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8 学习让我快乐,夜生活请让路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名单上列出的名字全是关系户,姜连翘的关系户。

    说实话,姜连翘都快忘了自己拉了多少关系户进来了。

    看着名单上面什么大舅,外甥,表姨妈家的大表哥等等,姜连翘一方面觉得被姜盈发现这样的名单而羞愧,一方面又觉得极度的愤慨。

    现在她是执行院长,姜盈凭什么查她?姜盈又以什么理由来要求她必须更换?

    姜连翘当下就把人名单撕的粉碎,“姜盈,请你记清你的身份!你现在只是姜氏中医一个小小的药草培育员!人事方面的事情轮不到你管,你也没有资格管!”

    “姜连翘,也请你别忘了,只要姜子封的股份还没有完全的更名为你,那么我就依然是这姜氏中医的大股东!你说我没有资格过问人事的事情?”

    姜盈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上身前倾目光锁定着姜连翘,“大股东还有权利组织股东们召开股东会议,我想你不会希望我联合其他股东们一起在会议上专门提出并议论这个问题吧?”

    姜连翘强撑着,“那又如何?他们的能力经得住考验,他们……”

    “经得住屁考验!”姜盈发现要想平静的跟姜连翘谈事情总是很难,“姜氏中医在你接手之后赢利一直在直线下降你会不知道?你除了拉关系户进来之外别无建树你当别人都是瞎子?趁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最好乖乖照做,否则我就把这人名单公布到姜氏中医的官网上!”

    姜连翘越被姜盈训得一文不值,她就却不想认输,“你不用吓唬我,你不敢!你要是那么做了,丢人的可不是我,而是姜氏中医。姜氏中医在我手里你急了吧?你急死去吧!我就是把姜氏中医弄黄了,也不会让它回到你的手里!”

    这不是姜连翘的真实想法。她自小就被艾珊教育,你姓姜,你的爸爸有一个姜氏中医,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后好接管你爸的姜氏中医。姜氏中医在她的心里像一个古老的贵族,虽然在没落,但她总觉得荣耀终有一日会归来。

    她是带着一种很奇怪的荣耀感长大的,她是想让姜氏中医在她的手里发扬光大的。

    接手姜氏中医之初,她是想向姜子封证明,她不比姜盈差,她会让姜氏中医起死回生的。

    然而造化弄人。

    她力不从心。

    而只要姜盈表现出一点点插手姜氏中医的意思,她立刻就像刺猬一样竖起了满身的刺:姜氏中医就是死在她手里,她也绝不让出。

    其实她现在早就忘了最初的心愿了,她现在面对姜盈就是一个病态的样子。无论姜盈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理解成:姜盈就是在跟她作对,姜盈就是想抢她手里的东西,姜盈就是看不得她好。

    感受到来自姜连翘身上的剧烈排斥,姜盈默了默,突然挥手就是一巴掌。

    直打得姜连翘从办公椅上侧飞出去,然后撞墙落地。

    姜连翘短暂地被打懵之后清醒过来,爬起来就往回冲想要打回来,可惜她的动作也只能继续到爬起来。

    姜盈紧跟而至,出脚,一脚踩着姜连翘的脖子牢牢把她固定在了墙壁前。

    姜连翘呼吸不过来,不能说话,她徒劳地双手挥舞着想抓姜盈,在抓不到之后又去猛打姜盈的腿,姜盈的脚,可惜一点实际的效果都没有。

    姜盈毫不掩饰自己俯看蝼蚁的轻蔑眼神,“你可真是病的不轻!姜连翘,你到现在还以为是我在跟你作对吗?是你的妈坚持做了姜子封将近二十年的婚外情对象,是她让你们背上了私生子的大名!你们在我结婚的前一天公然出现在我的家里欺辱我!在学校里,每次冲突不是你们主动找上门的?”

    “你妹下黑手,你妈下杀手,你居然还敢耍阴招算计走姜氏中医!这就是你们!因为小时候得不到,所以长大了才要不择手段的以抢别人东西为己任吗?可你也不看看你们的下场!你妈你弟你妹,还有你那都没来得及出世的弟弟,你都不想想为什么他们要落得如此下场吗?你又想怪在我身上吗?明明是你们的贪心让你们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姜连翘因呼吸困难而憋得满脸通红,她挣扎着摇头,不是,不对!她没有错!她的家人才没错!她们往上爬哪里错了!

