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0 组团暴走吧!飞来横锅!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150

    姜盈的愿望到底没有被达成,海恩为了避免走火干脆把悬浮车让给了姜盈和科兰。

    开玩笑,他再怎么进化也不可能没分寸到这个程度的。

    先记账上的!最近在夫妻交流上一直占上风,这突然被战败了一回,海恩表示男人的自尊受到了强烈的挑衅,等得空了,他必须挑衅回来。一家之主的地位必须坚定不动摇!

    ……

    休息时间结束,姜盈和科兰重回考场。这次是第二阶的考场,海恩送她们过来的时候依然是海粉儿们夹道欢迎。

    有考砸的:已经考砸了,还不多看两眼男神安慰一下自己?

    考过的:老子已经考过了,有的是时间看男神了!男神看我看我!

    考过了第一阶准备考第二阶的:心情很忐忑,我需要鼓励!男神请给我欧气!

    不过这次没人敢向姜盈甩小眼刀子了,考试成绩都是即时出的,姜盈第一个答完又是史上第一个满分,这样的成绩足以让所有人闭嘴。

    还有一部分耿直的人们被姜盈的硬实力吸引,痛快地加入到了姜丝儿的队伍。

    现在再看姜盈:长得又美,嫁得也好,身为帝国第五个3s却一点不端架子,明明是大股东根本不用参加这样的考试但人家没搞特殊人家来参加了,而且成绩还是这样的一览众山小。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人呢?靠近一些能不能沾点运气啥的?

    长长的走廊,一路之上尽是灼热的目光,甭管都怀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海恩表情无波,内心阴郁。

    真的,他再一次觉得他小媳妇要是还是原来的废f就好了!他一点都不喜欢现在这样光芒万丈动不动吸粉儿无数的样子!

    想把小媳妇关在家里,不想让她看见其他任何人,也不想让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看到小媳妇!

    想法很阴暗,随即又意识到有这样阴暗想法的自己有些不正常的海恩不由自主地加大了手劲。

    姜盈的手被捏疼。

    “老公?怎么了?”有危险?姜盈神经绷紧,眼放杀气,这种时候要是谁敢来干扰,她一定手起幻刀落,绝不留情。

    她哪里想的到海恩的内心戏那么多,她单纯以为她正派的老公这是又发现了什么潜在危险在暗中提醒她注意呢。

    “没事儿。”海恩自然不会招供,而且刚好也到考场门口了,“你进去吧。”

    这次倒是全程没有遇见姜连翘。

    姜盈的额头再次被印上一个鼓励的吻,“加油。”

    周围响起一声不约而同的惊呼。

    大庭广众秀恩爱什么的,无论何种时候杀伤力都巨大。

    于是姜盈又得意地飘进了考场。

    这次科兰没有及时跟上,她被百里拉住了。

    “放轻松,你第一阶的成绩很好,只要你正常发挥,第二阶也会通过的。”百里通过了第二阶,他现在是药师了。

    科兰先恭喜了他,随后道,“能过第一阶我已经很满足了,如果第二阶过不了也没关系,下次再考也是一样的。”

    百里替她着急,“你不能这么没有上进心,你来这里总不是只为了做一个药草培育师的吧?”

    “当然不是。”

    “你看吧,你也是有着自己的目标的是不是,你……”

    “我就是为了陪姜盈才来的。”

    “哎?”

    “我做什么不重要,姜盈要做什么我就想陪她什么这才重要。”科兰觉得自己的理想很难,“能陪姜盈走过第一阶我已经觉得很运气了,这第二阶我完全没有底。还好姜盈不会怪我,我就能走多远走多远吧。”

    周围一众看客们:……

    您一考就是满分这运气真好啊!这特么的就是考前嘴里说着完全没有把握考后成绩一出来就让人忍不住想套口袋扁之的那种人吧?做人能不能坦诚一点!

    百里也很无语,看得出来科兰性子软,却没想到软到了连自己的个人目标都没有。

    “科兰,自信一点,别想别人,只想你自己,人生是你自己的不是吗?”

    “嗯,你说的对,我既然决定了一生要陪姜盈走下去,我就不应该中途松懈。”科兰转身进考场,“百里师兄谢谢你,我会加油的!”

