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1 海恩归来:听说我弟要撬我墙角?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丁翠花在打语音电话。

    “是,已经转移了。”

    “是,您放心,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是,姜盈小姐暂时还没有发现任何有效的证据。”

    姜盈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了,她抬脚踹开通气窗的网格纵身跳进了丁翠花的办公室,落地先抢丁翠花的光脑终端。

    丁翠花完全没有意料到姜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她根本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只来得及挂断电话却不能阻止姜盈还是发现了光脑终端上显示的通话对象的名字--

    百里翼。

    姜盈脑子转的多快。

    丁翠花说话的语气明显是下属的姿态,那么百里翼会是上司吗?摆明了不可能!

    百里翼现在是在总部,他其实是去联系身在总部的上司的吧?

    昨晚自己的无意撞见百根草还是引起了这些人的警觉,他们决定临时脱手?

    姜盈眼珠子充血,不敢相信姜氏中医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着如此违法害人的事情。

    她一把将光脑终端摔在地上,反手直掐丁翠花的脖子,“说,是谁?百里翼到姜氏中医总部是去联系谁了?”

    丁翠花表情慌乱,“姜盈小姐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解释给我听啊?”

    “不,我暂时不能说。”丁翠花一脸的“我有苦衷请你理解”。

    姜盈气笑了,“你敢说你不知道昨天那个坑的附近种植有百根草?你敢说你不知道百根草的危害?你敢说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都是假话?你背后的那个人是谁?你在维护着谁?你知不知道你维护一个人的代价是害死更多的人?”

    丁翠花表情痛苦,“我如何不知道!但这个事情的处理不是姜盈小姐能处理的!请你不要再问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新进员工而已!”

    “不,我还是姜氏中医的大股东!事情既然被我知道了,我就不会让它从我眼皮子底下钻过去!”

    姜盈甩手,丁翠花被她甩回了椅子上。

    姜盈当着丁翠花的面打电话,“立刻去查114病房的百里翼从今天早上到现在的行动轨迹!查出后马上传给我,我就在线等。”

    丁翠花试图去拿办公桌里的备用光脑终端,这时姜盈飞出一腿纵劈而下,整个办公桌都被这一腿劈塌了,光脑终端自然也碎了。

    丁翠花语气哀求,“姜盈小姐,求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好吗?你手里并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你就算知道了背后的人又如何?你并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的!白白地给自己增加烦恼又是何必呢?”

    姜盈现在倒觉得丁翠花看起来很真实,不像先前那样感觉像隔着层纱了。

    “最初我还以为你会是姜连翘安排来给我下绊子的,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也对,姜连翘那样的水准怎么可能驱使得动你们这些老油条。你现在不用摆出苦口婆心是为我好的大义姿态,这次的事情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叮,光脑响了。

    姜盈低头查看调查的结果,然后一秒变脸。

    百里翼居然去的是姜子封的病房!

    “是他!哈哈,是他!”姜盈笑出了眼泪花,“我怎么就那么傻!丽娜和博昂都听说过的名字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我居然信了他的话!我特么的居然还是信了他!我--”

    姜盈一拳锤在墙上,拳头破了,墙面也凹进去了一个洞。

    丁翠花跑过来拉住姜盈,“你冷静一点!这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只想着这一件事情,你要想到姜氏中医,它真的再经不起动荡了!”

    “你们默默地种,你们偷偷地转移,你们赚着昧良心的钱,等事情败露了,你们又以大义为名要求别人为你们保密?你们特么的这叫无耻知道吗?就是你们在毁灭着姜氏中医的名声!”

    姜盈一脚踹飞丁翠花,“别以为你跑得了!我先处理了那边回来再找你!”

    姜盈也不放出悬浮车赶路了,她直接拿出了海恩给她的空间撕裂装置。

    启动一次耗费的能量巨大,也就意味着是在烧钱,理智上她觉得为这种事情浪费钱不值得,但她现在顾不上了!她现在就想冲到姜子封的面前问问他为什么!

    此时的姜氏中医。

    百里还不知道他暗暗受丁翠花命令来联络姜子封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院长,这里很危险,我还是先把您救出这里吧。”

    姜子封终于等来了一个自己的帮手,他心情不错,“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百里翼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丁部长突然就挂断了电话,我感觉不太好。院长,无论是不是时候,您还是先跟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吗?”