    姜盈目露怜悯,“这种时候你还真像是姜子封的骨肉,这些行径真是一模一样!我也不怕告诉你,曾经的我是真的不屑跟你们争的,你所在乎的东西对我来说屁都不是,没有这些,我一样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子!姜盈只是姜盈,不会因为姜氏中医才叫姜盈!”

    姜盈的脚向上微微一挪,她脚下的姜连翘就不得不仰头看她。

    “可你们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于我!我的不屑被你们当成了放纵的倚仗,成了你们无耻的保护盾。你是不是觉得哪怕我是为了姜氏中医的面子也不会明着对你怎么样?”

    姜连翘不想被姜盈看扁,她即使呼吸困难也要笑出不服的气势来:对,你就是不敢!在外长大的我都心痛姜氏中医的日渐衰落,从小被以继承人的身份养大的你只会把姜氏中医看得更重!看,你现在不就急了吗?

    “对,如你所愿,我就是急了,我就是见不得你再在这个位置上多待一秒!姜氏中医是我的,它对我很重要,重要到我不惜亲自揭开它的丑陋挖出它的罪恶,我要让它重新生长!”

    姜盈终于松开了脚,姜连翘跪在地上重喘几下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质问了。

    “你想做什么?你真的敢把人名单公布?你要毁了姜氏中医吗?你会成为姜氏中医的千古罪人的!”

    姜盈眼底的狠意让姜连翘心里发寒,她知道,姜盈敢的!废f的时候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更别说现在了。

    姜盈心说姜连翘我看不起你真是不冤,百根草来了又走你居然半点不知情。人事这样的小事就能毁了姜氏中医吗?如果你的眼界只到这里,那么,请你给我尽早滚蛋!

    “我说的话依然有效,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你自己拉的关系户自己清出去!如果不清,后果自负!”

    姜盈走了。

    姜连翘发了疯似的把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威胁我?你凭什么威胁我!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我才是执行院长!我才是!”

    姜连翘跪在一地的乱七八糟中咆哮着,她心里清楚地很,当她只能用身份来向姜盈宣战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在输的过程中了。

    可她怎么甘心!怎么服气!

    她就是输,就是死,也要拉姜盈一起!一定拉她一起!

    姜连翘扭曲着一张脸打电话。

    “你的计划我同意了。”

    “是,姜院长英明。”

    “少跟我拍马屁,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事成之后,你的好处我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感谢姜院长!”

    姜连翘挂完这个电话紧接着又打了另一个。

    “夫人,您可以准备人手了。”

    “哦?”

    “这一次姜盈必死无疑!只要您的人能及时出现!”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姜小姐有魄力!”

    姜连翘等那边挂了电话,她才关闭了光脑终端。

    三天?三天就想让我死?姜盈你做梦去吧!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一些日子的,既然你这么着急了,那就让你早点升天!

    ……

    出了姜氏中医的姜盈也在打电话,打给爱丽儿。

    “辛苦了,钱已打给你,收到了吧?”

    “是,就这点钱,相信堂堂星将夫人也不会赖我们这些贫民的。”

    “那就开始进行第二阶段的计划吧!把那些人之间的错综关系都查出来,他们的弱点他们的把柄,事无巨细,我都要!”

    “那这价格?”

    “你的那家拳场!这件事情做完,拳场还你!”

    “成交!”

    “别急,我还有时间限制没说。”

    “你说。”

    “三天!最晚三天后你要交给我!”

    “……我说星将夫人,你故意的是吧?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三天怎么够,不可……”

    “你有拒绝的权利,没关系,我另找人。”

    “别别别,好,就三天!”

    得到满意的答案,姜盈这才挂了电话。

    对,那份给姜连翘的人名单是姜盈找爱丽儿查的。家族内部争斗,查一下对方人的底细,从这个角度出发不会引起怀疑。因为百根草,姜盈没敢用史皮尔斯那边的人,那些人能力强,她怕他们查出别的来。

    姜盈从远处又望了望姜氏中医的招牌,这才开车离开。

    三天,不短不长,既能足够刺激到姜连翘,又够她计划出招了吧?

