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39 好一朵美丽的男白莲!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百根草在姜盈的概念里已经定义成了毒草。

    一听说这里竟然种植了百根草,姜盈的头皮都乍了。

    上次秋漠异变时,小银杏解释的非常清楚,这种草对于人类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它还是违法的!

    那么是谁在姜氏中医的培植山区种植了百根草?种来又是要做什么?

    姜盈全身的血液奔涌,几乎不敢继续深想。

    小银杏如果有血液必然也是奔涌的,“姜盈你愣着干吗?快进去看个究竟啊!快快快!”

    声音依旧很紧绷,紧绷得快要克制不住主动出击了。

    对人类来说没用,但对它大大的有用啊!

    它要吃它要吃!

    姜盈的左手心泛起了一层红光,竟像是要牵引着姜盈往山洞里走。

    这时姜盈的光脑终端响了,科兰来电。

    姜盈回过神来接通,科兰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姜盈?你到哪里了?我怎么看不到你和百里师兄?你自己一个人行吗?用不用我下去接你?”

    姜盈:“我还没有上去,莱纳德抢走了绳子先上去了。”

    “什么?”科兰惊叫起来,“可是我也没有看到莱纳德上来啊!”

    科兰察觉不对赶紧用手拉绳子,这才发现本来两根接到一起的绳子,现在只剩下一根了。另一根,连同莱纳德一起不见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太可恶了!”科兰气哭了。

    姜盈回头再看一眼那洞口,心知今天不能一探究竟了。

    “科兰你别急,老祖宗会帮我弄一条树藤出来,我很快就上去了,你等着啊。”

    安慰完科兰,姜盈又劝小银杏,“老祖宗,今天真不行。而且你看这个洞口,一看就是什么东西无意中挖出来的,里面能不能通过人还两说,这里肯定不是正式进洞的入口。你做个标记先,晚上我们偷摸再来探探。”

    小银杏不想到嘴的鸭子再飞了,“有我在,我说你能进去就能进去,管它是不是正式的入口!姜盈,饭放凉了就不好吃了,啊不是,夜长梦多机会稍纵即逝啊。”

    姜盈总算听明白小银杏的“紧绷”是什么了,合着是急着吃啊。

    “老祖宗,在没有抓出幕后黑手之前,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是现在进去了也不会让你吃掉的。”姜盈从洞口旁边拔了一些草掩盖了下洞口,“好了老祖宗,我们已经知道这里了,距离你大吃特吃的日子还远吗?我们先救人好不好?这位可也是你的人类重孙子,看看这张脸,你能见美不救?”

    好说歹说可算说通了小银杏。在它的“指示”下,一根长长的树藤从高处垂下,顶端还自动系到了一棵巨树上。

    原来姜盈还想着发挥一下3s的臂力拎着百里爬上去,现在不用了,把百里绑到树藤上,树藤自动就把百里吊上去了。

    姜盈表示很佩服,“老祖宗,您的重孙子们个顶个都是好样的啊!”

    小银杏很得意,“那是!我大植物一直都是最善良的物种,如果不是你们人类太过恶劣,本来大家是可以和谐共处的。但你们就非得作,把古地球作没了吧?看着吧,人类如果不改变,m38星的下场一样不会好。”

    姜盈:“是是是,都是我们人类的错,我仅代表我这个人类向你道歉。我会认真总结深刻检讨绝不再犯!老祖宗您就大人大量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一说到人与植物的话题,小银杏的态度就特别愤青,姜盈无奈,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先乖乖任嘲再道歉求原谅。

    谁让人类有些时候确实不争气呢!

    姜盈和百里很快出现在了科兰的视野。

    科兰当真是关心则快,在等待的时间里竟然都手编出了一副藤制担架,“姜盈快快快,把百里师兄放到这担架上面,我们必须马上送他下山。”

    姜盈左右扫了一眼没扫到莱纳德也没当回事,和科兰合作很快抬着百里下山去了。

    尽管这里只是药草培植部,但姜氏中医还是在这里配置了完善的急救设施。

    经检查确认,百里脑部有轻度淤血,应该是滚下山的时候脑袋被磕到了所致。人虽然清醒了,却头疼恶心行动不便。

    今天的工作只能到此结束,丁大婶派人送百里回姜氏中医住院观察,科兰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姜盈却没有走。