    百里:……常听人说自己的神经迟钝交流困难,但他突然觉得,在科兰面前,他是小巫见大巫啊。

    背靠在考场门内的姜盈捂着嘴笑到肚子疼。

    她是怕百里说什么话再影响了科兰的考试心情这才偷听,谁知道却听到了小不更事和大不更事思想轨道不对接,居然也把人噎得没话说了。

    如果不是百根草的事情,姜盈真心觉得科兰喜欢这样的百里没什么问题。

    可惜了。

    ……

    姜盈的空前好成绩不仅在这里传遍了,还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所有有心人的眼前。

    某军医院的机密会议室。

    博辅周像发现了巨大的宝藏似的双眼放光,“果然不愧是3s!虽然我不太懂中医,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药草基本知识的姜盈,铁定有从医的天赋!这样的人进到军部去做什么机甲战士太浪费了!”

    蒋月同样亮着眼睛表示赞同,“机甲战士常有,而医者不常有!她应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而且她本来也知道如何解除百根草毒性的方法,这样的人不来我们的队伍那将是全人类的损失!”

    在座的其他军医权威们莫不点头称是,“克洛萨星军,请您从军部招考的人名单上把姜盈删除,让她直接到军医院报到吧!我有预感,百根草研究组有了她的加入后,我们必定会迎来一个大的进展!”

    克洛萨紧锁着眉头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暂时没有回应。

    他哪里不想让姜盈加入了?从姜盈在n250星上暴露出3s的实力后,他就在向海恩施压了。能说动姜盈参加这次军部报考已经是不容易了,现在改让她进军医院?哪里有那么容易。

    这些军医们不知道,为了尽快摸清姜盈的身体奥秘,他早就派了不下四五拨的人想要暗中绑来姜盈。可惜计划都夭折在了海恩的手里,

    那不是普通帝国公民啊,他能以星军的身份招过来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有钱有势有能力,人家有拒绝的底气啊。

    几次明着暗着的交手,克洛萨早就看出来了,姜盈就是那种“我要是乐意你就是废f我也能为你拼命,我要是不乐意你就是全星际捧到我眼前我都不稀罕”的那种人。

    这种人是史上公认的最难拉拢的那一类,他真的要无计可施了。

    “克洛萨?星军大人?”这人是在走神吗?在这样严肃讨论正事的场合?博辅周等人都有点惊讶。

    克洛萨回神,“我知道了,我会再找墨尔顿星将详谈的。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散会。”

    一群人鱼贯而出,李尼塔随后进入。

    克洛萨不悦,“这是军医院,不是机甲战团,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百根草的事情克洛萨不想让机甲战团那边知道,李尼塔跟他的私人关系他也不想让军医院这边的老人精们察觉。

    对于不打一声招呼就出现的李尼塔,克洛萨头一次明明白白地表现出了反感。

    李尼塔看在眼里,但依然无所畏惧。

    想往上爬的人如果怕这怕那,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歇了往上爬的心思。

    “你不是让我去监控姜山那边吗?我发现了这个。”李尼塔点开自己的光脑终端,然后放出了几张图片。

    “你看这辆悬浮车里坐的是谁?”

    “谁?”克洛萨顺着李尼塔的手指去看,然后表情一秒僵住,“第一夫人莎蒂?”

    李尼塔接连放了好几张图片,并且每一张都做了局部放大,“一个的话还有可能说是认错,但这么多呢?不可能错了吧。你再看她旁边的驾驶座位置上,戴维斯的脸很有辨识度,我更不可能认错。”

    克洛萨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今天这样的日子,第一夫人和戴维斯去姜山那边做什么?也像他一样关注姜盈的考核成绩?怎么可能!早就听说自海恩把他亲弟莱纳德打残了之后,这位第一夫人在总统府每日一骂海恩呢。

    李尼塔就喜欢克洛萨这种拉得老长的脸,他一拉脸自己就高兴,“自从食货帝国横空出世以后,戴维斯营养剂工厂的订单数量就在以直线下降中。虽然姜盈对于他来说那叫外甥媳妇儿,可是外甥媳妇儿却从他手里抢走了生意,我不觉得他还能完全不在乎不说,还有闲情逸致去给外甥媳妇儿的考试助威。”

    他们一定在算计着什么!--这是克洛萨和李尼塔分析情况后达成的共识。

    克洛萨腾地起身,“走,去看看。”

