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0 姜盈:我连土蛋蛋也比不过了?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出来病房就遇到了急急赶来的姜连翘。

    “你怎么会来这里?谁让你进来这里的?你已经进去过病房了?你看到他了?你跟他说什么了?你”

    姜盈一挑眉,姜连翘自动停了话。

    姜盈的气定神闲让姜连翘产生了自惭形秽的心理。

    明明自己穿的是昂贵的名牌套装,对方仅仅是白加牛仔裤,可就连姜连翘自己都不能否认即使是这样路人装扮的姜盈也自带强大的气场。

    那种自信到狂妄的气质简直就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大写加粗的“老天第一,老子第二”。

    看到即使被自己发配到了远郊也一点没影响心情的姜盈,姜连翘都要恨疯了。

    为什么姜盈从来不在她的面前失态?为什么姜盈总能以看小丑的目光看她?为什么姜盈看到她坐上执行院长的位子也不着急?为什么姜盈永远没有像她这样恨意满胸!

    姜连翘不想再被姜盈看扁,她急急收拾心情力求尽快恢复一个执行院长的威严。

    她才不要被姜盈看笑话!

    可是她越这样想就越用力过猛,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五官为了要强行保持平静已经扭曲出了何等丑陋的姿态。

    姜盈现在看姜连翘却是早就没有了多余的情绪,敌对的立场早就确定,把对方弄死是唯一战胜的标准。

    多余的情绪就省了吧,不然多累。

    “大姐!”姜天冬怕姜连翘再跟姜盈起冲突,他收到消息后就快步跑过来了,谁知来了之后却发现姜连翘只是在和姜盈面对面站着。

    好吧,气氛依然紧绷到有随时开战的可能。

    姜天冬站到姜连翘的身边后停下了,不知该说什么,心里却像姜连翘一样被这样气场强大的姜盈深深震撼着。

    他还记得在姜家本宅第一次跟姜盈明着对上的时候,他对姜盈是如何的没放在眼里。

    现在才过去多长的时间,说他还在原地踏步都是好听的,他的家他的人生都在止不住地向下坠落中。再反看姜盈,人家已经上升到他开机甲追都不一定追得上的高度了。

    因为本来就是3s基因吗?他总觉得不全是。也有好多级的没有觉醒的啊?有多少因为三个觉醒期没有觉醒就接受不了事实自杀自残的?但凡姜盈心理素质差一点,她都不一定挺到觉醒的现在不是吗?

    姜天冬自己的心里很清楚,这样逆袭的姜盈征服了他。

    征服了满腔恨意的他!

    姜盈觉得好笑,“几个意思?你们是打算今天一整天都这样跟我面对面的对峙着吗?好吧,你们的脑回路我一向不理解倒是真的。可惜我没时间奉陪,就这样。不说再见了,毕竟我们在某种意义上天天都在见!”

    姜盈手指一抬,指了指头顶某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

    她在药草培植部的行为,哪怕没有监控智能的跟踪拍摄,想必姜连翘也安排了不少眼线,不知道这么恨她的姜连翘还要天天看她的脸会不会恨到吃不下饭。

    而她呢,也在这姜氏中医的大本营安排了各种眼线,反正天天看姜连翘这张脸她是快看腻了。

    姜盈抬步要走,却被姜连翘横跨一步挡住了去路。

    眼睛对上眼睛,各自深到看不见底。

    “你早就知道他是假装的了?”姜连翘试探道。

    姜盈自然知道这个“他”指谁,“你把这总部的重要岗位都换上了你的人,那药草培植部呢?丁部长是早就向你投诚了,还是你觉得远郊太远,那里的人员安排并不重要?”

    “他刚才向你求救了?你心软了吗?”姜连翘紧盯着姜盈的脸,不放过姜盈一点表情的异样。

    姜盈想看进姜连翘的心里,“听说已经联手我老婆婆了?你这回抱的大腿倒是够粗,可问题是,你想过自己手臂的力度吗?”

    “姜盈!你不会一直这么得意的!你自己的亲婆婆都看不顺眼你,你都不知道要反省一下的吗?”

    “姜连翘!你送走了连出世都没来得及的弟弟,送走了亲妈,又送走了弟弟和妹妹,下一个你准备送走谁?你这个弟弟?还是你自己?”

