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4 赢了自己输了他!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两人自开打之后就没有分开过。

    诺大的拳场就像一处空旷的原野,姜盈和秋漠只占据了最中心三尺见方的一块。

    空间虽小,动作却不受任何限制。

    你来我往,招招快如雷霆。

    像光和影。

    你以左拳袭来,我必回以右拳;你若出肘,我当踢腿;你回身一击,我反手便劈。

    没有一招一式能看得出套路来,完全就是在靠身体的本能反应在打。

    但时间长了,又能从中找出一些规律来。例如这一招姜盈才用过,不久之后就被秋漠用上了;秋漠的一招才发出去,姜盈转个身就送给了他同样的一招。

    当对方的攻击都能变成自己进化的指引,这才叫高手对决的精髓所在。

    ……

    姜盈跟海恩打,海恩是陪练,是喂招的,姜盈只管竭尽全力地进攻就好。过程不能说不激烈,只是少了一方的抵死防守,这感觉就总会差那么一点。

    姜盈跟史皮尔斯打,真正的势均力敌,各有进攻也各有防守,目标也各自明确,那就是打倒对方,所以过程特别狂暴凶残。

    这次姜盈跟秋漠打,既不能像跟海恩那样“教学”为主,更不能像跟史皮尔斯那样狂暴凶残。

    他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通过即将到来的军部招考,他们可是要联手进军机甲战团的,所以他们的身手必须需要共同提高。

    身手如何提高?这种事情没有捷径,只有练练练,不停地练。

    秋漠为什么比别人提升的快?桑德鲁老爷子的药剂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是一个原因,另一个也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在不停地找人实战。秋漠的身手完全就是实战经验的堆积。

    姜盈也不例外。人的身体状态是需要保持的,如果不是她和海恩的晨炼一直在坚持的话,她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出手就能打,开打就不会轻易输。

    这两个人都很明白,他们的这次交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切磋--提高自己的同时还要给对方提高的机会。并肩前进携手双赢,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走得更远更高。

    ……

    爱丽儿很了解秋漠的身手,从初相识时在自己手下连一招都过不了,到现在自己如果不认真就根本没有赢的机会的程度。所以姜盈能这样跟秋漠近距离对打这么长时间不落下风,他终于认识到姜盈的身手不是网上吹的了。

    爱丽儿并不了解姜盈,再说明白一点的话,姜盈不是他的菜,他就没想了解过。

    如果有男有女,他肯定更倾向于选男的;如果只有女的,他肯定喜欢成熟妩媚的姐姐多过温软瘦削的妹子。

    爱丽儿结识朋友全靠感觉,因为一看到姜盈那张脸就不是他的菜,所以他基本不关注姜盈的事情。

    顶多就是大概了解姜盈是帝国第五个3s,让全星际的男男女女都妒嫉地有幸嫁给了海恩。

    所以姜盈的实力也被他理解成了,在海恩的指导下比一般人厉害那么一丢丢。

    直到他看到眼前这一幕。

    他以为他会看到军拳路子和黑道野路子的激情碰撞,然而没有。传说中一身正统拳风的姜盈这次明显看得出来不再是了。

    居然也像秋漠一样基本看不出身手的轨迹,更像是脑子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于秋漠来说,他本就成长于黑道,从来也没有学过什么套路,实战堆积起来的身手炼的本就是身体本能反应。

    可姜盈不该是这样的画风吧?

    爱丽儿一边双眼放光地欣赏着场上难得一见的切磋,一边对姜盈起了更大的好奇心。

    他不知道,这其实跟姜盈一直在跟不同的人不同的兽过招有关。

    假如是身在军部的人,学的是军拳路子,陪练的也是军拳路子,长此下来,自身的军拳路子之风也会越来越明显。

    但姜盈不一样,她只是跟海恩学了入门,自出师之后她遇到的都是各种不按套路出招的。什么狗鱼棱齿龙,什么巨蟒灰狼,对手的千变万化也让姜盈在无形中完成了自己的蜕变。

    ……

    拳脚带起的风声,沉重却没有紊乱的呼吸声,紧绷到空气都在嘶嘶作响的形似耳鸣声。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在寂静的拳场上空发酵,膨胀,炸裂。