    “我的家就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可是院长,您的家已经不安全了。姜连翘居然要把一个好好的人弄成植物人,她太可怕了,您应该马上逃离她的魔掌。”

    姜子封笑,“难道你不觉得我更可怕吗?经营了多少年的好名声一朝毁于一旦,我不信你一点都不知道。”

    “那又如何?院长是资助我从小到大,从学业到工作的大恩人,我不会因为院长的偶尔做错事就把院长归到坏人一族的。不行,院长你还是得跟我走!”

    说着百里就想强行把姜子封带走,可就在这时姜盈出现了。

    跳跃空间直接出现在了病房里。

    百里双眼瞪突,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3s能力的强大,

    姜盈再看百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看科兰意中人的友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看起来是个那么干净的人结果灵魂却是肮脏的吗?你居然是姜子封的人!因为他资助了你所以你就连灵魂都卖给了他?科兰真是瞎了眼才会以为你是一位好人!”

    姜盈一腿踢翻了百里。

    百里捂着带血的脸飞快地爬起来再次护在姜子封的面前,“姜盈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的!请你不要意气用事!姜氏中医从来不会做违法的事情,这个我可以拿命向你保证!”

    “呵呵,正义的姿态摆出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行,我给你机会解释。那你来告诉我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百根草不是种在姜山上的?昨晚不是临时转移的百根草?你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当传导线以帮助姜子封和丁翠花联系上?”姜盈越说越气,不等百里回答就又是一脚。

    “你特么的跟我背过脸去说!看到你那张脸我就恶心!”

    “姜盈你住手!”被姜盈口口声声叫着大名的姜子封气得火冒三丈,“你的礼数呢?你的理智呢?你就是这么称呼你的亲爸的?你就是这么不调查事实真相就直接自己给别人定罪名的?你的3s到底让你膨胀到了何等的地步你还没有意识到吗?姜盈,你的猖狂也该适可而止了!”

    姜盈仰天大笑,看姜子封的眼神里再没有了一点私人情感。

    “今天上午我才问过你的,我不怪你说谎骗我,我只恨自己居然还会相信你!不,我再不会把你看作是父亲了,你不配!”

    姜盈抹一把脸,虽然并没有泪。

    “转移的百根草呢?在哪里?都交出来!我劝你不要让我自己查出来!否则那样的后果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简单了。”

    “没有,都被买方买走了。东西一脱手,我就没有再知道下落的权利了。”姜子封严肃道,“但你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就……”

    “你放屁!我再信你一个字就是傻子!”不等姜子封说完,姜盈就握着拳头吼断了姜子封的话。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看着那张曾把自己捧在手心又把自己弃如蔽屣又求自己回头又痛恨自己如仇的脸,姜盈想,对人生失望也不过如此了。

    “百根草的下落我会自己查出来的!等查出来的那一天,你们一个一个的谁都别想置身事外!”

    ……

    姜盈这次没人可用。

    找秋漠帮忙?她怕秋漠为了更高的等级再对百根草起心思。

    科兰他们三个也不行,本来他们身体的状况就一直瞒着的,如果查百根草再让他们察觉了自己的状态那就得不偿失了。

    维希的身份太敏感,不能用。姜盈再恨姜子封也不会把姜氏中医在偷偷种植百根草的事情有曝光在媒体面前的可能。

    安排在姜氏中医的眼线都是史皮尔斯的人,那些人来自佣兵界,一向是利益大过天,如果在查百根草的过程中他们想顺手留下一批转手卖钱呢?这些人她还没有完全收服,她冒不起这个险。

    老爷子和盖西那边更不能惊动,老爷子本就在偷摸买百根草做研究,这一听说她这里能查到大批还不得疯了?

    姜盈呆呆地坐在家里的客厅,天黑了也没点灯。还以为自己人够多了,可是最后能帮她的人还是一个没有。

    海恩的名字就那样出现在脑海,且迅速扩大着占据面,然后全部覆盖。

    原来她能完全信任的还是只有她老公一个。

    可是她老公人呢?现在连电话都关机了,她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

    女王和骑士排排站在她的面前,信号灯漆黑一片。她嫌烦,回来就左右开工给拍停机了。

    这时姜盈的光脑终端响了,姜盈看也没看就接了起来,“谁?”

