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2 海恩: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被我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这次军考是不可以在星网上直播的,不然从这里开始铁定会有“史上最黑军考”的话题刷到星网头条。

    看看那些考试的内容,都神马丁丁玩意儿!--这是此刻所有考生的心声。

    嗯,即使十分钟的时间还没到,即使大家只是在心里怒骂,大家也不敢大大方方地卧槽了。改个词吧,优雅一点。

    布莱克看时间,“还有七分钟,你们真的没有任何疑问吗?”

    姜盈第一个反应过来,“第一条,如果还没来得及战胜其他队伍,自己的队伍就先折损了一名呢?那么接下来还有复活的可能吗?”

    布莱克坚定的回答,“没有!第一关是最基础的一关,如果你所在的队伍先不能满足六员完整的队列了,那么不好意思,你们接下来面临的就只有被围猎了。但没有复活的可能不代表着你没有分数。如何在围猎中反杀,甚至可能把其他队伍都破坏掉完整队列也是你的成功。”

    他是这么说,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在第一关就无法保证队列完整的队伍,还想以残队反杀他队?难了。

    姜盈终于明白,第一关考的不是先赢,而是不输。想要最后拿到高分,肯定是需要在胜者的队伍里才能积累到的。一个队伍如果已经干掉了他队的某一个队员,那么肯定要坚持死磕下这队的,毕竟要求里写的很清楚,要拿到对方的所有血,也就是通讯器,这关才会通过。

    对于胜者队来说,都拿下一个了,谁还会浪费剩下的五个另换目标?同时对于战败队来说,上来就败了,分数已经落后了,不反杀回去怎么可能!

    这第一关里,如果哪两个队伍对上了,那肯定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死磕啊!

    这样就很大程度地避免了一群人混战,毕竟谁也不想让自己的队伍由于混战而面临队伍失整的风险。

    嗯哼,出题人是挺欠揍呢。

    这一刻姜盈深深地感觉到了熟悉风。

    秋漠举手,“第一条和第三条的意思是不是说,六人队伍只能对上六人队伍,四人队伍只能对上四人队伍?只有这样才算做记分里?”

    布莱克:“对。但不代表着你们不能对他人出手,只是出手之后,在你们浪费了体力和脑力最终成功之后,这部分是没有分数的。这是此次军考对五人的不完整队伍以及暂未组成四人队伍的单人最后的温柔,请大家善加利用。”

    这话说白了就是,部分人虽然没有复活的机会,但你有把其他人一起“拉黑”的机会。谁把你胜利的道路阻碍了,你就去杀谁!你也可以把他的胜利之路给阻断!如果我不能赢,那么我也不让你赢!

    就是这么耿直!

    秋漠侧身,不咸不淡地看了姜盈一眼。

    能想出这么阴的招数的,基本已经能确定出题者是谁了吧?你家男人肚子黑的是七彩的吧?

    姜盈挑眉:没办法,3s脑子就是这么又黑又亮!

    埃诺抓住漏洞,“那如果是五人队伍自动舍弃一个队友强行变成四人队伍去猎杀呢?”

    布莱克围笑,“希望不会有学生傻到存在如此的侥幸心理,我们的监考官们遍布你们的周围。作弊,是军部最不能允许的行为!”

    维希看一眼时间后赶紧发问,“也就是说只有通过了第一关的胜利队伍中被自己队排除的那两个人才有复活的机会,其他人都没有?还有,通讯器被拿走并不意味着考试结束对吗?只要还有体力,依然可以作战到考试结束?”

    布莱克:“完全正确。所以这就要求你们在拿下通讯器确定得分之后最好也好好善一下更后。”

    这放到战场上就是,你不能说任务完成了就跑,你得把敌人灭了别给自己留后患才行。

    考场上自然不能灭,所以这个度就得靠个人好好把握了。

    布莱克笑得别有深意,海恩星将果然是海恩星将。

    “还有一分钟。”

    白曦得到了最后提问的机会,“一支队伍只要战胜其他三支队伍就好了吗?允许往上叠加吗?”

    布莱克:“要求里是向前过关的最低标准,如果某支队伍能力卓越还能做到更多,那么我们将非常欢迎。只是,在座的各位,应该不会废到被某一支队伍接连拿血吧?”

