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8 海恩:我诱惑!姜盈:我拒绝!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很惊喜,她提到新产品这块本来没有多期待的。

    人类文明发展到星际时代,好多文化都已经断层绝种了,包括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她想的是如果史皮尔斯真有新产品这方面的计划,哪怕这个部门做不出什么像样的新产品来她也不在意。她回家就能找小银杏要来更多的食谱菜单。

    万万没想到林妮居然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喜!

    对于做食品这一行的人都知道,产品的丰富化与多元化是公司往前走往上走的决定性因素。她是因为小银杏在手才无所畏惧,林妮就是纯靠实力了,就像科兰一样。

    姜盈喜欢这样的人。这心情一好,林妮带孩子到公司的事情现在再看都不是问题了。

    人家这一招出来那得给食货帝国创新多少收啊!你是老板,好意思不给奖励?

    姜盈到底还没有成长成职业型的“老板”,为人处事还是最初那个“将心比心你给我一我就还你十”的朴素画风。

    “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咱家楼对面的楼正在招租啊?你去问一下,能不能出售。如果能,就买下来;不能,就先租着。”姜盈一边吃一边跟史皮尔斯说道。

    史皮尔斯听得莫名其妙,这不是在说新产品的事情吗?怎么突然就转移话题了?

    “是。”史皮尔斯先应再问,“姜总的意思是?”

    “公司里像林妮这样的人很多吧?”姜盈想起了盖西找她走后门时介绍过的情况,“有的是家里老人需要照顾,有的是孩子需要照顾,你统计一下,如果大家没意见的话,我们自己成立一个看管中心。就在咱办公大楼的对面,大家上班的时候带过来就行,我们聘请专业人士来照看。等下班的时候大家再接着一起回家,多方便不是?又不影响上班。”

    姜盈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方法很好,却不知她这话一出来,现场的人们都惊呆了。

    废f们没处要,到了食货帝国这里却是被奉为宝。单这一条已经让这些人足够感激了。你现在说什么?不仅把废f们当为宝,还要把废f们的家人当宝一起照顾起来?

    谁家公司敢这么干啊!

    现在大家看姜盈都不是看大老板的眼神了,那就跟看自家败家孩子没什么区别了。

    你是老板,你开公司是要赚钱的!好吧,你也的确赚着钱了。可别人家公司不会像你一样管付薪水,还管家里的鸡毛蒜皮的!你想过这一个举措出来会往里搭进多少钱吗?这对公司的赢利有用吗?咱是专业做食品的,不是开看管中心的!你能不能专心赚钱别总想一出是一出?

    无法理解姜盈这样的做法,他们甚至还思维发散的把锅扣到了3s身上:莫不是突然觉醒的3s副作用来了?不然谁给科学解释一下这老板如此不务正业的行为?

    就连林妮都觉得姜盈这样的新想法挺脑残的,“姜总,您真是大善人!但这样的副业真不能开!我们能得到姜总的照顾已经是感激涕零了,我们怎么有脸敢再要求姜总连我们的家人都妥善安置?不不不,我们受不起!还请姜总收回决策。”

    姜盈一脸冷漠地看她,“你想的挺美啊,谁说是为了你们了?”

    林妮:“……”

    姜盈释放出自己誓当女强人的雄雄事业之心,“我的食货帝国绝不允许再发生因为个人私事就耽误了工作这样的事情,我花钱请你们来是给我赚钱的!你们最好把那些想以公谋私的念头都给憋死在心里,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加入食货帝国!”

    众人:“……”

    老板你这是傲娇了么?做了好事却不好意思接受景仰?

    姜盈把抓着调料盒的手背后,她觉得这样能让她显得更霸气一些。

    “史皮尔斯先生,林妮开发新产品有功,公司要奖励;但她违反制度私自带孩子到公司也不能不罚,程度你自己把握,我就一个要求,我不希望下次再看到类似的情况!”

    姜盈强势威严地扫视一圈,“看管中心会设立起来,但你们别想着白沾公司的光。公司不会白白看管,你们如有需要托管家人,看管费得你们自己承担。还有,也不要想着借机在家人这一块上耍小聪明。是不是真的家人,是不是真的需要看管,公司都会有人专门负责这块,并且一一实地确认。”

    她才不会做好人好事,做好事的好人很容易被道歉绑架,最后还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她绝不!