    姜盈这最后一刀算是正正戳在了姜连翘的心窝子上。

    姜连翘终于崩了一直在忍着的怒气,“你就是杀人凶手!你还有脸提?我要杀了你”

    “大姐!”姜天冬早就在戒备着了,一察觉到姜连翘又要失控,他赶紧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姜连翘已经抡直了就差打出去的手。

    然后姜盈却在这个时刻抬手就对着姜连翘的脸狠狠甩了一耳光。

    托姜天冬拉着人的福,这一耳光姜连翘连躲都没的躲,挨的那叫个位置正,瓷实又响亮。

    姜连翘先被打懵了两秒,但很快就疯狂地尖叫起来,“放开我!姜天冬,你放开我!她打我,她竟然敢打我!”

    姜盈笑不可支,“你这话有意思啊。我打你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吗?明明是你先抬手动了打我的心不是吗?你没打着是你没本事!怎么,做好了打人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提前做好被打的觉悟吗?姜连翘,你这样不行的。姜天冬,你放开她!你放心,你就是不拉着她,她也没那个本事打到我!”

    要说狂,姜盈能狂到每一个说出的字都自带钢针,扎不疯人算她输!

    姜天冬都要按不住姜连翘了,为了不让姜子封这边的情况暴露,他还不敢喊人过来帮忙。

    他的脸都被姜连翘抓了好几把了。

    姜天冬苦不堪言地冲着姜盈喊,“你走吧!你也打了人了,你还不走?”

    姜盈摊手,“别一说话就把自己摆到受委屈的位置。这里是姜氏中医,我是大股东,出现在这里没毛病!你姜连翘拦住我本就没有道理,就更别说还想动手了。我打她属于正常自卫,你别说的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事实上,如果她不惹我,我都不稀得浪费时间看她那张脸!”

    姜盈就差把“不屑”两字打出来挂脑门上了,“长得没我好看,钱也没有我赚得多,等级更是连我的后脚跟都追不上!说正经的,求你老老实实在坐在哪个房间静等着我来拿回我自己的东西就好了,别出来膈应人了好吗?在我面前你哪怕有一点能炫耀的资本吗?可笑!”

    姜盈扬长而去,留下了全开的嘲讽技能在原地炸出了五彩缤纷的花。

    “啊她凭什么那么狂!她凭什么看不起我!她哪里好看了?她赚个屁钱多!她是3s了不起啊?她前边还有四个呢!我才是不稀得看她那张脸!啊”

    姜连翘脑门子上的青筋鼓得都让姜天冬担心会不会爆掉。

    “大姐,你消消气!你冷静一点啊!你别这样,你”

    啪姜连翘狠狠甩了姜天冬一巴掌。

    “你居然眼睁睁看着她打我!你还是不是我亲弟,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这一巴掌很用力,姜天冬的嘴角当下就被打得出了血。

    姜天冬一擦嘴角,苦笑道,“不然呢?我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啊!要在姜氏中医开打吗?然后我们两个被人打得满身是伤?到时候还不是人家想走就走,只会有我们留下来丢人。”

    “那,那你也不能抓着我乖乖让她打!”姜连翘不想承认是自己又莽撞了。

    “大姐!你为什么永远都不愿意接受自己的错误?我记得没出世的弟弟刚过世不久的时候,你还会劝妈离婚,那时候的你是多么的冷静而理智。现在的你怎么就变得越来越像姜连芯了呢?大姐,我们走到今天这步到底是因为什么你真的有仔细想过吗?我求你好好想想吧!”

    姜天冬走了。

    姜连翘颓然地站在原地好长时间。

    是啊,她现在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疯婆子了她知道。可是她停不下来!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她闭眼就会梦见她的妈妈她的弟弟妹妹。她怎么可能冷静下来!她恨只恨自己没有姜盈的等级高,这才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

    没事儿的,只要她坚持下去,她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整整头发,整整衣服,姜连翘恢复骄傲的姿态进了姜子封的病房。

    姜子封躺在病床上动也不动,都没扭头过来看她一眼。

    姜连翘攥在掌心里的指甲尖狠狠地掐进了掌心,“看过了3s的女儿再看我就看不上了是不是?她到底是被你一手带大的,所以还是心软了准备要救你是不是?你跟她说什么了?说我是如何虐待你的吗?”

