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5 海恩带头砸场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军医院的确有一个临时召开的秘密医术研讨会,保密级别还挺高。但博昂是没有资格参加的,能有资格参加的是他爸他妈。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关于百根草的进一步研究究竟是利还是弊。

    帝国虽然表面上严格禁止利用百根草强行刺激人的精神力觉醒,但实际上,军医院方面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方面的研究。

    在这方面,某些人和桑德鲁老爷子的想法不谋而合,现阶段百根草对人体是弊大于利,但不代表着以后都这样。他们只是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博辅周和蒋月就是其中的两个。

    作为某军医院的负责人和某科研组的负责人,他们几乎每一天都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研制出只有利而没有弊的百根草药剂来。

    如果研制成功,这将是对全人类都有好处的巨大贡献,他们的名字将名垂千古。

    他们把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这里面,就连博雅的婚事都特意拜托了亲家多费心。

    博昂打给博辅周的时候,他正在跟军医院的总头开私会,意思就是请他出席稍后的百根草研讨会时一定要站在赞同的立场上。

    博辅周本就赞同,正跟总院长商量着如何拉到更多的支持票时,博昂来电话了。

    一听博昂所说的两件事,博辅周能不爆怒?

    --老子特么的在外面为全人类奋斗不息,不求你们能帮得上忙,但求你们维持住后方稳定,老老实实地别添乱不行吗?

    你们倒好,一个偷偷自己先结了婚,一个眼瞅着再有三天就结婚了结果现在又说不结了。

    你们过日子跟过家家似的,想一出是一出,你们有没有想过博家的名誉!

    博辅周直接带着警卫回的家,都没想着跟博昂勾通。在路上的时候他已经跟儿女们了解了所有的事情经过,他不觉得还有什么勾通的必要。

    没收博昂的光脑终端,切断他和外界的联系,脑子生了病就得治,他博家专业!

    在确认蒋月也是一样的意见之后,博辅周下令了,连夜把人运到军医院精神科去,治!

    蒋月跟着一起走了后,博辅周又开始“治”博雅。

    从人情世故谈到身份地位,从人生远见对比婚姻得失,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婚如果不结,你的人生成功率至少也会降低十个百分点。降很快,但你要是想让它升可就太难了。

    一个成熟理智的人不该做出这样弊大于利不顾自己利益得失的行为。

    博雅被说服,可又觉得委屈,“那是我非要退吗?爸你是没看当时巴森特的表情,好像只要博昂点头,他立马就能带人远走高飞似的。”

    这事儿对于博辅周更不是问题,“巴森特你不用管他的心情,他爸今年正在努力想从副星军的位置上转正,这种时候他更知道家里不能传出任何丑闻。这桩婚姻巴森特没有决定权,你老老实实地等着结婚就好。”

    其实博雅也知道她和巴森特的婚姻轻易黄不了,她不过就是想从她爸嘴里要个安心丸罢了。

    现在心安了,她又贪恋感情了。

    “可是爸,心不在我身上的巴森特,我还有和他结婚的必要吗?”

    博辅周想掀桌子,他说了半天说什么呢?这个平时脑筋很清楚的二女儿怎么一谈到和巴森特的感情问题这智商就直线下降呢?

    “博雅小姐,请你不要把你的眼光只短浅到看得到婚姻本身。我说过多少遍了,婚姻内部关系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桩婚姻合法之后能给你的人生带来多大的益处。军嫂的身份首先就会在你评职称的时候给你加分,其次你不是一直想加入军医院的科研组吗?有了‘军嫂’的加持,你再申请加入科研组一定会过。”

    博辅周起身拍拍博雅的肩膀,“你要记得,你最大的身份是博家人,你有着让博家人在军医界越加发扬光大的职责!你以后工作的重心将是如何为全人类做贡献,而不是仅仅拿着个小手术刀去救那么个把人。儿女情长都是虚无,三百年后不过土归土。但你的大名将被千亿后人所铭记,这才是你不白来一遭人间的意义所在。”

    博雅成功被洗脑。

    而巴森特亦是。

    他四十了,他什么道理不懂?当时凭着一股热血就说出了那样脑残的话,巴森特事后想想自己都后悔了。

    他为什么一直没有把真实的情感暴露出来?那是因为他深刻地知道在他家,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别看他爸他妈在外面开明又宽容,但在家里,要么你就正常娶妻生子,要么你就滚出家族然后你愿意娶哪个男的就娶哪个男的。

    他爸才不会像博辅周那样还摆事实讲道理,他爸拍桌子就一声吼:要退婚是不是?想照自己的意思过日子是不是?行,现在给我滚出家族!明天你就给我滚出军部!享受着家族的资源和利益,却不履行家族的责任?你做白日梦呢?做不到就给我滚!

