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4 老公你被美女环绕我也不生气哦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艾米边哭边喊,“你们作弊!你们欺负我!我拒绝接受这样的结果!弗列德受伤了,势必会成为整个队伍的拖累,他怎么可能一票都没有!四个人,居然有三个人写我,我是哪里得罪你们了?到底是谁写了我?有种你们就明明白白说出来!”

    四个人,她唯一没去怀疑的就是弗列德。

    白曦凄惨地笑,主动担下了日常事务的管理,自开考之后就紧跟了姜盈的步伐。出谋献策,尽心尽力,他做的哪里不够了?弗列德受伤战斗力受损不是应该最高票吗?为什么没有?艾米除了背后说人坏话外战斗力并不突出,难道不该是第二个人选?为什么要是他!

    弗列德安慰艾米,“别哭了,要不我跟你换吧。”

    王朝出声,“换?你当这是什么?排排坐吃果果?她嫌小你把自己得到的大的换给她?那你不如直接退出考试好了!把你的通讯器给我,分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弗列德被王朝怼了也不生气,只对艾米更加歉意地笑。

    黛西看不上弗列德对不是她的女生这么关照,“有什么好哭的?自己平时做人没做好,现在就是后果。有果就有因,你最该反思的就是自己!切,有什么脸哭?”

    王朝和黛西坐在一起纯看热闹,“我说差不多就得了,你们是被排除的,不是被拿下的,还有组队复活机会。你们确定要在这里赖得不走的么?”

    他说的轻松,可艾米和白曦哪里能那么轻松就走。

    四人队伍的这支七小队,一个3s,两个2s,那么第四个那就是个废f,都得全考实力最强的一支。在这支队伍里输的可能性太小;反之,去别的队伍里就是赢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还有,在这深山老林里,队伍是那么能说组就组的起来的么?找全一个队的全拿下都不可能了,就更别说去找不同队伍里落单的重组新队了。

    艾米觉得自己做不到,她抹一把眼泪站了起来,“我不走!我抗议此次的排除结果!我要求再来一次!”

    “啥?”黛西不敢相信,“我说你也是军校出来的高材生吧?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

    置疑已出的结果并抗议,这是跟军人的第一天职服从完全相反的事情,是所有军校学生都必须引以为戒的第一警示。

    艾米居然忘了,这在黛西看来太脑残了。

    “我写你真是写对了!”黛西忍不住说出了实话。

    “你太过分了!你不就是个2s吗?可你对这个队伍做什么贡献了?除了背后说三道四拉帮结派之外你还做什么了?你凭什么写我?凭什么写我?”艾米冲过去和黛西厮打了起来。

    “喂,你已经被排除了!你现在哪来的脸还打人!快给我松手!”王朝在旁边拉架。

    白曦看弗列德,“你算计的真好啊!”

    弗列德坦然,“彼此彼此,只不过你没算赢。怎么,你也要抗议重来吗?”

    “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白曦冷笑,这次看姜盈,“这就是你接下来的队友,连自己队友算计起来都毫不手软的队友。有这样的队友在,你确定你能在不被恶心死之前拿到最高分?姜盈,你这个人容忍不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接下来的合作中会很憋屈吧?我等着看好戏。”

    白曦率先离开了。

    弗列德对着姜盈伸出了友好的手,“不要听他乱说,他是故意扰乱军心的。接下来的队伍在考试结束之前都将保持四人队列,再不会有人被排除了。我们都会努力团结在你的周围,一切为了最后的胜利!提前预祝合作愉快。”

    弗列德等着姜盈和他握手。

    可是一等没来,二等没来,姜盈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就是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

    弗列德只好自己尴尬地收回了手,“啊,空白那张是你的吧?你是不是觉得写谁都过意不过?传说中的威猛3s原来是这么一个心地柔软的人,真是太神奇了。哈哈哈哈。”

    姜盈:“我不是写谁都过意不去,我是想把你们所有人都写上,但你们说只有一个名字的表决权,没办法,我只能弃权。”

    弗列德的笑声戛然而止。

    厮打的艾米和黛西,拉架的王朝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四个人的心头同时闪过了一句话:这位3s果然看不上他们!