    莱纳德。

    “小嫂子,你今天怎么没来药草培植部报到?你这样无故缺勤的行为是令人不耻的!你身为帝国的第五位3s,怎么可以这样任性妄为!你太让我失望了!你……”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姜氏中医是我的,我乐意去就去不乐意去就不去,用得着你多嘴?我是3s怎么了?谁规定3s就不能任性妄为?我就是任性妄为了我高兴!我吃你家营养剂了还是掘你家祖坟了?姑奶奶自己还失望呢,你算老几?再有事没事犯贱来烦我,你信不信我夜闯总统府废了你?什么东西!”

    姜盈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得,全冲着自动送上门的莱纳德发泄出来了。

    关于3s的超高等级包袱,姜盈从来就没有,可惜别人总会忘了这茬儿。

    姜盈发泄完了就挂了电话,再多听莱纳德一个字,她真的有可能夜闯总统府废人的。

    这时姜盈的光脑终端又响了。

    姜盈冲天翻个白眼,再次看也不看就接了起来,张嘴开骂第二拨。

    “莱纳德墨尔顿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就真的喜欢我到不被骂两回还睡不着觉了是吧?呵,还说什么你也没有办法,我的身影就是总出现在你的眼前。你演狗血偶像剧呢?我告诉你,你那是出现幻觉了,是病的不轻啊!你得住院治疗了!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敢打来,我就把那天你趁你哥不在就向我告白的视频公布到星网上!我说到做到!”

    姜盈骂完又要挂,没挂了。

    她听到了海恩的声音从光脑里传了出来。

    “他什么时候向你告白了?视频呢?马上传给我!”

    “老老老公?”姜盈一低头,这才发现第二次打来电话的是海恩,“你开机了?你的任务忙完了?你还好吗?你什么时候回来?老公我好想你。”

    不管在外面多么的霸气威然芝麻点大的事都不肯吃亏,但只要一面对海恩,姜盈就立马放下了所有的坚强。

    海恩依然很享受姜盈这种全身心的信赖,可惜在得知那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后,他这回没心情逗姜盈。

    “视频!我限你三秒!别让我动用手段黑你光脑终端!”

    姜盈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怎么就又毛毛草草地犯这种错误呢?这事儿哪能让海恩知道,这不更破坏家庭内部和谐呢嘛。

    “老公,我那就是吓唬吓唬他,我哪能未雨绸缪到提前拍摄下什么视频,我……”

    “二!”

    “老公我光脑坏来着,我……”

    “一!”

    “知道啦知道啦,给你给你,你别让利威尔动手!”虽然自己的光脑终端里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让海恩看的,但姜盈还是本能地排斥在利威尔黑掉自己的光脑终端后,海恩也许能看到完全没有保留的自己。

    空气静的可怕。

    姜盈偷偷地按亮了视频通话,海恩也没有拒绝,于是姜盈清楚地看到了三天不见的男人是如何一点一点地黑了脸。

    隔着光脑终端,姜盈都感受到了来自男人身上的杀气。

    姜盈紧张地吞吞口水,“老公你别生气,我已经揍过他了,他不敢再……”

    “换身衣服。”

    “哎?”

    “我们今晚回总统府。”

    “哎?”

    “换!三分钟后我到家门口接你。”

    姜盈痛快换衣服了,就算不是为了去总统府,一听海恩的意思就是任务结束可以回来了她就兴奋的不行。

    下意识地就想换件小性感的裙子,又想到要去总统府,得,还是换裤装规矩一点吧。

    最后是一套平肩微露腰黑t,加一条高腰条纹九分裤。

    很中规中矩的一套,然而在海恩看到之后还是被勒令加了一件牛仔外套,遮了遮那露出的一线腰。

    海恩早就提前设置了自动驾驶,姜盈上车的时候是直接扑进后座他怀里的。

    上嘴就亲,急的连声“老公”都忘了喊。

    海恩不介意这事,他介意的是别的。

    “轻了。你三天没吃饭?力气呢?”

    “重了。你当我是饭呢?还上牙咬?你怎么不先用刀子切一刀好方便你咬得更顺嘴?”

    “左边。你是在歧视我的左脸吗?”

