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6 威胁好使还用出手?漠嫂归来!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秋漠没有在房间内找到博昂,房间里很干净,就不像近期有人住过的。

    看着秋漠很快从房间里出来了,莉兹就知道情况不太好,“漠哥你别急,其实我们也想到过这种情况了是不是?至少我们排除了一个地方。我们先离开,然后再……漠哥你去哪儿?”

    秋漠开始打开所有房间的门,有些门是锁着的,秋漠直接一脚上去暴力踢开了。

    莉兹吓得冲过去赶紧拦着,“漠哥!漠哥你别这样!这是你未来的老丈人家,你这样做不会有任何好处的。漠哥你快停下!”

    莉兹抱着秋漠的腰不敢撒手。

    秋漠一脸可怕的冷静,“我不怕!我现在什么也不怕!今天要是找不出博昂,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逼他们教出博昂!”

    从伦巴底街出来的人,哪怕他们做事再有道德底线,可当他们的逆鳞被触碰,他们的黑道属性就会一股脑地暴发出来。

    莉兹想一头撞醒秋漠。

    全程秋漠都表现的很配合,她就以为秋漠能够纵观全局权衡利弊冷静处事呢。谁知道事情要结束了,他倒要整妖蛾子了。

    “漠哥,拜托你冷静点。我们还没到找不出漠嫂的最后时刻!你现在就这么激烈的话,岂不是逼着他们把漠嫂藏得更深?听我说,就按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先离开这里。这里排除了,我们马上再去排除其他的地方。如果最后我们实在没招了还是找不出漠嫂,那么我帮你!我帮你放火!行吧?”

    秋漠短暂停顿。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莉兹又赶紧冲回去,一看,自己人。

    门打开,胖达和科兰冲了进来,“坏了,我们被识破了,现在被当成坏人正在全楼搜查!你们这边结束没?找没找到人?我们得赶快离开了。”

    话音才落,通讯器里响了,“楼里各业主请注意!楼里各业主请注意!目前发现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出现在楼里意图行窃,保安部正在挨楼挨户搜查,各出口已经封闭,请在家的各位业主关好门窗,暂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科兰低着头万分愧疚,“抱歉,是我太紧张了才露出了马脚……”

    “行了行了,现在不是总结错误的时候。我说你们这么直接过来会被电梯和走廊里的摄像头看到的吧?那我们还躲个屁啊。”莉兹烦躁地抓头。

    胖达连摇手,“不不不,我们走安全楼梯冲过来的,而且尽量避免了摄像头的摄像范围。如果保安部真是挨楼挨家搜查的话,到这里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现在问题是,各出口已经封闭,我们就算走也走不了了吧?”

    秋漠杀气腾腾地道,“那就打出去!你们跟在我后面,找到机会就往外跑。今天的事情我是主谋,我被抓住没关系,你们三个跑走就可以了。”

    话声刚落就遭到了其他三人的同声反对,“漠哥你胡说什么!我们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

    四个人在这里商量对策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被秋漠一手刀劈晕的那个佣人早就醒了。

    到底是在这种地方打工的人,警惕就是高,人家醒了后一点声没吱,只悄悄地按下了自己光脑终端的某个按钮。

    远在欧倍罗尔酒店的蒋月很快就注意到了来自家里的监控视频。

    其实本来就能实时监控到家里,只不过谁也不会没事老看家里的监控视频。

    佣人发给蒋月的就是一个紧急示警信号,当蒋月收到的时候她只要调看监控视频就知道了。

    这一看,蒋月怒了。

    对于一声不吭就拐了自家儿子的秋漠,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最近实在是忙得腾不出空来去见秋漠,她早就找上门警告秋漠了。

    一个一没家世二没身家的穷小子凭什么高攀她家博昂?别人也许会把秋漠的2s当回事,但她博家却不会看在眼里。博家周围的2s有的是!娶媳妇都能娶来一个呢!

    蒋月表情维持不变,却把情况当即告知了博辅周知晓。

    博辅周亦怒,心说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先闯进门来了!你当我博家是哪里?任你随便撒欢的伦巴底街呢?太放肆了!