    姜子封翻个身背对了姜连翘。

    姜连翘深呼吸一次,突然大踏步上前一手扳过姜子封的肩膀,一手抡圆了胳膊就是响亮的一记大耳光。

    “她打了我,所以这是还你的!别用那么仇恨的目光看着我!当我学会了叫爸爸却连你的人影都见不到的时候,当你把她捧在手心我却被人指指点点骂没爹的孩子的时候,当你害死了我妈我弟我妹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活活打死你和她!”

    姜子封一言不发地瞪着姜连翘,她疯了,就像当初她那个妈一样,他不会再跟她说任何话了。

    这样的漠视是令姜连翘最难以忍受的。

    姜盈这样看她,姜天冬这样看她,现在连姜子封也这样看她。

    他们凭什么这样看她?现在的执行院长是她!

    “啊”姜连翘失控地尖叫出声,同时左右开工,直到把姜子封的脸打成了猪头。

    “对,我就是疯了,所以你们一个个的谁也别想好过!我就是下地狱,也会把你们都拉着一起下地狱。姜子封,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你!你当初生下我就不该又不养我!你既然不养我,就不该又认回我!毁了我的一生,最后还要看不起我?谁看不起我你都不能!你没有资格!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死的,我会让你陪着我一起下地狱!哈哈哈,一起下地狱,下地狱”

    姜连翘疯笑着离开了。

    姜子封眼中的痛闪过一秒,一秒之后只剩恨。

    他没有错!他做的选择是所有有理智有抱负的男人都会做的正确选择!

    下地狱没关系,但也得是死了之后。

    至于死之前,是他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

    姜盈回到圣盈纵衡学校先找到了桑德鲁老爷子。

    “老师,你做的某种药剂所用的百根草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爷子瞪圆了三角眼,“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别想插手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可不是你小小年纪就能碰触的!”

    姜盈翻白眼,“所以你老老年纪就能知法犯法了?”

    “哎你个小王八蛋!”老爷子举起拐杖就打,被姜盈利索的躲过并夺过。

    “我没想插手这种事情,我就是想问问你的药草来源。”姜盈解释。

    老爷子想了想后道,“伦巴底街有一个打铁铺子在暗中销售此草,不过售量相当有限,我也是好长时间才能等到一棵。”

    姜盈灵光一闪,“老姚头的铺子?”

    桑德鲁惊讶,“你居然知道?你知道还问我?”

    她不知道,她真的只是随口猜的,毕竟伦巴底街要说打铁铺子也就一个老姚头的最出名,而她又知道的了。

    “老师,我今天请半天假。”姜盈扭头就走,走之前不忘把拐杖还给老爷子。

    老爷子甩手砸出拐杖,“姜盈你个小混蛋!你当这里是哪里?这是学校!你是学生!我没允许你请假你敢走?”

    姜盈:“今天的午饭我请全校师生吃,您的还是大份!”

    她请自然不是请营养剂。

    老爷子眼睛一亮,又赶紧板住,“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昨天课上教的东西你掌握了没?今天我要考核的!你要是不过关就算请我后半生的饭我也一定开除你!”

    姜盈头也没回,只举高手做了一个的手势后就关门走人了。她才不会给他开除她的理由,而且他也不会开除她,他还指着她给他当活招牌呢。

    老爷子气得原地运了半天气,然后拎起拐杖就奔教室去了。

    没事儿,走了一个还有一群让他虐呢。一群不长进的东西,教的那点东西今天要是再不过关,他就挨个敲烂他们的脑壳!

    嗯,活动完了再好好吃一顿土蛋蛋大餐!算这小王八蛋还有良心!

    姜盈变装直奔伦巴底街。

    她很熟悉这里。曾经叛逆的时候,她几乎天天混在这里。她学会了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学会了不好好穿衣服,学会了脏话粗口学会了各种打架招数。

    但她没学会抽烟,没学会给自己身上打眼穿各种铆钉,没学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和自尊。

    她一直都有自己的底线,就是那时候没人愿意看出来而已。

    她初到伦巴底街的时候,也不是一来就聪明到看清谁能惹谁不能惹的。这条街上你就是来一个乞丐,都有可能受到原来乞丐的暴力排挤。

    她来只是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想看到他们的不忍心或者愤怒,继而把她领回家里。

    她小心的隐藏着自己,对于任何一个靠近的人都保持着足够让她逃跑的距离,看到任何打架斗殴她都只敢远远的看着。

    可即使是这样,也依然有那些打别人打不过转而看到她个子小好欺负就过来想要打她的人。

    她有时跑,有时跑不了就还手,流氓打法就是那时候练成的但更多的时候是打不过,于是她还是只能跑。跑到像没头苍蝇似的,连方向都辨不清了,就知道闷头跑,直到无意中跑进了一家打铁铺子。