    炸的唯一的观众爱丽儿都忍不住的跟着热血。

    这样纯技术招式的对打,在避免了力量有可能带来的血腥之后,才是一场真正的视觉盛宴。

    爱丽儿不知不觉中已经双拳紧握,眼睛眨也不眨。这种时候已经不会去想什么谁赢谁输了,他只希望这场切磋持续的时间长一些,再长一些。

    可就在他以为这个场面已经是足够的震撼之后,他却看到场中突然变了。

    姜盈手中白光一闪,精神力幻刀再次出现。

    爱丽儿惊地张嘴要喊,又怕惊动了两人,不等声音喊出喉咙自己又赶紧出手紧紧地捂住了嘴。

    这不公平!姜盈欺负人!秋漠可做不到!太过分了!

    爱丽儿急的无声地挥着拳头原地直蹦。

    一方有了精神力幻刀,另一方没有的话,实力相差悬殊,这还怎么打!他还怎么看!

    也许马上就没得看了的可能让爱丽儿失落了。

    他怏怏地准备抬腿走人了,可这时场中又变了。

    秋漠的手里居然也是白光一闪。

    虽然很短暂,并没有像姜盈那样成形,但爱丽儿这回可是真的惊叫了出来。

    这种事情已经是个人就能随便做得出来的了?

    ……

    秋漠扭身躲开了姜盈的一刀,想学着一样反击回去的时候,手里才出现的精神力幻刀又消失了。

    这种事情哪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看看就会的话,3s早就不值钱了。

    姜盈心里惋惜,出言却嘲讽,“漠哥你不行哦!”

    秋漠冷眸回身就是一腿,擦着姜盈的精神力幻刀直踢姜盈的腰间。

    虽然姜盈口中的“不行”跟博昂说的“不行”完全两个概念,但这两字就是光听听就受不了。

    秋漠的腿脚沿着轮廓开始出现了一圈光刃。

    姜盈惊喜,“来!”

    收刀退后,以腿脚相迎,姜盈的腿脚外围同样亮出了一道光刃。

    砰砰砰,原来腿脚相撞时应该是这个声音。

    现在却是类似于刀剑相接时的金属铮鸣声。

    白光耀眼,铮鸣刺耳,爱丽儿的下巴得自己用两手托着不然就要掉地上了。

    黑道上也不乏把精神力练成暗器来杀人赚钱的,但顶多就是细如牛毛的暗器针而已。精神力说白了那是人的意识,人类发展到星际时代能够把自己的精神意识进化到短暂地抽离载体已经属于不可思议的范畴了。

    这要是退回古地球时期,大脑暂停运转,意识短暂地抽离,这已经是可以下脑死亡结论的时候了。

    你抽走了意识再给安回来,让大脑继续运转,这在古地球时期得被称为不科学的灵异事件。

    现在姜盈和秋漠的情况则是,你还要保证大脑的正常运转,然后你还要抽出一部分意识化作精神力武器跟人对打,这还是单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吗?

    爱丽儿悄悄地自己试了试,然后痛快地把姜盈和秋漠归到了不是人的类别。

    好吧,即使都是吃营养剂长大的,但人类和人类还是有区别的。

    ……

    精神力幻刀戳中精神力幻兽会破坏其精气神儿,让其逐渐消弱。

    但全程无血。

    那如果精神力幻刀戳中人的身体呢?

    姜盈很好奇,秋漠也好奇。可是两人都不敢试。

    在考试之前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也是必要的。他们可以打到筋疲力尽,但绝不能伤到一丝半毫。万一影响到参加军部招考就完了。