    姜盈扫艾米一眼,“这个队伍就真的强大到你那么留恋吗?你以为只靠等级就能走到最后拿高分?你宁可信别人的战斗力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这在我看来真的很脑残。”

    这是姜盈自入队之后说的最多的话,其他四人都听傻了。说看不上他们还来劲了是不是?接下来还要不要一起团队合作了?现在撕破了脸对你有什么好处!

    姜盈捡起自己的空白字条朝四人挥了挥,“你们赢了,我选择主动退出。再相见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祝好运。”

    直到姜盈走入树林看不见身影了,这四个人才猛地跳了起来惊叫,“姜盈,你回来--”

    他们不愿意被排除出队是为什么?当然最大的原因是这队里有一个3s姜盈。

    可现在姜盈走了,这七小队还叫七小队吗?

    他们四个迅速追向姜盈消失的方向,然而,人去影空,他们再也找不到姜盈了。

    “都怪你!姜盈为了让你留下她自己走了!现在你满意了?你自己不得好就也见不得我们好是不是?你个心理扭曲的女人!”黛西骂艾米。

    艾米才不怕她,“你怪得着我么?就是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姜盈看不下去了才走的!是你让她恶心到了!你最恶心!”

    “别吵了!”弗列德和王朝异口同声。

    “现在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我们就是接下来的四人小队,有什么个人情绪都压下,等考试结束后再说。”

    “从现在开始大家都不要提以前的事情了,我们现在的唯一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赚取更多的分数。”

    四人稍整心情,至少看起来表面团结了。

    “出发!”弗列德拉一把艾米,走在了前面。

    他们都走后,白曦才从某棵树后站了出来,眼睛里尽是不甘心的怒火。

    如果早知道姜盈会自己走,他就该等到最后的。有他在,艾米和弗列德至少会有一个离开,怎么都轮不到现在是他没有队伍。

    姜盈!还有你们!看着吧,我不会让你们一直得意下去的!

    ……

    这一过程通过空中无所不在的监控完完整整地传到了监控室。

    克洛萨以手指描绘着暂停画面上姜盈离去的背影,目光是全然的欣赏,以及贪婪。

    “红方不做,自己选蓝?不破不立?好!有勇气有魄力!倒是真的没有给3s丢人!”

    世人谁会舍得自己已经到手的成绩?谁会有勇气走不下去了就掉头重来?至少这队伍里的其他人都没能做到。

    布莱克则跟克洛萨的意见不一样,“星军,她这算不算违反考试规则?毕竟规则里并没有说自己主动退出的。”

    “我们没有提前规定,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提前想到有人会敢这样做。”克洛萨的目光终于舍得从姜盈的背影定格画面上离开,“你要这么想,我们规定了吗?没有。那么姜盈的行为就是合理的。”

    布莱克叹气,“可是她做红方多好,她带着两个2s一个s,将能很轻松地过关,不意外的话还会拿到最高分。这么好的路不走,非得自己选一条难路。还是太年轻了,太意气用事了。”

    这一点克洛萨倒是承认的,十八岁的姜盈还没有完全学会从利益出发去做事情。但正因为如此,能坚持自己的立场,被人排挤也没有强行融入,看不上也没有强迫自己容忍,这样的姜盈才越加让人移不开眼。

    “年轻人自然有年轻人的行事风格,你敢说这样的姜盈不令你惊喜?”

    “好吧,”布莱克终于挑眉笑起,“今年我们六十九军可算能得到一员猛将,而不是次次只能要别人挑剩下的了。”

    “这叫运气,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哦。”克洛萨心情特别好。

    “那必须是!过去的那些年那些军,仗着自己是考试主办方就各种做手脚,各种先抢好苗子,今年我看他们还抢啊?等着抢我们挑剩下的吧!”布莱克也觉得扬眉吐气,“今年年终的表彰大会上,星军你铁定又会艳压群军了。您是3s,我们有一个3s星将,还有一个3s新兵,哇,我好怕那些人会妒嫉的眼珠子都瞪出来。”

    “哈哈哈。”克洛萨被拍的心花怒放,不提自己位置被威胁的事情的话,他也是相当满意六十九军的配置的。

    其实早就有人妒嫉了,在3s姜盈决定会参加军部招考的时候。尤其是军,他是明年负责军部招考的军队。只差这么一年,他就有机会把姜盈收入麾下。军的星军都要眼红疯了,从副星军那里入手,各种私下堵自己,就求他可不可以两军交换一下顺序,军负责今年的,69军负责明年的。

    克洛萨心说,你是傻啊还是你觉得我傻?谁会嫌自己队里3s多?什么叫我是3s了也有一个3s星将了可不可以发扬风格把另一个3s让给他们?做梦呢?即使这样,我的军功还不足以让我压下那些家世显赫的竞争者进入帝国管理高层!

