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59 古风盛世,为姜氏中医站台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氏中医一号试剂的记者发布会场地就设在了姜氏中医总部医院的院前广场上。

    本来星浪传媒那边给出的策划案是租用欧倍罗尔酒店的宴会厅,高端大气上档次,这记者发布会的er立马就给提升上去了。

    但姜盈没同意。她的意见是,我宣传的是我姜氏中医,自然要以我姜氏中医为背景。不管这发布会最后会开成什么样,至少在全星际人民面前刷个脸熟先。

    见姜盈坚持,维希那边很痛快地就妥协了。毕竟谁出钱谁是大爷谁有话语权。

    可只在广场上露天举行也不好啊,感觉不怎么严肃正经。

    你是想推出对全人类都可能有意义的中药试剂,不是私人聚会bbq。露天举行这像什么样子!--自小就品味不凡的博昂非常明确地表达了对姜盈此项决议的嫌弃。

    姜盈:“谁说我要露天举行了?我加盖棚子。”

    不得不说星际时代在硬科技方面实在是太发达了,像这种露天加盖棚子的业务都用不上人,派上一批编好程序的智能分分钟给你平地起大棚。

    大棚起来了,众人才惊觉姜盈早有计划。

    这大棚可不是他们概念里那种新型折叠塑料建造的大棚,什么极简高雅啊,什么实用省钱啊,丁点没有。人家姜盈起的大棚是古地球时期华夏一族曾经盛行百世的中式四角亭。

    亭有四角,高高翘起,每个亭角还下挂风铃上有石兽。四条脊也不是干巴巴的素脊,居然还雕刻成了龙的形状。四龙归一,龙头正中簇拥一人物石雕。站姿,长发飘飘,胡须飘飘。

    众人都不知道是谁,除了姜家人。

    那是中医的创立之祖,神农氏。

    但大家就算不知道那人是谁,一点也不妨碍他们对如此古老的中式建筑表示由衷的膜拜。

    人类总是这样,一方面追求高科技,一方面又念念不忘那些旧传统。只是因为文化的断层,人类可以从光脑数据库里看到某些记录图片,却是再也找不到支持这些图片的技术参数了。

    古地球时期没有智能,没有民用建筑机甲,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出这样唯美壮观的建筑的呢?--就像古地球时期后期的人类总是参不透前期劳动人民只凭双手是如何建造出了那么雄伟的长城一样。

    看看那些花纹之繁杂却又不失真反而栩栩如生的雕工,看看那真的没用一颗钉子只用榫卯结构就立得稳稳当当的柱子。这构造,这风韵,传说中的“雕梁画栋”四个字第一次给了人们直观的认识。

    本来应邀前来是奔着姜氏中医到底有什么大招放的,结果人们来了之后倒先被这新型大棚给吸引过去了。

    看热闹的自拍他拍不解释,看门道的已经在打听这大棚的图纸哪里能买到了。

    废f小队们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打看到这大棚之后他们酸溜溜的目光就没从姜盈的左手心离开过。

    能拿到这种细节图纸的除了老祖宗根本不可能有人了!

    姜盈倒没当回事,她早把图纸卖了。维希介绍来的搭建大棚的工程队初见图纸的时候就两眼放光直接高价跟姜盈谈买卖了,姜盈也没推辞,留下姜氏中医的公共账号就把图纸给卖了。

    科兰知道后还难得地抱怨来着,这种遗失的图纸真好好找个买家的话,其售价都不会比现在的姜氏中医低。亏大发了!

    姜盈表示不叫事儿,有老祖宗在,这样的图纸有的是。用于发布会的这个还是漂亮居多,实用稍差的花瓶款,卖了就卖了,卖来的钱刚好够姜氏中医继续向下研发的经费的。如果以后想靠这个发家也行,等大家把眼前的食货帝国和姜氏中医发展稳定了,他们还可以再来一个古建筑公司嘛。

