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1 一窝渣齐了,看谁比谁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于姜连翘来说,她的计划最初目标是通过宫大药师让他用药剂来刺激姜盈的精神力失控。在她认为,越是等级高的人,这精神力失控的可能也就越大。只要姜盈在公开的场合有一点精神力失控的表现,那么她就可以借此打压到姜盈再不能翻身。

    而且她还提前安排了莎蒂和戴维斯到场。当计划开展,这两个人的身份能及时调动警司的人来控制精神力失控的姜盈。有这两个人在,哪怕海恩想压下事情保全姜盈都不可能轻易达成。

    姜连翘一度觉得自己的计划无懈可击。宫大药师说了,准备的药水都是无色无味的,而且挥发性极强,即使当时引发了精神力暴走,那么稍后也查不出来是人为的原因,姜连翘完全可以算到是药草本身的原因上。

    药草的特性千奇百怪,如果是准备考核所需药草样本的员工由于一时疏忽而混进了某种危险性药草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哪怕事态闹大,她只要象征性的推出几个担责的也就行了。

    可是姜连翘没有想到的是,在她算计姜盈的时候,她所以为的友军也并不是全心全意和她合作的友军。

    ……

    宫大药师为什么要答应姜连翘的合作?在姜子封,姜盈和姜连翘的三方争斗中,他选择了站到姜连翘的一方?怎么可能!宫大药师只选择能让他毫无制约地开展科研的一方!

    百根草在姜山的种植本就是他全权负责的,对于百根草这种神奇的药草,他真是太好奇了。可惜上边查的严,他只能负责培植,却无法为自己弄到哪怕一棵。但就因为越得不到,他就越好奇。

    所以他偷偷地从黑市上买到了。

    姜氏中医在没落,药草培植部多少年没有新药剂出品了,作为药草培植部的唯一大药师,他会不着急?他比所有人都着急!他不能让自己大药师的脸面荡然无存。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利用百根草研究起刺激人精神力失控的药剂了。在终于小有成效就差实验的时候,他接到了姜连翘抛来的橄榄枝。他不仅当即答应了,还把给姜天冬的药剂按照姜连翘所要求的成分加倍翻番了。

    他也为自己打算好了退路。他只是听令行事而已,他是从犯,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出了差子那不是他可以人为控制的。要追责就追责姜连翘,他可只是一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从命的底层员工。

    ……

    莎蒂和戴维斯更不可能仅仅甘于帮助姜连翘,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打算。

    姜连翘仅仅是想灭了姜盈而已,可对于他们来说,这远远不够。他们要借机把事情扩大化,灭姜盈是肯定的,顺便也要把姜氏中医给灭了。

    这是基于万全考虑,万一姜盈有起死回生之招呢?他们不能给姜盈卷土重来的机会。姜氏中医是姜盈在乎的根本,把姜氏中医搞垮,就算姜盈想东山再起也得先振兴姜氏中医。姜盈越焦头烂额越好,这样才能忽略掉食货帝国那边,他们才有机会派人渗透进去。

    这次规模闹的这么大对于他们来说算是惊喜了,可遗憾的是,姜盈居然没有暴走!

    他们准备的人本来是说当姜盈精神力失控的时候再冲进去,是要趁乱攻击姜盈最好弄死的,可姜盈没暴走,这要怎么办?

    戴维斯想出了个对策,把锅都扣姜盈身上!

    她是全场最高的3s,在被某种药剂故意刺激的前提下,b级和c级的都精神力失控甚至有的严重到连精神力幻兽都放了出来,她却没有!她的朋友科兰也没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提前有准备啊!

    宫大药师就是她的人!这一切都是她的计划!她想搞事情想借此打压姜连翘,想趁机夺权把姜氏中医全权收回!

    她居然不顾这么多人的性命!她蛇蝎心机没有人性她丧心病狂天理难容啊!

    莎蒂听得直拍大腿,妙!

    这才出现了她在警司出现之后拿着扩音器向姜盈喊话的一幕。

    “姜盈,我好心好意来给你参加考核助威,我还提前安排好了庆功宴,结果你就让我看这种场面吗?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跟姜连翘争夺姜氏中医没关系,请你把握住做人的基本底线!你不可以妄顾姜氏中医的员工们,你不能把他们当作你们争夺权利的工具!”

