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4 黑化的海恩大大hin恐怖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出手太快,也没给莎蒂留可以场外求助的机会,是以,当亚历山大从网上得知事态严重想救一把莎蒂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亚历山大可以说是眼睁睁看着一脸是血的莎蒂不但没有博得众人的同情,反而还把自己推入了是人皆喷的深渊。

    这种家族内部的勾心斗角一向都是博人眼球的存在,世人一方面摆脱不了自家的闹剧,另一方面又热衷于观看别家的这种戏目。

    看看别家的面目可憎张牙舞爪,再比比自家,然后就会产生一种“看,我家还没这样呢,我的家人还不至于这样呢”的迷之安慰感。

    这回女主角还变成了第一夫人,噫,那必须更得看了,不仅看还得喷。

    你身为第一夫人,不管是主动也好,被人挑唆也好,你对自己的儿媳妇如此恶毒算计都令人引以为耻。

    重点是这里面还牵扯进了好多人命啊!

    你还是不是人了?你的良心呢?你也是有父母孩子的,你怎么就能置那么多人的性命于不顾!

    事情落幕,莎蒂的形象却没有停止下降,一直降到史上新低,降的不能再降。

    作为莎蒂的丈夫,帝国总统亚历山大,一向以睿智英明著称,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老婆的真面目吗?就算不知,那么现在也知道了吧?他要怎么回应?

    这样的想法随着莎蒂形象的下降也开始越来越多了起来。

    亚历山大何只觉得脸面无光,他连开会都觉得在坐的人好像都在心里偷偷地看他笑话。

    对于习惯了活在众人尊敬目光中的亚历山大来说,这种无形的打脸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他终于忍不住在媒体的面前说出了“太失望了,无法再继续跟莎蒂的婚姻”的言论。

    还躺在床上静等骨头长好的莱纳德慌了,这回可不是他妈闹离婚,而是他爸。他爸是帝国总统,又是在众媒体面前说了这话,成真的可能性有九成啊!这下要怎么办?他才不要失去帝国二皇子的身份!

    莱纳德顾不上安慰同样躺在病床上的莎蒂,他打给了海恩。

    在打了多少次多少次关机之后,终于打通了。

    “大哥,爸妈不能离婚!我们什么身份,离婚会让人笑话死的!大哥你想想办法啊!”

    彼时海恩正抱着姜盈同靠在床头刷网。

    电话打来时,海恩只按了语音通话,还按了免提,是以姜盈也听得清楚。

    姜盈冲海恩挤眼睛,笑不笑话她的她不在乎,但海恩将被动带入舆论话题的中心,她心疼。这下要怎么办?

    海恩轻拍姜盈的手臂示意她不必担心,然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后就挂断了电话。

    姜盈:……

    大哥你要不要这么镇定?这种事情也不皱一下眉头的吗?想当初她初闻她爸妈要离婚的时候,她可是反应剧烈到当场跳楼自杀了。

    ……呃,这种回忆的感觉并不好,还是不回忆了。

    “我们要回总统府一趟吗?”姜盈问。

    海恩点头,“啊,明天。”

    “你想好怎么劝了?”姜盈表示好奇。

    海恩:“没有,也不用。”

    “怎么说?”

    “他不会离婚的。”对于那个一心贪恋权势的父亲,海恩自问还是比较了解,“不离婚,他顶多是被人笑话娶错了而已;但如果是离了婚,他的对头们会立刻把舆论引导成他在他妻子最需要他的时候毫无人性地抛弃了她。他就是那么一说而已,这样能在民众面前刷一刷真性情的人设。然后等到决定不离的时候,他还可以解释说,哪怕心里再觉得愤怒羞耻,可是一想到携手并肩的过往,想到给自己生了两个孩子,他就无法那样做。”

    姜盈听得瞠目结舌,她老公还说不懂政圈的操作呢。那眼前这一副看穿的犀利样子哪里来的?

