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3 老公,别是我不孕不育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莱纳德的四肢以及肋骨各种不同程度的骨折,莎蒂几度哭到晕厥。看书阁wwΔw.『ksnhu『.la

    这个小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长得漂亮,等级还高,重点是会撒娇,她是真真的疼到了骨子里。

    别的孩子学走路的时候哪有不摔伤几回的,可莱纳德没有。莎蒂一直用手牵着,直到莱纳德能走稳了才松手。

    长大以后也是各种保护到位,可以说,在今天之前,莱纳德绝对没有受过什么伤,连小伤都没有。

    结果这一受伤就是这么大范围大程度的,莎蒂受不了。

    虽然医生再三保证只要好好养伤等伤好后完全不影响正常活动,但莎蒂还是哭得昏天暗地直到把莱纳德吵醒。

    从医生那里得知了自己受伤情况的莱纳德也开始崩溃地大喊大叫起来。

    虽然好了以后不影响什么,但好的过程至少三个月啊!三个月,军部招考早就结束了,他还参加个屁啊!

    他现在要是再想不通海恩就是故意坑他那可真就是傻子了。

    “妈,哥他坑我!他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才不是我哥!他就是看不得我得你的宠!他见不得我好,他怕我进入军部之后抢了他的风头!妈,你要为我出这口气啊!”

    脖子上带着固定支架的莱纳德哭喊起来居然不受阻碍,就是一张脸涨得通过,很像下一刻就要喘不上气憋死过去的样子。

    莎蒂再次泪流满面,“儿子不哭,不急,不气,妈给你出这口气!妈一定给你出!你别哭哈,你再哭就把妈的心都哭碎了。”

    “妈,我疼!我浑身哪儿都疼!妈--”

    “不疼不疼,儿子不疼,妈给呼呼,不疼啊--”

    一个哭,一个哄,一直折腾到天光发白,两人才由于体力透支昏睡过去了。

    房间里一直候着的医生护士侍女们这才敢悄悄地退出来。

    不敢出声,只以眼神交流。

    --看到没?这才叫亲妈亲儿子!真替海恩大人不值。

    --喂,我说有知道为什么的吗?都是亲儿子,怎么海恩大人的待遇就差那么远呢?要不是长的太像,你们谁能说没怀疑过海恩大人不是亲生的?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当年海恩大人一岁多就觉醒了,能力爆发的太迅猛,一下子给莎蒂夫人吓到了。知情人士说都吓哭了呢,还哭着说过什么生的不是儿子而是一个小怪物。

    --卧槽,这要是我儿子我做梦都得笑醒好么?还吓哭了?她到底会不会当妈!

    海恩大人的粉丝那可是遍布帝国各地,总统府也不例外。

    当一个男人站到为整个帝国做贡献的高度的时候,他就是耍点黑手段,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那么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姜盈第二天醒来时,突然就领悟了在人前树立一个完美的正派形象是多么的重要!

    嗯哼,她要向她老公好好学习!

    姜盈握拳空挥一下给自己鼓劲。

    “这是做梦呢还是已经醒了?醒了就起来活动活动。我不在的这些天,你没有中断了晨炼吧?”

    海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姜盈从床上翻个身,看到了海恩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正从浴室走出来。

    周身上下就围了一块浴巾,好身材一览无余,姜盈的眼前浮现出了“男色”二字。

    姜盈双手撑着腮露出流氓相儿,“没醒,还做梦着呢。”

    她才不要晨炼,今天想偷懒。

    海恩一针见血,“做梦还能听见我的话?还能回答我?”

    “嗯,我的梦里只有你!你说什么我都听得见。”姜盈花痴地笑,她老公身材好好哦,上边的指甲抠出的月牙小血印最漂亮。

    海恩挑眉失笑,大早晨的撩他是吧?

    毛巾一扔,海恩纵身扑回床上。

    “我让你做梦,那我是把你做醒呢还是把你做醒呢?”