    所以当秋漠的精神力幻刀消失的时候,姜盈也停下了进攻。

    秋漠满头大汗,喘得像头劳累过度的牛,几下携带精神力幻刀的攻击比他先前赤手空拳打那么长时间还要费精力。

    姜盈的情况好一些,毕竟她不是第一次祭出精神力武器。

    “先休息一下吧。”姜盈道。

    秋漠连应声都应不出了,扑嗵一声直躺在地。

    如果不是眼睛还睁着,姜盈都要以为他是昏倒下去的了。

    姜盈正要问他是不是还撑得住,却感觉到裤脚有什么东西在扯。

    她一低头,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小灰狼什么时候现身了她都没注意到。

    再细一看小灰狼的状态,她大概理解了。

    耳朵耷拉着,整个身体巴掌大小,全身呈现半透明的状态。如果不是有意去看的话,都有可能看不到。

    姜盈赶紧一弯身把小灰灰抄在掌心,并迅速转身,挡住了正赶过来的爱丽儿的视线。

    “喂大漠,你死了吗?”爱丽儿并没跳上拳台,只趴在边缘上伸长脖子看秋漠。

    秋漠的胸膛起伏的很厉害,姜盈觉得他说话会很困难。

    秋漠也的确没有说话,只竖起了大拇指表示没问题,可惜连手臂都举不起来了。

    累到虚脱,他还能有意识已经非常强大了。

    爱丽儿头一次对这样的秋漠产生了羡慕之情,他也想这样,可是以他的个性,只怕还没坚持到这样就先放弃了。

    轻松地活着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逼自己到这种地步呢?

    --开始之前壮志雄心,开始之后就萌生退意。这不仅是爱丽儿,还是大部分人类。

    爱丽儿还想说什么,可是光脑响了。

    爱丽儿看了一眼后对姜盈道,“我有事要先走,你能照顾大漠的吧?”

    姜盈点头,“当然,你忙你的。”

    看着爱丽儿走了,姜盈才捧着小灰灰盘腿坐在了秋漠的身边。

    “要昏倒吗?我会在这里守着的。”

    小灰灰抱着她的大拇指蔫蔫的,姜盈想秋漠的精神状态可能也是这样。

    秋漠摇头,这时也看到了姜盈掌心的小灰灰。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精神力幻兽,从视频里看到的时候那么巨大那么威风,现在却是一只小奶狼的样子,他本能地就拧起了眉头,丢人!

    回来!他向小灰灰伸出了手。

    小灰灰:看也没看他,在姜盈的掌心翻个身,无视了秋漠伸出的手。

    秋漠气懵,这几个意思?你是谁家的你不清楚吗?博昂要是在,挠不死你知道不?

    姜盈也很无奈,唤出小银杏,让它用枝叶一下一下顺着小灰灰的毛,然后才解释道,“这事儿吧,其实我自己到现在也没多弄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精神力幻兽会比较愿意亲近我。而且在我身边,它们也会恢复的快。”

    说话间,姜盈掌心的小灰灰已经从半透明开始向实体转变了。

    秋漠惊讶地同时发现自己枯竭的就要转不动的脑子居然开始慢慢运转起来了,他以为至少还得休息个把时辰呢。

    他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它们?你还见过其他的精神力幻兽了?”

    绝对不是指n250星上的那个精神力巨蟒,那个就算亲近姜盈,也不可能被姜盈友好对待。

    话说完,脑子动完,秋漠发现他居然能说话了。

    而刚才他是真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秋漠目光不移地盯着姜盈的眼,她到底有着多么神奇的精神力!

    小灰灰完全实体化了,它抖抖身上的毛,也不蔫蔫地躺着了。一蹿,蹿上了姜盈的肩头,然后开始了各种爬上爬下。

    活泼的像只刚吃饱了奶的小狗崽。

    姜盈任它把自己当座山来撒欢儿,她认真对秋漠道,“是,但我不能告诉你都是谁。”

    “我理解。”秋漠稍微有了点力气,立刻坚持着坐了起来,他一指小灰灰,“精神力幻兽出现了,我这样算不算精神力暴走?如果说我祭出精神力武器之后就会有精神力幻兽不受控制地出现,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以后我不能再轻易祭出精神力武器?可是你为什么没有?”

    姜盈这样解释,“在我认为,当一个人可以自如掌控自己的精神力之后,其精神力武器和精神力幻兽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我觉得这两种仅仅是外形的区别不是吗?精神力武器顶多就是还没有进化出意识的幻兽初级阶段,而幻兽其实是精神力武器进化出意识的武器终级阶段。”

    “就像精神力武器有人只能练出丝,可有人就能练成网,而我能练成刀。”姜盈想来想去都觉得这很合理,“我一直都在想,其实是我们把精神力幻兽想的过于妖魔化了。说到底它还是要倚靠我们人类才能存活,例如只要人死了,它们就会自行消失。”

    “我不觉得只要幻兽一出现,就算精神力暴走。其实我们和他们完全可以和平共处,大家都是一副脑子,按理说不该是最了解自己的朋友吗?可惜最初有些人带路就带错了,结果导致了现在人人闻幻兽而色变。”

    小灰灰又爬回姜盈的掌心和小银杏闹了起来,小银杏也乐得偶尔逗一下重孙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姜盈想到自身,“我觉得我也会有精神力幻兽,只是它的出现需要一个契机,我暂时还召唤不出来。”

    秋漠:“你这是遗憾的语气?你很期待?”

