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7 有钱人不需要省钱!任性,骄傲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食货帝国当初开业,因为太火爆,本来准备好的致辞剪彩什么的都没能实现,姜盈等人还累了个脚底朝天,对此她一直很遗憾。

    姜氏中医这次东山再起,姜盈说什么也要热热闹闹轰轰烈烈地办一场,哪怕是仅仅为了去去最近的晦气。

    “姜氏中医的牌匾太老旧了,干脆这次换个新的!啊,大门口那对石狮子也风化严重实在不衬我姜氏新中医的精神面貌。换掉换掉,这次放一对狮虎兽!我们自己来策划这场记者会还是太业余了,我看还得请专业的。跟维希打声招呼,干脆就请星浪传媒负责吧。这回不用他白送,咱不差钱!”

    姜盈握着拳头志气高昂地原地转圈圈,好像她说的做到之后,姜氏中医眨眼就能一飞冲天。

    旁边的科兰听姜盈说一个条件就抽一下,听一个就抽一下。

    但她不是那种会抢话的人,静静听姜盈说完之后她才幽幽应道。

    “你还想明天就开记者会,牌匾加班加点的话倒是还能赶出来,可那对狮虎兽却够呛。先不说人家有没有成品,就是有,你得去亲眼过目一下雕工吧?在明天之前,你来得及确定?再说请星浪传媒的事情,我们先不说钱的事情,人家接业务走流程都是需要时间的,你明天就要开记者会,今天才跟人打招呼,这就是你自己的公司也不好做到吧?”

    科兰语重心长地劝姜盈,“我们还仅仅是才研制出了一号试剂,以我本人的观点来说,现在还不宜于大张旗鼓。中医是个讲究沉淀的行业,我们把适合食货帝国的宣传方式照搬过来并不合适。你也别说不差钱,是你个人不差钱,但姜氏中医还是差的。我研究过财务了,最近几年姜氏中医一直都是赤字,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财力去请专业的传媒来做什么正规记者会宣传。”

    虽然科兰口口声声说着担不起姜氏中医这么重的担子,但交到她手里的工作科兰却是半点没敢马虎。

    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她现在说话的口气已经完全是以姜氏中医的主人身份在说话了。

    姜盈特别欣慰这样成长迅速的科兰,但有分歧的地方还是得据理力争。

    “是我兴奋过度没有考虑周全,那记者会就往后延三天吧。时间可以延,但绝对不可以取消!现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宣传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你也不用怕我们只有一号试剂就会没底气,我告诉你,就这一号试剂到时候公布开了,你的光脑号都得被打爆!”

    姜盈自信的特别欠揍,“我不怕个人给姜氏中医先贴钱,我相信现在贴多少在不久的将来就能赚回来多少!我不仅要请星浪传媒专业策划这场记者会,我还要请军部要员以及军医院的权威们到场监督!我姜氏中医的东山再起必须声势浩大惊天地泣鬼神!”

    姜猖狂上线,狂得科兰又是眼抽嘴抽脑神经都抽。

    对方气势太强大,科兰根本无法说赢,最后只得赞同。

    姜盈在自己还有时间的前提下,也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到科兰的身上。趁着爱丽儿查到的资料还新鲜热乎,姜盈伙同科兰很快提上了一批骨干力量。

    原来的关系户全部送走,原来被顶替下去的老员工能请回来的就请回来,不能请回来就另外招人。

    别看外面人看姜氏中医只看到了客源日益减少的颓败现象,但姜氏中医内部的人却知道,一切都在井井有条的正常运作中。工作内容虽少,工作态度却容不得他们懈怠。

    虽在远郊但很重要的药草培植部,姜盈和科兰也没忘了换上新的管理层。原来的丁翠花虽罪不致死,但知情不报拿部下性命作赌注的行为却是不能容忍的,姜盈直接给开了。

    百里虽是姜子封的人,但念其只有报恩之心却未行肮脏之事,姜盈还是给留下了。只是百里要想再次见到科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人家不是小师妹了,人家现在不仅是姜氏的研究员,还是内部行政的实权负责人。