    巴森特哪里敢滚,到他这个年纪他已经太知道了,当你没有了身份地位和社会关系,那么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把你欺负死。

    从小是在众星捧月中长大的,现在正是在事业的上升期,你让他放弃一切?怎么可能!他爸转正之后,他就能立刻升到副团的位置,这放到一般人身上那得是至少奋斗个几十年才敢想的事情。

    巴森特半点纠结都没有,顺着他爸给递的杆就下了。

    “爸我错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昏了头了,但我现在清醒了。爸,三天后的婚礼会照常举行的。”

    “嗯,记得打电话向你未婚妻以及你的岳父岳母道歉。”

    “是。”

    ……

    至此,一场风波闹剧似的结束了。

    姜盈秋漠等人暂时对此一概不知。

    秋漠以为博昂真的在忙什么医术研讨会的事情,于是他就趁机把时间都用在了打拳上。

    姜盈是白天陪秋漠打拳,晚上跟海恩调查百根草的事情。

    这边的出口暂时查不出了,那么入口呢?

    姜子封既然说了已经完全脱手,哪么总得有人买进吧?

    也是为了更加验证海恩的推断,两人开始变装从黑道上查起了百根草。

    从老姚头那里死磨硬泡要来了几个有可能在出售百根草的窝点,再加上海恩手里早就有的几个在暗中销售违禁物品的联络点,包括跟踪姜子封的动向,姜盈和海恩连加了三夜的班,连夜生活都被迫停了,最后终于查出,流到这个方向的百根草加一起也就几十棵。

    可是姜山的那个山洞却是能种两百棵的规模,所以剩下的大部分都流去哪里了?

    姜盈还是不愿意相信是帝国高层所为,“也许是卖到其他星球了呢?m38星虽然是最大的人类居住星,但其他星球也是有人存在的。啊,还有兽人星呢!听说兽人星更追求力量呢。”

    海恩比她明白,“m38星是主星是首都星,向往力量的人不往m38星来你觉得他们会甘心栖身于其他星?兽人星上的兽人更追求力量不假,但他们却是相当排斥外来药物的,因为会影响到他们变身兽身。”

    作为军中的一员,对于军部内里如何疯狂地研究着想要更增加军人战斗力的事情不要更懂。

    不然你以为精神力暴走的机甲战士一直被关着是为什么?说在外面的话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及和平,但本质不就是为了研究出其中的原因,并找出可以人工操控的方法吗?

    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抵制剂还没有研发出来,刺激剂倒先出来了。

    上面领导是这样解释的,“病毒”先要研制出来,我们才好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抑制“病毒”的东西才对啊。

    姜盈早就提出了堵不如疏的新概念,上次也得到了克洛萨等军中要员的支持,可结果呢,到现在依然没有向前实施多少。

    是谨慎还是干脆又改了主意不得而知,海恩的地位还是不够高,所以有些问题他还是没有资格知道。

    海恩对于百根草的走向有两个推断,不是帝国政府就是军医研究所。

    而这两个地方,他们要想继续追查下去还真不能像在黑道上那么容易。

    姜盈被打击的不行。她一心想要肃清姜氏中医内部的毒瘤,可现在却发现毒瘤在帝国高层,姜氏中医不过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她一半是愤怒一半是无力。

    这要如何是好?

    正一筹莫展时,秋漠找上门了。

    博昂三天没回家,没跟他有任何联系,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了。

    正想要不去医院登门确认一下时,他的光脑终端竟然收到了“被离婚”的通知书。

    大意是说博昂有轻度精神残疾,所以在监护人没有跟随的前提下自行结婚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故,此婚姻关系予以解除。

    姜盈目瞪狗呆,“还能有这种操作?”

