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49 要谢你就亲亲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当然认识姜连翘,只不过姜连翘并不足以让海恩记在心上。

    如果不是知道姜连翘居然跟莎蒂联系上了,那么直到最后姜盈灭了姜连翘,海恩都不会对这个人有什么深的印象。

    姜连翘更不可能不认识海恩,她虽不像姜连芯那样明明白白地把对海恩的痴迷摆在脸上,但在心里,她一样仰慕着这个全星际最顶级的男人。

    看着自己最仰慕的男人拉着自己最恨的女人走过来,姜连翘的心里别提多扭曲了。

    姜盈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如何配得上海恩大人!她不配!她不配--

    “丁部长,公司是不是有一条规定说既定时间内没有进入考场就认为是放弃考核?”

    “是。”

    姜连翘挑衅地看向姜盈,所以你是要放弃考核吗?

    姜盈还没反应,周围一众人倒是先作鸟兽状四散跑走了。他们也是参加考核的,这次要是“被放弃”了,再等下次那可是两年后了。男神再美也不能不吃饭啊,考过了升一级后在薪水方面可是大不相同的。

    科兰拉姜盈的衣角,小声道,“我们也快点进去吧。”

    姜盈微点头,又对海恩说,“你先回家吧,结束后我和科兰会一起回去的。”

    海恩捏捏姜盈的脸,就在姜盈以为海恩能在人前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的时候,却见海恩低头俯身下来又在姜盈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就在这里等你,去吧。”

    周围响起连声惊呼,从n250星的署名一事上就知道海恩大人是真疼这位小娇妻了,但今天却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海恩光明正大地秀恩爱。

    噫,好刺眼!衷心祝愿姜盈这次考砸考坏!就不信你做什么都顺!

    姜盈也是没想到海恩有这么一出,毕竟过去在人前秀恩爱的一向都是她,海恩顶多就是从原来的拒绝升级到了现在的不拒绝而已。

    今天这小小的一个额头吻却是代表着巨大的跨越啊!

    这位爷今天是怎么了?

    姜盈一半是惊喜,一半是疑惑,但当她瞄到姜连翘那黑中带青,青中带紫的脸色后,她就只剩下爽了。

    问:如何才能不出手就击败那些觊觎自家男人的小婊砸们?

    答:亲亲!亲亲!亲亲!秀恩爱秀死她们!

    姜盈可以说是飘进考场的,没办法,爽得就是脚后跟着不了地了。连本来打算的考核之前小怼一下姜连翘以便热身都给忘了。

    姜连翘的五脏六腑要被妒火烧干,可表情上却迅速恢复了端庄,她迎向海恩,“星将大人,这里并不允许有闲杂人等停留,请您随我到办公室休息。”

    强自支撑的正经表情下是一颗骚动荡漾的心。

    这辈子她哪怕是只能和海恩大人共处一室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那么呆看两小时她也知足了!

    海恩看都没看她,“不必。”

    考场的门关上,海恩再看不到姜盈了,人家转身就走了,半点面子都没给姜连翘。

    姜连翘又恨又恼,如果不是周围还有人跟着,她早就爆发出来了。

    都怪姜盈!如果不是有姜盈在,海恩大人怎么可能看都看不到她!

    姜盈是不知道姜连翘的心理,如果知道肯定要心疼自己一回:这一拨枪她躺的是有多冤。

    姜连翘直勾勾看着海恩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了,然后她才死攥着拳头转身进了考场。

    这是第一阶的考场,参加考试的人都是药草培育员,笔试通过后他们就能升级为药草培育师。

    一字之差,待遇不同,工作的内容也会大不相同。药草培育员的工作主要就是收集药草,听从药草培育师的指令,辅助其培育药草;但当升级为药草培育师后,他们就可以在公司指定的区域内亲手培育药草。药草的质量因为培育师的能力也分等级高低的,培育出来的药草质量越高,那么该培育师的分成也会越多。

    这中间的过程中肯定不只药草培育师的功劳,每个培育师下面还会有一定数量的培育员,这些培育员听从指派会做一些基本的工作,然而最后的功劳却会只算在培育师的头上,分成也是。这就是药草培育员非常想通过考核升级为培育师的原因,毕竟没人愿意只干活而得不到相应的报酬。

    这一考场的人有去年考核没通过没能升级的老员工,也有已经加入姜氏中医两年就等着这次考核升级的员工,再有就是少部分的来了半年之久的员工,像姜盈和科兰这样只来了不几天的,只有她们两个。

    情况特殊,两人被安排的考试位置也特殊,在整个考场的最前面,一左一右,真正的监考人员的眼皮子底下。

    后面的人窃窃私语,“本来就没来几天还这么安排,这是不想人家过呢还是不想人家过呢?”