    对于科兰来说,发现百里是站在姜子封那方立场的人她很是伤心。但因为这个时间段恰好是她最忙的时候,她忙着忙着也就忘了伤心这回事。她没有时间再去药草培植部了,也就再没机会见到百里,忙碌的科兰让姜盈觉得她好像已经忘了百里的存在。

    姜盈曾经还想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失恋”的科兰,但一看科兰也没啥大问题,这事儿就这么翻篇儿过去了。

    记者会的召开姜盈很坚持,于是接下来的三天姜盈更忙了。

    新牌匾是最先换上的,换上之后姜盈又觉得姜氏中医的外墙被衬得太旧了,又安排人重新刷新。刷新了外面又觉得里面太旧了,要不是科兰奋力拦着,姜盈能给姜氏中医内部也重新刷新一遍。

    科兰算看出来了,姜盈就不是一个知道省钱的主儿。

    对此姜盈这样解释,“没钱的人才会省钱,有钱的人不需要省钱!我不用知道省钱,我知道赚钱就行了。”

    这逻辑科兰是服气的,但还是坚决阻止了姜盈差点想把姜氏中医从里到外重新装修一遍的计划。

    自从姜氏中医过手之后,赚的钱一分没见着呢,往里搭的钱倒是一天比一天多了。

    作为姜氏中医现在的行政负责人,科兰表示很焦虑。为了不让自己先被姜盈的败家行为气撅过去,她头一次硬气地把姜盈赶出了姜氏中医。

    “记者会的相关事宜我会亲自全程跟进的,三天之后您作为大老板到时直接过来出席记者会就好,在那之前,这些小事情就不用您操心了。要不您就回去陪陪海恩大大花前月下,要不您就去食货帝国视察一下。您看你这么日理万机的,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啊。走好了您嘞。”

    姜盈:“……科兰你变了,你原来不会这样说话的。”

    科兰摊手:“没办法,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一个强人。”

    姜盈:……

    这种历尽千帆浪子想回头的沧桑感是肿么回事?科兰你还有空看什么古地球的警匪老电影呢?

    ……

    姜盈离开了姜氏中医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食货帝国。

    她也是心大,自打弄明白了“赚钱不是生活的全部”这样的人生真理之后,她就再没来食货帝国露过面了。交给莉兹胖达和史皮尔斯打理她特别放心,按时传到她邮箱的工作汇报她都是想起来了才看看。

    姜盈到的时候正值下午工作时间,莉兹和胖达这个时间正是在学校上课的时间所以没在,史皮尔斯接到一楼前台的电话后亲自下楼迎接的姜盈。

    大老板来视察工作啊,那必须得重视。

    紧急召集各部门负责人,浩浩荡荡地即时开展了陪同大老板参观工作环境的活动。

    当然下面那些实体分店啊制作工厂什么的是不用去参观的,只参观办公大厦一项就够姜盈忙的了。

    食货帝国的办公大厦是一整栋楼,现在还只是租用,但史皮尔斯有信心三年之后让这栋楼变成食货帝国私有。

    史皮尔斯的行事作风跟他看起来斯文败类的外表完全不匹配,特别有条不紊精益求精。

    姜盈一边走过办公大厦的各个部门,一边对创造出这种特别优良的工作环境的史皮尔斯表示了由衷的赞赏。

    她得承认,哪怕是她亲自掌舵,她都管理不出像现在这种各司其职人人都在忙都在好好工作天天向上的积极局面。

    姜盈由衷地道:“史皮尔斯先生辛苦了。”

    史皮尔斯一推金丝眼镜,“……为老板服务?”

    姜盈:“……”

    你顶着一张斯文败类的脸说这么正经的话真的很违和知道不?