    作为宣传部的部长,布莱克很会用轻松的话激起他人的热血反应。

    他这话一落,在场的众考生们立刻紧张退去了大半,取而代之涌上心头的是不服输。

    除去唯一的3s姜盈,其他人那是谁也不服谁,瞪大的眼睛里个个都写着“看老子干啥,老子一会儿就废了你”的嗜血。

    “时间到。”布莱克一正表情,“那么就最后预祝大家都有一个满意的成绩了!”

    众生鼓掌,还准备目送一下这位布莱克部长的,毕竟很有可能以后在军部会常常见到,现在先刷个脸熟总没错。

    可惜他们没有机会。

    他们所在场地的四面墙突然瞬间就全部打开了,他们看到了空旷的外面是一处山区。还不是那种比较平缓的山区,而是高山峻岭崎岖陡峭,看不到一条清楚的路。

    “考试结束的通知声响起之前,你们都将在这个山区里。”布莱克的人在原地升高中,“考试正式开始!”

    一众考生愣了愣,然后有人猛地骂了出来,“艹,这就开始了?艹!谁特么现在就抢我通讯器?艹!谁趁机摸我大腿?”

    哄笑声中,所有考生开始迅速往外蹿,都没空去看这人的热闹。没听说考试正式开始了么?现在最混乱,也就意味着最不安全,慢一步都有可能先被废啊!还有空骂呢?先跑进林里隐蔽自己再说吧!

    姜盈最快,嗖一下就蹿出了一丈多远,又在下一刻不得不停下来等了等。团队合作啊,差点忘了,她一点都不想以单人之姿挑战一群。

    庆幸的是这群考生谁也没有趁机向姜盈的七小队下手,毕竟全拿下才算得分,而他们暂时并没有信心拿下姜盈。三十六计,避其锋芒为上。

    于是当姜盈小队蹿进山林很好的隐蔽了自己之后,在方圆百米的范围之内他们都感觉不出有其他队伍的气息。

    七小队除姜盈之外的其他五人:“……”

    要有的打才有的得分,现在一个敌人都没有,他们去哪里得分?

    当然了,有姜盈在,他们暂且也不会有失分的危险。

    所以这是优势还是劣势呢?

    好吧,是劣势。

    暂时安定的五个人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有姜盈在,他们通过第一关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那么第二关里排除的两位要选谁?

    姜盈肯定是谁都不会选的,那么现在的五个人就得走两个……

    这时的五个人再没有刚才统一排挤姜盈的团结精神了,虽然大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这心里已经悄悄地在衡量与算计了。

    如何既突出了自己在队伍里的重要性,又能拉低其他队友的印象分,这真是一个很难的课题。

    所以到底是哪个黑心黑到烂的混蛋出的这种题啊怒摔!

    ……

    足以遮天蔽日的密林,开始变成了猎杀的屠场。

    姜盈的七小队暂时没人敢挑衅,可是有的小队却是一露脸就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第四小队全s,两男四女,在第一时间成了别队围堵的对象。可当某队第一个冲了上去,没能占得便宜反而先失了一员的时候,其他秘密观望的队伍立刻开撤了。

    那个出自第四小队的男生不好惹。魁梧到夸张的身材,长着一张粗犷憨厚的脸,看起来又傻又笨,谁知一出手竟是雷霆之姿。冲进第四小队准备占便宜的别队队员连在人手下一招都没过了就被先废再下了通讯器。

    这一手不仅震惊了别队,也震惊了自己队里的人。

    都是刚认识的,六个人六个学校,谁跟谁也不熟,大家还想着这位一看就是个有勇无谋者,队长之职一开始就得排除这位的,结果现在一看,服的利索的。就冲这一手,这位才该是能靠得住的队长啊!

    一招定了自己无冕之王地位的新队长出手那叫一个不磨叽,趁着一群人懵比中,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方的六位队员全给拿下了。

    以一敌六,战果辉煌不说,战时也是短的让人汗颜。

    那些在远处秘密观望的队伍能不撤的飞快?同队的通讯器里早就以标红的四下了通告,遇四请严加防御。

    四小队其他五个人围住了新队长,“大森,请带领我们向着终点进军吧!”