    姜盈保持住威严的气场,希望能散发出“我是老板我做一切决策的最高原则都是为了公司”的震慑之风。

    众人在姜盈威严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肃穆而立,又在听了姜盈的话后忍不住眼眶湿润。

    刀子嘴豆腐心这个道理放在这里可能不太合适,但他们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词语了。

    真有不少的员工不得不把家人放到看管中心的。看管中心还分公立和私立,但无论哪一种,身为废f的家人有时候连公平对待都得不到。如果公司设立了看管中心,这结果就不一样了。在食货帝国他们就感觉不到自己身为废f跟非f有什么不同,那么看管中心一定也会这样。出钱那是必须的,事实上他们现在还真不差钱了。

    他们差的就是能把他们当正常人对待的社会环境。

    而今天,他们从姜盈这里得到了。

    众人仿佛看见了姜盈头顶的天使之光,还有胸前越发鲜艳的红领巾。

    姜盈想要的霸气震慑一点效果没达到,反而让一众人都由此看清了姜盈那颗柔软善良的心。

    这样的小老板觉醒了真好啊,一定是老天爷也知道她不觉醒是帝国的损失!

    他们的小老板真威严,真,可爱啊!

    ……

    姜盈最后是带着调料盒落荒而逃的。

    被人投射以“看神明”的敬仰目光有时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她连善人都不想做,就更别说圣人了。那些人可不可以不要戏那么多?

    姜盈疲于承受那样的期待,惶惶逃出食货帝国回家了。

    反正她是大老板,她只管提出计划就可以了,至于具体怎么实施进展自有下面的人去执行。

    啊,她还可以负责试吃新产品嘛。

    目光在触及到副驾驶位上的调料盒后,姜盈的心情一秒转晴。

    “老祖宗出来!”姜盈忍不住想得瑟,“怎么样?我们人类是不是很棒棒?这些新产品可是一个完全没有外挂的废f纯想出来的!”

    没有说出口的是,你身为大植物知道那么多又怎样?那又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总被小银杏嫌弃你们人类怎么样你们人类怎么样,姜盈觉得这次可算大仇得报了。

    小银杏懒洋洋的伸展着枝杈现身,如果有清晰的五官,那必须是亿年不变的冷漠脸。

    “这么点小事你就高兴成这样了?不怕告诉你,如果不是你们人类过于追求高科技,那么这些食品轻文化本可以从古地球时期一溜传到星际时期的。你们人类自己搞出了断层,自己遗失了自己已有的成熟文明,现在不过是重拾而已,还顶多算是小一步。你居然高兴成这样……啧啧啧,我对你的眼界看来又要重新鉴定了。”

    姜盈被噎得两眼冒火,“这怎么能说是一小步呢?有种你给我看看什么叫大步?”

    小银杏被激出了火气,“让你看看就让你看看,重孙子,老祖宗等着你给我跪!”

    树叶子一通哗啦啦,竟然形成了一个大屏幕,屏幕还能显示视频。

    在视频里,姜盈看到了古地球时期的零食业是如何的发达,琳琅满目的货架是如何的让人眼花缭乱,制作零食的工厂车间是如何的运转忙碌。

    在光脑的数据库里,关于古地球时期的零食也只剩下了文字和图片记录。因为文明断层,他们能看得懂图片却不一定看得懂文字介绍。就像古地球时期的人看古代的书籍一样,字体都变化了,各用词语法也发生了变化,想要完美理解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然为什么营养剂统治星际时代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提出来改革?就真的没有人想到吗?当然不是。那些食品营养学专家可不是吃干饭的。只不过纵使他们有万丈雄心,但没有安全的原材料,参不透记录资料里留下的食谱,他们还是什么也做不到。

    姜盈真的是3s级的幸运,她幸运的先发现了土蛋蛋,又有小银杏这个百科全书做辅助,这就相当于她起跑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林妮能成功,又是先站在了姜盈的肩膀上。

    小银杏打树心里看不起自己差点儿把自己搞死又弄丢了自己已有文明的人类,“看到那些货架上的土豆零食没?就你们现在搞出的这点新产品都不够摆个角落的。古地球时期,薯片薯角的品牌和种类都列出来的话能吓死你。而且谁家跟谁家的配方都有细微的不同,你们现在不过研发出四种来就得意成这样了?真是没见过世面!”