    ……

    第二阶考核都是实际操作,所以考场已经不是第一阶那种舒适的皮椅了。

    姜盈他们连坐都没得坐,他们得站着。每两个人之间都有高过头顶的隔断,每人的面前都有一条类似于传送带的东西。

    传送带是全封闭式的,里面早就放好了各种药草。待到开考,传送带会同时打开面向考生的各个小门,药草样品会被逐一放到考生的面前,而且除了该考生之外,其他考生不得看见。

    考生需在专用的答题器上对该药草进行识别,确认,并统述其药性和毒性。答完之后考生再将药草样品放回传送带,然后传送带收回这个后就会再投放下一个。

    依次继续,直到所有药草样品在考生中间都轮流一遍。

    要说这考试本质的话,其实跟第一阶没什么区别,你只要记得住药草的外形特征,你就能辨认出它的名字,有名字你就该能背出它的药性和毒性。

    但实际操作起来的时候,这难度可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了。

    笔试给出的是图片,通常跟复习资料上的没有什么区别,人直观记忆的东西要想辨认出来总是更容易一些;但实际操作的时候,问题就大了。

    例如书上给出的是细长形叶子的图片,但当实物摆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关于这个“细长”的描述它也是有区别的。

    多细多长算细长?手指头粗细的算不算细?十公分长和十二公分长有区别?你能说都不叫长?

    更折磨人的是,古地球时期的选择辨认题顶多就是四个答案里选,再难一些就是不告诉你单选还是多选,人家说是不定选,但这星际时代的考题肯定比古地球时期的进化多了。

    人家一上菜单就是一堆,数量谁知道,反正每株药草的茎部都带着编号呢,你要想知道一共多少,你自己数呗。单选?不知道。多选?没说。不定选?那肯定了。你自己可一堆草里扒拉吧。

    只投放一株药草让你直接写名称和药毒性的题都是最简单的,通常是投放一堆,请你根据题目要求先辨认出该草,然后补充其药毒性。

    这种时候肯定是在山中实践机会多的人占优势,像姜盈和科兰这种就采过那么一回药草的人来说,难死就两字。

    从监控器看到姜盈和科兰在第一道题就被难住的姜连翘得意地笑了,这种东西是一定要有实践基础的,你如果没有,基因等级再高又如何?背书背的再溜又如何?你认不出来就是认不出来!

    姜盈也是运气爆表,第一道题就是给她投放了一堆草让她从中辨认,姜盈双手撑在桌上已经死死盯了那堆草三分钟了。

    姜连翘双手撑着腮笑得乐不可支,好像这样难住了姜盈已经是莫大的胜利了。

    “开放监控,让所有人都看到考核的实况转播,省得结果出来之后有人黑我们背后做手脚。”

    话说得漂亮,但姜连翘其实就一个目的:你们都看看吧!这就是帝国的第五个3s!还不是一样被难住了!海恩大人也请你看清楚,姜盈也不是样样都行的!

    于是药草培植部大厅的大屏幕上就开始同步直播这第二阶的考核实况了。

    虽说姜连翘提前加了一个可以连考两阶的规定,但第一阶第一阶还可以尝试,考过第二阶的却不敢当时尝试第二阶。从药师到大药师可不是简单的考核,那是需要有独立自主的研制成果做倚仗的。他们才考到药师,还没有开始实践,谁敢脑袋那么大去挑战大药师的考核。是以这第二阶的第二次考试也只有姜盈他们一拨了。

    原来考过的没考过的就在考场外面聚集着等结果看热闹,这一看实况直播居然还来了,得,从空间里取出小马扎,看起来。

    考场外面热闹的不行,考场里面却鸦雀无声。一是因为有规定不得出声,二是的确也没有心思出声。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只高了一级的药草培育师就敢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颐指气使的那么心安理得!原来人家有实力倚仗啊!人家能站到那个级别上,首先就比他们多了资历,说出来的东西也许大家都知道,但不让说只让辨认的时候,原来自己真的不行啊。

    觉得惭愧,觉得自己没用,觉得刚才真不该脑子一热就跟着进来连考,太打击自信心了,太后悔了。

    可是他们又不能放弃,姜氏中医有规定,你可以都不会,但也请你必须坚持到考试结束。如要中途放弃,那么你将五年之内没有再申请考试进级的机会。

    这从积极的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就是这段考试时间对于人的心理素质来说也是一种考试。你的心理素质都不过关的话,你说你还能做什么?