    姜盈直听得太阳穴都在抽,她怎么就听不懂她这位老婆婆在说什么呢?

    莎蒂不怕姜盈听不懂,这种时刻就算姜盈不问,她也会主动把一切来龙去脉解释给姜盈听,更重要的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

    “你居然收买了大药师让他听从你的指令在这些药草样品上喷洒能刺激人精神力爆发的药剂!如果不是我刚好赶到抓到了那个可疑的人,今天这场悲剧你是不是还要推到姜连翘的身上?姜盈你太狠毒了,姜连翘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在场的这些考生可是你姜氏中医的未来,你怎么就忍心下得去那么狠的手!”

    姜盈:……啊,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飞来横锅是她老婆婆发射的。

    “姜盈,我命令你马上控制局面,制伏那些精神力幻兽!你的阴谋诡计已经被识破了,请你不要妄想再逃脱了,你也不要再妄想别人能替你背锅了。你如果但凡还有一点良心,你就该先解决了眼前被你引发出来的精神力幻兽,然后再去承担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姜盈身形一闪,躲过了某个初初实体化完毕的一只大鳄鱼的一嘴。不等大鳄鱼再来第二嘴,憋了一肚子气的姜盈抬手就是一刀。

    精神力幻刀。

    直直插进鳄鱼堪称刀枪不入在姜盈面前却异常脆弱的脖颈里。

    大鳄鱼就像正在放气的气球一样,半点威武的样子也没有了。

    姜盈蹿开之前拍了拍鳄鱼的头以示歉意,没办法,心情不好,有点迁怒了。

    特喵的为什么哪都有她老婆婆啊!

    要怼的话有一肚子,但现在真不是开怼的时候。莎蒂倒是知道危险,只远远地在考场外通过扩声器和她喊话;她却是身在考场内!还在哇哇叫着没晕倒的考生有数十,半空中正在实体化到一半的精神力幻兽也有数个。

    冲进来考场的警司们也不傻,拿着高科技武器也没敢乱开枪,只是就近拖着那些已经被姜盈打晕的,或者去打晕那些还没有晕的考生。

    其实他们当中的某些有收到莎蒂趁乱给姜盈一枪误伤或者干脆打死的命令,但当下却是谁也没有敢乱动。

    如果说帝国还有谁能制伏精神力幻兽的话,就他们目前所知,只有眼前这个姜盈了。

    那些半空中的精神力幻兽正在实体化中,危险没有解除的前提下,他们根本不敢对姜盈怎么样。否则姜盈前脚倒下,他们后脚就有可能倒在精神力幻兽的爪下。

    姜盈也的确有控制局面的意思,只是现在听了莎蒂的话后,就好像她现在的行为是补救自己的“错误”似的,这心情那叫个压抑。

    宫大药师这时急了,他还没有从现在的情况里得到充分的实验数据,怎么能让姜盈先给终止了呢?

    老头儿眼珠一转,扯嗓子开喊,“姜小姐,你别自乱了阵脚啊!现在我们才是一伙的,有精神力幻兽的存在他们才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如果你把精神力幻兽都控制住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拿下你!姜小姐你想清楚谁是敌谁是友啊!”

    宫大药师一边忙着利用手边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工具记录着现场的数据,一边对姜盈发动了扰乱攻击。他才不管事情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他现在的眼里只有数据数据。只要能干扰姜盈让其晚出手一会儿,他就能多拖延一会儿,他所收集到的实验数据也就会多一些。

    姜盈听的那个火大啊,一起凑热闹是不是?还嫌事情不够乱是不是?这特么的一个个都病入膏肓了吧?

    又一只犀牛实体化完毕了。可能是因为这些考生原本就等级不高,哪怕他们被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可是这些精神力幻兽的攻击力跟灰狼棕熊小兽爷等比起来却是差远了。

    个头也差得多,顶多就是古地球时期正常野兽正常大小的两三倍而已。

    对于别人来说恐怖的很,对于已有战斗经验的姜盈来说却是基本不足为惧。

    目测了几个已经实体化的精神力幻兽的攻击力有限之后,姜盈不像最初那么的严阵以待了,她也有精力去想一想反击了。

    算计我,都算计我,看着我好算计是吧?那你们就都给我收回礼吧!

