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0 丧气的开考第一天,想掀桌!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军部招考跟全星大比不一样,全星大比的目的是为了激发人类的精神力,所以安排的流程都是为了让人类尽可能的跟植物打跟动物打;但军部招考就不会了,这次会安排参考者们自己组队互相打。

    而且也不是说最后哪个队伍打赢了就算考试过关,军部还会参考过程中的表现,也会有战败队伍中因表现突出而胜利的。

    以姜盈所报的机甲战士这一类为例,凡是报名申请被批下来的都是精神力觉醒,而且是高级觉醒的那部分,最低也是s级。这部分人在未来的半个月内将各种勾心斗角拳脚相加,整个考试将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是以海恩决定在这一晚放过姜盈。

    姜盈对此表示了夸张的受宠若惊,“老公,我裙子都脱了你跟我说不用了?”

    海恩:“……”

    这小王八蛋!

    今晚的姜盈心情特别好,从姜氏中医到家后搂着海恩的脖子就嘤嘤地叫,“我与将军解战袍?”

    如果不是明天就要出发参考了,海恩一定会跟姜盈好好“解”一番战袍。

    但真不行。

    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在开考之前放纵。虽然不是他考。但,是他小媳妇考就更不行了。家里有一个不懂事的就行了,他不能跟着一起胡闹。

    海恩坚决拒绝了姜盈的提议。

    姜盈这孩子坏,人家不让她怎么样她就偏怎么样。

    你不是不让我解吗?行,那我解我自己的!

    本来今天穿的就够仙,像这种仙范儿的要是做起诱惑的举动来,那效果,绝对能让人当场喷鼻血。

    姜盈嘴还不闲着,“老公,我里面穿的是你给我买的最新款内衣哦?”

    绢纱裙一层一层的剥落着,里面逐渐露出了一款白色的内衣。超现代的设计感,跟姜盈腿上还未脱完的裙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古装都是捂得特别严实特别端庄的款,可内衣却是现代款,而且是情趣款,这么一对比,效果必须妙的让人心跳加速。

    也不知道海恩从什么时候想起包揽姜盈的内衣穿戴了,上次表爱给姜盈的那套黑色情趣内衣是第一套,却真不是只那一套。往后的每天姜盈都能在洗完澡后看到她老公给她放好的新内衣,还个个是情趣款。

    姜盈对于如此的大耻度那是肯定接受不了,可惜拒绝无效。海·流氓·恩有的是各种法子让她必须穿。

    在家的时候还好,反正只有自己和海恩,里面穿什么回头还得扒,无所谓。关键是出门后。你说她外面穿着正经裤装也好,职业套装也好,休闲宽松风也好,别人看不到她里面配了什么内衣,可她自己却是知道啊,这是时刻准备着那啥么?太羞耻了。

    今天也是,想来绝不会有人想到那么天仙范儿的小仙女在衣服里面配的却是超现代的情趣内衣。

    姜盈很难不想:她老公形成的这叫什么习惯?这已经不是流氓的程度了,这得是变态的高度了吧?

    可是当每次她穿好给人看的时候,看着海恩幽蓝如星海的眼底迅速蹿起火花的时候,想着这男人会在黑夜降临之前冒火这么一整天的时候,她就改了想法:嗯哼,变态还挺可爱呢。

    而且海恩给选的内衣在质量上真的没的说,塑形效果特别好,但又不紧绷,穿起来像没穿似的特别舒服。

    于是家庭内部情趣就这么变态的保留了下来。

    海·变态·恩也一直没办法自我鉴定他的这种行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反映,明知道就算姜盈天天穿着他给配置的内衣也得到了晚上他才能吃到,可他就是停不下来。像自虐似的,好吃的就愿意放到眼前,自己馋自己,并且在这种过程中产生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看着姜盈在眼前故意诱惑,海恩眼冒火心冒火哪哪儿都冒火,可一开口却是,“明天不准穿这些去参加军部招考。”

    姜盈翻小白眼给他看,“我今天,在过去的所有天,都不想穿来着。是谁非要让我穿的?”