    “马上通知一楼的安保抓人!你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小心着点,别惊动了在座的其他人。”

    博辅周小心交待一番,蒋月也表示了一定会小心,她正要找个理由离席的时候,这时候小银杏出手了。

    数道红光突然射出,从半空中划过,最后落于各宴桌上。

    有点像烟花。

    但又不同于烟花。

    烟花是呈弧度落地后就没了,但这红光不是,人家落了一落后,又原道返回去了。

    时间很短,场面却恢弘,在场所有人怎么可能看不到!

    初时博辅周和蒋月就同别人一样懵比了,这个节目肯定不是提前定好的,所以这是什么意思?酒店赠送的?

    但当他们注意到红光降落的宴桌都是什么样的宴桌之后,他们的脸色变了。

    百根草那么敏感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不时时刻刻关注着。

    这事一出,他们很快就想到了这方面。

    想到之后就是从头到脚瞬间冰冷。

    这是看出了什么?是要阻止?还是在做给他们看?目的是为了那些百根草?

    “啊,红光是从姜盈那里出来的!我清楚的看到了!”

    “我也是我也是,最后红光收于了姜盈的掌心,我看的真真的。”

    “那是什么东西?姜盈的精神力吗?可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博辅周和蒋月听到这些交头接耳后背心处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海恩的背后可是帝国总统,这样的事情如果被海恩捅到了总统那里,那么军部必然会治他们一个泄露军中机密的大罪。

    完了完了,博家,博家啊!

    姜盈却在此时笑了,她站起来扬声道,“祝贺博雅小姐和巴森特先生新婚快乐!我一时高兴忍不住临时添了一个助兴的节目,能搏得大家惊艳一笑也不枉我托大耍了一手精神力杂技。”

    什么?原来只是精神力杂技吗?啊,明白了,人家是3s级呢,既然能用精神力幻刀战胜精神力幻兽,那么把精神力锻炼成烟花的状态好像也不是问题呢?

    迟来的鼓掌声雷鸣般响起,这些人做不出当面叫好的举止来,但对他们来说把手都拍红了已经是最大的敬佩了。

    “谢谢谢谢。”这是博辅周和蒋月。

    无论他们心里多么恐慌,但现在他们只能说感谢,只能假装那些有红光出现的宴桌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们忘了家里还有秋漠一帮人闯入的事情,但秋漠他们可没敢忘。

    莉兹打给姜盈求救。

    再不想办法离开,他们真的要被瓮中捉鳖了。

    姜盈接到电话后第一个反应却是:他们果然运气好。

    这个电话哪怕早打来五分钟,她都没办法和平救人。但现在不一样了。

    姜盈偷偷给蒋月发信息:让我的朋友们安全离开!否则……

    话不用说完,对于聪明人来说,威胁话点到即可。

    蒋月气得握紧着拳头抖了半天,以她的身份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威胁她了,今天却被一个18岁的小女生威胁了,这是奇耻大辱!

    然而她却不得不照做。

    百根草的事情坚决不能现在当场暴露出来。

    打给佣人,让其出面亲自送秋漠四人出了大楼。

    莉兹一边给姜盈传了个安全的讯息,一边和其他三人火速奔向了博昂的工作地点。

    家里被排除了,那工作的办公室呢?

    ……

    这边身在宴客厅的姜盈倒有心情和海恩慢条斯理地享受这场婚宴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当发现什么恼人的事情时,如果暂时不知道如何决定就会大烦特烦;但只要决定下了,人通常就不会烦了,反而会有一种“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差还能怎样”的迷之淡定感。

    例如现在的姜盈。

    威胁也是一种试探。

    试探今日百根草入宴的事情是婆家和娘家都知道,还是单独娘家知道。

    目前结论已出,就冲着蒋月那么痛快地就把事情处理了,姜盈和海恩就明白了,看来是博家一方的计划。

    确定了目标,剩下的执行过程就好说了。对于姜盈和海恩来说,他们从来都不是会被过程难倒的人。

    博辅周和蒋月还有没有心情吃饭,他们不知道,但他们现在不仅吃饭的心情有了,还有心情谈天说地了。

    手握他人把柄就是这样一件令人超级爽的事情。

    “老公你真棒!我的正义的出发点仅仅是姜氏中医,而你的正义却是为了全人类!我替全人类敬你一杯。”

    百根草的事情按理说跟海恩没关系,他完全可以不插手。但人家义无反顾地出手了!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当然是身为军人的正义感让他这样做了。