    听说过为了脱罪找人搭关系给自己开精神病证明的,今天头一次见为了离婚开精神病证明的。

    海恩解释,“博昂的父亲博辅周是军军医院的院长,脑科权威,他能做到。”

    人家不仅有说话的实力,人家还有说出这话的权力。

    秋漠坐不住了,“不行,我要听博昂亲自说!”

    姜盈拦住他,“你别急,这事儿不是急的事。人家既然能让博叔三天不跟你联系,最后还能直接下通牒,这就说明博叔肯定早就被控制住了。被控制在哪里了?家里还是哪里?人家会没有想到你有可能上门找事?肯定早做了防范了。你没有计划地冒冒然闯过去,只怕连人影子都见不着。”

    秋漠不在乎,“不管在哪里,总得回家的吧?我就在家门口守着,我就不信守不到人!”

    只要一想到他毫不知情的度过着这三天,而博昂却有可能是被关了三天等着他去救,秋漠就受不了。

    他承诺过博昂会以命相护的。

    小灰灰猝不及防地现身,呲着小牙,尾巴高举。

    姜盈吓了一跳,“你搞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能完全控制它的出现与消失吗?”

    “消失暂时能做到了,但出现还未能完全掌握。”秋漠也很焦躁。

    他伸手抚过小灰灰的头顶,小灰灰当即消失。

    然而不过三秒,小灰灰又自己凭空现身了。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秋漠的精神状态严重不稳。

    姜盈很担心,“就你这样还想上门讨人呢?你会有可能先被人关起来啊!你别忘了,博家一大家子都是军医,人家看到这样的你眼睛都要冒绿光的。”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送上我自己他们就愿意让我和博昂见上一面的话,我可以。”

    “漠哥!”姜盈头大,“你的冷静呢?你的理智呢?你别这样啊!想想后面的三百年啊,你和博叔是要永远走下去的不是吗?眼光放长远一点,我们从长计议好吗?”

    秋漠脸上的伤疤都不镇定了,“我不需要冷静和理智,我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博昂!”

    小灰灰在原地长大中。

    小牙呲着时可爱,长大了变成了大獠牙,可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姜盈拍着脑门直转圈,特喵的这都什么事啊!

    海恩关掉查询的光脑桌面,“今天是博昂二姐博雅的婚礼。”

    秋漠眼睛一亮。

    姜盈一拍巴掌,“我们去参加婚礼!”

    但去的话就不能空手去了,份子钱要带,人更要带。

    姜盈连打电话召来了废f小队,由此被盖西又敲诈了一套三天份的土蛋蛋套餐。

    姜盈挂了电话直骂,“我怎么觉得他的奸滑就知道往自己人身上招呼呢?给我等着!等他和苏米大婚的时候,我一份份子钱都不出!”

    远在圣盈纵衡学校的盖西猛打喷嚏,苏米出言讥讽,“姜盈会是那种吃亏的包子吗?你等着吧!你现在这样敲诈她,她早晚会还回来的。”

    盖西表示无所畏惧,“除了就怕你不答应嫁我,其他的咱爷们什么都不怕!哎苏米你怎么走了?”

    远去的苏米:不走还听你硬撩吗?天天硬撩天天硬撩,撩得我耳根子都起茧子了。想我嫁你哦?你先学会什么时候不硬撩吧。

    ……

    胖达莉兹科兰很快赶到了姜盈家里。

    “什么情况?漠嫂家里人要棒打鸳鸳吗?不行,绝对不行!漠哥你还愣着做什么?抄家伙去抢人啊!”

    姜盈无语,她的朋友们怎么都这画风呢?她是不是得检讨一下?

    “当博家是黑社会呢?你说抢就抢?博叔的爸爸都是被上面批准可以自带警卫的那种人!”

    胖达等人哑了。

    “那叫我们来做什么?”

    姜盈解说计划,“我和海恩负责去婚礼现场探查情况,并监视动静。感觉博叔不会被允许到场,但为防万一,我们亲自去确认一下也好。你们呢,就陪秋漠一起去博家外面埋伏。”

    “切记,在收到我确定博叔不在婚礼现场的消息后再想办法进入博家探查。记住,千万不要硬闯,最好是不着痕迹地进去。能找到人再暴露,如果不能就撤。万一撤之前暴露了,我们没动手,就还能解释不是?总之一个原则,我们是帮忙的,绝不能给两人再添阻碍知道不?”

