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3 海恩:谁会翻车我都不会!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莎蒂当时就坐不住了。不是不知道海恩的威名,但因为在自己的面前,海恩从来都是闷不吭声任嘲的姿态,这让莎蒂对于这个大儿子在外面的威名打了相当大的折扣。

    她从没真正感觉到海恩的身手是如何的碾压四方,直到今天亲眼看到。

    姜盈还能看出是三招,莱纳德还能说是忙着喝水没有细看才没看清,莎蒂却是从头到尾都瞪大着眼睛全身贯注地看来着(她想的是万一她能看出什么破绽来,到时告诉莱纳德也算帮得上忙了),然而结果还是,她什么也没看到!就看到两人影汇合又分开,结束了。

    这种就发生在眼前的冲击力可谓相当巨大,她第一次战栗地认识到,3s的能力是多么的恐怖可怕!比海恩小时候就曾吓哭过她的能力恐怖多了。

    莎蒂起身快走两步拉住了莱纳德的手,“宝贝儿,咱本来就不走军部这条路不是吗?你以后是要靠脑子的人!没必要变成武夫。”

    咱还是别上去了吧。莎蒂改主意了。

    莱纳德也想改,他就算被保罗表扬进步神速,然而他依然打不过保罗。

    保罗都被海恩三招就灭了,那他上去岂不是连一招都走不了?

    他刚才一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才做下了答应切磋这种脑残的事情。

    他现在清醒了,他不比了。

    正要开口明言,亚历山大开口了,“莱纳德,该你上了。”

    “爸,我”

    “怎么,你要做出尔反尔的人吗?”亚历山大不悦道。

    这要是原来,莱纳德一撒娇,莎蒂一帮腔,亚历山大也就放过莱纳德了。

    但现在被莱纳德抓个正着的事情让他急于在莱纳德的面前重新树立父亲的尊严。你站在你母亲那边的立场可以,但是你得明白,这个家,你的前程,还是我说了算!

    我说让你上场你就必须上场!

    莱纳德能感受到亚历山大的不容反驳,他转而向他妈求救,“妈--”

    莎蒂只得开口,“亚历山大,你”

    “你闭嘴!孩子都十九岁了,你看看被你惯成了什么样子!你如果要再惯下去,他就被你惯废了!你也不想想海恩的十九岁已经开着机甲到外太空杀虫兽了,可他呢?”

    夫妻感情好的时候,孩子就是有缺点也不叫缺点;但当夫妻感情破裂的时候,孩子往日的缺点立刻就变成了是对方刻意纵容的结果。

    平心而论,莱纳德变成现在这样真不是莎蒂一个人宠得出来的,亚历山大也功不可没。

    但他可不会记起自己的错,他只知道往日里莎蒂宠坏孩子的经过历历在目。

    “莱纳德,墨尔顿家族的人可从来不会临阵脱逃!”

    潜台词就是:你今天要是敢跑,你就不是墨尔顿家族的人!

    这话可严重了,最近家里内部气氛正紧张着,莱纳德和莎蒂在确定选择了不失去眼前的地位和身分后,那么他们必然要屈服于亚历山大的权力。

    莎蒂只得把炮火再次对准了海恩,“他是你亲弟,你不能像对待保罗那样对待他!还有,莱纳德以后跟你走的路不一样,他并不需要在这次军部招考中获得多么优秀的成绩,他只是需要有这么一段人生经历而已。所以,你明白分寸吧?”

    你要是敢像一腿扫倒保罗一样扫倒你弟,你就给我等着吧!

    莎蒂用恶狠狠的目光准确传达了自己非常认真的威胁。

    姜盈再一次为海恩不值,这真的是亲妈吗?怎么能这么明显的大小眼呢?海恩不会是她买悬浮车的时候赠送的吧?

    海恩却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是,母亲。”

    他会非常非常注意分寸的。

    了解海恩腹黑本质的姜盈知道,海恩越平静,只怕出手越狠辣。莱纳德惨了!

    莱纳德站到了训练场的中心,笑,“哥,你可是战遍太空无敌手的3s,你别跟我动真格的啊。指导,指导为主懂的吧哥?”

    海恩把一只手背到了身后,“你进攻,我防守,指导为主,来。”

    莱纳德已经没有退路,只得深吸一口气先攻了上去。

    海恩一边后退,一边以手臂抵挡莱纳德的腿攻,“高度不够!力度不够!左腿没绷直!腰力下沉,稳住稳住,好,再来!”

