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3 高位截瘫,你值得拥有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所以说,事情有的时候真的是天注定的。

    在姜盈感觉到体内的变化觉得就要头发变白的时候,那一枪射来了。

    如果姜盈不是3s,那么她很可能躲不开那一枪;如果海恩不是3s,那么他也不会那么快的反应然后及时收到姜盈的眼色。

    姜盈并不知道射向她的那一枪的药剂是做什么用的,但很明显,这种时候偷袭射向她的肯定不是让她好的。

    她当即因势利导决定假装精神力失控,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借机把那群算计她的人都虐回来。

    她却不知道,她这一假装却误打误撞让克洛萨和李尼塔误以为射中了。

    海恩跟姜盈的默契真不是吹的,一收到姜盈的眼色,海恩立刻就明白了他家小疯子又冒坏水了。

    反对那是肯定没有,有的只有惊喜。

    对,这一招好!这一招就像未成年杀人老一辈讹人,就算被鉴定是错,也只需要批评教育而不用承担责任。

    海恩向前扑的姿态很快就顺着姜盈精神力失控引起的爆炸主动倒飞了出去。

    团队合作嘛,他很懂技术操作的。

    莎蒂的指示虽然让他不喜,但不得不说是一大助攻。有了这指示,他再冲向姜盈更名正言顺。

    两个过招那么多次,出手轻重,来往套路,谁都太了解对方了。再加上都是3s的实力,只要他们彼此不说,那么在场的人没有人能看得出他们是真打还是假打。

    趁乱利用失控的精神力操纵石头砸姜连翘,砸姜子封。因为还不能死,所以非常微妙的只砸烂了两人的四肢和部分躯干。

    别看姜盈假装闭着眼睛半疯中,但准头基本不受影响。就算偶有偏差,不还有海恩在旁辅助呢吗?分分钟给你“矫正”回正常轨迹!

    呵呵,敢跟我们两口子比谁心黑?高位截瘫,你值得拥有!

    收拾完了这两人,姜盈短暂犹豫了一下。戴维斯能下手,可莎蒂呢?那可是海恩的亲妈。

    海恩:借着攻向姜盈的一脚,脚尖扫起一堆小碎石头,碎石头碰撞上姜盈失控的精神力向外弹开,正是莎蒂的方向。

    “啊--”莎蒂捂着脸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

    被急弹而来的小石头无不有着尖利的角,又有着海恩刻意加重的力道,于是正伸长脖子等着看姜盈好戏的莎蒂几乎就是以脸接住了这些小碎石头。

    她捂脸的动作算是很迅速了,但依然没能及时停止自己被毁容的态势。

    “啊我的脸好疼!戴维斯快救我!救救我的脸--”

    就在莎蒂旁边的戴维斯不是不想救她,但他实在是都自顾不暇了。

    在海恩做出了近似支持她的举动之后,姜盈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老婆婆都收拾了,还留着一个婆家舅舅腌咸菜么?

    砸向戴维斯的石头只会更大更猛,直到戴维斯扑嗵栽地头破血流再也站不起来。

    他曾经紧紧抓着的那个假装内线人的死士,就坐在离戴维斯不远的地方脸色惨白,一副大难没死的庆幸表情。

    姜盈借着白发挡脸,悄悄掀起一条眼缝看了看,嗯,还算满意,大头们至少都给虐完了。至于其他小兵小将们,回头收拾也不晚。得,可以晕了。

    精神力收回,身子一软,姜盈放心地晕倒向地面。

    海恩自然不会让她摔着,手臂及时一揽,姜盈就被他稳稳地横抱入怀了。焦急的表情不用假装,只要一看到姜盈的满头白发海恩就已经心痛不已了。

    也许情况已经不像n250星时那么严重了,但肯定还是有问题,不然姜盈的头发不会瞬间全白。

    现场终于恢复了平静。

    就像龙卷风过境一样,无处不残垣无处不碎石。

    说药草培植部的办公区被夷为平地了一点都不为过。

    众人惊魂未定的心可算能跳回正常的频率了,但当他们看到姜盈那一头白发自海恩的臂间直垂地面的时候,他们的心跳又乱了。

    有着超强的3s能力,连精神力幻兽都能尽在掌握,可是失控的时候也很可怕,那么她到底算是帝国的福音还是帝国的灾星?