    莱纳德自始至终没露面那能行?她必要要一个交待。

    姜盈跟着丁翠花进了她的部长办公室。

    “丁部长,是莱纳德把百里推下的山才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这样人品有问题的人我们姜氏中医不能留,请即刻处置。”

    丁翠花正要打给莱纳德核实,这时莱纳德竟然自己回来了,一脚踹开门就开始大呼小叫的。

    “这是什么工作环境!还能不能保障员工的基本人身安全了?堂堂姜氏中医就是如此的不把战在第一线员工的生命放在眼里吗?山路危险易滑,就不能出个告示围个护栏吗?”

    怼完公司再怼个人。

    “小嫂子,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工作时间咱能不能不要公私不分?我只是不小心才把百里师兄撞下山的,你却是故意把我推下山的!如果不是我命大,现在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你就那么想我死吗?如果是,请你明确说出来,不用你动手,我主动死给你看!你说话啊?说啊?你是不是想我死?”

    这个时间,办公区域陆续都是从山里回来的人了,早在莱纳德进门的时候就因为那张脸引来了无数的关注。他再这么一大喊大叫的,其他人更往这边聚集过来了。

    “啊,那是海恩大人的老婆和弟弟吧?他们什么时候到我们这里了?被发配过来体验人间疾苦的?”

    “你可拉倒吧,现在还有空想那些呢?眼前的事情才重要吧?嫂子竟然想让小叔子死?这个新闻可够爆的啊!”

    “嘘,别吵别吵,观戏不语真君子ok?我们就不能在繁忙的工作结束后安安静静地看一场戏吗?”

    “都给我回去工作!”丁大婶拍桌站起,微胖的身躯很有一股震慑力,“还有,谁要敢把公司内部的事情给我po到网上,那就请你主动走人先!公司也会追究你泄密的责任!都给我脑子清楚点!”

    说完,丁大婶上前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透明玻璃墙也一秒变成了非透明的,其他员工再想偷窥办公室的情况也不行了。

    姜盈坐在一旁冷笑着看向莱纳德,“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好听,你推别人下山就是不小撞的;我才是救人心切不小心撞的你,结果到你嘴里却成了故意推你!如果是我故意推你,我又去救你做什么?抢了我的绳子不顾百里师兄的伤势而先上来的是不是你?自己得救却解下了一半的绳子而不顾剩下的我们的人是不是你?狼心狗肺倒打一耙,你这么无耻你爸你妈知道吗?”

    “小嫂子,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莱纳德一脸受伤,委屈的眼泪花都冒出来了,“我承认我先走了是我不对,可那是因为我吓坏了,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意外,我怕死。可我爬到一半就又回去找你们了!结果因为绳子打结的地方松开了我又滚落了另一个方向,这才比你们回来的更晚!小嫂子你怎么能因为自己的想像就把我想成那样!你太过分了!”

    “不过你也冤枉不了我,事实真相如何自有监控来证明!丁部长,我请求调出公司在培植区的监控视频。”莱纳德一身“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正气凛然。

    这个时候太像海恩了。

    于是姜盈更气了。

    她脑子多快,一下子就想通了莱纳德如此无所畏惧的倚仗。

    就是他们走了之后,莱纳德回来之前,他要是没对监控摄像头们做手脚就怪了。

    而等丁翠花调出相关位置的监控视频之后果然如姜盈所想。

    能拍到莱纳德和百里一起滚下山的监控果然坏了,而另外一个方向的监控却是拍下了莱纳德又从半山腰摔下另一个方向的片断。

    姜盈打绳结会想不到有可能脱落的意外?她还特意打的双结,还是越拉越紧的那种打法,绳子就是有可能因为负重太大而中间断掉都不可能是绳结松开。

    但现在缺失了那部分的视频让姜盈知道,她辩解什么都没用了。

    头一次被人耍了阴招得逞,姜盈别提多呕心了。

    更要命的是莱纳德居然还顶着一张跟她老公相像的脸。

    她该是喜欢这张脸的,现在却是恨不得活活扒下那张脸。

    对比姜盈的郁卒,莱纳德心里都快乐开花了。一直在姜盈那里都没有讨到任何好处的他,今天可算出了一口气,心情不要更好。

    “小嫂子,你必须在姜氏中医的官网上公开向我道歉,否则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po到网上让广大人民群众来我判断是否清白!”