    名唤大森的男人憨厚地一笑,“好的。”

    ……

    秋漠的队伍不是故意盯上四小队的,只是钻入密林的时候两支队伍赶巧了距离较近。

    八小队的队长由一位名叫阿道夫的俄裔拿下了,他跟所有人一样,都一度觉得四小队是目前遇到的武力值最低的一队,可以计划拿下,所以他派了秋漠去近距离侦查。

    秋漠谨记维希的告诫,心说我不会打好人际关系,但我可以服从和配合。团队合作嘛,有领导的就有被领导的。领导的我做不好,我可以做好被领导嘛。总之,一切为了最后的胜利!

    秋漠乖乖地服从指令去侦查了,然后就侦查到了这么一出大发现。

    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队友改变计划先走为上,但他没有通知的是,他竟然觉得那个叫大森的男人有种熟悉感。

    虽然看脸并不认识。

    八小队撤离的时候秋漠还回头看了一眼,到底是哪里熟悉?他自信自己的感觉不会出错,那么只能是他还没有想起来。

    ……

    维希跟姜盈和秋漠比,是混的最好的。虽然他是s级,可他却拿下了第九小队的队长。一是因为2s级的娜拉提不太靠谱,二是维希的领导才能很突出。

    领导才能这种东西其实是看的出来的。维希是自小就被他妈以继承人的标准来教育的,不仅教育硬实力要过关,还教育这些无形的软实力也要立得住。

    维希放在伊林斯学校那也是万众瞩目全能男神极别的,就是跟姜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自己都总忘了自己在外人面前是如何耀眼的存在。

    维希很快就根据已经掌握的各队友信息,给大家安排好了前进的队列。他和另外一个男生在前开路,中间是一个男生加一个娜拉提,最后还有两个男生断后。

    虽然娜拉提是2s级,但她是唯一的女生,而且看得出来很胆小,是以在队里得到了空前的宠爱。

    而只要不是被吓到,真要说到纯武力对抗的话,这个女生的实力又是绝对靠得住。因为有她,第九小队很顺利地在出发半小时后拿下了一血。

    所有考生的通讯器上立刻接收了统一的通知,继第四小队率先拿到六分之后,第九小队也拿到了六分。

    但究竟是哪两个队伍被灭了则没有通知。

    这也是提前就决定好的,公布得分的队伍是为了激起别的队伍的斗气,不公布失分的队伍则是给那些人最好的掩护。

    从失分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自动变成了这次考试的“蓝方”。

    报仇,反击,拖后腿,下黑手,只要他们还没死还不甘心,那么“红方”在得分的同时就也给自己创造出了可能的敌人。

    往年的考试蓝方都是由军部的人来假扮的,但今年不了。海恩的理由是,那样太浪费军部的战士了。他们被数百万帝国币培养起来可不是为了应付考试的,派部分下场陪考已经足够了。

    也许你要说了,这样不是在降低考试难度吗?毕竟这些考生跟真正的机甲战士比起来这战斗力还是有差距的。但其实不然。考生们也许没有足够的战斗力,但他们却有强烈的仇恨心。跟往年那些来了也不过是想着陪考生们玩玩的机甲战士们不同,成了蓝方的考生那可是态度要多郑重就有多郑重。

    老子都死在你手里了还没有复活的机会,此仇必须不共戴天!

    这么两边一中和,谁敢说这次考试的蓝方就不够刁钻了?

    想通这一点的考生们没别的反应,就是在心里把出题者再次鞭打了一遍。

    黑心肠的人没有好下场!咒死你!

    此时某只队伍的一名考生突然打了个喷嚏。

    队伍里的两个女生马上同时跑了过去。

    “江艾同学你还好吗?怎么突然打喷嚏了?山里温度太低着凉了?你要不要把另一套衣服也穿上?”

    “我看为了预防感冒还是先吃下感冒药好了。幸好基本配给里就有药,我拿给你。”

    江艾同学身材修长,容貌清俊,虽有着一股淡淡的隔离气场,却也挡不住浓浓招桃花的荷尔蒙释放。

    看着队里唯二的两女生都围了上去,其他三男生都不乐意了。

    “喂,不就长得帅那么一点点吗?可今天的考试又不靠刷脸取胜!这两女人真是s级吗?她们这么明显的花痴就不觉得自己脑残吗?”

