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6 爱是力气活儿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在别的方面的心理承受力那必须是钢钢硬,唯有在情之一事上,能玻璃心到不轻拿轻放都有可能原地碎掉。

    真不是生来就这么矫情,而是过去的十八年岁月中被人捧了又摔的经历实在是让她再经不起任何的情感冲击了。

    在n250星的时候被海恩一句话打击到想离婚是这个原因,现在不敢再轻易断定别人的心意也是这个原因。

    越在乎就越不敢妄加猜测,越想要就越不敢开口索取。

    姜大胆在别的方面有多大胆,姜小怂在情之一事上就有多怂。

    就像现在,即使她鼓起勇气当面问了出来,可是她连看海恩的勇气都没有。

    说了那么长的一句话,她是对着海恩胸前的军服扣子说的。

    车内一片静默。

    姜小怂细数着海恩的呼吸和心跳。

    呼吸均匀,心跳平稳。

    她这个问的人都紧张到呼吸绷住,心跳加速了,可是听的人却没半点异样表现,就像她刚才说的话不过就是像“今晚吃什么”这样随意自然。

    姜盈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

    她忍不住想,她因为紧张,刚才的声音太小了?人家根本就没听到?要再问一遍吗?可是她哪来的第二次勇气!

    指尖开始变凉,人还没来得及适应,下一刻就凉进了血,凉到了心。

    姜盈只觉得车里的空气特别稀薄,她要把呼吸放缓再放缓,才不至于下一口没的吸。

    一路无声,直到悬浮车停下。

    车门一打开,姜盈“噌”一下就蹿了出去。

    蹿的太快的结果就是,她没注意到海恩幽深如星海的目光。

    窘迫,尴尬,伤心,沮丧,太多情绪席卷了姜盈,让她没办法再和海恩共处一室,姜盈直奔一楼最里头的健身房。

    心里太堵得慌了,气海恩堂堂3s为什么连声音都听不清,更气自己怂得连这点事都不敢摊开了谈。

    进门就朝拳击沙袋去了,姜盈觉得自己要是不把心里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的话没准儿会憋死自己。

    海恩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晚饭要吃什么?”

    问话正常,语气也正常,她家一直都没有就非得是姜盈做饭的习惯。

    于是姜盈更气,那种“我都要气死了你看不出来吗你就不能过问一下居然还记得吃饭”的气。

    “不吃!”姜盈一拳打飞了沙袋,沙袋迅速弹回,姜盈反手又是一拳。

    海恩的声音再次传来,“吃过了?那我就做自己的了。”

    姜盈的铁拳停住半路:……

    就做自己的了……就做自己的了……卧槽,她今天一定要打漏他新换的沙袋!

    姜盈在健身房砰砰砰,海恩在厨房唰唰唰。

    沙袋的声音和锅碗瓢盆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这个两口之家处处都洋溢着欢乐详和的气氛。

    姜盈从全身冰凉打到全身火热,海恩在厨房忙完了做又忙完了吃。

    “还没打完?我去洗澡了,你要一起吗?”海恩的声音再次从厨房方向飘进健身房。

    姜盈一拳把沙袋打出了一个深深的凹洞,“洗你自己的吧!”

    一起个屁!今天晚上就断他口粮!不会说爱的男人自己过去吧!她不伺候了!

    姜盈汗如雨下,心凉如冰川。

    姜盈在健身房继续砰砰砰,海恩改去了浴室唰唰唰。

    沙袋的声音和着流水的哗哗声,这个两口之家再次洋溢起欢乐详和的气氛。

    不一会儿,海恩穿着浴袍从健身房的门口走过,“还打啊?那我先去睡了。”