    戏弄我,殴打我,只喜欢那人不喜欢我!姜盈,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莱纳德大胜而去。

    姜盈回到家后打漏了海恩那个加厚加强版沙袋。

    怒气盛到小银杏都没敢再提回去查看百根草的事情。

    倒不是被姜盈的怒气吓到了,而是这个状态过去的姜盈万一因为不冷静而做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想吃归想吃的,小银杏也知道百根草这事儿很严重。

    当晚,海恩再次没有回来,他只打电话说任务还没结束,而实际情况是,事态更严重了。那不是由于操作人员手误才引发的爆炸,而是有人故意引爆了炸弹。

    其他人只当又是哪界的报考失败的学子回来报复军部的一般事件,但只有海恩知道,不是。

    炸弹是自制的,自制手法太眼熟。

    n250星那一战,他拆过了星盗一号所有的炸弹,他怎么可能记不住那人的特征手法。

    抽个空子,他悄悄利用空间撕裂装置回到了自己监禁星盗一号的地方,果然,人已经没影了。

    是自己走的可能不大,那就只能是被人救走的了。

    手法很是干净利落,他一时也找不出任何有用的线索。

    所以事情才更严重了。如果是一号背后的那个人救的,那么只怕这人还会弄出不亚于n250星上那出意外的事端来:如果说是别人,他就得担心自己暗中囚禁星盗一号却上报人已死的事情会不会被人爆出来。

    海恩和姜盈各自焦虑却谁也没有和对方说。

    本来今晚要去科兰家蹭饭的事情也泡汤了,百里的父母出外旅行去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科兰便主动揽下了照顾百里的工作。

    其实就算能去,今晚姜盈也没心情去了。

    连吃东西都没心情了,可想而知姜盈的心情有多糟。

    消化了半夜都没消化了,姜盈大半夜的打给了莉兹。

    “真他喵的憋屈死我了!万万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男白莲这种极品!喂,是不是老铁?今晚陪我潜入总统府弄死他怎么样?”

    莉兹本来睡的迷糊的,一听姜盈说完事情的经过就精神了。

    “我就艹了!就这样的你怎么就忍下了?当时就该弄死他好么?你的3s就是唬人玩的呢?你连小灰灰的丁丁都敢打了,你留着他的是还想下崽儿怎地?打烂他的嘴踹爆他的蛋蛋挠花他那张像海恩大人的脸啊!真特么的气死我了!还问什么问!穿衣服痛快地!我现在就赶过去和你汇合!这种极品多留一晚都是对你我这等正义的高等级人类的侮辱!”

    姜盈被训得一脸懵比,“……我没打小灰灰的丁丁,是它自己打的……”

    “现在这个不重要!你起来换衣服没?记得换全黑的啊,顺便也做一下变装。听说总统府很森严,我们的行动一定要谨慎。”

    姜盈更懵了,“……莉兹,真去啊?”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劝她拉她的吗?

    “不然呢?我都脱了睡衣换上战衣了,你别跟我说你又怂了啊?”莉兹斜靠在床头上边玩弄着睡衣带子上的绒球边道。

    姜盈:“谁说我怂了?我那不是从大局出发得考虑万全了才能出动不是吗?你我现在那还是原来那种自己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的情况吗?靠我们活着的有一大家子啊!我们要是出了意外,你让他们怎么办?尤其是废f学校的废f们,他们好不容易走出原来被鄙视的世界,要迫使他们再回去吗?莉兹,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成熟稳重一些?见天儿的点火就炸,这样很幼稚知道不?”

    莉兹嗤嗤的笑声由小变大,姜盈突然醒过味来。

    “卧槽!你玩儿我!视频!马上变视频通话!你丫要是换了睡衣我给你跪下唱征服!”

