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3 姜盈:三观正直的我很孤单!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弗列德在被四人团团围住的时候做了一个动作,就是把他腕间的通讯器摘下塞进了衣襟里。心里打定的主意是,除非他死,否则哪怕还有一口气,他都不会让人拿走他的通讯器。

    这种时候其实相当考验人的心理承受力。如果被围攻的人但凡有一点点心理承受不住,慌了,那么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但弗列德没有慌。一点也没有。

    因为他特别明确一点的就是,他所在的第七小队还没有通过第一关,那么他的队友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抛弃他不救他。他相信,他们会和他一样急于摆脱眼前的困境,没准比他还着急。所以,他只要在他的队友赶来救援之前撑住就可以了。

    弗列德拼尽全力地撑着,即使被打到吐血,他也一直咬紧牙关撑着。

    他终于等来了姜盈。

    姜盈是像一条鬼魅的影子似的蹿出来的。悄无声息,快如鬼魅。

    围攻弗列德的四个人都是背对姜盈的,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砰砰两声落地响,两个同伴倒地了。

    弗列德却是正对姜盈的,他看得清清楚楚,姜盈几乎是眨眼间就摸到了其中两个敌人的背后,左右手的手刀同时落下,又快又准又狠。

    这样的速度让弗列德差点惊叫出声,太快了!现场感受到的冲击跟从星网上看到的完全是云泥那么大的差距。

    两个敌人也愣了,其中包括这队的小队长,他没想到姜盈回来的这么快,更没想到己方四个人都没能在人家赶回来之前灭掉一个。

    姜盈头顶耀眼的3s,己方行动的完全失败,两项加到一起让这个队伍的士气一下子就降落了下去。

    他们落,第七小队的士气却是直接上升。

    两个分队汇合成功,局势一下完全扭转。

    很快就有四个通讯器被下了,某小队长急眼了,张嘴就喊,“跑!快跑啊!”

    只要逃出一个,那么对方就不能得分。

    剩下的两人果然扭头就跑。

    白曦一直在后方警戒的,见状连忙闪身就要拦截。就在这时,两条长藤突然从地面上蹿起,缠住逃跑两人的脚腕后向回一扯,都不用别人拦截,姜盈自己就把人又扯回了面前。

    人已经被拖晕了,姜盈很轻松的就拿到了对方的通讯器。

    众考生的通讯器们即时亮出了最新通知信息,第七小队拿下第二个六分。

    其他小队都被第七小队相隔半小时后就拿下了第二个六分的事情表示了惊叹。

    这当然不可能是第七小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第二个攻击目标,只能是人家一开始就瞄准的两支队伍出的手。

    果然是3s的能力!要不就不出手,要不一出手就是大的!服了。

    别队的人都要服的妥妥的了,第七小队的人就更是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这边结束后姜盈扭身就走,其他五人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

    艾米主动地去架扶弗列德,弗列德冲她惨然的笑笑,努力跛着腿跟上大家。

    他的腿受伤了,但白曦装作没看见并没有提给他时间看伤的话,其他人不知为什么也没有出声。

    弗列德自己明白,在稍后被排除的选择中他的可能性目前来说一定是队里最大的了。

    ……

    夜幕降临,考试的第一天结束了。

    在这一天里,还没有队伍顺利地拿到三个六分通关。因为到后来,果然就像布莱克说的那样,没有队伍会无能地被他队顺利全拿血。

    大家已经明白,当自己的队伍完整遭到破坏后,第一个反应不该是反击,而是逃跑。只要跑得了一个,那么对方就不能得分。

    广大考生再次领会到了此次考试规则的黑暗,你可以得不到分,但你能阻止别人得分啊!