    这出事故姜氏中医的损失最大,可毕竟是姜盈自己家的事情,她自己爱怎么承担就怎么承担吧。然而眼前这么多人的伤亡呢?谁来负这个责?背后到底是谁先违法的动了利用药剂刺激人精神力的坏心思?是姜盈吗?她到底是好人是坏人?

    再往远处想一想,经此一变,姜氏中医只怕再起不来了吧?从古地球时期传下来的东西就又少了一件啊。姜盈算不算千古罪人?可是现场的她却也同时挽救了那么多人的生命。这要怎么算?

    矛盾的一个人,再强大也给人以可怕的感觉。此时人们再看姜盈,目光里是显而易见的敬畏。

    海恩很想现在就抱姜盈回家,他知道如何能让姜盈的白发恢复黑发。

    但他没有这样做。姜盈“晕”过去了,现场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不能晕,他得代为处理。

    他又不想把姜盈交给其他任何人。并没有时间去追查刚才偷袭射冷枪的人,他怕那些人还在现场,还在伺机着等待可能再下手。这个时候的海恩不相信任何人,只有姜盈在他怀里,他才能相信姜盈是安全的。

    海恩就那么横抱着姜盈开始处理现场的事务。

    首先就是报警。

    别看他的人做事更有效,但海恩为了不落人口舌,他还是把追查事情的主权交给了随后赶来的警司的人。

    现场有生命危险的人全部送去医院了,但只要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人,一个也别想离开。全部做口供,而且就当着一群看客的面做个人视角的复述遇难经过。

    各媒体被海恩当面下了闭口令,可以拍摄,就是不允许说话。媒体人的嘴是厉害到如何把死人说成活,海恩深知这一点,他忌惮他们一开口就有可能误导事情的走向,所以干脆下闭口令。

    机甲战一团的战士们做监督,双手抱肩,泛着杀气的目光死盯着你,真有个别的想为自家老板抢个头条什么的也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戴维斯昏迷中,被毁容的莎蒂找不到可以出谋划策的帮手了,她自己只能想办法。她还是没有完全忘了自己在这次灾难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她知道海恩现在当场就要查,怕的就是她反应过来后从内部下手干扰其中的调查结果。

    可是她如何不干扰!否则她就完了!

    莎蒂点开光脑终端就想打给亚历山大求助,可还没打通,就被海恩示意丽娜卸下了其腕间的光脑终端。

    “海恩!你这是什么意思?”莎蒂强忍着疼痛开口,她一手捂着脸,一手抹去额头上流下的血,不然她都要看不清海恩的脸了。

    可是这一抹开,还不如不抹开呢。

    她的脸被砸得坑坑洼洼自我感觉非常不好,她疼得没有形象的哇哇大叫,可是她的儿子却在抱着她的儿媳不撒手,就在对面这么看着!

    他到底还知不知道谁是他妈他是谁儿子!

    对于莎蒂眼中的愤怒,海恩只有悲凉。

    他一直都知道谁是他妈他是谁儿子,可问题是她知道吗?

    “母亲,为了不影响调查结果,现场所有人在录口供之前都不得接触光脑终端,请您配合!”

    这是为了防止串通一气窜改口供。

    莎蒂想的到,但就因为想的到才更加的来气。

    她怀疑她儿子就是在针对她!

    “我是你妈!我是第一夫人!我跟今天的事情完全没有关系!我这样的身份你还用防着我……”

    海恩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丽娜,麻烦你陪我母亲过去录口供。母亲,请你如实叙述你今天为什么来,来的路上发现了什么,做了什么。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伤您的自尊,不过还是提醒您一句,请您不要妄想说谎掩盖什么!”

    说完抱人就走,海恩再不想多看莎蒂一眼。

    他在忙着疏通逃生的秩序时,他可是听到了莎蒂冲姜盈的喊话。什么心血来潮过来给儿媳的考核加油助威?别人会误会,他可不会!他的各项重大考核他妈都没出现过,现在会出现在姜盈的考核现场?

    更何况他很早就知道姜连翘跟他妈联系上了。

    他那时候以为他妈至少还会装装样子,至少因为顾虑个人身份不会当场出面,他没想到他妈居然还会自己出场,而且戏还不少。

    趁乱攻击姜盈的名誉,这是要让姜盈死的节奏啊!