    听听这狂到就像呼吸一样自然的口气,废f小队其他成员能不酸溜溜的看姜盈么。

    真的,就算是朋友,他们有时候也想给姜盈套麻袋发泄一下羡慕嫉妒恨的心情的。

    可他们忘了,此时的他们在别人的眼里,那也是羡慕妒嫉恨的重要目标。

    尤其是今天。

    今天五个人的衣服很统一,都穿上了姜盈提前定制的中式礼服,是那种久远的绝大部分人都叫不出名字的汉服。姜盈莉兹和科兰穿着的都是娟纱裙,秋漠和胖达穿着的则是长袍。

    姜盈莉兹科兰和秋漠的颜值都在线,这么一出场不用说都必然惊艳无数。平日里一胖毁所有的胖达这次倒是意外的效果最好的。

    宽松的袍子遮住了肚子,宽宽的腰带往那一系,胖达一百八多的个头立刻显出了优势。再加上本来就养得白胖白胖的,被宝蓝色这么一衬,哎哟喂,那叫一个富贵堂皇。

    出门的时候光头上都印满了胖达妈妈的口红印,直说就没见过这么帅的儿子。

    维希也得了一套,但今天他的身份是星浪传媒那边的,所以不能穿。维希落座在宾客的位置上目光自锁定莉兹后就没有挪过窝。莉兹平时都是裤装打扮,今天第一次穿了裙装,虽然还是手臂缠紧了又紧了腰身的江湖款,但对莉兹来说已经是少有的温柔和妩媚了,维希根本挪不开视线。

    博昂也特意要来了一套,要的是女款裙装。可惜试穿的时候,因为没有飘逸的长发,这裙装看起来很尴尬。博昂只能遗憾的放弃跟大家同款。

    说是记者会,办的却像是酒会的模式;说是酒会吧,却又不是那种都站着连坐的地儿都没有的西式的,而是中式的。

    亭内摆放上了一水的中式八仙桌,桌上有酒水和营养剂零嘴。四面是太师椅,看着硬邦邦的,可是椅面很宽大,坐上去后意外的很舒服。

    姜盈本来想把姜氏中医的新产品零食组摆上的,但得到了其他人一致的反对。这可是姜氏中医的一号试剂发布会,零食组要是上来了--主席台上展示着高大上的试剂效果,下边的宾客吃的不亦乐乎,没准因为抢食还可能打起来--那铁定会喧宾夺主啊,坚决不能同意!

    姜盈想了想,是那个理儿,这才任由科兰安排上了普通的营养剂零嘴。

    其实在看到了亭子和八仙桌太师椅的时候,吃什么喝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能坐到里面,近距离感受一下这遗失多年的古风对于星际时代的民众来说已经是特别精神愉悦的事情了。

    要知道今天这些东西,他们平时想看的话那得去古地球博物馆的。门票贵且不说,进去之后也不会允许你看你摸,更不可能让你坐一坐的。

    一群被邀请的人都是带着认真严谨的学术态度来的,结果来了之后,落座之后,却是个个都精神亢奋的像第一次参加学校组织的旅游的小学生。

    因为落座之后还有惊喜,姜盈还给受邀前来的人准备了伴手礼,一把古风纸质折扇。

    打开之后,正面是姜山的层峦耸翠药草美如画,背面是姜氏中医的总部医院大楼,地址电话一应俱在。

    这种纸扇的技术含量不高,倒不像亭子和古装那样更引人注目。但当应景地出现在这种环境下的时候,这给人的感觉可就大不一样了。

    要说古风神韵,哪个种族能比得上亚裔中的华夏一支?那是人类文明的初始发源地之一。太多人从光脑记录片上看到过那时的建筑雄伟高雅,那时的环境优美怡人,那时的古人衣袂翩翩典雅脱俗。

    前有八仙桌,手握纸折扇,背靠太师椅,赏“美女侠客”在凉亭--去博物馆都不一定能像现在这样感受这么深刻啊!

    认真严谨的学术态度早抛脑后去了,现在那就是一场古风体验馆的经历啊,还不是戴上头盔后的全息虚拟,这是真哒!能摸到的真哒!

    心旷神怡心花怒放姜氏中医你就是稍后展示的中药试剂很垃圾我们也会把小心心给你哒!