    姜盈咯咯地笑,以为海恩在开玩笑,“来啊来啊,做不醒的话算你输!”

    然而被强行绑上了车,姜盈才陡然变脸,“老公?你来真的?”

    “不然呢?让车自己颠着玩儿,我跟后面跑?有车不开这种智障的事,我不会做。”

    作为一个成熟的老司机,开着车的同时聊个天什么的一点不在话下。

    但唯一的乘客姜盈同学表示,她赖着不起就是不想活动想偷懒一回,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还能叫偷懒吗?

    她喘得很累啊。

    “老公你变了!你原来不是说频率得适中吗?你不是说为了长远的‘幸’福,我们得学会克制吗?老公你不在家的这些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吗?你……啊!”

    她为时已晚的想起来海恩早就把床头贴着的新婚百日计划给撤了,人家早就通知要改行新计划了。

    所以这意思是晚上要了早上还得要一发吗?

    姜盈肾疼。

    “老公停!停,嗯啊--”

    身体被人掌握,节奏自然也不在自己的手里了。

    姜盈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条被炸干的鱼了,还好海恩终于抵达终点了。

    海恩低头吻姜盈鼻尖上的汗水,“这回醒了没?可以开始晨炼了吧?”

    姜盈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去,“你大早晨的就给我弄成这样,然后还要让我去晨炼?海恩墨尔顿,做人老公的不能这么没有人性!”

    海恩不把她的咆哮当回事,他翻个身,让姜盈趴在了他的胸膛上,他开始给姜盈按摩腰和大腿,“别把偷懒的借口说得那么正义!你弄错因果了。我是因为你说还没醒,所以才决定做醒你的。如果你一开始就说醒了,我又怎么会耽误你正经晨炼的时间?帮你按摩十分钟,十分钟后我们到训练场过招。”

    姜盈不情不愿的扯了扯嘴角,放松身体安心躺在了海恩的胸膛上。

    “问你个问题啊?”

    “说。”

    “你突然大幅度提高频率是想要小包子吗?”

    自打莎蒂跟姜盈提过生小包子的事情后海恩就因公没能回家,姜盈也就一直没机会跟海恩谈起这件事情。

    “小包子?什么小包子?”对于一个不上网打闲屁的老男人来说,他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小包子是个什么东西。

    姜盈无语,“就是小宝宝啦。”

    “啊。”海恩这才明白,“你有了?”

    “有屁。”姜盈小白眼又翻出来了,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他到底有没有好好听听她的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频率这么高,两人也没做什么避孕措施,为什么还没有?

    姜盈翻身坐起看自己的肚子,“我别是有什么不孕不育的病吧?”

    海恩笑着又把她搂回去一起躺着,“本来就是越高等级的人生孩子越难,从基因角度上来说,这叫越复杂的基因越难以复制。我们才结婚多长时间?没有很正常。”

    “可是你妈和你舅说我也该有了。”姜盈嘟囔,倒不是多抱怨被人催,而是她其实也想要。

    “他们催你了?”海恩脑子一转就猜出来大概了,他在姜盈的头顶印上一吻,“不用听别人的,我们的日子我们自己过。”

    “老公--”姜盈最感动就是这个时候。

    海恩不仅是在外人的面前挺她,就是在他的家人面前也只挺她,这样的维护特别让姜盈暖心。

    在网上见过太多人妻开贴抱怨老公帮婆婆不帮自己的,她觉得这种事情对于人妻来说不亚于双重伤害。

    --你说你做不到帮理不帮亲也就算了,你还要去站到你妈的一方来跟我对峙,婚前说好的宠我一辈子呢?

