盈啧啧直叹,“脾气真好啊,这种人能比我们多活一百岁吧?”

    科兰羞涩地笑,“我爸妈也说,心情好比吃什么灵丹妙药都强,都能更长寿。所以我是废他们也没有觉得我丢人,说哥哥在军部不用管他,我有一家小花店养着,怎么也能衣食无忧到老死那一天了。”

    “是是是,再招一个好脾气的女婿,你们家就更天天都是笑声了。”

    “姜盈!”科兰又羞又恼,差点又尖叫出来,“哪来的什么好脾气的女婿,你别闹了啊。”

    “不闹就不闹,你当我羡慕啊?”姜盈故意挤兑一句,转过身却无意识地眼眸一凉。

    她爸为了点钱不惜跟儿女们各种玩心机,别人家的爸爸却是早早就为女儿打算好了一切。

    科兰能感受到姜盈的情绪,“姜盈?生气啦?那我晚上请你到我家吃饭啊?如果海恩大人今晚还是不能回来的话。”

    姜盈立刻眉开眼笑,“行,就这么说定了。海恩回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去!哼,一顿就把你家的小花店吃破产喽!”

    “好,欢迎你来吃破产。”科兰重新开工,“那就快点,早点结束工作我们就能早点往回返了。”

    “好咧!”

    药草培植区根据山势做成了古地球时期梯田的形状,一块块一条条,分布特别明细。

    只要来采集药草的人熟悉了这里的分布情况,然后又熟记了名单上的各药草的外形特征的话,在两小时内完成采集的任务还真不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姜盈三个今天的弱势就一点,他们是新人!他们是一不熟悉这样的药草分布,二没熟记名单上的各药草外形特征。

    所以丁大婶这样的分派任务旨就是在让他们于实践过程中去牢记这些基础东西。所有新人都会有这一出,而且还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

    姜盈其实有小银杏这个作弊神器帮忙,但她没有用。

    这种基础东西是必须要熟记脑海并且还得砸结实的,她认为这是她应该掌握的。她并没有忘记科兰三人还有秋漠的身体情况,她既不想让秋漠再有复发的可能,也不想让科兰三人出现失控的那一天。

    海恩说给她的话她接受了,当药物刺激变成良药刺激的话,又何尝不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

    她觉得这个方向可以试一试。

    而要走这条路,药草的基础就一定不能糊弄。

    心也收回来了,态度也端正了,这手里的动作自然也就快了。

    百里但看着姜盈和科兰一会儿就在他们前面,再过一会儿距离就远了,再过一会儿,咦,人呢?抬头,人家上了高一层的梯田上去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百里高声提醒,“姜盈科兰,不要过于单纯地追求速度啊。任务能不能按时完成不重要,重要的是经你们采集到的药草你们要记住它们的外在特征及其药性毒性啊。等回头下山做归纳整理时,可是不允许你们拿着名单比对的。”

    有名单,有光脑终端在手,见到一株药草先扫描外形,然后录入光脑终端再和名单一比对,连一秒都不用就能找到其具体信息。

    如果两人再合作的话,一个扫,一个收,这部分的工作简直完成的不要更容易。

    但姜氏中医会留下这么大一个管理漏洞吗?

    坑就在下山后。

    你采集来的药草要入库时就不能再看名单了,库房的分类是按药性毒性分的,你得首先为你自己手里的药草做大致分类,然后在相应的储存区才能找到它们具体的名字。有些名字很相近,一字之差可能都在药性上天壤之别。

    你给放错一个?得,你今天的任务就是零分!别讲条件!在救人这事儿上,只有救对和救错两说,没有中间的灰色地带。

    然后你就得继续。

    见姜盈和科兰速度这么快,百里下意识地就以为两人在分工合作,过于追求采集速度了。

    姜盈和科兰当然不是,但她们知道现在解释也没有说服力,不如下山的时候直接用事实打脸。

    “师兄,我们知道了。”科兰示意一声,然后跟着姜盈再次上了一层。

    莱纳德急了,来就是给姜盈添堵的,人都跑远了他还添个什么堵!

    都怪这个什么百里师兄!跟防贼似的防着他,他几次想跑都被拦下了。

    “莱纳德,我们也加快速度吧?身为男生,被女生赶在了前面这脸上也不好看不是?”浑然不觉莱纳德真实心意的百里还好言鼓励人呢。

    莱纳德:“好啊,我们也加快速度。”

    第一次得到了回应的惊喜让百里放松了警惕,就在两个人正在往上一层梯田进军的时候,莱纳德突然脚下一绊,手肘再一拐,百里的身子就朝着山下摔了下去。

    这回莱纳德不敢喊跟“救命”相关的词了,救助智能来了把人救了怎么行,他还怎么摆脱人!