    万恶的阶级斗争!

    “去通知我们陪考的各位星将,说姜盈已经自动选蓝,要他们保持警惕,随时适当更改作战计划。”

    “是。”布莱克领令出去了。

    克洛萨想了想,自己打通了某人的私密光脑号。

    “姜盈主动选蓝了。”

    “什么?”穿着一身考生服的李尼塔忍不住从隐蔽的地方一蹿而起,“第七小队不是已经过关顺利变成四人队了吗?里面没有姜盈?”

    克洛萨把情况简单总述了一遍给他听。

    李尼塔愣了一会儿冷哼一声,“早就听说我们这位3s狂的不是一点半点,如今看来真是名不虚传啊。她当军考是什么?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反正最后她都能赢?这股子锐气真是让我不舒服!”

    “是不舒服还是不服气?你所在的队伍可还没有顺利通关。胜负已经分出不是吗?”克洛萨打趣道。

    李尼塔眼神不屑,“如果不是不想太突出了从而引起考生们的怀疑,我怎么可能现在还没有通关?我说星军大人,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手下的2s星将,杀过无数虫兽的机甲星将还不如一个尚未经过正式训练的新人吧?”

    “现在我还不至于怀疑,但将来可就难说了。”克洛萨淡淡地挑衅着,“所以李尼塔星将,想证明你的不可或缺那就切切实实地做给我看!”

    李尼塔阴狠一笑,“好的,我的星军大人!”

    挂完电话,一道指令从腕间的秘密光脑传达了出去。

    ……

    秋漠的第八小队只要再拿下眼前这支队伍,那么就能通关了。

    只是两支队伍好像实力太相当,都缠斗了好长时间了,六个人对六个人,愣是没有哪一对分出胜负来。

    巧了,这支队伍就是第八小队曾经盯上的第四小队。后来经由侦查,秋漠在看到了他们队长名叫大森的考生的实力后建议第八小队放弃过。但这一次是人家从后面包抄了上来。

    秋漠对上的正好是那位叫大森的队长。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而且过招的感觉更熟悉,就好像他们曾经打过一场似的。

    可看脸,看身形,明明又是自己的记忆里绝对没有出现过的。

    心里疑惑太多,动作就没能灵敏,对方一拳打来秋漠没躲过,腮帮子重重地挨了一拳。

    秋漠一个踉跄退后一步,扭头看向大森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他想起来这是谁了,可是怎么可能!

    正要发问的时候,他的队友发出了一声惨叫,“我的通讯器--”

    第八小队率先丧失了队列完整。

    “大家加油!胜利马上就是属于我们的了!”大森振臂高呼一声,引得五人同声应喝后,他再次冲向了秋漠,“怎么,被我那一拳打服了么?那刚好!痛快交出你的通讯器,我饶你不死!”

    秋漠硬碰硬一腿逼退大森后,他紧跟着主动攻了上去,“二姐夫!你为什么要假扮考生?除了你,这军考之中还有别的机甲战士吗?你们到底是想考出什么!”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人才不叫什么大森,这人正是博昂二姐博雅的老公,那个叫巴森特的机甲战二团的机甲战士。

    原来是做了变装,莫怪他感觉熟悉却没能第一时间确认。

    巴森特没想到秋漠居然认出了他,一愣之后又很快地痛快一笑,“也好,你认了出来我也就不用再藏着某些招数了。上次没能打过瘾,今天这机会不错,对吧?”

    两个人都知道压低着声音不让第三人听到。

    可就在他们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周围已经陆续出了结果,第八小队除了秋漠和队长阿道夫外,已经都折进去了。

    阿道夫冲着秋漠喊,“秋漠,我们撤啊!不能让他们拿到全六分!”

    巴森特一拳擦着秋漠的耳边过去了,“跑啊?你怎么不跑?我可以让你先跑三分钟。”

    秋漠回以一拳正中巴森特的眉头,“我更倾向于同归于尽!”