    身后好像有谁没忍住笑出了声,又很快轻咳两声盖过去了。

    队伍继续向前,姜盈边看边问,“听说最近人事变动比较大?”

    “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借机跳槽的。”

    食货帝国赚得人眼红,好多人求爷爷告奶奶的挤破了头也要往里挤,想分得一杯羹。可惜这方面莉兹管的特别严,没有真本事就是不能进。于是某些人便动了歪脑筋,把主意打到了别人身上。

    --我进不去还不能挖个人出来么?

    这部分人以配料部和厨师部的人员居多。

    食货帝国也卖原材料,姜盈等人制作土蛋蛋的方法视频也是满星网都是,如果再请来一个大厨或者精通配料的人从旁协助,那他们岂不是也能分分钟建出一个食货帝国二号?

    普通民众想的不过是努力多赚钱,然后天天买土蛋蛋吃就是人生巅峰了;有经济实力的成功者们却已经早就在计划着,如何乘上这股赚钱的东风,也一起开辟新事业了。

    你食货帝国的待遇再好也不可能没有上限的,我就给你打破这个上限。你一个厨师的待遇是多少?过来给我做,我给你翻倍的待遇;翻倍不行的话那就两倍,三倍。不管多少,只要你愿意合作,合作的条件我们都可以谈嘛。

    糖衣炮弹在挖墙脚这一事情上一向是无往不利。

    食货帝国的员工们最初可能还感激着姜盈的知遇之恩,但当手里有钱了,生活改善了,这内心的想法自然也就升级了。

    --我天天累死累活的干你就给我这么点工资?虽然想法是你的,但你啥也不干就轻松在家数钱拿大头这公平吗?你不能因为我们是废f你就擅自压榨我们的工资!

    有实力的还想自己干,暂时没有实力的也动了心思先去别人那里打工。

    当有了二心,他们也就想不起曾经姜盈给出的出路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开天辟地他们曾发誓以死相随了。

    史皮尔斯半点没挽留。他是军人出身,他太明白当手下的人有了二心,你再怎么挽回都没有用了。这要是在战场上,当有人动了抛弃队友的心思后,基本也就被逐出这队了,因为再没人敢把后背托付给这位。

    但他不知道姜盈是不是敢跟他一个想法。

    史皮尔斯解释自己的应对,“所有想跳槽的员工我都已经做了调查,那些诱惑他们跳槽给出的福利我们食货帝国不能答应。这是一整个集体,大家分工不同,获得的相应报酬自然也不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职位是最重要的,应该获得最多。但客观说,我们食货帝国给出的待遇绝对是同行业中领先的。我无法做出为了挽留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就单独给他们提升待遇的行为。这是管理大忌!”

    这些没有给盖西那个中介人解释过的话,现在史皮尔斯完完整整详详细细地都解释给了姜盈听。

    其实他收到的挖角电话比那些跳槽的人更多,但他没有一点动摇的念头。

    一是再不会有第二个老板像姜盈这样给他绝对的管理权力了;二是,也许跳槽之初能有更好的待遇,但随着时间的发展,谁能发展得过坐拥n250星的姜盈?

    那些跳槽的人目光如此短浅,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他对此深表同情。

    姜盈对他越尊敬,他也就越尊敬这位年轻的小老板。

    他偶尔也会以强权管理下属,但面对姜盈,他只有坦诚认真地解释和汇报。

    姜盈听得出史皮尔斯的慎重,她笑了,“我就想到了随口那么一问,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相信你的决定。”

    其实说到根上,还是相信海恩的眼光。

    海恩的朋友屈指可数,能挂到嘴边的战友那肯定是经过了海恩对其人品的鉴定之后。如果不是海恩当初给她介绍了史皮尔斯,以她对史皮尔斯斯文败类的最初形象,还真不可能有后面合作的机会。

    史皮尔斯对上姜盈真诚的笑眼,悄呼出一口气后才惊觉原来自己真紧张来着。

    除去在交手的时候曾感受到过姜盈的狂妄气场,日常的姜盈其实很平易近人很好相处,但史皮尔斯就是没能全然放松。

    姜盈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人太自信了也会给人一种敬畏的距离感的。

    更何况在这里,她大老板的身份那么明确。

    姜盈又问,“那这些人走后的补缺呢?”