    姜盈特别感恩她没有遭受到这一切。

    重新爬上海恩的胸膛趴着,小嘴一撅,甘心送上了自己的感谢之吻。

    清新的,甜美的,绵软的,最后还是变成了火热的。

    点火就着说的就是现在的两人。

    海恩掐住姜盈的腰带着人一起纵身跳起,又抱着走向浴室,直到打开浴室的门把人推进去,两人的唇才分开。

    “去洗漱,训练场见。”

    再亲下去的话早晨真的要泡汤了。

    姜盈失望地吐吐舌头,还以为可以赖掉的呢,结果还是不行。在他俩的互动私事上,决定权从来都没有掌握在她的手里。

    得,洗吧,训练场就训练场。或许换个方式,她能扬眉吐气一回?

    ……

    不知道别的女人在经历了丰富的夜生活和一早的身心升华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身体状态,但姜盈就一个字:猛。

    早晨想赖着的不过是心理和精神,但只要起了,身体就绝对没有一点劳累的痕迹。

    特别精神,特别抖擞,特别勇猛。

    开招就是一通快攻,速度和力度都让海恩满意的不行。

    尤其是对比了昨晚某个不长进的弟弟之后,海恩真心觉得姜盈才该是他家孩子。

    跟海恩打完又跟赶来围观的保镖队们过了几招,效果显而易见,姜盈跟着海恩被老凯伦叫走去吃早餐了,保镖一队的心里又多一个前进的目标。

    3s的人全帝国就五个,他们一下子见到了两个,还近距离交过了手。虽然肌肉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但兴奋之情却是压都压不住。这是多大的幸运啊!如果可以,他们真想去给海恩和姜盈做保镖。

    ……

    餐厅里只有亚历山大一个。

    看着对面空着的位置,姜盈礼貌的发问,“爸爸,要不我去叫妈妈过来吃饭?”

    “不必。昨晚她照顾莱纳德太累了,让她多休息一会儿也好。”

    其实真实情况是,莎蒂和莱纳德抱头哭了半夜,这才哭着了没多大一会儿。

    亚历山大收到侍女的汇报后就直接下令不要叫醒他们了,他还想安安生生地吃顿早餐。

    “是。”姜盈不再多话,在看到亚历山大开动之后,她也默默地吃了起来。

    亚历山大本没有吃饭时说话的习惯,但他怕现在不说等两人走了再找说的机会就难了。

    他是公公不是婆婆,如果单独打电话就为了跟儿子儿媳谈心,他会觉得有些小题大做。

    “你们在做避孕措施吗?没准备先要孩子?”亚历山大问道。

    姜盈被维c汁呛到,差点没喷出来。

    这话从老公公的嘴里还以一种如在国会上提出议题般的严肃语气问出来,怎么就那么违和呢?

    “小心一些。”海恩低声一句,又拿过餐巾递给姜盈,他这才回答亚历山大的话。

    “是,是我在做避孕措施。姜盈年纪还小,她的食货帝国又刚起步,再过几天她又要参加军部招考,现在还不是要孩子的好时机,我们暂时先不要。”

    跟早晨和姜盈说过的话完全不一样,姜盈听得都一愣一愣的,心说你直接说还没有不就得了?至于解释的这么有条有理吗?

    其实对比亚历山大和海恩来说,姜盈还是太嫩了。

    亚历山大那话问的又何只是生孩子的事情,这只是个开头,引子。如果海恩说没做避孕措施,就是暂时还没有,那么亚历山大后面的话紧跟着就是那还报什么军部,还折腾什么食货帝国?好好养身体全力为要一个孩子做准备才是当前最重要的!

    所以海恩才直接堵死了亚历山大后面的话,我们就是没准备先要孩子,我们有食货帝国在忙,还有一个军部招考,这样的时机不适合要孩子。我们很理智很纵观全局,是不是很棒棒?