    “既然你算准了不会离,那我们明天还用回去一趟?”

    “回去不是为了他们,是为了你。”

    “哎?”

    “我保证我的母亲和弟弟再不会跳出来给你添堵!”

    因为莎蒂的身份,所以事故的主要责任还是被戴维斯背了。又因为遇难家属们的情绪需要安抚,已经被砸成了植物人的戴维斯仍然被判了死刑。

    海恩的外婆家因此都要把海恩骂出翔来了,骂他胳膊肘向外拐,骂他狼心狗肺不是人。

    可是他们不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是毁家灭族的结果在海恩看来却仍是远远不够的。

    导致现在这种局面,跟他,跟他家小疯子有一毛钱关系吗?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他家小疯子完全就是受害者!

    是你们主动联系了姜连翘不是吗?是你们计划着利用姜氏中医打压姜盈不是吗?是你们看有机可趁甚至想借机把姜盈弄死不是吗?

    别人不知道个中内情,可他通过姜氏中医院里的眼线,却是对于姜连翘和他妈他舅的勾结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因为n250星的合作没有谈拢,他妈他舅主动抛弃了血缘亲情。他不敢想像如果当天他没有跟着去,如果姜盈不是强大的3s,那么他再次见到的会不会是姜盈也像某些无辜的人葬身废墟。

    这已经不是能原谅的程度了,事实上对于敌人,海恩的做法一向是赶尽杀绝。

    只有死人才能一绝后患。

    别跟他说什么那是他妈他舅,他们自己就没把自己当妈当舅在先!

    还给莎蒂留下了一条命,他已经觉得愧对姜盈的脸了。

    “睡吧,明早带你回去一趟。”

    ……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吃过早饭后就出门了。

    不出意外,门外果然守了好多媒体。

    大家已经守了好长时间了,肚子里早就千百遍地演练好了要问什么问题要怎么问才不会被忽视才有更大的可能得到回答。

    但当他们一眼看到出来的姜盈曾经一头白发已经变回黑发的时候,什么疑问都被震惊取代了。

    就在姜盈没出声的这两天里,多少人在网上猜测这位帝国的第五个3s会不会就此陨落。

    也没见海恩大人叫医生,也没见这家里进出过什么权威专家,是因为海恩大人也放弃治疗了吗?

    因为姜盈的官号没动静,因为海恩的默不作声,网上不管猜什么的基本都是以唱衰为主。

    结果他们今天看到了什么?人家悄么声的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看看那一脸白里透红的健康肤色,看看那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幸福,看看那乌黑的长发,看看那一身倍受滋润的少妇气质!

    这特么的是精神力失控后的状态?这分明是谁家正在新婚蜜月期的小媳妇!

    神奇吗?太神奇了。

    震惊吗?震惊的都忘了早就准备好的问题了。

    其实就算记得也没用了,人家已经好的不像曾经精神力失控过的,你那些旧问题一点用都没有了。

    闪光灯咔嚓咔嚓忙个不停,却没人开口说话。

    海恩面色如常,礼貌地冲着众人微一点头后,护着姜盈进了悬浮车。上车启动,咻一下就没影了。

    星网上数不清第几次沸腾了。

    这回星网上迅速崛起的头条热门叫--#给我姜女神跪一个#!

    --那些想算计我家主子的,那些想看我家主子笑话的,现在打脸没?打肿没?哈哈哈,你们这些渣渣!我家主子3s,货真价实无人能敌的3s,能打能杀,能失控也就能恢复,你们谁能?做不到就给我主子跪吧!傲视群雄就是这么简单!

    --星网如果有意识,此时应该是:玛哒,为什么又沸了?我也很累好不好?能不能让网歇歇了?就那个叫姜盈的人类,你再隔三差五的点我沸点我可要跪给你看了!

    --@盈盈公主殿下:女神你看小的跪的姿势还标准不?不求翻牌,但求状态每天一更!别再让我们担心好吗?