    姜盈握着拳头怒转身看向门口,却连一个尾巴都没看到。

    呵呵,先去睡了……先去睡了……

    “晚安。”海恩的声音消失在二楼。

    姜盈静默一会儿,突然疯狂地使出了一套连环击。

    次次击中了同一个位置,沙袋以“爆裂”的惨态彻底阵亡了。

    家里安静下来了,女王和骑士早就进入充电休眠模式了。一楼的光线自动变暗,姜盈呆呆地看着健身房一直没关的门半天没动地儿。

    姜盈自己劝自己,人家在家里给撑面儿,出外了也不乱撩,你不是早就认命了这个状态很好了吗?那你现在还矫情什么?算了吧,你找的就不是一个会花言巧语哄人的货,你现在期待一些莫须有的事情除了更证明你的矫情之外什么用也没有。

    姜盈紧接着又怼自己,这有什么呀?夫妻之间谈谈情说说爱很正常好吗?谁家老婆不一天问八遍你爱不爱我?她这么长时间尽单方面表白了,她想要点回应怎么了?她这个频率总够不上“作”的鉴定标准吧?

    “小天使姜盈”头顶光环出现:姜盈,别作!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男人最恨女人翻来覆去矫情这种事情!男人都是注重做的动物。你想想你的待遇,你感受不到男人对你默默的爱吗?

    “小恶魔姜盈”高举钢叉一叉子插掉了小天使的光环:放屁!爱就要大声地说出来,不然让你长嘴干什么用的?只为了吃和口么?姜盈,别听这货的,听我的!问他问他就是问他!不说就不给他肉吃!

    “啊--都给我闭嘴!”姜盈崩溃地连挥手臂数下,把眼前的天使恶魔一起挥散了。

    算了,还是先洗洗睡吧,明天可还有正事呢。

    纠结万千,最后还是姜小怂胜了。

    姜盈拖着沉重又疲惫的身子走进了浴室。

    洗完出来,本能地去衣架上拿换洗衣服啊这才想起压根就没带进来。

    突然就委屈到了顶点,姜盈忍不住抱着自己蹲了下去。泪水无声的落下,一时之间只觉得茫然不知所措。星际那么大,她还是非常珍贵的3s,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没有容身之地呢?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姜盈瞬间一把抹掉了脸上的泪水。

    人的本能动作总是会反应这个人最真实的心理,哪怕姜盈再觉得委屈再心疼自己,她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尤其很有可能推门进来的是海恩。

    然而并不是。

    并没有人进来。

    姜盈狐疑地向门口走,总不能是风吹的吧?今夜无风,就算有风也吹不开浴室的门。那这门是谁……

    “谁”字卡在脑海里,姜盈看到了门外的东西。

    一条丁字裤。

    纯黑,蕾丝,细绑带。

    姜盈用两根手指捏着拎起来,刚确定她绝对没有这款小内内时,就见一张纸条从中掉了出来。

    姜盈及时出手接住,打开一看,上面一行字:穿上,顺着箭头走。

    箭头?什么箭头?姜盈抬头一看,还真看到了地板上的箭头标签。

    可她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的啊?

    原地想了想,姜盈穿上了,并且还给自己如此羞耻的装扮找了个台阶下:有的穿总比没有的好。

    顺着箭头的方向向前,二楼楼梯口她再发现了一件内衣。

    还是纯黑,蕾丝,细绑带。

    一看就是跟才穿上的丁字裤是一套的。

    姜盈同样在里面也发现了一张字条。

    但这次姜盈是先穿上内衣后才打开的字条,理由同上,有的穿总比没有的好。

    字条上的留言也同上:穿上,顺着箭头走。

    姜盈顺着箭头走向二楼,直到箭头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门前。

    门上挂一薄纱,浅粉,前面深v,后面开叉。

    姜盈太阳穴直突突:这穿跟不穿还有区别吗?

    一把抓下薄纱攥在掌心,姜盈就想推门。然而没推开。

    门上的电子屏亮了,一行字显示出来:穿上,开门。

    姜盈:……她没穿所以门才不开的?海恩,在她房间里?