    “右边。顾此失彼说的就是你这种人!身为3s,连个平衡都做不到,你就说你还能做啥吧。”

    姜盈被嫌弃地火大了,一把推开海恩的肩膀,“三天不见看着倒是长得更帅了,但你的个性怎么变得这么烂?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别拐弯抹角地鸡蛋里找骨头!”

    被干醋泡得全身火起却又无处发泄的海恩:防男防女防这个防那个,谁知最后却没防得了自己的亲弟弟。这事儿要怪谁?怪这小疯子太招人么?果然当初她就不该觉醒!

    老老实实乖乖巧巧地做个废f有什么不好!除了他根本不会有人多看她一眼才好!

    海恩剑眸眯起危险地盯着姜盈:“自己技术不到家还敢怪别人事多?我就教教你什么叫技术!”

    人拉回怀里,手把手开教。

    “轻吗?重吗?照顾的可算全面?”

    姜盈难耐地仰着小脖子,心里满足的不行,嘴上却不肯服输。

    “前戏太长花样太多!耍那么多花活你是想着拿个最佳花活奖呢?有个屁用!这么长时间了还进入不了正题,你说你是不是老了不行了?不行了就早点吱声,提前拿点药日常维护一下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被海恩一巴掌呼在了臀尖上。

    姜盈呲着小尖牙就要咬回来,被海恩两手死死按在怀里却是动也不能动了。

    感受到男人紧绷到“杀气”外漏的身体,姜盈想了想,今天穿的裤子不方便提前偷吃,此去总统府的路程时间也不够充裕,算了,还是忍了吧。

    姜盈隔着衣服啃了海恩的胸膛一口,“晚上再一起算账!”

    海恩无声地表示了附议。

    接下来的路程里,姜盈乖巧地坐在海恩的怀里,两人絮絮叨叨地彼此说着这几天的经历。

    海恩暂时恢复了白天上班晚上可以回家的作息时间,他表示能给姜盈打打下手查一下百根草了。

    但他的工作进程却不能跟姜盈仔细解说,只大概说军部招考如期正常开考。

    话告一段落时,车也停在了总统府的门前。

    老凯伦已经在门口相候了。

    “海恩少爷,少夫人。”老凯伦慈祥地笑,看着身穿军装常服和一身黑色裤装打扮的姜盈,那是怎么看怎么顺心如意。

    姜盈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最近过得好吗?老凯伦。”

    老凯伦慈祥地笑,“托少夫人的福,这些天胖了三斤。”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说怎么看起来更帅了!”

    “少夫人也是更靓丽动人了。”

    海恩上前,“请帮我们准备房间,今晚我们会睡在这里。”

    “是。”老凯伦惊喜道。

    海恩有多长时间不曾住在总统府了?十个年头都不止了。

    “总统和夫人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海恩:他们高不高兴他不在乎,反正今晚他一定要高兴了。

    跟着老凯伦,海恩搂着姜盈进入了总统府。

    时间赶的很好,正是晚饭时间,一桌子的各色土蛋蛋美食,看起来就令人食欲大增。

    食货帝国一开卖,总统府的采办自然也会去买。成品各来一份,原材料直接就是大批量购进。厨子们随便一研究,吃食这些东西的烹任其实很容易就参透了。亚历山大,莎蒂和莱纳德总算吃上了心心念念的土蛋蛋。

    莎蒂再看到姜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得意感。你不知道孝顺又如何?你看我还是吃到了!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重要性,该妒嫉的是你!还有,听说我儿子最近给你添堵添得挺爽啊?活该!

    她并不知道刚才之前,姜盈才把莱纳德骂爽了,她只知道莱纳德给姜盈摆了一道,她觉得这是莱纳德对她的孝心,她特别骄傲。

    至于曾经莱纳德喜欢姜盈一事,她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她相信莱纳德不会那么没脑子,放着那么多送上门的名门闺秀不要,转而去喜欢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草根女。顶多就是一时新鲜而已,就像莱纳德打游戏,新鲜劲儿一过了,他马上就能开打另一个新游戏。

    莱纳德最初的时候也是像莎蒂这样想的,他怎么可能是真心喜欢姜盈,他只是不满意终于有人在他和海恩之间选择了海恩这件事。

    他妒嫉他哥的一切,他想抢走他哥的一切。

    就连爸妈的宠爱都被他抢来了,他不服气连女人的爱都抢不到手。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他却是脑袋清明的实施着自己的抢爱计划,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沦陷的却变成了他。