    --你们谁家主子能像我家的这样一路直上?你们谁家的主子打脸从来不靠说的只靠做?你们谁家的主子还靠你们出去撕比来维护尊严?看看我家!我家主子就会悄么声的用实力打脸!给我家主子跪吧!

    “姜盈”二字再一次席卷星网,网民们只觉得都要词穷了。每每都能从是人皆喷的最低谷爬到众人惊叹的高度,来一回他们就惊艳一回,来一回他们就惊艳一回,肚子里会的那些表示惊艳的词早就不够用了。

    每次当你想着,啊,这回是最高点了吧?不都说人的一生是抛物线吗?有就会有低谷。这回你该往下降了吧?虽然并不期待,但又理智地知道,这就是人生啊!然而轮到姜盈了,人家的字典里就没有低谷二字!人家只有更高更高更高!

    把一些初时看不惯的某些人看都给看服了--逆流而上年度最佳,除了姜盈还有别人吗?3s果然就是3s!

    坐在悬浮车里靠着海恩的姜盈把那句“3s果然就是3s”指给海恩看,语气委屈,“说的我好像不努力只靠3s就能变成这样似的。”

    他们知道她背地里多努力吗?她每次都差不多是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这滋味谁经历谁知道!

    海恩摸摸姜盈的头,无声地表示理解。

    他也是3s,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他最懂。他在某些事情上如果失败了,那么众人就会喷,哟,你不是3s吗?你怎么连这个都不行?而当他费心费力在某些事情上成功的时候,那些人又会叫嚣,果然不愧是3s,做什么都轻而易举。

    身为3s从来不是什么轻松事,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

    悬浮车设置为自动驾驶模式,海恩和姜盈并肩坐在后座前往总统府。

    总统府门前依然是老凯伦在候着。

    看到姜盈下车老凯伦就笑了,“少夫人没事就好,您今天的气色真是漂亮。”

    姜盈照例给了老凯伦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想着老凯伦的手艺我还没有尝遍啊,我就坚强地好起来了。”

    如果说来总统府还有那么一点让姜盈愿意来的原因的话,那么就是眼前的老凯伦了。

    不是父母,却给了她父母般的慈爱感觉,姜盈喜欢见到这样的老凯伦。

    “土豆还吃得习惯吧?够不够吃?不够我再让人给你送。”

    食货帝国正式开业后,姜盈就通知史皮尔斯定期给老凯伦送土蛋蛋。

    老凯伦冲姜盈疼爱地笑,真心觉得能娶到这样的姜盈是海恩的福气,“够了,太够了。少夫人慷慨得让我觉得受之有愧啊。”

    外面人抢破头都不一定抢得到的土蛋蛋,可在姜盈这里,只要你足够让她在乎,那么她送土蛋蛋就跟请你吃营养剂一样随便。

    姜盈就是这种人,你对她发自内心的好,她就会十倍百倍地回报你。

    老凯伦忍不住想,如果当初莎蒂和戴维斯是真心欢迎姜盈成为一家人,那么n250星的合作只怕早就拿下了,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么一出闹剧了。

    明明真心相待就能达成的和谐,可偏偏就是有人非得绕弯路。

    老凯伦叹息莎蒂看不清事情的本质。

    三人正温馨的寒暄着,老凯伦的光脑终端响了。

    莱纳德知道海恩今天回来,他迫不及待地希望海恩马上代表着他和他妈去找亚历山大谈判。

    不能离婚,绝对不能离婚。

    为了不让骨头长歪,莱纳德只能躺在床上,听说海恩已经到了大门口却迟迟没有见到人进门,他就急了。

    莱纳德打电话来催了。

    海恩只得挽着姜盈向老凯伦暂时告别,“今天不用准备我们的午饭,办完事情我们就会离开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

    借着姜盈身体需要休养的理由,他和她能挤出一天的假期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姜盈没事了,有些事情总得开始着手处理了。