    语音通话秒变视频通话,姜盈果然发现莉兹就是睡衣的状态。

    莉兹还非常心情不错的扯着睡衣带子的小绒球向姜盈友好的挥手,“免跪了,你得感谢我啊。”

    “好啊你,大半夜的你耍我玩是不是?你等着!我这就杀过去!”姜盈气急败坏地跳起来欲换衣。

    莉兹赶紧求饶,“姐姐,我亲姐!你别来,求你了!我忙一天了,你就让我睡个安稳觉好吗?才睡着就被你一个电话吵醒了,我没给你挂了已经仁至义尽了知道不?你要敢来,可别怪我从此拉黑绝交啊!”

    “你忙了一天了?食货帝国不是步入正轨了么?不是已经明文规定不许加班了么?你忙什么呢?没听史皮尔斯说你忙啊?”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忙,那些人找我帮忙是走后门的,自然会避着他嘛。”莉兹本来是想明天再跟姜盈提这事的,但现在说起来了,就索性说下去,“食货帝国这不生意好嘛,人手不足的很明显,有些人就动了心思想进食货帝国。他们找不着你嘛,所以就找我来了。”

    “这也叫事儿?你直接告诉他们留意食货帝国的官网通知就好,如果有招人,让他们去应聘就得了啊?”

    “拜托,不去应聘而从我这里走后门就是知道可能应聘不上嘛。”莉兹头大,“有班上的同学,同学的同学,同学的家长,同学的亲戚朋友。我们的同学都是废f嘛,这跟他们有关系的自然都是废f居多,能力不行吧身体素质还跟不上,就想托我走个后门进去,干干打杂也好,薪水多少都行。”

    姜盈沉默了,大概了解了其中的纠结。

    “我也是废f走过来的,我当然知道这种急于想找到事情做来改变自己现状的心情,但这不代表着我会毫无原则地把所有人都安排了。”莉兹表示她的原则还是坚持的住的,“姜盈你放心,我很清楚我们不是在做圣人,只要他们不通过正式的招聘,我是不会让一个人走后门进来的。”

    姜盈笑,倒没怀疑过莉兹这一点,“所以你才忙吧?”

    就因为太坚持原则,只怕才会引得一些人纠缠着不松手。

    人情世故这种东西,无论到了哪个时代都是避免不了的。

    莉兹,“谁说不是。好好跟他们解释吧?没一个人听进去的;拍桌子吧怒怼吧?好家伙,一个个的比我脾气还大,说什么我觉醒了就忘了过去了就不管他们了。我靠!我又不是救世主,我凭本事觉的醒,我凭什么还得普渡众生?我跟你说姜盈,我这是替你挡枪知道不?”

    姜盈深以为然地点头,“是是是,辛苦辛苦。嘿嘿,我现在心情好多了。”

    莉兹隔着屏幕点对着姜盈的脸骂,“姜盈你大爷!”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儿后,挂了。

    很神奇,哪怕这样的胡乱疯一气对于现实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改善,但挂了电话后,两人都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曾经有句名言说的就是,当你把烦恼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就相当于承重分流,你个人的承重度会减轻,人就会觉得轻松。

    姜盈和莉兹就是这样。

    莉兹想:虽然我碰到的事烦心,但姜盈碰到的极品奇葩那是闹心啊!心理平衡了。

    姜盈想:虽然极品是闹心,但还好只是一个,莉兹那可是被一群包围着啊!噫,舒服了。

    名言果然有道理。

    ……

    今夜注定是一个闹心的夜。

    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姜山山脚下的某个值班小木屋里。

    没点灯光,但借着人造月亮的光芒,还是能看里面此时正有两个人影在说话。

    “你确定他们只是掉在了附近而没有发现里面的东西?”

    “应该没有。如果有的话,姜盈不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吧?”

    “天真!姜盈如果连这点定力都没有的话,她怎么可能一路走到现在这个高度!我现在都怀疑他们的摔落也许是有计划的!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就摔到了那片区域!”

    “老板,不能吧?我们行事一向隐蔽,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过。”

    被称作老板的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正因为原来没有出过事情以后才要更小心!而不是原来一直安稳,以后就可以放松警惕了!你到底怎么做事的?那片区域故意收拾得比其他区域更危险就是为了杜绝员工们靠近的!姜盈等人的工作任务就不该安排到那个区域!”

    “对不起老板,是我的疏忽!”

    “再有下次你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先把百根草转移了,今夜必须全部转移!”