    这一个白天里,蓝方的队伍在迅速壮大,红方的队伍却在迅速减少。狩猎还在继续,但已经不是原来那种狩猎别人来得分的“正义”狩猎了,而是蓝方开始有组织有目的地狩猎红方队伍,尤其是害自己变成蓝方的那些。

    --因为你们,我这次的考试很可能通不过。实力没经受住考验是我的错,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想着,既然大家一起来的,那就一起走,一起通不过吧!哈哈哈哈。

    变成蓝方的考生们的士气可以说是相当高昂了。

    反观红方,手里其实已经拿到了相当多的通讯器,但特别遗憾的是,太少是一个队伍的了。

    这个队伍拿到一个,那个队伍拿到三个,还有拿到五个的,但不管多少,只要不是六个,就么用。

    姜盈小队拿到两个全六分之后直到夜色来临,还依然是这两个全六分,他们也再没能顺利拿下第三个小队。

    因为其他队现在特别理智清醒,只要一看攻来的是第七小队,人家都不怎么跟姜盈等人打了,跑就一个字。

    就这深山老林的,还想抓指定某队的逃跑者简直比登天还难。

    白曦建议,“我们还是先休息吧。山里的黑夜比白天要危险的多,我们不宜再急着狩猎。不如大家先休息后,等明天天亮了再行动。”

    其他人听了几乎是本能地先看向了姜盈。谁有实力谁就有地位,白曦虽然每每都是那个提议的,但每次做决策的却都是姜盈。

    “好。”姜盈点头,找了一块安静的树下席地坐下了。

    其他四人这才放松精神各自找伴各自找地坐下了。

    奔波了一整个白天,连营养剂都没顾得上补充,其实体能早就所剩无几了。姜盈没点头之前他们是真的怕姜盈不点头还要向前冲。

    队伍里也有2s,还是两个。在这之前他们一直觉得就算2s和3s有差距,但应该也不算巨大。就像s和2s,老的s级和新的2s级有时候也能打个平手的。

    但今天跟在姜盈后面一天,他们才明白,2s离3s那是天沟般的巨大。他们即使在情况危险超常发挥的条件下,也达不到姜盈平时的速度。

    姜盈从头到尾都是冷冷淡淡非必要连话都不说的姿态,最初成队的时候,他们还把这样冷姿态的姜盈定义为了高姿态。但现在,定义没改,他们的态度却改了。

    人家为什么可以高姿态?那是人家有能力高姿态啊!

    就说这一白天的战果吧,他们能保持队伍完整绝对是姜盈出力最多。他们这五个哪个没有被姜盈及时救下过?他们的每一次出击哪次不是姜盈来决定战术战略?

    妒嫉的还在妒嫉,嫌弃姜盈的态度不够热情的还在嫌弃,但至少在姜盈的面前他们除了服气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了。

    姜盈表示就这样她已经很满意了,虽然初入队就得到了排挤,那时候也心情抑郁了一阵子,但她现在想开了,她是来考试的,又不是来交朋友的,管这些人心里想什么,只要不影响她得分就行了。

    塞了两管营养剂后姜盈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她心里知道这种时候晚上还应该排出值班的表,但她不说。这队里有的是人愿意去做这些事情。

    白曦站到其他四人的面前,“我们一共六人,那就两两分组,分成三班来值夜班如何?我和姜盈第一组,先值班,大家可以先休息。艾米和弗列德是第二组,值第二班。黛西和王朝就是最后一班。”

    其他四人瞄一眼闭目养神摆明了什么意见都不会有的姜盈,意见大了。

    “谁不知道第一班好值?为什么你要第一班?”

    白曦客气地笑,“姜盈出力最多,大家都没意见吧?虽说我把她和我排在了第一班,但我的打算是,让姜盈好好休息一整夜,我自己值第一班就好。弗列德和艾米排在第二班是因为弗列德的腿受伤了,我觉得他现在应该第一时间休息看伤。艾米和他路上一路扶持来着,看起来很会照顾人,所以他俩分作了一组。”

    “啊,弗列德,很抱歉路上的时候我没能第一时间注意到你的伤,希望你不会怪我。”白曦歉意的一笑后继续道,“至于最后一组最后一班,你们是两个2s嘛,那么在休息了前半夜后值黎明来临之前的最后一班,对你们来说也有精神了对我们来说也很安心。我是出于以上这些考虑,如果你们觉得哪里不合适请提出来,我们可以讨论来决定。”

    其他四人:你都说的头头是道了,我们谁要是说不合适的话岂不是在队里显得很不合群?

    第一班给了姜盈没问题,目的是为了让姜盈好好地休息一整晚更没问题,但为什么非得是你和姜盈组队?就因为你和姜盈还算说得上话还算是旧识吗?