    “莉兹负责人事这块,听说登记在表随时准备加入食货帝国的人名单能有十米长。”

    姜盈:“……”

    真是傻了,食货帝国哪里还差招不到新人。

    “新人培训方面再加一个向心力的思想道德培养吧。虽说不缺新,但是做生总不如做熟好。”

    “是,胖达已经在写这方面的计划书了。”

    不得不说史皮尔斯真的是一把管理好手,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会主动去想着解决问题而不是听上层指示才会行动的那种管理好手。

    如果说姜盈原来是因为海恩才相信史皮尔斯,还要不放心地把莉兹和胖达派来‘监控’的话,那么在听到史皮尔斯最近的一系列举措之后,现在姜盈就是完全相信史皮尔斯像相信莉兹和胖达一样了。

    姜盈打趣,“我觉得我完全可以退休了,食货帝国交给你打理,我只要在家按月收钱数钱就好了。”

    史皮尔斯笑得人畜无害,“那么老板,我们可以谈一下加薪的事情了么?”

    姜盈:“……”

    大哥我算看错你了!天天想着加薪的员工是老板最讨厌员工人名单的第一位知道不?

    “剩下的部门不看了,累了,我们去会议室坐坐。”姜盈大步离开了。

    史皮尔斯:……天底下的老板一般黑!一提加薪就跑!奸商!

    后面普耶夫靠近上来,他现在是土蛋蛋运输部的负责人,“老大,啊不是,总裁,如果稍后真跟大老板谈到加薪的事情,你别忘了我们啊!”

    要加一起加,抛弃队友的是坏银!

    史皮尔斯:“不要总想让公司为你付出什么,你应该扪心自问为公司付出了什么!不知道天天想着加薪的员工是老板最讨厌员工人名单的第一位吗?哪边凉快哪边去!”

    普耶夫:……奸商!

    ……

    会议室。

    姜盈一边看着最新的赢利情况电子汇报一边道,“发展这么好,就没想过再开分店和工厂?”

    这次史皮尔斯没有主动想到这个发展前景,因为他觉得并不重要。

    “因为我们的工厂同时也售出土豆原材料,所以一些小商小贩小作坊已经在兴起了。我觉得我们食货帝国得走高端的定位,我们只要有货源在手,那么我们的前景该是如何开发更多的新品和做精做强。目前分店和工厂的数量在我看来是刚刚好的,公司的前景策划这方面暂时没有再扩大规模的计划。”

    姜盈没点头,她把她面前的电子汇报表放大升空,示意给在座的所有人看。

    “大家看一下分店和工厂在m38星的整体分布啊。红点标注是我们的,绿点标注是其他新兴起的,如史皮尔斯先生所言的小商小贩小作坊之类的。看看这个数量对比,再看看每一天的对比量的变化。很惊人对吧?”

    那是非常明显的上升曲线。

    看在姜盈的眼里,她觉得就是她的钱包在被人分流的这么一个状态。

    她心疼。

    “我能理解史皮尔斯先生对食货帝国的定位,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吞下这片市场。”

    普耶夫举手表示异议,“可是这一片市场通常都是流动商贩,他们赚的就是方便快捷的钱,你前脚买了后脚拿着就能上悬浮车去上学或者工作什么的,我们就是再开分店也不可能是这么小的规模吧?”