    姜盈敬海恩一杯,海恩痛快地喝了,然后道,“跟正义无关,我现在的身份还不足以支撑我正义地为全人类发声。我需要再往前走一步,走到有权利可以‘正义’发声的位置。”

    他没那么高尚,眼前的事情对他来说首先是机遇。

    n250星被人算计,星盗一号被神秘势力救走,考场人为爆炸被上面压下不得追查。所有这些查不出结果的事情让他憋屈极了。

    他终于认识到即使他在外太空战虫兽的时候能够战无不胜,但回到人类世界,部分人类却比虫兽危险多了。

    能力在权力面前只有一文不值的下场。

    他讨厌这样倍受制约的自己!

    如果按正常的路子走,他也不是不能升到他想要的位子。

    但那样太慢了,他等不急了。没机会,他就自己创造机会!

    男人的野心再一次赤果果地表露出来让姜盈看到。

    姜盈怕吗?怎么可能!

    在她的眼里,冷静自持星空万里也尽在掌握的海恩令人心折,那么血性戾气只有我不想要没有我要不到的海恩就更令她春心荡漾。

    谁也不能否认,男人,一定是有血性的时候荷尔蒙最盛最吸引人!

    姜盈双眼发光,凑到海恩的耳边悄悄道,“小哥哥你真帅!”

    海恩长眉一挑,目光深邃,“晚上感谢你。”

    ……

    婚礼结束,宾客散去。

    姜盈挽着海恩上前告别主人家,“博院长,蒋夫人,二位好好休息,我们先告辞了。”

    “墨尔顿星将!”见两人真的要转身就走,蒋月赶紧叫住了海恩,眼神是明显的疑惑。

    这位不准备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吗?刚才那么大的事情他总不能这么快就忘了吧?

    或者,其实全程就是她误会了?蒋月侥幸的想。

    可惜姜盈下一句话就粉碎了她的侥幸。

    “蒋夫人这是想留下我们谈一下百根草的事情吗?”

    博辅周和蒋月脸色大骇,他们果然还是知道了什么。

    可是太奇怪了,他们怎么知道的?有内奸?不能啊,这事儿只有他们夫妇二人知道。没有内奸那就是有检测仪器?可什么仪器能那么快的就检测出来?完后还能消除药性?

    对,就在刚才,蒋月用随身推带的小仪器已经确认,那些掺了百根草的菜肴一点特殊的药性都没有了。

    这种事情太恐怖了!他们至今也不过研制出了缓解剂而已,但要说完全解除掉百根草的“药性”,他们并做不到。

    如果他们能做到,他们还用耍手段来拉支持率?实验结果拍桌子上,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你,你们,你们怎么知道的?”纯靠肉眼来看的?然后凭借精神力就可以解除百根草的药性?3s的能力是这么的深不可测吗?

    蒋月忍不住把疑问问了出来,这种事情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太吸引人了。

    姜盈礼貌地笑,“可是我们现在没心情解说啊。您知道的,我们的朋友正在为他失去联络的爱人焦急痛苦,我们得赶过去帮忙。”

    博辅周觉得受到了侮辱,“星将夫人,我以为这是别人家的私事。”你一个外人插手别人家的私事不觉得太没品了吗?

    姜盈无奈的摊手,“也许您对某些事情误会了,但请您明白,我们无意插手,我们只是想给我们的朋友一个见面的机会。是分是合,他们得自己决定,外人决定不了不是吗?”

    蒋月也沉下脸来了,她不相信姜盈握着那么大一个秘密居然用来威胁他们家的私事。

    “姜夫人,儿子是我生的,他还小,不懂事,我这做妈的就得帮他明白明白事。姜夫人还年轻,还没养过孩子,你不懂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

    姜盈最恨长辈拿长辈的身份说事,大家意见分歧可以各抒己见,但你动不动就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营养剂都多,你见识短浅,不对,我才对--这真的很令人不喜知道不?

    “蒋夫人打住,我是还没养孩子,但如果我养个孩子,却是要他按我的意思重活我的一生的话,那我觉得根本就没必要养这个孩子了。我养他干吗?我生他干吗?复制是最无趣的一件事,连帝国都明令禁止不是吗?”