    四个人有心都想跟姜盈排在第一班,可是再瞄一眼满脸写着“我在睡觉有事没事都别来打扰我”的闭目养神的姜盈,他们就都歇菜了。

    单独相处是有些压力大呢。

    第一组不能动,那么后面两组呢?更不能动了。

    第三组不会想要挪到第二组的,那个值班时间正是午夜,正困得不行的时候,还不如睡过去后早早起来值第三班。

    第二组的两人是最有意见的,但他们又没办法说。这一路上弗列德是因为腿受伤了而出力较小,艾米虽想着跟在姜盈的身后刷刷好感,但有白曦在,艾米没能抢到机会。总起来说,就像白曦计算的那样,这两人已经被有意无意地先推到了稍后通关后被排除的候选人位置上。

    白曦心里很得意,你们就算有意见又如何?你们还能想出更好的安排吗?不能!

    这个安排看着简单,但却是白曦在脑中好一通演练又排除了好多方案后才确定的。他既能给自己找到足够的理由支持,又让其他四人说不出什么来。

    至于姜盈,他早就看出来了,姜盈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和他们这些人为伍的。如果不是通关需要队伍必须保持完整,他猜姜盈都不会管他们死活。

    “那好,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你们可以就地休息了。第一班我会负责,请大家……”

    “我。”弗列德突然举起了手,“一路都是艾米照顾我,我不好意思晚上值班的时候还要人家照顾,我可以向你申请换班吗?趁艾米还有精神,让她好好值完第一班后休息后半夜吧。你来和我组成第二班如何?”

    艾米惊讶出声,“弗列德?”她没想到弗列德出声居然是为她出头。

    弗列德低头小声道,“我已经受伤了,势必会成为队伍的拖累,所以就不奢望更多了。但你不一样,白曦做的你少做哪一顶了?你还比他多照顾了我呢?傻姑娘,去争啊!别因为抹不开面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啊。”

    “弗列德。”艾米感动的湿了眼眶,内心里惭愧的不行。她其实不是主动想帮弗列德的,而是两个2s是同学,人家组合很坚定,她加入不进去。姜盈那边又有白曦严防死守,她不想孤身一人的话就只剩下弗列德可以组合了。

    对她来说弗列德是没办法后的选择,可是弗列德现在却这样帮她,这让艾米一时心情复杂的不行。

    可她再感动,她却没有说,我不换,我愿意照顾弗列德。

    在前程和感情方面,她还是做了理智的选择。

    她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弗列德说的对,他肯定是要被排除的,这是他临走之前给自己的好意,她如果辜负了得多伤弗列德的心不是?

    姜盈在五人的背后微微扯了一下嘴角,人性的黑暗啊,还真是见个缝儿就往外钻。

    白曦没有不同意的理由。这事如果是艾米自己开口,他就算应了还可以趁机黑一把艾米的形象。但当这事是别人替她开口的时候,这种事就被戴上了一种正义发声的帽子。他除了大度地表示完全同意外,没别的办法。

    黛西和王朝相视而笑,看样子他们不用担心被排除了,有戏看也挺好的。

    两人选了离姜盈的位置不远的地方也开始休息了。

    艾米站了起来,开始在众人休息地的外围或巡逻或做一些被触动后会报警的小机关。

    白曦走到了弗列德的身边坐下。

    两人互相礼貌的笑,那笑在黛西和王朝看来竟有八分的相像。

    只剩下两人了,两人同时都觉得没什么好掩饰的了。

    白曦:“你看起来并不像是能做出这等为他人做嫁衣的傻事的人。”

    弗列德:“我也不觉得自己是。”

    “怜香惜玉发作了?你这是在临走之前想救一个?”

    “白曦同学说笑了,我就是觉得如果有人得陪我一起走的话,我更希望那个人是你。”

    “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的看重?”

    “不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曦不由讥讽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让艾米顶替我的位置?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她的实力远不如我。”

    弗列德一指姜盈,“有3s在,废f都不叫事儿,艾米和你有区别?”

    “你……”察觉到另两个2s的目光一直关注着这边,白曦急急住口,“好,我就看看最后谁能赢。”

    弗列德别有深意地笑,“肯定不是你。”

    ……

    姜盈突然惊醒,有人在看她!