    “这事儿轮得到你担心?过不过的人家也是公司的大股东。”

    “这有钱人是事多啊,不就争权夺利那点破事吗?那你就在本部拉帮结派尽情争斗得了,非得闹到这远郊的药草培植部来干吗?”

    “谁说不是呢,这里跟药草接触多跟人接触少,能来这里的哪个不是图清静?得,唯一的一块净土也被她们被扰乱了。”

    “嘘,别说了,执行院长进来了。”

    姜连翘站到了讲台中央,目光一扫眼皮子底下的姜盈,刚才被压制的火这才稍稍缓解。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她能压姜盈一时,就能压姜盈一世!一切已经布置好,这次她一定会赢姜盈!

    “开考之前我有一个临时通知给大家。大家都知道,药草培植部这边的考核都是每两年一次,你考过了第一阶要想再过第二阶也一样需要等到两年后。好多人都觉得这很浪费时间,我从姜氏中医的角度考虑了也觉得是在浪费人才。有些人在准备考核的两年里,其能力其实已经能连过两阶,但就因为制度的约束而不得不多搭上两年的时间。”

    “故,我决定,今年在前一阶通过的员工可以当时就申请参加下一阶的考核,只要你能通过,成绩立即生效!”

    台下哗然。

    “好事是好事,可培育师到药师考的却是纯操作啊,我怎么可能考得过!”

    “笨蛋,人家准备新举措也不是为了你这种考不过的好吗?人家是为了考得过的那批人。”

    “我觉得可以试试!去年我是因为马虎才丢了一分没考过,这两年里我顶着培育员的身份干的却是培育师的活计,完后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我一定要通过第二阶的考试!”

    “试试就试试呗,反正也不花钱,就当长经验了。”

    科兰看姜盈,临时加这么一条,姜连翘是在算计什么?

    姜盈摊手,她也就只能算计这么一回了。

    姜连翘笑看姜盈,“姜盈准备连报第二阶的考核吗?参加吧,哪怕通不过,也可以为两年后的再一次考核积累些经验不是吗?”

    姜盈:“所以你这是绝对相信我能顺利地通过第一阶的考核对吗?感谢你对我能力的肯定!”

    “你!”姜连翘脸上的笑差点崩裂,谁肯定她了!

    可姜连翘心里知道,并且痛恨自己知道,姜盈一定能通过第一阶的考核,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种肯定。

    没关系,不生气,姜盈能通过才好!这样才能有机会死在第二阶!

    “戴上你们的全息头盔,进入虚拟考核空间。”

    姜盈等人的考桌上不再是古老的笔和纸,而是一个全息头盔。他们的座位也不是那种硬绑绑的考试椅,而是舒适的皮椅。人们往后一靠,头部还配有舒适的护颈枕,再戴上全息头盔,如果这不是考核而是游戏的话,那是相当舒适了。

    姜连翘在一到十号的考核空间过了一下,最终按下了八号。

    八号是她的幸运数字,她祈祷今天一切计划如她所愿。

    考核正式开始,考场的讲台上开始弹出一块巨大的全息屏,屏幕上能看到所有考生的答题情况。

    姜连翘现在看到的真实姜盈是靠在皮椅上微仰头的这么一个状态,但在全息屏上那个虚拟空间里,姜盈却是在奋笔疾书。

    “给我点开放大。”姜连翘也没去其他阶的考场,直接在这里坐下了,她指示丁翠花放大姜盈的虚拟考试影像,“调出答案,即时对比。”

    只见全息屏即时分裂出两个一尺见方的小屏幕,然后飘到了姜连翘的眼前。

    一个小屏幕上显示的是姜盈的答题纸,另一个小屏幕上显示的就是答案。

    而且都不需要姜连翘人工对比,姜盈只要写完一个答案,正确的话答案部分就会绿灯,错误的话就会红灯显示。

    姜盈答的很快,好像都不用思考,关键是答案也对。随着她的答题,她本人看不到对比的结果,可姜连翘却看得分明,一片绿,就没有一个红的。

    姜连翘红了眼珠子,“你这次出的题这么简单?”