    很神奇的一家铺子,位置那么蹩脚,看起来那么落破,但只要她跑了进去,所有追她的人都会自动停在门外。

    她就是那时候认识的老姚头。

    一开始也不说话,她就蹲在门口那半人高的收钱桶旁边看着老姚头打铁,看着各种手打兵器成形,上墙,被人买走。

    渐渐地她开始知道原来老姚头还卖消息,比正规做消息贩售生意的万事屋还灵通。

    老姚头从没跟她说过话,连她后来惯性地一有人追她她就跑到这里明显把这里当成了避难所也没跟她说过话。

    直到她后来彻底对父母绝望再不去伦巴底街,直到上次因雷姆之事曾回到这里一次。

    再次站到这里,打铁铺子还是那个打铁铺子,老姚头还是那个老姚头,姜盈却不再是那个被人追得没处躲没处藏的废姜盈了。

    “你怎么又来了?”看到姜盈进门,老姚头破天荒地第一次开了口。

    虽然还是光着膀子站在火炉旁忙着打铁的模样。

    姜盈很惊讶,“您记得我?认得出我?”

    “说笑了不是?三天两头上我这儿跑,跑来了就蹲钱桶那里,我能不记得?多少次我怕你偷了钱就跑害我铁都没有打好废了好几把刀。”

    姜盈黑线:“害怕钱被偷还把钱桶打得口那么大,还就放在门口,那不更方便人偷吗?”

    “就是为了方便人偷我才把桶口故意打得那么大的,不然偷钱的人手卡住了,我还得养他后半辈子。”

    老姚头的解释让姜盈突然想起了过往,认识了老姚头的铺子后才知道,伦巴底街的人要是谁吃不上饭了就去偷老姚头钱桶里的钱。位置方便,口也方便,抓一把就跑老姚头连追都不追。

    那时候她就奇怪的不行了,想说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把钱桶哪怕往里挪一挪吗?但那时候她跟老姚头就没说过话,她也一直没好意思问。

    今天才突然想到,原来他为的就是让人方便偷吗?

    为什么?接济快要活不下去的人?

    “你以为为什么所有人到我门口了都不会进来抓你?一部分人是因为怕我手里有他们的底细,更多的人是因为他们都曾进来偷过我的钱。他们怕再进来后让我抓住还钱。”老姚头笑,被炉火照得通红的脸笑起来很和蔼,“你是唯一一个进来却从没偷过钱的。”

    这也是他默默接受了她把这里当作避难所的原因。

    一个打扮辣眼目光却清澈的孩子,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老姚头在烧铁的空隙歪头看过来了一眼,“嗯,你果然很好,辛苦了。”

    那时候鼻青脸肿就看得出不服输的性子,现在觉醒了,不服输的性子就像被煅了火开了光似的,越发的耀眼了。

    谁不欣赏这样有出息的孩子呢?

    他活到现在一把年纪了,也只见过两个而已。

    姜盈怎么也没想到有事才故地重游,结果事还没做倒先惹得自己鼻酸起来。

    “辛苦了”三个字对她何等安慰,没有人能理解。

    那些人只眼红她得到的一切,却不会想到为了这一切她曾经受过怎样的折磨。

    为什么她有意地拒绝着加入任何高等级群体?就是因为那些人不曾跟她有过同样的经历,她讨厌那些有目的而来的所谓锦上添花。

    她的朋友,她所认可的人,反倒是一群社会底层的人。他们虽然没有高等级基因,但是他们真实,他们坦诚,他们体会得到她背后的不容易。

    就连老姚头,过去那个不曾说过话的存在,原来都曾经对她如此温柔相待。

    姜盈站在门口钱桶的旁边,一时百感交集。

    倒是老姚头先问了,“又来做什么?看我这个老头子不大可能。买兵器应该也不可能,你男人那里应该不会缺了你这种东西。那就是又来买消息了。说吧,买什么消息?你知道的,钱到位了,但凡我知道的消息都会卖。”

    姜盈说话之前先把钱扔进了钱桶里。

    老姚头疑惑了,“你买消息的心意倒是明确了,可是你确定我就一定有你要的消息吗?”