    她猛地原地蹿起,没惊动周围四人,只有一直在站着巡逻的艾米看到了。

    艾米吓了一跳,刚想出声问却被姜盈以手势制止了。

    姜盈像一只灵巧的猴子一样嗖嗖就蹿上半树腰,顺着自己刚才感应到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条才形成的草痕还没有恢复。

    一阵夜风吹过,草痕恢复了。

    如果不是姜盈反应够快,她根本连草痕都看不到。

    姜盈下树迎上了凑近过来的艾米。

    艾米小心翼翼地问,“有发现吗?这才刚入夜不久,应该不会有人傻到这个时间发动夜袭吧?”

    姜盈没再坐回去,“你说的是应该。有应该就有不应该,看起来傻的事如果最后结果是好的话,谁还能说做这事的人傻?”

    艾米:……

    这位3s要不就不说话要不一开口就走哲学范儿,她怎么觉得姜盈这话好像意有所指?可是指哪里她却又想不出来。

    姜盈开始四下走动,“你困了就去休息一下,剩下的我来就行了。”

    艾米现在哪舍得休息,多好的和姜盈私下交流的时间,现在不拉关系更等何时!

    “那怎么行!”艾米表示坚决不同意,“白天就是你出力最多了,晚上还要你一个人值班?我要真这么做了,等其他人醒了肯定会打死我。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姜盈,我可以和你聊聊天吗?”

    姜盈看了会儿艾米后道,“我不怎么会聊天。”

    “没事儿没事儿,我聊你听着就行。”能得到回应,艾米觉得就是好事,“你别看我一路没怎么和你说话,好像不喜欢你似的。其实不是的。我是太佩服太羡慕你了,反而紧张的不知道怎么说话而已。你看你的3s,你的商业帝国,你还嫁给了我们这些所有人心中的男神,在我心里,你简直就是我的榜样,我前进的目标。我其实特别梦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姜盈听得耳根子发热。很遗憾,她没能听出来艾米的真心夸奖来,就听出她的强行拍马的技术明显不够熟练了。

    “谢谢。”姜盈微点头回应。

    艾米心说,你能力是强,可你能不能不这么狂?就不能谦虚一点温和一点吗?你装比装出习惯来了吧?

    “咱是一个队里的了,又都是女生,我觉得有些话不能不告诉你。你不会跟别人说的对吧?”

    姜盈:“……”

    艾米回头看一眼白曦,“他跟我们说,你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们这些人,不愿意跟我们组队。他还说,你就算曾经跟他是同学,却是一点情谊都没有的。说你自打觉醒为3s以后,就不把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了。”

    姜盈震惊了,倒不是因为艾米的话,而是因为艾米现在说这话的行为。

    原来s级也没逃脱得了背后嚼舌根子挑拨是非的定律吗?

    艾米却误认为姜盈是被她的话给惊到了,“没想到吧?看不出来白曦那么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其实背后却是说人坏话的小人吧?我跟你讲姜盈,你早就得提防着他了。大比的视频我们可是从头看到尾,他心气儿那么高的人最后却被你夺了大权,最后连个人最佳都没得到,他能不气?能不把所有错都算到你的头上?你不要觉得他和你曾都是帝国第一学校出来的就觉得他更亲近,事实证明,凡背后捅刀的,一般都是熟人比例更大。”

    姜盈:“……”

    那大姐你现在的行为算什么?因为不是熟人不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背后捅刀了?

    艾米:“啊,你不会把我的行为也归为这一类吧?这怎么能是一样的!他是男生,和我们同是女生能一样?我们女生就该时刻团结在一起,让那些男生好好看看,我们一点也不比他们差,而且更强!”

    姜盈:她现在要是表达不同意见的话,这位大姐的下一句话会不会就是“你还是不是女生,你到底站在哪头的”?

    在这一刻,姜盈开始无比想念她的废f兄弟们。那群人在崛起之后居然没有反社会真是三观太稳了!

    ……

    此时的莉兹正在被家人堵住出不了门。

    堵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亲爸亲妈。

    “你还是不是我亲闺女?你亲妈找你要一个工作名额怎么了?我是找你要钱了还是找你要房子了?你都能给别的废f工作机会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我是你亲妈!没有我哪来的你?来来来,你对着我的肚子说,说你就不是我生的就不给工作!”