    海恩难受极了,只要一想到姜盈变成现在的模样是因为自己不受亲妈喜欢才间接导致的,海恩就想自扇耳光。

    只毁你容算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还有理智让他记得这位不是别人而是亲妈,海恩会像对待别人一样直接把莎蒂砸瘫痪了。

    莎蒂觉得自己被毁容就受不了了,海恩却觉得还不够!他要利用这次机会让她妈再也没有机会对姜盈出手!

    “丽娜,这事你亲自去盯着!那个戴维斯押着的所谓证人,警司中被救出的人,这些人的口供要先录!就光明正大地录!”

    能给的面子已经给的够多了,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给了!

    莎蒂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这回是来真的,她开始哭闹,开始像个普通的妇人一样打滚撒泼。脸上的伤也顾不得找人先治了,她太知道如果一切真相大白,她将面临什么样的境地。

    然而无论她再怎么样,海恩都没有让步。

    莎蒂声泪俱下的控诉海恩没有人性不懂孝道有了媳妇就忘了妈时,她曾经口中的证人当场指控就是身受戴维斯的指使出来做假证。

    莎蒂完全忘了第一夫人的体面,她疯狂的冲着众人喊着“这是有人在陷害她,她跟大儿媳老早就不和,大儿子这是想保全大儿媳而故意让她背锅”时,警司中死里逃生的众人齐齐指认,在事故未发生之前,莎蒂就已经亲自打电话通知他们整队待命了。

    媒体哗然,看客悚然。

    这场事故原来是早有计划的么?

    某些人怎么敢!

    这内里有多少条人命在啊!

    数不清的谴责目光像一把把利箭齐射向莎蒂。

    莎蒂极力控制住不要崩溃,她这个时间崩溃就真的完了。

    她跪地指天发誓,让人整队待命只是因为收到了姜连翘的请求,说是提前为有可能发生的事故先做应急准备。毕竟过往也是有过考核当场因为辨别药草而误吸有毒气味或误食了毒草而引发的事故。

    可这个时候谁还能信!过往的事故出过也是极个别的,而且是以个人为单位的,今天却是这么大规模的,那是因为辨别而误吸有毒气味或者误食毒草的程度吗?精神力失控也不是人人都会发生的,如果一个人的精神建筑真那么脆弱的话,人类世界还能发展到星际时代?早就跟古地球一样消亡了。

    莎蒂又说,如果她有错,也仅仅是轻易就相信了自己哥哥戴维斯的话。证人是真是假她并不知道,戴维斯说是,她基于这么些年的信任,初听到消息的时候又太愤怒,这才忘了求证真假。

    平日里高贵体面的第一夫人,如今却跪在一群民众的面前为自己可怜的辩解着。这种对自我尊严的践踏让莎蒂生不如死,她只恨不得头扎进废墟里再不拿出来。

    更令她痛恨的是,她在遭受着这样无形的折磨时,现场的人却没一个对她表示出同情,没一个人愿意相信。

    因为姜连翘醒了。

    在随后赶到的医务人员的全力救治下,姜连翘即使面临着必然高位截瘫的噩耗,她还是坚强地醒过来了,并且坚决拒绝了被送往医院的安排。

    开玩笑,这种时候她要是离开了这里她就真的完了!还不如刚才死了呢!

    在海恩的有意安排下,她所在的位置离莎蒂并不远,故而能清楚听到莎蒂的话。

    什么?这是要把锅甩给她背?不可能!坚决不可能!

    姜连翘举手表示也有话说。

    在她的叙述里,莎蒂才是一切幕后的最终指使者!