    心跳不知为什么就乱了节奏,是期待还是什么的暂时没办法分辨,姜盈穿上薄纱推开了门。

    她一如既往的艳红骚粉布置如情趣酒店的房间里,海恩正盘腿坐在她的心型大床上。

    屋内光线很暗,姜盈只能依稀看到海恩的身影,但这并不妨碍她感受到来自海恩的愠怒。

    最近好长时间海恩都没当着她的面生过气了。

    或者说,就算海恩生气,最近的姜盈也没当回事过。

    但这次不一样,姜盈只觉得海恩的那双眼像一对狙击枪一样危险地瞄准着自己,这种被当作猎物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僵住了。

    门忘了关,借着门口的灯光,海恩把现在姜盈的装扮看得清清楚楚。

    衣服是他选的,他自然知道穿上了是什么效果。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脑补跟看现场还是有区别的。

    姜盈还挺聪明,知道自己这一身耻度较大,她聪明的把长发披散下来,想的是多少能遮住点。

    可问题是,这种时候就是你越遮遮掩掩它可能比全露还诱惑的时候。

    长发缝隙间似遮还露的肩头,淡粉薄纱内透出的精致锁骨,纤瘦却又凹凸有致的身材,两条完美比例的大长腿。

    海恩一眼扫过去的时候,体内的兽性就一秒苏醒了。

    于是盘腿的坐姿坐得更直了,目光更凌厉了,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场就像一把无形的箭,将姜盈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姜盈心里慌的跟什么似的,因为完全猜不透现在海恩的想法而不知所措。

    但有一点她很确定,这男人在生气!

    姜小怂上线特别快,一见在乎的人在生气,立马把自己的生气给忘了。

    “老……老公?”姜小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总感觉是自己做错了才让海恩这么生气。

    海恩一挑眉,“你怕我?”

    姜小怂没出息地差点跪了,挑眉都挑出了“爷要不高兴分分钟灭你满门”的气场,谁不怕?

    但她倒是知道这话不能这么说。

    姜盈讨好地笑,“没,没有。”

    海恩的表情摆明了不相信她的话,“不是喜欢打沙袋吗?继续打!”

    “哎?”姜盈目光偏移,这才注意到大床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吊起了一个沙袋。

    姜盈挡在身前的双手忍不住发抖,让她穿成这样打沙袋?

    “为……为什么?”

    为什么他生气的后果却是她打沙袋?她不服!

    可惜才生上心头的那么一点骨气在她触及到海恩越眯越危险的眼睛后立马荡然无存。

    是是是,大爷你最大,你说什么都对。

    姜盈,身穿性感内衣套装的姜盈,在该睡觉不睡觉的午夜时分,于卧室里打起了沙袋。

    气氛一度尴尬,姜盈又委屈又愤怒,可她就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离得海恩更近了,随着打沙袋的时间越长,她就觉得海恩好像更生气了。

    悄眯眯地想窥视一下海恩的脸色,状似不经意地一扭头,却发现不知何时海恩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

    “啊!”忍不住惊叫一声,弹回来的沙袋没躲开,整个人被沙袋撞倒向了身后的海恩。

    海恩单手撑住姜盈的腰,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她,“为什么打沙袋?”

    姜盈:“……不是你说的让我打沙袋么?”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你不是在生气么?”生气的人最大,顺着点总没错吧?

    “谁说我在生气了?我说生字还是气字了?”

    姜盈:“……那还用你说?我又不是瞎子,能看不出来?”

    海恩微扯嘴角露一抹嘲讽的笑,“哦,我生气你看得出来,那我爱你你就看不出来?”

    五雷轰顶什么感觉,姜盈现在就是什么感觉。

    她老公刚才说了什么?说爱她?

    觉得自己幻听了,又觉得她堂堂3s怎么可能幻听。

    姜盈保持着身体后仰的姿势,目光落在海恩的嘴上久久不能移开。

    她3s的大脑正在飞速的运转,回忆刚才海恩的口型,回忆刚才听到的声音,她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她绝对没有听错。

    期待了那么久,纠结了那么多,现在就这么一句话,问题都解决了?