    姜盈自动过滤掉小银杏的嘲讽语气,精明的心只注意抓住重点,“配方?你一棵植物还能知道属于公司机密的配方?”

    那些烤土豆和红烧土豆块什么的一听就是家常菜,姜盈觉得小银杏知道这些很正常,毕竟家家都在做。但要说到品牌零食的话,这也能知道?

    正处于炫耀期的小银杏哪里允许有人置疑它的权威,“我可是老祖宗!世间万物万事,只有我不愿意知道的,没有我不能知道的!”

    “切,不信!”日常抬杠。

    小银杏耿直地表示,抬杠不能输,不然它老祖宗的脸面往哪搁?

    操纵树叶二次哗啦啦响,制作零食的工厂配料间放大到了姜盈的面前。

    在这个车间,每一个种类的零食配方都写明了标在各机器醒目的位置上,放多少土豆再放多少盐等等,搅拌多长时间,需不需要发酵,等等等等。这么说吧,简直就是制作零食的现场教学,还是不藏私的那种。

    “跪,不,跪?”小银杏霸气结论。

    姜盈:“跪跪跪,老祖宗你看我跪的姿势还标准不?”

    她把悬浮车停在了路边,一边跪起,一边迅速转动3s大脑记着各种类的零食配方。

    等小银杏意识到的时候,姜盈已经把脑子里记下的输入光脑终端了。

    小银杏大怒,“你利用我!”

    姜盈不咸不淡地回,“你就不想再吃到那些古地球时期的食物了?”

    小银杏冷笑,“你当我是你们人类只重口腹之欲呢?我是吃不出味道来的,我所能吞食的不过是其中的植物元素。就你做出来的那些,我怎么吃还是土豆。你就是利用我!你要向我道歉!”

    姜盈:“吃不出味道来,那是谁上次吃炸薯条论锅吃的?”

    第一次炸薯条,本来是想请小银杏一起吃的,可是后来海·浴袍·恩突兀上线了,当时就没能请小银杏吃成。姜盈为表歉意就在那之后找了个空间时间单独给小银杏又做了一次。好家伙,那次可让姜盈大开了眼界。别人吃薯条顶多就是一抓一大把往嘴里塞,人家大植物就不一样,万千红光从树叶发射而出,那一锅薯条眨眼就没了。

    小银杏说的其实会有少许留下的植物残渣,姜盈是丁点没看到。

    后来姜盈炸了多少锅的薯条都记不清了,在她深刻怀疑小银杏会不会嗑薯条嗑到废的时候小银杏可算表示够了。

    小银杏被揭出了旧账表示很难堪,它强行挽尊,“我那不是太长时间没有吃到了吗?那之后我没有再跟你提过吃炸薯条吧?我跟你讲,从健康角度上来说,这些东西吃多了没好处,会废的。”

    姜盈:“哦,我现在回家就想试试你的新配方,你要一起尝吗?”

    小银杏:“……如果这算是你的邀请的话,那好吧。”

    姜盈:“……”

    切,吃货老祖宗!

    “啊,忘了问你了,你现在的法力……我说法力没错吧?”重点是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对小银杏的能力加以命名。

    魔法?妖术?那还不如法力听起来顺耳呢。

    小银杏骄傲地道,“没错,就是法力!早晚有一天你会跪倒在我的法力之下。”

    她现在已经跪了好吗?姜盈服的没有一点脾气,“你现在都能给我播放视频了啊?原来好像还不能。”

    “嗯,在你上次又白了一回头发之后,我的法力又上升了一个新台阶。”

    姜盈惊讶,“这跟我还有关系?”

    “那当然。”小银杏又想给姜盈翻白眼,奈何没脸只能作罢,“你自己没感觉出来每白一次头发精神力就更丰沛更稳定一层吗?”

    姜盈茫然,“有吗?没注意。”

    因为并不喜欢白了头发后必须需要海恩的和谐运动才能恢复,再加上海恩和她都认为是精神力操控不熟练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所以姜盈一直专注的是如何更熟练的操控自己的精神力。她发现,只要不是剧烈的一次输出,或者大强度的透支,那么这种情况其实可以避免。

    可现在一听小银杏这么一说,怎么觉得她白一次头发就更进化一级啊?难道这是好事?