    宫大药师一直在旁边作陪,“姜院长,难度跟往年一样。要说简单绝对不可能,而且八号还会稍微难一些。”

    “那这是怎么回事?”姜连翘示意宫大药师看小屏幕。

    宫大药师一看也傻眼了,“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是要满分的节奏?可往年从来没有出现过满分的。”

    公司内部考核,考出来的人以后要跟公司利润挂钩的,必须考出来真功夫。所以宫大药师每一次出题在保证整体难度一般的前提下,也会从中穿插几个难度稍高的,为的就是拉开分数。

    姜连翘手气也是好,从十套题里偏偏还抽中了其中最难的八号。

    按理说不应该出现从头到尾全对的情况啊!

    宫大药师一推鼻梁上的小圆眼镜,带着探究的心态细看起姜盈的答案来。

    这一次的笔试考核考的就是大家对药草的基础知识掌握的情况,题形多种多样,但说到本质还是考的各药草的名称,性状,药性以及毒性等等。

    你要说掌握这些需要什么技术能力吗?倒也不用,只要全背下来就ok了。

    可从另一个角度想一下的话,“全背下来”就不算技术能力了吗?同样考一本书,同样的准备时间,他就是有人背的下来,有人就背不下来。

    记忆能力又怎么能不算一种技术活儿!

    姜连翘即使想到了姜盈能通过这初阶考核,也不愿意这么轻易就接受。

    “马上调出其他考生的答题纸,并同样做即时比对。”

    唰唰唰,全息大屏分裂,分成若干小屏飞到了相应考生的头顶。考生们对此一无所觉,然而监考的人却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答出的答案和正确答案的比对情况。

    红绿相间,特别好看。

    宫大药师突然惊叫一声,“又一个目前为止全绿的。”

    姜连翘闻言就是心中一喜,只要姜盈不是那个独一份,她就还能安慰自己,原来你姜盈也不是那么特殊的厉害啊。

    “谁?我看看。”

    可等姜连翘转头看过去,看到那全绿答案之下的考生是科兰的时候,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为什么!为什么连姜盈身边的人都变得这样厉害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幸运!她到底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她上辈子是拯救了全星际吗?

    姜连翘身体内的妒火都要快把她烤熟了,3s!这就是觉醒的3s的实力吗?为什么她不是3s!为什么!

    天赋这种东西,永远是打得你没脾气的一种圣物。

    这人要是性格阳光一点,被打输了也便输了,人家天才嘛,咱是庸才,就不要比了;但这人要是性格阴暗一点,他可不会去想人家天才也是需要努力的,他只会怪老天爷不长眼,为什么没给自己开大天窗。

    姜连翘再看向姜盈的目光简直就像淬了毒的利剑,精神在虚拟空间的姜盈现在毫无防备,微微上仰的脖子近在咫尺,她只要拿刀轻轻一划,一切事情就都结束了。

    ……

    姜氏中医其中一个部门的内部考核而已,再重要也只是内部人看的重要,外人却是不在乎的。

    所以能在乎的除了内部人员以外就是想着从中达到某些目的的人。

    例如莎蒂和戴维斯。

    姜连翘能看到的考试情况,现在莎蒂和戴维斯也一样看得到。

    戴维斯客观评价,“3s的实力果然不俗!这才报到几天,加一起的工作时间也没有一天吧?是纯靠背书吗?记忆力真是非同一般。”

    莎蒂酸里酸气地不想承认,“莱纳德也能做到!如果不是现在身体需要调养,他来也一定能全绿。”

    戴维斯不予置评,理论上来说s级的莱纳德的确应该做得到,但是,莱纳德不上心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做到。

    而通常情况下,莱纳德只对游戏更上心。

    戴维斯跳过这个话题,“她能安全通过第一阶就好,这本来也是我们的计划能实施的第一个先决条件。”

    莎蒂阴森地盯着视频上的姜盈和姜连翘,“为什么要那么费事?你看现在姜连翘的表情,如果我们从她身上下手,她现在就能杀了姜盈。死人才最保险!”