    海恩:“我。你有意见?”

    “……”好吧,她家庭地位低下完全不敢有意见。

    两人最终还是达成了今晚纯盖被睡觉的朴素共识。

    在海恩帮着姜盈把明天需要的生活必需品都收拾好放进空间戒指之后,两个人便手拉手纯洁的回房间睡觉了。

    今天的记者会很顺利,很成功,科兰都组织人去庆功了,但姜盈和秋漠没去,因为他们两个得准备明天的军部招考。

    今天赚的钱也很成功,姜盈以为自己会兴奋地睡不着,但事实是,她趴在海恩的胸膛上絮叨了没一会儿就发出了小猪似的呼噜声。

    海恩知道把姜盈挪下来,给她换一个舒服的睡姿就能终止呼噜声了,但他没舍得。他即将有可能半个月抱不到他家小媳妇儿,打呼噜就打呼噜吧,听习惯了就好了。他这样对自己说,然后慢慢闭上了眼。

    半夜时分,姜盈光脑终端亮起来的时候,是海恩先被惊动的。

    看到上面显示的是姜氏中医的电话号,海恩立刻先挂断了。轻手轻脚的把姜盈从身上抱到旁边,盖好被子,他这才拿着姜盈的光脑号出去打了回去。

    “什么事情?”

    打来电话的人一点也不好奇接电话的人不是姜盈而是海恩,如常汇报,“姜子封脑中风突然发作;姜连翘吐血了,初步断定是胃十二指肠溃疡,但是不是已经癌变还需要再细致检查。请问星将大人,两个人需要救治吗?”

    海恩毫不犹豫,“救!他们必须健康地度过接下来的两百年人生。”

    当然得救,现在死了多便宜他们。

    海恩又问,“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两个人自己吵起来了?”

    隔绝了外界只让吃喝和睡,还能这么情绪激动就只能是两个人自己吵起来了吧?

    “不是,这一切是发生在他们看到了医院播放今天的记者会视频。”

    本来高级病房里的大屏幕是没有外接星网的,但今天的记者会却被姜氏中医当作内部宣传视频由内线播放了出来。

    姜子封和姜连翘早晨吃饭就吵了一架,两人吵累之后就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一整天,也就错过了精彩的直播。

    等晚上了,两人醒了。一是最近的作息时间已经是这个规律了,二是他们也是故意为难照顾他们的人。你姜盈别以为我们就什么法子都没有了,我们折磨你派来的人!要是能折磨到他们受不了杀了我们就太好了。

    两人一边声控呼叫器叫人来给他们喂营养剂,一边声控打开了大屏幕,然后就看到了姜氏中医新换的牌匾金光闪闪,门口那两个巨大的狮虎兽威风凛凛。

    古色古色的亭子内,科兰展示出来的姜氏中医一号试剂是如何的效果显著一鸣惊人,来自某军医院的院长是如何的当场给予了肯定,最后视频定格在姜氏中医涨停的股价数字是多么的喜人。等等这些,姜子封和姜连翘看得清清楚楚。

    姜子封五官扭曲着,瞪出来的眼珠子随时都有脱落的可能。他不愿意相信他看到的,他花费了几十年的心血致力于挽救姜氏中医都没能做到,姜盈却仅仅用了几天就达成了,他受不了这个对比的打击。

    姜连翘一样看得牙呲目突,她在病房里只能混吃等死,姜盈却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这到底凭什么?她的妈妈,她的弟弟妹妹包括自己,都毁在了姜盈的手里,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什么老天爷还没下道雷劈死她?

    两个人疯狂的吼叫着,都不会说整句话了,就是纯啊啊啊啊啊的怒叫着发泄着自己心里的不服不平。

    等医务人员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姜子封口眼歪斜早就不醒人事了。而姜连翘目光呆滞地不停地向外吐着血,因为自己擦不到,她是一边咳一边吐。

    海恩从传来的视频里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他表示非常理解。

    还有什么比所恨之人一飞冲天而自己却无法翻身更让人生不如死的呢?