    早入座的一批人精神爽得都没边了。

    小银杏偷偷出来看热闹,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不屑就两字。

    装什么富家公子小姐出来游玩看风景?亭子外面不是万丈高层,就是川流不息的数层悬浮车道,那能有美感么?一个个都没带眼睛出来吧?星际时代的人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瞧瞧这精神贫脊的,就个亭子和几个古装cos就给拿下了。

    姜盈忙着召唤来宾也没理小银杏,任它晃着树叶子又开喷人类了。

    直到小银杏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怎么不喷了?老祖宗转性了?姜盈好奇的扭头看自己的左手。这一看给她吓了一跳,小银杏全身都在抖。

    但不是那种害怕的抖,而是兴奋的抖。

    姜盈心说幸亏这树叶子都是虚幻的意识态,真有实体的话,现在抖也给都抖掉了。

    这又抽到哪根筋了?老祖宗?您老不是中风了吧?--姜盈偷偷地问。

    小银杏,“你才抽筋!你才中风!你全家都抽筋中风!啊啊,不是,就你自己抽成中风得了,我大孙子可不行!我大孙子真帅啊!盛世美颜四个字在我大孙子面前那都是渣啊!哦哦哦哦哦,我要流鼻血了!”

    你一棵树,还是意识态的树,你流个鼻血出来给我看看?姜盈腹诽一句,这才顺着小银杏的指向扭头看了过去。

    原来是又有一拨来宾到了,军医院的代表博父和博母,以及姜盈老公,海恩。

    海恩是个很讲究原则的人,因为姜盈没有做到再来一回合,所以人家说到做到并没有出力去请星将和总统大人过来站台。

    博父和博母是姜盈自己请来的,这两人倒是答应的痛快,姜盈猜出于某个目的,也许她不请这两人都能自到。

    能生得出博昂的博父和博母,这颜值自然也是站得住的。虽然上岁数了,但依然男帅女美风采不输当年。

    单看这一对,先到的媒体手里的摄像机都停不下来。可当再看到他们旁边的海恩时,所有人的摄像镜头里就再没有其他人了。

    海恩今天穿的还是军装,却不是现代的,而是姜盈给特意定做的同古风款将军版。

    玄色侠士长袍,肩部腰间腕处均做了局部铠甲加持,铠甲是金色。跟秋漠和胖达未改变发型的装扮不同的是,海恩的金发都让姜盈给挽了上去,还给染成了黑色后扎进了一款金色的发冠里。

    其实姜盈还是给适当地减了一些铠甲感的,小银杏给的资料图里,长袍不是长袍也是坚硬的铁甲,关键部位的加厚铠甲更是用看的都知道很笨重。姜盈想了想,这也不是真的去战场杀敌,也就没必须那么太真,还是以美感第一为原则吧。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古将军版战袍。

    可是这一改出来的效果却是歪打正着了。

    其实任何事物都一样,你如果不针对环境和时代原版照抄的话,总会有一种格格不入感。

    姜盈这一改,既摒弃了古战服铠甲的笨重,又添加了古代侠士般的潇洒。如果有古文化爱好者肯定要说姜盈出来的这款古战袍那是不伦不类,人类历史上绝对没有出现过。但以大众的角度来看,却是俊美的刚刚好。

    海恩的欧式五官本就立体深邃棱角分明,如今头发全梳了上去,就更突显得五官简直就像刀刻一般的完美。出场自带霸气,在古战袍的加持下,隐隐向外散发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压迫,震慑,目光自带“我自横刀尔等当跪”的警告。

    在场的所有人在看到海恩的那一刻,心里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臣服”的感觉。

    小银杏就是那个最迷妹的,别人听不到,姜盈可是听得真真的。

    “哦哦哦哦哦,把将军战袍穿出了君王的气场也是没sei了!全场最佳!我大孙子棒棒哒!为我大孙子疯狂打call!”

    那一树的树叶子哗啦响的,如果有人形,就是摇头尾巴晃尖叫加high喊的最佳诠释!

    唯一能看到能听到小银杏的姜盈,本来也挺惊艳海恩这扮相,也是少女心加速颤抖想当场给老公疯狂打call。但一见小银杏这样,得,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她说找小银杏要古装图纸的时候怎么比要亭子图纸来得痛快,合着是在这儿等着呢,她严重怀疑小银杏就是期待看到海恩这一面才痛快给设计图纸的。

    自己男人被人,啊不,被树垂涎男色,这让姜盈非常不开心。

    姜盈酸道:“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还给刀疤小哥哥疯狂打call来着!我家海大人可不欢迎all粉儿,不是唯饭请自动取消关注。靴靴!”