    阿道夫怒吼一声,“好,那就同归于尽!”

    他嚎叫着冲向了四队的五人包围圈,然后三分钟不到就阵亡了。

    被褪下通讯器的那一刻还在冲着秋漠喊,“秋漠,为我们报仇--”

    秋漠:“……”

    我说的是自己同归于尽,没说让你跟着一起啊蠢货。

    你一个别人五个,你跟人能尽什么?只能是你自己尽好么?

    秋漠无语,然后一腿扫倒了巴森特。

    其他五人见状赶紧围了过来想要帮忙,被绑了手脚却没堵了嘴的阿道夫怒吼,“你们欺负人!还有没有点武道精神了?我抗议群殴!”

    秋漠看巴森特,“你确定?”

    巴森特后退一步并入身后的五个队友中间,“我们是一个整体,当同进同退,有问题?”

    他以为自己会逞英雄地坚持什么一对一吗?别逗了!他可没有那么幼稚。战场上只有输赢,空坚持什么武道精神的人只会死得最早。

    六个人的包围圈向着秋漠逐渐靠拢着。

    秋漠的第八小队都紧张的不敢看了,阿道夫闭眼长叹,“天要亡,亡……什么光?”

    闭着眼都感觉到了一道强光突然出现了。

    阿道夫倏地睁眼,只见一头一人多高的灰狼凭空出现在了秋漠的身边。

    那是秋漠的精神力幻兽,在场的人都从视频上见到过,他们不会认错。

    可可可,不是说秋漠的精神力已经稳定了吗?为什么他还能放出来?

    灰狼张大嘴一声嚎,尖尖的狼牙露出,又长又利,六人包围圈忍不住瑟缩成了一团。

    他们不是姜盈,他们可没本事打赢精神力幻兽的。

    巴森特强行镇定,“秋漠!你不会忘了你能顺利参考的条件吧?只要你再有一次精神力失控的表现,那么你将失去这次参考的资格!灰狼现身,条件达到,现在你已经失去考试资格了。如果你还有理智,请你交出你的通讯器,主动退出军考吧!”

    秋漠冷漠,“它只是现身帮我打架而已,它并没有精神力失控,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说话的机会?是你确定并不反对群殴在先的。”

    灰狼跟着一声嚎,好像在说,对哒,你们先同意群殴哒。

    巴森特的队里有四个女生的,跟人打她们不怕,但如果是精神力幻兽,那等级可就不一样了。

    四个女生都没跟巴森特打招呼,几乎是同时转身,奔着四个方向就开始逃,“大森,我们还是换另一个目标吧,这个我们打不赢。”

    唯一没动的男生虽然还站在巴森特的身边,但也是两腿哆嗦得不像样子了。

    秋漠一打手势,“灰狼,那四个交给你了。”

    “嚎--”灰狼一蹿而出。

    就像一道灰色的闪电,眨眼间就跑到了四个女生的面前,不过它没有顺势撞倒其中一个,而是转了个方向变横开撞。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像串串儿一样,把四个女生都撞晕了,还撞到了一堆。

    四个女生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撞的,都不省人事了。灰狼张开大嘴咬向了她们的手臂,的腕间通讯器。

    看着灰狼叼着一狼嘴的四个通讯器走回秋漠的身边,阿道夫等人都惊呆了。

    “秋漠,它居然能放着到嘴的肉不吃只叼通讯器么?”

    灰狼把通讯器扔在秋漠的脚前空地后就懒洋洋地趴了下来,他只吃精神力。人肉有什么好吃的?还流血,恶心死了。精神力才是健康无害的最棒食物!

    秋漠冲着四小队剩下的两男生伸出了手,“交出你们的通讯器,你们就可以走了。”

    巴森特身边的男生当真要去解腕间的通讯器,被巴森特一把抓住人甩到了身后。巴森特不确定自己的目光里有没有妒嫉,但他知道自己的一颗心都要妒嫉得着火了。

    这人是2s,这人得到了博昂,这人的精神力幻兽居然做到了这样的训练有素!凭什么?凭什么啊!

    自己哪里比他差了?

    不要认输!才不要认输!