    千万别让我失望,真是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你斗了。

    ……

    科兰来找姜盈,“丁部长鼓励我们参加这次考核,说哪怕不过也当长长经验了。姜盈,我们要参加这次的考核吗?”

    “也好啊,反正有十天的准备时间,拼一下也未尝不能过。”对于药草培育员的考核还是以基础笔试为主,说白了就是死记硬背,姜盈觉得受过桑德鲁老爷子的暴力教育之后,这任务倒不怎么重。

    科兰:“哪还有十天,只有三天了!考核临时提前了你没收到通知吗?”

    姜盈愣,她赶紧打开光脑查看,这才注意到,在她忙着打电话的时候,一份通知传到了,而她忘了看。

    “三天!”看着那熟悉的数字,姜盈笑得诡异,“姜连翘脑子不行,倒是没怎么影响出手速度呢。”

    “什么意思?意思是她这是针对你才临时提前了考核?你做什么了?还是她准备做什么?”

    姜盈便把拿着关系户人名单去找姜连翘顺便把人揍了一顿的经过给科兰讲了一遍。

    科兰在不是危险的场合,情绪没有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脑子还是好使的,“你着急了?你在逼着她出招?”

    姜盈捏科兰的下巴,日常调笑科兰,“你都能看出来,她却看不出来,可想而知她的脑子已经病到什么程度了。”

    “去。”科兰拍开她的手,“那是因为我是局外人,而她身在局内。怕的就是你抢她的东西,她当然会当局者迷。不过这不重要,我好奇的是,你怎么突然这么着急了?你不是说要借机好好把药师的基础打牢,然后用实力打脸姜连翘吗?”

    “哎?我曾经那么天真过吗?”姜盈表示悔恨,“幸好我成长了!实力慢慢累积就好,权力却是一刻也不能等,必须马上收回来!”

    科兰从姜盈脸上清楚地看到了野心二字。

    可她不会劝姜盈,她只会觉得这样的姜盈更漂亮,更令人想追随。

    当初毫无理由地就跟在了姜盈的身后,现在想来,就是因为姜盈脸上永远都写着一路向前无所畏惧!

    “给,我划出的重点。”还好她直觉就知道姜盈会如何选择,在姜盈忙着的时候科兰也没闲着,她把百里给她的复习资料都看了一遍,然后大概划出了重点,还在关键的地方加了批注。

    可以说有了这份资料,姜盈要想考核过关能事半功倍。

    姜盈握拳,“那好,我们就来个三天的突击学习吧!”

    曾经废f的时候都挺过了桑德鲁老爷子的“鞭策”,如今一个3s一个a,那学起来的速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只要给她们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两人一合计,霸占了莉兹的小公寓。

    姜盈说海恩的诱惑太大,太影响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这三天还是暂时隔离吧。

    科兰那说那行,你去莉兹那里专心学习,我去姜山那边边学边看看别人有没有什么小绝计小妙招,还可以有问题的时候随时再请教百里师兄。到时候再转告你。

    姜盈一听这还有百里的事情那可不行,虽然从道理上来说她不该插手科兰的感情生活,可就这样任由科兰一头扎进去她又看不下去,于是她以两人一起复习才能更好的查漏补缺为由把科兰也拉到了莉兹这里。

    莉兹拒绝来着:“你俩现在谁缺钱?就不能在外面单独租一间酒店用来好好学习吗?得,我出钱也行,现在马上走!我一天忙得跟条死狗似的回来只想睡个安生觉也不行吗?不行,我不同意!”

    姜盈:“酒店没有你这里舒服,而且我们的营养得跟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你能忍心看着我好不容易能大展身手了结果却因为身体营养不良而倒在了战场的门前吗?”

    莉兹想呵呵姜盈一脸,“你那意思是你们霸占了我家我还得给你免费做厨子调养身体?”

    科兰连摆手,“不会不会的,你从内部直接下令让人按时送三餐过来不就行了?莉兹,你是忙傻了么?”

    莉兹悲愤:“她才是大老板!为什么她不直接下令?她比我还好使不是吗?”