    规模大了会费钱,规模小了也一样会费钱。

    因为会需要更多的人力,还得培训,完后管理还不好统一。这就是为什么大企业很少开小分店的原因。

    在座的人莫不点头附议。

    姜盈有点失望,她以为她说的够明白了。

    史皮尔斯理解了,“你是说打开加盟连锁这一块业务吗?”

    因为在座的人都是一入食货帝国赚的就是大钱,钱多了,眼光也高了,看的都是大远景,一时倒忽略了脚前的小现实。

    史皮尔斯这么一点破,其他人也想到了。

    “啊,那这其实挺可行啊。”

    姜盈无语,废话,要是不可行我单拣出这一条来是给你当笑话讲呢?

    可有人担心了,“可是姜总,本来厨师那边就有好多心思活泛想辞职单干的,这么一条加盟连锁的业务一展开,这些人不是更有光明正大离开的理由了?”

    姜盈表示不介意,“随着土豆的普及,这一行业我们要想垄断那是不可能的,况且我也没有想过垄断,不然我就不会连原料都允许出售了。往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商小贩小作坊,既然如此,那我们何不也分得其中一羹?”

    “如果是内部员工真的想自己单干的话,我其实是鼓励的。有技术的自己带技术按程序办理加盟的手续就好,没技术的公司还可以提供技术培训。等到将来哪怕是大家都在做这一行,我也希望食货帝国是其中最顶级的那个。这个行业只有越来越好,我们才会越来越好。”

    姜盈再看史皮尔斯,“人被别家挖走的那些我就不心疼了,但剩下的总不能再给别家挖走的机会吧?如果某些无可避免,那不如我们自己先挖自己人。”

    想走的说到底不还是嫌赚得少吗?往上升的位置有限,那我就给你别的机会。你可以加盟,你还可以另起炉灶开连锁店。我还给技术培训,还给你官方认证,这不比你去别人家干更好?

    姜盈还没有说出口的一点是,苏米那边又给了她一批废f人名单。虽说先前那批也有“背叛”出走的,但不代表着他们就会放弃其他的废f。废柴联盟只要一天没关门,他们就不想干看着废f们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能救得了一个是一个,他们就觉得自己没白付出。

    一群或奸滑或精明,哪个心都不白心机都不浅的人,却仍然保持着心底的那一块净土,这在姜盈看来有一种诡异的和谐感。

    她面上把“拒绝无底线的做公益”表达得淋漓尽致,但内心却是无法做到不支持。

    只因为她也是从废f过来的。

    她曾受过老姚头长达数年的无声帮助,曾在废f班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和友情的可贵,桑德鲁老爷子没有因为她的废f就不尽心教导,盖西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就为了建立起了强大的粉丝后援团。这些都是她有幸得到的,她也希望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回馈回去。

    人名单她没有给莉兹,食货帝国不是最初什么都缺的那个时候了,这时再往里面插人不容易,她那时就在想其他的解决方法了。

    加盟连锁是目前她能想到的最好方法。

    不知是不是看懂了姜盈的深层意思,史皮尔斯当场就表示了马上就派人单独负责开展这块。

    姜盈想了想还是自私地加了一条,“只针对废f。”

    虽然她早就觉醒到3s了,但跟非废f们的距离感还是存在着。都有种病态的阶级对立感了,你们那时候不是看不上废f吗?那我现在就让你们看废f眼红!我食货帝国就算招“合法小弟”自愿让利给民也只选废f!

    因为备受歧视的过去而憋在心里的那口气至今还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全消散。姜盈黑暗地想,我就不消散怎么了?我收到什么就回报什么,逻辑没毛病!

    在座的人听了姜盈的话只觉得对这位年轻的大老板更佩服了。

    食货帝国的人不仅没有高等级人才,而且还没有一个正常意义上的普通人。

    什么曾在道上混过的,什么犯过错蹲过局子出来了想重头再来的,什么过去只能混吃等死的废f,等等等等。

    别家公司要都不能要,整个帝国都在无形的排斥着的这么一群人,现在却成了食货帝国的正式员工,被人们眼红,被人们妒嫉,彻底改写了个人历史。

    史皮尔斯:“问一个私人问题,你的审美是不是和大部分人都不一样?”