    “我说兄弟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吧?女生的智商是分时段计费的。男色当前的时候,人家的智商那可是负的。”

    “我不管她们的智商什么时候是正什么时候是负,她们如果还这样花痴脑残的话,那么第二关的淘汰队友肯定是他们三人中的两个!”

    “我赞成!他们得感谢规则是淘汰两个,如果是三个的话,我会踢走他们三个!”

    三个男生互相击掌,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

    再说姜盈这队。

    一个3s,两个2s,三个s,以这个比例来说,这一队真的是冠军队的长相。

    除姜盈之外的五个人嘴上不说,心里却是都这么暗中认为的。于是眼看着有两个队伍率先拿了分数抢先开跑了,他们这冠军队却还在起跑线上一事无成,他们就有点急了。

    黛西:“我们七小队这样的实力落后了也难看了吧?你们就没一点主意?”

    艾米:“别家队伍有一个2s就高兴的什么似的,我们队里有两个2s,一个3s,你们是不是也该拿出点像样的策略来了?”

    2s王朝:“别看我,我上面可还有一个3s呢。在人家面前我连耍大刀的资格都没有。”

    黛西立刻跟上,“我同意。我们七小队还是得听姜盈的指挥。”

    看不上姜盈冷冷淡淡归看不上的,但考试正式开始了,他们却是都知道得仰仗姜盈的实力。

    姜盈在半树腰的位置上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五个人都抬头看她,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白曦想了想,经过大比他能感觉出来姜盈不是那种争权夺利的人,尤其是跟一群她并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姜盈可能并不会想当这个队长。

    白曦正要开口请愿把指挥权要到手的时候,弗列德抢先说话了,“我觉得我们不能太过于倚靠姜盈了。她也仅是一个人,也会有体力和脑力的极限。如果还未开始我们就把队伍的出线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那么当她到了体力和脑力的极限后,我们的队伍要怎么办?我觉得姜盈对我们来说更应该是不轻易动用的王牌。平时要注意保留实力,关键时刻再发挥其威力。”

    这样的话正是白曦想说的,他心里暗恨被弗列德抢了先,可是一张嘴却是,“弗列德说的对,我同意弗列德的。”

    其他三人互看一眼都举手示意同意,“有道理,我们也同意。”

    黛西紧跟着又说,“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主动寻找猎物么?”

    这次白曦抢先了,“开考之前我到某处山区做过实地训练,对于一些人和动物会在山区树林里留下什么样的痕迹基本也掌握了。以我所学到的,我初步断定在我们的左前方有一支队伍先过去了。我们要想得分,可以先奔左前方过去。”

    这时姜盈从树上跳了下来,“现在就出发?”

    白曦像得到了支持一样迅速点头,“那我姜盈在前面开路,你们四个就两个居中,两个断后,如何?”

    白曦心里早就计算过了,通过第一关后要必须排除的两个队友肯定是要从3个s里面选。一个自己,一个弗列德,一个艾米。自己是万万不能被排除的,所以他才各种积极地想要把队长的行政管理权先拿到手。

    所以就只能是弗列德和艾米了。一听艾米说话就知道是那种爱拉帮结派只会抱怨别人却不自省自己的小女生,被排除到时候很容易。弗列德目前的表现却像另一个自己,这被白曦引为了第一个劲敌。

    白曦想,那么接下来的得分过程中,他要紧跟姜盈的步伐多多立功,这样才不会被别人列入排除的名单。

    一个小团体里,因为大家都不熟,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谁要是先给出了论断,那么其他人出于礼貌也好出于从众的心理也好,基本也就跟着了。虽然这心里也许不是那么想的,但谁好意思才认识不久就当面拍板说,我不同意你的意见?

    这不公然挑起内部争斗引发矛盾破坏和谐么?

    艾米等四人不仅得压下各自心里的那点不舒服,还得表现出团队合作第一的高尚情操来,“好,我们没意见。”

    卧槽,他们意见大了!