    “你有!我要你出售的百根草的来源信息!钱不是问题,你如果觉得刚才的不够,我再加多少都行。”

    老姚头放下了手中的打铁锤,“不是不卖给你,而是有人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主动找我放我这里卖。他来的时间不固定,来的人也不固定,我也只知道这些。”

    姜盈不至于幼稚到当场问老姚头他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这里是警司都不敢轻易进入的伦巴底街,你敢以法开口,一人一口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你。不曾受到法保护的人们,又怎么可能去知法守法。

    “把你的钱自己拿出来走吧,以后别再来了。既然已经走进了光明,就该自觉远离黑暗。”老姚头开始继续打铁。

    姜盈非但没有拿出钱,还把自己钱包里剩下的钱都扔进了钱桶里。她曾经受到的庇护,又何止是这些钱就能报答的。

    看到这样动作的姜盈,老姚头不高兴了,“怎么,当我这里是乞丐了?”

    姜盈眼珠一转,顺手拿下了墙上挂着的某只弩,眼熟的造型又让她想起了一件事,“那是既买这个弩又买相关消息的钱。秋漠,您老认识的吧?”

    “啊,那个混小子啊,认识。有一段时间曾经磨着我死活要跟我学打铁的手艺,我被他磨不过就教了他一些日子。眼瞅着是块材料正想收为弟子以后也好有人继承这家铺子时,这小子竟然去参加什么大比了!现在人家发达了,自然不会回来学打铁了。混小子!再出现我就把他扔炉子里一起打了!”

    姜盈无声地笑了起来,再次感叹世界真小。

    有些事情,只要找到了准确的节点,就很容易串联起来了。

    莫怪在n250星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她的突然觉醒,只有秋漠表现得更像是激动,好像终于亲眼认证似了的激动。那时候她想不通,现在明白了。

    她也只在伦巴底街露过端倪,也许能骗过不熟悉她的人,但如果是老姚头,他一定能认出自己。那时候秋漠就在他的身边学打铁呢吧,所以秋漠会从老姚头这里先得到一点消息很正常。

    原来n250星上时她看到秋漠做出的木制手工箭弩很熟悉不是错觉,就是因为他曾经师从老姚头。

    “姚叔,秋漠不是不来,他刚结婚不久,为了应付他新娶的小妖精,他怕是没有什么精力过来看你啊。”

    话声还没落呢就见门开了,秋漠和博昂携手进来了。

    博昂进门先亮小红指甲,“说谁没精力呢?看不起谁男人呢?找挠呢是不是?”

    秋漠瞪姜盈一眼,“事那么多都堵不住你话多是不是?”

    姜盈讨好地笑,那么多次背着人说坏话倒是第一次被抓个正着,“我那不是为了给你解释解释嘛。而且我也没说错啊?我要是娶个漠嫂这样的小妖精,我也恨不得天天不早朝夜夜唱笙歌啊。”

    “一边去,懒得理你。”博昂扭着小腰挎着秋漠的手臂走向了老姚头,表情在站到老姚头的面前后变得尊敬又郑重。

    “师傅,很抱歉我们来看您晚了一些。这是我们的心意,请您一定收下。”

    博昂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一看就是很大分量的包裹双手递了出去。

    老姚头忙着打铁本不想接来着,可眼角余光一瞥间,主意立马变了。

    打到一半的刀也扔进火炉里不管了,锤子也扔了,包裹接手就收进了自己的空间纽扣里。

    因为博昂很心机,他把包裹的一面做成了透明的,隔着那一面,面对包裹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一水的各种做法的土蛋蛋。

    要说现在送什么礼最有面子,那铁定非土蛋蛋莫属。

    老姚头再看博昂那叫一个目光慈祥满意又欣赏,脸上都绽放出了公爹般欣慰的笑,“嗯,好,好。秋漠那混小子打铁技术不行,这挑人的目光倒是一等一的好。”

    博昂站直,很得意地冲秋漠打个眼神,就说了是人都会喜欢他吧?

    秋漠:有种你别拿土蛋蛋过来强行加分啊?