    “是,海恩少爷。”老凯伦表示理解,亲自带路送两人来到了莎蒂的房门前,“夫人的情绪有些不太好,总统阁下就命人把莱纳德少爷的病床也抬到了夫人的屋里,好让莱纳德少爷劝解夫人。”

    这是在提醒海恩和姜盈,屋里不仅有莎蒂还有莱纳德。

    “嗯,你去忙吧。”姜盈示意老凯伦离开后,她才主动上前敲门,“妈?我们来看你了。”

    顺手推门,门才打开,迎面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砸了过来。

    有枕头有水杯,有餐盘有药瓶。

    海恩及时出手拉回门关上,待听到一通撞到门又掉落在地的声音之后他才挡在姜盈的前面再次打开了门。

    莱纳德正在不满地冲莎蒂吼,“妈你在做什么?不是说好了你什么话都不说什么动作都不许做的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妈还要任性,这让莱纳德气得都要躺不住了。

    莎蒂面无表情地站着,不吱声不回应,就是在看到姜盈进门之后,她的眼睛突然迸发出一股仇恨的目光,尖叫着就冲姜盈扑了过去。

    “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你还敢出现我的面前?我杀了你!我要亲手杀了你!”

    她的脸上布满了细碎的疤痕,因为伤还新,所以疤痕是肉红色的,往外凸凸着特别可怕。

    以星际时代的医术来说,这样的伤虽然不轻,但倒不是治不好。多来几次植皮手术就好了,钱到位,再联络到整形大师,恢复成原样那就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海恩不允许她治。

    顶着这样的脸,莎蒂才再没脸出门,才不敢再对姜盈起心思。

    海恩暗中给莎蒂的周围下了通知,谁要是敢听从莎蒂的命令替她寻找治疗的人或方法,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莎蒂一开始不信这个邪,她就自己打电话找。可是她打过去的时候,要不就是直接打不通,要么就是被人当面拒绝。

    形象没有了,外貌也恢复不了了,亚历山大还说要跟她离婚,这样的打击让莎蒂想死。

    但她依然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只会把这一切的原因都算到姜盈身上。

    就是姜盈的错!如果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当莎蒂再次看到姜盈,她如何不恨!

    愤怒和痛恨已经蒙蔽了她的双眼,她现在心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姜盈得死在她手里,她才能好过那么一点。

    莎蒂扑向姜盈的姿态从头到脚都充满了一种不惜同归于尽的决绝。

    然而她却连姜盈的边都够不到。

    海恩揽着姜盈在莎蒂快扑到近前的时候才轻轻一动位置,然后刹不住车的莎蒂就狠狠撞到了海恩和姜盈让开后的墙壁上。

    莎蒂的鼻子被撞出了血,她还觉得鼻梁骨好像断了,但她不急着看伤,她扭头就冲海恩吼,“我是你妈!你就这么对我?你会遭报应的!你会下地狱的!”

    听听,这是一个亲妈能对儿子说出的话吗?

    姜盈怒起,“我们怎么对你了?难道要不躲任你打任你撕吗?你是妈你就什么都对?你想弄死我我就得乖乖等着被你弄死才算孝顺?谁会遭报应谁知道,谁该下地狱老天爷更知道!”

    莎蒂气得鼻血更是止不住了,“好啊,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哪里是婆婆了,你看我从来都是看仇人,你……”

    “妈!你闭嘴!”不等姜盈再怼,莱纳德先开口了,“你能不能安静点?你是不是不想解决眼前的问题了?你要是觉得离婚也无所谓,我现在就走!我把大哥求回来是因为我吗?妈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小舅舅已经指望不上了,没人会再惯着你了!”

    几经“磨难”的莱纳德终于成长了,可是这成长带来的却没有一件好事。

    他多想再回到过去那个不用操心任何事情的少年状态,但成长的他明白,回不去了。

    莎蒂现在听不进去别人的任何话,她只要看到姜盈那张脸就已经没有半分理智了。

    自己的脸毁了姜盈的脸却越发的光彩,凭什么!

