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1 她老公拉仇恨妥妥的,愁!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命运是什么?命运就是当你遭遇了某些事情不仅无话可说而且还必须得臣服以对的小表砸。

    姜盈扭头看维希,没说话,只以手点了点光脑终端。

    他刚才传给她的历界军考总结她大概翻了一遍,眼前这一幕智能辅助抽签组队的方式还是第一次。

    看来他总结了半天也是白总结了。看了开头就想得到结尾,今年的军考肯定跟往年都不同。

    维希比姜盈和秋漠的心情更糟,这两人至少遇到的有熟人。而他呢,标9的六个人,另五个名字完全陌生。像这种组队考试,一定是做熟比做生更有优势的。大家至少彼此了解,优点可以提前利用,缺点可以及早防备,多好。结果他的队友都是陌生人!

    维希小声抱怨,“今年哪个军负责的军考?跟本少爷八字相克吗?”

    秋漠看了一眼姜盈,“69军,海恩大人那个军。”

    维希沉默片刻,突然兴奋地一击掌,“跟历界总是以学校为队伍的分组完全不同,这样的改革太好了!本来就是,以后大家都是要到外太空杀虫兽的人,团队合作很重要,怎么能从考试开始就有意无意地培养小团伙意识呢?早就该改了,我海恩大人棒棒哒!”

    姜盈:“……”

    大兄弟你强行拍马也没用,你的海恩大人如果能听到一定先听到了前半句。

    这时一个女生走近了过来,“维希同学你好,我是来自第一军校的娜拉提,我也是9号。”

    娜拉提也是亚裔,但相比于姜盈的华夏基因,这位则是古地球时期的泰国基因。个高肤黑,但颜值却没受影响。

    一个人主动,众考生们就都动了起来。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彼此,于是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大家把自己的光脑全息屏调出置于头顶,再把各自的号码显示在上面”之后,大家很快就各自找到了同号码的队友。

    就像大屏上显示的那样,每队都是六个人,男女混编。

    姜盈这队除了白曦之外还另有两男两女,其中两个是第一军校的,其他四个都来自各个不同的学校。

    3s姜盈早就威名远扬了,她就是什么话也不说,其他五个也是自动朝她围拢了过来。

    白曦是第一个站过来的,姜盈看到他就郁闷。这孽缘,除了用命运解释之外一点招儿没有。

    姜盈心里闷就不说话。她现在是3s了,自带一种压抑气场,其他人一看她不说话也没好意思吱声。

    今天的考生至少也是s,这就决定了人的基本素养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他们几个也高兴跟姜盈抽到的号码一样,心里也想着认识姜盈,但能在眼睛里表现出欣喜已经是极限了,他们却做不出明晃晃的“抱大腿”行为。

    于是别的队都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了,这个标号是7的小队还在各自尴尬地假装看风景。

    最后还是白曦主劝站了出来,“大家好,这种场合应该不会给我们发呆太长的时间。为了节省时间,我就先毛遂自荐暂时代理我们七队的日常事务了。首先我们从自我介绍开始吧,大家先认识一下。我是白曦,来自帝国第一学校,已经完全觉醒到s级,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尴尬解除,两个女生很捧场,接着就介绍了自己。

    “我是黛西,来自帝国第一军校,已经完全觉醒到2s级,我会好好和大家配合的。”

    “我叫艾米,来自罗森堡军校,已经完全觉醒到s级,很高兴和大家在一个队伍。”

    两个男生也利落地跟上。

    “王朝,帝国第一军校,2s级完全觉醒。”

    “弗列德,伯莱贵族学院,s级完全觉醒。”

    五个人齐齐看向姜盈。除去白曦之外,其他四个人的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好奇--终于见到活的帝国第五个3s了!好兴奋好紧脏好想握手沾一沾3s的欧气!

    姜盈被“看”回了神,“姜盈,圣盈纵衡废f学校,3s级。”

    学校名字一出来,五个人就眼角抽搐了,现在谁还敢嘲笑人家来自废f学校?

    区别于其他五人很表露于外的友好,面无表情的姜盈很快被其他五人归到了冷淡不好接触的那一挂。

    当姜盈借口离开一下的时候,黛西和艾米对看一眼后,凑到了白曦身边小声道,“你跟她一个学校过,她本人就是这么冷淡的么?”