    姜盈这次没对犀牛出手,她把犀牛引向了宫大药师的方向后,然后纵身跃过了犀牛的头顶。

    暴躁的犀牛已经不会分辨敌人了,反正不是自己载体的都可以攻击。

    它一低头,鼻子上的尖角对准宫大药师就冲了过去。

    老头儿哪见过这儿,这时也顾不得手里的记录数据了,他扭头就向警司的方向跑,“救命,救命啊!”

    躲在盾牌后面的警司员们脸色都吓白了,他们也打不过好么?怎么救?跑吧!

    也不管那些没救完的考生了,一群警司们调头就向外跑。

    莎蒂从监控视频里看到了这一幕,她立刻冲着姜盈喊,“我命令你马上斩杀这头犀牛幻兽!现在立刻马上!姜盈--”

    后面的话没空喊了。犀牛冲出了考场后向外跑来,为了近距离看到姜盈狼狈的下场虽没有胆量进入考场却也站在了离考场最近的某个位置的莎蒂这时也不得不先逃命了。

    就在这时,轰隆隆,考场这片的一层建筑完全坍塌了。

    跑到一半的莎蒂停住了,躲在某处的姜连翘也探出了头,她们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就不信这样你姜盈还逃得出!

    ……

    这边闹的不可开交,姜氏中医总部那边也没闲着。

    姜子封终于动了。

    他一直都跟百里保持着联系,在听百里说到药草培植部这边正在发生着巨大的事故时,他知道他重回世人视界的机会到来了。

    姜子封联系到这段时间他悄悄笼络的一批人逃出了姜氏中医的医院。

    第一件事就是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他所遭受的一切。

    他很惭愧变成植物人之前被暴露出来的丑闻,以他的本意来说,他是准备承担自己的责任的。他错了他承认,他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可是姜连翘知道后不让他站出来承认,她为了他手中的权势而软禁了他,甚至不惜让他假装植物人来度过眼前的名誉丑闻。

    姜盈是知道这一切情况的,可她非但不救自己的亲爸,反而把重点放到了趁他被姜连翘控制着准备也利用这个好机会拿下姜氏中医的控制权上。

    对于这两个亲生女儿如此不孝到狼心狗肺的行径,他表示强烈的愤慨和谴责,他只要不死,只要还有一口气,他就绝不允许姜氏中医毁到她们任何一个人的手里。

    他强烈呼吁帝国政府关注此事,希望政府给予老字号支持,帮他重振姜氏中医。

    姜子封坐着轮椅在一众网民面前好一把卖惨,再加上药草培植部那边的变故终于瞒不住被人po到了星网上,这么两厢一叠加,姜子封的丑闻就这么被姜氏中医如此的惊天大巨变给掩盖了。

    姜子封到底曾执掌姜氏中医二十多年,管理层谁有真本事他门清的很。一手请回那些被姜连翘赶走的,另一手就迅速砍下了姜连翘的关系户们,同时他还不忘马上组织了一批救援队伍,并表示将亲自带队去救援身在姜山分部的药草工作人员们。

    星网上的网民们觉得都要看不过来了。最近盛世太平,土蛋蛋的出现完美地拯救了他们的人生。吃过的觉得,啊,人生真美好啊!我要努力继续我的人生,继续赚钱买土蛋蛋吃;没吃过的觉得,人生有目标了,有奔头了,我得加油赚钱吃好吃的土蛋蛋才不枉白来人世间这么一遭啊!

    正觉得世间一片美好看哪儿哪儿都顺眼的时候,出大新闻了!

    姜山那边居然有一群人精神力暴走了!居然还有精神力幻兽出现了!听说又是连房子都塌掉,死伤无数的程度呢!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姜氏中医再起风波,原来姜子封的植物人状态不是真的,是姜连翘为了姜氏中医度过名誉危机而软禁了姜子封后做出的假象。

    姜盈居然是知道内情的,可是她非但没有救姜子封不说反而利用这个机会跟姜连翘争夺起了权利。

    啊,姜山那边也有在场的人传即时消息甚至视频了,原来这拨大规模精神力暴走的事故也是姜盈一头主导的,本来目的是把锅扣到姜连翘身上,她再以救世主的姿态蹦出来施以援手。

    那么姜连翘被干掉,又在姜子封被姜连翘软禁在医院的前提下,姜氏中医可不就成了姜盈的囊中之物!