    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口,不然晚上又没得睡了。

    姜盈背靠着门口的铁桶打趣,“我是付出了请全校师生吃饭的代价才换来了半天的假,那你是怎么请的假?这个时间你该在学校的不是吗?”

    秋漠:“哦,我以参加军部招考需要集中时间练身手为由请了接下来的考试之前的所有假。”

    姜盈表情僵硬半天,从嘴里喷出一个“靠”。她怎么就没提前想到呢?真是废脑袋!

    不过现在也不晚。

    “行了,我要赶回去上课了,你们聊。”

    告别了三人出来,姜盈却没有回去上课。

    这么好的理由她不用感觉太浪费了。

    打给盖西。

    “我也要为准备军部的报考抓紧时间练一下身手了,我也要请长假!”

    盖西,“就你还用练?不行!不准!”

    姜盈翻脸,“你区别对待哦!那为什么秋漠就行?你是在歧视我吗?”

    盖西咬牙想,姜盈要是在他面前,他能冒死把人字拖甩姜盈脸上去。

    秋漠身体状态不稳定,你姜盈是吗?故意来找茬的是吧?

    “不歧视你,你再请全校师生吃三天饭的,我就准你假!”

    “盖西校长,你这是光明正大收受贿赂吗?”

    “姜盈校顾问,那你这是拒绝的意思吗?”

    姜盈切齿,“行!我请了!”

    盖西马上变脸,“祝姜顾问长假愉快,我们会把您的慷慨铭记于心的。”

    姜盈挂完电话就开骂,“那点奸滑是不是全耍我头上了?苏米怎么还没收了他!”

    电话这头,苏米一脸的不赞同,“你别这样总算计姜盈。她的食货帝国是赚得多,但人家的钱也不是白来的。我们以前说好的,等废柴联盟能自给自足之后就不再索要捐款的。”

    盖西完全不当回事的笑,“现在不是还没到自给自足的标准吗?没事儿,我知道姜盈的底线。而且我也不是白要她请,我还免费给她宣传呢?你当我姜丝儿星际后援会是摆设呢?”

    说话间盖西已经登录到了星上。

    姜女神第一拨福利走过的路过的快来看一看啊!今天中午的菜样!厚着脸皮请教一句,请问你们谁的午餐是这个标准的?不怕你们眼红,未来三天都是!圣盈纵衡学校就是这么的以学生为本!我们校长棒棒哒!顾问棒棒哒!

    后面附了九宫格的图,全是土蛋蛋为原材料的各种美食。

    本来就快到午饭的时间了,这条一p出去就火了!

    来生我要做一颗土蛋蛋:卧槽!真的假的?有圣盈纵衡学校的兄弟们不?来个定位证明啊!不然我不信!不信不信!

    鸡儿也想吃土蛋蛋:我是我是!是真的!我是最后一堂课身体不舒服正在去医务室路上的,正好看见了食堂的厨师智能们在往里运土蛋蛋!虽然还是原材料的形状,但那么大的量绝对是请大家吃的节奏啊!我感觉不用去医务室了!我要就在食堂等开饭!

    出尘绝艳小厨师:嘿嘿,话不多说,看图片吧!新到的土蛋蛋原材料!听说还用去皮但我感觉皮也挺好吃呢!同学们,中午你们想吃哪一款土蛋蛋就在哪张图片上点赞啊!

    定位清楚显示圣盈纵衡学校。

    星开炸。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都说高等级基因才是帝国的栋梁吗?可为什么人家废都吃上土蛋蛋校餐了我们却还是在吃难吃的营养剂?我要上天台抗议啦!”

    “楼上的等等我!天天上抢就没抢到一回的手癌党表示,算了吧,人生就这样吧,下辈子请让我降生在有土蛋蛋的n250星上吧!”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今天才办妥手续到圣盈纵衡学校报到的纯新生,这运气已经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楼上麻溜去死痛快地!原来是羡慕姜盈一个人,后来是羡慕人家夫妻两口子,再后来是羡慕姜盈的废小队,现在要羡慕人家整个学校了吗?我是被上帝遗忘的孩子,我怎么就那么命苦的降生自带啊!哪怕是废我现在都不愁吃土蛋蛋啊!”

    “都滚一边去,一群只会怨天尤人的sr们!我只想问圣盈纵衡的兄弟们,真的除了废别的等级就不能申请圣盈纵衡学校吗?那你们缺腿部挂件打杂小弟不?我不要钱,只要管个半饱就行。”

    星上一片哀鸿遍野的悲惨景象。

    盖西会同情吗?怎么可能!