    亚历山大听了海恩的话,果然就脸色难看的放下了刀叉。

    这个大儿子脑筋转的太快,这也是不得他喜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事业固然重要,但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家庭。海恩,不要捡了西瓜却丢了芝麻。”

    “是,父亲,我力求做到西瓜和芝麻都不丢,绝不让您失望。”

    “……你已经在军部了,你自己是在怎样一个危险的工作环境中你会不知道?你怎么忍心把你的老婆也带入那样一个危险的工作环境中呢?我看她还是不要报考什么军部了。这样,再过几个月帝国的公务员也要开考了,你让她报名那个。我跟负责人打声招呼,她通过之后可以提前上岗实习。”

    “感谢父亲的安排,不过还是不用了。盈盈有她自己的人生规划,我并不想干扰她的私事,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唯有全力支持。”

    意思就是人家的私事我都不干涉,轮得到你一个老公公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姜盈这回听懂了,于是对海恩越加的星星眼了。看,这就是她老公,无时无处都在给她撑腰的老公!

    面对亚历山大,这可是一国总统,姜盈再狂也没敢像怼莎蒂那样握着小拳头就不管不顾地出手了。

    还好海恩也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自动自就把活计给揽下了。

    亚历山大被噎得吃不下饭,“在行政部和军部哪个工作更轻松哪个待遇更好你不知道吗?姜盈是个女人,跟你不一样,这以后你们还会有孩子,如果你们两人都在军部的话,谁来照顾孩子?”

    “父亲,工作轻松待遇好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我们身为稀有的3s,当是把帝国和平当作人生第一目标。在目标实现之前,坦白说,我们没有生孩子的打算。人生还很长,两百多岁之后当我们无法再开机甲征战外太空的时候,那时候再来生也不迟,我们还会都有时间来照顾孩子。请父亲不必担心,您说的这些问题我们都想到了。”

    卧槽,谁担心你们了?你们特么的两百岁再生还能生得出来吗?亚历山大的脑子里都要开锅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海恩会这样回答他,重点是语气还那么正经,表情还那么认真,让他想怀疑一下是不是在支应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在他的眼里,海恩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绝对是真的,不然能常年带队在外太空连m38星都很少回?

    他不是3s,偶尔他会想,或许3s的超高基因等级就是能赋予人本身的使命感?

    不然为什么从来不曾在海恩的身上看到他犯任何作风上的错误?

    这孩子从生下来就冷静的可怕,好像天生就知道做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碰都不能碰的。

    别人做父亲都能在儿子面前显摆一下知识啊,身手啊,什么什么的。他没有机会!对上那张面无表情太过正气的脸,他说什么都像是感觉正在遭遇无声的置疑。

    这种挫败感从海恩生下来就开始了,到现在仍未消退。

    亚历山大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还能怎么突破的时候,杰拉琳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

    “阁下,有紧急文件需要您的处理。”

    姜盈猛地扭头看过去,传说中被总统夫人当场抓住的那个小三?

    这上层社会的人处理问题就是比他们老百姓成熟啊!看看人家,抓归抓的,工作套装一换,该干嘛还干嘛,半点不受影响。

    嗯,总统威武,小三威武。

    海恩把姜盈的头转回来,像什么样子!

    “杰拉琳秘书长,好久不见。”海恩微颔首,跟杰拉琳打招呼。

    杰拉琳面对亚历山大都没有紧张,一对上海恩的眼却是紧张的手脚都僵硬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正在被海恩身上的杀气瞄准。

    血腥,恐怖。

    海恩这是也站在莎蒂那一边的意思吗?可是莎蒂明明对他不闻不问的啊!

    “海,海恩你回来了?”跟在亚历山大身边的时间太长,杰拉琳已经习惯称呼莱纳德少爷为莱纳德,也就下意识地叫出了海恩的名字。

    海恩目光一沉,“请称呼我墨尔顿星将。”

    他是不在乎他总统的爸爸出什么个人作风问题,但只要这个家一天不散,他就绝对不允许小三登堂入室。

    这成什么了!