    科兰:“可是姜盈得忙着准备考试啊?这种小事就不要让她费心了吧。我们是她的朋友,我们得全力支持她。”

    莉兹有气无力:“我在给她打工,我在卖命给她赚钱,她已经霸占了我生命的三分之二,完后她现在还要霸占剩余的三分之一。我跟你讲姜盈,你这个朋友是我交到的最差的一个!我要拉黑你,我要跟你绝交!”

    姜盈已经从厨房里翻出一包炸薯条边吃着边走了出来,“莉兹你变了。你原来特别希望自己的家里来人的,你说那样热闹,才像一个家。”

    姜盈叼着薯条假模假样的吸溜鼻子,可是眼神却不掩犀利,“你的情绪过了哦,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反对?说正经原因!”

    她是知道莉兹的底线才敢上门的,不然带着科兰去哪个酒店不行?莉兹会笑骂几句在她的预想之内,但莉兹绝不会真的赶她们。今天莉兹这样的情绪给姜盈的感觉只有一个,莉兹在隐藏着什么。

    莉兹头皮发紧,力持表情淡定,“这就是正经原因,没别的原因了!绝对没有!”

    得,这回连科兰也听出不对劲儿来了。

    “莉兹?你到底……”

    叮咚,门铃响了。

    莉兹脸色一变,姜盈纵身直扑门口。莉兹随后跟上,但也没来得及阻止姜盈打开了门。

    维希左手抓着书包,右手抱着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姜盈没说话,就拿眼角挑了一眼莉兹后又坐回沙发了,“说说吧,什么时候开始的?”

    “开始什么?姜盈你别脑补过度啊!”莉兹尽量让自己的恼掩盖住自己的羞,她猛瞪维希一眼,“我不是说让你上楼之前先打个电话的吗?你怎么直接上来了?”

    维希还在莫名其妙中,但也有一种被人抓住了的无措感觉。

    听莉兹问他,他下意识地就回到,“前两次不没打吗?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

    “哦--”姜盈拉长着声音跟科兰挤眉弄眼,习惯哦。

    科兰看莉兹还把维希堵在门口,便做主道,“有什么事情还是进来说吧,莉兹你请人进来,这样多难看。”

    维希僵着手脚进门,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僵着手脚。

    姜盈觉得有意思,维希接她电话时可是说怼她就怼她的,技术熟练的什么时候僵硬过?

    “花是给我的吗?谢谢。”姜盈伸手。

    维希本能地扭头去看莉兹,莉兹以更快的速度扭头。看她干什么?又不是她的花!

    “哦。”维希只得应一声上前,欲把花送给姜盈。

    姜盈却又缩回了手,一脸正经的疑惑,“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在莉兹这里?还提前准备了花?”

    维希送花送到一半的动作又僵住了,“那个……这个……我……”

    科兰捂着嘴乐,也没忘了打圆场,“姜盈你可快别闹了,莉兹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维希扭头一看,可不是。

    别人家女孩子红脸是薄薄一层粉红,白里透红的娇羞可爱。

    然而莉兹却是通红到像着了火,维希觉得离这么远都能感受到那热度。

    娇羞没有,可爱更不沾边,但维希还是移不开视线。

    实在是因为这样的莉兹很少看到。

    莉兹恼了,为什么她要红脸呢?她有什么可红脸的!她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哎呀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儿!维希给食货帝国新做了一套管理出勤的小软件,有些小功能我不太熟练,便约了他下学我下班后让他来教我。”莉兹假装一点也不别扭,“就是这样,没别的了,你们过度脑补是你们的事情,不要往我身上扣啊。”

    姜盈信她就有鬼了,“没别的了你刚才不说?维希又不是跟我们不熟,我们学我们的,他来找你,你们就学你们的,这事儿有冲突吗?你至于刚才那么反对我们也在这里学习?莉兹,我们是朋友,你居然有心事瞒着你的朋友!莉兹你伤了我的心!”

    姜盈泫然欲泣,以指控的目光凌迟着莉兹。

    哼,刚才那么有理有据的赶我,现在该我反击了!

    莉兹烦躁地抓头,就是知道姜盈这么戏多她才没有自己招供的。她承认对维希有点跟别人不一样的感觉,但她深知自己的身份和维希的身份那是天壤之别,她并不想挑战社会既有的阶级观念。

    更何况维希也什么都没有说啊?

    她要如何跟朋友们说?喂,我怀疑谁谁谁可能喜欢我?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脸!