    还真像正经的身手教学了,跟刚才三招就灭了保罗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姜盈都看糊涂了,莫非她领悟精神没领悟对?

    莎蒂由担心变成了洋洋得意,看吧,她大儿子再在外面怎么耀武扬威都没有用,到了她的眼前,还不是得乖乖听她的话?

    莱纳德打的真好!海恩那可是3s,他居然跟3s打成了平手,这是多大的天分!

    “保罗。”莎蒂得意地瞥一眼他,“怎么样?你才教了三天的徒弟没给你丢脸吧?”

    保罗一脸诚恳,“莱纳德少爷天赋异禀,是我帝国之福。”

    只要现在的过招情况没有水分的话,那么绝对是帝国之福。

    可是,会没有水分吗?

    “小腿再加三分力,不要保留!速度可以再快两成,莱纳德,相信你自己,你做得到!腿落地重心不稳就不要再接大动作,你的手肘呢?利用起来!你的全身都是武器,不要去想固定的招式,只要去想如何制服对手!莱纳德快快快,相信你基因的力量,我能做到你就也能做到!”

    半果上身的莱纳德越打越兴奋,汗水在后背都流成了水流儿,他却一点感觉不到疲惫。

    海恩的讲解可比保罗的详细且有用多了,他觉得跟着海恩的话照作他居然都能做到。

    这太神奇了!

    莱纳德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越来越快。

    围观的人们也是看得越来越兴奋,什么叫行家?这才叫行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看到没有?实实在在的效果说出现就出现了。

    看看莱纳德现在的动作多快!虽然海恩现在是一只手,且身穿板人的军人常服衬衫,但能在海恩的手下走了这么多招已经算是人生赢家了。

    莎蒂伸手招来老凯伦,“去我酒窖里选一瓶上好的红酒冰上,送到海恩的房间去,他今天辛苦了,值得”

    “犒劳”二字还没说出来,场中的情况开始改变了。

    “右腿!这个时机明显你出右腿的效果更有效!”

    “力度力度!不要保留!真正上场的时候,你差一分力度都可能丧命!”

    “你擦什么汗!一秒的停顿够你死两百次的知不知道!”

    莱纳德开始疲于应付海恩的指导。

    他要喘不过来气了,他想停下来歇一歇,可是好像身体有点不受控制了。只要听到海恩的指令,他居然下意识地就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你是男人,你是墨尔顿家族的人,想想你的前程,你连身手这一关都要过不去吗?”

    “啊--”莱纳德的不服气被激起,他才不要一直被他哥比下去。

    都姓墨尔顿,亲兄弟,基因能差得了多少?他哥能做到的,他一定也能!那些废f都能跃级觉醒了,他堂堂大s凭什么不能跃级觉醒到3s?

    他做得到!

    汗水糊了视线,他都开始看不清对面海恩的表情,自然也就看不到海恩眼底越来越明显的算计。

    “对对对,你做得非常好!相信你自己,你还能做得更好!加快速度,每一次出击都用尽全力!攻击我!就现在!”

    所有人都在想,这真是一位温柔和善的合格教官啊!如果天底下的教官都这样,那得是学员们多大的幸福啊!

    莱纳德也如是想。

    原来他哥对他的爱是这样的深沉!

    那他必须不能辜负了这样深沉的爱!

    已经说不清是意识驱使身体,还是身体带动意识,莱纳德现在好像进入了无我的世界,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打趴下眼前的人!

    一招快似一招,上一招的残影还在空中,下一招已经初步显现;

    一招重过一招,肌肉碰撞到肌肉,骨骼都发出了受到撞击的响声,但莱纳德听不到。

    为什么海恩可以挡住他的每一招?

    不不不,他一定可以击中一次!至少一次!

    说他打急眼了也好,说他入了魔了也好,莱纳德不知道他自己现在的状态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的可怕。

    莎蒂觉得不对劲儿了,这样疯狂的莱纳德不是她儿子!

    “莱纳德你快给我住手!”