    “莉兹,不要以为你现在觉醒了就可以抛家弃亲了!我是你亲爸,无论你怎么发达了,我也是你亲爸,没有我就不会有你!家里弟弟妹妹这么多,我们如果不赚钱谁养他们?你原来是没能力,我们也没给添麻烦吧?你一个月就给那点生活费我们说你什么了吗?现在你管食货帝国的人事了,有那么一点能力了,你给你爸你妈安排个工作怎么了?你就那么见不得你亲爸妈情况好起来吗?”

    莉兹觉得新剪的短发都要气得根根立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我是亲闺女了,我是废f的时候,我没成年的时候,你们多养过我什么了?是努力赚钱让我衣食无忧了还是给我开过家长会了?你们就知道生生生生了!”

    莉兹怼她爸她妈已经成习惯了,就是对于自己依然还生气不习惯。

    但那也不影响发挥。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们听不到吗?好,那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是管理食货帝国的人事,但那是基于姜盈对我的信任。我不能仗着这份信任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为什么要给你?你一没有社会经验,二而没有勤劳努力的品质,我凭什么给你?我就是对着这肚子也要说,我是你亲生的,但也仅仅是你生出来而已。你没尽过养我的义务,我凭什么要尽安排你后半生的义务?”

    “说我抛家弃亲就更可笑了!自我搬出家来后,全家的生活费是谁出的?你,还是你?大比回来后就我一个人的奖金全部上交给家里了,最后连请客都是胖达体谅我声都不吱直接以个人名义请的。那时候你们在哪儿?你们谁想来我是亲闺女,也是要脸的了?家里弟弟妹妹那么多,是你们养了吗?除去帝国供给的营养剂外就是我在赚钱养着,你们还是只顾着生生生生了,这到底是谁在抛家弃亲?”

    莉兹深吸一口气,“我赶着上班,没空跟你们多说。我们当初谈好的,只要我给足够的生活费,那么以后我们就是各走各的路谁也别打扰谁!你们如果敢再找上门,就别怪我真的抛家弃亲!”

    “啊--”莉兹的妈妈坐地开嚎,“快来人听听啊,这就是我亲闺女对她亲妈说的话!她现在发达了,我生她养她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早知道如此,当初生下来的时候我就该掐死她啊!我这是自作孽啊!”

    莉兹的爸爸同样坐地开嚎,“是我没用,是我没教育好孩子,居然养出了这么一个不知道孝顺二字咋写的畜生,我还有何脸面去地下见列祖列宗啊。好,我今天就撞死在你家,我就让你新攀附的权贵们看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嘴里说着撞死,他却只拿脑袋撞沙发。

    什么叫气到原地想爆炸,莉兹现在是体会的不能更深刻了。

    早就深知自家父母不是那么出息的了,但她真的从来没有说过断绝关系。原来是拼命打工赚钱也要养,现在有能力了就更是自动就给加了量,结果呢?回馈给她的就是这?

    她现在是那么地仇恨自己牢固正义的三观,她就该真的像畜生一样管都不管他们从此断绝往来。

    这时,去通风报信叫人帮忙的奥斯汀可算回来了,怀里抱着最小的婴儿妹妹,后面跟着胖达。

    最小的孩子才几个月,这对父母不管不问,反而还到养家的莉兹这里来大闹。看到这一幕的胖达到这儿就气炸了。

    “都特么的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食货帝国的人事不归莉兹管了,归我!你们以后要想找工作就到食货帝国人事部登记,我审核合格后才能上岗。如果不合格,你们哭死也别想过关!”

    莉兹的父母愣了愣,本能地反驳,“你当食货帝国是你家开的呢?你说归你管就归你管?”

    胖达冷哼一声,原地打电话给史皮尔斯,“咖姐夫,啊不是,总裁,我申请和莉兹的工作内容互换,情况紧急,请求立刻生效。”

    开的是视频通话,接通之后史皮尔斯一眼就看到了坐地炮着的一对父母。

    也对莉兹的个人家庭情况有所了解的史皮尔斯稍一思考就想通了,“准。”

    这对父母急了,从地上一蹿而起,“你们当食货帝国是你们开的呢?没有姜盈的决定,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除非姜盈亲自出面通知我们,否则我们不信!”