    “知道了,我的错!我道歉,我改正!从今天起,三天之内你是这里的女主人,小的任凭差谴ok?”莉兹痛快认输,谁让事情那么寸刚好被人抓个正着呢。

    “切,早就该这样了!”姜盈双手撑在膝盖上,一副大姐大的威武形象,“很好,接下来我就以女主人的身份宣布,为了三天后的考核能够顺利过关,你,莉兹,三天之内不得回家打扰!”

    “哎?”莉兹惊地站起,“这是我家!”

    “但你说三天之内它暂时是我的了!”姜盈欠揍的笑,就差冲着莉兹吐舌头了,“你现在马上搬出去给我腾地儿,你的家被我征用了!快走快走。”

    姜盈和科兰就这样强势地霸占了莉兹的家,还把莉兹赶出了家门。

    科兰担心莉兹,“维希会收留她的对吧?不然莉兹没地方去的。姜盈,我们是不是太激进了些?万一维希不收留呢?那莉兹岂不是……”

    “你就放心吧。别看维希看着不像胆大的,但真要做决定的话,一定比莉兹更果敢。莉兹却恰恰相反,看着胆大的碰到啥事都不怕,可要说到感情的话,她一定是最胆小的一个!还不如你呢。”

    “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到我身上了?我可什么都没做。”科兰拒绝被姜盈看穿。

    姜盈笑她,“你是什么也没做,可你那双眼啊,都快粘到人身上去了。”

    科兰活得真,喜欢人也喜欢的真,看到百里时的眼睛就亮的不行,不说话也能用目光追着人跑,大胆的连她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

    莉兹却恰恰相反,做事赚钱打架斗殴啥啥都不怕,可是遇到喜欢的人了,可能连目光对视都不敢,怂得她自己都看不上自己。

    姜盈扶额,“我是要做大事的人啊!我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操心你们的感情生活啊!早晚有一天累死我得了!”

    科兰把一堆资料拍到姜盈的面前,“是,可辛苦你了哦?赶紧学习吧你!”

    ……

    是夜,海恩面无表情的敲开了莉兹家的门。

    他从大局考虑才没有陪姜盈去见博家二老,如果他早知道没去的结果还包括要断三天的夜生活的话,他就是死也会跟着去啊!

    “回家!”门开了,海恩都没往里进,拉起姜盈的手就要带人走。

    姜盈赶紧先送上安抚的亲亲,把人亲进屋里关上门,她这才讨好地说道,“就三天,就三天好不好老公?我真的不能等两年后的下一次考核的。”

    海恩不为所动,“你在家一样能复习,我还能帮你随时检查复习的情况。”

    “怎么复习?怎么检查?一边啪啪啪一边复习检查么?”姜盈还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海恩一脸正经,“背书这种事情本就跟外界的干扰没有关系,你如果背得进去,那么外界有什么干扰都没有用。相反你可能还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更加地集中精神,这样于结果来说不是更好?”

    “谬论!”姜盈气红了脸,“我气都要不够用了,意识都涣散了,你让我更集中精神该背啥还背啥?你背一个我看看。”

    “看看就看看,走,回家我背给你看!”

    海恩再次拉住姜盈的手想要走。

    姜盈无语了都。

    “老公!别闹了!真的不行!就三天,就三天行不行?等完事了我……”姜盈停下来偷瞄一眼卧室的门,确定门关好了科兰听不见后她才凑到海恩的耳边小声道,“等考完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吗?我躺平任蹂躏绝无二话!”

    感受到姜盈坚决的意思,海恩只得妥协,“好,那你就三天不准出这个门!我会派人看着,如果发现了你走出了这个门,那么就算你不愿意,我抓也要抓你回去。”

    姜盈敏感地听出不对劲,“有什么情况吗?”

    海恩:“如果我说有,你现在有精力分心处理吗?”