    海恩一点也不同情。

    姜子封你当年把一个废f的女儿说舍弃就舍弃的时候想到过今天吗?有家的废f尚且在社会歧视中活得艰辛,更别说一个被家族舍弃的废f了。你有没有想过姜盈也可能死在外面?

    姜连翘你更可恨,你不过一个私生女,你本没有资格跟姜盈抢这抢那,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你仍然没有悔过之心,你恨谁都恨不到姜盈身上!

    “尽全力抢救!他们救不活,你们也别想活!”

    海恩挂断了电话,脸上是懒得掩饰的厌恶和不屑。

    只要一想到小媳妇儿曾经遭受的,他就忍不住暴躁地想杀人,比他自己年少遭受那些恶意算计的时候还让他忍受不了。

    这就是爱了吗?

    海恩重新回房躺下,姜盈闭着眼睛都知道滚回他的怀里。

    “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海恩双眸含笑,轻轻一个吻印在了姜盈的头顶发旋儿上。

    这才是姜盈曾经梦想得到的深情告白,可惜由于她此时正在熟睡,她错过了。

    ……

    这边一夜好眠,另一边却热闹非凡。

    不是只有姜子封和姜连翘受不了姜氏中医的崛起的,克洛萨也一样受不了。

    他是星军,是所有星军当中最年长的一位。按理说他早就该退休了,但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处于3s巅峰却没有精神力失控的一位,所以他才得以连任再连任。

    他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位置会一天比一天危险,所以他才那么积极地推动着军部研究治疗失控精神力的项目。

    这个项目都快赶上千古难题了,可越难,等结果出来的时候就越震撼,成绩就越突出。如果在他的任期内能完成,那么他将很容易从军部这个位置上退下来后直升帝国行政管理的高层队伍之中。

    男人,哪个甘心在体力和精力都还充沛的时候就退居二线呢?

    他的队伍里因为有了一个海恩而让他的队伍在所有队伍中都独占鳌头,那如果他退下之后呢?他要靠什么再往上爬?

    如果他手里有治疗失控精神力的方法呢?只要他有!

    可惜在他的队伍研制出来之前,姜氏中医先弄出来了。虽然博辅周回来后对他说,姜氏中医的一号试剂暂时只适用于那些近期精神力失控,而且相对来说是比较轻微的患者。但他们谁都知道,任何事情都只是入门难。但只要入了门,后来再升级提高基本就不难了。

    博辅周去参加记者会还带着另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共享姜氏中医的一号试剂配方。

    即使他能代表军部,甚至代表帝国,但他也只能希望而不能强制。

    在星际时代,任何国家和组织都没有权利强制帝国公民捐献任何东西。哪怕你是在深山老林里发现了巨大的矿产,并在没有告知的情况先买下了那块地区的使用权,那么矿产就是你的,其他人眼红也没用。

    博辅周只能从对全人类有贡献的角度劝说姜盈主动分享。

    姜盈拒绝分享倒没让博辅周意外,对他来说这很正常。这要是他付出心血研究出来的东西,他也不愿意跟人分享。于是这才有了后面军医院转到姜氏中医几个患者的流程安排。

    他们不能拿到配方,可是他们能通过谈条件拿到试剂本身。

    回来后博辅周就去研究试剂了,当时他想的是,以军医院的实力,这还不是分分钟研究出配方种类吗?

    然而事实是,他们能研究出其中部分化学元素的存在,却无法研究出全部。甚至还有个别的,他们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中医和西医之间的巨大鸿沟在沉寂了多少年后再一次展现人间。

    怪不得姜盈敢当众开记者会展示,怪不是姜盈敢大方的谈妥条件后就把试剂给了他一份。

    这真是典型的“把东西送到你手里你都偷不走”的顶极猖狂!