    人家的算盘打的多有3s的风范啊!

    可惜老天有眼,计划中途出了意外,莎蒂夫人偶然抓到了那个受姜盈指使给考核药草喷酒刺激药水的内线人,这才及时暴露出了姜盈的恶毒心思。

    戴维斯早就准备好的水军适时上线了。

    --不,我不相信!我的姜女神才不会做出利用药剂刺激人的精神力这等违法的行为!你们都是水军!你们这是在恶意打压我的姜女神!你们别想动摇我对姜女神的一片赤诚之心,我不听!不听!

    --黑粉们真是不要脸!到底是谁抢谁的权你们是眼瞎了么?姜氏中医本就是我姜女神的,就算她略施手段,那也属于正当防卫!我姜女神顶天立地,坐等姜女神现身!

    --路人一只。围观到现在表示,姜丝儿们戏太过了,你们主子的人设已经崩塌了,你们还能替她撑住什么?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看看她爸做的多好,人家那么大丑闻不也现在站出来承认了吗?人啊,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是多么的可悲。

    --姜丝儿一枚在此单方面宣布,从今天起正式退出姜盈星际后援会。姜盈你如此行径太让我失望了,我不怪你,只怪自己当初太年轻,才会错把黑心当珍珠!利用药剂刺激人的精神力这是违法的,请你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悬崖勒马。

    --退就退话那么多,能现在说出这种话的,你不退,我们也不会再留你了!真正的姜丝儿是不会在现在弃队而跑的!谁年轻不会犯错?我家姜女神还是一个孩子啊!不管你们说什么,我们姜丝儿永远支持她!

    明踩暗踩混杂一起,一粉顶十黑的水军精髓被发挥到了极致。

    星网上再起血雨腥风,姜盈还是那个风口浪尖被喷出了翔的唯一一个。

    克洛萨和李尼塔还没有到姜山区的时候就先从网上看到了最新的情况。

    李尼塔嗤笑,“谁想出的这么脑残的甩锅手段?他们真以为姜盈是那么好干掉的吗?”

    克洛萨难得也心情不错地笑了起来,“他们不是脑残,他们是太想干掉姜盈的信念过于膨胀了,以至于连累到智商下降了。这人啊,一定不能为了某个目标用力过度,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先把自己卖了。”

    “这话听起来好像你很理智啊?也不知道上次谁为了n250失败的事情大发雷霆连连失态。”李尼塔不放过任何一个挤兑克洛萨的机会。

    可能克洛萨今天的心情的确好,就连被李尼塔这样的戳中痛处,他也没有生气。

    “那也只能说明我还是人,还不够成神,这有什么好羞愧的?”克洛萨大手穿过李尼塔的大腿,惹来李尼塔的一瞪,他却笑得开怀,“注意开你的车别翻了。”

    “那我们现在还用赶过去吗?那边正乱着,我们去了是帮哪边?”李尼塔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会自动地猜测克洛萨的想法,明知道克洛萨并不喜他这样的行为,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好像已经发展成了身体的本能,“姜盈?要帮姜盈那边吗?你想借机先刷刷好感?为以后打下良好的基础?啊!”

    说完就是痛叫一声,那是来自克洛萨的惩罚。

    克洛萨承认,李尼塔的小聪明是他能陪在自己身边时间最长的原因之一;但李尼塔的小聪明也是他反感的一个方面。

    无论他猜的对或不对,克洛萨都不愿意自己的枕边人有着猜测自己想法的习惯。

    “当然是帮另一方。”

    只是小捏一下而不是掐,其原因是李尼塔并没有猜对。克洛萨有一种“智商最高地还是自己的占据区”的得意感,这种得意感让克洛萨没下重手。

    “姜连翘一方,莎蒂一方,姜子封一方,我不相信姜盈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有意联手也好,借机落井下石也罢,跟我们没关系。但如果我们这时候也搭一把手的话,既能有所受益也不会被姜盈所察觉岂不是幸事一件?”