    好吧,她的确做不到。既要在三天之内背下别人两年学的东西,还要提前准备出应对姜连翘的计划,她3s的脑子也有局限啊。

    “老公对不起,还有,老公谢谢你。”

    虔诚的送上一吻,然后姜盈就痛快地把海恩推出了门。

    不是不想问,而是的确没有时间问,现在吃个饭都恨不得只张嘴让人往里灌了。

    姜盈不是没想过利用小银杏作弊,但那一定是在她尽全力努力之后实在不行的情况下。而在那之前,她还是想靠自己。

    姜连翘的经历给了她警醒,权力在手又如何?没有能力的话,权力只怕留不住。

    拼命的学,当真是拼命的学。

    姜盈在屋里学,海恩的人在屋外拼命。

    姜盈在博家二老面前扔下那么大个炸弹就走了,博家二老不会怎么样,可是他们上边的人又如何会轻易放过姜盈。

    好好跟你说话听不进去是不是?仗着是3s就目中无人是不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就得先教训服了再说。

    别以为姓军的就都光明正大!姓军的要是黑起来,就没黑道什么事了!

    一方暗着来袭,另一方来守卫的自然也得是暗着来。

    好嘛,简直就是一场小型的攻坚战。

    本来姜盈如果是在海恩的家,那个家也是海恩自己改造过的,海恩都不用怎么安排人,那些人光想突破这个家的坚固防御就很难了。

    但姜盈是来了莉兹这里,这时候要再改装什么也来不及了。而且这楼里还住着好多的普通帝国公民,越是这样的环境,对于攻击来说,防守就更难了。人家分分钟能拿人质威胁,你呢?抓人质威胁回去么?那些人都是死士,事情闹大之后一死了之,你这边能陪着?海恩做不到跟对方一样拿自己人不当人的行事方式。

    攻坚战很辛苦,在姜盈看不到的地方,史皮尔斯和其部下,变装偶尔来替换的科特利威尔等人,秋漠有时也会被叫来顶下班。

    海恩当然不会告诉他们真实的原因,只说军部招考在即,有些他的对头见对他没机会下手,便妄想从姜盈这里下手。

    势力角斗嘛,哪个层面哪个业界都会有。

    海恩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

    没说的,打呗。

    其实打,倒是不难,大家都是在刀口上过生活的人,说打就打跟吃饭一样简单。难的是如何在不惊动普通帝国公民的前提下还要打回去。

    以这楼里的其他人的视角就是,三天里楼里突然发生了好多意外。什么谁家突然失火了,什么谁家突然进贼了,什么谁家前夫上门抢孩子两家都动刀子了等等。

    聪明人感觉出不对劲就不再出声了,如果有条件的话都躲走了;脑子愚钝的人也有办法,他们去拜拜了。请菩萨请耶稣,回来之前先在大门口的喷水池里扔一硬币祈福等等。

    别说,大部分还挺有效的,三天之后楼里终于安生了。

    姜盈和科兰闭关出来了。

    海恩亲自来接,某些暗处的人自然要掂量一下不敢轻易动手了。

    “直接过去姜山那边?”海恩打开悬浮车的门让两人上车。

    科兰不好意思打扰姜盈,心说人家夫妻都三天没那啥了,这一路上也许想那啥呢?她还是知趣点吧。

    “谢谢海恩大人,不过姜盈上车就好,我自己能开车过去。”科兰说着就要从空间里取出自己的悬浮车。

    姜盈拦住她,拉着她一起坐进了悬浮车的后座,“快拉倒吧,咱俩三天都没有睡好,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空能在途中眯一小下,你还累什么?抓紧时间啊,别考试的时候睡过去我们可就对不起这三天了。”

    科兰小指一下前面驾驶座上黑着脸的男人,“那你也去前边坐啊?你坐后面是几个意思?你没看到海恩大人脸黑的都要拧出水来了吗?”

    姜盈闭上了眼,“我要是去前边坐,你信不信这车就开不到姜山了?科兰同学,我饿了三天了,你给我眼皮子底下突然摆出一只大烧鸡,你觉得我能忍住不吃?”

    “姜盈!你瞎说什么呢!”科兰捂住耳朵,真是没脸听了。更可气的是,她为什么要听得出来啊!

    海恩:……默默地升起了前座和后座之间的隔离板。

    三天都等了,也不差考核这两小时了,他再忍!