    姜盈在电话里骂他也让他被骂得被舒服,他忍不住想,怎么能有人一点没有高等级基因的包袱呢?她怎么就能那么随意自然的骂出那么粗俗的话呢?还有那些话,她都从哪里学来的?他听着好新鲜。

    他一边生气自己被嫌弃一边又脑补着姜盈骂人时的生动表情。

    现在也是一样,他一边妒嫉着海恩可以把姜盈光明正大的搂在身边一边又忍不住目光不停地在姜盈的身上流连。

    纯色黑t太素了,多丑!九分裤是什么鬼?现在流行仅到大腿根处的小热裤好吗?你捂这么严实都能看得出来身材特别好,你就不能穿得青春一点一点亮瞎别人的眼吗?

    他哥就是个不懂得情趣的棒槌!这要是姜盈是他的,他一定只让姜盈穿裙子。各种短的各种透的各种浪的,亮瞎全星际人的眼!

    姜盈是不知道莱纳德的心理,如果知道,她肯定要怼他一句,你那不是爱人的方式,你那是炫妓的方式!

    莱纳德的举止也许骗得了莎蒂,可是绝对骗不过海恩那双眼,尤其是不久之前海恩才看过了那段他向姜盈“痛苦”表白的视频。

    哦,视频后半段他被姜盈爆揍的画面自然被海恩过滤掉了。

    这个弟弟跟他相差岁数太大,还记得他年少回家时,这个只会在地上爬的弟弟还呀呀叫着求他抱抱。

    等过几年再回家,这个弟弟在爸妈面前加倍的乖巧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其实就很明显了。

    他不在意。从不曾得到过,也就无所谓失去。

    再后来就是定居外面公寓,基本不回总统府了。

    升任机甲战一团的团座后就很少回m38星了,很少见亲爸和亲妈,也很少见这位亲弟弟。但他的大名倒是总被人提起。

    他妈给他打电话让他给亲弟走后门等等,他的部下们会说哪天哪天又见亲弟在哪个团的领导陪同下进某团参观。

    那时候海恩也没当回事,只要不牵涉到他,他管别人怎么行使特权。

    对,亲弟早就被划分到了“别人”的范畴。

    但当“别人”侵犯到他的地盘觊觎他的利益的时候,他是一定不会忍的!

    “回来了,坐下一起吃饭吧。”这次倒是亚历山大开口先招呼了。

    “是,父亲。”

    海恩拉着姜盈坐到了老凯伦给安排好的位子上,海恩的对面是莎蒂,姜盈的对面是莱纳德。

    莎蒂斜扫一下姜盈,对海恩道,“回来了连声妈都不知道叫吗?”

    姜盈马上规矩地开口,“妈。”

    莎蒂高高在地上冷声一哼,又道,“听老凯伦说今晚是要住下了?这么多年都没回来住过,我还以为你早忘了这是你的家了。”

    海恩:不是忘,是从来不曾记起。

    “军部招考的内容到今天完全确认了,听说莱纳德也想报名试试,我回来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姜盈听得疑问重重,她老公可不像会做提前泄题行为的人啊。这是在算计什么?

    莎蒂却听得喜上眉头,“你可算不是太没良心,还记得你有个亲弟弟!莱纳德倒也不是想试试,毕竟以后他也不走这条路,他就是想给自己多增加一些人生经验。以莱纳德的s等级,虽然一定会考过,但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奋斗的过程不是吗?你能给提前辅导一下也好,让完美变得更完美总是锦上添花的好事一件。”

    “妈,我不需要,我……”莱纳德感觉不太对劲,他不想。

    “你闭嘴!”亚历山大深深地看了一眼海恩后厉声喝断了莱纳德,“你哥那么忙都知道特意为你回来一趟,你感恩的接受才是正理。别废话,晚饭后你随你哥到训练场去。”

    海恩:“如果你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我看这次的军部报考你也不用去浪费时间了。”

    请将不如激将,海恩深知此法。

    尤其面对一个早就妒嫉他成魔的人。

    莱纳德把刀叉一放,“我现在就去训练场等你!”

    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挑衅地看向姜盈,“小嫂子也会到吧?听说小嫂子今年也要报考,不如我们一起切磋切磋?”