    “明白明白!姜盈你放心,我们做事有准儿。”胖达已经开始撸袖子,“那就出发吧!愿意磨叽等把人抢回来的再磨叽。”

    莉兹还是想的比较谨慎的,“真要动起手来的话,我们寡不敌众怎么办?听说漠嫂二姐夫家都是从军的呢。要不我们还是多备些人手吧?我找史皮尔斯先生借些人手?”

    科兰:“我哥今天休息,我叫上我哥吧?”

    姜盈:……就这还做事有准儿呢?看脸都知道是要去打群架的样子!

    “求你们了,别闹,真的!如果能多叫人的话,我会不叫?这事儿它就不是闹大的事情好吗?万一今天连人都没找到,我们却把事情闹大了,这以后博叔和秋漠还怎么在一起?就你们三个陪秋漠走一趟就好!首要目的是先弄清博叔的下落,其次才是考虑要不要抢出来,ok?”

    “okokok,走走走,就你话多!”三人拥着秋漠就转身向外。

    姜盈:……总觉得今天要出大事似的。

    “老公,我们还是多带一些份子钱吧!”

    拿人的手短,只希望事情万一闹到不可收拾了,看在她大出血的份上,博家可以不要那么生气。

    ……

    欧倍罗尔酒店再一次高朋满座。

    这一次来的都是军界和军医界的各位大拿,逼格仅次于海恩和姜盈的婚礼。

    博辅周和蒋月,巴森特的父母,四老同时亲自站在大门口迎宾。倒不是说来宾们都比他们的地位高,而是他们在借此表达他们对这次婚礼的重视。

    尽管三天之前家里才闹过那么大的阵仗。

    蒋月歉意地笑,“孩子都快四十了还这么不懂事,让亲家见笑了。”

    巴森特的父母赔笑,“哪里,我家巴森特还不是四十多了,做事仍然不靠谱?亲家多担待才是。”

    博辅周做最后的总结陈词,“年轻人嘛,总是免不了走错几回。没关系,我们这些老的还在身边看着呢。及时出手矫正一下,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

    “是是是。”四老达成了统一意向。

    在共同利益的前提下,有着丰富生活阅历的“老”人们总是能更好更迅速地调整自己。

    就在这时,姜盈和海恩到了。

    四老远远看见都有些莫名。

    巴森特的父母问,“亲家,你们还给墨尔顿星将送请柬了?”

    坦白说,虽然都是从属军部的,但巴森特的机甲战二团可以说是和海恩的机甲战一团正是互相竞争的状态,巴森特的父亲跟克洛萨的关系也不算多融洽,是以他们这一边根本就没想过给海恩送请柬。

    哪一界都摆脱不了小圈子小团体的。

    可今天人来了,为什么?亲家给他的请柬?这算走的哪边的关系?

    博辅周也愣,“我们并没有。”

    他是军军医院的头儿,海恩是69军,这私底下也没交情啊。博昂倒是在69军军医院,难道是这层关系?可是博家没送出请柬,这位就算是不请自来,这等失礼的举止不像是海恩能做出来的。

    蒋月小声提醒,“听说星将夫人跟秋漠关系不错。”

    秋漠二字一出,四老都明白了。

    博雅和巴森特这么一闹,博昂和秋漠的事情哪还能瞒得住,秋漠的大名早就被四个老人深深地记在脑海里了。

    等姜盈和海恩站到四老的面前时,四老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都是最在乎面子的人,家里的事被外人知晓都要让他们感觉抬不起头来了,结果这“外人”还是海恩这等工作界内身份的人,他们就更觉得脸上无光。

    姜盈倒是笑得坦然又大方,“博昂早就邀了我们今天一定要给他二姐来祝贺,还好我没忘了。这是贺礼,希望四老不嫌弃。”

    一张空间卡递出去,空间卡上空即刻弹出一张全息屏,上面列了食货帝国最近的所有菜色以及数量。这么说吧,绝对够今天的宴客桌上每桌都添一道的。

    那可是全星网千亿民众在抢都不一定抢到的土蛋蛋美食。

    就姜盈这一手出来,四老如果收下,如果添到宴客席里,那么今天的婚礼逼格必定再上一个档次,而且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有人超越。