    “当然!”姜盈想起海恩的金毛狮虎兽,想起科特的棕熊,以及秋漠的灰狼,“我完全想像不出我的精神力幻兽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带它一起去打架!”

    个头会很威武,气势会很磅礴,站在机甲的面前也毫不逊色,姜盈脑补一下在外太空中跟虫兽激战的画面,她自己先没出息地热血了。

    到了那一天,看谁还敢歧视她不要她!

    曾经造成的心理阴影太严重,姜盈表面上不显,但心里一直憋着劲儿。

    众人眼中现在已在人生巅峰的她对于自己来说,她仍然觉得不够!

    秋漠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姜盈比所有人觉醒晚却比所有人觉醒都快的原因。

    你还在忌惮着精神力幻兽,还在想尽办法用来阻止精神力幻兽出现的时候,人家已经在期待,已经在打利用精神力幻兽辅助战斗的主意了。

    思想决定高度,高度决定成败。

    有时候你没能像你以为的那样成功,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天不时地不利人没和,但其中肯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最初的思想方向可能就错了。

    ……

    看着秋漠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了,姜盈把小灰灰送到了秋漠的怀里,“收回它吧。”

    小灰灰扭头就想往回跑,被姜盈拿食指点在了小灰灰的额头上,“乖,你还小,长时间在外面会耽误你的成长。”

    秋漠僵硬地捧着自己的精神力幻兽,表情扭曲,“收回它?怎么收?”

    上次在丽娜的科研室,是他醒来的时候小灰灰就自动归于他的精神魂海了,他连知道都不知道。

    这次小灰灰跑出来他也不知道,他更不知道如何收回了。

    姜盈也傻眼,海恩和科特都是自己知道回收的,她没操作过,完全没经验啊。

    “这个我怎么知道?难道不是你想想它就能回去的吗?”

    秋漠闭眼,想;睁眼,小灰灰还在掌心。

    姜盈和他大眼瞪小眼,这算怎么说的?

    “老祖宗,这是什么意思?”现在不方便问海恩和科特,姜盈也只得向小银杏求救。

    小银杏摊开两树枝做无奈状,“百根草的毒性一天没有去除干净,那么刀疤小哥哥就不能像别人那样自如的操控自己的精神力。”

    “你说的好像百根草在和秋漠抢夺身体的控制权似的,你不是说百根草还不算完全的意识流吗?”

    “它不用多完全,它只要知道抢吃抢喝就好。就像脑残智障,他再傻也知道不吃饭会死人的。”小银杏抱着小树杈进一步解释,“精神力幻兽也是需要精神力的补养的,这就相当于在和百根草抢东西吃。如果精神力幻兽被百根草控制了也就算了,两东西一合体,百根草自然不会怎么着;但现在是小灰灰被你们收编了,百根草能乐意?人家一看好不容易小灰灰出去了,还能愿意它轻易回来?”

    姜盈听得脖子后面冒冷风,“像你这么一说,怎么感觉我们人类就是你们大植物的载体似的,完全是被当作工具来玩儿啊。”

    小银杏顺竿爬的不要更欢,“我能活过千亿年,你们人类能吗?不就是多进化出了个精神力,看把你们能的!虫兽还没消灭完呢,自己人倒先歧视出个三六九等来了。我跟你讲,不是我针对谁,全人类都是垃圾。”

    全人类之一的姜盈:被他物种歧视了肿么破?如何硬气地怼回去还要有理有据?在线等,特别急。

    全人类之二的秋漠:一句话也没插上嘴,然后就被骂垃圾了。心塞的不能呼吸,想甩手一只小灰灰打出去。

    “行了,孙子也逗过了,课也讲过了,我累了,回去休息了。人类,你们自己要努力啊!”小银杏消失了。

    姜盈攥攥掌心:这种被树看不起的感觉真郁闷。

    秋漠把小灰灰揣进衣兜里,“中午了,我请你吃饭?下午接着打?”