    一行六人快速向着左前方行进而去。

    白曦和姜盈开路,黛西和弗列德居中,艾米和王朝断后。搭档基本是一个s配一个2s,或者3s。

    姜盈全程没表态,她的想法和秋漠差不多。“统治”别人做不到,那咱就乖乖地做一个被统治的老实人好了。

    只是她的队伍和秋漠的队伍还是有区别,秋漠的队伍里性别全男。男生要说团队合作去完成某一件事情,大家还是基本能做到高举团队第一的伟大旗帜的。而且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去做队长,男生们更多的是并不想被责任束缚。

    这种时候就显露出女生的不同了。女生天生心思细腻,天生就习惯在各种事情上先拉帮结派,例如上个厕所都喜欢拉着另一个一起去。

    而且这队里还有一个白曦和一个弗列德,通常喜欢领导别人的也喜欢建立自己为主的小团体。

    姜盈选择了“被统治”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这个队伍长的是冠军相,本质却是千疮百孔。

    “统治者”们的竞争很激烈啊!

    所以这考试的目的真是为了考出考生们的能力吗?感觉是先考出了考生们心里的黑暗啊!

    她家老公是真黑啊!姜盈一边向前跑一边在心里给自家男人点赞。

    ……

    监控室里,克洛萨不仅自己看得津津有味,还把相关的某些视频截取下来发送了出去。

    过去天天听李尼塔和狄斯说海恩够黑够阴什么的,也知道能在外太空中把战术战策耍到飞起的男人不会是白的,但因为没有亲眼见到过,克洛萨一直持保留态度。

    但今天,当他亲眼见证了海恩全程负责的考试科目和规则在眼前一一展现出效果的时候,他终于确认了,这个什么全民男神绝对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正。

    恰恰相反,都快黑成七彩的了。

    看着屏幕上变了装的某战神于山林中快速飞跃的身形,克洛萨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你这么黑,你父母知道么?”

    光脑终端响起,来自帝国总统亚历山大的电话。

    克洛萨很快接起,“是,阁下。”

    “军部招考今天开始了么?”亚历山大坐在办公椅上一边掐揉着眉头一边说道。

    “是,刚才传给阁下的就是其中正在考试的某些考生情况。”

    亚历山大面前的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姜盈小队向前进的视频,对于这个又满意又不满意的儿媳妇,哪怕姜盈穿着和别人一样的衣服戴着和别人一样的帽子他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考试规则是谁制订的?”

    作为人精儿中的人精儿,亚历山大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精髓。

    克洛萨稳稳地答,“这次考试全权由海恩墨尔顿星将负责,包括考试规则的制订。”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如果不是距离太远,克洛萨真的想当面告诉亚历山大这件事情,想面对面看到亚历山大的表情。

    你们这些生来就是贵族的人们,不是一直都自以为代表的是正派正义吗?看看吧,你们以为能传承正派正义的下一代其实内心里黑得都快成七彩的了。

    亚历山大好久才回了一句,“注意确保考生们的人身安全,克洛萨星将辛苦了。”

    电话挂断了。

    克洛萨愣了,这么快就结束了?难道你当爹的看到儿子不像外面所传的那么正那么白不失望不震惊?

    可他却不知道,亚历山大早就知道了。

    虽然比克洛萨知道的也没有早太久。

    他想的要比克洛萨多的多,也远的多。当海恩不再掩饰自己的黑,当海恩不惜把自己的黑表现出来,男人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这个大儿子这是在企图着什么啊!

    可是企图什么?又为了什么在企图呢?

    亚历山大暂时想不出答案。

    杰拉琳端了红茶进来,看到亚历山大在揉压着自己的眉头,她立刻放下红茶后就走到了亚历山大的身后,“阁下,我帮您。”

    手法熟练,力度适中,身上也没有薰人的香水味。于是尽管杰拉琳并没有莎蒂年轻漂亮,亚历山大还是允许了杰拉琳久伴身边。哪怕现在被人发现了出轨,他也没有舍得外派杰拉琳。总统的位子看着风光,但与之同来的还有巨大的压力。杰拉琳是他在总统的位子上可以安静片刻的良药,他真的不想轻易失去。

    杰拉琳也是真的很了解亚历山大,知道亚历山大并不喜欢闭目养神时有人说话,她就一个字也不多说,甚至还会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大概有十分钟了,杰拉琳感觉到了亚历山大的呼吸变得绵长而均匀,便小声道,“要不会议给您往后延半个小时?您先小憩一下的?”