    不然为什么别人眼里的垃圾废f到姜盈这里却成了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姜盈愣了一下后冷漠道:“……我倒希望不一样,那样就不会相中某男了。”

    众人自然听得懂“某男”是指某个机甲战神。

    所以这是在开玩笑吗?……好冷。

    ……

    姜盈来了就不想浪费时间,“你刚才说到了新品研发?这是你新设的部门?现在有成果了吗?”

    “小有成果。”对于这个史皮尔斯很得意,因为他觉得如果成了可以利用到求婚上。

    史皮尔斯难得的溢于言表的兴奋,“本来就打算邀你来看看这一项的,结果还没邀你倒先来了。虽然没有提前准备,不过现场制作时间应该也不算长。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行,我们去看看。”姜盈也想知道研发出了什么新品。

    一行人又从会议室出来转向新品研发部。

    还没走到新品研发部时倒先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怎么会有孩子的声音?”姜盈是纯疑问。

    史皮尔斯的脸色却难看起来,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因为知道才更不悦。这是公司,他是公司的负责人,现在大老板来视察工作了,却被大老板看到个别员工把孩子带到公司,这让人家怎么想他的管理?

    “一位名叫林妮的员工,废f,从废柴联盟被盖西介绍来的。单独抚养一个目前两岁的小女孩,孩子也是废f。体质不太好,莫妮偶尔会带到公司来照顾。”史皮尔斯还是如实介绍了情况。

    姜盈这时才迟钝地想到了大局。对啊,这是公司,如果一个个的都因为个人理由而把孩子带来的话,这公司还叫公司嘛。

    两人说话间脚步并没有停下,姜盈走到了新品研发部的门口,隔着透明玻璃门看到了里面正在一手抱着孩子哄一手还在拿着试管的莫妮。

    ……

    林妮仅有十九岁,三年前还是乌黑的头发现在却已经有白发掺杂其中,数量还不少。

    但她不在意这些,只要能把女儿好好地养大,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无所谓。

    能从一天打三份工的过去,变成进入食货帝国轻轻松松就能赚到更多的现在,她其实特别感激。

    小梦梦是她的女儿,她一般都是放在托管所的。可能是因为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放在托管所,这个孩子特别没有安全感。平时健康的时候还能算是乖巧,但只要一生病就除了她妈的怀抱哪也不去。

    林妮有时候就请假,请不了就偷偷带到公司来照顾。大家都彼此熟识,大部分人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史皮尔斯也是。

    但当被姜盈撞个正着的时候,事情就不是那个事情了。这往大了说就是管理上的失职啊。

    同情归同情,但制度是制度。

    史皮尔斯大力推开了门,“林妮,马上送你的孩子离开公司!”

    林妮听到声音转头,第一眼就看到了姜盈。

    她现在的安定和衣食无忧都是托姜盈的福,虽然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姜盈,但对于姜盈的容貌她早就从各个渠道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心中瞬间涌起无限感激,眼圈当时就激动的红了,下意识地就扑向姜盈想当面道谢,可是这一冲想起手里还抱着的孩子了。

    羞愧马上取代了感激。

    人家给了你工作给了你轻松活下去的机会,结果你却利用这机会带孩子?