    白曦苦笑,“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对我来说是的。我跟她何止一个学校过,我们还同班过。但她那时候不是没有觉醒吗?所以在班里就很没有存在感。后来觉醒了,人家的朋友更多的都是废f,这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关于过去倍受歧视的经历,这种等级的隔离感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除的吧?”

    说白了就是姜盈觉醒的是能力,却没觉醒到心。她没把自己当成3s过,在她的心里她还是废f。废f遇见一群s级及以上的人,无论是哪一方,基本也不会有多热情的。

    这其实很正常,可惜有人却不理解。

    黛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本来我真的很兴奋跟她抽到了一样的号码。可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我笑成花似的主动伸手表示友好了,对方却冷着一张脸拒绝跟我握手。”

    艾米:“感觉有点失望了。她到现在还没看清自己的位置吗?我们这几个人至少也是s级,以后我们才会是她志同道合家世相近的朋友。她现在冷着一张脸是给谁看?”

    王朝和黛西是同学,他强排自家人,“我觉得她有些目中无人了。是,她是3s,是众人仰望的存在,年纪轻轻就给自己打造了那么厉害的经济王国。可是接下来的考试她总不能独行吧?她都不懂得先处理好内部关系吗?高能力低情商,可惜了。”

    费列德:“这不第一次打招呼吗?可能她本人就是个慢热的人,大家先别急着下定论。未来的考试中我们是一个团队,大家还是团结第一。”

    白曦在心里给费列德画了一个重点,这人是队长一职的强烈竞争者,“费列德说的对,以我的经历,我非常确定姜盈的能力很靠得住,她不是一个能抛弃队友的人这方面请大家放心。至于性格方面,大家互相包容一点就好了。”

    五个人不看谈话内容只看表情的话,真是其乐融融一派和谐。

    另一边姜盈已经和秋漠维希小会合了一下。

    姜盈问秋漠,“你那个队伍怎么样?”

    秋漠:“性别全男,不是s就是2s,能力钢钢靠得住。”

    至于非能力方面,他选择漠视。

    不然还能怎么办?这样的场合他又不能为了不碍眼就拖走埃诺。

    姜盈感同身受地拍拍秋漠的肩,又问维希,“那你那个队伍呢?”

    维希点开光脑给姜盈展示他刚才的总结,“五个男生一个女生,女生是唯一的2s。就刚才你在时那个第一个过来自我介绍的娜拉提,她是去年没考上今年再来考的,没考上的原因是胆小。考试途中被吓哭了太多次,最终没能正常发挥从而失败了。其他四个男生分别来自不同学校,个性基本好相处,我已经添加了他们每个人的光脑星网号。”

    姜盈和秋漠敬佩地看着维希,厉害了!

    对于他们这些有社交障碍的人来说,八面玲珑的维希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收集了这么多的信息简直让他们惊为天人。

    维希有点受不住这样的目光,毕竟平日里,他才是那个敬佩地追在废f小队身后的人。

    废f小队是从一开始就在一起的,他是后来加入这个队伍的,他自己都感觉这情份肯定是没有废f小队其他人之间那么亲密。

    但他不会酸,他觉得这没毛病。人的感情深浅本就是由关系的远近,以及时间的长短来决定的。他一后来的如果很快就比原来的更感情深厚,那他才会觉得是不是被别有目的的特殊亲近了。

    维希看一眼姜盈和秋漠的队伍,决定当一回知心大哥。

    “我说二位,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接下来的考试肯定是以现在六人一组的队伍来进行了。你们真的不能再当独行侠了,这对你们会不利的。你们得试着跟人去主动交流,了解对方的为人和实力,为接下来的考试做万全准备。”

    姜盈撇嘴,“没实力的人才会想别的办法!姐有实力,不用。”

    秋漠皱眉,“猛兽都是独行,只有牛羊才会成群!”

    话落姜盈和秋漠就对视一笑,朋友!

    维希:差点没控制住一人给回一个大白眼。

    “是是是,都是社会我大姐我大哥行了吧?你们能力钢钢硬谁也不用靠真是好棒棒,用不用给你们亲亲抱抱举高高?”维希冷漠,勉强让自己平静说话,“请你们清醒一点好吗?今年的考试明显跟过去哪一年都不一样,连同学校的都给随机打散了,这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考大家的团队合作能力!”