    她是亲妈,大儿子对她永远是一张冷脸,可是姜盈却独得了海恩的温柔相待,凭什么!

    她想毁了姜盈的其中一个原因还不是想给小儿子出口气,结果现在小儿子却站到了姜盈那边然后还骂她幼稚?

    莎蒂接受不了这个落差,她认死了一切都是姜盈的错。要想让一切回归正规,姜盈必须死。

    也不委屈地哭了,也不崩溃地吼了,莎蒂默然再次冲向了姜盈,眼底的杀意让她遍布伤疤的脸扭曲得像只鬼,她自己却毫无所觉。

    海恩第二次出手了。

    从空间里取出了一只类似古地球时期氧气面罩的东西,以不容反抗的势头扣在了莎蒂的口鼻上。

    面罩的管子上n?o的标识非常醒目。

    这种东西在古地球时期也一度非常盛行,那时候的小名叫“笑气”。

    莱纳德苍白了一张脸,“大哥!你在做什么?”

    笑气吸食多了可是会破坏人的神经中枢的。

    海恩松手,莎蒂已经抱着自己的笑气管子笑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姜盈也吓愣了,她并不知道海恩提前准备了这一手。

    扭头看海恩,却只看到了海恩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老公?”姜盈担心,担心海恩。

    对自己的父母下手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她做过,当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再不要那样做了。

    莱纳德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他不能眼看着亲妈吸笑气把自己吸傻,他想按铃叫下人来救助。可是当他对上海恩的眼,他却没了动作的勇气。

    明明是特别相像的一张脸,跟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时候差不多,可是那双眼神却不一样。

    黑得看不见底,像能吞食人的灵魂,凡是对看上的人,心头毫无例外会闪过“地狱深渊”的评语。

    他不敢动。

    莱纳德怕海恩,从小就怕了。

    莎蒂很快就晕过去了,海恩又亲自把那面罩取下来收进空间,这才按铃叫人。

    老凯伦带着四个女仆走进来,海恩终于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夫人神经中枢受损,以后只能躺在床上了,你们好好照顾。”

    “是。”没人敢问原因,四个女仆都没敢抬头看情况。总统府这两天气氛紧绷到大喘气都可能引来割喉,她们深知闭起嘴巴活着才是正道。

    七手八脚赶紧把莎蒂抬回了床上,在确定莎蒂只是晕倒而并没有生命危险后,连要不要叫个医生过来检查一下的提议都不敢有,就跟在老凯伦的后面又很快出去了。

    人家说了神经中枢受损就是神经中枢受损,就是检查结果不是,人家也会让其变成是!--这是他们的生存本能让他们从海恩的方向感觉到的。

    出了门,四个女仆全身都汗透了。

    明明连主子们的脸色都没敢查看的,她们到底怎么感觉到的呢?听说过强者能做到精神力暗示,所以她们刚才是这样被震慑了吗?

    老凯伦向四个女仆一人给出了一张芯片,“夫人以后的起居生活就交由四位专门负责了,这是海恩少爷的一点小心意,四位辛苦,还请不要推辞。”

    四个女仆躬身接下芯片然后小跑着退下换衣服去了。

    推辞个屁!她们也得有那胆啊!

    身在总统府打工,见过亚历山大出手,见过莎蒂出手,见过太多高层要员人前公正廉明人后阴狠毒辣,她们也震惊过也害怕过,但都没有今天看到莎蒂的下场来得刺骨凉心跳停。

    屋内除了莎蒂本人外就三个人,莱纳德躺在床上还不能随便移动,那么能是谁下的手?

    甭管是姜盈还是海恩,人家都敢对妈下手了,她们这些什么也不是的人还不是想杀就杀,想什么时候灭口就什么时候灭口?