    ……

    姜山,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

    姜连翘早早就赶到了这里,这项考核虽然只针对药草培植部,但却是非常重要的一顶考核,历来都是姜子封亲自监考。今年姜子封来不了,姜连翘来了。

    姜连翘此时正坐在丁翠花的位置上看其工作光脑上的十套考核虚拟空间。

    星际时代的笔试考核已经屏弃了笔和纸,而是在星网上可以申请考试的虚拟空间,到时可由参考人员带上特定的全息头盔进入虚拟空间答题。抄袭?别想。作弊?你连作弊工具都摸不到。

    姜氏中医很重视这两年一次的考核,每次都准备十套空间,等开考的时候就会临时抽取其中一套,从最大的程度上避免泄题的风险。

    “都准备好了?”姜连翘问。

    丁翠花恭敬地站在办公桌前,“是。”

    “还是跟以往一样只做笔试?”

    “对,因为这是最初级的考核。两年里新人们能完全掌握这些药草的基础信息已经不容易了。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接触实践,所以实际操作方面的考核要在他们通过了这一次的考核之后,也就是两年后的下一次考核。”

    姜连翘举手示意丁翠花打住,她并不想听详细的,她不关心那些,“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新人可以一下子通过两项考核呢?”

    “不可能!他们没有足够的实践怎么可能……”

    “临时加一项内容。”姜连翘再次打断丁翠花,她只负责说,不想听,“药草培育员到药草培育师的考核是第一阶不是吗?让通过的人直接加入到第二阶培育师到药师的考核。如有人能通过,他节省了两年时间是小,我们提前收获了人才更重要。”

    “可是第二阶考的并不是笔试,而是现场识别药草以及简单的配制药草。这些药草是需要提前准备的,我们并没有……”

    “我提前派人准备了。”姜连翘面无表情,“知道丁部长忙就没有通知你,反正也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一切都是为了姜氏中医,丁部长应该不会埋怨我插手过多吧?”

    话才说完,门响了。

    姜连翘扬声,“进来。”

    宫大药师拿着一个空间芯片走进来,“姜院长,药草准备完毕了。”

    “哦,那就给丁部长吧,剩下的就是她的工作了。”姜连翘站起身,“是不是到了考试人员入场的时间了,走,我们去考场吧。”

    对于参加考核第一阶的姜盈等人来说,考场其实就是一间临时腾出来的开阔会议室。因为并不存在作弊的可能,所以也没有必要非要单独备一处考场。只要开净整洁,能一次把所有考生都容纳下就可以了。

    姜连翘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会议室门前,正好撞上了从另一个方向赶来的姜盈等人。

    海恩坚持要亲自把姜盈送到考场门口,他便一起过来了。

    本来这是不允许的,这是公司内部考核,没有人都工作了还像没毕业的考生一样带个家人出来助威的。

    但海恩那张脸就是无所不能的通行证,谁能拦他啊,都想贴过去要签名要合照了,只要再勇敢一点。

    走廊里挤满了男男女女,不只是参加第一阶考核的药草培育员们,还有参加其他第二阶第三阶的药草培育师以及药师们。本来都到时间进考场了,但就是没有一个人进去。废话,进去了就看不到海恩大人了,谁傻啊!

    男神已经结婚了这是事实,他们不能奢望的情况下就只能多看一眼是一眼了。

    嗯,多看一眼的时候也不忘顺便给姜盈甩个自以为不被注意的小眼刀子。

    哼,让我妒嫉的目光杀死你!

    跟在两人身后的科兰动不动就被误伤了,她很难挨,“姜盈,你就这么忍着?你就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地看海恩大人?”

    她现在想姜盈怼回去了,这样她就好过了。

    姜盈:“谁说我忍着了?我也跟他们一样肆无忌惮地看海恩大人啊!哼,妒嫉死他们!他们海恩大人的目光只会回应我!”

    科兰:……

    你确定不是在激化矛盾?

    海恩拉着姜盈的手目不斜视,听到姜盈的话也只装作没听见。

    是怕这里面也有军部的人混进来他才跟进来的,结果……也是,那些人就是在,此时也应该是更期待姜盈的考核结果,而不会现在就出手打扰。

    他太草木皆兵了!

    海恩生气自己的考量有误差。

    然后眼角余光一闪,看到了姜连翘。

    气压一下子就更沉下去了,居然跟他的母亲联系上了,嫌死的不够快吗?

    ------题外话------

    感谢大乔,冰之莹舞和大君子的鼓励~祝大热天的你们内心像冬天一样冰凉哦~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