    军部招考每年负责考试项目的都是不同的军队,为的是给各军平等的第一时间选择好苗子的机会。今年轮到的是69军,海恩又刚好在m38星而没有像往年一样出去外太空行使任务,故今年克洛萨就把考试规则和考试项目都交给了海恩负责。

    往年也考团队合作能力,但在其他军的负责人眼里,这些考生再厉害也是没经历过真正的战场的,所以不必特别费心。学校组队什么的就不用打散了,同一个学校的队友也需要合作也存在竞争的,这样的看点足够了。

    但到海恩这里就不够了,他是那种要考就考出真实实力的那种人。不管现在怎么样,未来是肯定要上战场的。到时哪里可能组队的都是跟你熟识甚至关系友好的人?存着这样侥幸的想法很恐怖,到了战场上很可能就是背后插来的那把刀。

    为什么要保守考试?他不认同!要考就来真格的。

    于是姜盈和秋漠就成了还没开考就被考住的第一批人。

    对维护人际关系很有一套的维希大老远这么扫一眼,不用去听那些人的对话,他就知道姜盈和秋漠一定在各自的队伍里被孤立对待了。

    值得庆幸的是姜盈和秋漠一个是3s一个是2s,就算被孤立对待也没人敢大剌剌地表现出来。这要还是原来的废f,排挤不死你。

    再比如,如果不是现在这种必要场合,维希也不会觉得姜盈和秋漠的画风需要做什么改变。你排挤就排挤呗,本来我也是没打算进入你们的圈子的。大家各自远离,互不打扰,挺好。

    但问题是现在不是啊!现在就是要求你必须融入这个圈子!不然接下来的考试怎么办?单打独斗?没有哪军军部会想要这么一个没有团队意识还个人主义色彩浓厚的人的。

    维希好一通给姜盈和秋漠做思想指导。

    他觉得说得口干舌燥气血翻涌,而实际上一共也没花了五分钟的时间。现在这种场合,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马上就有人出来布置接下来的行程。维希很急,怕说不完,于是说话速度快的一比。

    还好姜盈和秋漠脑袋跟得上,居然全听进去了。

    “明白了吧?那就去吧?先围笑,对,就像这样,围笑。一切良好的开端都是从围笑开始的,这是万古定理!”维希推两人,“加油!我的精神与你们同在!”

    姜盈和秋漠同时一手肘嫌弃地怼向了后方,他们只是社交障碍,不是胆小,用不着你的精神同在。

    维希笑着后退躲开,突然觉得在姜盈和秋漠面前的形象高大了两米,嘿嘿,爽。

    姜盈回到了七小队,围笑,“你们在说什么?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哈哈哈哈哈。”

    维希回到了八小队,围笑,“要先打一场男人的对决吗?你们可以一起上。”

    七小队其他成员:“……”

    八小队其他成员:“……”

    麻麻,有人笑得好恐怖好瘆人。

    维希:这两人笑得很好啊?可是到底说了什么,怎么感觉气氛更凝固了?

    ……

    现场的各家反应都被隐蔽的摄像头即时传到了后台。

    “原来我们的3s姜女神竟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吗?这回有意思多了。”李尼塔坐在克洛萨的办公桌上说着。

    克洛萨的目光从屏幕上移开,第一次没有借机把手放到李尼塔的大腿上。正事上,他还是知道分寸的,“你应该去换装就位了。”

    李尼塔不高兴,“我可是机甲战三团的团座,虽然跟这些考生的一部分一样也是2s级,但你不会像他们一样认为这两种2s级对等吧?让我这样的人去陪一群新生考试,你到底怎么想的才会答应海恩的这种提议。”

    “你不是一直想为机甲战二团补充新的血液吗?让你近距离地接触他们难道不是一种更好的方法?”克洛萨肯定海恩的提议,“就如海恩星将所说,成绩并不代表什么,我们亲身去体会到的才是最有用的。你相中谁了记得提前给我打招呼,我会在其他军其他团下手之前先给你留下来。”

    “谢谢。”李尼塔这才高兴了,他弯身过去准备献感谢的亲亲。

    克洛萨却提前身子后仰躲开了,“别闹!”