    不是没有这么有财力的人家,而是你就是有钱都不可能买得到这么大份量的东西。人家食货帝国都是限量售的,同时还那么多人抢呢,谁能置办得出来。

    蒋月看了看博辅周,在收到博辅周的眼色示意后这才出手接下。

    人家姜盈点名说了是承了博昂的情才来的,这份子自然是娘家人这边收。

    姜盈小舒一口气,真怕这家人有什么骨气作祟来个不收,那可就难办了。

    “博昂呢?在里面了吗?那我们进去找他,您四老忙着的。”

    蒋月委婉地解释,“他最近身体不太好,在家休养呢,今天就没来。二位里面随便坐吧,我安排人带二位进去。”

    “是,那就有劳阿姨了。”姜盈也没表现出什么异色来,挽着海恩的胳膊和四老擦身而过。

    ……

    此时已经赶到博家门外的秋漠等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漠嫂果然不在婚礼现场,姜盈说了,她亲自全场查看过了,绝对没有。”

    “那我们现在就闯?”

    “闯什么闯?用脑子用脑子啊!”莉兹一指博家门外。

    博家住的是高层,可人家这高层里面基本不是军就是医,各个都有本能的警惕心。门口的门卫都是退下来的退伍军人,真要硬闯的话,只怕还没有进去就被人轰出来了。

    看着一楼大厅只有特殊门卡才能开门进,要不就是呼叫楼内家人朋友给开门,他们现在觉得连进门都难。

    秋漠说,“我去弄张门卡先。”

    胖达拉住他,“只怕你弄来也没用。我爸妈说,像这种门卡都是绑定个人指纹虹膜的。指纹,虹膜,卡,三样必须都一致,门才能打开。”

    莉兹抓抓下巴,“那就只有用让里面的人给开门的方法了。”

    “这里面你们有认识的人吗?我就认识漠嫂一个。但如果他被关着的话,谁能给我们开门?啊!”说到一半胖达领悟了莉兹的意思,“你是说维希?”

    维希正在上课,但一看打来电话的是莉兹,他立刻请了人生第一次课假。

    几步走出教室,又来到卫生间最里的隔间,提前打开隔离罩,维希这才接通。

    “这个时间找我,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

    莉兹在视频里很大姐大风范的挥手打招呼,“姐能出什么事?m38星爆了姐都不会有事!”

    胖达:……活该你单身!

    科兰挤进视频里,“维希,情况是这样的,你能看到我们身后的高层吧?我们现在想进去,但得靠里面的人给开门。”

    维希想把手里的光脑终端摔墙上。

    当他是神呢?他不是什么系统都能黑的!而且这又是哪里?什么情况也不说就让他帮忙,只当他是工具是不是?

    莉兹赶紧补充,“这是漠嫂的家,漠嫂被家里人关起来不让和漠哥见面,我们想帮漠哥进去和漠嫂见上一面。”

    时间紧迫,也不方便细说,莉兹就大概解释了一下。

    这下维希明白了,“军医院的家属楼系统可不是那么好黑的。”

    莉兹瞪眼,“你怎么那么笨呢?谁让你黑系统了?你就不能黑一下这楼里的住户吗?看看谁叫了修水管子捅下水道或者打扫家里卫生等服务的住户,你只要把这个黑出来就行,剩下的我们就能自己操作了。”

    维希想说这事儿也不简单好么?那么大一高层,里面住着多少用户,谁家都有什么情况,他上哪儿知道去啊。

    但莉兹已经瞪眼了,他要是做不到的话岂不是很丢面儿?

    维希只能坐在马桶上开始从最大的家政服务公司入手开查。

    不能不说莉兹等人的脑袋在这方面转的就是快,星际时代智能遍布生活的各个方面,但要说马桶堵了,水管子爆了等日常问题,它依然存在着,依然不是智能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花了些时间,维希还真找到了一家马桶堵了的人家。而且时间还很巧,家政那边接了单但因为前面还有别家的,所以暂时还没有赶到这里。

    莉兹一边收信息一边挂电话,“行了,谢谢你啊!没打扰你上课吧?再见。”

    维希:……这种被人拿起来就用,用完就扔的感觉真的好糟心啊。

    且说莉兹这边,四人马上变装,然后按响了高层一楼门外的通讯器。

    “鲍伯先生家是吗?接到您的订单来给您上门疏通马桶的。”

    门开了,四个人顺利进入。

    秋漠来过,知道博昂家在哪层哪号,秋漠和莉兹就直奔了目的地。

    胖达和科兰则去了鲍伯家,为了尽可能拖延不被暴露的时间,他们也只能假装上门疏通马桶。

    胖达:“科兰你有经验吗?”