    见蒋夫人还想说什么,姜盈赶紧提前截住她,“希望我没有给二位留下好说话的错觉。我赶时间,就不多跟二位讨论如何养孩子的私事了。临走之前我就简单表个态:想找我谈事情,可以,请让博昂亲自登门来请我!否则,免谈!”

    姜盈挽着海恩走出三步又停住,“啊,忘了说时间限制。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超了这个时间,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也不知道哦。”

    这回真走了。

    至于身后二老是如何的脸色难看,姜盈可没有兴趣看。

    本来还在苦恼着如果这次主动出击没有找到博昂要怎么安抚秋漠,但现在不是事了。大把柄在握,威胁有时比正面冲突有效多了。

    姜盈和海恩回到家里不多长时间,莉兹等人也回来了。

    秋漠是被胖达死死别着双手扣在后背处扣回来的,胖达的脸上还带着伤。

    姜盈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你们跟人动上手了?”

    胖达终于可以放心地放手了,他把秋漠推倒在地,自己顺势就在沙发上一躺,“姜盈先给我杯水喝!没动手,我脸上的伤是漠哥给的。嘶,真疼!”

    科兰马上拿出随身的伤药过去给胖达处理。

    莉兹一边注意着翻身而起的秋漠,一边分心解释,“漠嫂的工作医院我们也去了,人还是没有找到。所以漠哥就有些发疯,然后就……”

    咻,小灰灰凭空现身,眼珠子通红,呲着牙直喘粗气。

    第一次的时候三个人还被吓了一跳,但一路上跳了三跳后,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

    莉兹守在姜盈的门口不敢动,“你看到了吧?还跟人动什么手?我们都怕死了被人发现啊!”

    胖达灌了一大杯水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计划之前千怕万怕,就怕被人发现跟人动手,然后影响了计划;可计划开始之后,我们千防万防的却变成了自己人!你看漠哥这个状态,不跟人打已经暴躁成这样了,这要是再碰上外人,我们都得等着你去给收尸了。漠哥,收了吧!听听姜盈的建议你再失控也不迟ok?”

    危险的灰狼一点也不萌,不喜欢。

    三人一样的嫌弃脸。

    感受到他人的嫌弃,小灰灰的身体越加膨胀了三分,大獠牙再长三分,看着更吓人了。

    姜盈赶紧顺毛安抚,“不气不气哈,某些人类就是垃圾,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莉兹三人:被垃圾的某人贬低成垃圾感觉怎么这么不爽呢?

    小灰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变萌,然后就蹿到姜盈脚下绕着圈自己玩起来了。

    莉兹三人:……更不爽了!

    他们是陪着谁去找谁的?他们才是劳苦功高!结果你不卖萌向我们表示谢意,还变大变凶吓我们,现在又去卖萌讨好别人,你说你是欠揍呢还是欠揍呢?

    “过来!你给我过来!”小灰灰变小,胖达也有勇气发威了。

    莉兹一手架在胖达的肩上坏坏帮腔,“揪它毛揪它尾巴揪它小丁丁!”

    科兰:……

    姜盈:……

    秋漠:……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曾经一战。

    噫,多么的令人缅怀。

    “嗷--”小灰灰也想起来了,觉得狼格受到了当面的侮辱,它四脚一蹬呼一下就蹿上了胖达的光头,举爪,开拍。

    胖达抱头鼠窜,“是莉兹说的!为什么不拍他要拍我?我不服!”

    没人理他。

    莉兹不是很自然地左顾右盼,“呃,漠哥,抱歉,口误,纯属口误。”

    这时海恩从楼上走了下来,一楼正在打闹的众人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动作,除了姜盈,其他人都立正站好了,包括小灰灰,“海恩大人。”

    气场这东西很玄幻,在某些人的面前,它就是能在无形中驱使你正经又严肃,无法做出一点出格的事情。

    小灰灰在别人面前呲牙发凶,在姜盈面前可以撒娇卖萌,但在海恩的面前,它就像一只被驯化的警犬一样乖乖坐在地上一副待命的神态。

    姜盈失笑,“喂,你们至于这样吗?”

    她早就忘了新婚之初,面对海恩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半点不敢放肆的样子。

    海恩随意挥手打招呼,脚步没停下,“我有事要去军部,你们聊。”

    “是,海恩大人。”

    声音齐的让姜盈觉得他们要是穿上军装铁定会给海恩来个敬礼。

    真是懒得理他们。

    姜盈追上去帮海恩开门,“你不是说今天休息的吗?怎么又要走?急事啊?跟我们今天的事情有关?”