    但要从考生的角度来看,不会还得硬挺着,这就是生生的折磨了。不被折磨还不行,你要放弃了这次就相当于放弃了接下来的未来两次。再加上两年一考,这就意味着六年之内要在药草培育师的位置上不动地了。这事儿太残酷!

    考场内安静地空气都紧绷了,或急促或混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翻动药草的声音愣是能听出刺耳的感觉。

    科兰倒成了这次答题中速度最快的一位。在经历了不适应的初期之后,越到后面科兰倒是答题越快了。但不是因为她掌握的基础知识够精确,而是在外人看不到的前提下,她看到了。

    每一株药草都有着自己特有的光芒,会向她散发特有的气息。原来在n250星的时候她就有所感觉了,前些日子在姜山采集药草也再一次得到了验证,而今天,不知是不是因为数量少的缘故,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题目之下的那些草会自动招供,科兰只要辨认出它们传达的信息是肯定还是否定就好。

    科兰最初愣住不是被难住了,而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回她不确定,两回她不确定,三回了,她还能不确定?这是在考场,如果别人能看到早就看到了,所以这种事情真的只有她能看到!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特殊,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啊,原来自己觉醒过的a级不是虚的啊。

    科兰越答越顺,越答越快乐。而这终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首先发现的是外面等候的百里,他一直都在关注着科兰,从科兰短暂地愣住到科兰开始答题,再到科兰脸上的笑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大屏幕上不仅显示考生们的考试情况,还会像第一阶一样即时显示答题的对错。刚考完的百里如何不知道这次考核的难易程度,虽然到科兰他们这里肯定是换了另一拨题的,但考题的难易程度却是相当的。

    你能通过短短三天死记硬背住所有基础知识这能接受,但这第二阶也这么顺利的话,让那些积累了两年还不一定考过的人情何以堪。

    没人去想作弊的可能,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作弊的机会。

    所以,这是天赋吧?

    随着全绿的面越来越大,周围的人也看到了这样的科兰。

    “卧槽,要跪了!这个怎么解释?该说是跃级觉醒的人果然实力不俗么?”

    “你有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她好像都不用考虑上手就能从一堆草中找出正确的那些,快的就好像那些草在主动告诉她答案似的。”

    “啊,我想起来了,你们还记得在n250星大比的时候她的所作所为吧?她那时候就曾用自己所采的药草救助同学。”

    “听说她家是开花店的,因为自小就跟植物接触所以有这方面的天赋?”

    “喂,别说了,你们快看,姜盈也动了。”

    姜盈是不动则已,一动就快如雷霆。

    科兰去挑拣药草的动作还能看得清,到姜盈这里就只能看得到残影了。

    大屏幕前的观众们看傻了眼。

    “搞什么?一个考核而已,她至于快得像跟人过招吗?”

    “卧槽卧槽卧槽!有这样的实力那她刚才是在愣什么?故意吊人胃口?”

    “啊,我们都被耍了!人家从小就是被当作是姜氏中医的继承人来培养的,这些认知药草的事情对于人家来说是小儿科吧?”

    对于姜盈先愣的像啥也不会现在又变得无所不能的情况大家是各有猜测。

    然而在考场内,其真实情况,众人所听不到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老祖宗,这次我不能输!孙女求您帮忙作弊!

    小银杏展开自我屏蔽后这才暗挫挫地现身,“你是不能输,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大姐这是想搞事情啊。”

    姜盈听出了重点,“老祖宗你察觉到了什么?”

    “现在考场内的所有药草都被做过手脚。它们提前被某种药水浸泡过,药水的成分很复杂,单靠气味的话我短时间内也不能一一分析。但有一点,这种药水是可以刺激人的精神力不稳,进而有失控可能的!”

    “姜连翘!”姜盈怒火攻心,她想到了姜连翘会出妖蛾子,但顶多是对她。她没想到姜连翘连一考场的人都算计在内了。

    “老祖宗,你能解吗?”

    小银杏抱着小树杈做摊手无奈状,“解不是问题,问题还是老问题,红光不能隐形!而且,如果我现在解了,你还拿什么理由弄死她?”