    小银杏叹息,“没能及时为孙子们解惑是我的失职啊!还好来得及更正。知道蛇蜕皮吧?你可以类似理解,蛇每蜕一次皮就会长大一次,你则是每白一次头发就精神力成长一次。”

    姜盈眼睛亮了,“那我这就转道去机甲战团拼命挑战,多白几次头发我是不是就能打败我老公了?”

    小银杏气得树倒,“白痴孙子!这种事情那是能人为控制的吗?你得积累到足够的精神力,使之达到你这一层精神力空间的顶层,它才有可能在你需要的时候释放清空重新开始。以蛇来说,它得积累出足够的嗜酸性白细胞才能溶解中介层表面的老表皮进而完成蜕皮。那是它想长的快就能蜕的快吗?无知的人类!”

    又被鄙视的姜盈表示非常不开心,“今晚我要多做新零食以抚慰我受伤的心。”

    小银杏:“……”

    就知道你也就那点出息了。

    “你吃什么就给我来同样的一锅就好。”

    “哦。”

    一人一树愉快地回家了。

    ……

    海恩还没有回来,姜盈也不等他了,光准备工作就好多,不如一边准备一边等。

    把光脑里记录下来的配方都放大全息显示到眼前,林妮做好的调料粉也放到一边。

    不得不说这么一对比,以她看来足以惊为天人的林妮的调料粉还真是不堪一击。

    看看古地球时期利用土豆做出的零食吧,单薯片一类就数不清的口味,什么中式香葱味,泰式咖哩味,韩式泡菜味,意式红烩味,多达二十多种。如果再加上形状的改变的话,一个公司就能轻轻松松推出百余种薯片来。

    以那个时候的科技来说,油不健康,各种添加剂不健康,这才导致了薯片过量后也会让人的健康出问题。

    但星际时代的科技不一样,为了排除各种对人类身体有害的毒素,人类买到的各种营养剂营养粉都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油和盐也是,只有经完全鉴定不含丁点对人类有害的物质才会被投放市场。

    所以小银杏以古地球时期的观点来判断现在的薯条薯片也会不健康就不合理了。人类现在是,只要你把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而这个“一定的范围”,其实相当广。

    姜盈看得眼冒绿光,这不是配方,这就是钱啊!

    有了这笔钱,看管中心那是分分钟就能建起来的节奏啊!

    姜盈动力十足,撸袖子就开干。女王和骑士也来帮忙,小银杏全程贴身指导。

    一人一树两智能干得热火朝天,家里处处洋溢着欢乐详和的气氛。

    海恩回来后都有点吃味了,没有他在的家里也这么幸福吗?他一家之主的重要性何在!

    “这是在忙什么?”海恩问。

    姜盈头也没回,“不告诉你!”

    她要给他一个大惊喜。

    海恩不悦地凝眉,今天才学习的那本古地球小说上的话果然没错--人一旦表爱了,话说出口了,那么得了,地位就等着下降吧。

    原来他一回来她可是会先扑过来主动粘着他说这说那的。

    海恩把外套扔在沙发上抬步进了厨房,一眼先看到了空中的全息配方表,目测至少有二十多份。

    姜盈尖叫,不顾脸上手上的营养粉就扑向了海恩,“你怎么进来了?出去快出去!男人哪能随便来厨房重地,你的重心应该在星辰和星辰!走走走,研究你的星辰去。”

    海恩:“……”

    姜盈盈你果然变了!原来让我进厨房做饭刷碗的时候你可没说过男人的重心是星辰和星辰。

    不过这一看倒是大概看出了门道,他家小疯子这是又憋什么大招呢。

    海恩被姜盈按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姜盈不放心还派了骑士近身监视他。

    骑士顶着半圆脑袋站在海恩的面前,眼珠,不是,是数据,错也不错地看着他。

    海恩不说话,也目光幽深地和骑士对视着。

    对着对着,骑士的半圆脑袋火花一闪,半圆脑袋无力地垂下了。

    姜盈一直偷偷注视着客厅的动静,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老公,你怎么骑士了?”那就是个智能,还能被人瞪“死”了?