    莱纳德已经听不到了,他纵身跃起,一拳直击海恩的左胸口。海恩的侧身闪过在他的计算之内,他旋身就是一腿,对准的是海恩的软肋位置。

    这个位置不高不低,海恩就是拿手臂挡也只能是手臂向下的挡。而手臂向下的姿势比起手臂向上来,是一定力度大减的。

    莱纳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算有海恩的一挡也没关系,他这一腿一定能连海恩的手臂一起踢断。

    咔--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只不过不是海恩的骨头,而是莱纳德的小腿骨。

    他依然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莱纳德--”莎蒂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她起身就要向训练场中跑。

    亚历山大一把把她又按回了椅子上,“你给我老实坐着!”

    不过就是小腿骨断裂而已,治疗仓都能治好的小伤,不叫事儿。

    海恩也没收手,“军部招考是帝国规定允许伤亡的,伤亡率可高达十分之一。意思就是十个里面死一个都是正常的。你死可以,但你如果有点伤就选择退出的话,那么你将永远再也不能参加军部招考!”

    莱纳德以后不会走军部这条路,所以以后再不能参加军部招考对他来说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但是,当他有朝一日走上政途,需要和军部打交道的时候,他的履历里如果曾有这么一因伤主动退出军部招考,那么将是他莫大的污点。

    帝国的政和军是分开的,可是身在政途的人哪一个不想把军也控制到手?例如他爸。

    虽然亚历山大因为海恩的存在而在军部算是很吃得开了,但依然在一些大的事情上颇受制约。

    他为什么一定要走这么一趟军部招考?多一些人生经验那是哄莎蒂的。真正的原因是,他爸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如果他在军部能够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的话,那么以后的军部就有可能是另一个“他的天下”。

    现在的军部他是别想了,但未来他可以。

    参加军部招考必须能遇到很多国之栋梁,他可以提前收拢,延揽。用钱也好,用青春热血梦想前途也好,这个时期的“花费”必然要比这些人成长之后再“花费”的少得多。

    所以关于军部招考,他要么不去,要去就一定不能半途而废。

    莱纳德咬牙保持着单腿平衡。

    海恩对此表示着鼓励,“很好!一招判断失误不代表着你以后都会失误!及时调整心态,随时都可以更改自己的进攻计划,即使身受重伤也能完美地控制节奏拿到最后的胜利,这也是军部招考的一个重要方面!再来!”

    莱纳德带伤打出一拳,海恩让过拳头,手腕格在了莱纳德的手腕之处,又是一声骨头的脆响。

    海恩说,“当它不存在,继续!”

    “啊--”莱纳德又是跳起来以手肘砸向海恩的头部。

    海恩后退半步避开,小臂横扫过莱纳德的腰部,莱纳德惨叫一声前扑倒地。

    他觉得他的肋骨断了两根。

    海恩:“马上起来!如果我是敌人,现在趴在地上不动一秒的你已经可以死三百次了!进攻进攻!只要你还没有死!是男人就不能认输!军部要的就是血性的汉子!”

    莱纳德咬牙纵起,飞腿直踹。

    海恩却摇了摇头表情失望地连挡都不挡了,“速度不够,力度不够,重点是,你瞄准的是哪个方向?”

    偏离了海恩至少十公分的位置。

    “衷心建议,我看你这次还是别参加了。”海恩扭身退场。

    这样有理有据的鄙视才是莱纳德最承受不住的。

    他再次嘶吼一声,及时调整方向一拳直奔海恩的背心要害。

    他不知道,这其实也在海恩的计算之中。

    海恩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星将的位置可不是只靠武力的。

    过去海恩任莱纳德耀武扬威貌似欺到了头上,不过是海恩从来没想过跟他计较而已。但当海恩想计较的时候,身在象牙塔的莱纳德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为了节省空间,训练场的旁边就是一溜障碍物,例如矮墙攀梯双杠什么的。

    平时保镖队的人员训练,基本不会有打着打着去撞上什么障碍物的意外出现。谁傻啊!那么大一堵墙在那儿你看不到?

    可今天莱纳德就看不到了。

    一是海恩正好挡住了他的局部视线,二是莱纳德的意识现在完全被海恩带偏了。

    他一点没想到目前为止受的伤都是海恩故意算计的,他现在对海恩的话坚信不移。人家说的多好,讲的多好,这样他都过不了关,他是不是太废了?

    不不不,他不认输!他一定不认输!