    以博辅周和蒋月的身份,百根草的事情铁定上边还有人。

    海恩顺势捏捏她的脸,“没事,我等的就是这个。你放心,博昂那边不松口,这边我就不会开口。”

    姜盈红着脸打掉海恩的手,家里还有客人在呢,他这是做什么?

    “谁担心这个了!我是怕你被围攻。”

    “围攻?”海恩想亲姜盈的脸红,但眼角余光瞄到厅里瞪得贼亮的几双眼后,他只得忍下,“谁敢围攻我?谁又有能力围攻得了我!”

    自信的不可一世,非常欠揍。

    姜盈一手推人一手关门,“那你走吧,不送。”

    咣,门关上了。

    门外的海恩抿直了唇线:恋爱指导上不是说女人就喜欢自信的男人吗?他这招用错了?

    好吧,晚上再讨论。

    门内的姜盈扶额:最近老公撩得这么僵硬是怎么了?工作上被打压到影响了大脑?

    ……

    听说博昂的父母有可能主动交出博昂,莉兹等四个都惊讶姜盈的做法。

    “你怎么做到的?你拿刀子威胁人家了?”

    “去!那可是人家的婚礼现场,我还拿刀子,那不成了找事儿了么?”姜盈翻白眼,“是我老公做到的,具体什么办法我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这种默契,姜盈只要没办法解释的事情就都推给海恩,海恩想掩藏的事情呢也一己担下。

    很神奇的是,敢问姜盈的人一般都不敢去问海恩。

    于是,话题终结。

    姜盈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其他人也满意。

    有什么不满意的?海恩大人那就不是一般人,人家那是战神!杀虫兽都只是一抬手的事,处理这些人间破事,那还不就是眨眨眼?

    秋漠表示感激,“稍后的军部招考我一定会考入机甲战一团!”

    男人表示感谢就是这么实际,站到你的身边为你效力与你并肩作战!

    姜盈摆手,“你先别急着感谢,人还没见到呢。二十四小时之内应该没问题,不如你先回家等好吗?这期间暂时不要外出。”

    姜盈说的不确定,但心里早就肯定了。

    除非博辅周的上线能够压得住海恩,否则她对博昂父母的威胁就绝对会奏效。博昂的归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好。”秋漠可算平静下来了,他了解姜盈,姜盈要说行那就肯定行,姜盈要说差不多,那基本就没问题了。

    姜盈又问莉兹等人,“还有点时间,你们要回学校继续上课吗?”

    莉兹和胖达齐摇头,“你都搭上了三天的豪华土蛋蛋套餐帮我们请了假,我们要是半路就回去了岂不是害你吃了亏?”

    姜盈不给他俩留情面,“不想去上学就不想去,少把理由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好吗?那你们去哪里?”

    “当然食货帝国了。”那里能赚钱,还能免费吃喝,莉兹和胖达要不是考虑到还得上学,他们都想直接住在公司。

    “那科兰你呢?”姜盈又问科兰。

    科兰还没说话脸先红了,“听说师兄出院回到姜山复工了,我今天想提前过去探望一下。姜盈,我们今天能去姜山吧?”

    姜盈三天没去姜山的药草培植部了,科兰也就没去,她怕对比出姜盈的“不务正业”来。她到姜氏中医本就是为了守护姜盈,帮助姜盈,她是一定要跟姜盈共进退的。

    姜盈终于想起了三天一直在逃避的问题。

    百里也牵涉进了百根草的事情,还是姜子封的人,单凭这两点她就觉得科兰不该再跟百里接触了。

    可是今天见到了博辅周和蒋月干涉秋漠和博昂的事情后,她又觉得自己更没有插手科兰感情生活的资格。

    “好,我们今天就去一趟姜山。”