    克洛萨收到博辅周的报告后哪里还睡得着。

    比起博辅周了解的姜盈,他了解的更多。从过往的蛛丝马迹中,他几乎能百分之九十的确定海恩绝对有精神力暴走的倾向,而海恩一直没能暴发,只能是姜盈的作用。

    科特的完全治愈也是一样,他也不信是海恩的功劳。如果是海恩,那么以前海恩做什么去了?军部有多少精神力失控在押的机甲战士,海恩会不知道?以海恩的为人,如果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一定会为了帝国勇于出手。克洛萨还是相信海恩对帝国的忠心的。

    因为过往的正面形象树立得太好反而成了怀疑的依据,这大概是海恩都没有想到的。

    克洛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证据,那个星盗一号。

    自从派人把人救了回来之后,星盗一号虽然不能说话了,但克洛萨还是通过别的办法得到了确定的消息,那就是海恩的精神力的确不像他现在所表现的那样稳定,而且已经严重到有精神力幻兽可以实体现形了。

    克洛萨很兴奋,但当他继续问的时候星盗一号却拒不回答了。人家表示,要见妻儿,不见不说话。

    星盗一号的身体很糟糕,明显活不长了,所以跟克洛萨谈交易是难得的铁腕坚决。只要一看克洛萨没有带来他的妻儿,人家就闷声做炸药,连个回应都没有了。

    克洛萨讨厌被人威胁,这是一直没有同意的其中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则是,本来从海恩的手里救回了星盗一号就已经引起了海恩的高度注意,海恩一定派人盯紧了星盗一号的家人,他这时候如果再有什么动作的话铁定就把海恩引到了他这边。他现在还不想跟海恩面对面对上。

    但现在一看姜氏中医出了有效的药剂,克洛萨觉得不能再等了。

    别人也许只看到了姜氏中医就此的崛起,他却由此看出了海恩的野心。姜氏中医是姜盈的,也就是海恩的。姜盈手握药剂,也就是海恩手握药剂。

    当药剂的效果大面积铺开,这对于海恩来说将是多么大的声望宣传。海恩再立几个显赫的战功,等回头人家带着各种勋章往台上这么一站,不用他自己说想要升到什么位子,军部管理层都得先给人家备个好位子待选。

    海恩再往上升就是星旅,然后就是星军了。

    对于海恩这个习惯性跃级升迁的怪物来说,克洛萨很怀疑人家有可能直接威胁到自己的星军位置。在他没有安排好退路之前,他的位置坚决不能被人顶走。

    克洛萨知道不能再等了,他连夜开悬浮车再次来了秘密安置星盗一号的地点。

    这一次他带来了星盗一号的妻儿。

    星盗一号在确定了果然不是作假之后,就痛快地告诉了克洛萨海恩的大秘密。

    原来海恩的精神力幻兽早就可以实体化了,原来姜盈本身才是治愈失控精神力的解药。

    星盗一号还告诉了克洛萨,他其实有录下n250星最后的战况,只要克洛萨能安排人到n250星仔细寻找,那么多的记录芯片总有可能找到一个。

    克洛萨这才能安心躺下了。

    事情不怕难,就怕没有突破口。而只要找到了突破口,他想要的结果还怕得不到?

    克洛萨满意地离开了。

    在他离开不久,某个高层的一户人家就炸了。

    克洛萨睡前哀悼:威胁真的不好,你看,自作孽了吧?

    ……

    姜盈一觉醒来,精神特别好。

    晚上没有劳累嘛,感觉都像重生了一次一样。

    海恩苦笑着表示欣慰,他没给小媳妇拖后腿就行。

    早饭时间,海恩把昨晚姜氏中医来电的事情转告了姜盈,也把后来收到的姜子封和姜连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通知转告了姜盈。

    姜盈听了后除了无语没别的。

    都到这份上了还不知道悔改,还在一味地怨她骂她,这脑袋里是只剩下了水了吗?