    虽然总统府的办公区和住宅区本就在一起,但当你顶着公事的身份自由出入和有着小三情人的事实自由出入这里,这影响必须不一样!

    “还请杰拉琳秘书长到外面客厅稍等,父亲马上就用餐完了。老凯伦,问一下杰拉琳秘书长有没有用早餐,如果没有,请单独给她准备一份。”

    这种冷冰冰的看似不掺杂私人情感的对待才是令杰拉琳最难以承受的。

    莎蒂骂她也好,莱纳德打她也好,这些对于她来说其实是加分的项,她能借机在亚历山大的面前多刷一下好感。

    没人在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又奉献了自己的身体之后什么也不求的,她当然也希望往前更走一步。

    在她的眼里,莎蒂的第一夫人身份不合格极了。如果是她,她绝对能比莎蒂做得更好!

    可是她把自己的企图掩藏得很好,包括在亚历山大的面前。她非常了解亚历山大,他喜欢聪明的女人,却不一定会喜欢心机深沉连他都算计的女人。所以在亚历山大的面前,公事上她绝对职业专业,私事上她只刷善解人意小白花人设。

    然而当面对海恩那双犀利的眼,她觉得海恩一下子就把她看穿了。

    杰拉琳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几乎是脸色灰败地扭身就跟着老凯伦出去了。

    亚历山大全程没说话。

    人就是这么奇怪,他能在莎蒂和莱纳德的面前就算当场被抓也脸色不改,不觉得有什么好丢人的;但当人换成海恩时,他就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这个儿子太优秀,原来在海恩的面前他就产生不了身为父亲的威严,现在这种情况他就更觉得被海恩看扁了。

    他很想起身离开,又觉得那样的表现好像让他更弱势,于是他坚持坐在原位,力特镇定地继续吃起了早餐。

    实际情况却是他如坐针毡,食如嚼蜡。

    对于海恩和姜盈来说,这次终于可以安安生生地吃顿早餐了。

    老凯伦的手艺一向不错,本来用不着下厨的他这次是特意为海恩和姜盈亲自下的厨,有心意在里面,海恩和姜盈自然吃得更顺心如意。

    两人吃了饭,跟亚历山大告别后又去莱纳德的房间欲探望兼告别,在意料之中的第二次被赶出来后,两人才离开了总统府。

    “你去秋漠那里练拳还是去姜氏中医,我送你?”海恩知道姜盈已经请了学校的假,对此他没有意见。

    即使姜盈是3s,即使克洛萨那边已经明确表示了会收下姜盈,但海恩也不会掉以轻心。今年军部招考的所有项目都是他定的,他亦是考官之一,他不觉得姜盈随随便便就能过关。

    而就算能,他也不允许姜盈在态度上轻忽。

    姜盈其实更想去姜山那边再探查一下,但她想让海恩和她一起去。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一趟姜山那边。有些事情我好像陷入了僵局,也许换个人能看出问题来呢?”

    海恩想了一下自己的安排,“那要晚上下班后了。”

    时间定了就好说,姜盈立马觉得自己心头的重担一下子轻松了一半。

    “那送我到秋漠那里吧。说好了要跟他一起组队参加考试,结果到现在也没一起练过一次。”姜盈说完正经的又开始不正经的,“其实你不用送我也行啊,我自己开车过去一样。”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送来接去的,矫不矫情。

    姜盈这样想着,看着驾驶位置上的海恩却是毫不掩饰的开心。

    海恩:“再那样看我我就在车上办了你!”

    姜盈:……

    不准备再压抑生理渴望的男人真恐怖!