    卧槽,人间正义3s星将原来是这么阴狠的人吗?无意中窥到了一丝真相的她们明白,她们现在想辞职都来不及了。

    乖乖听话是她们唯一的活路。

    ……

    屋内,莱纳德看着海恩久久说不出话来。

    自上次被海恩打得半残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大哥跟外面所传的正派正经正义之形象可能有出入,可是打残自己跟对付亲妈还是两个级别的吧?

    那是亲妈啊!他这跟弑母有什么区别!原来他是一个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吗?

    莱纳德的目光里有震惊,有恐惧,有愤怒,有崩溃。

    当真实的面目被揭露,有多少人能跟从前一样保护平静的心态迎接?

    姜盈心中的激荡不比莱纳德少。虽然在跟海恩偶尔生气的时候,她也会说为什么那么多人就没一个看出来海恩的本质腹黑且阴狠呢?但真当海恩自揭马甲了,她又担心了,偶像形象的破灭之影响那可是不可估量的。

    他不是还计划着要进军政坛的吗?那么提前在外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真的好吗?他就不怕消息泄露了出去影响他以后的发展?

    “老公?”姜盈挽着海恩的手臂担心地看着他。

    海恩抬手拍了拍姜盈的手背,对莎蒂出手后的那种伦理罪恶感在看到姜盈担心的眸子后这才压了下去。

    如果事情需要他必须从中选择一方的话,那么他只能选了。

    出一次意外是他没有预料到,出第二次意外是他高估了自己,但如果再出第三次的话,他就愧为人夫了。

    海恩锁定莱纳德的眼睛,“好好养伤,好好照顾母亲,父亲不会离婚!”

    只要他们乖乖的,亚历山大怎么可能冒着被人骂抛妻弃子形象大跌的危险离婚。

    海恩带着姜盈出去了。

    莱纳德呆滞地看着关上的门,脑袋里忍不住开始回想这一切经过。

    如果海恩早就笃定了亚历山大不会离婚,那么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说要回来一趟是什么目的?他明明知道妈妈看见他和姜盈就不会好气的。

    啊,如果他早就知道妈妈会如此崩溃,那么他是早就有准备会如此应对吗?

    呵,可不是,不然谁会在空间里随身带着n?o的吸食面罩。

    为什么?为什么对血缘亲人敢这样下狠手?就为了那个叫姜盈的女人吗?他对她的感情什么时候这么深了?他怎么可以对一个外人那样维护,反而对自己的亲人这样阴狠!

    莱纳德看着旁边病床上晕得不醒人世的莎蒂流下了无声的泪水。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他的脑海里闪过了姜盈的那头黑发,他在想,如果可以时间倒流,他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吗?

    ……

    海恩和姜盈退出来,姜盈问海恩,“接下来要去看一下你爸吗?”

    “不必。”海恩目光定在远处,“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会知道。”

    “那我们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会不会很失礼?”

    海恩带着姜盈往前走,“会有人把你的招呼带给总统大人的。”

    他们遇到了正在走来的杰拉琳。

    “海恩少爷,少夫人。”杰拉琳微笑打招呼。

    海恩点头,姜盈回笑,两人都没有寒暄客套的意思。

    于公,杰拉琳是亚历山大的秘书长;于私,这位却是横插亚历山大和莎蒂婚姻的小三。海恩和姜盈是小辈,他们不能评说长辈的事情,却也无法做到像陌生人一样坦然相处。

    杰拉琳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看向海恩和姜盈的目光一片坦然。

    “二位这是要走了么?跟总统阁下打过招呼了吗?他昨天还念叨着你们来着。”

    这话常拉的,别说现在时期特殊,那就是什么事也没有的时候,亚历山大也不可能念叨他们两个。啊,也不对,想起n250星的时候没准会。

    所以杰拉琳这种自以为亲密熟悉的态度真是让姜盈反感,人家的重点当然不是在话的内容上,而是侧面彰显亚历山大跟她平日里的相处是如何的无话不谈亲近随和。

    想当后妈的志向要不要这么明显?