    说完都不给小银杏回话的机会,姜盈左手一握,小银杏被召回了。

    这也是这次白发之后的收获,她在只能主动召唤小银杏出来之后,也能主动召回小银杏了。

    虽然小银杏还是可以自己偷摸出来,但这一握却不亚于厉声喊“退下”,姜盈表示,先爽了再说。

    姜盈迎上了博父博母,安排二人入座之后才站到了海恩的身边,并且自以为快速而不被人注意的飞快亲吻了一下海恩的脸颊。

    --切,你们垂涎去吧,这男人是我的!

    可是她忘了,她和海恩的身高差有将近30公分的差距,就这差距,她主动踮脚吻上去的动作怎么可能幅度小。

    再有就是,她也忘了自己的盛世美颜了。当初结婚那天她穿了一套白色的婚纱就让东方小仙女的名号不径而飞了,今天这一套白色绢纱裙更是衬托出了她亚裔面孔的不食人间烟火天仙范儿。

    还记得最后一次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姜山事故,她以一己之力从内向外顶开废墟的可怕,以及稍后精神力失控黑发瞬间变白发的惊悚。即使姜盈后来身体好转,白发变回黑发了,众人也忘不了那天的姜盈。

    那日的事故太惨烈,以至于姜盈的可怕深留人心,人们都快忘了姜盈本来的容貌是如此的温柔婉约不食人间烟火。

    海恩没来的时候,他们也注意到姜盈了,但是很奇怪,那时候的姜盈绝对没给他们什么温柔婉约的感觉。容貌是美的没问题,大气得体也没问题,但就是看不出什么温柔的气质来。

    而当姜盈站到海恩身边,这气场可以说当时就变了。小鸟依人婉约娴雅,疯狂散发的柔美气质那是挡都挡不住。

    海恩英武震慑,姜盈柔情似水,两人一个低头弯了眉眼,一个仰头笑颜如花。这副画面直看得周围一众宾客红晕上脸少女心萌动,艾玛好苏好养眼好般配!

    多么神奇!当初嫁海恩的时候姜盈也是这张脸,但那时候承认她的盛世美颜和喷她废f超垃圾并不冲突,两者无形中竟是一种奇妙的共存体。可随着姜盈的翻身仗打了一仗又一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再没人喷姜盈超垃圾了。

    例如现在,在大家的眼里,姜盈和海恩已经是最般配的一对了。如果海恩的旁边站的不是姜盈,那么无论再站谁,他们还得喷;同样,如果姜盈的身边站的不是海恩,那么无论再站谁,他们也一样会喷。

    什么叫天生一对?就是像现在的姜盈和海恩一样,无论换掉哪个,他们都看着不顺眼。

    本就是焦点似的存在,这两人就算什么也不做,所有的摄像头都咔哧咔哧不停了,现在姜盈居然主动献吻,那怎么可能逃脱得了一群人的火眼金睛。

    姜盈不知道,就她刚才主动献吻的那一幕,已经被一群人从各个角度拍下还火速上传星网了。

    星网上又是如何的一群嗷嗷舔颜粉儿们的狂欢暂且不提,作为压轴的海恩既然都到场了,那么这记者会当然也要正式开场了。

    星浪传媒那边给请到的主持人也是业界大拿,素来以知性端庄著称,一段恰如其分的开场白之后很利索的就引入了今天的正题。

    “下面有请姜氏中医的现任负责人姜盈女士讲话。”

    姜盈被海恩亲自送到了主席台的边上,看到姜盈走到主席台中央之后,海恩才退后坐回位置上。这体贴的一幕自然又引发了狼嚎无数。

    姜盈早有准备,一点也没紧张,落落大方侃侃而谈。从姜氏中医的起源讲到姜氏中医的发展,从姜氏中医的顶盛时期讲到现在的没落无光。

    姜盈并没有借机只宣传姜氏中医好的一面,她并不打算回避姜氏中医出现的问题。她在众人面前很理智客观地分析了造成姜氏中医现在这种鸡肋局面的原因,并坚定地表示:她将有信心将其中出现的问题一一解决并为姜氏中医开拓出新的道路。

    对于现场的媒体来说,这样的会前发言还真算不上特别的震撼人心,姜盈顶多就是讲得真情实感一些,但一想到她的年纪,这些人也就都理解了。虽然这位结婚了,但到底还正是热血激昂的青春年纪,看啥啥有希望,把自己放哪儿都觉得自己必须是那栋梁之材。

    嗯,还是有些幼稚。逮住个机会就毫不犹豫地开始展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是多么的光辉伟大了。

    这样幼稚的人真研发出了什么用于缓解精神力失控的药剂么?