    “不必。”亚历山大睁开了眼,强迫自己不要松懈。他大儿子的存在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锋芒,他现在可没空轻闲。

    “走吧,去开会。”亚历山大喝一口红茶后起身外走。

    杰拉琳突然干呕一声,又极快的捂住了嘴。

    亚历山大猛地回头,目光危险,“别跟我说你怀孕了!”

    ……

    运气这玩意儿吧,它要是不来,你怎么求爷爷告奶奶都不好使;但它非要来的话,那就是你怎么挡都挡不住。

    姜盈所在的第七小队靠近了才发现,他们找到的不是一支队伍,而是两支。

    说的再确切一点的话就是,他们的目标此时也正在准备着拿下另一个目标。

    是静等对方有一支队伍胜出再出手,还是现在就出手直接拿下两血,这是一个问题。

    看看身边的姜盈,白曦更倾向于选择后一个,但为了表示自己的民主作风,他还是对着后面赶上来的四人打个手势,示意大家先集合再说。

    借由一处比人高的灌木丛,第七小队在不惊动猎物的前提下完美的隐藏了行踪。

    白曦已经自动队长上线,“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前面是两支队伍,那么我们是等他们分出个胜负来再对胜者出手,还是兵分两路直接奔着两血出击。我赞成第二种。”

    弗列德率先表态,“如果是等,我们等到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两败俱伤,那么就白等了。我赞同第二种。”

    两败俱伤的因为各自的队列不再完整,那么都将第一时间成为蓝方,他队再冲上去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就算赢了也不会被记入分数。

    黛西和王朝对看一眼,“我们也同意第二种。”

    他们是同学,又都是2s,他们觉得第二种可拼一把。

    艾米还有犹豫,但这时候她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

    白曦再次抢过话语权,“艾米和我和姜盈一队,我们负责左边的队伍。黛西和王朝以及弗列德一队,你们负责右边的队伍。目前是敌人在明我们在暗,这让我们很占优势,我建议大家还是偷袭为上,个个击破。”

    弗列德和白曦是一类人,他一下子就听出了白曦此次安排的深意,这是准备在通关之后排除艾米和自己啊。

    艾米跟白曦一队,白曦要想做点什么手脚很容易;自己一个s去了两个是同学的2s队伍,稍微有点表现不好都得被排挤。等任务结束一会合,得,自己和艾米等着被排除吧。

    弗列德心里看得清楚的,但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他还补充建议道,“如果我们做得足够隐蔽,还可以让被袭击的队伍以为是别的队伍。他们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那么应该会以为仅仅是在‘两军对峙’中,而暂时不会想到第三队。”

    黛西和王朝同向弗列德举起了大拇指,“智慧!”

    “好,那我们就分头出发!”弗列德冲着白曦一点头,率先蹿了出去。

    黛西和王朝也兴奋地随后跟了上去,终于可以开打了,拳头早就痒痒了。

    艾米看白曦和姜盈,人多的时候艾米还敢说点酸里酸气的话,这人少了,白曦看起来像是队长,姜盈又是个3s,她就不敢特别炸次了。

    不过她也不会纯感激白曦把她安排在这个分队,一样是军校毕业,她又如何看不出白曦的算计。

    但当一群人都是人精儿的时候,这来回过招就特别有意思了。谁都看得出谁的心思,这时候就要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艾米站到了姜盈的身边,“姜盈,我就是个s,跟你比我肯定有好多不足。我听你的指挥,只要不给你拖后腿,你怎么安排怎么用我都可以。”

    听清楚了,她是听姜盈的指挥而不是听你白曦的指挥。

    想算计她?最后是谁算计谁可还不一定呢。

    白曦笑,也没有挑刺儿,“日常事务上我就是毛遂自荐给大家做做服务,真要说到对战上,我肯定也是听姜盈指挥的。她有实力有经验,必须是我们的头儿。你说是吧,姜盈?”

    经过大比,白曦再不敢强行从姜盈那里夺权了,姜盈真要想功高震主的话那真是分分钟的事。

    姜盈将这些勾心斗角看在眼里,只举手一挥,“走!”