    大家兵分三路各自出发了。

    ……

    姜氏中医药草培植部的办公大厅,此时一反姜盈和科兰前几次来空空荡荡没有一人的场景,现在则是人满为患。

    两年一考的考核今年正好有,而且快到了,他们可以暂时不必再上山采集药草了,他们被允许有充分的时间整理学习,以应付即将到来的考核了。

    药草培育员可以考核通过后升为药草培育师,药草培育师再考核通过可以变成药师,药师再考核通过就是大药师了。

    也不是帝国规定的,就是姜氏中医内部从早先就延续下来的职称考核,所以一直都是内部出题内部考核内部判卷。

    大药师这些年了就宫药师一个,所以题一直都是他出的,然后由丁翠花判分。

    两个人虽都不会提前泄题,但并不拦着部门内所有员工把前几年的题找出来复习。

    百里也是其中之一,他也想考上药师的位子,那么他就会有自己的一块田,然后用来研究自己培育出来的药草。

    姜盈和科兰来到办公区的时候就看到所有人都在或奋笔疾书或念念有词,画面跟姜盈他们参加月考之前的状态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来一直没有见到过这么多人,这突然见到,姜盈和科兰都有点惊讶,原来药草培植部是这么大一个部门啊。

    她们惊讶,屋里的人也不会多平静。

    上次被莱纳德一闹,谁都知道新人中竟然多了曾在大比中大放异彩跃级觉醒的废f小队的其中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姜氏中医的大股东,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老板,这谁能平静对待?

    所以说最初丁翠花那么如常的表现才会引起姜盈和科兰的在意。

    对嘛,看到她们出现在这里的人就该表现出好奇又关注的目光才是!

    百里远远地冲着她们点了个头,没敢出声打招呼。上次姜盈在医院里给他的那几下让他记忆犹新,他不得不重新评估姜盈对他的态度。

    科兰不知道这些,她看到百里就忍不住跑过去了,“师兄,你已经完全没事了吗?你出院怎么不打给我?我可以送你回这里的。”

    百里云淡风轻地笑,看样子就知道姜盈没告诉科兰什么,那么他自然也乐得保密。

    “那个时间你正在上课,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们今天来了就好,也准备参加考核吗?”

    “什么考核?不知道啊,也没人通知我们。”

    百里给她解释一遍,然后很自然地建议道,“你和姜盈才来几天,基础别说打没打结实了,就是看都没看全呢吧?我建议你们还是参加下一次的考核吧,两年其实很快,而且中医可不是操之过急的事情。”

    姜盈走过去站到科兰和百里的中间,身子一侧,正好不多不少地挡住两人的视线,“麻烦师兄把这次考核的范围以及过往试题发给我们一人一份,我们看过了再决定。”

    “哦,好,我马上。”百里本就崇拜姜盈,又被姜盈打过之后,现在有点崇拜转畏惧了。

    科兰难得抱怨地偷偷直扯姜盈的衣角,她的态度就不能委婉一点?

    姜盈看到试题已经传到,便带着科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你先划着重点的,我去一趟部长室。”

    “找那个丁大婶?你不是想提前要题吧?姜盈别这样!我们再想进研究所也不能走这种歪路子的。”

    姜盈哭笑不得地一指自己,“我是那种人吗?”

    科兰说不出不是来。如果是为了尽快拿回姜氏中医的主控权,科兰不觉得姜盈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姜盈无语了,“我的大班长,有老祖宗保佑的我还用得着去要题?”

    她要想纯考核过关的话,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啊!”科兰的目光定在姜盈的左手心上,可不是!她真是傻了。

    “那你是去做什么?”

    “谈人生,你不懂的人生。”姜盈挥挥手走了。

    对于朋友们总是明着暗着地嘲笑她幼稚,科兰从不放在心上。她本来就不觉得人生有什么好需要懂的,反正自己过着不愧于心就得了呗。好好学习的。

    ……

    姜盈再次见到了丁翠花。

    她以为在丁翠花的脸上至少会看到无地自容惭愧为人之类的情绪,然而并没有。

    丁大婶还是那么富态,不见憔悴更不见忧心,看过来的目光自然又端正。

    “姜小姐有事?”

    姜盈止不住的嘴角想抽,心说大人们的世界是可以啊,甭管背地里做了多么违法害人的事情,这大面上居然还能维持住好人设,这真是很棒棒!

    “丁部长,我没有对你说过我很敬佩你的人品?”

    丁翠花笑,“姜小姐,你不会认为我这个年纪的人还会像你们这个年纪的人一样看到某些阴暗的事情就各种义愤填膺各种热血不服吧?”