    “那就只有越快结束这场考核越好了。”

    她必须先把自己解放出去,这样才全身心“备战”。

    “老祖宗,那我碰到这些药草也会被刺激到精神力吗?”

    小银杏甩着小树杈表示不屑,“不是我跟你吹,就这考场里的所有药草都加起来,都不够我塞树缝的,你说你会不会受影响?”

    它只是不能蹿出来吞食那些有毒的植物元素而已,但如果是被姜盈先吸收入体内的,它就能毫无声息地灭掉了。

    姜盈有了保证还怕什么,撸袖子就开干。

    有了小银杏的指挥,再加上姜盈3s级的动手速度,她很快就追上了科兰的答题进度。

    又是两片目前为止的全绿。

    现场都沸腾了。

    任何时候,绝对强者总是吸引眼球的存在。

    就连考场内的监考老师都忍不住站到了姜盈和科兰考台的前面。

    如果单看两人在药草培植部的经历的话,能得到现在这样的成绩它不科学啊!那么就只能归因到天赋了!

    好好好啊,姜氏中医的崛起终于有希望了。

    宫大药师和丁翠花也在考场内,也是一样的神情涌动,激动亢奋。

    宫大药师想的是:基因等级越高,情绪越激动,那么被药激溃精神力的可能就越大,时间就越短!这是多么宝贵的研究资料,他这回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精神力暴走的答案!

    丁翠花想的是:姜盈这是感应到那些药草有问题了吗?看看那张脸黑的!那就再黑些,把那些我动不了的人都趁这一次黑掉吧!药草培植部早就该清洗了!

    姜连翘托不住腮也没心情笑了,为什么!为什么姜盈在这种时候还能绝地反击?她怎么就能真的做对所有的题!

    3s!又是3s!老天为什么就这么偏爱她把她选为了3s!

    “哈哈哈!”姜连翘突然又狂笑了起来,把在屋里的杰瑞吓了一大跳。

    她是3s又如何?她的3s也只能到今天为止了!

    姜盈,我看你精神力失控的时候还有没有人珍惜3s的你!

    姜连翘打开光脑终端下指令,“姜盈好像急着结束考核,你帮她一把。”

    “可是姐,你这样真的好吗?你……”

    “姜天冬!你是个男人!姜氏中医早晚还是你的,你能不能先像个男人似的果敢起来?你这样妇人之仁,我还如何把姜氏中医交给你?照我说的话做,今天之后所有事情就都结束了!”

    姜连翘挂断了电话。

    杰瑞感觉不妙,“天冬没来你不是说他忙着准备军部招考的事情吗?原来不是吗?你让他去做什么了?你怎么没跟我商量商量?”

    姜连翘心说我能跟你商量吗?就你那说话漏风的嘴,就你身后那一大家子没用还非得强说有用的亲戚!我说了才是真傻。

    “这是戴维斯先生那边的安排,人家那边要求其他外人一点也不许透露,我也只能听从。大舅,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你等着看胜利的结果这多轻松。”

    姜连翘率先向外走,“我们去考场,今天请你看大戏。”

    杰瑞心中的不安越发浓了,“有用这药草培植部的人吗?你动手脚总得安排内部人吧?是谁?你用了谁?”

    姜连翘奇怪杰瑞这么过分的紧张,“大舅?你怎么了?”

    “我问你用的是谁!”杰瑞抓着姜连翘的双臂吼道。

    姜连翘被吼傻,本能地回道,“宫大药师。”

    杰瑞瞬间脸色灰败,低喃几句“我就该猜到是他我就该猜到的”后,他突然拔腿就向考场跑,一边跑一边喊姜连翘,“马上通知天冬,无论你们在做什么手脚,立刻给我停下!连翘,大舅不会害你,你就听大舅一次,你……”

    轰,考场方向传来了巨大的坍塌声。

    还是晚了。

    计划是早就安排好的,姜天冬收到姜连翘的命令后就从秘密通道里给传送带上的所有药草样品都喷上了更浓的刺激药水。

    如果说原来的量仅仅是刺激人的精神力让其有不稳的可能,那么现在就是能瞬间刺激人暴发的程度。

    就像当初海恩一夜跑了好几个地方刺激了好几个他团机甲战士精神力暴走一样。

    等小银杏惊觉植物元素爆增想提醒姜盈的时候也晚了,传送带上的各个小门同时打开,无数暴力植物元素一涌而入,再加上这考场内的考生们本就在不自觉中早就吸引了不少的毒素,这回一下子就暴发了。