    梦想实现的太快,姜盈有种不真实感。

    海恩无视姜盈的呆滞,单手施力把人扶直,“打,继续给我打!”

    “哦?哦。”完全不能找回自我意识的姜盈木木出拳,海恩一个指令她就一个动作,脑袋里白光一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直到后背感觉到有人紧贴了上来。

    炙热的呼吸落在后颈处,汗毛却冷森森地乍了起来,因为男人的气压还在下降。

    “我不爱你,嗯?”海恩抓住姜盈的手反拧到身后,身体再贴近,海恩恶劣一笑,“你敢说我不爱你?那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

    姜盈终于能够完全确认,一颗心高歌着要升天,开口却是委屈的调调,“谁让你从来没说过……”

    “我也没说我生气,你怎么就知道我在生气了?”海恩一把掐住姜盈的脖子,微一用力,姜盈的脸后仰九十度。

    姜盈的眼里泛起眼泪花,那是惊喜的,“可是在车上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平静?误会了这能怪我吗?这种求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平静。”

    “呵。”海恩冷笑,“不是平静,是生气。因为如果不克制自己,我当场就想掐死你这个小笨蛋!”

    不爱她,他会那么眷恋她的身体?不爱她,会一口一个宝贝儿一口一个媳妇儿?不爱她,会亲自教导她会给她各种撑腰会想要为了护住她而加速向上爬?

    变得不像自己,头一次知道自己还有流氓的潜质,头一次把“亲亲我我”四个字放到与“星际和平”的崇高理想同等的位置。

    被丽娜调侃,被利威尔等人暗中嘲笑,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堂堂一个机甲战神早就该请命去外太空杀虫兽了结果就因为眷恋她而一拖再拖丢尽了身为星将的脸。

    他只是没有说出那个字而已。

    原来是没有机会,后来是还没有来得及习惯。

    但他自认为表现得足够清楚了。

    结果她却在怀疑,她还敢生气!

    “打!继续给我打!”海恩松开了姜盈的手,人退后。

    姜盈怎么还可能继续打下去,这种确定情感的重要时刻难道不应该你侬我侬地亲亲抱抱举高高吗?还打什么沙袋!

    姜盈反身抱住好像要离开的海恩,“老公我错了,我不打了!你看你给我准备的衣服我不是都穿上了?总不能你买这衣服就是让我穿着打沙袋的吧?我们该干嘛还是干嘛吧。”

    哈哈哈哈,她的人生圆满了!她现在幸福得感觉自己能跟眼前的男人大战三百回合。

    无视姜盈激动的眼神,海恩回给她的只有冷酷狞笑,“你生气你就打,你不生气了就想爽?你以坦言要求我,你自己却连开口求证都做不到,反而靠猜测来定我的罪?姜盈盈同学,如你所愿,我现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很生气!我非常生气!”

    姜盈:……

    她现在如果回“我很开心,非常开心”会不会被打?

    因为心结打开,因为想要的终于得到,哪怕能感受得到海恩现在的确是在真的生气,但她还是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越加高兴。

    她老公越生气就越代表着他爱她呢!现在她明确了!

    嘴角忍不住地上翘再上翘,又在下一刻急急抿回,算了算了,她老公还生气着呢?她现在笑多不厚道。

    好好好,她打还不行吗?

    姜盈乖巧的抛给海恩一个媚眼,一个侧勾拳打向沙袋,“好啊,老公,我打给你看啊?”

    亲亲抱抱举高高不重要,先哄了现在的男人最重要。

    姜盈边打边随时征求意见,“老公,你看这一拳满意吗?这一腿呢?我打多长时间你才能消气?没事儿,你不用管我,打一整宿都没关系,只要你不再生气。”

    大幅度的动作带得长发高高飞起,汗水沿着脸颊滑落进薄纱之内。纱衣太薄,眼力太好,海恩能清晰地看到汗珠继续下滑,再下滑。

    姜盈活力四射一身汗水的模样一向都最戳中海恩的某点。

    当惩罚对方变成惩罚自己,海恩就更火大了。

    海恩脱下了身上的睡袍。

    ……

    姜盈:“老公?你做什么?”