    科兰摇头,“我家出了问题不是我爸就是我哥处理,我和我妈从来不管。那你呢?”

    胖达:“我家的马桶是我爸妈根据每年的调查数据买的质量最好的,如果来年数据有变动,那就换。所以……”

    至今没出过问题。

    科兰:“那怎么办?”

    胖达亮出光脑终端,“我们只能一边网上查询方法一边实际操作了,希望不会被对方一眼看出不专业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为了不引起一楼门卫的特别注意,他们是真的购买了全套的疏通马桶的工具拎着然后才敲门的。

    至少这业务上的工具不会短缺了。

    秋漠和莉兹来到秋漠家门前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把家政公司的衣服脱了。

    大门过了,这二门也不好过啊。

    莉兹道,“姜盈那边说婚礼已经开始了,那么这边家里应该不会留下什么人了吧?或者有佣人或者智能之类的留守?希望是佣人,智能的话我们就只能破门了。”

    莉兹按响了门铃,在听到是人类的声音回应后,她激动地差点叫出来,真是老天都帮他们。

    这种时候骗人可比骗智能好办多了。

    “你好,我是欧倍罗尔酒店今天负责给新娘化妆的化妆师,今早来这里给新娘化妆的时候,我的戒指好像遗失在这里了。那戒指对我很重要,我这才回来寻找。麻烦你帮我开一下门。”

    莉兹把脸凑近通讯器好让里面的佣人看清楚。

    欧倍罗尔酒店的化妆师一早就把博雅的妆容po到了网上炫耀,这事儿不用维希去查莉兹等人也看得到,莉兹就照着那化妆师网号上的自拍做了精心的变装。

    佣人并没有多想,一看的确是早晨才见到过的那张脸,她就顺手给开了门。

    开了门后看到莉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她警惕了,嘴里说着“我要打给夫人确认一下”就想先关上门,但这时候已经晚了。

    秋漠动作多快,一手刀劈出去,佣人就软到了地上。

    莉兹赶紧回手关门,“快快快,你知道漠嫂的房间吧?快去看看。”

    也不敢大声叫,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佣人,莉兹警惕地守在了门口防止被人瓮中捉鳖。

    秋漠点头飞奔向二楼博昂的房间。

    ……

    姜盈这边在观礼之后就想离开了。份子钱送到了,秋漠那边也顺利进门了,那么无论结果如何,他们这边也帮不上忙了,她并不习惯跟一群一点不熟悉的人们打客套腔。

    可随着人流向宴客厅移动,小银杏突然现身了。

    当然是只有姜盈和海恩看得到听得到。

    “姜盈别走,这里有百根草的气味!”

    什么?姜盈和海恩齐齐身体一震。

    这里都什么人他们可太清楚了,百根草居然在这里出现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去宴客厅,快!那里是气味的源头。”

    姜盈只得改了主意,挽着海恩的胳膊一起转移向了宴客厅。

    一排排的宴桌上刚刚摆好了利用各种营养剂做出的美食佳肴,正中的正是食货帝国今天送上的贺礼,现在最火的土蛋蛋美食。

    所有宾客在入座的第一刻都看到了,如果不是还有体面在要求着自己,他们能马上伸手开抢。

    网上没抢到,在这里居然有福气吃到,真是太幸运了!

    这次的婚礼厉害了!

    来宾们神情涌动,佩服之情溢于言表,这让婆家和娘家的人都倍感有面子。

    四老远远地对着入座的海恩和姜盈点了下头,再次表示感谢。不管怎么说,这面子人家给贴金了,这就是好事。

    可是海恩和姜盈的表情却轻松不起来。

    因为小银杏在汇报现场的情况。

    “除了主桌那几桌上没有百根草的气味外,其他桌上都或多或少的有。包括你们面前这一桌。量很小,不像是要刺激人觉醒的,顶多就是能让人短暂地感受一下身体突然轻快的感觉。有点像古地球时期的致幻剂,在某一段时间内,它能让你感觉特别美妙。如果不上瘾,倒也不会对人体多有伤害;但如果万一抵抗不住上瘾了,那么这些人就都有可能变成下一个秋漠!”