    “莎蒂!”戴维斯无语,这个妹妹的高等级基因到底都高哪里去了?长脑袋只为了好看么?“你再仔细看看姜连翘额头上。”

    莎蒂顺着戴维斯的指示看过去,这才发现姜连翘的额头中心居然有一个小灰点。真是特别小,感觉也就针尖大小,颜色也很不明显,看到的人只怕第一时间会以为屏幕脏了一点。

    可是姜连翘轻微移动的时候,那个小灰点也在移动。但无论怎么移动,眉心正中的位置都保持着不变。

    什么屏幕脏了?屁吧。那是瞄准星!

    戴维斯一指悬浮车的外围,那个方向有着海恩的悬浮车,“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我敢肯定,姜连翘要是敢对这样毫无防备的姜盈下死手,那么只能是她先死。”

    莎蒂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表情越加地愤恨,“他倒是知道无时不刻护住他媳妇,可是他亲弟他怎么就下得去手!”

    她生的哪里是儿子,是冤家是仇人!

    她可怜的莱纳德,她今天一定要给儿子出了这口气!

    ……

    此时莉兹的小公寓里,废f小队外加一个维希和一个博昂也在观看考试实况。

    维希必须在,没有他,他们弄不到考试实况的直播信号。

    博昂是自己跟着秋漠来的,本来他今天休息只想在秋漠那里窝一天的,可是秋漠说怕今天姜盈那边有事需要帮忙,所以他得随时待命。博昂不想一个人待着,就只好跟着秋漠到了。

    胖达数数人头表示,“我们是不是太隆重了点?就这点事,姜盈和科兰稳把稳的拿下。就算姜连翘能弄出点妖蛾子,可是海恩大人不贴身跟着呢吗?谁还能在海恩大人的眼皮底下把姜盈算计到?更何况姜盈那货她自己就一肚子坏水,基本也用不上海恩大人出手她就能灭了。我说我们真是多……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在听,你讲。”秋漠应一声,扭头斥博昂,“你少吃炸薯条,那东西油那么大,吃多了对你健康不好。”

    博昂歪头靠在秋漠的肩上。秋漠坐的是单人沙发,博昂不另找座位,他非得挤在秋漠旁边的扶手上,也得亏他腰软,不然歪头杀的动作还真不能使用利索了。

    “就吃就吃,看不惯你咬我啊?”博昂不仅不听劝,反而还嘴里叼着薯条故意挑衅。

    秋漠眼神一黯。休息日的博昂总是以宽松t恤为主,还总爱穿他的。两人的年龄差的多,这体格也差得多,秋漠以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穿过那歪斜的领口能直达里面春光。

    最近博昂不在他那里夜宿了,这夜生活的频率多多少少还是受点影响的。今天如果没有姜盈的事情,他原来的计划也是跟博昂在家窝一天。

    本来就在忍着压着,博昂还故意撩拨他。

    秋漠心里来气,自以为不引人注意的伸手摸进博昂的t恤衫里,找到腰窝的地方不重不轻地那么一捏,让你闹!

    秋漠动作快,博昂也是没有想到,平时就是一个话都藏不住的主儿,现在更不可能忍住不出声了。

    随着这一捏,博昂张嘴就是一声娇哼。

    屋内陡静。

    秋漠的脸爆红,胖达维希莉兹的脸爆黑。

    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还能不能有点正经了?

    博昂才不当回事,小白眼直翻秋漠:看我干吗?怪我吗?谁让你捏我那个地方了!

    秋漠闭眼给了自己脑门一拳,让你手贱!

    莉兹起身直奔厨房,又取来了更多的炸薯条,黑着脸往博昂的面前一墩,“能堵住你的嘴了吧?”

    这回秋漠也不好意思阻止博昂吃了。

    胖达朝莉兹投过去感激的一瞥:可算终止了虐狗的行为了,厉害了大莉兹。

    莉兹转身走回维希的旁边问,“早晨就没吃早饭走的,来了又开始忙,你现在饿了没?我简单做点给你吃?”