    “是。”

    “还有,我问你,姜连翘是不是偷偷给你下什么任务了?”

    “是,执行院长她吩咐我找机会把毒草混进姜盈的药筐里。老板,我需要照做吗?”

    “做,为什么不做?上司是个容易讨好的,你该高兴着配合才对不是吗?”

    “配合不是问题,但突然多了一个帝国二皇子是什么意思?帮手吧?不像。而且还添乱。今天意外的最起因就是他!如果不是他跟姜盈等人各种相处不来,其实百根草根本没有被发现的可能。老板,你知道姜连翘把他安排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吗?不能调走吗?太添乱了。”

    “能有什么目的?不过就是想抱总统夫人的大腿而献上的诚意而已。不用管他,让他闹,你就当看戏了。”

    “……可是这种戏并不好看啊。智商低下,手法幼稚,他今天能赢姜盈一招我都觉得是老天瞎了眼。”

    老板笑出来,“你别这样挤兑人二皇子啊?人家后面可是有最大的靠山的。”

    “那倒是。”证气毫无诚意。

    讨论暂告一段落,小木屋内重新安静了下来。

    ……

    总统府。

    莱纳德把自己的战果原原本本地转述给了莎蒂听,莎蒂听了后笑得那叫个开怀。

    “我儿子真棒!对,以后就这么做!见着一回就给我怼一回,不然她会以为我们只会供着她。她也不想想,没有n250星,没有了3s能力,谁拿正眼看她啊!不知好歹的东西!”莎蒂窝在莱纳德的床上,是真正的开心,“你再给妈妈说说姜盈被你堵得有口说不出的窘态呗?哈哈哈,太好笑了。”

    莱纳德也这么认为,他就像小时候一样躺在莎蒂的腿上,“哼,让她狂,让她在妈的面前耀武扬威!这回你可狂啊?狂不起来了吧?妈,你是没当场见到姜盈那张憋屈的脸,我就为了忍住不笑把手都快掐出血来了,不信你看。”

    “哎哟哟我的傻孩子,你做什么这么使劲掐自己的手啊!你就笑呗,笑死她!”莎蒂捧着莱纳德的手怜惜的呼呼着。

    莱纳德喜欢的就是这种被珍惜的对待,“好,那我下次就当着面嘲笑死她!妈你看着吧,早晚有一天我把她制得服服的,让她在您的面前再不敢炸刺儿。”

    “是,我的乖儿子!妈妈果然没白疼你。”莎蒂在莱纳德的脑门正中印下了一吻。

    “妈,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房去啊?”得意完了,炫耀完了,莱纳德想打游戏了,他就想赶莎蒂离开。

    莎蒂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不回了,我今晚就在你房里休息了。怎么,不行吗?你另有安排,怕我打扰?”

    “妈你说什么呢!是你决定不离婚的嘛,那既然不离婚又不回去睡,你是想跟我爸分居到死吗?”

    “这孩子,说话就没个限制,你就不能一天不说死字吗?多晦气!”莎蒂假装打了一下莱纳德,又道,“莱纳德你要记得,妈妈不离婚可都是为了你啊!你可不能不孝顺妈妈。”

    “妈--”莱纳德愿意跟他妈在一起被他妈像个小宝宝似的宠着,但他一点都不愿意听他妈的唠叨。

    每次一唠叨根本就不容他反驳,她说什么他就必须听什么,他要是不听就是白眼狼就是不孝子。

    莱纳德现在也懒得反驳了,他起身下床,“那行,妈妈你先睡,我去打会儿游戏的啊。”

    “打打打,一天天的就知道打!不行,有我在,你就别想!不准打!”坐起来的莎蒂一把就抱住了莱纳德的小手臂,死活不让他离开,“游戏玩物丧志,你不能再玩儿了!你要非得玩,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妈--”莱纳德烦得头大。

    两人正撕扯着呢,玄关的通讯器响了,老凯伦的声音传了过来,“夫人,总统阁下回来了。”

    说得那么隆重,但其实就是从总统府前面的办公区回到后面的住宅区而已。

    倒没有非得让莎蒂到门口迎接的意思,但原来莎蒂觉得亚历山大对她深情又专一,她就主动的自愿的每次都到门口迎接了,还要献上一吻。

    可是自打发现了亚历山大的出轨一事后,她再不那么做了。

    倒是忘了告知老凯伦以后这种事情不用再通知她了。

    明天吧。明天吃早餐的时候见到老凯伦一定记得通知他以后再不用告诉自己亚历山大怎么怎么了,她管他去死!