    莱纳德可以说是以最后的生命的力气扑过去的。

    于是海恩感觉到危险闪开时,莱纳德撞向那堵障碍墙时也是这样的“奋不顾身”。

    “莱纳德--”莎蒂的尖叫都要刺穿天空了。

    莱纳德已经没有力气去躲了,还是海恩及时出手拉了一把莱纳德的脚脖子,但也仅仅是让莱纳德避开了头部要害。

    而他的左肩则重重撞上了那堵墙。

    说是墙也仅仅是看起来像墙而已,事实却是高性能金属做成的。这样才坚固耐用,不至于没多长时间就被训练的保镖们练蹋。

    巨大的冲力让莱纳德的脖子当即就撞裂了,血肉翻开,白骨露出。

    莱纳德连声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晕过去了。

    身体扑嗵落地的声音,沉闷的令人心跳一停。

    “莱纳德--”莎蒂跑了过来,因为太过害怕中途还曾摔过一跤。裙子摔破,膝盖流血,莎蒂却也看都不看,爬起来继续跑。

    跑到莱纳德的身边就要抱起莱纳德的头,海恩伸手一拦,“你现在动他,他的颈骨就有断裂的可能了。”

    “海恩墨尔顿!你不是儿子,你不是亲哥,你是仇人!仇人啊!”莎蒂仇视地看向海恩,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她伸手就要打海恩一巴掌。

    姜盈赶到,及时抱住海恩的腰带着他快退三步避开了。

    转身回头,委屈的泪一秒流下。

    “妈!全程如何,大家可是都看着呢!您怎么能把意外怪到海恩的头上!明明最后海恩都说要结束了,是您的小儿子不肯放手纠缠不休这才酿成意外!怎么到最后倒是我们成仇人了?妈,我早就想问问您了,海恩难道不是您亲生的吗?”

    这话可是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身在总统府的人,哪一个看不出莎蒂那么明显的大小眼!要不是三父子长的特别像,他们早就想问一问了。

    莎蒂被问得哑口无言,她既不能说是,更不能说不是。

    亚历山大赶到,“现在这种时候还闹,你还有没有轻重了!还不快叫医生!”

    总统府的医生很快就赶到抬着莱纳德走了,莎蒂小跑着一起跟着走了。

    迎向亚历山大暗含责备的目光,海恩一身正义,“父亲,莱纳德过不了军部招考,至少今年过不了。您劝他放弃吧!”

    以为他会愧疚会道歉吗?怎么可能!有果必有因!他从因出发,有问题?

    亚历山大那个呕气啊,他想到了莱纳德会在海恩的手底下吃亏,却没想到结果这么严重。

    还放弃今年的军部招考?现在不放弃行吗?不说四肢均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单说脖子那块重的,不养个三五月的能完全恢复?这不放弃也得放弃啊!

    那可是他亲弟!他怎么就下得了手!

    对,他也像莎蒂一样,压根就不相信这是意外。

    但他比莎蒂稳得住,他清楚地知道,海恩的手法太高明,什么明显的算计痕迹都没有。

    可就算是意外,你身为兄长,难道不应该表示一下抱歉?

    这位可倒好,不仅一点歉意都没有,还能“理所当然”地向他做结束汇报。

    这感觉真特么的总统亚历山大第一次想爆粗口都不知道爆哪句才能准确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他忍不住讽刺道,“那么是不是现在你还要继续跟保镖队的切磋?”他这个儿子不能真冷血到这种地步吧?

    海恩,“当然!既然做了计划,就一定要完成,只要当事人没死,这是我入军部时要求必须死记的第一条!莱纳德那边我会在结束之后去看他的。”

    “你你你,你就没有一点愧疚?你怎么可以表现得什么事也像没有发生似的!”亚历山大还是没有忍住,他愤怒地质问出声。

    海恩:“意外无时不在发生,身为军人,如果连一场意外都不能理智的对待,那么这个军人就是不合格的!做为兄长,莱纳德的意外既是意外,又是必然。这样基础不踏实的他,在今天出了意外,他应该感谢我。这如果是发生在招考过程中,没有我,他一头撞死都有可能!”

    很理智的分析,于是亚历山大更气,姜盈觉得都能看到他头顶冒出的烟了。

    亚历山大指着海恩连声说了几个“你”后却说不出其他,最终怒然转身,走了。

    姜盈:崇拜的想让她老公举高高了!