    这不是忘恩负义嘛。

    林妮羞愧的满脸通红,连连躬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送走梦梦。”

    她抱着小梦梦往外走。

    两岁的孩子也许说话还不那么利索,但已经能完全听明白大人的话了。

    一听她妈要送走她,这孩子张嘴嚎得更大声了。

    把姜盈吓了一跳,看着那么瘦弱的一个小孩子,这嚎起来居然有惊天动地大姐大的气魄也是神奇。

    林妮一时哄不下来,上手就去捂孩子的嘴。对她来说姜盈是大恩人,本想给大恩人一个好印象,结果却让大恩人看到了自己假公济私的行为。这已经让她感觉很没脸了,现在一看女儿哭起来没完,她只觉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小梦梦一看她妈连哭都不让哭了就更觉得委屈了,在林妮的怀里那通拼死挣扎,林妮几乎要抱不住,就更别说顺利外走了。

    新品研发部门还有其他人,看到眼前的情况就想帮林妮说个情,可还没开口就被旁边的人使眼色阻止了。

    他们没有跟姜盈私下接触过,在他们的心里,姜盈是应该尊敬和感激的存在,是高高在上的那么个存在。林妮私下带孩子进公司,从情感上可以理解,但它确实违反了制度。现在人家大老板来视察公司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到了这出事,你这跟打人脸有什么区别?

    还说什么情?错了就是错了,老老实实认罚吧。

    在场的人都是这么个想法,气氛一时压抑到让人呼吸都压抑。

    姜盈也很尴尬。

    因为早就从盖西的嘴里听说过林妮,对于这个勇于面对现实一个人也准备养大孩子的女人她是同情和佩服的。她不是废f还被她爸她妈舍弃了呢,可再看看林妮,人家的废f女儿都没有舍得不要。姜盈没见过林妮,却早已对她产生了格外的好感。

    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不好说,她总不能大度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不介意”吧?这是公司,她是大老板,她如果开了这个头,那以后会不会给下面形成她很好商量很好说话的错觉?这对于一个公司的经营者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姜盈不得不想到这一点。

    但要说让她冷下脸来要求林妮坚决执行史皮尔斯的命令的话,她又委实不忍心。

    孩子都快哭抽过去了,她要变成一个孩子童年记忆里的大魔王吗?

    姜盈板起了脸,“我赶时间,这事你稍后处理,先让我看研发出的新品吧。”

    大老板一发话,所有人只得听令。

    史皮尔斯一边示意新品研发部的人给姜盈安排座位,一边催促林妮,“还不先把孩子交给别人带一下?姜总,这一块的主要负责人就是林妮,所以……”

    姜盈随意摆手,“我只看结果。”

    这话算是暂时先让林妮静等处罚的心稍稍放松了。

    “姜总稍等。”林妮手脚麻利地帮小梦梦冲了一奶瓶幼童营养剂,然后塞进了小梦梦的嘴里。小梦梦可能也是哭饿了,抱着奶瓶吸的起劲可算不哭了。

    林妮把小梦梦放到小推车里,然后快速走回了实验台。

    那里有的是土蛋蛋,其他的研发部成员已经在帮忙清洗和打皮了。

    应该是最近经常操作的原因,大家配合的很默契,动作特别快,不一会儿姜盈就看到了半成品。

    立着码放的一排排土豆片,中间空心的土豆条,还有三角形状的土豆角。

    虽然本质还是土豆,但不得不说,换个样子,立马就觉得更有食欲了。

    姜盈看的来了兴趣,也不像是点火要做菜的样子,这是要做什么?

    林妮拿出了四色的调料盒,姜盈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调料都是粉状,颜色不一,但具体是什么东西她凭看真看不出来。

    就见林妮把那些调料分别散在码好的土豆片土豆条和土豆角上后,再把托盘整盘送进了烤箱。

    姜盈大概看懂了,还是烤土豆嘛。

    但还是那句话,就换了个样子,她现在就觉得出来后的口味肯定跟烤土豆不太一样。

    被特意处理过的土蛋蛋肯定比整个的好熟,姜盈看到烤箱上仅仅是设置了160秒,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很快烤箱就发出了工作完成的“叮”一声响。

    林妮打开烤箱取出了烤盘交给了旁边的史皮尔斯,她觉得自己没资格亲自送到姜盈的面前。

    姜盈等人现在也没空去参详她这样的小心思,见史皮尔斯把烤盘端到了自己面前,姜盈迫不及待就抓了一只土豆角扔进了嘴里。

    吃进第一口的那刹那,姜盈惊喜的想哭。

    太好吃了!