    莉兹气笑了,“你们算什么人?知道现在帝国多少高层排队求着见姜盈都见不到吗?还出面通知你们?你们哪来的脸!”

    “混账东西!有你这么看不起自己父母的吗?”莉兹她爸妈抬手就想打人。

    “那是因为你们先让自己被看不起了!”莉兹一手抓住一个又狠狠地甩开。

    两人被甩到在地,奥斯汀怀里的妹妹吓得直哭。

    胖达挡在莉兹面前,怕她气到更失控,“你们还不快走?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这对父母没办法,只能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走之前还放狠话呢,“知道星浪传媒吗?有个记者可是一直在联系我们想要采访!不想我们说出什么对你形象不利的话,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最好。”

    奥斯汀瑟缩着不敢对上莉兹的眼睛,怕他大姐迁怒他,冲着胖达点头示意后他抱着妹妹赶紧跑了。

    胖达劝莉兹,“你别生气,找他们的肯定就是最底层的小记者,他就是写了,往上报的时候,你提前跟维希家打声招呼,压下就是了。”

    莉兹悲凉地笑,“那样治标不治本。”

    “那你还想怎样?那毕竟是你亲爸亲妈。”

    “当他们不当他们是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当他们是?我看他们是忘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了。这三观啊,要树立容易,可要是崩溃,那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胖达头皮发乍,“你不是想一劳永逸,想把他们给……”

    胖达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莉兹瞪他,“想什么呢?我是那么反社会人格的人吗?”

    所以呢?胖达静等下文。

    莉兹在拨科兰的光脑号,一边等着接通一边道,“姜连翘当初给姜子封灌的那些能让人意识混沌的药科兰应该也能弄到手吧?”

    电话接通了,莉兹特别轻松自然地跟科兰打招呼,“在研究室忙着呢?我想给我爸妈买一些最好能喝成植物人的药,你有吧?偷偷卖我吧?我全价买,不用你打折。”

    胖达:“……”

    科兰:“……”

    他们的朋友为什么会是一个如此三观不正的人呢?他们自身明明是如此的正直阳光呢!

    ……

    三观正直的姜盈听艾米从分析白曦到分析到整个队伍的走向。

    “弗列德很好,又有实力人也好,如果不是他腿伤了的话,那么排除的人选里有谁都不该有他。”艾米这次是真的惋惜。

    姜盈心里道,可是他还是受伤了,他还是得被你抛弃。

    艾米,“但现实就是这么冷酷无情,考试规则在那里摆着,为了整支队伍的利益,我们只能放弃弗列德。相信他也能理解,不会怪我们的。我们第七小队赢了也有他的一份功劳,我们会在心里永远铭记着他!”

    姜盈快扫一眼弗列德,她想,如果给弗列德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一起去赢而不是被抛弃。心里铭记有个屁用!

    所以大妹子你真的感觉不到自己的虚伪吗?

    艾米:“姜盈,天亮之后我会全力配合你的,你不用把我当人,你只要当我是武器,是工具就好。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半点怨言都不会有!也许我的能力比不上2s级的,但这是整队出线,我觉得队友之间的团队合作默不默契更重要!只要我们共同努力,第一出线的小队肯定是我们!”

    姜盈顺着艾米的手势和她轻轻一击掌,低声道,“好。”

    我更期待顺利通关之后你们会如何讨论该排除谁的画面。

    ……

    艾米的预测还是没准,天没亮的时候他们就迎来了偷袭。

    不是整支队伍,而是一群散兵。

    是那些因为队列不完整而提早变成蓝方的人。

    这些人的心理是,反正已经变成蓝方了,那么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如果想反败为胜引起军部考官的注意,还有比拿下第七小队更有震撼力的吗?

    这些人从四面八方涌来,虽然没有组织者,却是个个谨慎又兴奋。

    同是红方时不敢跟姜盈轻易对上,但现在已经是蓝方了,他们就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跟姜盈打一场是所有人的希望,他们特别想亲身感受一下姜盈的实力。3s真的那么神吗?