    维希忙的头也不抬,“早晨那不是急着到学校请假又得处理一些学生会的事情么,不然你做的早饭我怎么可能不吃?你要是不累的话,帮我来两个土豆金丝小饼就行,昨晚没吃够,嘿嘿。”

    “行,那你等着,我动作很快。”

    胖达:“……”

    他知道在姜盈和科兰霸占了莉兹的家突击学习的时候,莉兹被维希暂时收留到他家了。

    可听这话里的意思,可不单单是收留了人啊。

    胖达:“我也饿了,顺便给我带两个。”

    莉兹从厨房探出头来吼,“你自己不会做?长那么胖还不知道多活动,胖死你得了。”

    胖达:“……”

    维希看胖达,“莉兹说话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胖达:“……”你这一副自家人的口吻才会让我放在心上ok?

    维希:“不过你真的不考虑减一减吗?虽说胖瘦都自由,但你看看秋漠和博叔的光头,你再看看你的……我觉得你减下来后光头也会帅。”

    胖达:要挠你了哦?哥哥我现在就很帅!

    说话间,莉兹已经端了两个土豆金丝小饼出来了,旁边还配了蘸料,是维希喜欢的甜辣酱。

    “先吃吧,姜盈那边才开始考,成绩出来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常出现,你不用一开始就盯得这么紧。”

    “是。”维希身子向后靠进沙发里,在看到是他喜欢的甜辣酱后和莉兹相视一笑,“谢谢,辛苦了。”

    胖达:卧槽,眼睛疼!

    “漠哥,你看他们,你……”胖达想拉同盟,一扭头,看见博昂不知何时已经半坐到了秋漠的大腿上,开始你一根我一根的幼稚喂喂游戏了。

    胖达:……

    麻麻,有人虐你的胖儿子,快来接我,我要回家。

    ……

    姜连翘对于自己眉心间的瞄准星一无所知,她的空间手环里就有一把常年配备的匕首,她现在非常想拿出那把匕首一刀捅破姜盈的喉咙。

    就在这时她腕间的光脑终端振动了一下,那得来消息了的提示音。

    姜连翘背过身点开,一张她自己的脸部放大图显示了出来。

    姜连翘第一眼没看懂,心说发一张她的脸是什么意思?于是她看向了发信人的位置,那个看起来像是僵尸号的账号分明是莎蒂和戴维斯留给她的联络账号。

    看来他们的人已经到位了,只是发一张自己的脸过来是几个意思?

    这时光脑终端再一次振动,姜连翘接着点开,还是一样的发信账号,但内容不再是图片了,而是文字留言。

    文字也很短,就几个字:看你的眉心位置!

    接连三个感叹号充分体现出了发信人的隐怒--这脑子是有多笨,那么大一图片她都没看出来问题?

    她的眉心位置怎么了?

    姜连翘再点回上一条图片信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图片放大之后,那小灰点也放大了,她刚才也是以为那是屏幕的脏而没有在意。但现在……

    姜连翘哆嗦着手按住眉心的位置,再拿出镜子一照,果然,小灰点这次落到了食指的指甲盖上。

    这是什么不言而喻!

    姜连翘身子一歪,差点腿软坐到地上。

    不敢想刚才她如果下杀手的话,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当场爆头吗?谁准备这么对她!

    姜连翘猛地转身四望,她眉心的小灰点也跟着移动,她从手里的镜子上看得清清楚楚,姜连翘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达头顶。

    这样的技术,是海恩大人本人吗?他想,让她死?他为了姜盈会毫不犹豫地杀死她?

    他怎么可以!

    “姜院长!”丁翠花一声惊呼,监考人员同时看过来,只见姜连翘闭眼后仰,晕倒在地。

    考场内顿时惊慌热闹起来,但没有一个考生受到打扰,他们所戴的全息头盔是有隔离作用的。在头盔摘下来之前,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们感觉到。

    戴维斯从视频上看到这一幕不由叹,“这就吓晕了?真是小孩子。”

    莎蒂也是一脸的嫌弃,“如果不是的确没有合适的人选,当初真不该用她。最初见着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怎么随着接触的越多,这孩子的能力是一天不如一天呢?”

    “心理素质太差,撑过了开始却无法撑完全程。”戴维斯一语中的。

    另一边观看的莉兹也是极度鄙夷道,“就这点胆子还敢跟姜盈杠上呢?脑子有坑吧?”