    ……

    姜盈在车上联系秋漠后,被海恩送到了爱丽儿的私人打拳场。

    大概听博叔提起过秋漠有这么一个狐朋狗友,所以在见到秋漠的身边站的不是博昂而是爱丽儿后,姜盈也没有多惊讶。

    就是在看到爱丽儿两眼放光的瞅着海恩流口水的时候,这心情有些微妙。

    男人的脸很漂亮,不是博昂那种不辨雌雄的漂亮,而是一种开到荼靡即将衰败的颓废美。这种美很能勾起男人的暴力欲,女人的母爱心。

    本来冲着他看她老公的眼神,她应该立马开撕;可如果开撕的话,一想到会有可能把那张脸打流血,她竟然觉得有些下不去手了。

    爱丽儿没看姜盈,此时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海恩的身上了。

    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也有机会能接触到帝国的机甲战神3s星将,在上一次跟秋漠走了一趟任务的时候他就想了,钱他可以不收,只要让他睡一次他死都无憾了。

    可惜任务完成了,还超额完成了,他却连人的面都没见着。

    上次秋漠借场地跟史皮尔斯过招,他不喜欢那款的就先走了,谁知道后面还会有海恩到场。事后他知道自己错过了怎样的机遇,他差点没跟博昂打起来。因为他想打秋漠来着,但博昂能干吗?于是变成他两人差点打起来。

    今天可算见着了。

    爱丽儿就像一只终于等到花开终于看到花蜜的蝴蝶一样,冲着海恩就飞扑而来。

    “海恩大人海恩大人,你艹……唔!”

    “粉”字被眼疾手快的秋漠给捂回了嘴里。

    认识这么多年了,秋漠会不知道爱丽儿的禀性?一看爱丽儿动了,他也跟着动了。海恩可有可能是他未来的上司,上司夫人还是他好友,他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另一个好友去明目张胆地勾引这个好友的男人?来道雷劈死他吧。

    秋漠死命捂着爱丽儿的嘴把人牢牢控制住,然后冲海恩打招呼,“星将你好,星将再见。”

    快走吧!人都送到了还墨叽什么?你堂堂一军人战神总不会还玩吻别那矫情的一套吧?

    海恩倒不会玩,但姜盈要玩的话,他现在已经不拒绝了。

    姜盈站在悬浮车外爬过车窗在海恩的唇角印上一吻,“小心开车。”

    “啊--”被捂着嘴的爱丽儿发出了痛彻心扉的一声闷吼,连带着悲痛的眼泪涌出。

    姜盈吓了一跳,心疼了。

    颓废的花儿哭起来真的让人特别受不了。

    姜盈连拍海恩的车窗,“快走快走,你再晚一步就要闹出人命了。”

    海恩:……

    晚上给他等着!

    看着海恩的悬浮车远的没影了,秋漠这才松开捂着爱丽儿的手。姜盈伸长脖子一看,直吸气,好家伙,虎口处都被咬得血肉模糊了。

    爱丽儿指着秋漠的鼻子痛骂,“秋大漠,你说我对你怎么样?是不是你初来伦巴底街的时候我收留的你?你说你不是弯的让我不要对你下手我是不是就没有动手?现在我男神当面我热情地打个招呼怎么了?你至于像防狼似的防着我吗?”

    秋漠一脸淡定地活动着虎口处,嗯,没有伤到筋骨,那就没事。

    “他结婚了,老婆还是我朋友。你也是我朋友,就是说人家老婆也是你朋友。朋友之夫不可戏,你自己的原则你忘了?”

    “我没忘。你是我朋友,所以我不是没有对博小昂出手吗?但她不是我朋友!不是!”爱丽儿指着姜盈的鼻子重重地宣告。

    姜盈:我也不是很有意愿和你做朋友哦。

    爱丽儿上下打量着姜盈,用那种比婆婆看儿媳妇还非常不屑的目光。

    “个子这么小,有些体位做起来很费劲吧?体格这么瘦,你能扛得了那个男人一回合?型号不般配吧?夜生活不和谐吧?是不是常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是上天在告诉你,勉强不会幸福的,你该学会为爱放手。”

    姜盈:艾玛,现在好像有下得去手的冲动了。

    秋漠凉凉提醒,“你现在警告的这位朋友是帝国第五位3s,我都打不过的那个。”

    爱丽儿一梗脖子,“那又如何?博小昂说过了,基因再强可不代表着那方面也强的!他就见过一个基因强等级高结果还不举的男病患……唔!”