    姜盈只来得及把科兰抓住护到身后。

    考场内的考生们先是抓着脑袋哇哇大叫着,一群人包括他们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有的人的精神力幻兽已经开始实体现形了。

    最先暴涨的是一头麋鹿,高大的个头,雄壮又多叉的角。仰天一吼,鹿角一顶,天花板被顶塌了。

    这一幕被大厅里的人们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愣了一下后,紧跟着就开始尖叫着四散奔逃开来。

    “坏了,有人精神力暴走了!大家快跑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大部分只是b级或c级的人吧,这样的程度也会有精神力幻兽出现吗?”

    “天啊,太恐怖了!快跑快跑!有什么东西好像追出来了!”

    那是一头河马,肥重的身躯横冲直撞过来,哪怕不是恶意袭击,这一撞都有可能撞死撞伤无数。

    海恩即时出现,精神力武器同时出现在掌心,那是一把长达一米的大砍刀。

    刀的宽度刚好跟河刀脖子的粗细一样。

    海恩横刀立马,在河马跑过来的时候就是大开大合的一刀,砍中之后没有拔出,而是即时加大精神力输出,砍刀的刀背很快增厚成半尺宽,这样河马幻兽的脖子就没有愈合的可能了。精气神儿迅速外泄中,河马咕嗵一声侧摔倒地。

    河马被放倒,一群人从旁边惊慌失措地跑过。身在危险中的人哪里还有心情看热闹。

    跑到这里一半的姜连翘吓得原地站住了,比她跑得更前的杰瑞见状也不往前继续跑了,反而跑回了姜连翘这边。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去阻止已经没有用了。

    姜连翘吓白了脸,“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精神力幻兽出现?我没想弄到这么严重的!我只是想刺激姜盈的精神力失控,想让大家看到她的3s并不稳,她并不是样样都行的,她……”

    姜连翘说不下去了,她真的没有想到吗?虽然她最一开始的主意是要让姜盈像科特那样暴走到六亲不认大肆破坏的程度就好,可是扪心自问,她就真的没有期待过姜盈会严重到精神力幻兽实体化吗?

    她早就恨不得了啊!

    然而当想法成真,姜连翘发现自己承受不了了!这么大的事故,姜氏中医怎么办?她的姜氏中医啊!

    而且就冲海恩刚才那一刀她也知道,这只河马幻兽一定不是姜盈的。

    杰瑞比姜连翘的脸色还难看,有些事情姜连翘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宫大药师就是负责在姜山培植百根草的内部人,百根草的转移还是他俩全程负责的。其人的科研技术靠得住不假,但也是一个科研疯子。

    他曾多次听其说过,人类千百年来都在抑制精神力幻兽的出现,这种做法可能一开始就错了。什么病不得生出来之后才能救治不是吗?如果不是上面查百根草的数量查的严,他一点不怀疑这位大药师会从中偷得几棵用于研究什么的。

    但即使没有百根草的帮忙,他也觉得这位大药师在暗中研制着什么可怕的药剂。

    一听姜连翘联系到了这位大药师,杰瑞就感觉不妙了。不管这次什么结果,单其背后能牵涉出的百根草一事就决定了宫大药师不能过度暴露于人前。否则一查就是一串,他必然也会被牵连。指望上面保他吗?别做梦了!上面只可能把他推出来背锅!

    杰瑞什么也不再说,他扭头就加入了逃跑的队伍,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塌了一半的考场内,野兽的怒吼和考生们的惨叫混杂在一起。并不是所有人受到刺激后都会有精神力幻兽出现的,这也是有量的区别的。有些人可能精神力更稳定一些,他们只是脑袋疼,但还不至于放出精神力幻兽。

    但就是这样他们才更痛苦,凡是放出精神力幻兽的人都晕过去了,他们放不出来又晕不过去的,脑袋疼得要炸掉,他们已经开始失去理智的互相撕打起来。

    丁翠花看傻了眼,从地上爬起来后她一把揪住了宫大药师的脖领子,“你用了百根草?你是不是在里面掺了百根草?你这样会毁了姜氏中医的!你怎么敢!”