    什么叫教科书级的黑?这就是了!如果不是她早就知道了海恩的腹黑本性,她都要相信眼前的一切就是海恩所说的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意外了。

    她还得佩服这样超凡脱俗冷静的男人。看看,看看,人家亲弟都出了意外了,人家该干啥还干啥,一点不影响正常工作。这样的男人上了战场才靠得住,才不至于因为一时的战况不利就慌了手脚然后丧失理智。

    此时的保镖队伍就是这样的看待着海恩。

    就像过去的利威尔一样,海恩在他们的眼里那就是男人的榜样,前进的目标。虽然他们已经没有可能再考入军部的机甲战团了,但一点不妨碍他们以海恩的存在作为自己向前的动力。

    莱纳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太清楚了,本来是好是坏跟他们没有关系,但当跟海恩站到一起对比的时候,他们是肯定站到海恩这边的。

    人家可是尽心尽力教来着,但烂泥扶不上墙就是扶不上去。人家说了要结束的吧?是你自不量力非缠着不放来着!切磋不是实战,偷袭是令武者们最不耻的行为。

    完后你还没有偷袭成功反而出了意外,就像偷鸡不成反被鸡啄,呃,这比喻可能有些委屈星将大人,但道理没错,你能把意外都算到鸡的头上吗?

    没人同情莱纳德,他们反而对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跟他们切磋的海恩打心眼里佩服。

    果然是星将大人!就这份定力,他们就比不了!

    接下来的切磋才是真正的以武会友。海恩也不像一开始对保罗那样三招就灭人了,他适当地放慢了速度,偶尔还会出声建议两句。

    姜盈就在远处坐着继续看,一边吃着老凯伦送上的炸薯条。

    看着看着,她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老凯伦,海恩原来和这些人切磋过吗?”

    老凯伦绅士地笑,“没有,这是第一次。”

    原来海恩都基本不回家,就更别说和保镖们切磋了。

    姜盈吃薯条的动作放慢了,如果说她老公回来是为了收拾莱纳德,那么现在人也收拾了,他们就可以走了不是吗?但她老公却提前就做好了在这里住一宿的准备。

    现在跟保镖们切磋也不是应付差事那种切磋,她能看出其中的认真,以及海恩的有意交好。

    为什么?

    一个多少年不回这里的人突然有了这样的动作,难道不让人怀疑?

    老凯伦笑得深远,“这里一直都是海恩少爷的家,他想回来真是太好了。”

    姜盈看了一眼老凯伦,因脑中的灵光一现而哆嗦了一下。

    男人的野心什么的,可比女人的恐怖多了。

    切磋结束,海恩和姜盈又去看莱纳德,在不出意外的被莎蒂赶出来之后,他们这才回到了老凯伦收拾好的房间里。

    本就是海恩小时候的房间,哪怕他长时间不回来,也没有人会去动他的房间。

    他小时候玩过的机甲模型都还好好地收在柜子里,保养的很好,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擦拭。

    客厅的桌上摆着一艘太空战舰的模型,是海恩小时候自己拿与实物等比例制作成的零件一点点组装起来的。门是可以打开的,救生仓是可以单独拿出来的,炮口都是可以调整角度的。

    这些对于姜盈来说都是新鲜的,她进门的第一眼就想挨个去看看去摸摸,去从中体会海恩的年少时光。

    但她没有那么做。

    她心底的疑惑太大,她急需要解答。

    “老公,你在想什么?不对不对,是你在计划什么?你定了什么更高的目标吗?你已经不满足于星将的位置了?”

    她能感受到海恩和她在某一方面的相同观点,那就是如果有什么地方有什么人对于自己是排斥的,不方便开怼的前提下那就只有远离一招了。

    例如姜氏中医之于她,例如总统府之于海恩。

    可是海恩现在却表现的跟以前大不相同,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多么像她主动杀回姜氏中医的时候。

    海恩一边把军服外套挂上衣架,一边解着衬衫的扣子向浴室方向走,“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别看他已经打了好几场,汗水已经把浅灰色的衬衫浸湿变成了深灰色,但姜盈说过不让他脱,他就真的一直没有脱。

    直到现在进到浴室。

    冷水从头顶冲下,海恩闭眼仰头舒服地发出了一声慰叹。

    只有姜盈在的场合,他才敢放松自己,让疲惫流露出来。

    怎么就不累呢!