    “啊,师兄!”莱纳德就惊叫了一声,在百里摔下去之后他才假模假样地伸出手做拉人没来得及状。

    姜盈和科兰在更高一层回头,就见百里骨碌碌向山下滚着。那个方向正好是梯田的边缘,不仅很陡,还没有延缓的平地区,眼看着百里不停滚着都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师兄”科兰扔下筐子就往山下奔。

    姜盈更快,她是直接从梯田上往下跳,第一跳落到了莱纳德的身边。她装作没落稳,身子一歪,把莱纳德也给照百里摔落的方向撞了下去。

    虽然没看到实际情况,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这货的黑手。看看这货的眼,那小人得逞的神色都不屑掩饰了。

    混账东西!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

    莱纳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眨眼就遭受了同样的对待,他吓坏了,张嘴就要喊救命,姜盈第二跳赶到了,脚尖一挑,某药草根部的泥被挑了起来,然后准确地堵进了莱纳德的嘴里!

    想喊救命?做梦!没看到百里师兄都没喊吗?死不了就忍着!节省公共资源是我们每一个新人都该学会的第一课!

    百里可算停下了,停在了某一处斜坡的边缘,他的意识有些涣散,但还是紧紧攥住了旁边的一把草。

    科兰正往那个方向跑时,莱纳德也滚到了,他竟然撞上了百里,两个人再次向下滚去。

    姜盈也没想到这一出,她看百里停下了她就也停下了,可就这么一停顿的功夫,莱纳德滚过去了。

    那是一处背阴区,看不到人工培植药草的痕迹,已经没有了明显的道路和梯田。姜盈和科兰眼睁睁看着那两人从看得见身影到看不见了。

    “姜盈,怎么办?要呼叫救助智能吗?”科兰急得一头汗。

    姜盈很后悔,“我要是知道那一撞会让事情更棘手我就不会那么做了。”

    “哎呀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话的时候,现在我们怎么办?”

    姜盈伸头看看被茂密的树和草挡住的背阴区,“就算救助智能来了,这视野也不好分辨吧?急救机甲也下不去这样窄小的方位。喊了也没用!这样,你在这里,我拿绳子捆住自己向下探,你守着绳子的另一端,我们用光脑保持联系。”

    科兰无奈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也幸亏今天为采集任务准备的配给中还包括一条绳子。

    科兰把绳子的一头系到某棵看起来很结实的大树上,她自己守在了一边。

    姜盈怕斜坡太深,就把两人的绳子接到一起后再把另一头环在自己的腰上打个结,然后挥手示意后就向斜坡下探去。

    她也没忘了把小银杏召唤出来帮忙。

    “老祖宗,能帮我先探探路吗?前面那两人没有生命危险吧?”

    远离了都市的喧嚣,回归了大自然的怀抱,小银杏别提多神清气爽了,在这里修炼精气神儿可比都市事半功倍多了!它虽然没有兴奋地现身,但一直悄悄地猫着,恨不得提议姜盈永远住在这里。

    被姜盈召唤出来后也没有生出被打扰修炼的不耐,“没事没事,这里的树草都很温柔,不会伤害人类的。”

    说着小银杏还发出了一丝红光,那红光像发号示令一样,红光所到之处,树草的叶子都自觉左右避开了。

    沿着红光的方向,姜盈隐约看到了百里和莱纳德的身影。

    至少已经停下了。

    那里好像一个坑,百里在坑里躺着,莱纳德正在坐起来。

    姜盈先给科兰报平安,“他们已经停下了,我也看到他们了,目测外伤并不严重,我这就先救百里师兄上去。”

    “知道了,姜盈你也要小心啊。”科兰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等姜盈来到坑边发现绳子也差不多到头了,她只能松开腰上的绳子再跳下去。

    莱纳德一看姜盈到了,他立马说道,“我受伤流血了,你快救我上去。”

    姜盈那个无语啊,他流血是外伤,就冲他还意识清醒就知道不怎么严重。可是躺在地上的百里却是一动不动。

    “你先自己止血,我要先救百里师兄。”姜盈走到百里那边去看百里的伤势。

    莱纳德却眼珠一转自己跳出了坑,“那我先上去了,回头再把绳子给你们扔下来。”

    “喂”姜盈急急转身去拦,来不及了。

    她倒也不是不能跳出坑去追莱纳德,只是百里的情况明显很糟糕,她得先顾着百里这边。

    “老祖宗,能让你的直系重孙子们帮我搭一条藤出来吗?”

    小银杏现身,声音绷紧,“那个事情现在不重要了,姜盈,看你身后那个洞口,我闻到了百根草的味道!”

    题外话

    感谢和410016082的票票!状态回暖中,我在加着油呐!努力向前冲么么哒

    另:还记得百根草吗?就是让秋漠身体纤维化的一种霸道植物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