    姜盈黑线,“漠哥,您老的精神力幻兽还不能自如地收回呢,您不觉得应该先把这一块练熟了再说?万一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放出来了,结果却收不回去了,这丢人是小事,被上边发现的话又要把你关起来切片研究了。”

    秋漠跳下拳场,“难道不应该是边在战斗中边训练此项?或许一会儿我们再打一场我就能给收回去了呢?”

    姜盈:……也许有那个可能,但她不想打了。哪怕开打之前还存着要把秋漠打趴下让他今晚无法满足漠嫂的宏愿来着。

    她累啊。

    从早晨跟海恩打了跟保镖队打,又跟爱丽儿打跟秋漠打,她只想回去补个午觉先。晚上可还有活动安排呢。

    “明天,明天请早好吗?饭我也不吃了,我先回去补个午觉。下午就不过来了啊,祝你和漠嫂幸福。”

    姜盈说走就走,行事就是这么风速。

    秋漠看看诺大的拳场,按亮了光脑终端,打给博昂。

    “快到中午休息时间了,要一起吃午饭吗?我过去找……”

    不等他说完,博昂就急急打断了秋漠,“新来一个急需手术的病人,我可能没有吃午饭的时间了,你自己吃,晚上见。”

    咔,博昂挂断了电话。

    这还是第一次。

    秋漠短暂地接受不良后又很快释然,也对,人家是医生嘛,突发情况能这么长时间才遇到一次他其实已经很幸运了。

    秋漠这次继续该干嘛干嘛了,他却不知道那边博昂正在被一群人围着。

    “谁的电话?那个什么叫秋漠的?就是你结婚的那个男人?”

    “你挂他电话干什么?他要是个男人,现在就该来我们面前磕头赔罪!”

    “悄么声地就结婚了,他当我博家是什么身份?他算什么东西!”

    “博小昂,你的婚姻全家都不同意!你必须马上离婚!”

    “你是姓博的,下一任博家继承人生出之前,你没有权利任性!”

    博昂的四个姐姐两个姐夫,以及若干父母收养的干儿子,加起来十多号人,此时正挤在博昂的办公室里对他声讨谴责。

    “你行啊,结婚都不告诉家里人一声。这要不是我在民政司的朋友打给我确认,你是不是准备一直瞒着家里人?”

    “博昂,你三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能不能在做事情之前先考虑一下事情有可能出现的后果?你二姐明天就要结婚了,你现在整出这么一遭来让干爸干妈怎么想?明天的婚礼上有人问及你的话你让大家怎么解释!”

    “离!在爸妈知道之前,你今天立刻给我把婚离了!”博雅都想上手打人了。

    巴森特牢牢地拉住了明天的准新娘,看向博昂的目光痛苦又自责,“小昂,你跟我说实话,你结婚没有别的因素对吗?你不是想气……”

    博昂自始至终都端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都说够了没?可以给我个说话的时间了吧?”

    博昂骄傲地亮出手指上的戒指,“很高兴地通知大家,我的确结婚了,也的确在你们找来之前我没打算通知你们。你们也不用戏那么多,我就没想着要瞒你们,我只是没想过要通知你们而已!”

    “博昂!”众人怒吼,不敢相信博昂如此的凉薄。

    博昂皮笑肉不笑,这群人哪个不凉薄?只不过表面上装得不凉薄而已。

    如果他们不凉薄,为什么没一个人问自己幸不幸福?如果他们不凉薄,为什么没一个想一想,如此大规模的找到医院来会给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结婚就是因为我想跟那个人结婚,跟他是男是女没关系,跟他什么身份没关系,跟家族的延续责任更没关系。明天有人问你们实话实说就可以,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我又没有抢别人的男人!我不会离婚的,我很幸福,我这辈子都不离婚!”

    博雅怒吼,“博昂!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爸妈知道了,他们不会……”

    巴森特的吼声比博雅更疯狂,“小昂,我不结婚了!你回来好不好?我不娶你二姐了,你回到我的身边来!”

    屋内陡静。

    博昂都吓傻了。

    这种时候你强加这种戏份不好吧?

    你是要上天啊!

    “巴森特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博雅揪住了巴森特的脖领子。

    “对不起博雅,我不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情感,还要骗你,我……”

    “你闭嘴!”