    他们开始怀疑。

    博父博母是其中知道姜盈的实力绝不会怀疑的一群中的两个。他们自坐下后目光就不停地在废f五人之中来回审视着。很早就熟知“年轻有为”四个字,但直到今天才突然意识原来有为的“年轻”已经降到十八岁了。

    看看眼前这十八岁的五个人,别人三十八岁八十八岁甚至二百八十八岁都不可能达到的人生高度,他们在十八岁的现在就已经做到了。

    作为长者,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妒嫉起孕育了这五个孩子的父母。多么有福气的父母啊!

    目光扫到秋漠的时候也不像原来那样反感了,这段时间有意无意地也接触了几次,撇除跟博昂的关系不谈,秋漠在他们的眼里也算是一个靠谱的好孩子。能力踏实,人生态度正确,对待男友也是忠诚专一。秋漠喜欢上的要是他们的其中一个女儿,他们早就拱手送上了。

    可是秋漠相中的是他们博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儿,那就只能是打死也不能让秋漠抢了。

    最近博母和博父达成了最后的统一意见,那就是,只要博昂娶个女人进门,给博家生下两个继承人,那么博昂和秋漠以后再如何发展他们也不插手了。

    只是这样的妥协还是没有取得博昂的同意,博昂根本无法理解他的父母怎么这么轻松就说出了那样无耻的话。他不会骗婚骗不认识的女人只为了传宗接代,更不会以此来侮辱秋漠。

    博昂说了,他要是想谁在一起,一定只是因为他想,他喜欢。这样的感情该是纯粹的,该是不能掺进任何杂质的。谁说什么也不好使,如果不能和秋漠光明正大合法合理的在一起,那么就像现在永远的交往下去也不错,他不介意。

    博昂早早就到了,却没和父母坐到一起,而是坐到了秋漠等人那一桌。

    博父博母入座后就看到了,但任心里气到冒火,他们也不会当场表现出来。量两人也不能在公开场合做什么过分亲密的动作,自己如果先表现出防范过度了没准倒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

    秋漠倒是在博父博母入座的时候特意起身行了个躬身礼,可惜什么回应都没有得到,博家二老当没看见无视了。博昂替秋漠委屈想起身过去理论来着,秋漠以空间里私带的一份土蛋蛋新零食给安抚住了。

    台上姜盈讲的起劲,台下一众宾客心理各闹各的海也挺起劲,直到姜盈结束发言,主持人上台亢奋的表示下面就是最最最重头的大戏,姜氏中医新研发出的一号试剂的展示成果时间。

    科兰是这方面的负责人,姜盈便痛痛快快地把这一方面授意了科兰全权处理。

    科兰没有单独经历过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原来都是和废f小队其他成员一起的,所以她也没有紧张过。可是今天却被姜盈要求必须自己上台了,她紧张的上主席台的时候都左脚绊到右脚差点摔了。

    幸好颜值靠得住,美人摔歪一下看起来都美的不得了。

    莉兹一边及时扶正她,一边冷酷无情地无视了科兰求陪同的眼神把人推上了台。

    科兰一开始是说话声音小,被提醒要大一些后,声音倒是放大了,声音里的颤抖也放大了。

    姜盈无力地捂脸,怼她的时候嗓门就没小过,怎么一到正事上就掉链子呢?好尴尬。

    但这种时候别人还不能上去帮,不然不是更让科兰下不来台了么?

    宾客席里开始有人窃窃私语加低声嘲笑,姜盈等人急的不行也只能用眼神不停地鼓励科兰快点镇定下来。

    科兰也是紧张到临界点了,她终于一横心,什么都不说了,直接上东西!