    “你想做什么?”

    “我想看看姜盈自己会不会精神力暴走!”

    ……

    姜盈暂时还没有精神力暴走的倾向,不过她也快气得暴走了。

    考场所在的建筑物完全坍塌,虽然已经救出去了不少考生,但还有一部分没救出去的,而且还另外多了一批警司公务人员。

    以本心来说,这些警司的人肯定都是莎蒂的人,是来算计她的,她当然不愿意救。可是眼看着这场变故越闹越大,现在要演变成事故了,她就不能不救了!

    姜氏中医必将从此身受重创,如果再加上有警司人员的性命在内的话,她就算要拿回大权后要重振姜氏中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必须尽她最大的努力把死亡控制在最小的数量之内。

    这种有火不能发还要压着火先救对头的感觉对姜盈来说太憋屈了。

    在这一刻,如果姜连翘和莎蒂就在她的面前,她一定能毫无心理负担地出手弄死这两人。

    呃,其实她也想弄死自己。

    让你不把姜连翘放在眼里!让你可以提前预防你却非得等到对手先出招!本以为可以借机把姜连翘连根拔起,谁知事情却失控到了现在这种局面!现在好了,搭上了整个姜氏中医,她就是最后赢了,姜氏中医由此次事故而受到的名誉损失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挽回的了。

    姜盈恨自己还是没能及时的一绝后患。

    那只亚洲象精神力幻兽实体化完毕的时候,它仰着鼻子一声尖啸,顶破了剩下的那半拉天花板,整栋建筑开始坍塌了。

    危急时刻,姜盈没时间多想,精神力瞬间外放爆涨。一道道白光扑向了场内所有人的头顶,然后在其头顶撑起了像把伞一样的护盾。这边护住那边也没忘了攻击,姜盈放出了老祖宗。

    白光之下还有道道红光,红光在被掩埋过程中的考场废墟里如一道道利箭来回穿梭着。

    宫大药师看到这一幕激动的眼睛都糊了,“姜盈,你的精神力也要失控了吗?好好好!3s的精神力暴走可比普通人的数据有用多了!”

    姜盈:拳头一握一扯,撑在宫大药师头顶的白光护盾一秒失效,一块石头砸下,将宫大药师砸晕了。

    还敢期待她失控?她要是失控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小银杏在疯狂地吞食着空气中残留的暴力植物元素。

    姜盈也不再顾忌,治愈能力全开,她开始安抚那些还没有暴走到释放出精神力幻兽的考生们。

    在外面的人只看到考场所在的单独建筑物完全崩塌成一堆的时候,其实里面却被姜盈用精神力撑起了一片可以存活的空间。

    一边撑着一边还要救人,这很耗费精神力,但姜盈没在怕,她知道海恩就在外面,肯定在想办法尽快救她出去,她只要撑到她老公找到她就可以了。

    海恩已经和科兰汇合了,知道姜盈没事,他便暂时将重心放到了外面的救援以及安排众人逃生这方面上。

    他虽然很及时地把河马幻兽干倒了,但就在这时,其他跑出来的精神力不稳的考生们居然也开始有精神力幻兽现形了。个头不像灰狼棕熊小兽爷之流那么凶猛,但数量却是不少。人群越加恐慌,坍塌还在继续,考场之外的走廊里乱成一团,一点也不比考场内好多少。

    这种时候外在的危险是危险,但因为外在危险而引发的踩踏更可怕。

    海恩科兰和百里的组织有序撤离根本一点用都没有,他们要一边救出那些被踩到底下的伤者,一边还要控制秩序,正忙得晕头转向时,考场第二拨的大范围坍塌开始了。

    三个人只来得及拖着最近的人及时跑了出去,等安全了再回头看,考场所在的位置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精神力幻兽看不见了,人也看不见了。

    海恩愣了一秒后开始疯了似的冲回去。他不能放出机甲帮助挖掘,因为机甲的动作太大,一个不小心碰塌了哪里只会更加重救援的难度。

    他只能用手,用精神力幻化出的镐头。

    百里看傻了眼,精神力能幻形成武器这是最近因为姜盈大战灰狼才提出的新概念。多少人只看明白了还没想明白,也无法做到的时候,这位3s星将可倒好,人家已经能用来帮助挖掘救人了。

    虽然不太合时宜,但百里的脑海里还是闪过了“暴殄天物”四个大字。

    科兰此时竟比海恩冷静了,她就是相信姜盈不会有事,虽然这种信任她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

    科兰一把抢下了百里腕间的光脑,“解锁,快!”