    他是人不是神,忙了一天了,晚上还要加班跟一群人切磋,他的体力也不是没有极限的。

    更重要的还是累心。算计人,如何算计的不露一点痕迹,如何算计的让人有苦也说不出,这都是累活。还要算计如何既不显山露水的接近,还要有一定的武力震慑,这个度的把握一个不好都有可能引起某些人的警觉。

    男人的野心,在外要大,在内却要细。一个不查满盘皆输都是有可能的,而他,不允许自己有那样的可能。

    看着海恩累到裤子都忘了脱,姜盈突然不忍心追问下去了。

    上前帮忙把海恩的腰带解开,正要扒下的时候却被海恩按住了手。

    海恩危险地瞪姜盈,“你不是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吧?至少要让我先洗个澡不是?”

    姜盈秒懂,随即恼红着脸一巴掌拍在海恩的腹肌上,“你想什么呢?我那不是看你忘了脱裤子才想帮你一下的吗?你能不能正经些!能不能!”

    海恩坏笑在眼底,“我是那种会忘掉这种事情的人吗?不脱就是因为怕你把持不住向我扑来。”

    “喂!”姜盈困窘的要说不出话来了,心说这男人在外面正形的不行,怎么一关起门来就流氓的打不住呢?“不脱就不脱,你坐下来,我帮你洗个头总行了吧?”

    “那敢情好,夫人辛苦了。”海恩背过身也不拿凳子,直接以蹲马步的形式半蹲在了姜盈的面前。

    姜盈黑线,“装酷是吧?显摆你下盘稳腰力足呢?”

    海恩双手抱臂仰头,从下倒着看姜盈,“我还用装?我下盘稳不稳腰足不足你还不确定?”

    姜盈怒摔毛巾,这话三句不离调戏,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懒得理他!

    小白眼丢过去一串,姜盈闭嘴不说话了,开洗。

    海恩慢慢翘起了唇角,他家小疯子翻个白眼都可人怜呢。

    头皮被按得很舒服,海恩慢慢闭上了眼。

    姜盈不说话,他倒想说了。

    “原本我是看不上从政的,嘴皮子功夫而已,花架子,没什么用。但最近发生的事情给了我警醒,当花架子有了真正的权力支撑,那么嘴皮子功夫一样会有夺人性命的杀伤力。我过去太故步自封孤芳自赏了,这样对我很不利,我需要改变。”

    姜盈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海恩上次说过的爆炸一事,“人为的?不仅背后有人,而且上边还有人?你没查出来是谁?还是上面阻止了你继续查?能给你造成阻碍的人,想来这身份不能低吧?”

    “嗯。”海恩一字概之。

    一是军人的本能,不会向军部以外的人透露任何工作内容;二是他也没有详细倾诉自己工作遇到困难的习惯。能跟姜盈主动说一下自己的人生新计划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进步了。

    姜盈也很知趣地并不细问,“那你想怎么改变?要像你弟一样进军政途吗?你可是手上握有实际兵权的星将,这样的你并不方便吧?”

    历史上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都是,谁敢让握有实际兵权的将领进到国家的领导决策层?这不擎等着出事呢么。

    海恩自然也想得到这里,“暂时不,但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回避总统府的一切了。如果我说以后固定一段时间就回来住一次,你能接受吗?”

    他们并不受欢迎,他能忍,却不知道姜盈愿不愿意为了他忍。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怼输的又不会是我。”

    姜盈不高兴地弓起食指在海恩的脑门上扣了一下,于上面留下了泡沫一簇,她看着乐就顺势用食指沾着泡沫在海恩的脑门上画起花来。

    海恩睁眼瞪她,胆肥了还是皮痒了?找揍是不是?

    姜盈完全没有在害怕,当即不客气地瞪回去,来揍啊来揍啊来“啊!”