    胖达正想搭话,被维希抢了先。

    “不只是脑子有坑,而且心里也有坑。想要的太多,可惜能力没跟上眼光,悲剧了。”

    秋漠:“这样的人才最可怕,当她走投无路时,她会不惜自己的性命也要拉人同归于尽。”

    胖达又想搭话,这次被博昂抢了先。

    “姜盈到底在墨叽什么?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留到现在。要是我,我挠也给她挠死了。还让她坐上执行院长的位置,她多坐一秒,我都得堵的少活一年。”

    “行了行了,就你气性大,吃你的炸薯条吧。”秋漠拿薯条去堵博昂的嘴,博昂趁机咬了一下秋漠的手指头,又惹来了秋漠火辣辣的一瞪。

    胖达静坐半晌,忽然咆哮出声,“啊--”

    其他四人吓了一跳。

    “胖达你搞什么?这正全神贯注地察看敌情呢,你万一打扰我们错过了关键的地方,你担得起责任么!”

    胖达跳起来气得原地蹦蹦跳,“我呸!谁全神贯注了?要说全神贯注察看敌情的,有也只有我一个好么?你们就是来谈情说爱的!你们,你们……哇,我不要活了!我也要谈情说爱--”

    其他四人面面相觑。

    --我们过分了?

    --没有啊,绝对没有。

    --胖子太敏感了。

    --就是。

    --那等这事结束给他也介绍一个吧?

    --我看行。

    姜盈和科兰那边为了满分努力着,这边已经愉快地决定了胖达未来的爱情路。

    ……

    按规定的两个小时的考核时间还没到,姜盈答完了。

    但她是看不到外面全绿的答题结果的,姜盈想了想,还是召唤出了小银杏。

    --老祖宗,你能通过我的眼睛看到虚拟空间的考题吧?帮我检查一下呗。

    小银杏在保证其他人看不到的情况下现形,不过它没看题,它看向了姜盈头顶的全息屏上的答题结果,全绿的颜色让它看着特别舒服,也特别的神清气爽。

    --不用检查了,你已经满分了,结果是即时出的!

    姜盈差一点就绷不住表情笑出来了,满分哦,好好好!对于打脸来说,满分的打脸效果那和刚过线的打脸效果绝对不一样。

    --那科兰呢?

    --她还没有答完,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是全对。

    小银杏也与有荣焉,三天的突击学习里,它可是时不时地就被叫出来客串老师。但凡老师,哪一个不会在学生满分的时候骄傲自满?

    --就这点东西你们还答了这么长时间,真是丢我的脸!以后出去不许提我的名字啊!丢不起那人!

    小银杏翘着小树杈又隐回去了。

    姜盈按下交卷的按钮后,全息头盔自动弹起。

    她以为第一眼看到的会是姜连翘那张难看的脸,谁知却是一众监考老师们兴奋到不行的脸。

    “姜盈小姐请安静退出考场,稍后会参加第二阶的考试吧?请放轻松,你能过第一关就能过第二关。加油!”

    史上第一个满分啊,还是来的时间最短的一个,果然不愧是3s!能力真是不用多说。

    姜连翘的人,或者说准备巴结姜连翘的人,看姜连翘晕了之后都迫不及待地跟着过去刷存在感了。

    这考场里剩下的就是中立派,或者管谁当皇上我只管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老实人派,在这些人的眼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姜盈如果不行,他们也不失望,顶多说一句人家过不过的也不影响什么,人家就当玩一场了。

    姜盈如果过了,还是高分过,他们就会真正的高兴,看,谁说上面的领导都是花架子之流了?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有真本事的。

    当下属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公司自己的老板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呢?这种情况才干事业干得有劲儿啊!

    姜盈可以说是被一众欣赏又敬佩的目光目送出来的。

    她自己没觉得这有什么,这才是正常的,如果姜氏中医都是姜之封姜连翘之流,她才真是要头疼了。

    从她摘下头盔开始,海恩就从视频里看到了。姜盈走出考场一推门,海恩已经来到考场的门口相候了。

    拉住姜盈的手往怀里一带,顺手关门,没弄出声响,却也让门框连带着门无声地晃了三晃。

    看什么看!他媳妇儿!用得着你们看?

    姜盈被海恩拉着向外面的悬浮车处走,“你真在这里等来啊?可是现在我暂时还不能回去。姜连翘临时加了一条可以连考的政策,我得参加。”

    “嗯,我已经知道了。”海恩打开车门让姜盈坐进后座,他紧跟着也坐了进去,“第二阶的考试内容利威尔已经同步过来给我看过了,你要看看吗?”