    海恩:“……”

    他竟无言以对。

    虽然成就很喜人,但真不是他做的。

    只好打开骑士的胸前光脑控制台一通检查,最后发现就是某处线路老化短路了。

    这赶得巧的。

    海恩打电话给智能服务部联系维修的事情。

    厨房里姜盈问女王,“你有定期接受维护吧?别像骑士一样耽误了自己的‘病情’啊。这次骑士比较幸运只是烧坏了线路,这要是烧到了程序芯片,回头程序还得再重装。”

    小银杏疑惑道,“程序重装就程序重装呗,又不是你费力,你担心什么?”

    姜盈:“智能程序重装就相当于再换个脑子,你愿意有事没事换个脑子玩儿?”

    小银杏无语,“……它只是个智能,它愿不愿意也没有情绪反应的。”

    姜盈坚持,“对我来说它不是。它是我的玩伴,老师,朋友,它自己有没有情绪我不管,我却不愿意把它只看作是一个智能。”

    女王忽然高高地甩起了小辫子,看起来特别兴奋。

    “夫人!”喊姜盈的机械声音都有一种很明显的激动感情在里面。

    姜盈得意地看小银杏,“看吧,谁说她只是智能没有情绪反应了,这不是有么?”

    “……你烤箱冒黑烟了!”女王高昂的声音可算喊完了整句话。

    姜盈扭头,卧槽可不是!

    赶紧过去断电开门,黑烟从烤箱里一拥而出并且迅速弥温了整个厨房,还有一此顺着门缝向外溜。

    天花板上的火警感应装置自动启动,哗,水从天而降,淋了姜盈满脸满身。

    小银杏及时隐身了,没事。

    女王有遇水就弹防护罩的程序设定,防护罩弹的很及时,它没有受到一点水湿的危险,也没事。

    就姜盈中了招。

    海恩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被浇得一身狼狈的姜盈没忍住笑了出来,“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姜盈:“嘤嘤嘤。”

    本来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继新药剂之后她又找到了美食新出路,她可以给她老公一个大大的惊喜。结果现在先成了笑话。

    姜盈丧丧地滴着一身的水向外走,边走边委屈地哭诉,“今天我去食货帝国了,史皮尔斯新设置的新品研发部做出了新产品,味道真的很棒,我就拿了一些配料粉回来想做给你吃。路上跟老祖宗又谈起了这些,老祖宗一下子给了我更多的配方。我是想着每样都做出一份来,然后一起摆到你面前让你开开眼的,谁知道,谁知道……呜呜呜,好丢脸。”

    确定了男人心思的姜盈现在在海恩的面前更加暴露出了真性情,想哭就哭半点不顾忌。

    海恩被哭得心情舒畅多了。

    这个画风才对。他家小疯子就应该在他一回来的时候甭管正在做什么都得先扑进他怀里絮叨一下一天的经历。

    至于哄哦,真没必要。什么叫摆在他面前让他开开眼?那不还是她就是想得瑟新成就么?

    跟个孩子似的,路边捡块漂亮石头都恨不得炫耀一圈。

    把人抱起,并示意女王开始打扫之后,海恩才抱着人到了客厅坐下,“行了,别哭了,女王收拾好之后我陪你一起重做就是了。”

    姜盈还是觉得委屈,“可我本来是打算你一回来就能尝到的,真的特别好吃。”

    “你吃过了?”海恩盯着姜盈的唇角说,那里有一点蹭到的调料粉,看着很碍眼。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那么急着……老公你看什么呢?你……唔!”

    海恩边亲边说,“那我吃你嘴里的味道也是一样的。”

    姜盈被压倒在了沙发上,海恩当真像品尝美食一样把姜盈的嘴从里到外都细细密密的品尝了一番,最后人家还不忘给出结论,“嗯,的确是挺好吃。”

    “老公--”姜盈嘤嘤地叫,有些受不了某男日趋向情圣进化的节奏。

    最开始是一张正脸行天下,她经常怂得连目光都不敢对视;后来开了荤,不知道碰到了哪块神经中枢,顺便把流氓属性也开了闸,夜生活的时候各种体位没上限各种喜好没下限;现在可倒好,连日常相处都自带情圣光环了。

    没有女生不喜欢听男生的甜言蜜语,姜盈也不例外。没有得到的时候吧,各种抓心挠肝的想,想的头发都掉的厉害;现在得到了,她又各种不适应了。

    因为眼前的男人实在太魅惑了。

    那么正的一张脸,他到底怎么说出这些肉麻的话的?他就不觉得羞耻吗?就不觉得破坏男人的形象吗?