    她不是听他的话在打沙袋了么?可是他这样贴上来她还怎么出拳?

    海恩面无表情:“你打你的沙袋,我做我的人,没毛病。”

    姜盈一声惊喘抱住了撞来的沙袋,没毛病?那你做给我看看?能做就怪了!

    ……

    事实证明,3s基因的高能性真不仅仅是人类目前所发现的。

    如果一个普通人经过一定的训练后能做到左手画圆右手画方,那么一个3s的高等级人类就能随随便便轻轻松松地做到以手画圆,以脚画方。

    只不过这种事情原来大家没想过。

    重点是,谁也不会去想这种事情。

    这时候就体现出海恩大人的强大了。人家不仅敢想,人家还敢做。人家不仅敢自己去做,还敢带着别人一起做。

    “出拳!”海恩的大手包着姜盈的小手一起打了出去,沙袋被打平,姜盈仰着脖子发出兴奋地一呼。

    神经末梢的刺激像电流一般传到了四肢百骸。

    姜盈腿软到想往地上溜,可这时沙袋却撞了回来。

    “老……老公,回来了,回……”

    “右拳!”抱住姜盈的腰旋身一转,拳头轻击姜盈的肘部,姜盈的右拳被动地打了出去。

    沙袋再次飞起,姜盈脑袋里白光一闪,意识涣散。

    “老公,求你了,这样不行,真不行……唔--”姜盈揪紧了海恩的金发。

    海恩目露凶光,“放手!沙袋回来了!”

    姜盈视死如归,“不放!就算这次被沙袋打死我也不放!”

    她真的做不到既被人打还要打别的东西!

    “不放是不是?你别后悔!”海恩抱着姜盈一个下腰,姜盈的腿高踢而起,沙袋又被踢得高高飞起。

    姜盈的尖叫声随后划破了夜空。

    ……

    实力决定体位,体位决定快感。

    姜盈很满意这样的快感,却不满意这样的体位,更不满意某男的实力。

    人真的不能一口吃个胖子的,会撑死人的。

    姜盈没有自尊地哀求,“老公我错了,老公我爱你,老公你饶了我吧?”

    海恩认真又诚恳:“不,是我错了,我没把爱你说出口是我考虑不周。宝贝儿我爱你。”

    趁着沙袋再次被击飞的空档,海恩俯头在姜盈的蝴蝶骨上印上了重重的一吻。

    姜盈的灵魂如花般绽放,“老公,来!”

    ……

    被亲到缺氧,仍在不时击打着沙袋的拳头隐隐作痛,腰肢以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姜盈突然觉悟了,爱,有时候真是力气活儿。

    咬紧牙关坚决拒绝了某人的再次深吻,姜盈抽着气儿商量,“小哥哥,我知道你爱我了,真的真的特别知道了。我能缓口气了么?”

    海恩扣住姜盈的后脑勺,目光就能把姜盈冰到窒息,“过去那些日子是不是很煎熬?我不知道没说会给你造成这样巨大的不安全感。我很抱歉,宝贝儿我是那么爱你。”

    姜盈内心泪流成河,“小哥哥别说了,来吧。”

    ……

    女生要是矫情起来特别讨厌,往往男生一个“哦”字,女生已经在脑中自导自演二十集的狗血连续剧了。

    男生偶尔也会矫情,针对女生的矫情而矫情,变态的矫情。妞儿们随便脑补,反正就一招治,做她做她做她。

    做到她三观重立,做到她再不敢想起矫情二字。

    ……

    后来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姜盈都不敢听海恩说“我爱你”,因为一听到就会想起今夜被这样那样的示爱过。