    莎蒂躺着没动地儿。

    可是过了一会儿,老凯伦的声音又响起了,“夫人,阁下请您到大厅,还要带着莱纳德少爷一起。”

    莱纳德疑惑地发问,“还要我一起去?老凯伦,我爸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抱歉莱纳德少爷,我的职责仅仅是传话,其他的一概不知。”

    莎蒂和莱纳德只得简单收拾一下来到大厅。

    看到大厅的人莎蒂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大厅中央跪了跟随亚历山大多年的保罗,以及在她身边也好几年的侍女。

    看来亚历山大还是查出了自己谴使侍女让她勾引保罗以给自己去抓人拖延时间的内幕。

    莎蒂冷笑在心,就是查出来了又如何?你以为我会出手相救吗?切,跟我有什么关系!想给我卖命的人多了去了,这个侍女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其中之一罢了。

    “他们为什么跪着?犯错了吗?亚历山大,这都这么晚了,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就不能明天再说吗?”莎蒂在人前一向是慈悲善良母仪天下的人设。

    亚历山大扫她一眼,也不反驳,只对着保罗一点头,“你可以开始选择了,你死还是她死。”

    保罗还没开口,倒是那个侍女先哭喊了起来,“阁下,请您不要这样为难保罗,他并没有背叛您,他只是被我勾引了而已。夫人,您倒是说句话啊,我的行为都是照您的吩咐做的啊,您说过我听命行事了就会帮我和保罗请假结婚的。”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谁吩咐你做什么事了!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也没有做过!”莎蒂当然不会承认。

    侍女脸色惨白地瘫倒在地,“夫人,您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跟了您七年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您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说辞会逼死我?”

    莎蒂一脸坦荡,“能逼死你的只有你自己!别人没那本事。”

    “夫人,您……”侍女没能说完话,她的胸前突然扎入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把手在保罗的手中。

    “……保,保罗?”侍女不敢相信,他不是说最爱自己吗?他不是说没了自己还不如去死吗?可是现在他却亲自……在这道选择题上,他还是选择了他自己去活是不是?

    她本来就打算寻死以保住他的啊!

    他为什么就不能等一等!

    侍女瞪着两眼悔恨地死去了。

    保罗伸手合上了她的眼睛,也合上了自己心里唯一那块净土。她不懂,她死在他手里是最安全也最彻底的。

    “阁下,我愿接受您任何的惩罚,只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嗯,下去吧,带上你心爱的姑娘,我给你半夜的假期去葬了她。”

    “谢阁下。”

    保罗横抱起侍女离开了,那把匕首就扎在侍女的胸口上拔都没拔。

    亚历山大起身,“我去睡了。”

    全程他什么也没有对莎蒂和莱纳德说,甚至都没多看几眼,但莎蒂和莱纳德知道,这是亚历山大在郑重宣告他身为一家之主,身为总统的权威。

    婚是不能离的,但可不是因为怕了他们。

    就你们那点小心机小手段,以后还是给我消停地待着吧!

    侍女从眼前死的,莎蒂没反应;亚历山大如此杀鸡敬猴,莎蒂不慌乱;但等所有人都走了,现场只剩下莎蒂和莱纳德了,莎蒂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莱纳德,你说他会不会哪天偷偷杀了我?莱纳德,你爸是个可怕的怪物!”

    莱纳德心里也害怕,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亚历山大在家里处置人命。

    血腥,没有;残暴,没有;有的只是绝对的权力的镇压!

    于是更见压抑与震慑。

    “不,不会的,妈妈,你可是第一夫人,有些重要场合是需要你必须在场的,他不会,不会的。”

    莱纳德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安慰没什么可信度。

    19岁的今天,他突然觉得自己该长大了。

    ……

    姜氏中医。

    姜盈一大早就过来探望百里了,顺便给科兰和百里带来了早饭。

    百里一开始还客气呢,“医院的营养剂挺好吃的,你不必这么费心。而且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其实我今天就想出院了。”

    姜盈把饭盒从空间戒指拿出来往百里的面前一摆,再一掀,一水的土蛋蛋大餐。

    百里当下眼睛就看直了。

    现在谁不知道食货帝国的出品那得靠抢的,能抢到一份都是上辈子积德了。但看看姜盈今天拿来的,全套啊!