    不想被影响心情,姜盈自己转移了话题,“我和秋漠一起去报到就可以了,老公你不用送我,你忙你的。”

    这回海恩还真不能送她,因为这次考试他是考官之一。

    开考第一天考官和考生同到考场对姜盈不太好,海恩觉得他需要避嫌。

    于是他连自己是她的考官之一,很快就会和她在考场见面的事情也一并没有说。

    秋漠按着早就约好的时间过来接姜盈,姜盈上了车后还跟秋漠嘀咕呢,“我老公今天居然没有缠着我要临别的亲亲抱抱,这不太像是他的画风啊?”

    很有可能半月都见不着,他就不想她?

    她现在还没走都在想他了。

    姜盈对于痛快送她上车的海恩表示很不满意,她很失落。

    旁边驾驶位上的秋漠:“……”

    怎么你家那位还习惯临别前的亲亲抱抱呢?不小心脑补了一下,好惊悚。

    姜盈:“他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就等着我赶紧离开给他腾地儿呢?”

    秋漠:“……”

    你更令人惊悚!

    “要不我们杀个回马枪,你当面问问他?”秋漠面无表情的建议,心说,你敢么?

    姜盈:“……”

    尴尬赔笑,“那就不用了,我就开个玩笑,嘿嘿,嘿嘿。”

    她老公人品钢钢黑,她上次怀疑人家不爱她就被收拾成了那惨样;这次如果再怀疑人家劈腿,她老公不干劈了她才怪。

    “你真没意思!”姜盈瞪秋漠,她就开开玩笑都听不出来,较什么真啊。

    秋漠:“……女人真矫情。”

    这怎么就又怪他头上了?还好他找的另一半不是女的。

    路途漫长又枯燥,姜盈跟秋漠聊天。

    “昨晚你又把博叔送回博家了?从今天开始可能会有半个月见不到,博叔就没缠着你不放?”

    想到昨晚博母居然起了要把科兰介绍给博昂的意思她就想笑,秋漠就在旁边看着听着,那脸黑的,拧一拧都得出二斤水。

    秋漠心说,怎么没缠着不放,他差点就没抵抗得住。正是精力充沛的青春年纪,不能同居已经让他倍感煎熬了。一想到会有好长时间连面都可能见不到,他都恨不得不去参加军部招考了。

    温柔乡英雄冢这话果然没错!

    所以原来安排好的今早还有时间送博昂去上班的行程也单方面取消了。真不能再见了,不然铁定走不了了。

    正无语沉默着呢,秋漠的光脑终端响了。

    姜盈眼疾手快,在瞄到上面显示的是博昂的名字后,她上手就给秋漠点通了语音通话,还顺手打开了免提扩音模式。

    博昂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秋大漠你什么意思?说好的每天接我下班送我上班呢?你单方面终止了自己的承诺是非常可耻的一件事!我不同意!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你必须马上过来送我去上班!”

    姜盈边听边乐,博昂的话告一段落了,她才低低评价道,“男人就不矫情哦。”切,还说女人矫情。

    博昂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了姜盈的声音,“你跟姜盈在一起?你为什么跟姜盈在一起?大清早的你不来见我你去见姜盈了?秋大漠,你要是敢给我劈腿我挠不死你!”

    姜盈看笑话的脸僵住了。

    秋漠的眉头皱成了大疙瘩。

    悬浮车内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姜盈幽幽地叹,“被人怀疑的感觉还真挺不好受的哈?”怪不得她老公那时候那么生气,生气得都变态了,现在好像理解了。

    秋漠无力,“我们已经在去参加军部招考的路上了。”

    一句话解释了所有。

    博昂再委屈再不舍也没办法了,“那你一路小心,我挂了。”

    好像是怕再说下去就会动摇了秋漠的心似的,博昂不等秋漠回应就利索地挂完了电话。

    秋漠:“……”

    这么懂事的博昂很少见,于是他心情更沉重了。

    姜盈:“……”

    得,丧x2了。

    “喂,我们是要去参加考试的人,这士气不大妙啊。”不管去干啥,这还没开始呢就先提不起精神来了,这还能干出什么出息来!