    姜盈自己找地方坐下,“我没那么幼稚,只是没看到我以为能看到的蛛丝马迹,我有些钦佩而已。”

    丁翠花叹口气,“姜小姐,有些事情你父亲不能告诉你,我就更不能了。但我希望你能冷静地想一想我接下来说的话。不要以为自己的能力破天了,你就能管天了。能一手遮天的从来不是能力,而是权力。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个样子,你看不到的才是真实。”

    姜盈冷哼,“我看不到的什么?是因为让你们有口不能说的势力来自帝方吗?”

    “姜盈!”丁翠花大惊失声,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你知道了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你去调查了?你有告诉你的父亲吗?你这样会害了姜氏中医的!你……”

    姜盈懒懒伸手示意丁翠花坐下,“别那么激动,你不是才说了能一手遮天的从来不是能力而是权力吗?那你该对上面的某股权力有自信啊!我就算查出了些许又如何?最后也应该是会被镇压不是吗?”

    丁翠花哪里还坐得住,她几步走到姜盈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着她,“你没有在药草培植部说起这事吧?你没有跟姜氏中医的其他人提前过这事吧?这种事情一定不能在姜氏中医先曝光,你不知道你惹上了什么样的权力!”

    姜盈并不觉得受到了目光的压制,她稍仰身,上半身完全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她眯眼打量着丁翠花的微表情,想从中推断出这个人在整件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

    “你们能这么紧张说明你们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你们这么害怕我把事情曝露出去是担心给姜氏中医招祸,可是你们怎么就不知道,你们在答应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把姜氏中医向灭亡推近了一大步!”

    “不是,你不知道,这种事情姜氏中医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利。”丁翠花还想解释。

    姜盈厉声打断,“放屁!你们要是坚持说不吃屎,我就不信还能有人把刀架你们脖子上逼你们吃屎!”

    话糙理不糙,丁翠花被噎得回不出话来。

    她虽表现得对待姜盈跟对待别人没什么不同,但姜盈的气场跟姜连翘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她又如何感觉不到。

    只不过姜盈的年纪太轻,而她的年纪又已经老到足够让她端得住,这才没有显露出弱势来。

    但当姜盈手握那么大一把柄,丁翠花就绷不住了。姜盈也许会保下姜氏中医,但绝对不会保下她。

    ……

    秋漠在家里坐了一会儿就开始打扫家里的卫生。

    平时家里的卫生都是博昂和胖达送来的两个智能机器人在做,今天是秋漠第一次做。他还拍停了两智能,真正的自己亲手打扫了起来。

    倒不是想到了等博昂回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干净的家和干净的自己,而且他要是不做些什么事情的话,他觉得自己要原地爆炸了。

    原来空等着这么一个人是这样煎熬的一个状态,他连打拳都打不下去了。

    擦桌子擦门窗擦地,换床罩沙发罩刷洗门口的拖鞋,平时看着家特别小也没啥东西,谁知道一打扫就哪哪儿都是事。

    秋漠也不嫌烦,他现在就怕事少,就怕事情做完了博昂还没有回来。

    于是博昂终于回来,自己打开门进来却看到了像是刚从沙发底下够什么东西然后顶着一条哪天博昂穿过又被扒下胡乱扔到沙发底下的红色情趣小内内出来的秋漠时,两人都愣了。

    博昂愣的是,就没见过秋漠穿着围裙左手簸箕右手抹布头顶小内内这种超接地气饱食人间烟火的形象。

    秋漠愣的是,博昂的及腰长发没有了,光秃秃的脑瓜顶上布满了被针扎过后留下的红点点,特别触目惊心。

    他以为最痛苦的是博昂回来之前他遍寻不找的那种慌乱,还想着博昂如果真像姜盈说的那样在24小时内回来可就是奇迹了。多么有惊无险的一次解救不是吗?

    但现在看到博昂了,秋漠知道自己错了,原来最痛苦的是看到博昂这个样子回来。而在他变成这个样子的过程中,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题外话------

    感谢小玲子,leo风若和ruby2004的组团鼓励!为了回馈大家的热情,我们漠嫂回来了!明天开车庆祝一拨的?坏笑~

    另:月底了,手底下有票的别浪费了啊~我强烈呼吁为我们漠嫂疯狂打call吧!两口子轮拨光头,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2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