    姜盈震惊:这货的记忆是多么的不好?忘了才挨过她一顿揍了?哪来的这么大的勇气又挑衅她?

    她不知道,就在她忙着奔波的时候,莱纳德可是真的苦练了这三天。

    毕竟是个男人,被女人,还是喜欢的女人揍了,这心理和面子上都受不了。

    他的身份可不用去外面花高价去请什么专门的教练,他只要跟他爸他妈一说,那两人立刻全力支持。

    对于亚历山大来说,儿子这么上进还是第一次,不管原因是什么,都是值得鼓励的一件事。

    莎蒂也知道原因,所以她更支持。姜盈算什么东西也敢揍她的儿子!必须打回来!

    亚历山大直接从自己的保镖队里调了保罗给莱纳德。

    三天特训,保罗的评价是:果然不亏是s级基因,三天的进步赶得上别人的三年。

    于是莱纳德的自信唰一下就爆表了。

    他年轻,他s级,他是男人,他不跟他哥比,有他妈在量他哥也不敢下重手,他就要跟姜盈比,他要把姜盈打到跪下唱征服。

    莱纳德雄纠纠气昂昂地饭都没吃完就跑去训练场等了。

    莎蒂还是比她儿子稳重的多,“吃完饭后我也没事,就去给你们加加油助助威吧。”

    潜台词就是:我可是在场亲眼看着呢,你要是下手重了或者下手黑了,你可得给我注意着点!

    姜盈大概明白海恩今天的来意了,她偷偷扯海恩的衣角,微微摇头,老公,这样真的好吗?她真的已经揍过了,他何必再补揍?

    海恩对莎蒂微点头,“是,母亲,为了莱纳德能顺利过关,我一定不会放水!”

    你在又如何?莱纳德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你身为母亲却没有尽到应尽的监督和管教之责,那你就看着我如何替你教训!

    亚历山大:“保镖队的会一并过去,你如果还有精力,就替我考考他们的身手吧。”

    保镖队赢了,他脸上有光;海恩赢了,他脸上一样有光。

    保镖队输了他也不生气,刚好让那些人看看什么叫天外有天,别以为进了总统府的保镖队就天下无敌谁谁都不服了。人处于高位太久,警惕心会日渐放松。前不久的保罗不就是一个例子?他们也该见见危机了。

    海恩输了他更不生气,他会非常期待海恩也有败北的那一刻。

    对于他来说,海恩身上早就没有了“儿子”的标签,有的只是能利用就利用怠尽的价值。

    海恩一样应下,“是,父亲。”

    追查星盗一号至今没有线索,他也是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急待发泄,不然遭殃的只会是他的小媳妇儿。他还是先适当地发泄在别人身上吧。

    有了安排,这顿晚饭倒是吃得安静平和了许多,也快了很多。

    晚饭过后各自稍作休息洗漱后,大家到保镖队的训练场集合了。

    莱纳德早就在那里和保罗在做热身运动了,未着上衣的身体上汗水淋淋,肌肉的线条纠结而富有美感,一点都不逊于在场的保镖队的人的体格,这让赶到的莎蒂看到后再次骄傲一拨。

    保罗等人看到海恩和姜盈很激动,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太出来。

    作为力量的尊崇者,他们看人的眼光一向是实力为尊。

    海恩身为最年轻的3s星将自然不在话下,姜盈则是因为一人团灭众多狗鱼的视频而被他们列入了同样需要尊崇的界线以上。

    收到命令说今晚有机会和海恩过招,他们不仅不胆怯,还相当贪婪地想,是不是还可以有跟姜盈过招的机会。

    保罗组织保镖队的人站好向海恩行军礼,“墨尔顿星将。”

    海恩身穿常服也一样回了正规的军礼,“大家好。”

    “喂,你们保镖队也不是从属军部吧?这行军礼算从哪边论的?做秀的痕迹太明显了很假哦。”莱纳德冷嘲热讽。

    他讨厌听到“星将”二字,他知道这是他抢不来的,因为首先他就不会走军部这条线。

    “莱纳德!”赶到的亚历山大刚好听到这句话,他立刻不悦地喝斥道。

    在家里关起门来莱纳德怎么使小性子他都不会管,但出了门就是不行。哪怕那些保镖队的人都忠心于他也不行。从政的人,最要紧的就是在人前一定要保证形象正面。

    莱纳德改的也很快,“爸爸,我开玩笑的啦。不信你问他们,谁会把这话当真啊!我们年轻人都是这样的。”

    就像他开嘲一样,现在他改口解释一样没人会放在心上。

    于保镖队,人家是“二皇子”,少主子啊,说什么都行,他们只有听的份儿。

    于海恩,逞口舌之快对于男人来说只会是无能的证明!有种一会儿场上见!