    五份试剂从空间里取出来摆到了科兰面前的讲桌上,科兰深吸一口气道,“没能让大家清晰地听到这一号试剂的介绍我很抱歉,但我保证,这一号试剂的效果绝对会让大家惊喜。下面有请我姜氏中医的几位药草培育员上台配合我。”

    自上次实验成功后,姜盈也没有全给在事故中精神力失控的员工们都给治疗好了。都治好的话,那等产品发布会的时候拿谁做现场展示?

    这些愿意现场展示的人看到自己的同事有好的了,自然也就不差这三天的等待了。

    五个人上台,个个脸色蜡黄,面容憔悴,精神力状态有多差劲是人都看得出来。主持方也适时的翻出事故视频,把这五个人从视频中精神力失控抱着头大吼大叫的画面标注了出来。五个人还特意穿上了那天的衣服,只为了证明他们是如假包换的那五个。

    科兰知道自己说话不行,也就省了什么介绍等流程,直接把五个试剂瓶分别递给了五个人。

    在五个人喝下后静等药效的这段时间,科兰倒没忘了补充药剂的用量介绍说明。

    现场的人看到的仅仅是他们喝下了一号药剂,每个人喝下的药剂量都各有不同,但他们没看到的是,这五个人的身体数据早就采集完毕了,给他们备好的药剂都是严格根据他们的身体数据来决定的。

    所以那些想以别的不入流的手段来偷药剂的人们注意了,你们偷了也没用,你们不知道什么样的情况应该使用多大量的药剂,一个不慎,治不了人反丢了命也是可能的。

    所以那些知道自己精神力状态不稳却不敢表现出来的患者们,如果你们想治好自己,那就请到姜氏中医来。这里保证,只要你不允许,那么你的信息绝不会外泄出去。

    说着说着说到了创收益打广告,科兰这回倒不磕磕绊绊了。她心里也憋着一口气,莉兹和胖达可帮着姜盈的食货帝国赚大钱呢,她一个人,就算赚不了大钱,至少也得赚赚小钱。

    科兰现场打广告打的起劲,连身后五个人的面容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都给忘了,直到主持人惊喜地上台提醒。

    精神力也有可能失控的秘密被暴露之后,军部研制多年缓解剂却一直没有确切效果的秘密也一并暴露出来了。

    这是全人类都关心的主题,现在这是什么?官方科研部没用,却被一民间的,还是没落的中医给解决了?

    主持人可没听科兰的广告说,就一直盯着那五个人来着。先是看到出了一身的大汗,然后就像看科幻片似的,那些人脸上的憔悴之气就像乌云似的,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

    太神奇了!

    主持人忍不住上了台,“科兰小姐,这是怎么回事?这么轻松就完全治好了吗?不用开刀?不用插管?不用各种检测机器嗡嗡这儿嗡嗡那儿?”

    科兰被她逗乐了,“我们姜氏中医是中医,虽然现在也不排除各种机器辅助了,但能用药剂解决的,我们绝不会用别的方法。”

    “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已经解决了?那我们要如何确认?谁能保证这五个人不是假装出来的效果?”

    科兰自信地笑,“这个是可以当场公开检测的。”

    随着科兰这句话,五个早就备好的大型身体数据采集机器被运到了主席台上。而且显示屏幕还扩大成了全息规模投放在主席台的半空,这能保证在场的宾客都能清楚地看到。

    科兰示意五个人各自躺进检查仓,启动,全息大屏幕上开始有数据飞快地滚动起来,五个人的身体各部位的内部扫描图也一一显现出来。

    其他人看不懂,博家二老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精神力失控的人的身体数据是杂乱无章且没有规律可寻的,其身体内部扫描图如果用颜色加以表示的话,那么就是大片大片的红。正常的身体扫描图该是绿色。如果红色包围了绿色,完全呈压倒局势的话,那么这个人基本就离精神力暴走不远了。

    想当初科特暴走后的身体数据和结构扫描图作为医学资料他们都曾看见过,几乎是一片红中围着一点绿,所以后来科特居然就那么好了,他们都震惊的不行。

    再说现在五个人的数据,其实还不算完全变绿,但正因为这个扫描到正在变化中的过程才越加证明了药剂的有效。

    绿色的面积在扩大,红色在减少,速度很快,以博家二老这么些年的研究经验来看,至少军部还做不到这样的吞噬速度。

    这个研究太有意义了!