    这里军部宣传部的负责人的临时办公室,因为他到了才暂时给他用的。不是他的地盘,克洛萨不愿意冒丁点暴露的危险。

    “快去集合。”克洛萨摆手示意李尼塔可以离开了,然后目光又移回了监控屏幕上。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李尼塔看到了姜盈。

    目光不由阴沉下来,“她居然真的一点事都没有!真的是精神力失控之后又完全的恢复了吗?不是说姜氏中医新出的一号试剂只针对失控轻微的患者吗?就她那瞬间白头的反应也叫轻微?还是姜氏中医早就研发成功了更有效的试剂只是没有推出?但如果这是真的,那当初在n250星的时候,还没有进入姜氏中医的她是如何白发变黑发的?”

    外人不知道的内情,李尼塔可是都知道,于是他看出的疑点也就比别人更多。

    “为什么我更感觉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打中那枪?”而这,一定是他觉得最可疑的地方。

    可真的没有射中吗?他对自己枪法的绝对信心第一次没有那么坚定了。他现在不禁怀疑,当时气浪太强太大,他一时没看清也是有可能的。

    克洛萨静静地听着,心想,你射没射中的现在真不是问题了。人家就算被射中了,真的精神力失控了,人家也能自己好。或者就如你所想的那样,人家就是假装的精神力失控。可这样就更恐怖了,姜盈已经把精神力操控得如此随心所欲了吗?

    姜盈!

    李尼塔扭回头欲问克洛萨的意见,谁知这一回头正好看到了克洛萨眼里的贪婪一闪而过。

    李尼塔又扭回头看屏幕,这里面的人,除了姜盈,还能有第二个让克洛萨产生贪婪的人吗?

    “你想要她?”李尼塔说不好自己现在的心理。

    克洛萨捋一把白发,“为什么不?n250事情的时候,你不是还鼓励我对她贪婪吗?”

    李尼塔回不出话来。

    那时的确是。借助星盗们传回来的视频,他们清楚地看到了姜盈的瞬间白发又在后来莫名其妙就恢复了,他也惊艳于姜盈的能力。建议克洛萨改杀姜盈为海恩,不仅仅是为了表面上说的什么给克洛萨找到了白发再不用染黑的新路子,更是为了他也想得到姜盈的能力。

    但现在克洛萨真的如他所愿对姜盈起了贪婪之心了,他又不确定了。

    克洛萨这人有一个特点,他要是养宠物,只会养一个,养这个就会自然的遗弃上一个。

    如果姜盈被他弄到了手,那他的位置呢?他还没有爬上星军的位置啊!

    “星军大人这是有了新目标吗?”李尼塔忍不住试探道。

    如果是别人,例如上次出现的荒井,李尼塔不会这么急着慌张。但姜盈不一样,姜盈对他的威胁自然不是别人那种程度的。

    克洛萨沉下了脸,“你真的不去集合?我最后一次提醒你,这是军部招考的严肃场合。你私自来这里找我已经算是违纪了!”

    作为一只小宠物,一点小性子可以当作是可爱。但要太恃宠而娇的话,他一定不会惯着。

    尤其是在他目前开始觉得养够了的时候。

    李尼塔再不敢造次了,目光阴沉地敬个军礼后退了出来。

    门外正撞上海恩。

    “海恩星将?”李尼塔看到海恩那张脸就心里冒火,为什么有些人生来就能得到最好的资源,而别人却要拼死的抢还不一定抢得到?他恨那些特权阶级!

    “到这里来做什么?担心你的小妻子?想从监控屏幕上提前看一看?”李尼塔双手抱肩挡在了海恩的面前,“听说你也会加入其中陪考。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完全相信你绝对不会从中放水或作弊?”

    海恩一脸淡然,“她不需要我做任何手脚,甚至不需要我的担心,她自己能行。”

    海恩对姜盈这种自然而然的信任才是最打击人的,李尼塔妒嫉得眼都红了,“她最好像你相信的那样足够优秀,否则你就准备丢人吧!”

    “感谢三团座的担心,作为回礼,我友好提醒三团座,这次的考试项目是我全程跟进的,别说考生们会通过得不容易,就连下场陪考的各位战友也有可能被考中,祝你好运。”

    “你……”李尼塔不服气地还想说什么,门口上面的通讯器传来了克洛萨的声音。

    “李尼塔星将,请你尽快赶到你的集合位置!”

    声音听起来很平常,但李尼塔知道,克洛萨真的生气了。

    他只得狠狠瞪了一眼海恩后快步离开了。

    海恩在门前整整衣襟,推门进入,“报告星军,一切准备就绪。”

    看到海恩,克洛萨的心情比李尼塔好不到哪里去。他和李尼塔都一样,都是从没有任何社会关系的平民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位置的,像海恩这种天生起点就比他们高,能力也高的人,光站在对面就是对自己心性的考验了。

    克洛萨欣慰地笑,“心理状态真好啊,即使这次有自家人参考也完全看不到一点紧张啊!”