    第一次被科兰喝斥的百里愣愣地一下都没反应过来,不过还好没傻太久。

    光脑解锁之后,科兰第一个打给了科特,“哥,我们需要帮忙,你快带人来啊。”

    第二个打给莉兹,“你们别来!盯好姜氏中医,姜盈说过,她爸肯定不会老实待着!”

    姜盈在等姜连翘出招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如果姜连翘下大招,姜氏中医因此动乱,那么趁着她和姜连翘过招的时候,姜子封那边肯定会想出什么坐山观虎斗静等渔翁之利的手段来。

    姜盈拒绝了胖达等人跟过来给她和科兰考试助威加油的原因就在这里,她得在姜氏中医那边留下一部分力量才行。

    其实不用科兰通知,莉兹等人已经在暗中盯着了。只是没有科兰这一个电话的话,他们可能会更担心姜盈这边出了差子然后放下那边跑过来帮忙。

    科兰这一个电话就是在告诉他们,这边没事儿,不用他们担心,他们只要顾好他们那边就可以了。

    在这一刻,一向性子柔软的科兰破天荒的冷静又镇定。

    看痴了百里的眼。

    “师兄,光脑还你。”科兰安排完就想也上去帮忙海恩挖掘废墟救人,可就在此时光脑响了,姜子封的名字跳显了出来。

    百里回过神伸手去接光脑的时候,接不回来了。

    科兰跳开三步,按下了接通键。

    姜子封很急,他不等百里这边出声他就先出声了,“百里,那边情况怎么样?姜连翘死在废墟里没有?姜盈死在废墟里没有?哎?你为什么按的是语音通话?马上更改视频通话,我要看到现场的情况!”

    声音是急切的,却听不出关心,反能听得出欣喜。

    大权回归在即,姜子封一时也忘了在百里面前维持那个知错就改准备重头再来的悔过形象了。

    科兰再看向百里的目光就变了。对于她来说,姜子封那必须是敌对立场那头的。可是现在听姜子封的语气,百里居然是姜子封那边的人。以她简单的认定人际关系的标准,敌对的友军那必须也是敌对的!什么就事论事就人论人都别跟她谈,她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

    “师兄,你是……”姜子封那边的人吗?

    开了头,科兰却说不下去了。

    她喜欢百里身上干净的感觉,喜欢百里与世无争总一股世外公子的温文形象,可当百里跟姜子封联系在一起,她接受不了!

    百里这么干净的人怎么可以跟姜子封那样连亲生女儿都说舍弃就舍弃的人间渣爹站到一个阵营里!

    他怎么可以!

    科兰失望,既失望百里的站队,又失望自己的眼光竟是如此的不辨敌我。

    这时电话另一头的姜子封听出不对来了,“你是谁?你为什么拿着百里的光脑终端!马上还给他!我命令你马上还给他!”

    姜子封跟科兰就见过那么几面,科兰也没啥存在感,是以他并没有记住科兰的声音。

    科兰木木地把光脑终端递向了百里,“我还给他了。”

    连喜欢也还给他了!

    科兰再不想多看百里一眼,不等百里伸手接,她就把光脑终端摔向了百里。她扭头想走,她得去救姜盈,现在不是她矫情个人感情的时候。

    百里没抓住光脑终端,任其摔落地面也没有去捡。

    “科兰!”百里一把抓住了科兰的手腕,“别走,你听我解释!姜院长毕竟是姜盈的亲爸,我们做朋友的应该致力于劝和他们,而不是……”

    “你放手!”科兰本来还心存侥幸百里能解释出个什么来,可一听百里的话她就恼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插手姜盈的事情?谁跟你是朋友了?放手!”