    “你这样不合规定!没有规定说可以利用精神力幻兽辅助战斗!你这是作弊!你……”

    “你话怎么那么多?”秋漠冷冷打断他,“没有规定说能,但也没有规定说不能!只要我还没有收到被勒令退出军考的通知,那么我的行为就是被允许的!作弊?你说这话更可笑!第四小队能走到现在,难道不是你才是最大的作弊者?”

    如果不是这队伍里有巴森特,这第四小队根本连第一个六分都拿不到。

    别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秋漠在指什么,但巴森特明白。

    “那又如何?你如有置疑可以在考试结束后申请提出或抗议,但现在,我说的是现在,你……”

    “灰狼,上!”秋漠再一次打断了巴森特的话。看来不像是能说通的人了,那就别怪他动粗了。

    耿直的秋漠连自己冲上去装装样子都没有,直接派出了灰狼。

    灰狼曾经破坏了一整个秋家的震撼好像还在眼前,正常的人类哪个不怕?

    巴森特还算勇敢地反抗了一下,他身边的男队友早就乖乖地在灰狼攻击之前就主动交出了通讯器。

    两队的交战结果最终得出,秋漠一人拿下了第四小队的全六分,然而他所在的队伍也早就失去了完整。

    秋漠赢了,但还是变成了蓝方,且是没有复活机会的蓝方。

    巴森特得意起来,“你赢了又如何?你的队伍输了。你将再也没有机会得到高分,没准这次考试都不会通过。”

    还想升级身份重娶博昂?你做梦去吧!

    秋漠带着灰狼离开之前就说了一句话,“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我又不是人生已经确定路线的三四十岁,我才十八岁,我着什么急?”

    年轻,就是最大的财富。

    巴森特被噎得脸通红,只能眼睁睁看着秋漠和灰狼的身影消失在了树林里,一颗心都要憋气憋爆了。

    秋漠!秋漠!

    ……

    维希的队伍一直是有惊无险,有维希的全程调控,有娜拉提在不害怕的前提下正常发挥的2s实力,第九小队成了继姜盈的第七小队之后第二个通关出线的队伍。

    到必须排除其中两位的时候了,维希这个队长做得也是滴水不漏。

    “排除之前我先说几句话,无论是谁被排除了,请你相信,这也不是代表着从此我们就是敌人了!我们依然可以同行!你们在没有重组自己的队伍之前,我们双方对彼此出手都是没有得分的,那么我们就完全可以合作。”

    维希也觉得考试规则太黑,但他抱怨完了就完了,他不会抓着这事没完,他受到的精英教育会让他本能地开始寻找其中的漏洞并利用起来。

    “留在四人队伍里的,在遇到散兵的时候,可以帮排除的两人确定是不是别队被排除下来可以组队的;被排除的两人请紧跟四人队伍,有四人队伍在,其他队伍就是想打你们的主意也得掂量一下胜负比例。”维希表情很严肃,“我们的目标是拿分通过这次军考,而不是踩着队友让自己得高分。我可以相信你们不会因为排除的结果而反目成仇对吗?”

    “是。”其他五人异口同声。

    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带头的思想工作做的好,那么队里的氛围完全可以引导向一个正面又积极的方向。

    维希又再补充,“当排除的两位也另外重组了两支队伍的时候,大家就都是四人队伍了。如果想要互相切磋一下的话,我们就在那个时候光明正大地来打一场如何?”

    “好。”每个人都自信爆棚。

    男生就是这样,跟敌人打会热血沸腾,跟友人打更会沸腾热血。男生之间的交情可不就是这么打过来的?

    维希很懂得这点,也掌握运用的很好。

    当克洛萨从监控屏幕上看到的时候也对做到这样的维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队长!

    虽说海恩制订的考试规则够黑,但如果队长细心的话,其实还是能发现其中可利用的漏洞的。且利用如果合理,最初的六人完全可以六六全赢直到考试结束。

    这也是克洛萨同意了海恩提议的原因,黑的是过程,把黑扭转其实就能得到白的结果。

    可惜这么多人参考,目前也只有一个维希做到了。

    第九小队很快也出了排除的结果,结果更有意思,一人一票,没有结果。

    这当然不是大家写别人的时候非常凑巧地没有跟另一个队友撞上,而是所有人都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九小队的六个人一时百感交集,两天一夜的共同进退,付出了汗水也付出了信任,如今得到了同样的回馈,哪一个不觉得胸膛里温暖明亮?