    宫大药师大力甩开了丁翠花的手,“你果然早就知道百根草的事情!可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说出来?别拿姜氏中医当幌子,你就那么为姜子封忠心不二吗?别开玩笑了!你只是不想失去这片能让你当土皇帝的姜山而已!”

    一个贪恋权势,可是却没有做拿部下实验的事情。

    一个沉迷研究不惜赌上别人的性命,但他同时也对姜氏中医贡献无数。

    都不是纯粹的好人或者纯粹的坏人,你能简单的说谁对谁错?

    “都特么的给我闭嘴!”姜盈从倒三角的一块废墟里爬出来,一只手还拖着科兰,“现在我没空收拾你们!等着,都给我等着!”

    以为姜氏中医只是腐烂了本部的管理高层,却不想在这远郊的药草培植部,本应该干干净净纯做培植药草的地方也出了这等各自为政各有主子指使的事情。

    “科兰,你先想办法逃出去,告诉海恩我没事。”刚才情况太紧急,她都来不及把光脑终端开机,一块大石头落下来就砸坏了光脑。

    科兰的也是,为了挡住姜盈头上掉落的一块石头,她急着挥出了手臂,然后就连光脑带手腕一起被砸折了。

    “行,那你小心啊。”科兰知道自己的存在对于姜盈来说比起帮助更是拖累,于是她二话不说一手托着自己的手腕就往外面逃去。

    路过一个抱着头哇哇大叫的人时,她还一狠心给了一手刀,晕过去可能更好一些。

    仍在坍塌的考场半空还有好几只精神力幻兽正实体化到一半,姜盈不能走,也不能让它们完全实体化再收拾,那样的话太耗费精力了。

    姜盈一弯身子开始袭击向那些未能放出精神力幻兽的考生们,她得在放出老祖宗之前先把这些人打晕。

    可是姜盈这一动作,宫大药师不干了。

    “你不能这么做!我正在统计数据!我不允许你打扰我的研究!”

    姜盈差点气背过气去,哪来的疯子!

    她转身就要先把这位放倒,却见丁翠花已经扑了过去,“我让你研究!我让你拿人命不当人命!我打死你个老不死的!”

    富态的身躯对上干瘦的老头儿,必须是丁翠花暂占上风。

    可是丁翠花忘了,人家是干研究的,手里的试剂那随随便便一抬手就有的是啊。

    找到机会,宫大药师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支微型注射器,然后快准狠地注射进了丁翠花的小手臂。

    “阻止我?我看谁敢阻止我!阻止我的人都给我做实验品吧!”

    姜盈脑皮发乍地看到宫大药师下一针就注射在了自己的小手臂上。

    他注意到姜盈的目光,他还冲姜盈乐呢,“不必担心,这是让我的大脑充分运转的药剂。我不会精神力暴走,研究成果还没有出,我怎么可能把我自己搭上!你是3s,你能懂我的话吧?要想治,那得先病!看看眼前,这是多么丰富的实验数据!给我时间,只要给我时间,我绝对能比军部科研所那群废物们先研制出平复精神力暴走的药剂来!”

    客观说,这样的思路是对的,跟姜盈的想法不谋而合。

    但这样的做法绝对是有病啊!

    糟点太多,姜盈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起了。

    你想了你就敢做,那你想过这样可能引起的后果吗?你确定你能活到这种大规模精神力暴走的局面之后?

    无知姜连翘!你找谁做手脚不好,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疯子!

    姜盈出离愤怒了,她怎么也不能等到真的让宫大药师把所有数据都记录完毕那时候的。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等了,她就要准备不顾暴露的危险出手的时候,一队身穿警司服的人冲了进来,各个手拿高科技武器。

    莎蒂的声音响在半空,“姜盈,我居然让如此蛇蝎心机的你嫁给了我的大儿子!我错了,我今天就要把错误更正!”

    姜盈:……excuse-me ?这又是哪来的飞来横锅?

    ------题外话------

    感谢大葵,蜗牛,ygsz,无声胜有声,未免太多情和小画画的鼓励!月底和月初的你们是如此的让我心动呢~感谢么么哒~

    另:感谢大家的支持我才坚持下了一个月的全勤!佩服我自己!所以我来给大家包红包了!全订的小仙女到评论区来领红包吧!我准备好了哦~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