    其实姜盈不知道,她原来动不动就说“老公我爱你”的时候,海恩就是她现在的感觉。怎么能有人轻易就把这种肉麻的话说出口呢?情之一事该是深沉的,该是含蓄而唯美的,你天天喊得跟卖白菜的似的那么随便,这还有美感么?羞耻,太羞耻了。

    但不是有一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海恩经过理智的思考之后,觉得他现在就是近了墨者后被染黑了。

    黑就黑吧,反正他一向觉得黑色其实也挺漂亮的。

    海恩是那种活得特对得起自己的那类人。我要是不主动,那就是不喜欢,谁强迫也不好使,老子最大;但我要是主动了,那就是喜欢。都喜欢了还要憋着吗?那可就对不起自己了。我可能还做不到马上习惯,但我会努力让自己尽快习惯。

    就是他的3s高基因本能地决定了他习惯的速度不会是正常的快,而是超常的快。

    例如现在。

    本来是只想亲亲的,奈何姜盈这么嘤嘤一叫,他不行了。

    “宝贝儿,我还想尝尝别的味道。”

    “别的……什么别的味道?”浆糊脑袋的姜盈哆里哆嗦地问。

    “例如这里的。”海恩含住姜盈的耳垂小吸了一下。

    一股电流直线烧至了姜盈的大脑,她瞬间明白了海恩的意思,“老,老公,可你不是还没吃饭?”

    “不,我正在吃。这次是这里。”海恩举起姜盈的手,当着她的面咬住了她的食指。

    色气就两字,姜盈整个身子都红了。

    海恩叼着姜盈的指尖邪魅一笑,“知道我不喜欢欲迎还拒的戏码吧?说实话,要还是不要?”

    姜盈灵魂出窍:一盛世美男送到嘴边问你要不要,这谁能说得出口不要啊!

    可让她直言“要”,她竟然一时抽风羞涩地说不出口了。

    姜盈:“嘤嘤嘤。”

    这其实很明白了吧?

    海恩极力忍住冲动也忍住笑,故意逗她,“听不懂,说清楚。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姜盈咬住唇,捂住脸,一个“要”字从牙齿间挤了出来。

    说“要”不好意思,但要说“不要”的话……合法夫妻,还在这事上矫情就太假了。

    海恩终于满意地放开了情动的闸门。

    就喜欢他家小疯子绝不弄虚作假这一点!

    ……

    沙发再舒服也没有床舒服,姜盈觉得天堂就有那么一步之遥了但就是到不了,绝对是沙发的错。

    但这种时候你催沙发也没有用不是?

    姜盈就催海恩,“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红着脸蹬着腿的姜盈都快急死了。

    海恩却满头大汗地停下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点。”

    这话很高深,但最近常被调教的姜盈却是一下子就理解了。

    脸更红了,腿更蹬得直了,的话脱口而出,“哥,小哥哥!小哥哥你快来--”

    海恩一声低吼,终于送姜盈上了天堂。

    ……

    见姜盈还抽泣个不停,海恩一边抹掉她眼角的泪,一边真诚的关心道,“还好吗?”

    姜盈怒横海恩一眼,现在才问她有意思吗?有那心你刚才收着两分力比什么不强?

    “k!”姜盈坚强道。示弱使她丑陋,她才不让他看笑话。

    海恩倒是没看笑话,却是看出了火气。

    不知道可怜兮兮却又假装坚强的小样儿更让他把持不住么?

    “宝贝儿真棒,那我们再来一回合?”海恩再次把姜盈抱进了怀里。

    姜盈大惊失色,“海恩墨尔顿先生,我今晚真有事!我得把新产品的配方挨个实验出来的。马上就是军部的报考了,我没时间……嗯啊--”

    轻车熟路,再进不难。

    当然了,作为人夫,你就是先斩后奏了,也得及时补票以免失了风度分。

    海恩咬着姜盈的唇道,“你姜氏中医的发布会我请假帮你撑场。”

    那天正好是工作日,姜盈早就跟海恩提过了,但海恩只说考虑一下至今没给姜盈肯定的答复。

    如今收到满意的答复,姜盈那点微不足道的抗拒越发显得不值一提了。

    ……

    二次忙完,姜盈累得跟狗似的趴沙发上喘粗气,“我说海恩墨尔顿先生,你不觉得这种事情还需要你每次抛出诱饵来其实很无趣吗?我不会永远受诱惑的!我强烈要求有否定的权利!”