    “为什么一定要排除两人变四人队呢?我们六个就不能一起一直走到最后么?”娜拉提感伤地低声抱怨一句。

    维希特幸福地笑,“感谢大家!能得到这样的结果,我觉得哪怕是最后考试没能通过也没关系了。但考试就是考试,我们得按照规则来。为了不再浪费时间,这样,我会在六张字条里分别画上四个圈和两个叉。抽到叉的队友请暂时先辛苦组队好吗?大家都会帮忙的。”

    “好。”没人有意见,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谁抽到什么都没关系了。

    ……

    叮,第52小队顺利拿到第三个全六分。

    通讯器上传来通知的同时,第52小队的三个男生也兴奋地抱在了一起,这下他们可以把队里那个出力不多却靠刷脸就抢走了两个女生全部注意力的江艾给排除出队了。

    “来来来,大家每人写一个名字,得票最多的请马上离开队伍!”

    三个男生都不用互相打眼神了,唰唰唰,痛快地都写了江艾的名字。

    可等到了唱票环节,他们傻眼了。

    他们的三票写的都是江艾,江艾被排除铁定没疑问了。

    但对面两女生加一个江艾写的名字却是他们三个,他们一人一票,这要谁离开?

    想要排除眼中钉可不代表着自己也要搭上的!

    这两花痴脑残的女人!为什么要四人队伍?三人就不行吗?三男生都要气疯了,他们也是没有想到这一出。

    低着头的江艾面(wang)无(zhi)表(mie)情(shi)中:击垮一支队伍就是这么的简单!假如外太空的虫兽不是无脑动物,而是有了意识的话,那么早就被他灭绝了!攻心,何种时候都是上上计。

    “江艾你别伤心,这次结果才不算!”江艾左边的女生向前站,“你们一人一票怎么算?要抽签决定直接走一个还是要干脆重来一遍排除?”

    三个男生不敢应,也没办法再像先前那样拥抱了。

    抽签直接决定走一个他们接受不了,可再来一次对面三人的结果应该也不会变。

    那么为了要弄走江艾,他们三个就得有一个放弃写江艾的名字。谁放弃?放弃的这个人会写谁?写其他女生不行,没有用,就只能写三男生中的一个。可是要写谁?谁愿意被排除?

    看出了三个男生之间的间隙已经产生了,江艾右边的女生立刻抓住机会说道,“同不同意都得再来一遍!这是考试规则,做不到就无法通关向前走。你们可以商量,我们给你们半分钟的考虑时间。”

    某男生抬头就杠,“半分钟哪里够考虑?”

    女生嘲笑,“你们刚才可是连半分钟的考虑时间都没有给我们。”

    三男生被噎停了。

    只得再来一次,然而这次的结果更有意思了。

    三个男生最终分崩离析不愿意某一个自动放弃的结果就是,三人都写了彼此的名字。

    对面的名字也变了,其中有两个重合了,一个单票。

    结果一出来就是三个男生,一个三票,一个两票,一个一票。

    两个女生兴奋地一击掌,“我们赢了!江艾我们赢了!你说的方法真好!”

    她们也想跟江艾击掌,可是江艾冷眼瞟过,她们只得怂怂地缩回了手,不过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高兴。

    看着三个男生脸上出现的震惊和挫败,女生们得意极了。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不就是嫌我们拖后腿了么?你们不就是看不上江艾照顾我们吗?你们得庆幸规则里要求的是四人队伍,否则我们会把你们三个都排除!切,还算计我们,也不看看你们那脑子!”

    “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吧?后悔没?真以为一路上拉帮结派别人看不出来呢?咱是一整个队伍,还没过关就想着先排除哪位队友,你们的心地之黑也是没sei了。所以别怪谁,这就是报应!”

    “你,你们!”得票最高的两个男生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了。

    女生们说的话有何不对了?他们光想着怎么排除别人了,却忘了自己也是可能被人排除的。

    两个男生只得挫败地离开了。

    第三个男生孤零零地站在江艾和两个女生的对面,他丝毫没感觉到自己被留下了是一种胜利,他现在只觉得更孤单。

    这样的四人队伍,真的能坚持着军考的最后吗?