    “她是第一夫人,我算什么?如果不是她先来找我,我会有机会联系到她?是她亲口对我说的,做为大儿媳,姜盈对她很是不尊敬,她要教训教训姜盈,她要让姜盈明白谁才是说了算的。还有戴维斯先生,姜盈的食货帝国让他的营养剂产业利润直线下降中,姜盈还拒绝跟他合作,他怀恨在心。他曾在我面前明言,他想让姜盈死。”

    你莎蒂敢杜撰莫须有的事情,我就敢按照我的剧本重新演绎你我三人的面谈内容。

    反正没有第四个人知道,大家愿意相信谁说就相信谁说的,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姜连翘遗传自姜子封的“人人皆可利用,人人皆可没用就抛”的观念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发扬光大。

    莎蒂怒喷姜连翘“无耻卑鄙,害人甩锅两不误,小白花的人设耍到飞起,真是让人恶心”。

    姜连翘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敢做不敢认,空有第一夫人的名头,本质却是最粗俗鄙陋的市井泼妇一个,真是丢了帝国总统的脸”。

    两人喷得来劲,众人看得瞠目。就在这时,姜子封也坚强的醒过来了。

    同样在海恩的有意安排下,姜子封的位置也离莎蒂和姜连翘的位置很近。

    而且姜子封多精,醒过来时也没有第一时间睁眼,而是先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的情况。

    一听,什么?你们都无辜?那我岂不是要一个人背锅了?做梦!

    姜子封愤然睁眼也加入了给他人泼脏水给自己甩锅的战斗。

    这么一来二去的,真真假假另说,但这三个人什么嘴脸大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众人莫不议论纷纷。

    “我站姜盈!甭管人家是不是真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家却是二话不说先做起了救命的大事。再看这三个,第一反应居然是先给自己洗白。行为反映人品,人品决定善恶。这个中曲直基本已经真相大白了。”

    “附议。说人违法乱纪的是他们,现在说错怪了人的也是他们。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什么戏都让他们演了,他们怎么不上天呢?”

    “我跟你们讲啊,早就听说这个第一夫人偏爱小儿子看不上大儿子了。今天这么一见,看来所传非虚,这是连大儿媳都看不上眼啊!可是你再看不上眼,你至于联合外人对付自己人吗?这第一夫人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你懂什么!我可听说了,就因为食货帝国的崛起,那位娘家舅舅的营养剂工厂都要倒闭了。听说想跟姜盈合作食货帝国来着,奈何人家没同意。我看这就是合作不成反生恨,就打着主意借机毁了姜盈呢。”

    “婆家不是东西也就算了,这娘家怎么也就这么不是东西呢?当爹的假装植物人以逃避舆论的惩罚,一个不过转正的私生子也敢把正室的孩子当作眼中钉,谁给他们的脸?”

    世人不都是眼瞎的,当亲眼看到了事情的经过,谁还能看不出其中的一二三四五?

    而当丁翠花被救醒,宫大药师被救醒,姜天冬也被人从废墟里挖出来救醒,更多的身在考场中的考生们被救醒,事情的真相终于显露在了人们的面前。

    丁翠花是姜子封的人,明知宫大药师和姜连翘企图借考核生事却没有阻止,一心只有借机夺回姜氏中医的主权。

    宫大药师出于个人的科研目的,接受了姜连翘的合作邀请,交出了自己暗中研制多年的违法药剂。

    姜天冬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在走错的路上一去不回了,但他做不到拒绝自己唯一剩下的亲人的请求,也没能做到阻止。

    莎蒂和姜连翘互咬,到底谁是主使谁是从犯不好一时下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人一早就准备联手对付姜盈了。

    姜子封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儿对另一个女儿起了杀心,他不是植物人却也没有当时站出来阻止,反而是事后甩锅。

    戴维斯一直没能醒来,于是他背上了最大的锅。他妒嫉食货帝国抢了他的生意,他眼红生恨,游走各方势力,最终导致了这么一场大祸。

    一窝子龌龊,一窝的渣,众人惊心之余莫不对姜盈生起了无限的同情。

    如果生为3s就意味着要面对无所不在的算计的话,那么他们还真不敢幻想有一天他们也会跃级成为3s了。还是老老实实地维持现在这个状态吧,虽不能光宗耀祖,但至少平平安安,心境安宁。

    #姜盈对不起#的新话题打着滚的跃到了星网头条的位置上。

    虽然事故的官方通告还没有出,但得益于各媒体的摄像镜头,网民们哪个没看出来事情的真相?

    原来喷姜盈的这时候都后悔了,莫不马上认错,甚至艾特姜盈的账号表示欠她一个当面道歉。

    姜丝儿们披挂上阵了,想当面道歉哦?美得你们!我们主子我们还不一定见得到呢,轮得到一个黑粉有机会觐见?哪来的滚那去,我们主子不需要道歉!