    姜盈和海恩听得全身冰凉。

    能在这样的场合下这么大量的本,除了主办方外还有外人有机会下手吗?

    是巴森特家还是博家?还是两家联手?

    一个是副军级,一个是军医院的头儿,要说上面还没有人,那都不可能。

    姜盈和海恩心情沉重的都要维持不住冷静的表情了。

    唯一有一点可以安慰的是,至少他们目前确认了,百根草的去向不是帝国政府,而是这里,军界。

    “老公,怎么办?”姜盈悄声问海恩。

    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他们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向下查?

    他们还用向下查吗?

    他们还能向下查吗?

    海恩头一次没能果断地下结论。

    他不是不知道军中的某些黑暗,但像眼前这么大规模的“下毒”他还真没见过。

    如果有极个别的,还犯到他手上了,他正义感上身,悄么声的给废了也就得了。

    但如果是大范围的,他就不能随便出手了。他的身份地位并不足以支撑他承担惹下捅天大祸的后果。

    他都能理解桑德鲁老爷子的做法,那么如果军部高层也理解呢?如果这本就是军部高层内部一致同意的呢?每一项研究在成功之前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阻碍或者牺牲,他没有站到那个高度,他还想不到这其中的关连。

    例如关于研究精神力暴走的机甲战士一事。

    这样的事情从人性上来说那就是绝对不合理的,他也不赞同;但如果是为了全人类的进步着想,这又是必要的。

    所以别的团被抓了人,他也没有正义感上脑就去大闹军部科研组什么的。但当他团里的人被抓了,他坐不住了,他不是先黑了别团的人,又把自己的人送了进去,最后姜盈出手治愈了他至今还瞒着呢吗?

    说到底,无论什么身份的人,他总会有自私的那一面,顶多就是他的自私相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那么明显而已。

    追查百根草的最初,是因为姜盈不想姜氏中医再做此类违法害人的事情,她要从根部把姜氏中医解救出来。

    但查着查着没查出下线倒查到上边了,这事儿就棘手了。

    莫怪丁大婶和姜子封连连警告不让姜盈继续向下查,这真不是他们现在的身体能插得了手的事情。

    姜盈在这一刻已经倾向于放弃了,她以后只要看紧姜氏中医不要让姜氏中医再牵涉其中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她管不了了。

    可是海恩这次却跟她意见相反了。

    按理说眼前这么明目张胆的“下毒”不该出现的,如果上面意见一致,这种事情应该偷偷在私下里,还得是个别的做身体试验不是吗?

    而且绝对不会拿这些军中骨干下手。开玩笑呢,万一有个差池呢?这特么的是要毁掉军部的管理层啊。

    真不是兽人星派来的间谍策划出的这么大规模的“文袭”吗?

    想到今天这两家对帝国的忠心耿耿,海恩才打消了以上的阴谋论。

    那么再倒回去想,这么大规模的“下毒”,针对的又都是军中管理层,这能说明什么?除了上面的意见出现分歧外,海恩想不到别的了。

    任何一项研究有支持的就有反对的,有时双方为了拉支持票而不择手段,这样的案例在过去来说并不新鲜。

    所以,眼前的一幕如果归到支持方想要让反对方彻底感受一下百根草的“利”然后才不惜下这么大的本的话,简直太说得通了。

    博雅和巴森特站在台上致感谢词的时间里,海恩的脑袋里已经想通了前因后果。

    这些姜盈想不到,她没有足够的生活阅历,她思想的宽度和深度还到不了那个份上。

    海恩直接对小银杏下令,“老祖宗,辛苦你了,先都吃了吧。”

    姜盈低声惊叫,“老公?”

    这可是要硬杠上的意思了。

    小银杏早就想吃了,倒不是多尊重海恩和姜盈,在等指示,而是有一点它暂时不能忽视,“我的红光可依然不能掩盖哦。”

    换句话说,它要一出手,那红光可就是在场的人都能看到的了。

    海恩点头,“没关系。”

    如果上边意见已经不统一了,那么就是说他至少有一半站在他这边的支持者。

    “好咧大孙子,你就瞧好吧。”

    ------题外话------

    感谢小玲子和芸槿16的鼓励!漠嫂表示:我会很快重出江湖哒!感谢支持么么哒 ̄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