    莎蒂心疼宝贝儿子,“行了行了,这叫事儿吗?也值得你拿出来说一说。既然都到了那就开始吧?别弄太晚,明天莱纳德还有功课呢。”

    她一边说一边给莱纳德擦着汗,“你怎么先练上了?一会儿跟你哥过招你没力气了怎么办?要不你先歇一会儿的?”

    莱纳德推开莎蒂不让她擦。身体上带着汗水的男人才最性感,他是故意先练成这样的。

    姜盈你看到没?这才叫19岁的身体,那是32岁的老男人能比的?

    莱纳德偷偷去看姜盈,却看到姜盈的目光都在海恩的身上。

    “外套给我吧,衬衫要脱吗?你也要像他们那样打赤膊吗?”噫,想想就好兴奋。她老公的体格才超级棒,比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棒!脱脱脱,给他们看看什么叫3s级的体格!光外形就能碾压你们!

    海恩看出姜盈眼底的小坏水,他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姜盈的脸,“想什么呢?就那么想你老公在一群男人面前出卖色相?”

    姜盈嗔怒打掉他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也不看看时候。

    “怎么就出卖色相了?你能不能想法纯洁一点?都是男人啊。”

    海恩不说话,就拿眼角余光睨着姜盈,那里的意思分明是在说,你确定都是男人就没问题了?

    姜盈突然醒过味来了,快扫一眼那边个个眼睛放光的保镖队,不行!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听说某些看起来像直男的一族其实就喜欢强强重口味的呢!

    她不歧视,但她家男人已经有主了,她拒绝任何小三,不论男女!

    “你给我把衬衫穿好了啊!露到第二颗纽扣我就罚你今晚不能开工!”

    这是海恩今晚听到的最开心的一句话,总算不是只有他介意她招人了。

    “是,老婆。”

    两人的说话声音很小,但在场的人谁又看不出这两人如同自带结界一般幸福的别人插不进脚的一幕。

    莱纳德想给那结界里扔炸弹,扔一百个,炸一百次。

    “喂,小嫂子,你这么粘我哥不如跟我哥一起上场啊?”

    姜盈心说,这得是多大的脸啊!一个都打不过还敢挑衅两呢?是不是早就不想活了,故意在这儿找事儿呢?

    “老公你控制着点啊,宁可打死别打残喽。不然他一定会借机赖上咱家。”

    海恩无声地笑出来,有她这么劝的吗?

    松开一颗衬衫扣子,海恩向着训练场的中心走去,“你先来吗?来吧。”

    莱纳德叫嚣了半天,真到上场了,他又不上了。他才不傻!他有自信不代表着他会忽视掉海恩的3s身手。他也有战略战术哒!

    “不,保罗先上!为了公平,我需要休息,而你需要消耗一定的体力。”

    理由很正当,但姜盈一想就明白了,这是想利用保罗和海恩交手的机会,他先观察一下海恩出手的套路呢。

    切,还挺聪明,可惜也就是点小聪明。

    你等着傻眼吧!

    海恩摆个起手势,表示无所谓,四指冲着保罗一勾,“来!”

    保罗兴奋地带着满腔热忱就冲上去了。

    这样的机会可少有,他如果抓住了,武力值借此上升一个台阶也说不定。

    然而想的再好,也不如现实残酷。

    三招,仅仅三招,保罗就被海恩一腿扫到地上爬不起来了。

    这三招还是姜盈看出来的。

    对于莱纳德来说,他就是抬头喝水的空档,仰脖时眼角余光看到了保罗正在冲上去,咕噜咕噜两大口进肚,放下水再看,没了。

    才进入胃里的水猛地就呛了上来,莱纳德被呛得眼泪鼻涕一块下来了。

    卧槽,要不要这么快!他还什么都没看到啊摔!

    ------题外话------

    感谢altmbymy和vickier竹的票票!爱你们么么哒~我们海恩大人回来了,浪起来啊~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