    海恩:“哦。你要是能再撑一回合,我还可以帮你请各军星军到场。或者你也希望我们的总统阁下为你站个台?”

    人际关系可不是你成功了就能马上建立起来的。姜盈现在的圈子跟海恩的圈子比起来,那差距就像3s的自己现在和废f的自己过去。

    姜盈春心大动,她是计划着这么请来着,但在保密的前提下,能不能请到真是个未知数。如果有海恩的帮忙的话,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可能性就能增大到至少九成。

    这诱饵太肥美了,她忍不住坚强地撑起了身子,“你是我老公,老婆事业有需要,难道你不应该顶力相助全力奉献?”

    居然还利用来跟她谈条件,这男人怎么就那么黑呢?

    海恩覆身趴上,“我是准备顶--力相助,全--力奉献的,所以我需要你的同意啊?当然你也可以有否定的权利,你一直都有,请做最忠实于你心意的选择吧。”

    姜盈:“……”

    屁忠实心意!忠实你的心意吧?

    痛苦的抉择之后,姜盈还是含泪拒绝了海恩的诱惑。

    她还给自己找好了不要后悔的理由,“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儿先朽烂,木秀于林风必催!科兰说的对,姜氏中医还不易太过张扬招恨。”

    呜呜呜,可她咽不下这口气。

    都是爱,凭什么他的爱就得占据到主导地位?她不服!给她等着的!

    姜盈拖着打哆嗦的腿去了厨房。

    女人可以在爱情上倍受压迫,但绝不能因此就耽误了自身的事业。

    经济实力决定家庭地位,早晚有一天她要占据主导上位!

    ……

    科兰忙着准备姜氏中医记者会的时候,姜盈也没闲着。

    她把小银杏给她的食谱全部实验了一遍,又根据星际时代的口味对配方表做了适当的调整之后,这才把资料一并交到了莉兹的手里。

    申请专利这一块是莉兹跟着咖米在跑的,虽然在食物这方面只要有人做就有人仿得了,不会像中医药剂那么保护得严密,但在程序上也不能省了。

    莉兹看到那些新产品的资料后话没多说,就连说了三个“卧槽”。

    姜盈那天走的时候早,莉兹和胖达赶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碰上,但都在知道了姜盈对公司下达的新指示后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虽然姜盈自己说开放加盟连锁这一条也好,新产品的推出也好,看管中心的备建也好,都是姜盈从公司的利益出发做出的英明决策,但到了莉兹和胖达这里,意思就不一样了。

    --看到没,姜盈打脸的手法更升级了!那些跳槽的你们后悔去吧,以为这样食货帝国就会动荡吗?别搞笑了!你们的竞争者只会更多!你们带走的老技术马上就不叫技术了!你们以为福利更好但你们的旧同事们比你们还先得到了更好的福利!

    --分手之后,我过得更好就是对你最大的报复!

    胖达冲姜盈抱拳,“佩服!”

    莉兹竖起大拇指,“人家以德服人,你是以德打脸,干得漂亮!”

    姜盈:“……”

    她真没想到这么深层次的意义的!她忙得脚朝天了都,她哪里还有打那些背叛人的脸的心思?再说了,她是真的觉得这一行的市场无限大,垄断完全没可能,这一行做起来了对她来说只有更多的好处。他们跳槽就跳呗,对她好的人她都顾不过来翻牌子呢,真没时间搭理他们。

    可惜她的朋友们不相信她。

    “在外面装就行了啊,在家就别浪费感情了。咱哥几个谁不知道谁啊?不叫事!”

    姜盈:“所以在你们的眼里,我是多么心态不健康的一个人?”

    莉兹:“你要是心态健康还能跟我们几个做朋友?”

    胖达:“喂!”怎么连自己都一块黑了?他拒绝被代表。

    姜盈:“……有道理!”

    ……

    姜氏中医一号试剂的记者发布会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题外话------

    感谢无声胜有声,循环机,小画画,大君儿,兰齐齐和marie15的组团鼓励!姜氏中医的开业庆花篮有你们一份,我替小怂给大家献爱的么么哒!mua~2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