    也是酥脆咸香,但又跟炸薯条完全不同。这个不油腻,而且咔嘣一口咬碎的时候会更有层次感。

    姜盈很快又接连品尝了接下来的几种,土豆片和中空的土豆条都给了她惊艳的口感。

    姜盈忍不住连连点头,“很好,非常好!我觉得只要推出市场,绝对能立刻危及到薯条现在的地位。”

    林妮得到了承认终于有胆子说话了,“姜总,其实还可以变化更多。这个薯片的厚度可以变,还可以把平滑面变成大波浪状的。还有这个薯角,我觉得还可以利用机器做成各种形状,如星星,字母,数字等等。”

    姜盈冲她竖起大拇指,“虽然换汤没换药,不过很有用,你怎么想出来的?”

    林妮瞄一眼喝完营养剂睡过去的小梦梦后答道,“是因为小梦梦。她很喜欢炸薯条,可是对于她来说,我觉得炸薯条过于油腻了,怕她消化不了又生病。后来我就想出了这样烤薯条的方法。而且各种各样的形状更得她的喜欢,我还可以根据她的情况在调料粉里加入各种营养粉。”

    “啊,把你那调料粉拿来给我看看。”姜盈意识到那个才是更重要的。

    被夸奖的林妮这次也敢拿着东西到姜盈的面前了,“目前我只做了四种,一种番茄粉,一种海苔粉,一种原味烧烤粉,一种麻辣粉。”

    姜盈耳朵听着,手里也没忘了跟着林妮的解说挨个再去试吃每一种,“番茄粉是红色,酸甜口?”

    “是。”

    “绿色是海苔粉?”

    “是,它是清香味。”

    “烧烤粉和麻辣粉不用你说了,我吃得出来。”姜盈当场拍板,“就冲你这个功劳,你带你家小梦梦来公司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我就一个要求,新品明天就上市吧!”

    姜·说风就是雨·盈又上线了,于是在场的人又被弄懵比了。

    史皮尔斯:您老真是大老板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您说明天就上市倒是轻松,可是这中间的流程却是我们这些小的得跑断腿啊。

    还好这次不用他解释,众人的沉默就让姜盈清醒了,“我太异想天开了是不是?得,当我没说,这事你们按步骤进行就可。”

    史皮尔斯适当地拍拍马屁,“哪里,算不上异想天开,顶多就是年少轻狂。”

    他的意思是夸姜盈年轻,可是姜盈相比于异想天开更不乐意听到年少轻狂。

    因为她从小学这话后面跟的都是另半句,不知天高地厚。

    她不喜欢这句。

    姜盈抓着调料盒站起,“我不知道什么叫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内什么林妮,这份调料先送我啊。”

    众人:……

    您老讲那么气势的话时能不能后面不加后缀啊?太破坏形象了!无语。

    ------题外话------

    感谢芷蕙云容和鬼罗刹的票票~新来的小仙女哦,有空来评论区露脸一起浪啊~么么哒~

    另:好久不见我的某友们出现了吧?最近有大动作!话说某天夜聊,我又当之无愧的成了话题中心(摊手,没办法,某友们太平淡无奇没焦点了)。

    某友f说了,你们写文的是挺厉害啊,这么多人物这么多心理,你们得把自己写成精神分裂吧?

    我很骄傲,但得谦虚地表达:没办法,干一行爱一行,业余的也得体现出职业的基本素养不是?千个人物一副面孔,这事儿忒掉价。

    某友f向我投掷特别敬仰的目光:那写夜生活的时候你怎么精神分裂的?一会儿男一会儿女一会儿攻一会儿受么?

    我:……

    某友f:辛苦了!

    我:……为小仙女们服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