    秋漠沉默。

    心情阴郁不想说话。

    姜盈:“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咱俩的情绪高昂起来,我……喝!你开车呢突然看我干什么?吓死我了。”

    秋漠目光幽幽,“你带昂字了,是故意的么?”

    姜盈:“我……”

    掌嘴!重来。

    “那,我有带上食货帝国的零食新产品出来哦?一起嗑点,啊不,一起吃点?”

    秋漠快瞥一眼,“我开车不能分神去拿东西吃。还有,你手里拿的那款番茄味薯角是博昂最喜欢的。”

    姜盈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纸桶,里面放满了海恩提前给她做好的各种土蛋蛋美食,以还未上市的零食新产品为主。

    二十多种口味外加不同的外形,姜盈喜欢混在一起吃,顺便还可以猜一猜是哪种口味。所以姜盈真的无法理解秋漠是如何只靠看的就看出了她手里的这款味道是什么样的。

    太扎心了!是因为平时看博昂吃这款最多么?

    突然觉得堵得慌,姜盈甩手把纸桶扔进了戒指空间里,没心情吃了。

    一路无言。

    等到了考场门口,悬浮车停下,先到一步赶到的维希跑过来一开门,只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两股冷气。

    维希吓了一跳,“几个意思?为什么这么紧张严肃?姜盈你是有内部消息知道这次考试并不好过才这样慎重的么?”

    姜盈看维希的身后,“这么重要的时刻,莉兹没过来给你加加油?”

    维希的情绪立刻一落千丈,别说今天没来了,昨晚分开的时候也没特意跟他说什么。

    丧x3!

    秋漠摊手,“现在你知道原因了?”

    然后一群考生们就看到别人谁都是士气高昂干劲冲天,唯前姜盈这三人这边是阴郁如有乌云罩顶。

    有人开始议论纷纷。

    “喂喂喂,那三个人怎么了?没信心?怕了?不要这样吧?弄得我都丧起来了。”

    “你可快拉倒吧。你以为那三个人都是谁?一个3s一个2s一个s,人家丧着也能过的。你不如先担心自己吧。”

    “兄弟,我们要不要过去先打打关系?听说这次是互相组队,队伍和队伍的整体对战。我们要是把这三个人招揽进我们的队伍,那这结果……”

    不用说完了。

    “走走走,快着的。”

    但仍然有人比他们更快。

    来自帝国第一学校的s班队伍,还是姜盈原来的那九个同班同学,还是白曦带领。

    再相见,姜盈丧着都没注意看对面,对面九个人却是无法再用原来的目光看姜盈。

    都是一个班里出来的,那时候姜盈被他们统一排挤,统一嫌弃,在他们的眼里,姜盈不仅是他们班里最垫底的那个,还是全校,甚至全星际最垫底的那个。

    再看看现在,他们还是学生,可姜盈已经有一所以她名字为命名的学校了,有自己一手创立的食货帝国,还有重新崛起的姜氏中医,就更别提星网上姜丝儿后援会的粉丝儿们是如何的队伍庞大了。

    仍是天和地的差别,但过去他们是天,现在人家姜盈是天。

    白曦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自己不把妒嫉的心思表露于外。

    “姜盈秋漠你们好,大家毕竟都是从帝国第一学校出来的,我们一起组队好吗?”

    他不仅恨姜盈,而且他还恨秋漠。埃诺的个人全场最佳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的突然暴发,那么本应该落到他的头上,但他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他还得求人家来加入他的队伍。

    这样的纠结让白曦痛苦极了,他痛恨这样虚伪的自己却又摆脱不了这样的自己。因为这次考试他必须以过关来证明自己并不比谁差!