    姜盈笑着接话,“是吗?那我爸都念叨我们什么来着?杰拉琳秘书长你快跟我说说。回头我就告到我妈那儿去,切,有话不跟我妈说却跟杰拉琳秘书长说,这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呢吗?你说对吧杰拉琳秘书长?”

    杰拉琳完全没有意料到姜盈的反应。她觉得以姜盈那种恩怨特别分明的性格,既然跟莎蒂不和,那么现在亚历山大和莎蒂离婚,姜盈不是应该高兴吗?自己作为最有可能登顶下一任第一夫人的人选,姜盈那么聪明就该知道先跟自己拉好关系。

    可听听这话里的意思,这分明是站在莎蒂那方面的立场。

    难道在自己出外办事的这期间,他们已经见过了亚历山大,并且达成了新共识?

    不想即将到手的平步青云再次脱手,焦急的杰拉琳也不再弯弯绕了。

    “少夫人想知道我刚才是去做什么了吗?奉总统之命我去了解了一下离婚的各项事宜。”

    你们是在强装没事吗?可惜离婚的事情已经网上传开了,亚历山大怎么有脸出尔反尔。离婚,势在必行。

    姜盈似笑非笑,“杰拉琳秘书长的出行汇报就不用给我做了,你还是去我爸那里详细汇报吧。”

    她老公说离不了那就离不了,她绝对相信她老公。

    海恩招来旁边的一个站岗的,“送杰拉琳秘书长离开私宅区。还有,下次未经主人的邀请,任何外人不得随意进入私宅区!”

    海恩全程没正看杰拉琳一眼,这样身份的一个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海恩很不悦。

    看不上杰拉琳顶着小三的头衔却没有半点羞耻之心,更看不上他爸居然就任由杰拉琳依然这么存在着。

    莎蒂那样的行为他觉得丢人了要离婚,所以他准备随后就让这个小三转正吗?这就不丢人了?

    一样很愚蠢的行为好吗?

    这也是海恩看准亚历山大不会离婚的原因之一。

    杰拉琳还不够格让他爸做出那样愚蠢的行为。

    “如果总统执意离婚,请提前通知我,母亲和弟弟我会带走的。告辞,杰拉琳秘书长辛苦了。”

    外人面前,海恩依然刷了一把正派的形象才离开。

    杰拉琳毫没怀疑,以海恩在外的形象来说,他想维护一个家完整的想法太正常了。

    但当她见到亚历山大,听说了莎蒂的下场之后,她都惊呆了。

    在她的面前说的那样孝顺,说什么亚历山大离婚他就带走母亲和弟弟,但他可是亲手把他妈弄成了那样以后只能傻呆躺在床上的惨样啊!

    这还是儿子吗?这还是……人吗?

    杰拉琳觉得有一股冷气从脚底直窜头顶,她两股战战几乎站立不能。

    亲妈都这样了,她如果真成了后妈,那这结果……

    亚历山大也同样一身冰冷中。

    海恩回到总统府是没有来看他,但海恩的一切行为又如何不是给他看的!

    离婚的说法就像海恩想的那样,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不然在面临这样一个妻子,在面对那么摄像镜头的追问之下要他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和莎蒂共同承担选择原谅她吗?

    他至少得表现出绝不姑息的态度吧?

    他在等着风头过去一点,等一个恰当的时候再站出来往回圆。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么多的人命在里面牵扯着,他的形象受损是肯定的了,他压根就没指望着现在就挽回多少。

    他不怕莎蒂和姜盈再斗,那边斗的更凶,他这边才能显得更宽容。

    谁知海恩这一出手却把争斗直接给灭了种。

    他很难不去想:海恩这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了吗?这是在震慑自己吗?想让自己明白连亲妈都能下得去手吗?

    亚历山大被海恩第一次表现出来的阴狠吓得心惊肉跳。

    ------题外话------

    感谢汐梓沫a萱和小风景的票票~艾玛,码这一章给我自己吓着了~给我们海恩大大跪一个先~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