    好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的,耳朵一听到“宝贝儿我爱你”,汗毛就能立起来,肌肉就能高度绷紧。

    快感到极致会有一种类似濒临死亡的刺激感,姜盈一点也不想早衰。

    唯一庆幸的是,一到白天,人造阳光照到海恩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像变身一样会恢复到一丝不苟正经严肃的样子。

    还是没有习惯说爱,但姜盈这一回表示,不胜感激。

    她家男人的爱,有时是一种不能承受之重!泪。

    ……

    军部招考开始在即,全帝国好像都紧张起来了。这是一项盛事,比帝国大比还盛的盛事。

    大比是刺激人觉醒,军考却是已经觉醒的人聚集到一起给帝国民众奉上的一出视觉盛宴。

    凡是报名成功的人都在加紧准备了,姜盈却和科兰把自己关在了姜氏中医的研究室。

    关于科兰那天为什么能轻松通过第二阶的考试,为什么后来没有出现任何的精神力失控,姜盈都弄清楚了。

    科兰家是开花店的,由于自小就大量接触植物,科兰的身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植物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是无形无味的,人类和动物感受不到,可是当面对植物的时候就很明显了。

    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就是:爱狗养狗的人总是能更容易地赢得陌生狗狗的喜欢,因为陌生狗狗能闻到人类闻不到的该人身上附着的友好气息。

    科兰身上独特的亲和力在n250星的时候就有所发现了,她不是一个会跟人轻松聊自己的人,但她也有一直秘密的观察着。就在这次的第二阶考试过程中,她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

    借由她的亲和力,她能区分那些毒性植物元素和非毒性植物元素了。

    只不过因为没有引路者,她彼时只能将这些植物元素单纯地分为黑白两个阵营。在她的眼里,那此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植物元素就是非毒性的,归到白方;而那些散发着或黑或灰光芒的植物元素就是毒性的,归到黑方。

    可对于药草来说,黑白又不全是相对的,相生相克这是基本原则。所以那时候她并不能确切地区别哪种毒性植物元素对人体就是有害的,有害的程度到多少;而哪种非毒性植物元素就能刚好中和某种毒性植物元素,这其中的比例又是多少。

    说白了就是她现在能“看”到,能根据是否亲近她来判断毒性的有无和大小,但她还做不到去想法子应对。

    这也是为什么事故当中她能保证自己精神力稳定,却无法对她看到的毒性植物元素做出灭杀的行为。

    那天,她看到了传送带中突然涌出的大量黑气,但她并不知道那是百根草的毒性元素。直到跟姜盈另约了时间私谈,姜盈考虑到科兰的特殊情况这才跟她透露了实情之后她才明白。

    两人这么一互通有无,有些事情就有了新的切入点。

    别人看不到植物元素,所以只能通过实验来一点点去寻找。找到“对症下药”的药草,还要再一点一点实验出完美的勾兑比例。这工作繁杂而漫长,也就让百根草的根除缓解剂至今不能问世。

    但现在有了科兰之后,这工作就能事半功倍了。

    她能看到!

    她能看到百根草的毒性,就能看到跟百根草相克的植物元素。

    如果双方比例恰当,那么混合到一起的药剂就能呈现出安全无毒的植物属性。而这,科兰也能看到。

    一句话概括之,别人做实验研制新药剂得靠大量的数据,科兰不用,科兰靠眼。

    姜盈和科兰在实验室进行了简单的实验并得到了确认的证据后,姜盈惊喜地抱着科兰连啃数口。

    说闷声发大财可能有点不合适,但科兰现在给姜盈的就是闷声干了大事的惊艳之感。

    简单的兴奋之后,姜盈立马打电话叫人了。

    先叫桑德鲁老爷子。姜氏中医唯一的大药师也被判死刑了,其他药师因为姜氏中医的黯淡也没有心思带学生了,姜盈和科兰要想自主研制药剂,这基础的知识和手法什么的还得找个老师来教。

    本来桑德鲁老爷子不愿意来。他可记仇着呢,姜盈曾经对他做法的不理解让他很是不开心。但当他听姜盈说了科兰的能力之后,他二话不说拄着小拐杖就赶来了。

    如果百根草的毒性能彻底去除,那么借助药剂的激发,这帝国还有什么等级之分!