    海恩站的笔直,“职责所在,不敢紧张。”

    “是是是,海恩星将辛苦了。”克洛萨自以为平易近人的一面刷完了,这才说起正经事,“你是担心你家的那一位才坚持也要一起下场陪考的吗?其实真没必要。我向你保证,无论她这次发挥的如何,我都会代表69军向她发出合格邀请书。”

    “感谢星军的承认,但我还是想说,不需要。全场谁不会过她都会过!我决定下场陪考并不是为了她,而是怕再发生前些天的人为爆炸意外。有我们这些人在场,到时候总不至于场面太乱也不会来不及施救。”

    海恩一脸正经,“大比也好,姜氏中医的内部考核也好,好像最近的帝国各种不平静,我强烈呼吁我方提高警惕,以免发生不可估计的事故。”

    克洛萨听明白了海恩的深意,他一拍桌子,怒道,“你这是还在怪我拦着你不让你继续追查那次人为爆炸的原因?海恩星将,请你明白现在这是什么场合!那样的事故如果因为你的继续追查的话而暴露出去,那么这一年一度的军部招考还怎么顺利进行?你不要总站在你的角度狭隘的看问题,请你以大局为重好吗?”

    “你这样的性格我还怎么放心把星军的位置传给你!”最后克洛萨特别失望地说道。

    “是。”海恩乖乖听训,心里却在想,一,我要是想要这个位置自是会自己去拿而不是靠别人给;二,星军不是你家的,你也没资格说给谁就给谁。

    当心里对某人有了定论,海恩再看克洛萨,已经不会对这位老星军的某些话再感觉到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激动了。

    克洛萨又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给海恩上了简短的一堂政治思想课,最后才说道,“你辛苦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也可以去准备下场陪考了。”

    “是。”海恩敬礼后退下了。

    克洛萨看着关上的门久久没有回神。

    强烈要求亲自下场陪考,真的只是为了提前做好万一再有意外好第一时间赶到的准备吗?怎么可能!还是想追查上次人为引发爆炸的原因吧?

    海恩,你知道的太多了知道吗?

    克洛萨按亮了通讯器,“布莱克,开收考生们的一切随身物品。”

    布莱克是69军宣传部的部长,海恩负责了考试项目的制定,他就是负责考试进行中的统筹管理,此时他就站在姜盈等人集合地的门外。

    “是。”

    ……

    姜盈和秋漠都觉得就要死在尴聊上的时候,可算盼来了解围的人,负责军部招考的布莱克带人出现了。

    所有人立刻噤声,这个考试规格可不像别的,现在谁要是敢出声那就是个死。

    布莱克满意地点点头后才道,“从进入考场开始就已经算做考试记分的范畴了,到目前为目各位做的都不错,值得表扬。”

    有人带头鼓掌,姜盈等人赶紧跟上。

    一通短暂的鼓掌后,布莱克的脸严肃起来了,“就像大家讨论的那样,对,今年的考试分组是按照你们刚才随机抽取的号码来的。大家已经各自找到了自己的队伍,这很好。那么接下来就请把你们除了随身衣物以外的东西都交上来吧!包括首饰和物品,例如你们的光脑,例如你们的便携空间。”

    这话出来下面一群人就都紧张了,光脑交上去很正常,怎么今年还要把别的东西都交上去?那他们的换洗衣物怎么办?他们带的能量剂和能量水呢?往年这些没交过的。只要在进入考场的时候把存储空间装置交上去检测,在确定里面只有物品和食物而没有危险物品的时候都会允许大家带着。

    大家心里疑惑,越来越感觉到今年严格的不是一点半点,但谁都没有站出来表示异议。开玩笑,这是什么场合,谁敢那么不长眼地跳出来表达不同意见?