    咣--博雅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两家人都通知全了,婚礼就在三天后,你现在跟我说不结婚了?你别跟我说!你先跟你爸妈说去!”

    博雅的姐妹们很快转移目标,“巴森特,刚才的话我们都当没听见!你马上收回!两家人可丢不起这么大的人!”

    “巴森特,如果一个巴掌还不能让你清醒,那么我愿意再帮忙!你现在这个年纪了,你该知道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就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吐出来一个字!”

    博昂也暂时忘了自己的事情,“巴森特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在你身边过?从来没有!又何谈回到你身边?你三天后就是我的准二姐夫了,如果你敢现在做对不起我二姐的事,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博雅出离愤怒了,“博昂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过去对巴森特的那些肮脏心思吗?你现在装什么清纯?你是故意的吗?就是故意的以结婚来刺激巴森特?好啊,你现在满意了!行,我不结了!人还给你!”

    博昂怒起,他才没背锅的习惯,“博雅你别疯狗一只乱咬人!谁肮脏了?谁故意了?我是你弟,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

    巴森特抓住博昂的手臂,“不,我不相信!你从小到大的岁月里都有我,你的目光一直在追逐着我我会不知道?这才几天你就移情别恋了吗?我不相信!博昂你快说你只是在气我。”

    一群亲姐干哥们乱成一团,也急成一团。

    “博雅别赌气!想想两家父母,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巴森特你清醒一点!你是想活活气死你爸妈吗?想想你爸的脾气,他就是气死,也会先打死你的!”

    “博昂你快向你二姐道歉!她情绪不好说话忘了过脑子,你现在跟她较的什么劲儿?”

    “啊,不管怎么说在你二姐婚礼之前你的婚姻关系也得先解除了!我在民政司有朋友,会帮你把消息掩盖的痕迹皆无的。你就当年少不懂事玩闹了一回,该收心就收心吧。别等到干爸干妈知道了再……”

    “啊--都给我闭嘴!都给我出去!”博昂扯嗓子怒吼一声,对于眼前发生的狗血真是心累到一点也不想应付了。

    “你们不用拿老两口说事,我现在就打电话亲自告诉他们!”

    博昂按亮光脑终端,电话一接通他直接道,“爸,两件事,一,我结婚了,跟秋漠;二,二姐决定不结婚了。”

    屋内再一次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们组团来,为的就是声势浩大的把博昂的事情三下五除二利落地赶在二老知道之前先扼杀了。结果可倒好,博昂自己倒痛快地捅出去了。

    博昂爸也懵了,他正开私会呢,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想着多少年不打一次电话给他的儿子这次突然打来了肯定是有要紧事,他这才接了,哪知接通就是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是博老中气十足的一声怒吼,“回家!现在马上都给我回家!”

    ……

    秋漠吃完午饭自己盘腿坐在拳台上和小灰灰练“交流”的时候,博昂跟一群兄弟姐妹们回了博家。

    博昂没在怕的,反正他已经结了。他不想离,谁也别想逼他就范!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才进家门就被博老的警卫先下了光脑终端,然后就被一手刀劈晕了。

    等他再醒来,他被关在了他的房间里。

    他妈在以非常失望强压着愤怒的目光看着他,“你怎么能这么任性!巴森特因为你坚持要求和你二姐退婚,你满意这样的结果了?你知不知道给两家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这怎么就成了我造成的麻烦了?”博昂腾一下坐起来,他愤怒地为自己辩解,“如果我满意,那我现在就应该自动解除自己的婚姻关系了!可我不会!我想和秋漠度过未来的三百年我才结的婚,至于巴森特做出了什么样的反应跟我有个屁关系!这锅我不背!”

    “你你你,看看我们把你惯成了什么样子!”蒋月气得嘴唇直哆嗦,“从小我们是怎么教你的?你身为博家人,你自己有着什么样的责任你会不知道?博家什么时候娶进过男媳妇?他一个不能生出下一代的男人,我博家要他何用!”

    “妈!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明白,我不是因为谁有用就和谁结婚,是因为我和他在一起幸福我才结的婚!你自己婚姻什么鬼样子你就真的开心吗?我是你亲生儿子,你就非得让你儿子也像你一样一辈子被禁锢在婚姻的牢笼里吗?”

    “博昂!”蒋月怒起,挥手就打了博昂一记耳光。

    这个儿子曾经让她多么骄傲,现在就让她多么失望!