    废f的历史将有可能就此掩埋。

    有桑德鲁老爷子的亲手指导,有科兰的眼,有姜盈的大脑,三个人很快就研制出了第一批缓解剂。

    姜盈打电话叫第二批人了。

    就是在这次事故中精神力失控的那些人。

    严重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的那些人早就被军部带走关起来了,姜盈暂时接触不到,她这次集合的是那些有过头疼失控却没严重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的那批。

    当时在考场内跟姜盈同被废墟掩埋的那些人都被小银杏给治疗了,可是先前跑出去的那批事后姜盈却没主动给治。

    原因之一是:这么短时间的二次大输出,她很有可能再次白头虚脱。她需要为很快到来的军部招考保存实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再引人注目了。当时拼力一救,海恩对上面的解释是,生死关头的偶尔爆发而已。她如果再来这么一次,上边肯定先把她抓进科研组去治那些还在饱受到精神力失控折磨的机甲战士们。

    原因之二是:她已经领悟了,以后只靠她来治这是不现实的。精神力失控的人越来越多,只有她一个负责回血怎么行?她必须找一个更多人能做到的方法。

    原因之三是:有毒剂,就有缓解剂,桑德鲁老爷子不是已经研制出来了吗?那她为什么不能研制出来?还可以刚好用来把姜氏中医起死回生。

    有着这么多方面的顾虑,姜盈也断了别的心思,一心一意和科兰决心研制出永久缓解剂。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做到了。

    姜盈很谨慎,第一批人选的是状态最轻微的五个人。放血化验,由科兰判断应用多少缓解剂,然后姜盈亲自把缓解剂注射进了五个人的手臂里。

    别人看不出这五个人的身体变化,科兰也不能,但姜盈能从老祖宗的口里知道的一清二楚。

    “姜盈,你们成功了!真的好用!我能看到他们体内的植物元素正在较量中和。我的天哪,人类真是神奇!”

    小银杏是活了千亿年的老祖宗,它在大植物界那必须是绝对的权威。就像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样,它是最大的那条鱼,它吞食重孙子们的植物元素那是岁月赋予它的本能,它自己没觉得自己多厉害。

    可是这药剂配方却是科兰和姜盈真正凭脑袋做出来的。对于小银杏来说,这种纯后天的努力可比自己本能的吞食厉害多了。

    “要不怎么一直是人类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统治星球呢?关键还是你们有脑子,你们有智慧!”小银杏第一次承认人类。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观察期,治疗完成后的身体数据采集分别用两台机器做了两遍,在终于确认了姜氏中医一号剂绝对有效之后,五个人当场都哭了。

    他们的精神力失控是在发生全帝国的网民前,无论他们怎么保证只是头疼并没有别的其他症状,可如果再想继续工作却难了。谁不担心还会不会有变故?

    姜氏中医给他们保留了职位,同时保证薪水也会照发,但却是没有让他们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他们理解,但不代表不失落。这跟提前退休有什么区别?他们才二十来岁啊!

    可是这回好了,他们跟正常人完全一模一样了!脑袋也不疼了,胃也不泛恶心了,他们不必在干巴巴的等死中度过接下来的两百多年了。

    姜盈和科兰同样高兴地眼眶湿润了,姜氏中医这次可算跌停了,那么就强势反弹吧。

    “明天我们就召开记者会公布这种新药剂!”

    ------题外话------

    感谢大乔,春春,天蓝碧海和小蜗牛的票票!祝各位身体壮壮都有力气迎接爱情啊!坏笑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