    甩了一下没甩开,科兰不由自主地加大力气,这一次甩开了,还因为过大的动作幅度而挥过了百里的脸前。

    啪地一声,就像狠狠给了百里一记耳光。

    科兰握紧拳头忍住了心头蹿上的痛苦,“你不是姜盈的朋友,你也不是我的朋友!滚开!不是一路人就别跟着我们!跟你的姜子封去吧!”

    科兰的世界很简单,非友即敌,她玩不来灰色地带。

    看得出科兰决绝而去的姿态,百里想再叫住科兰的话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了。

    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做错了吗?不都说打碎了骨头还连着筋这才叫血脉亲情吗?他们知不知道他有多羡慕他们有爸有妈!

    他没有,他跟所有外人都说爸妈在外太空旅行中,从小说到大,可事实上没有,他根本就没有爸妈!如果不是当年姜子封从垃圾车旁捡到了他,他早就死在没爸养没妈管的现实之下了。

    姜子封资助他完成了学业,又给他安排了就业,对他来说姜子封是再生父母一样的存在。因为这份恩情,他愿意相信姜子封不是那种坏到根的人间渣爹,姜子封一定可以改过,姜盈为什么就不能给姜子封一个机会呢?

    不要像他一样等到没有爸妈的时候再万分地想要拥有啊!

    百里想把自己的想法都告知科兰知晓,可是科兰不给他机会。他不是科兰,他体会不到科兰是如何的在乎姜盈又是如何地跟姜子封势不两立。科兰也不是百里,没经历过百里孤单的成长,也就体会不到百里那种家人再吵翻再拔刀子也还是一家人的执念。

    科特等人赶到了,马不停蹄地冲向废墟时不小心把百里撞倒在地。

    有了机甲战士们的帮忙,挖掘救援工作进展的非常快。

    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考生和警司被救了出来,有还活着的,也有已经没了气息的。

    姜连翘和莎蒂都回到了这里。

    帝国的救援队伍到了,各路媒体到了,这种时候谁躲着谁倒霉,谁先开口谁先占据舆论优势。

    莎蒂:“选了这个儿媳妇是我迄今为止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今天心血来潮来给她考核加油助威则是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正因为我今天来了,我才发现了她的真面目!大家请看,这个人就是我在来的路上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形迹可疑的人!我和戴维斯跟踪后发现,他居然是在听从姜盈的命令往考核所需的药草样品上喷洒会刺激人精神力失控的违法药剂!这种行为我绝不姑息,即使姜盈是我的儿媳妇,我也会亲自押她到有关部门接受调查!”

    戴维斯押着一个死士假装的内线人站到莎蒂的身旁,“今天所有在事故中受伤或者遇难的家属们请你们放心,你们所有的损失莎蒂夫人来负责!我戴维斯会负责!请你们不要因为一个人就对帝国失去信心。”

    姜连翘哭成了一个泪人,“我不知道姜盈妹妹是如此的在乎姜氏中医在不在她手里的,如果我早知道,我会把姜氏中医拱手相让!姜氏中医再重要也重要不过我们之间的姐妹血缘!她怎么可以因为这样就对姜氏中医……我先代她向大家道歉了!千错万错都有我的错,我姜氏中医不会推卸责任,我会承担的!”

    姜子封赶到了,“姜连翘你个狠心的不孝女!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软禁于我刺激了盈盈,她又如何会犯下如此大错!”

    姜连翘的哭吓停,“姜……啊不是,爸?”

    姜子封怎么会离开医院?谁救了他出来?

    刚才这边一片混乱,姜连翘心系姜盈到底有没有死,自然也没多余的心思去上网看最新消息,是以她并不知道就在她这边怎么算计着把舆论扭转到有利于她的一面时,那边姜子封早就把她算计得底朝天了。

    姜子封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到了姜连翘的面前,姜连翘被吓退三步,她又想到这是在各媒体的摄像头前,赶紧又上前站回原位。

    姜子封抓起轮椅前横放着的拐杖对着姜连翘的腿就是狠狠地打了过去,“软禁亲爸,暗夺大权,算计亲妹,罔顾性命!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黑心肠的女儿!我亲手打死你也算为民除害了!”

    ------题外话------

    感谢vickier竹,大樱子和altmbymy的开月票票!新的全勤在向我招手了,给我加油吧!成了我还发红包给大家!棒棒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