    水军们销声匿迹了,可苦了那些被带偏节奏的普通网民。

    这时候该怪自己的立场不坚定呢,还是该怪自己的立场不坚定?

    有人放得下架子,立刻扭头求盖西求史皮尔斯再回收,然而,不得门而入。

    在那两人的眼里,被清出的粉儿断断没有再回收的道理。

    也有人惭愧的没脸回头了,只能打包东西或离开圣盈纵衡学校或离开食货帝国了,他们的心里此时只有后悔。

    也有人并不在乎,本就是借机离开而已,真相如何不重要。这批人多是在食货帝国混的不错的那些人,他们也后悔,但这后悔却并不足以压制他们对未来的美好向往。终于单飞了,终于可以大干了,他们会比姜盈还成功的!

    姜氏中医是垮的最厉害的。圣盈纵衡学校有盖西和苏米看着,食货帝国有史皮尔斯和莉兹胖达看着,唯有姜氏中医,废f小队只能暗中借机收权,却没资格出面镇场的。

    最初他们偷偷找散股持有者们买股权还得连诱惑带威胁,而当网上曝出姜子封和姜连翘各拖着高位截瘫的身体还在拼死互喷,而姜盈已经晕倒并且一头白发的时候,大家都对姜氏中医丧失了信心,废f小队都不用再主动上门买权了,有的是人顺着风就找到他们主动来卖权了。

    这次不仅有各个散股持有者,那些分量大的大股东们也公开表示了要贱价处理手中关于姜氏中医的股份。

    这回变成废f小队傻眼了,他们的财力还不足以支撑他们吞下小半个的姜氏中医。

    他们最初的目标仅仅是帮助姜盈累积到比姜子封的股份还要多的程度就可以了。但你要说拿下除去姜子封和姜连翘姜天冬的其他所有部分,他们做不到,噎都噎不进去。

    还好有人闻风而动赶来救援了,苏米和咖米两位,再加史皮尔斯和盖西两个未来连襟。

    维希的妈联络到维希的时候晚了,不然以星浪传媒的财力,姜氏中医很可能就得有一半变成维希家的。

    在姜子封和姜连翘忙着给自己甩锅的时候,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紧握着手不放的姜氏中医内部已经完成了大换血。

    秋漠还额外建了奇功,他在去姜氏中医的路上抓到了从姜山跑回总部意图携款潜逃的姜连翘的大舅杰瑞。

    可惜秋漠并不知道杰瑞跟百根草有关,他抓到人后就交给了警司处理。某些人从内部知道消息后立刻找到机会跟杰瑞打了招呼,命令他只准承认携款潜逃的事情,在姜山种植百根草的事情一个字不准提。否则他的下场就不只是坐牢那么简单了。

    夜幕降临,事情也终于落幕了。

    终于有时间可以放心治疗姜盈的海恩,加班加点埋头苦干,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可算让姜盈的头发恢复了黑色。

    姜盈生无可恋地趴在床头控诉,不是不躺着,而是躺着,疼。“我们都有经验了不是吗?你非得这么着急做什么?慢慢来嘛,我还可以利用白发拉拉同情刷回一下形象什么的。你说你一下子给我整黑了,这明天的记者招待会可怎么办?我要如何解释我一下子精神力失控头发全白,又如何只隔了一天就又恢复了?”

    这不明摆着自曝体质特殊吗?她又会被这样那样的势力抢疯的!

    姜盈烦躁地蹂躏着小兽爷的屁屁,小兽爷回头只给她一个赞赏的鼓励之笑:手法不错,继续。

    海恩在穿睡袍。“治疗手术”从头到尾都他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就算身体和精力撑得住,这胃也撑不住了。

    饿。

    他准备去做些东西吃,给姜盈和自己。

    “你明天顶着一头白发出场才对你更不利。知道现在网上怎么看姜氏中医吗?就等着看你关门大吉呢。你姜山那块福地已经有别家来打听售价多少了。”海恩边系腰带边俯身过来给姜盈的黑色发顶印上一吻,嗯,还是黑色顺眼。再白下去,他都要石更不起来了。

    姜盈脑袋还浆糊着,一时没跟上,“我黑头发就能让大众重拾对姜氏中医的信心了?”