    这个机会刚刚好。

    姜盈被惊醒就是因为某个散兵忍不住离近了些来观察敌情,这才让她感觉到。

    也因为这一变故,当一群散兵冲上来的时候,第七小队并没有太惊慌。

    夜太黑,不能逃,不然山林这么大,万一走散了,他们就更不好聚集了。

    所以就只有战。

    艾米这次是清醒着的,她清醒地紧紧跟在了姜盈的身边,配合姜盈出招,学习姜盈的身手,还能偶尔帮姜盈解决掉一些小手脚。

    弗列德很好地利用了跛腿需要人照顾这个“优点”,把白曦牢牢地牵制在了身边,但他也不是什么也不做。正相反,有白曦在前面牵引着火力,他利用受伤的外表做掩护居然屡屡偷袭得手。被他干趴下的居然比白曦还多。

    一场苦斗,姜盈小队最终胜利。

    天色也亮了,艾米把收集到的通讯器都摆在了姜盈的面前,“是你先发现了敌情我们才所有准备的,不然现在被得分的一定是我们。这功劳归你!”

    白曦刚想插话把话题主导权抢回来,这时通讯器又亮了,“第七小队拿下第三个六分,率先通关。”

    原来这些散兵中就有先前从他们手里逃跑的,结果兜兜转转又回来了,加上姜盈等人开始拿到的那些部分,正好有一支队伍的凑齐了。

    可是现在这个通知对于第七小队来说就不怎么惊喜了,因为接下来就是亲自排除两个队友的时刻了。

    白曦已经站起了,可艾米却坐到了姜盈的身边。

    艾米:“一直都是白曦主持着队里的日常事务,那这次还是白曦来主持吧。”

    白曦被噎得那个火大,他现在站起来不是想说这个的。

    但大家都坐着,就他站着,他不说也得说了,“艾米说的对,这是考试规则,我们在情感上再不情愿也没办法。这样吧,大家六个都有表决权,我们匿名把自己想要排除的人的名字写上,谁的名字被提及更多就自动离开好吧?啊,为表公平,大家都只有写一个名字的机会。”

    所有人都表示没有意见。

    艾米很痛快地背过身写下了白曦的名字。弗列德肯定也会写白曦,姜盈经过她的勾通之后就算不相信她的话应该也不会对白曦有好感。另两个3s肯定会写拖后腿的弗列德。那么不管白曦写谁,他自己三票,稳输了!

    白曦写的是艾米,他在想弗列德的劣势那么明显,那两2s肯定会写,就不用他写了。而艾米的战斗力最弱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姜盈才不是那种会同情人的人。有两票,够了。

    弗列德则写了白曦的名字。艾米受了自己的恩,肯定不会写自己,那就会写白曦;白曦肯定会写艾米,因为他会觉得别人会写自己,就不用他写了。黛西那个女生容不下女生写艾米的可能最大。王朝是男生,更注重实力,看到自己和白曦的配合之后应该不会写自己。

    六票里,两个艾米两个白曦,而剩下的两票里王朝还绝对不会写自己,那么这时候姜盈写谁都不重要了。

    不管是艾米和白曦,反正不是他被排除。

    这就是他为艾米出头的原因,只是为了让艾米不写的他的名字。

    黛西想了想,反正弗列德都会有人写,她就不浪费自己这票了,写艾米吧。队里除她之外还有一个姜盈是女生就足够了,女生多了事多,艾米得下。

    王朝想的是,弗列德虽然腿受伤了,可是刚才跟白曦配合竟然也很有战斗成效,至少比艾米强。如果只走一个人的话就好,可惜要走两个。弗列德有别人写吧?那他写艾米好了。

    都写好后,白曦又组织着大家背过身把字条扔出来,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打开。

    结果一出来,白曦先傻了。

    他竟然有两票!

    而艾米更傻,她有三票!

    还有一票是空白的,但这时候这一票是不是空白已经没用了。

    他们都以为弗列德会下去,可是人家连一票都没有。

    他们都以为自己安全了,可是他们却被排除了。

    艾米哇地一声崩溃地哭了出来,白曦则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人性的黑暗啊,不到暴露的时候谁也想像不到的。

    ------题外话------

    感谢vickier竹的票票~爱你么么哒~这么考验人性的时刻收到了你的鼓励票票,我越发地觉得写黑写得爽了!狂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