    换上后援会会长的官方马甲再次登录星:

    转发圣盈纵衡学校,晚八点从后援会官方认证粉丝中抽一百位送土蛋蛋套餐!现在加入后援会领取唯一的官方粉丝号依然有效!

    后面不忘艾特了莉兹。

    这一百份奖品自然不是他出。

    早在食货帝国出官宣之后盖西就联系过姜盈了,粉丝会现在很壮大,经营好了一样会是有用的助力。

    姜盈实在没空管这块,就在征得了莉兹的同意后把这块交给了莉兹。

    莉兹一看到盖西的艾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二话不说强排。

    虽说上宣传有维希的关系在买个热门能打个折什么的也不算多浪费,但总是比一百份土蛋蛋要花得多的。有免费的热门轮上去,谁还愿意多花钱啊!

    排!

    嗖嗖嗖,那话题的热度就炒上去了。

    而等到午饭时间,圣盈纵衡学校的废们一边痛哭流涕地吃着土蛋蛋一边把图片p上的时候,姜丝儿后援会的粉丝数已经在呈几何数据成倍的增加中了。

    食货帝国再次以不入流的红宣传模式热了一发。

    而此时的姜盈却连饭都顾不上吃,嘴里叼着一管营养剂飞驰在去往姜山的路上。

    今天一有空,她立刻想到了要去仔细探查一下昨天发现的土蛋蛋。

    在靠近姜山的位置她就停下了,把悬浮车收进空间,再换一套衣装,然后她才悄悄地潜进了山里。

    有小银杏带路,她很快就找到了昨天的那个坑。

    可是还没有扒出昨天盖住的洞口,小银杏就叫了起来,“重孙子,我们来晚了!百根草被转移了!”

    “什么?”姜盈赶紧加快速度扒开洞口,洞口很也只够她探进个脑袋的。

    拿出照明装置往里照了照,还真是看不到什么了。

    小银杏后悔地抱着树根跳脚,“我真是笨!昨天就在嘴边上了,我就该一股脑全吃进肚里,宁可撑着慢慢消化也好过被人抢了先!喂,姜盈你干嘛?”

    姜盈在四处寻找可以进去的洞口。

    “我非常确定已经全部转移了,你还进去干吗?没用的。”

    “不,我不是想找有没有可能遗留下的百根草,我是想看看转移的人留没留下痕迹。啊,找到了。”

    依然不是正门,更像是人工开凿出的通风口,在一棵大树的树洞里,如果不是姜盈眼尖还真是难以发现。

    顺着洞口爬进去,姜盈跳进了洞里。

    里面很平整,也不是很宽阔,目测过去大概也就两三百平的空间。

    土壤被翻在外面,姜盈蹲下抓起一把摸了摸,感觉比较松散就不像外面种植药草的土壤。

    小银杏解释,“这就是百根草的危害,随着它的日渐长大,它会把土壤里的所有养分都吸收掉。你得庆幸这个山洞的规模并不大,顶多也就能种两百来棵的百根草。如果大量种植的话,这座山首先就会荒掉。”

    姜盈的心情越发的沉重了,两百来棵对她来说已经很可怕了。桑德鲁老爷子买一棵就能研制出那么多的药剂,那这两百来棵得是多大一片覆盖率。

    谁?究竟是谁竟敢在姜家的姜山上做这种害人的生意!

    她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查看着山洞里的每个角落,然而均无发现。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人很谨慎。

    她自问昨天掉下来的时候没有露出任何异常,但这人还是连夜转移了所有百根草。

    姜盈后悔地一拳打在山壁上,她昨晚不该情绪烦躁到把这事儿给忘了的。

    她必须及时补救。

    至少能确定一定是药草培植部的人,不然不会消息那么快动作又这么迅速。

    而且这人的地位也不能低,不然不会有自由的时间在工作之余又要另外照顾百根草。

    是丁大婶吗?

    姜盈出了山洞又直奔山脚下的办公区,当然还是隐蔽的。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和大乔的鼓励总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偷懒了啊一定坚持!棒棒哒

    另:老姚头第一次出场是在049,秋漠“打铁”的手艺昙花一现在093。逻辑就是这么的无懈可击!快来夸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