    “当然,你完全可以说,你已经掌握了如何让失控的精神力迅速恢复平静的方法。”

    海恩扔下这句话就下楼去了,真的得去做吃的了,他都听见姜盈的肚子在叫了。

    当然,他的也在叫就是了,虽然他为了脸面一直努力克制着。

    “喂,你把话说明白了再走啊!”姜盈气愤,起身要追却发现自己没穿着衣服。四肢酸通她也懒得穿衣服,干脆扯下床上薄被裹在身上就往外追。

    海恩就在下面隔了几个台阶的位置向下走着,姜盈挑挑眉,纵身跳下,稳落海恩的背上。

    小兽爷随后跟上,稳落姜盈的后背上。

    海恩停也没停,一手托人,一手揪小兽爷,小兽爷甩远,海恩只背着人该下楼下楼去了。

    双手忙起来就不能托着人了,海恩示意姜盈坐到一边去,姜盈不干,就非得以树袋熊的姿势挂在海恩的后背上。

    小兽爷跑回来二次蹿上姜盈的后背,这次海恩冷瞥了它一眼后倒是没出手赶兽。

    姜盈和小兽爷高兴地对爪一击,然后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老公,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那话倒是好说,我也的确能做到,可是人家要来问具体操作怎么办?你军部的上司可是一直盯着这事呢,他要把我接到军部去给那些失控的机甲战士治疗怎么办?”

    海恩一边从冰箱里拿出土蛋蛋清洗着一边细讲,“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你那样说了可不代表着你就能完全做到。你是3s,你对自己的情况最了解,所以你对自己的治疗也最有把握。但如果轮到别人身上可就不一定了。你可以说你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而姜氏中医则是能支撑你完成这个努力的必需载体!”

    姜盈直听得五官走位,精神力失控和姜氏中医这都能联系起来?她能理解她老公想帮她把姜氏中医救活的心情,但你这样信口开河真的没有逻辑好么?她听了都觉得没有可信度。

    “老公,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真不用这么强行救活的。振兴一个古老产业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不也说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吗?我不急,我会一步一步稳着来的,我愿意花费我一生的时间去救活姜氏中医。”

    海恩在切菜的空档腾出手来小打姜盈的小脑袋瓜一下,“有些事情的确需要时间,可有些事情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时间,你再接手的时候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老公?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没想过科兰为什么在此次事故中没有精神力失控吗?”海恩只得一语点破。

    “科兰?科兰怎么了?”原谅她老公技巧太好,她一天都在精神放空中,哪里还有多余的心力去想别人。“她没有精神力失控很奇怪吗?那天也不是所有人都精神力失控啊?”

    如果来点什么药剂就能让人人都有失控的可能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有基因等级的划分了。

    正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坚固程度不一样,这才造就了每个人爆发的临界点不一样。

    当场就有精神力幻兽不受控制地实体现形的,也有哇哇大叫着脑袋疼却不至于释放出精神力幻兽的,还有像她和科兰那样不受影响的。

    姜盈还真没把科兰没有精神力失控当回事。

    海恩把夹了芝士的土蛋蛋放进烤箱,又把姜盈从身后抱到身前的料理台上坐着,这才道,“你假装失控的时候科兰曾想冲向你的,可被百里抱住了。后来科兰为了冲破百里的禁锢,她曾经精神力暴发而出过。这种暴发不是失控的暴发,不会像别人的精神力失控胡乱冲撞宛若电子风暴,而是像自身的一个护罩一样弹了出去。”

    姜盈好奇地瞪大眼睛,“那是什么?你看到了?”

    “不是我,我当时就顾着看你了,哪里有空看别人。是丽娜注意到了,她随后还找了百里确认。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百里说,他的确在那一刻感受到了来自科兰的一股精神力,能量很大,他几乎是当下就松开了手。”

    “那也不奇怪吧?我们的精神力本就可以练到成为自身的武器不是吗?在n250星的时候科兰就能以精神力结网帮助战胜狗鱼的。”

    “可要说把精神力集中或者全身暴发出来却是不易。从你上次祭出精神力幻刀多长时间了,能做到像你这样的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一个秋漠吧?秋漠是已经有精神力幻兽现形了,他没有心理负担了,所以他敢练。可你再看看其他人,谁敢轻易练了?”