    ……

    夜色降临,姜盈像一只欢快的鸟儿一样在山林里四处游荡着。

    这一天抢下的通讯器不少了,她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重组队的队友。

    新队友必须是顺利通关的四人队里被排除的,可到现在为止,通讯器上传来的通知里一共通关的也没几支队伍。这片山林又足够大,她又不想再遇见原来小队的那类人,所以新组队真是看着希望渺茫。

    但姜盈一点也不着急,一点也不焦虑。

    她现在是个人蓝方了,就算不是3s,现在也没有整支队伍打她的主意了,因为没分得。

    碍眼的终于一个都看不到了,她现在一个人不知道多自在多开心。

    召唤出小银杏,姜盈现在的状态悠闲得不行。

    --老祖宗,如果你确认方圆百米无危险的话,那重孙女请你吃大餐啊?尽情地吃吧!

    姜盈发现,她的精神力在锤炼的时候老祖宗会受益,老祖宗的精神力在成长的时候她也会受益。

    自己练的时候多累人啊,但如果靠着老祖宗吃吃吃就会成长这必须是一件很占光的事情啊。

    姜盈放心让老祖宗开吃。

    小银杏也不矫情,确定没有危险,确定摄像头转向了,它红光一闪就是一大口,红光一闪就是一大口。

    姜盈也没有傻呆呆地就站在原地让老祖宗安生地吃,指不定哪个摄像头会拍到呢,她那样太引人怀疑了。所以她还间或移动着,在小银杏的指导下还能偶尔找到摄像头的死角处理一下生理大事。

    其实配给里有简便的自处理马桶配置供使用,还会自带护围。摄像头就算跟拍到了也拍不到什么限制级画面。

    但姜盈还是觉得别扭,你说一片树林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卫生间,谁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就算看不到具体的画面,身在其中的姜盈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她通常都找一些摄像头的死角快速解决一下。

    正这么边游荡边吃的时候,姜盈敏感地察觉到了某处草丛有动静。

    老祖宗刚想说没事儿,却见姜盈强行把它召回了体内,然后姜盈飞扑而至,半路顺便扯下的一根树枝狠狠地削了出去。

    她感觉到的不是人的动静,而是野兽,那就不用留情了。

    一树枝子削出去,果然有什么东西咕一声被削倒了。

    “咕?这是什么声音?”姜盈走近,扒开草丛,却见一只白色的长着翅膀的动物横尸当场,身首异处。

    “鸟?不飞在地上走?”姜盈好奇地伸手,想去拨拉那鸟的脑袋看看。

    小银杏及时现身,“别摸!那才不是什么鸟!那是由古地球时期进化到现在的鸡!星际时代的鸡可是有毒的,你不想活了?”

    姜盈的眼睛一下子就惊喜地亮了,“啊,传说中的红烧土豆鸡中的鸡?小鸡炖土豆中的鸡吗?”

    小银杏:“吃货!好吧,是的。”

    如果现在小银杏有实体,那么姜盈一定扑上去死摇它的大树干了,“老祖宗,求问这鸡的毒素能不能解,求不能解也要解啊!”

    小银杏唾弃道,“喂,动物尸体有什么好吃的?一点都不利于养生好么?你多吸吸植物光合作用出来的氧气才是王道!这才有助于将你的精神力锤炼得更加……”

    “那就是有办法了?快说快说,别说废话!”姜盈蹲在白色鸡面前就差流下口水了。

    小银杏无奈,只得说,“这只应该是乌骨鸡,在其幼年时期是星际时代所有进化鸡里唯一还算能吃的品种。不像长大之后它的毒素会扩散全身,这个时期它的毒素都集中在脑袋。只要在杀死它的时候砍下它的头,阻止毒素回流,那么剩下的肉就都能吃。你真是幸运!”

    姜盈那一树枝子下去,正好削掉了鸡脑袋。

    得到了小银杏的确认,姜盈不顾还在流血的鸡尸体一把就把其抱进了怀里,“如果我曾对这次军考的规则有过什么不满的话,那么现在我全部收回!老公干得漂亮!老公我爱你!以后我们就有鸡吃了!老祖宗,菜谱,快快快!”

    姜盈夸张地想,现在就是让她看到她老公被美女环绕她都会原谅他哒!

    ------题外话------

    感谢汐梓沫a萱的票票~一定要看得开心哦~大夏天的,越笑越凉爽呢~233333333333

    另:最后给我们小怂小立了一个fg,哈哈哈哈
小说推荐