    刚才负责服务众人抽号的智能机器人们又出现了,滑着小轮子再次来到每一个考生的面前。他们的肚子打开是一个空间传输装置,所有考生将随身物品交上去后以指纹和虹膜双重启动,然后空间传输装置就会把东西运输到一定的坐标空间。

    等考生们结束考试再回来,同样以指纹和虹膜再打开取回。这就最大程度做到了安全保密。

    姜盈对于人家考试方的如此安排也没有意见,她就是在想,她老公也是负责这次考试的其中一员吧?虽然为了避嫌,她从来没有问过相关问题,但这种事情你不知道的吗?既然都是要交,你大早晨的给我准备那么多做什么?又不能带进去。

    至于避嫌避到假装不知道还照常给她准备了那么多吗?

    她家星将大人是个细节控啊!

    姜盈暗暗撇嘴,然后把结婚戒指一并放进去后点击了确认发送。

    布莱克还在提醒大家,“请所有考生注意,你们不要心存侥幸心理,暗中为自己留下什么东西。此次军部招考虽然不会在星网上直播,但军部的内部网上可都能看到。你们的一举一动,你们的表情,你们反映出来的心理等等,这都是考试结束后,决定你们能不能收到军部合格邀请书的重要因素。”

    “是。”一群考生不约而同的应声。

    智能机器人们收集物品结束,但它们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给考生们拿出了一张存储芯片。

    芯片插入胸前的读卡器,站在智能对面的考生就从智能的外显示屏上看到了存储芯片里的东西。

    一个简易通讯器,两套衣服,足量的营养剂和水,以及一些必备的工具,或者说冷武器。

    智能机器人们按照既定的程序为每个考生都弹出了能容纳单人的换衣空间。

    布莱克道,“根据菜单检查好你们的配给,等到进入场地之后再发现有遗漏者,将不再补充。检查完毕的就可以换上为你们准备好的衣服了,你们自己的衣服请按照刚才的方法同样交由智能保管。”

    姜盈等人一一照作。

    都是s级以上的,态度很服从,动作很迅速。

    布莱克又道,“你们的通讯器应该已经收到了此次考试的合格标准,我相信大家的理解力所以就不一一帮忙解读了。现在给大家十分钟的时间,如果有疑问请现在提出来,不会记入考试分数。”

    姜盈一边点开通讯器一边还想呢,能有什么疑问?就不能马上开考吗?刚才的尴聊真的是要了她的命了,她宁可选择在“战场”上跟人“以武会友”。比起用嘴说话,她觉得自己好像更擅长用拳头。

    可当姜盈看到通讯器上标注的此次考试的合格标准时,她心里连骂三声卧槽。这特喵的都谁想出来的题?不会是她老公吧?肿么感觉字里行间阴黑的画风这么熟悉呢?

    姜盈顶多是心里想想却不会真的骂出来,她老公就算不出题也是其中的负责人之一,她万一误骂了她老公这多不好,回家一定会被收拾。

    姜盈机灵地闭紧了嘴,只以握紧的拳头委婉地表示了一下愤慨。

    可是其他人就不一定有这定力了,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是海恩所在的军负责出题的。他们只知道看到那些合格标准的要求后,他们满肚子的“卧槽”根本压抑不住。

    姜盈就听得四周不时地惊起“卧槽”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源源不断。

    布莱克:“友好提醒大家,你们只有在这十分钟的时间里的表现才不被记入分数,请大家抓紧时间。”卧槽。

    换句话说就是:过了这个时间再让他听到一声“卧槽”,那么不好意思,侮辱出题者没资格参加考试,请离开。

    周围顿静。

    然而看不到的内心早就被“卧槽”屠版了。

    只见那些合格标准的要求是:

    一,请相亲相爱的以六个人全员的完整队伍战败其他三个队伍,以拿到对方所有队员的通讯器为记分标准;二,请冷酷无情的排除掉自己队伍里的最拉后腿的那两位,以拿到对方的通讯器为记分标准;

    三,四人队伍的,请你们继续相亲相爱的以完整四人队战败其他三个队伍,以拿到对方所有队员的通讯器为记分标准;四,被排除的两人,请你们分别联合其他队伍同样被排除的考生,只要组成新的四人队伍,请你们发挥相亲相爱的团队精神,为复活而战。拿到其他三支队伍的通讯器视示复活成功。

    此间战术不限制,武力有限制,以不死为最低标准。

    后面没有了。

    可以算是历来考试中对合格要求最简单明了的一次了。

    可是这考试内容……所有人都想呵呵出题者一脸口水,这是让他们先互相利用团杀,再互相残杀咯?

    要不要这么冷酷无情?

    谁出的题?站出来,我们一定不打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