    他就是身在远郊药草培植区也能叫得出这些的名字啊。

    可惜手残党一次也没有抢到过。

    姜盈道,“既然你没有大碍,想来也不需要忌口什么的,我就一样都做了些。开工第一天就给你添了大麻烦很抱歉,希望你早日康复。”

    莱纳德摆明了是把对她的怒气发泄到了百里的身上,姜盈打心眼里觉得过意不去。

    百里这回也不说推辞了。

    “都给我的么?我能都吃了?呃,你们也坐下来一起吃点吧。这些我也全吃不完。”不,他吃得完!再来一套他也绝对吃得完!

    姜盈鄙视地看他,“你知不知道你那张干净的脸根本不适合说谎?”

    当谁看不出他眼里的垂涎呢?明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科兰看不惯姜盈挤况百里,那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行了行了,就你话多!你倒是先吃饱了,可我们还没吃呢!师兄,给,专用筷。”

    刀叉更盛行的现在,因为土蛋蛋的出现,中式筷子又再次回归了人类的视线。

    科兰等人的空间手环里早就自备了随身筷子。

    “哟哟哟,这就心疼上了啊?那用不用我帮你请假,你再在这里照顾一天啊?”姜盈指着科兰羞红的脸那通姨妈笑啊。

    百里嘴里塞着红烧土豆块艰难地开口,“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了。科兰昨晚就在这里守了一夜,今天她请假也该回去休息的。女孩子的身体可不能这么透支。”

    姜盈背着百里跟科兰打眼神官司,看到没?这就心疼上你的身体了。

    科兰羞得脸都快埋进饭盒里了,她想说姜盈你别闹了,但心里又不让她说。她没胆子开口表白,她狡猾地想,是不是姜盈这样开玩笑的次数多了,百里就能感应到?

    可科兰忘了,感应到也不一定就会让她知道的。

    “你们都走吧,这里是总部,我很熟悉,也相信这里的服务,我不会有事的。”百里把姜盈和科兰赶了出来。

    科兰难掩失望。

    姜盈勾着她的手臂道,“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一定别急,你现在急了,以后会吃亏的。”

    例如她。

    爱情的擂台上,一向是谁先爱上谁先输。

    “你看你是回家休息,还是到学校坚持上课,随你。”姜盈一推科兰,“走吧,才情窦初开就妄想恩爱白头的科兰同学。”

    “那你呢?不一起走吗?”

    “都到这里了,我不去看望一下我们那植物人状态的姜先生就太失礼了。”

    “那我陪你去。”

    “快拉倒吧,你看你两眼都快睁不开了。走走走,我没事。”

    送走了科兰,姜盈找到了姜子封的病房,也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姜子封也不知是没睡醒,还是被注射的药剂效果还没有完全消失,听到门响看过来都看到姜盈了,人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突然惊地坐起,“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当然不会是来看望他的,姜子封还是很清楚这个问题的。

    姜盈开口之前先把光脑终端的屏蔽墙放了出来,这样能保证就算这间病房的角落里哪里有监控器也只能看到她来了,却听不到她和姜子封交谈的话。

    “大家时间都紧张,我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我来是想问你,药草培植区的姜山上种有百根草的事情你知道吗?”

    “什么?百根草?那是什么东西?”姜子封反问。

    姜盈仔细地观察着姜子封的神情眼神,在确定的确不是说谎后长出了一口气。

    不知道就好。

    虽然已经对这个亲爸很失望了,但如果百根草的事情上他也有掺一脚的话,姜盈会觉得还是接受不了。

    “没事了,你好好养病,姜氏中医我会从姜连翘的手里拿回来的!”

    姜盈转身走了。

    她走之后姜子封慢慢地躺了回去,拉被盖头。

    表情阴狠,还是,被发现了吗?

    ------题外话------

    。没话说,累~5555555555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