    姜盈回神,正要说话却被人抢了先。

    伊林斯学校除去维希的其他十一个s也过来了。

    “队长,这就是你说的请来的外援么?那敢情好,接下来的考试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真是什么人带什么队伍,白曦的队伍都像白曦一样纠结,维希的队伍则像维希一样正直阳光以队伍的共同利益为己任。

    姜盈撇着嘴看维希,“我说怎么这么热情地过来给开车门,原来是打算着要利用我们啊。”

    维希正脸肃容,“同样欢迎你们充分利用我们!这是团队的比拼,你们两个人组不成队的。”

    维希点开光脑,连点数下,一堆资料传给了姜盈,“这是历界军部招考的记录,除了我队的,我可是没给任何外人。怎么样,我诚意很足吧?”

    “喂,你们卑鄙!”埃诺从白曦身后跳了出来,“姜盈和秋漠是我们帝国第一学校的人,不会跟你们组队的。”

    维希耻笑,“可你们帝国第一学校却没能留住姜盈和秋漠。”

    一句话噎白了帝国第一学校九个s的脸。

    在姜盈崛起之后,如果说姜家是大家看热闹加嘲笑的第一首选,那么帝国第一学校就是第二位。

    手里握着那么好的牌,最后居然打成了那么烂的局也是没sei了。

    格多校长入狱服刑,帝国第一学校股东换人,学校的声誉一落千丈,他们九个的家庭如果不是接受了新来的校长给予的重金挽留,他们九个其实早就各奔东西了。

    他们就像外人一样唾弃着自己曾经那么差的眼光,他们人虽留下了,心却早就散了。他们自己不知道,就他们九个人现在站出来的气场,那跟人家伊林斯队十二个人站出来的气场都不一样。

    秋漠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还想请他加入?他们自己还心不齐呢!

    姜盈一样看得出来,坦白说,她真的跟这九个人没有什么集体感情。又因为格多曾暗中害她,她连对帝国第一学校的感情都所剩无已了。

    冲白曦摇摇头,姜盈连话都没说,“走吧,我们先进去。”

    这话是冲着维希说的。

    选谁很明显了。

    维希队伍的其他人立刻热情地把姜盈和秋漠围在了队伍中心向考场内走去,其他晚来的那些想拉拢姜盈和秋漠的人现在连人身边都近不到,就更别说做别的了。

    埃诺急的还想说什么,却被白曦给拦住了。

    只要还没有开考就还有机会,先进去考场再说。

    考场门口有智能在管理入场秩序,考生们需要一个一个进入。考场口设有检测光脑,确定考生的真身,确定考生的基因等级,都确定之后才会放行。你要是想偷奸耍滑找人替考啊,或者伪造基因等级什么的,都将无所遁形。

    姜盈等人顺利进入考场。

    进去之后发现是一个空旷的场地,什么也没有,大家也没看到人,就只好跟各自认识的站到一起。

    维希惊讶道,“今年的考试形式看样是又变了。原来都是进门就安排好了宿舍,基本都是一个学校的一个队伍。顶多是最后为了人数平均把多的队伍拆分给小队伍几个罢了。但看现在这样,怎么感觉是要全部打乱啊?”

    他才说完,集合的哨子就响了,所有考生自觉的排队站好。

    依然没人出来,出来的是数队智能。

    智能机器人们滚着小轮子挨个走到了考生的面前,一伸手,掌心是个正在转动的数字球。

    有点像古地球的色子,但比色子的数字可多多了。

    考生们在智能的指示下按动色子,色子停下了,他们会得到一个数字。

    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了,这是抽签呢。

    姜盈抽到了7,秋漠抽到了8,维希抽到了9。挨的挺近,但就是不一样。

    三人对看一眼,莫不感觉不好。

    每个人得到的数字已经在弹出的全息大屏上显示出来了,姜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名下是白曦,秋漠名下是埃诺。

    姜盈:……

    秋漠:……

    丧:让你们缠着我不松手!爱你们,么么哒!

    ------题外话------

    感谢大乔大葵大君子!祝各位事业大大爱情大大什么都大!而我只想请假……555555555

    这个月连一半都没过去我就快废了啊5555555555555挣扎中55555555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