    “真的?那你快给我看看。”一边示意海恩操作,姜盈一边想到了更好的办法,“也是十套方案吧?利威尔能不能弄到其他的?”

    这一方面姜盈完全没有准备,为了能过,为了不被姜连翘看笑话,姜盈毫不犹豫地想到了作弊。

    海恩小拍一下姜盈的后背以示不悦,“很遗憾,存在虚拟空间的东西除非开放被探查信号,否则利威尔也做不到。”

    如果是姜盈刚参加的那种在虚拟空间笔试答题的情况,那么虚拟空间首先得打开允许进入,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硬闯进虚拟空间。

    如果是第二阶这种把要识别的药草都存进虚拟空间等开考再打开的情况,那么也得是虚拟空间先被设置了开放被探查信号,否则外人也无法硬闯。

    这也是星际时代考试很难作弊的原因之一。

    姜盈假装担心,“看来这回只能靠我自己的脑子了。”

    海恩失笑,“你对你自己的脑子没信心吗?”

    “是,我需要鼓励。”姜盈盯着海恩的唇目光晶晶亮。

    三天隔离,本以为两小时后就可以解馋,谁知道姜连翘临时整了这么一出。可给姜盈郁闷坏了。

    海恩挑眉,痛快地低头准备满足。

    这时悬浮车的车窗响了。

    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在做什么,里面的人却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是科兰考完出来了。

    海恩只得打开车门让科兰先进来。

    科兰一进来就吓了一跳,“姜盈你这是什么脸色?不是考的很好吗?”

    姜盈哀怨,“谁说是为了考试了?我是因为……算了,说了也没用了。你出来的也挺快啊,答完了?考的怎么样?”

    科兰羞涩地小比一个v,“跟你一样,没给你丢脸。”

    “棒!”姜盈给了科兰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就知道我们能行!靠的,三天没白天没黑夜的背啊,要是再不行,我都得怀疑基因等级了!”

    姜盈的光脑终端响了,她选了视频通话接通。

    莉兹等五个人冲着姜盈和科兰高举起了酒杯,“祝贺!太棒了!你们是没看到姜连翘被抬出考场时的难看样!太解气了!”

    姜盈愣,“被抬出去的?为什么?那时候还没考完吧?她那时候就被气晕了?”

    莉兹这才把姜连翘想对姜盈下杀手,却被某个瞄准星威胁着不得动作,最后吓晕的事情告诉了姜盈。

    莎蒂和戴维斯注意到了小灰点,秋漠自然也会注意到,再一想海恩就在姜山那边,这事情的经过就很容易串联起来了。

    姜盈于是就更遗憾刚才没有亲到了,她老公在默默地守护她,她却连一个感谢的亲亲都没给献上,她做人媳妇儿的太不合格了。

    “科兰,很快就要连上第二场了,你要不要先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你要上厕所吧?快去快去啊。

    科兰没反应过来,“什么个人问题?上厕所?我过来时先去了一趟,我……”

    莉兹隔着屏幕喊,“科兰你个傻呆,姜盈这是在给你找借口让你暂时离开一下呢,你怎么就不懂呢?上过了就再去一趟,多排泄只对身体有好处。快去快去。”

    “啊?啊!”科兰终于明白,红着脸打开车门跑了。

    莉兹还想逗姜盈两句,姜盈冲着屏幕露齿一笑,挂了。

    早就坐回驾驶座的海恩大大方方地冲着姜盈展开双臂,“要感谢吗?来吧。”

    这要是放到原来,打死海恩他也做不出这等肉麻的动作来。

    可现在,他想也不想自然而然地就能做出来了。

    姜盈没空去深想这样变化的原因,她现在眼里只有这个默默守护着她的男人。

    感谢得走心啊。

    一跃入怀,虔诚献吻。

    体温跟着气温一起升高,情动混着心跳来势汹汹。

    真亲上,才知道三天的想念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强烈。

    最后还是海恩把姜盈推开,又抱回到了后座上。

    “还有第二场,加油!今晚我再好好给你庆祝!”

    姜盈摸着有些肿的嘴唇表示不满,“半小时的时间其实够的,你只要快一些就好了啊。”

    正在爬回驾驶座的海恩身子一歪,差点撞上方向盘。

    他小媳妇这是想让他死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