    三个在树林间快速穿梭的身影就像一道利箭,直插敌人的心脏位置。

    因为还有三个队友去解决另一队了,姜盈不了解他们的实力就有点担心,毕竟保护自家队列完整也是得分的前提。

    于是姜盈这一冲也没有先制订一个战术什么的,她直接无声地召唤出了老祖宗。

    树林就是小银杏的另一个家,有植物的地方就是老祖宗的天下。

    --老祖宗,麻烦你把那六个人的具体坐标给我。

    小银杏懒洋洋地伸展着枝条,“重孙女啊,你这是在作弊啊。”

    姜盈前进的速度变都不变,“您能在我的身体里复活已经是最大的作弊了。我有作弊神器不用岂不是很傻叉?”

    小银杏:“……重孙女说的对。”

    姜盈的通讯器上很快就标出了六只猎物的坐标点。

    这支队伍应该是正准备着包抄另一支队伍,所以六个队员以两两分组站的很开。

    姜盈冷目一扫,很快确定了先攻击的两个组合,因为他们和第三对组合之间有数棵大树阻挡,这就让他们在攻下这部分后再转攻第三对时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

    “白曦艾米,前方二十米左右,九点钟方向两个,你们负责。”

    那两个还在警惕地寻找着猎物的具体方位呢,然后就听到了姜盈的具体指示。他们都是一惊,方向这么准确?姜盈怎么做到的?这就是3s的实力吗?

    惊讶还没完就见姜盈呼一下冲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们顿时明白,姜盈是奔向其他的目标了。

    没有时间再想了,两个人只得迅速扑向了姜盈指示的位置。

    三个人出其不意是其一,知道事情严重没有留余力是其二,三对四的战果很快就出来了,姜盈方胜,且胜的无声无息。

    白曦艾米将猎物打晕后迅速向着姜盈的方向靠近而去,等他们赶到,姜盈已经拿下了两个。

    白曦很惊喜,“还有两个。”

    说着他就警惕地打量起四周,应该不远吧?

    姜盈:“前方三十米,一点钟方向,走!”

    白曦和艾米:“……”

    3s都是自带搜索雷达的么?为什么次次这么精确?

    服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另外两个猎物顺利落网。

    姜盈三人正要小缓一口气的时候,出意外了。

    他们一拿到分通讯器上是有统一通知的,“第七小队拿下六分”几个大字立刻就无声地显示到了每一个考生的通讯器上。

    弗列德三人正准备袭击的小队当然也收到了这个通知。

    他们也在想着拿下一直对峙着的小队,对方在包抄,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反包抄。正觉得怎么对方突然没了动静时,这一收到通知,他们立刻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难道是被灭了?被谁?不会那么巧的就是被第七小队吧?有3s姜盈的那个小队?

    坏了!快撤!

    六个人同时转身,得,正撞上了扑上来的弗列德三人。

    三人本来是打算先偷袭其中三人的,这回好了,全撞上了。偷袭变明打,啥说的也没有,上吧。

    这个小队的队长很精明,有姜盈在的队伍他们要想全胜够呛,那就不如退一步,先不想得分,先破坏掉对方队列的完整再说!

    “两个去控制对方两个,剩下的四个攻一个,兄弟们上!”

    第七小队刚得了分,眼前就出现了三个,那么这第七小队肯定是兵分两路了。

    六个对三个,他们还是有优势的。

    而且为了保险,这个小队长都没有让两个打一个,而是分出两个最强的去牵制对方的火力,剩下的四个打一个。

    这一招够狠,弗列德三人马上就被人家分开成三份了。

    弗列德很幸运的变成了那个被四个打一个的一个。

    姜盈往这边赶的同时也收到了小银杏新给她标出的另六个猎物的坐标,其中四个坐标几乎要与自己某一个队友的坐标重合了。

    姜盈脚下一歪差点栽倒,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要是因为队列不能完整而被连累变成蓝方,等她回家后一定好好收拾出题的那个!你说你出的这都是神马丁丁玩意儿!

    她为什么要一边冲锋陷阵一边还要想方设法保护这群只想占便宜却在心理上排挤她的蠢货们啊怒摔!

    ------题外话------

    感谢小玲子和大蘑菇的鼓励!想出了这么变态的考试规则我也是很无奈啊!看看我被万更都给逼到什么份上了!哭~

    另:说黑的快成七彩的梗是缘于一个设计师的吐槽,因为其客户曾要求其把黑色做成五彩斑斓的……疯笑~我奇怪的笑点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