    海恩分析,“科兰跟我们的不一样,跟普通人会周身有薄薄一层的精神力护罩也不一样。要说科兰比秋漠更有天分那不可能,那么原因就只能是跟科兰的自身有关。我怀疑科兰的体内也有着跟你的小银杏差不多效用的植物元素。你是靠小银杏过的第二关,那么科兰呢?她靠的是什么?”

    “呃,n250星的时候,科兰好像跟我说过这事,她说靠感觉。”姜盈到现在也觉得这个说法有点扯,但谁又能说“扯”的就一定荒谬呢?

    海恩最后下结论,“有时间的话跟科兰谈一谈吧,我有一种直觉,你要想让姜氏中医崛起,离不开科兰的帮助。”

    “直觉?”姜盈失笑,“你堂堂机甲战神在太空中跟虫兽开战的时候要靠直觉来决定作战方案的吗?”

    海恩诚实回答,“不全是,偶尔会。”

    “真的?那你直觉不妙的时候会下令逃跑吗?”姜盈越想越乐,“等跑回基地,上边让你写报告阐述这次为什么不战而逃,你说因为你的直觉?”

    如果真这样的话,这位爷的机甲战神的名号到底怎么得来的?

    “不,直觉只会告诉我哪个方案而好,但直觉的选择权里却是没有逃跑方案的。”

    他怎么可能逃跑!他的直觉也是他的精神力掌控,纵然有选择权,但选择范围却是被他尽在掌握的。

    姜盈:……

    那还能叫直觉?你都给直觉加紧箍咒了,它再直觉也不过是你认为可行的选项之一罢了!

    切,连直觉都算计在手了,你也不嫌活的累得慌。

    叮,烤箱响了,芝士烤土豆好了。

    姜盈也没空跟海恩哈啦了,从料理台上一蹿而下直奔烤箱的方向。

    海恩伸出去刚要抱人去吃的手臂落空了,僵了一会儿后海恩笑起,人形成某种习惯后真是可怕。

    姜盈没注意到这些,她早就饿的不行了,连吃了小半个压住了饿后她才道,“还有那冷冻枪射向我的药剂,你派人去查来源有结果了吗?到底哪个乌龟孙子王八蛋想要暗害我?”

    她既然感觉到了危险,当然就不会被射中。事实上姜盈借着精神力失控爆发的气浪的遮挡,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枚药剂子弹收进了空间里。

    后来清醒后的第一时间就交给了海恩去调查了。

    海恩劝姜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那药剂很普通,黑市上经常流通的用来暗害人刺激人精神力失控的药剂。我会派人一直查下去的,你不必过于担心。”

    适用的冷冻枪也很广泛,他当初下黑手黑别的团里的人也是“随便”买的枪“随便”买的药。

    他有怀疑的目标,却不是因为这次事故。

    只是在他有把握之前,他并不想说出来让姜盈空担心。

    两人吃饱喝足又滚回了二楼床上。

    夜深人静,合法夫妻,这时候来点夜生活那必须太正常了。

    然!而!

    在滚了一天之后,两人现在对某件事还真是有点腻着了。

    什么东西过量了都会烦的啊,身体不烦心都嫌烦了。

    姜盈抱着小兽爷偎在海恩的怀里建议,“把光脑开机好不好?我刷会儿网的。”

    为了保证全程治疗不被打扰,海恩早在滚滚之前就关掉了两人的光脑。

    现在没事了,是得开机了。

    姜盈先开的自己的,才打开就开始噼哩啪啦响提示声,未接来电提示,信息提示,星网上的账号被人艾特提示,等等等等,要不是海恩眼疾手快帮她按了静音的设置,姜盈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响炸了。

    “看来大家很挂念我呢?真是的,一点也不矜持。”姜盈假模假样地嫌弃。

    可等她看到那些提示中的某个具体内容时,她没了嫌弃的轻松心情了。

    “老公,你爸要跟你妈离婚啊?这下要怎么办?”

    瞅瞅他俩这都是什么命啊!姜盈无语。

    ------题外话------

    感谢小风景,大乔,大蘑菇的组团鼓励!现在收票票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呢~已经不能保证准九点更了,我好焦虑啊!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