    “婚姻不是人生的全部!你身为博家人,你的眼光就只短浅在这里吗?你的精力应该放在医学上!你想的应该是如何做出对全人类更大的贡献!你居然会沉迷于儿女情长,你让我太失望了!”

    “妈,你才让我更失望!”这也是博昂第一次跟他妈这么吵起来。

    过去从不曾有,倒不是因为两人都脾气好,而是没有时间。

    蒋月忙到生下博昂三天就回到军医院了,就更别说博昂长大以后了。能偶尔一起吃顿饭都得是蒋月休息的时候。

    蒋月就是这么长大的,博昂的四个姐姐也是这么长大的,她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孩子们都很出息,都让她骄傲着,她毫无疑问地爱着他们,所以在不在一起重要吗?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别人的陪伴只是佐料而已。

    她不会让别人充满她的人生,也不会让自己去充满别人的人生。

    博昂的姐姐们被这么教育长大,没问题;但到了博昂这里,出问题了。

    博昂是个天生就想要陪伴的人,他没机会说没机会表达,不代表着他就会长成他姐姐们的样子。

    “对我来说,婚姻就是全部,生活就是全部!如果我连自己的日常生活都不能保证幸福的话,那么我去追求你所谓的光辉人生又有什么意义!谁可以和我分享?我又愿意跟谁分享?如果未来的路上我还是只有我自己,那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客观来说,他和蒋月的想法都没有错。每个人都有权对自己的人生有所规划,有人更希望发光发热对整个人类都做出贡献,但也有人什么大事也不想做只想平平淡淡开开心心地过完这一生。这没毛病。

    可当两人变成血缘的一家人时,矛盾就有了。

    当妈的觉得自己才是对的,她要强行扭转儿子的认知;当儿子的则觉得我没干扰你们的生活方式,你为什么连不干扰我都做不到呢?各自安好就不行吗?

    蒋月接受不了这个一向乖的没出过差子的儿子有一天居然要和她大吼大叫,还私自结了婚。

    “你有病!你绝对有病!没想到我博家军医数代,到你这里居然出了一个精神病!不行,你需要治疗!你等着,我跟你爸去商量一下,你的治疗刻不容缓!”

    蒋月急步匆匆地走了,博昂的呼喊她只当听不见。

    博昂急急追出去,可是门被锁上了。

    长辈们“治理”小辈的惯性一招:禁止你说话!

    “爸,妈--”博昂痛吼着跪坐在地,不敢相信三十岁的自己有朝一日还会被爸妈关禁闭。

    秋漠!这时候他只想到了秋漠。可是没了光脑终端的联系,他要如何通知秋漠?

    ……

    秋漠在傍晚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博昂的留言,说他临时收到一个很重要的医术研讨会,暂时不能回家了。让秋漠也不用给他打电话,因为研讨会是保密的,光脑终端暂时会被没收。

    是文字留言还不是语音留言。

    秋漠怀疑来着,这不是博昂的作风。

    他就打给了军医院求证,在确定的确有这么一个医术研讨会后他这才放心了。

    ……

    姜盈对此毫无所知,她正带着海恩在姜山的山洞里找寻线索。

    海恩的见识比姜盈广博多了,他一下子就发现了其中不寻常的地方。

    “这个山洞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对啊,我看出来了。所以呢?”

    “用机器也好,用人也好,动静必然只大不小,如果仅仅是姜氏中医的某一个高层在做这样的事情,你觉得能瞒得住其他人的眼睛?”

    姜盈恨自己亲爸不争气,“姜子封一手遮天呗!”

    “不对。他是一个连你都舍不得交出位子的人,由此可见姜氏中医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这么重要的姜氏中医,你觉得他会走违法的路子坑自己吗?”

    姜盈打个激灵,“老公?”

    “我们假设有这么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你爸根本无从反抗呢?不是姜氏中医的其他高层看不见,而是他们看得见也只能当作看不见!”

    海恩的激灵打在心里,挖坑挖到自己周边的感觉不要更郁卒。

    ------题外话------

    感谢色虚伪,冰之莹舞和兵临天下的组团鼓励!快到月底了,你们手底富裕起来了对吧?真好~记得给留给我们漠哥漠嫂啊!小灰灰给姨姨们献么么哒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