    又被秋漠捂了嘴。

    秋漠尴尬地不敢看姜盈,他觉得他早晚要被嘴欠的博昂害死。

    姜盈阴森森地笑了,博昂要是没把海恩曾去男科的事情告诉秋漠她脑袋砍下来炖土蛋蛋!

    “秋漠同学,你不是一直想跟我过过招么?来吧,今天时机刚刚好。”

    我要是不把你揍得今晚不得不中断夜生活我都愧为海恩妻。

    秋漠一听这话立刻放开了爱丽儿,为了什么理由出手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只要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他看过了自己的精神力幻兽和姜盈过招的视频,撇除最后的尴尬结束不谈,整个过程不得不说是相当精彩。

    他早就想试试姜盈的精神力幻刀了。

    更想试试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到一样的程度。

    桑德鲁老爷子有告诫他的身体状况,他要是想像姜盈那样把精神力练成武器,一定要在姜盈在场的前提下,否则很容易会出大乱子。

    关于姜盈到底有着何等强大的精神力,桑德鲁老爷子和秋漠都没能找到确切的答案,他们只能推测,至少姜盈在平复精神力暴走的情况时肯定是比海恩还有用的。

    秋漠抬步就要跟在姜盈的身后上拳场,却不想被爱丽儿抢了先。

    “我先打!打之前咱俩说好了,谁输了谁下场,谁赢了谁陪他睡!”

    这个“他”自然指海恩。

    姜盈无语地摸摸鼻子,见过上门找揍的,还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上门找揍的。

    “你挺会算啊?拿我男人做赌注,你无论输赢都不亏是不是?”

    “谁说不亏了?我要说下场就一定会远离,哪怕男神转过身来跪求我陪睡我都信守对你的承诺绝不答应!这是爱丽儿的原则!”不容侵犯!

    姜盈:……

    糟点太多,不知道从哪儿开吐比较好了。

    你男神绝不会转身跪求你陪睡的好吗?醒醒吧。

    “我要再加一条,否则我不跟你打!”

    “行,你说。”

    “你要是输了,这打拳场归我!”姜盈大开口。

    她怕什么?送上门的生意不做白不做!

    爱丽儿毫不犹豫,“虽然你很无耻,不过我答应了!你等着看我睡你男人吧!”

    姜盈:……不看,没兴趣。

    秋漠上前劝,“她是3s,海恩星将亲自带出来的,你没机会赢的。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打拳场,你不是说对你很重要,你别输出去啊。”

    爱丽儿推开秋漠跳上拳场,“拳场能和男神摆在同等的位置上,我很幸福!”

    秋漠:……输了你也活该!

    爱丽儿特有男人风度的摆个起手势,“来吧,先让你三招。”

    秋漠想捂脸,哪来的自信?爱丽儿平时跟他打都胜得几率少。

    “姜盈,你下手轻点,拳场赢下也就得了,别再把人伤着。”

    怎么说都是他的朋友,拳场作为勾引人老公的代价付出去也就得了,伤人就别太过分了,毕竟以后还有可能再见呢。

    姜盈扔来一句“放心我心里有数”后就攻了上去。

    让三招啊?真好。

    一招拳头直奔面门,爱丽儿自信地笑,就这?切!

    他竖起手臂要挡,姜盈的拳心忽然白光一闪,一把精神力幻刀出现。爱丽儿手臂上的汗毛立刻都炸了起来,他现在要敢挡上去,自己的小手臂绝对会被削断。

    爱丽儿哇哇叫着跳开,“你作弊!这里是拳场,不准动用兵器!你……”

    姜盈手掌摊开,一脸无辜,“什么?”