    也不知道扎着马步的海恩怎么凭空扭转的身子,姜盈就觉得水花溅起眼前一晃,人已经被海恩挤到了浴室的角落。

    停住,她的手惯性地搭在了海恩的胸膛上。

    她的手上还有着刚给海恩洗头打出的泡沫呢。

    泡沫顺着水下滑,在海恩的胸膛上流下了迤俪的痕迹。

    姜盈看痴了眼。

    海恩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姜盈进浴室可没顾得上脱衣服,平肩的小黑t早就被水打湿紧贴在了身上,曲线尽现,极致诱惑。

    分别之前就是刚想准备更改开工计划的时候,可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而暂时不能回家。

    饿了三天了,是个公的都得眼绿啊。

    海恩低头俯身,终于印上了两个人都期待好久的湿吻。

    头上没有冲洗干净的泡沫顺着海恩的脸颊流进了姜盈的脖子,姜盈痒,吃吃地笑,“你刚不是还说至少要让你先洗个澡么?可现在头还没完呢。”

    海恩一手竖抱起姜盈,拉她的腿盘住自己的腰后,另一只手则把姜盈的双手按向了自己的脑袋,“现在洗,不影响。”

    “切,你倒是会合理安排时间。”姜盈含糊着,两人说话的时候嘴唇就没分开,好在这技术早就练出来了,虽然吐字不怎么清楚,但也不影响对方理解。

    一个给另一个洗头,另一个也借机把人家的衣服给扒了。

    姜盈假模假样地抗拒,“你想做什么?不能在这里更进一步啊!这可不是咱家浴室,你差不多一点啊。”

    海恩的手眷恋在姜盈的腰窝处,急色相终于不再遮掩了,“你都夸了我会合理安排时间了,我要是做不到,岂不是让你脸上无光?还有,这就是咱家浴室。虽然我好长时间不回来了,但是我的就永远是我的!”

    谁敢抢他在乎的,他绝对下手不留情!

    好久没飙车了,也许常人还会有个熟悉的过程,但3s的男人不需要。

    手感在心,只要摸到方向盘,心就自然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

    尽情的疾驰,放纵放飞放荡。

    海恩的车库里有很多悬浮车,表面上看起来跟别人买的那些没区别,但实际上每一辆都是他自己改造过的。

    不动外表,只动核心。

    从引擎发动到线路走向,他善于把他的车改造成更适合自己的性能。

    发动机沉且重的声音回应着他的节奏,他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的时候会有种开着机甲穿梭在太空的错觉。

    灵魂都在沸腾。

    姜盈累得慌,手指头都攥不住劲儿了,她下批示,“出去,到床上去!”

    海恩:“你闭嘴,专心点儿!”

    姜盈又坚持一会儿,小腿肚子开始打颤了,“哥,我真晕车,这么快真不行,求你了。”

    海恩:“好,到地儿就让你下车。”

    姜盈又忘了她的一声“哥”对于海恩来说那就是加速剂。

    姜盈觉得脑袋和身体都分家了。

    极致的欢娱其实不是你还能感受到什么,而是你已经感受不到什么了。

    她觉得她还能聊聊天。

    “说正经的,也就是我了!你随便找个别的女的试试,男的也行,能扛得了你一回合的算我输!”

    她也没有可比较的,但根据光脑上的记录数据也能明白,就海恩这坚挺度,这持久度,那必须对得起3s这个超高等级!

    姜盈这话真是纯聊天聊着玩儿呢,海恩要是真的找别人试的话,她铁定第一时间翻脸翻桌翻天盘子。

    可听到海恩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哟,还有精力跟哥聊天呢?这是在侧面鼓劲他再加把力呢还是在侧面鼓劲他再加把力呢?

    海恩脖子上的青筋爆起,姜盈上天了。

    这回不晕车了,改晕太空舰了。

    姜盈嗓子都哭哑了,“哥!哥!你别这样,超速不好真的!太空舰也是会翻舰的!到时舰毁人伤,你会后悔的!”

    海恩霸气侧漏,“谁会翻舰我都不会!”

    姜盈:哥你这自信真的很招打知道不?

    姜盈后来终于可以躺下了。

    虽然还是身在太空舰狂飙外太空中,但怎么说卧铺也比站票轻松了好多不是?

    好吧,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腿是不酸了,但嘴疼。

    海恩嫌她话多,就干脆吻着她不动地儿了。

    到最后海恩都撤走了,她的嘴巴和舌头还是麻的,想说话都暂时不能利索的发声了。

    姜盈一个劲儿的喘气,然后举手给海恩示意了一个大拇指。

    不说累,客观从技术层面上来点评的话,她老公必须可以啊!

    嗯哼,点赞!五星好评!

    ------题外话------

    感谢大蘑菇和樱子的票票我的诚意很足对吧?坏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