    博父博母情不自禁的互相拉住了手。

    --台上那个叫科兰,我记得还没有结婚。

    --长相过关,技术过关,她配咱家小昂刚刚好。

    科兰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上了,她在看到大屏幕后这才完全的不紧张了。虽然效果已经几经确认了,但她还是怕当场出现什么意外。还好一切顺利。

    在座不懂行的宾客们日常反驳,“我们都看不懂,谁知道这五个人是不是你们都安排好的,你们必须提出更有利的支持佐证。”

    这个不用科兰回答,主持人接了过来,这种情况姜盈提前想到过了,所以应对也提前安排好了。

    “有请来自某军医院的博院长。”

    博辅周上台,不仅认真严谨地阐述了现场身体数据采集的真实,而且当场把在某军院做精神力失控保守治疗的十位患者转到了姜氏中医。

    这是姜盈和海恩提前就跟博家二老谈好的生意,不说博昂的私事只说学术研讨的话,博家二老一点说的都没有,对全人类有意义的事业他们双手双脚无条件赞成。

    博辅周作为医界脑科权威,这说话的可信度那必须满格。

    他这一当面表态,现场的气氛立刻炸了。

    “卧槽!那就是真的了?帝国和军部没能解决的事就这么让姜氏中医给解决了?”

    “这也太酷了吧?大家快想想,刚才五个人好像连痛苦的表情都没出现多少,就这么轻松愉悦地从此摆脱了精神力失控的困扰?”

    “我怎么觉得像做梦似的?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么帝国和军部这么些年都干吃营养剂了吗?”

    “这个锅营养剂可不背!只能说老天爷在这样重大的人类发展节点上,选择了姜氏中医作为了那个青史留名的一位!不是你不努力,而是没有那个天赋,你努力也没有用。”

    啪,某人突然一巴掌狠打在了自己的脑门上,“我怎么那么傻啊!我怎么就一时脑抽把姜氏中医的股份转手卖了啊!如果我没卖,现在姜氏中医就有我的一份啊!”

    他这痛声一叫,其他人也想起来了。

    姜氏中医现在的股价那可都跌停了,现在不买什么时候买!

    也顾不上会不会让周围人看到了,个个点开光脑就开始操作了。然而他们还是晚了。

    托星浪传媒的福,现场的一切都是网上直播的。

    你看不懂的时候,早就看懂的下手了。等你看懂了知道要下手了,不好意思,价已经不是原来的价了。

    维希悄悄给姜盈传了一份姜盈看得懂的表格,姜盈自收到后就不顾形象地笑倒在海恩的怀里了。

    都是钱都是钱啊!

    高兴的都想灵魂出窍升天一游了。

    这也是她是非要花大价钱搞大这一场记者会的原因之一。

    拉客户相对来说赚的是长钱,是稳当的小钱,但拉高企业形象提升股价那可就是大钱了,而且来得快。

    姜盈捂着嘴在海恩的怀里都快笑抽过去了。

    海恩特别无奈,一众像看猴一样的目光倒是全让他接收了,这个小坏蛋。

    “别笑了,你的记者会还没结束呢。最后还有记者提问环节,快起来,主持人也该请你上台了。”

    姜盈:“可是老公我起不来了怎么办?肚子好像笑抽筋了……哈哈哈,好疼好疼……哈哈哈……”

    海恩黑了脸,“那就别笑了。”

    姜盈:“可是我忍不住……哈哈哈,肚子好疼,老公救我……”

    海恩:……

    该!

    ……

    最后记者会还是圆满地结束了。

    如果不看姜盈回答问题时扭曲的五官的话。

    如果不看在座宾客临走时每人一个扛走了自己所坐的太师椅的话。

    如果不看博母左手拉着博昂右手拉着科兰当面给两人说亲事的话。

    如果不看有人企图盗下亭角上的风铃和石兽然后被秋漠打跑的话。

    嗯,记者会圆满的结束了,最后星浪传媒直播的最后画面定在了姜氏中医已经涨停的股价上。

    别家企业做活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修整,但姜氏中医不用。就像姜盈突然觉醒一样,姜氏中医的形象在一天之间就从最低谷一跃到了山顶峰。

    姜氏中医的员工们的心终于踏实了,姜盈也安心的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明天的军部招考了。

    ------题外话------

    感谢987667182和小风景的票票~希望你们每天都看得开开心心哦~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