    掌心空空。

    爱丽儿瞬间觉得莫不是自己刚才眼花?

    “第二招!”姜盈侧身踢腿。

    爱丽儿收拾心情同样侧身踢,硬碰硬,男人必须是优势啊。

    可即将碰到的那一刻,姜盈的小腿处白光一闪,那竟是刀刃的形状。

    爱丽儿保持着一条腿站立的姿势横跳出多远,“那那那,这回被我抓个正着了吧?不行,不允许!你马上给我收了!”

    他的话声还在空中回荡着,姜盈的小腿处早就恢复了原样。

    姜盈:“第三招!”

    又是凌厉的一击,不过这回爱丽儿不急着反击了,姜盈肯定还有诈,他不急,他等着再抓到一次就直接判她输!

    然而他等到的只有姜盈结实的一脚踹到了胸膛上。

    人被直接踹飞,飞过场台,扑嗵一声摔落在地。

    姜盈收腿站好,“你输了!”

    爱丽儿愣了好半天,突然挺身坐起开笑,“好,好,想不到我爱丽儿天天靠骗吃饭,有朝一日居然也被骗了!成,愿赌服输,拳场归你了。”

    从空间里拿出相关的证件,爱丽儿远距离抛给姜盈,“要现在就去办手续吗?”

    这也是为什么爱丽儿一再挑衅姜盈,她却没有多么生气的原因。这人很坦荡,一看就是那种直来直往的性子。她只要赢了他,他就一定不会再找事。

    姜盈掂了掂手里的文件又把文件扔回了爱丽儿。

    爱丽儿很惊讶,“你不要?”看起来也不像那种有便宜不占的王八蛋啊?

    姜盈,“我有些事情想找你合作,如果你能做到,拳场就还给你如何?”

    通过姜氏中医一事,她想她需要一些自己的“黑”手。海恩给她的不行,没有海恩在的时候,她要用人就没有底;秋漠他们不行,他们以后是走明道的。

    如果不是为了算计人,她何苦非得累自己先打一场。

    “什么事情?”爱丽儿追问。

    姜盈指指秋漠,“那事还不急,改天我约你再谈。今天我的安排是跟秋漠训练,军部招考一天比一天近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秋漠终于跳上了拳场。

    他很兴奋,对于姜盈能够那样自如的控制精神力幻刀。

    “跟我打可以用兵器。”秋漠道。

    姜盈特别理解秋漠现在的心态,想当初她被海恩调教的时候,她还不是恨不得一下子就打倒海恩。她从来不惧海恩释放出全部的实力,她只怕打一场什么收获也没有。

    “或者,你也可以试试。”姜盈鼓励道。

    “好,如果有机会。”秋漠率先向姜盈攻去。

    不是他现在不试,而是他试不出来。所以他才那么迫切地想要跟姜盈打一场,他在想,是不是到了危急的关头他才能爆发出来。

    两个人很快战到了一起,爱丽儿是唯一的观众。

    他常跟秋漠打,输的次数多是因为他从不曾认真。他又不是纯靠武力吃饭的,他的身手只要能保证危急关头救他一命就可以了。

    可关于他和秋漠的实力,他却是一直自认为不比秋漠差的。所以他才那么自信的不把姜盈看在眼里。3s又如何?能比得上自己几十年摸爬滚打出来的作战经验?

    在自我领域成功的这类人都有一种通病,那就是除非亲眼看到,否则这类人通常不会把网上传的神乎其神的人或事当真。

    被姜盈三招逼下拳场他也没有对姜盈的实力有一个直观上的认识,直到现在在台下看到姜盈和秋漠的一战。

    什么叫高手对决?这就是了!

    ------题外话------

    感谢冰之莹舞和芷蕙云容的票票!这是给我们海恩大人的车技喝彩的意思吧?收到了,海恩大人表示:必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